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2章 鬼厨查极

    查极苦笑道:“像我这么一个双手手筋被挑断的老人,能对你做什么呢?”

    念冰看着查极,眼中的惊惧之色减弱了几分,试探着问道:“爷爷,您,您的手为什么会这样?”

    查极拉着念冰坐了下来,黯然一叹,道:“听爷爷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一个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故事。听完之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当我在你身上看到魔法的出现时会如此兴奋了。”说到这里,他看着门外的幽深黑暗,眼中的神色已经逐渐变得朦胧。

    “咱们这片仰光大陆,经过了近三百年的战争时期后,大约在七十年前,整个大陆进入了平稳阶段,五大帝国逐渐形成,将整块大陆瓜分,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以外,所有土地都被五大帝国画入了自己的版图之中。三百年的战争洗礼,人们需要休养生息,这数十年来,一直发展各种工农业,五大帝国虽然偶有争执,但也算相安无事。”

    念冰点了点头,道:“您说的五大帝国,就是东方的奥兰帝国,东南方的奇鲁帝国,西南方的华融帝国,西北方的朗木帝国和北方的冰月帝国吧。”

    查极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五大帝国。我出生在东南方的奇鲁帝国,小时候,家里很穷,连细粮都吃不上,我记得,我曾经问过母亲,窝头什么时候能吃饱,母亲就抱着我哭,直到现在都清晰的记得。那时候,我最大的志愿,就是能够天天吃上美味佳肴,能够做出最好的饭菜给母亲吃。后来,也一直朝着这个目标不断的努力着,可惜,我的父母在我还没有能力奉养他们的时候就在一场瘟疫中去世了。或许是上天怜悯我吧,在我十三岁那年,我遇到了我的师傅,当时,因为家里穷,所以年纪还很小的我就被送到了一家饭馆做学徒,那也是我最愿意的,我的师傅,就是那家饭馆的大厨。为了能够学到自己向往的厨艺,我非常勤快,讨好整个饭馆内的每一个人。我们那家饭馆,名叫奇香,是奇鲁帝国中最有名的饭店之一。师傅看我还算勤快,开始传授我一些简单的厨艺,我并不算聪明,但是,我却很勤劳,所谓勤能补拙,在不懈的努力下,三年后,我终于从杂役升到了配菜的位置。有一天,师傅将我叫到僻静处,他对我说,想学好厨艺,光是勤奋还不够,还需要有悟性,用心去感知自己所做的菜,做菜不是简单的工作,而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他教给我八个字,让我去完成,那就是十年练厨,十年悟厨。这八个字,直到今天我还记得。经过不断的努力和领悟,在我二十三岁那年,厨艺终于走上了大成之路,但师傅却在那一年因病去世了,我始终牢记着师傅的八字叮嘱,于是,我放弃了在奇香饭店中继承师傅位置的机会,辞去了一切职务,拿着我的菜刀,带着微薄的积蓄,踏上了自己的旅途,我要走遍仰光大陆,去学习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地区的厨艺。”

    说到这里,查极眼中光芒大放,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辉煌。他感叹道:“十年,又是一个十年,真正让我领悟厨艺真谛的十年,在这十年中,我几乎走遍了所有著名的饭店,与每一个饭店中的大厨切磋,再经过自己的领悟,终于创出了属于我自己的特技,后来,因为我的厨艺已经达到了鬼斧神工的境界,所以人送外号鬼厨。在连续五界的厨神大赛中,我得到了五连冠的辉煌战绩,我做出的菜,也成为了当时的一个象征,五大帝国的皇宫都向我抛出了橄榄枝,希望我能去任职他们的御厨总管,但是,我却始终觉得自己的厨艺还不够精湛,所以,我一直在继续的探索着,希望能让自己的技艺提升到一个更高的领域。在不断的探索中进步,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尤其是当我每次做出一道绝世好菜时,那种成就感是任何事无法相比的。我将自己的一生都贡献给了厨艺,直到四十七岁那年,依旧没有婚娶。”

    说到这里,查极停顿下来,看着聚精会神听自己讲述的念冰,微微一笑,道:“想不到吧,我这个糟老头还有辉煌的一面。”

    念冰楞了一下,虽然查极说的很平淡,但凭借他敏锐的感官还是能够发觉,在这位查爷爷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悲哀,“爷爷,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查极苦笑道:“后来,坦白说,我真的不愿意回忆起那时发生的一切,但是,现在又不得不记起。在我四十七岁那年,是我一生中的重要转折点,也是我从云端跌落的一年。或许是由于活了四十多年都没经历过感情那种东西,那一年,我竟然疯狂的喜欢上了一个女人,她是那么美,那么活泼开朗,她的每一个动作,一颦一笑,都使我的心随之颤动。那时,她才只有二十四岁,我的年纪足足比她大了一倍,但是,我还是义无返顾的喜欢上了她。她也是一名厨师,但是,她却是与我截然不同的厨师,只做一些精致的点心,在当时的一家饭店中担任面点师,那家饭店,也是我逗留最久的一家。我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决定向她表达我内心的情感,虽然并没有奢望她能接受,但是,我还是想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

    念冰问道:“那她接受了么?”

    查极摇了摇头,道:“她没有说接受,也没有说不接受。听了我感情的表露后,她提出一个条件。要和我比一下厨艺,如果我赢了,她就嫁我为妻,如果我输了,就必须退出厨艺界,所有我所拥有的名誉都归她所有。”

    念冰皱了皱眉,英俊的小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爷爷,我想您是被她利用了吧。她明知道您是最强的厨师还敢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是有些把握的。何况,她提出这种要求,明显没安好心,怎么会真心嫁给你呢?”

    查极笑了,“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是的,我确实被她利用了,只是,那时的我已经被感情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有太多的思考,就一口答应下来。毕竟,多年站在厨艺界的颠峰,使我早已经有了莫名的傲气。那时,我已经很久没有与人比试过厨艺了,因为根本没有人会来挑战我。即使是厨神大赛,我也只做评委而已。既然她要与我比我最擅长的东西,我自然没有理由不答应。于是,一场让我到现在也无法忘记的比赛开始了。”

    顿了顿,查极次继续说道:“我为了让她心服口服,决定做出自己最拿手的六样名菜,我们请来了厨艺界最有名的十八名厨师给我们做评判。我的厨艺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六道复杂的名菜,在我手中,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已完成,多年对厨艺一道的领悟,使我对自己做出的菜极为满意,它们几乎是有生命。但奇怪的是,那时的她面对一堆材料却没有动。当我的六道菜完成,看向她时,她向我道:你做这么多,我只做一道菜,精品,有一样就足够了。一边说,她一边动了,没有华丽的动作,没有熟练的刀功,她简单的拿起一块肉条,迅速的将肉条抛向空中,用奇特的语调吟唱着什么,一道蓝色的火焰冲天而起,将那块肉条吞没,白色的刀光在空中一闪而过。当肉条落在盘子中时,已经变成了十三段,闪烁着金黄色的十三段,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她竟然是一名魔法师,而且还是实力极为强大的火系魔法师。尽管如此,我还是以为自己赢了,毕竟她的菜只有一道,而我却有六道,从表面的色香两点来看,她远远落于下风。但是,很快我就知道自己错了,当我亲口品尝到那金黄色的肉条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充斥在我的味觉,那肉条事先并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在制作的过程中也没有添加任何调料,但是,她却将肉条中的香气完全释放,十三根肉条,虽然没有酸甜苦辣咸这些我们熟悉的味道,但是,每一根肉条却都分成了十三个部分,十三种不同程度的味道,这十三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带来的香气,比任何放了作料的菜肴都要美味的太多了。当我品尝了一口时,我就知道,自己输了,而且输的很惨。虽然在味道上来看,我的六道菜绝不会比她的这个肉条差,但我的厨艺在她面前,已经落了下乘。不但是因为速度,更重要的,是因为创新。”“不。”念冰突然道:“爷爷,您错了,其实她只是取巧而已,她做那肉条,一定是将魔法的控制达到极限,只是对肉本身的理解,再加上不同程度的火系魔法燃烧,自然就能出现那种奇特的味道,如果您也会魔法,做出的东西一定比她强的多了。”父亲曾经多次对他讲过,魔法力的大小虽然重要,但对魔法的控制同样也非常关键,好的魔控力,可以使同样的魔法力产生更强的效果。

    查极叹息一声,道:“是的,后来也有人跟我这么说过。但是,当时那种情形,身为一个男人,输了就是输了。她问我,赌约还算不算数?我说,当然算。于是,我当众宣布,鬼厨的名头送给她,同时,我用自己的菜刀,割断了自己的手筋,表示彻底退出饮食界。再后来,我就来到了这里,在这里,我已经生活了十年,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我看到你使用魔法会这么激动了吧。如果当初我也会魔法,我的厨艺一定能达到一个新的境界,如果我也会魔法,她恐怕早已经是我的妻子。让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当初在我自己割断手筋时她脸上的表情,那是复杂的神情啊!从她那双美丽的眼眸中,我看出了后悔,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为了我自己的尊严,我必须要那么做,没有人能改变我。鬼厨查极从那一天起消失在厨艺的舞台中,只有新的鬼厨诞生。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找到我,对我说,她其实只会做那一道菜。之所以向我挑战,是因为我以前曾经字厨神大赛上赢过她的父亲。她父亲临死时,仍然不忘当初的比赛,希望她能在有一天通过厨艺战胜我。父亲的遗言,使她一直向这方面努力着,但是,她是一名魔法师,在那之前,她根本就不会做菜,她很清楚,想在厨艺上超过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她才选择了以魔法入厨的方法。所以,我输了。输掉了我的一切。当时,她对我说,她只是想替父亲赢得荣誉,并没有想过要伤害我,我笑了,我告诉她,一切都不再重要,我这一生中唯一的一段感情也就以这种悲剧的方式结束了。留下那句话,我离开了那里,经过一段时间的迷茫,最后才选择这个寂静无人的地方定居下来。”

    念冰已经被这个故事深深的吸引,“爷爷,那您后悔么?”

    查极摇了摇头,“不,我并不后悔。虽然我失去了一切,但是,我却看到了厨艺一个新的发展方向。那就是以魔法入厨,经过魔法的加工,厨艺就能提升到另一个境界。可惜,我虽然知道,但是,自己却做不到了,也很少有人会去尝试。毕竟,身为高贵的魔法师,又有谁愿意成为一个地位低下厨子呢?”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您是想让我跟您学厨艺,将我的魔法与厨艺融合,成为一名魔法厨师,是么?”

    查极收敛自己悲伤的情绪,慈祥的一笑,道:“那你愿意么?”

    念冰低下头,此时,他的眼中不断闪烁着各种复杂的神情,作为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他想的确实太多了,只是,查极无法看到他此时的表情而已。很快,念冰做出了决定,他抬起头,看向查极,“爷爷,对不起,我不能。”

    查极眼中微微一亮,但光芒很快就隐没不见,“恩,爷爷不会勉强你。现在,你已经听了爷爷的故事,能不能让爷爷也听听你的故事?你随波逐流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念冰犹豫了一下,道:“爷爷,您救了我的命,我确实不应该再瞒您什么。我的父母都是魔法师,我们本来有一个快乐的家庭。但是,就在不久前,我们路过冰月帝国一个叫什么塔鲁山的地方时,遇到了许多土匪,他们想劫掠我们的财物,父母不允,就动起手来。您也知道,魔法师虽然有着自己的能力,但吟唱魔法的时间却是最大的弊病,虽然父母毁灭了一些敌人,但最后,最后……”说到这里,念冰痛哭失声。

    如果在平时,查极一定会发觉,正在痛哭的念冰此时正偷偷瞄着自己,但是,他刚刚讲述完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意念依旧沉浸在当初的那场比赛中,再加上天色昏暗,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细节。

    念冰的这个谎言其中包含着真实的成分,当初他随父亲在路过塔鲁山的时候,确实遇到过许多土匪,试图抢劫他们,但是,以他父亲的魔法造诣,对付那些土匪太容易了。塔鲁山是一个著名的土匪窝,由于这个原因,此时查极已经相信了念冰的话,毕竟,一个成精老人,对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又能产生多大的戒心呢?

    “冰月帝国一向有冰神塔守护着,真不知道冰神塔中的那些法师都是干什么的,塔鲁山也不是为害一天两天了,早就应该将那些土匪彻底剿灭才好。孩子,别伤心了,不论你愿不愿意随爷爷学习厨艺,都先在这里塌实的住下来再说,好么?”

    念冰此时本已无家可归,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幼小的心灵中充满了仇恨,冰神塔,冰神塔,总有一天我会去的。

    查极从一旁拿起一杯水,他的手在颤抖着,由于背对念冰,念冰并没有发现,一些白色的粉末在颤抖中滑入了杯子中,他将水递给念冰,“孩子,先喝点水吧。爷爷这就给你热菜。”

    念冰不疑有它,答应一声,大口大口的将这杯水喝入腹中。

    查极的眼神有些复杂,他的心中似乎在挣扎着什么,但是,很快他就下定了决心。

    喝了水,念冰乖巧的将杯子放在一旁,伸展着自己的身体,道:“爷爷,您怎么还不热菜呢?您做的菜一定很好吃的。”

    查极叹息一声,道:“对不起,念冰,但是,爷爷没有别的选择,你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念冰楞了一下,他突然觉得脑海中传来一阵晕眩的感觉,身体顿时一晃。

    查极抬头看向念冰,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看着我,孩子,看着我的眼睛,你现在很困,很困,放松你的身体,放松一切,我是你最信任的人,睡吧,睡吧。”

    念冰注视着查极的眼睛,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呆滞了,身体虽然依旧做在那里,但是,却不再有任何表情。查极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圈,“以我的鲜血为指引,封印吧,无尽的仇恨。”红光一闪,笼罩了念冰的身体,他微微一震,就恢复了平静。

    查极继续道:“念冰,我叫查极,我是你的老师,从现在开始,你将忘记除了对知识的了解、大陆的认知以及魔法知识以外一切的东西,以前发生的,都将成为泡影,现在,在你的心中只有对魔法和厨艺修炼的执着,追求厨艺的颠峰,将是你这一生最大的目标。”

    说到这里,查极停顿下来,而念冰则喃喃的重复着他先前所说过的着句话,呆滞的目光变得更加沉迷了。

    查极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忍,继续道:“除非你的魔法达到了足以消灭仇人的地步,否则,你封印的记忆将永远无法苏醒。睡吧,孩子,好好的睡吧。”一边说着,查极将念冰搂入怀中,念冰闭上了眼睛,他的呼吸很快就变得均匀了。

    抱着念冰,查极叹息一声,“没想到,当初用一顿饭换来的封印催眠术第一次使用,竟然是在一个孩子身上。念冰,对不起,爷爷没的选择,如果你不肯跟我学习厨艺,恐怕我这一身所学就要失传了,希望你能理解爷爷的苦心,今后,爷爷一定会全心全意的教导你,让你成为最伟大的厨师。或许,将来有一天你的记忆会苏醒,那时,就算你再恨我,我也愿意承受。你将不会是以前的我,不会是鬼厨,而是一名魔厨,会魔法的厨师。你将超越以前的一切,达到厨艺真正的颠峰。或许,我太自私了,但如果你的父母还活着,他们却一定不会怪我,与其永远活在仇恨之中,哪比的上快乐的追求厨艺呢?”

    查极喃喃的自言自语着,他并没有发现,当他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念冰垂在身旁的右手处,一丝红光悄然而没。

    抱起念冰的身体,将他送回自己的房间,为他盖好被子,查极笑了,“希望终于来临,我绝不会放弃上天对我的恩赐。孩子,好好的睡吧,从明天开始,你将学习鬼厨的技艺。哈哈,哈哈哈哈。”对于厨艺的执着,使查极忘记了一切,十年来,从没有任何一刻能让他比现在更加开心。

    门关,查极去了,或许,今天这一晚他也无法安睡吧。

    木屋重新恢复了平静,一切都进入浓浓的黑暗之中。原本应该沉睡的念冰突然坐了起来,蓝色的眼眸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那不是呆滞的眼神,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伸手入怀,从中掏出了两块石头,两块石头一蓝一红,红色的,是雕刻成火焰形态的宝石,而蓝色的,则是菱形宝石,两块宝石各自散发着与本体颜色一样的光芒,红、蓝两色光芒虽然很淡,但彼此间却似乎在相互排斥着。

    “妈妈,谢谢您。如果不是冰雪女神之石始终都在守护着我的心灵,或许,现在我真的已经失去记忆了吧。妈妈,你能告诉我,念冰现在该怎么办么?真的像查极爷爷说的那样,放弃一切仇恨么?不,我做不到啊!那些人害的你们那么苦,我,我……”

    双手分别攥紧红、蓝两色宝石,灼热的火元素与冰冷的冰元素分别从双手掌心中侵入他的身体,在这冰火两种极端的能量中,念冰却并没有不适的感觉,他在思考着,不断的思考着。仰光大陆上,不论是五大帝国的任何一个,魔法师的阶级都是一样的,从低到高,分别是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大魔法师,魔导士,魔导师,和神降师。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初级魔法师,而冰神塔之所以能成为整个冰月帝国的守护者,正是因为他有着最强大的魔法师——神降师的存在,以父亲魔导士的能力,在那冰神降师面前都不堪一击,自己就算再仇恨,又能有什么用呢?

    念冰的心有些冷了,神降师,对于修炼魔法的人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峰,那并不是纯靠修炼就能达到的境界,不但需要有机缘、有悟性,还需要有无数高等晶石的支持,经过多年苦练,与天地融为一体,才有可能成功的降神,发动最强大的十二阶魔法。神降师在整个大陆上除了冰神塔有一位以外,在传说中还有两位,只不过,没有人能确定他们是否存在。所以,冰月帝国在整片仰光大陆上始终有着超然的地位。凭借自己这小小的能力,与神降师抗衡么?那无疑是找死。查极爷爷说的对,除非我的魔法达到了足以消灭仇人的地步,否则,仇恨又有什么意义呢?或许,我真的应该把自己仇恨的记忆封印吧,父亲在临去冰神塔的时候说过,只有不被仇恨蒙蔽理智,才有可能救出母亲。自己也这样做,暂时放下仇恨,或许才是对今后报仇最好的把握。

    想到这里,念冰的心豁然开朗,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自言自语道:“查极爷爷,虽然您没有成功的封印住我内心的仇恨,但是,念冰自己将它封印,等到有一天,我能与神降师抗衡的时候,那我才会将父亲赐予我的融姓贯于自身。爸爸、妈妈,你们真的会因为念冰放下仇恨而高兴么?你们放心吧,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替你们讨回公道的。”

    双拳用力的攥紧,冰雪女神之石与火焰神之石与他的皮肤深切接触,沉浸于自己决定中的念冰并没有发现,在他身体周围的水元素和火元素,正在进行着一种奇妙的交流,平躺在床上,他开始了每天必要的冥思。父亲曾经对他说过,修炼魔法没有任何取巧的可能,只有通过不断的冥思,通过不断的与魔法元素交流,才能逐渐拥有更强大的魔法力,在魔法力的作用下与自己属性相同的魔法元素产生共振,经过咒语,释放出更强的魔法。

    以前,念冰修炼的只有火系魔法,但在他当初发动卷轴转移到那座山峰前,母亲却拼尽全力送给了他一件东西,就是他手中的冰雪女神之石,有了这块石头后,念冰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火系魔法力,竟然有一部分转化成了冰系的魔法力,在内视的情况下,体内的魔法力形成泾渭分明的两派,以自己的身体为中心,间隔在两边,看上去极为怪异,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在危急关头,通过两颗宝石发出低级魔法的原因了。

    今天,是他得到两颗宝石后的第一次修炼,闭着眼睛,念冰心中呼唤着空气中的魔法元素。体内半蓝、半红的情景浮现,火系魔法元素吸收入体后,就会自然的融向右半边身体,而冰系魔法元素吸入后,就会自然的飘转到自己的左半边身体。红、蓝两色以念冰身体正中为分界线,除了他的脑部以外,各自在本方融合,互不侵犯。

    到了此时,念冰才能定下心神来思考自己现在的魔法情况,体内的样子不禁让他非常奇怪。在以前融天教导他魔法的时候,曾经告诉过他,作为一名魔法师,最好的选择就是修炼一种魔法,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达到魔法的颠峰。如果分散修炼几种魔法,势必造成精神力分散,达到一定程度后就很难再进步了。而且,在已知的七系魔法中,有两个对头,分别是冰与火和光明与黑暗。冰、水同源,可以算是一种魔法,冰系魔法本身就是水系魔法的变异形态,冰与火是完全相对的,没有人能同时拥有这两种极端的魔法。一旦同时修炼,很有可能会因为冰、火相互倾扎而对自身造成伤害。当初,在念冰刚开始学习魔法的时候,融天曾经让他选择,因为他的身体既可以接受火元素,也可以接受冰元素,后来,念冰选择了更容易入手的火系魔法,一直跟随着融天进行修炼。但是,他本身的冰体质并没有消失。融天以为,当念冰的火系魔法达到一定程度后,冰体质将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也并没有过多的注意。连他也没有发觉,在念冰每次冥想的时候,冰体质都在悄悄影响着他。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