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4章 银羽骑士团

    噗,念冰向木柴吹了口气,木柴外围的树皮分别向两旁倒去,整根木柴完全变成了一个边长相等的八边形,刚才那八刀,只是为了去皮,并让面前的木柴变成一个规则的形状,只有这样,劈出的柴丝才有可能均匀。

    左手不用扶柴,念冰对自己一刀断木很有信心,胖了虽然会影响到身体的灵活性,但是对稳定性和力量却有很大的帮助。脸上圆嘟嘟的肉动了一下,念冰手中的柴刀又一次动了,柴刀在他手中,如同清风一般,直接扫向木柴八条边其中一角。一条木丝在柴刀的作用下与木柴分离,静静的躺在树皮旁。

    这次劈柴,念冰劈的极为认真,每一刀在下手时都经过周密的计算,柴丝一根根的出现了,竟然真的非常均匀,至少用肉眼很难分辨出它们的区别。

    一根柴,需要多长时间来看,平时,念冰只需要快速的上百次挥刀。但是,今天这根柴,他却足足用了半天的时间。

    查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念冰的身后,他没有吭声,精神力高度集中的念冰也没有注意到他的来临,全部精神都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柴上,每一刀劈出,都经过深思熟虑。

    查极笑了,满意的笑了。劈柴,不但是锻炼力量的好方法,同时,也是在锻炼刀功,或许普通厨师会觉得厚重的柴刀不够灵活,但是,就是这种不好控制的拙朴柴刀,对手的要求才最高。想用柴刀练出刀功,那需要心、眼、手完全合一。比起单纯手的锻炼,柴刀劈丝的工夫,更加精妙。

    最后一刀挥出,带起一道寒光。鼓掌声从背后响起,念冰用衣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渍,回首向自己的师傅看去,“老师,我这一次劈的算是均匀了吧。”

    查极点了点头,道:“还算不错,当初我练这柴刀劈丝的工夫,足足练了三年才有小成。你能劈出均匀之丝,证明你已经达到了小乘境界。”

    念冰欣喜的道:“那我以后是不是不用劈了。”

    查极脸色一变,严肃的道:“你还差的远呢。虽然劈的还算均匀,但还不是完全的均匀,而且你的柴丝还可以劈的更细。何况,你自己看看用了多少时间。什么时候,你能在三分钟内劈完一根直径三十公分的柴,才算你完全过关。”

    念冰颓然道:“那要练到什么时候啊!师傅,您天天给我讲作菜的道理、作菜的方法,却不让我真正的实际操作,这什么时候才能出师?”

    查极微微一笑,道:“孩子,你要知道,打基础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一个好的基础,就急于求成,你永远也无法达到厨艺的最高境界。砍柴确实枯燥,但是,对你手、眼、心的锻炼,确是任何其他方法无法达到的,等你完成了这柴刀劈丝的工夫,再进行其他学习时,都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说到这里,他眼含深意的将目光投在那些如同发丝般的木柴上,“观察木柴的方法,同样可以用来观察做菜的材料上。任何材料都与木柴一样,有着自己的特点和纹理。”

    念冰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其实,他内心也并不排斥劈柴,自从劈柴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后,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精神力成长速度竟然非常惊人,对魔法的控制比以前不知强了多少倍,普通的初阶魔法,在他手中也能变得华丽。精神力与魔法力和魔控力是相辅相成的,精神力越强,就可以更好更快的吸收魔法元素,就可以更巧妙的控制魔法的使用。谁又能想到,简单的劈柴竟然能带来这么大的好处呢?

    查极看着目光有些呆滞的念冰,心中暗道,自己是不是对这个弟子太苛刻了?要知道,他的悟性比自己当初不知道强了多少啊!单是这柴刀劈丝的方法,自己其实是用了五年才有小成的,直到十年出师时才完全大成,当然,那也与自己同时学习厨艺有关系,但单从悟性上来看,自己可要比这小子差的多了,其实,自己早就已经在传授他真正的厨艺了,每天的讲述,是传授他理论知识,每天的饭菜,是对他嗅觉、味觉分辨能力的锻炼,而柴刀劈丝,则是最好的锻炼,当这些都完成后,再进行融合时,一切进行的速度将变得飞快。

    “好了,去把木屋后面的车推出来,我们这就出发。”

    念冰一楞,道:“出发?去哪里?”自从来了桃花林以后,他还从没有离开过这里,也没见查极离开过。

    查极道:“都很久没出去过了,虽然我们吃的菜可以从桃花林中采摘,但必要的调料还是要买些的,米也不多了。你来了一年,出去走走对你有好处。”

    “太好了,终于可以出去了。”虽然念冰的思想已经不是孩童可比,但他毕竟只有十一岁,每天在这里过着有规律的生活,他早已经有些厌烦了,能够出去走走,他又如何能不兴奋呢?把柴刀扔在一旁,三步并做两步的向木屋后面跑去。

    当初为了不被打扰,查极所建造的木屋在整个桃花林的中央,由于桃花瘴的原因,这片林子面积虽然不小,但却并不存在毒蛇猛兽,所以他连篱笆都没做,对于一个断了手筋的人来说,能够制造出这么一座房子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所谓的车,就是一辆完全由木头制作而成的简易推车,幸好两个轮子还算的上圆,推起来并不算费劲。一年来,念冰虽然从一个英俊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小胖子,但同时他的体力也要比以前强的多了,补品并没有白吃,再加上砍柴、劈柴的锻炼,使他有了不小的力气,推起木车一点也不困难。

    “师傅,您要是累,就坐在车上我推着您吧。”念冰心中兴奋,不禁向一旁的查极显摆着自己的力量。

    查极嘿嘿一笑,道:“我还没老到那程度,你还是省些力气,回来的时候,恐怕你要推不少东西。那时别跟我叫苦才是。一年才出来一次,你想想,我们需要买多少东西呢?”

    念冰眼珠一转,道:“师傅啊!最近我修炼魔法有点不顺利,尤其是火系魔法,似乎不太稳定,一旦太疲倦了,有时候对体内的火系魔力控制就会出现问题,您要是不怕我把所有东西都烧了,多买些东西也无所谓。”

    查极没好气的道:“臭小子,你是在威胁我么?”

    “没有啊,我哪里敢威胁您。”念冰嘴上虽这么说着,但眼中的笑意却无法掩盖真实的想法。查极拿自己这个会魔法的徒弟一点办法也没有,哼了一声,道:“到时候再说吧。”

    桃花林中虽然没有人来,但在平时砍柴的时候,查极特意开辟出了一条小路通向外边,后来念冰开始砍柴后,这开辟小路的工作就交给他了,在砍柴时故意为之,使他们离开桃花林并不困难。

    当他们走出桃花林时,日光已经接近正午,虽然冰月帝国地处仰光大陆北方,温度相对较低,但在日光直射的情况下,还是带来些微暑意。念冰到没有什么,他怀中有冰雪女神之石,可查极的身体一向不算好,此时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

    “小子,你不累么?我们休息一会儿。”查极叫住念冰。

    “哦。”念冰将推车推到一棵大树下,扶着查极坐在荫凉处,“师傅,要不要我给你施展一点小魔法驱暑?”“算了。”查极连连摇手,“你那魔法太极端,我可受不了。”他现在还清晰的记得,上一次念冰想把房间内的空气弄凉些时,险些把他冻成冰棍的情景。其实,连念冰自己也不知道,他现在已经进入了中级魔法师的境界,不论是火系还是冰系,一到三阶的魔法他都可以使用。有着两块极品宝石修炼,效果确实要比普通人强的多了。

    “师傅,我有点饿了。”念冰拍拍自己圆圆的肚子。

    查极瞥了他一眼,道:“再忍耐一会儿吧,等到了冰雪城自然有东西吃。”

    “冰雪城?”念冰眼中流露出好奇之色。

    “是的,正是冰雪城,在冰月帝国,所有的城市都以冰为名,像冰月帝国的首都,就叫冰月城。而这冰雪城则是冰月帝国第二大城市,你看到前面那条大路了么?顺着路一直向西南方向走,大约有个几十里路就到了。”

    查极刚说到这里,清脆的马蹄声响起,声音并不大,由远而近,正渐渐的变得清晰了。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马队正顺着大陆向西南方向而行。马队最前面是四名骑士,他们都骑着神骏的高头大马,穿着同样的银色轻甲,看上去甚是威武,每人腰间都悬挂着一柄长约三尺的阔剑,虽然在向前而行,但是他们的目光始终扫着道路两旁,似乎很警惕的样子。在四名骑士身后,是一辆马车,马车看上去宽大华丽,,由四匹毫无杂毛的白色高头大马拉着,从大小辨别,里面恐怕坐上七、八个人也不会觉得拥挤,围布上用银色丝线刺绣着一些纹路,虽然并不是图案,但却隐隐散发出一丝威严的气息,那名车夫看上去年纪和查极差不多的样子,手握缰绳,悠闲的操控着四匹骏马,使马车保持平稳前行之势。马车两旁,各有两名身穿银甲的骑士守护着,在后面,还跟着一个十人的骑士小队,一共十八名骑士,整齐的着装看上去极为醒目,虽然距离查极和念冰所在的地方还有些距离,但却已能清晰辨认。

    “师傅,那些是什么人啊?看上很威风的样子。”念冰问道。

    查极眼中光芒一闪,道:“看上去应该是某个大官的家眷吧。不过,似乎不是冰月帝国的。”

    念冰疑惑的道:“您怎么这么清楚?”

    查极哼了一声,道:“姜自然是老的辣。你看他们那马车上面刺绣的纹路,其实是一种艺术体字,是奥兰语,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个马队是从奥兰帝国而来,而这些骑士明显不是普通佣兵之流可比,而是经过血与火考验,真正上过战场的军人,否则,他们身上有怎么可能有如此浓重的肃杀之气。能驱使这么多真正的军人,不是达官显贵是什么?所以,我判断,他们应该是奥兰帝国某个显贵的家眷,甚至可能显贵本人也在其中。”

    听了这些,念冰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钦佩的光芒,仅从外表就判断出这么多,自己这位师傅确实可以应的上老辣之姜的称号了。

    正在这时,急促的马蹄声突然从另一面响起,引得念冰不禁向相反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骑如同闪电般快速向马队的方向而来,整个马队几乎同时停了下来,但他们却并没有警惕什么,前面的四名骑士反而从马上跳了下来。

    希津津一声怒马长嘶,那快速而来的一骑在眼看就要与马队前面的骑士相撞时,突然人立而起,整匹马两只前蹄高高扬起,落向一旁,前冲之势嘎然而止,骑术之精只能用神乎奇技来形容。马上同样是一名骑士,也穿着与那十八名骑士同样的银色铠甲,不同的是,他的头盔上多了一根长长的羽毛,白色的羽毛。

    查极轻啊一声,“我知道他们是谁了。这似乎是奥兰帝国的王牌骑兵团银羽骑士团的成员。能让他们亲自护送,看来,这马车里的人物绝非一般。”

    “银羽骑士团?那是什么?”念冰就像一个求知的学子,不停的问着自己心中疑惑的问题。查极也并没有不耐之意,他显然想让念冰多知道一些大陆上各个国家的典故,低声道:“银羽骑士团,在整个仰光大陆都非常有名。是奥兰帝国王牌中的王牌,有彩羽银甲震天下之说,根据等级不同,头盔上插不同颜色的羽毛。从武技上来分,武士的等级从低到高,分别是战士,高级战士,剑师,大剑师,武斗家,武圣和神师。在等级上来说,战士与你们魔法师几乎是相对应的,不过你也知道,在一对一近距离的情况下,魔法师很难赢的了战士。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据我所知,如果魔法师达到了魔导士的程度后,同等的战士就很难对魔法师构成伤害了。在战士中,神师是与魔法师中的神降师同级别的存在,他们厉害到什么程度恐怕就很难有人知道了,因为神师现在来说只是传说而已,神降师至少还有冰神塔那位健在,而我却始终没听说有神师级别的武者,或许,只有在几十年前的战争年代才有吧。现在早都死光了。而面前这些银羽骑士团的战士,每一个至少都有剑师以上的实力,尤其是那头盔上插白羽的,应该是一名小队长,恐怕有接近大剑师的实力了。他们虽然是轻骑兵,但攻击性却丝毫不比重骑兵差,而且在速度和灵活性上都要远远占优,再加上整体配合的战阵,在大陆上,能与他们抗衡的骑士团简直少的可怜。”

    念冰吐了吐舌头,道:“这么厉害啊!一万个剑师级别的武者,岂不是可以与一万名高级魔法师相比了?”

    查极瞪了他一眼,道:“真没知识,别跟人说你是我徒弟。”

    念冰哼了一声,道:“做你徒弟很有面子么?我看不见得吧。我当然知道,在真正的战争中,一万名魔法师的实力代表着什么,他们组合起来同时施展魔法,恐怕再厉害的骑士团也冲不过来。魔法师又不会傻到自己与骑士正面拼斗,我说的,只是实力对比而已。”

    查极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臭小子,你跟我装傻是不是?看样子,你懂的还不少嘛。”

    念冰嘿嘿一笑,道:“那当然拉,各大帝国之间的战争不就是那些老形式,前面是战士拼着,后面是魔法师轰击,拼实力消耗而已,有什么意思。”

    查极摇了摇头,正色道:“不,你错了,战争,同样也是一门艺术,铁与血的艺术,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容易,那些所谓的名帅也就不用混了。不过,这些和咱们都没关系,你以后只需要学好你的厨艺就足够了。”

    飞骑而来的银羽骑士甩镫下马,几步走到马车前,恭敬的道:“夫人、小姐,前面还有几十里就到冰雪城了,我已经在那里定好客栈,我们是先休息一下,还是急赶一程到冰雪城去用午饭?”

    一个有些庸懒的天籁之音从马车中传出,“风队长,这里环境不错,我们就先休息一下吧,赶了这么远的路,大家应该也都累了。”

    风队长恭敬的道:“是,夫人。”说完,他向旁边的骑士们使了个眼色,众骑士立刻一一下马,向路边走来,他们的方向,正是朝着查极和念冰而来,说来也巧,在查极他们休息的地方,正好是一片空地,几株大树阻挡住阳光的照射,参差婆娑的树影带来几许阴凉之感。

    这些骑士显然早已经看到查极二人,其中一名骑士大步而来,声音冷硬的道:“请你们立刻离开。”一边说着,随手扔出几个银币,向查极抛至。

    在仰光大陆上,各国货币通用,最贵重的是紫金币,一紫金币等于十金币等于一百银币等于一千铜币,几枚银币已经够一个普通的家庭生活上半个月了。这些骑士到也算的上出手阔绰。查极曾为鬼厨,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会受到极为优厚的礼遇,眼看几枚银币抛来,看都不看一眼,冷哼一声,道:“当我们是乞丐么?官道两旁,又不是你们家。”

    那名骑士踏前一步,脸上神色不变,但无形的气势散发出淡淡的威压,重复着先前的话,“请你们立刻离开。”

    “你们凭什么这么霸道?”念冰愤怒的挡在师傅身前,虽然明知道对方有着剑师的实力,却丝毫不惧。

    看着面前的小胖子,那名骑士不禁皱了皱眉,手按腰间剑柄,第三次重复道:“请你们立刻离开。”很显然,如果再遭到拒绝,他就会立刻动手。

    此时,马车上已经走下两个人,两个女人,那天籁般的声音再次响起,“算了,这里又不是我们的地方,出门在外,何必与人家为难。”动听的声音吸引了念冰的目光,当他看清那两个优美的身影时,不禁呆住了。

    前面一名女子,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穿淡蓝色长裙,裙上用银线刺绣着一个个美丽的花纹,柳眉瑶鼻,肤如凝脂,一头墨绿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般披散在背后,用一银环束缚着,蓝色的眼眸清澈见底,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也正看着自己。

    念冰的目光完全呆滞了,他那本来稳定的双手此时在轻微的颤抖着。查极看到这名女子,也不禁心中暗赞,纵横大陆多年,像这种极品相貌的美女,他也没见过几个。

    “小色鬼,谁让你这么看我妈妈的。”美妇身旁的小女孩儿突然跳了出来,双手叉腰,不满的看着念冰。她看上去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眉宇间与那美妇到有七分相象,稚气十足,虽然在愤怒中,却依然不减其可爱之处,墨绿色的短发刚刚过耳,双手叉腰,更显其娇憨之处。

    “妈妈,妈妈。”念冰的眼中闪烁着朦胧的泪光,他突然发声大喊道:“妈——妈——”查极一把没拉住,他飞快的朝那美妇冲去。

    原本在他们身前的骑士动作极快,横跨一步,拦在念冰前进的必经之路上。但此时念冰眼中除了那美妇已经并无其他东西存在,看上去胖墩墩的身体快速的一侧,右手下意识的从那名骑士腰间抽出他的长剑,剑做刀使,飞快的一连七剑朝那名骑士砍去。同时左手手指连弹,两枚冰锥骤然而出,直袭那骑士的眼睛。

    作为一名剑师,一名银羽骑士团的骑士,必然要经过血与火的考验,但即使如此,面对一个身高只及自己腰间的孩子,又能有多少防备呢?那柄跟随了他多年的长剑在念冰手中犹如活了一般,接连绵密的七剑虽然没有任何招数,但一个快字已经解决了问题,在自保的情况下,骑士下意识的身体向后一仰,闪躲着袭向自己的冰锥和长剑,冰锥确实躲过了,但长剑接连七斩,其速度已经不是反应慢了一拍的他能够完全躲闪的,念冰经过一年的柴刀劈丝锻炼,他的腕力已经接近成人,长剑顿时在骑士身上的银甲带起一串火花,虽然并没有真正伤害到那名骑士,却也逼的他狼狈异常。

    时间对于念冰来说已经足够了,绕过那名骑士,他飞快的朝美妇冲去,泪水滑过他那胖乎乎的小脸,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悲伤之气。

    对于一名骑士来说,剑就是他的生命,配剑被夺,绝对是奇耻大辱,更何况,夺走他配剑的还只是一个孩子。那名原本冷静的骑士怒喝一声,一个箭步,已经从后面追上念冰,淡蓝色的光芒向右手凝聚,直接拍向念冰头顶。

    “小心。”查极惊呼出声。

    念冰此时眼中、心中,都只有那名美妇,任何声音在他耳中都被自然过滤,手中依然握着那名骑士的剑,依旧飞快的向前跑着,浑然不知背后足以杀死自己几次的愤怒一掌正代表着死神朝自己招手。

    “他只是个孩子。”悠然的叹息声响起,身影一闪,一只纤细而优美的手散发着银色的光泽挡住了那死神的召唤,骑士身形一个趔趄,脸上升起一团红色,向一旁跌出数步才站稳身形。

    这突然救了念冰的,正是那名美妇,她的身形突然在念冰眼中消失,使他顿时停顿了一下,发现美妇就在自己身旁,立刻扔掉手中长剑,悲呼道:“妈妈。”如同乳燕回巢一般,扑入了美妇怀中。当然,如果乳燕胖到他这种程度,恐怕就飞不起来了。

    美妇有些愕然的揽着念冰的肩膀,一时间不禁有些无所适从。她在嫁人之前,脾气是出名的火暴,嫁人后虽然有所收敛,但知道她名头的人见到她,无不退避三舍。除了丈夫以外,别的男人如果胆敢碰她一下,恐怕立刻就会被斩成十块八块,可此时,充满悲伤的念冰冲入她怀中,她却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母性,不但没有抗拒,反而下意识的将念冰搂入自己怀中。

    “孩子,别哭,告诉阿姨,你这是怎么了?”美妇柔声问道。

    “妈妈,妈妈,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念冰心中对母亲的思念在这一刻澎湃而出,紧紧的抓住美妇的裙子放声大哭。

    那随美妇一同下车的小女孩儿眼看自己的妈妈被别人霸占,顿时不干了,几步跑过来,双手推向念冰,“你干什么,不许你抱我妈妈。”

    小女孩儿力气大的惊人,念冰就算有所防备也绝比不上她的力气,一个踉跄,顿时跌向一旁,但他此时手中还拽着美妇的裙子,破帛之声响起,美妇惊呼一声,裙子两旁顿时各被念冰拽下一条,粉嫩的肌肤若隐若现,她的俏脸顿时涨的通红,赶忙抓住裙摆,阻止春光外泻。随她而来的骑士们一个个慌忙的转过身,心中暗暗祈祷着,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要是被侯爵大人知道了,恐怕,至少也要挖掉眼睛吧。

    “晨晨,你干什么?”美妇掩住自己的娇躯后,怒斥着身旁的女儿。

    晨晨委屈的道:“妈妈,他为什么叫您妈妈啊!您只是我一个人的妈妈。”

    美妇有些宠腻的看了女儿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银色的光芒出现,破裂的裙子竟然在那怪异的光芒中沾合在一起,虽然看上去有些别扭,但至少算是恢复完整了。

    念冰摔了这么一下,反而清醒了一些,查极此时也已经跑了过来,将他从地上扶起,“念冰,你这是怎么了?”他眼中流露出担忧之色,现在,查极最怕的就是自己下在念冰身上的记忆封印被破解。

    念冰站起身,任由查极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目光依旧痴痴的看着那名美妇,喃喃的道:“你,你不是妈妈,妈妈的头发是蓝色的。”

    美妇此时已经处理好自己的裙子,温和的走到念冰面前,道:“小朋友,难道阿姨和你妈妈长的很像么?”

    念冰用力的点了点头。

    美妇看着他那张胖嘟嘟的小脸,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怜爱的光芒,“那你妈妈呢?”

    念冰此时已经清醒,低下头,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有师傅。”

    听了这句话,查极顿时松了口气,赶忙道:“夫人,对不起。我这徒弟父母双亡,可能是他太思念自己的母亲了吧,得罪之处,还望包涵。”

    美妇微微一笑,道:“没关系,这孩子真可爱。”

    晨晨从一旁凑过来,不满的撅起小嘴道:“那也没我可爱,他胖的都像个球了。难看死了。”凭心而论,虽然念冰胖了些,但他毕竟年纪还小,加上原本英俊的面孔,真算不上难看。晨晨嘴上虽然说着,但心中却在想,这个小胖子,到像很好玩儿的样子。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