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十八章 生日宴会

    雪静吐了吐舌头,亲自送父亲到门口,一出门,只见念冰正在石字路上站着,目光落在那株大树上,不知道想着什么。

    雪极走到念冰身旁,微笑道:“小伙子,好好在清风斋干吧,我女儿虽然胡闹些,但品性还是好的,刚才的事是误会,我已经了解了,就算你帮他个忙如何?”

    念冰微微一楞,雪极乃是清风斋老板,他跟自己说话竟然不是要求的语气,更像是恳求,只是这一点,就足以显示出他的风度,不禁心中好感大增加,恭敬的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东主不用客气。”

    雪极深深的看了念冰一眼,突然,他手腕一翻,向念冰肩头抓去,念冰没有动,他只是来得及看清雪极的手,那白皙有力的大手就已经抓上了他的肩膀,并没有疼痛传来,雪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我走了,你继续跟她学吧。”说完,转身大步向外走去。念冰并没有看到,雪极的眼中此时正流露着疑惑的光芒,刚才那一试,他已经清晰的发现,念冰体内连一丝斗气都没有。雪极始终感觉到这个年轻人并不简单,但又说不出是为什么。走出院子,他并没有把院门带上。

    雪极走了,念冰目光转向雪静,只见雪静正拍着自己高耸的胸脯,“真是吓死我了,还好老爸似乎被你的外表所惑,你这笨蛋,刚才谁让你说话的,少说一句你会死啊!快给我死进来。我们继续学,这下可以明目张胆的了。”

    念冰重新回到房间中,这次不用再继续学礼仪了,直接开始学跳舞。

    一个时辰后。

    “念——冰——”当念冰第十四次踩在雪静的脚上时,她实在忍无可忍了,“我要掐死你,你怎么这么笨啊!教了这么多遍还学不会。”

    念冰一边躲闪着,一边委屈的道:“我本来就笨,你现在才知道是不是有点晚了。小姐,现在是上午,你换人应该还来得及。”

    “换人?换你个头,连衣服都是按照你的尺码,现在让我到哪里找人去,你等一下,我去去就回来。”狠狠的瞪了念冰一眼,雪静转身跑出了房间。看着她那急匆匆的背影,念冰眉头微皱,“这丫头,要是有她爸爸一半的涵养,怎么看也算的上是个美女了,可惜啊!”

    时间不长,雪静回来了,脸上还带着一丝怪异的笑容,脚下竟然发出叮叮的声音,“这回好了,随便你踩,只要你还踩我,就不许休息,一直练下去。”

    念冰定睛看去,吃惊的发现,在雪静脚上竟然换了一双鞋,一双铁鞋。睁大了眼睛,道:“小姐,你不用这么夸张吧,难道你不觉得沉么?”

    雪静哼了一声,道:“当然沉了,不过,总比你老踩我要强的多,这双鞋我曾经穿了五年,专门为练习轻身工夫而打造的,每只鞋重十五斤,我现在可是带着三十斤的重物在和你练舞,你给我认真一点,听到没?”

    念冰刚才一听雪静说练不好就不许休息,就已经打定主意要认真了,虽然搂着一名美女的感觉很不错,但老这么站着,对于他这么一名魔法师来说,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无奈的点了点头,继续开始舞蹈的练习。

    两人一直就这么练到下午,念冰才勉强掌握了舞蹈的步伐,虽然说不上飘逸自如,但也将就着能上场了,两人甚至连中午饭都是在房间中吃的,不论是念冰还是穿着三十斤重鞋的雪静,此时都已经是满头大汗。

    雪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床上,“终于勉强算是合格了,就这样吧,再练下去,就算你能坚持,我也坚持不了了,念冰,你也休息会儿,先喝口水。待会儿先去洗个早,换身干净的内衣,然后我们就该准备出发了,这次,我到底要看一看,他心中有没有我。”

    念冰看着雪静执着的样子,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异样,这时的雪静似乎是最漂亮的,如此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一点令念冰非常佩服,“小姐,如果他不嫉妒,我们该怎么办?”

    雪静没好气的道:“闭上你这张乌鸦嘴,本小姐美丽动人,他怎么会不心动呢?要是万一他真是木头人,我就拿你是问。”

    念冰无辜的道:“我又不是他,这又关我什么事?”

    雪静有些烦恼的挥了挥手,道:“我随便说说的,反正尽人事,听天命吧。如果天神没有把我们的缘分之绳系在一起,我又有什么办法,还是灵儿好,从小就有她师兄在一旁宠着她,爱护她,也不用为这方面烦心了,我现在都快郁闷死了。念冰,如果你真要是一名魔法师该多好啊!”

    念冰看了雪静一眼,“如果我真是一名魔法师,又有什么好的呢?”

    雪静嘻嘻一笑,道:“如果是那样,你就可以追我了啊!魔法师的身份怎么说也能配的上我,哪怕你只是一个中级魔发师也无所谓。坦白说,我见过这么多男人,你到是最漂亮的一个,说不定,你穿上女装之后,能成为比我和灵儿还漂亮的大美女呢?”

    念冰听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苦笑道:“小姐,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一个男人,似乎不太妥当吧,我们现在去洗澡吧,我实在是难受的很。”

    雪静俏脸一红,道:“你说清楚了,什么叫我们去洗澡,走吧,还好,在学习跳舞前我让你把魔法师袍换了下来,否则弄脏了可就麻烦了,你知不知道,这种魔法师袍可是很名贵的。”

    念冰心中暗道,我知道了,原来在你心中,我还不如一件魔法师袍,看来,在这个社会上,没有实力,就什么都没有,如果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平民,恐怕就真要任你如此侮辱了,可惜,我不是,雪静,记住你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吧。像你这样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又有谁会喜欢呢?

    当夜幕渐渐降临时,一辆豪华的马车行驶在冰雪城的大街上,马车由四匹黑色高头大马拉着,车身很大,里面就算坐上十几个人也毫无问题,驾车的,是一名老者,他的姿势很怪异,手腕微抖,手中的缰绳就会自然而然的抽在马背上,指引着马匹前进的方向,速度控制的很合适,不快不慢,向冰雪城西方驶去。

    车内,雪静极不适应的看着自己这一身银色长裙,这种裙子与她平时穿的可不一样,是专门为宴会而定做的,裙字里面,光是各种固定装置就有三、四件,穿这件衣服的,手,足足三名丫鬟弄了小半个时辰才完工,一向喜欢简洁的雪静穿上这种衣服,简直就是在受罪。

    “念冰,你看我这衣服好看么?”雪静下意识的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念冰问道。

    念冰微微一笑,由衷的道:“很漂亮。小姐一头棕色长发配上这银色的长裙显得非常高贵,比您平时的裙子要好看多了。”

    雪静眼中一亮,道:“真的么,要是真的漂亮,也不白费我忙活一场,这衣服穿着好紧啊!真是难受死了,幸好我还不是很胖,真是不知道那些胖妇人们穿这种衣服时要受多大的罪,还是你好,这魔法师袍不论出席什么场合,都是最合适的装扮。”

    念冰微笑道:“反正我也只是冒充的,小姐,您要是觉得不舒服,穿普通裙子来不也一样么?难道你对自己的美貌没有信心?”

    雪静哼了一声,道:“怎么会没有信心呢?不过,今天不是为了试探那个讨厌的家伙么?要不是为了他,鬼才愿意穿成这样呢,在冰雪城的上层社交场合中,我是有名的随意女。哦,对了,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叫我小姐了,要是到了宴会上你这么叫,笑话就大了。”

    念冰淡然道:“那我该叫您什么呢?”

    雪静想了想,道:“既然你是以我的男朋友身份出现,那你就像爸爸那样叫我静儿吧,算是便宜你了,还有,你要记住,在宴会上和我说话的时候不要那么恭敬,一定要显得亲热一些,这样才更有真实感,不会被人发觉,你明白么?”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静儿,是这样吧。”一边说着,他一转身,坐到雪静身旁,一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让她靠在自己怀中。

    雪静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她清晰的闻到念冰身上那男人的阳刚气息,抬头看去,念冰那棱角分明的英俊容颜是如此的俊朗,一时间,她竟然没有发觉现在的姿势是多么暧昧。

    念冰搂着雪静,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寒光,既然你让我做你的男朋友,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半晌,雪静才清醒过来,挣了一下,道:“先松开我,还没到宴会呢?”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挣扎的却很轻微,念冰这温暖的怀抱,确实给她带来了很大的舒适感。

    念冰微微一笑,道:“虽然还没到宴会,但我觉得,还是要先和您培养一下感觉的好,要是太生硬了,只要是明眼人,还不是一眼就能看穿么?既然要做戏,自然就要做的真实一些。”

    雪静微微一楞,再次看向这英俊的男子,“你什么时候变的聪明了?在我印象中,你应该是傻呼呼的才对啊!”

    念冰蓝色的眼眸中流露出澄澈的光芒,“那只是您的感觉,却并不是我本人,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傻啊!不是么?”

    雪静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妥,但她又说不出为什么,哼了一声,道:“你要记住,你只是做我一晚的男朋友而已,要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念冰微笑道:“非分之想我可不敢,您是小姐,我是仆人。过了今晚,我们的身份都会回归自然,各自回到自己的领域中去,不是么?静儿。”

    雪静看着念冰那有些怪异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有些慌乱。正在这时,马车停了下来,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到达了。

    雪静拍开念冰的手,从自己座位下面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念冰。

    念冰疑惑的道:“这是什么?”

    雪静道:“你打开看看不就只了。”

    盒子是红色的,入手重量不轻,开启盒子,念冰立刻感觉到一股火元素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竟然是一柄火系的魔法杖,杖身呈暗红色,上面有着螺旋状的纹路,杖头是一颗圆形的红色宝石,质地不错,火元素的气息很浓郁,与自己刚得到的那柄冰凌杖应该是同一级别的。

    雪静道:“这也是我借来的,叫火星杖,你小心点,火系魔法师总要有自己的法杖才对。”

    念冰拿起法杖,点了点头,道:“不会弄坏的,把我卖了也没它值钱。”

    雪静楞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

    车帘掀起,念冰按照礼节,首先跳下了车,然后向车中的雪静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雪静在他的搀扶下也下了马车,那老年车夫赶着马车向一旁驶去,“小姐,我在门口等您。”

    念冰抬头看去,只见这是一间金碧辉煌,如同宫殿一般的建筑,虽然只是在门外,却依然能感受到院中建筑那宏伟的气势,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周围没有墙,而是可以看到里面的铁制栅栏,栅栏高约三米左右,顶端十分尖锐,显然是用来防止攀爬的。在高达五米的大门外,两旁各自有十名士兵守卫着,他们手中都拿着标准的骑士枪,一个个站在那里,气势逼人,显然并不是普通的守卫那么简单。

    念冰记得雪静曾经向自己交代过,这间房子的主人,是冰雪城的财务总长,权力之大,在城中仅次于城主侯爵大人,本身更是有着伯爵的封号,今天这个宴会,是为他女儿的十八岁生日举行的,而伯爵的女儿,与龙灵、雪静都是很要好的朋友。

    雪静挽上念冰的手臂,道:“说话小心一点,记住我教你的一切,明白么?”她的手很凉,即使隔着两层衣服,念冰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显然,现在的雪静有些紧张。

    念冰此时到放松的很,脸上的表情非常自然,与雪静一起,缓缓向大门处走去。

    门口站着一位管家,正收取着进入院内客人们的请柬,一看到雪静,不禁笑道:“雪小姐来了,我们家小姐正等着您呢,龙灵小姐估计也快到了,这一次,咱们冰雪城三大美女终于可以聚在一起了。”

    雪静微笑道:“李叔叔,您又取笑雪儿了,什么冰雪城三大美女啊!那只是好事之徒乱说的而已,真要论起来,灵儿和柔儿才是真正的美女,我算什么呢?”

    管家微微一笑,目光落在念冰身上,念冰清楚的看到,从这位管家的眼中闪过一道冷电,如果不是自己心神足够坚毅,恐怕单是这目光也足以将自己吓退了。向那管家微微颔首,道:“您好,我是火系魔法师念冰。”

    管家微微一笑,道:“先生不用客气,您如此年轻就达到了高级魔法师的境界,真是年少有为啊!既然是雪小姐的朋友,自然也是我们尊贵的客人,两位,里面请吧。”他并没有多问,从念冰从容自若的眼神他已经感觉出念冰真正的强大。

    雪静并没有感觉到异样,搂着念冰的手臂,终于进入了院子之中。

    这座庭院非常大,正面那巨大如宫殿的建筑前,有一个可以喷出十米高水柱的巨型魔法喷泉,在喷泉周围,簇拥着各种颜色的花朵,整个院子中,覆盖着绿色植物,单是大树,就有数十棵之多,显然这里的主人对环境要求足够高。

    雪静似乎松了口气,低声向念冰道:“我们这算是过了第一关,你不知道,守门的那位李叔叔,虽然只是管家的身份,但是,他从小与侯爵大人一起长大,自身武技又极高,深得侯爵大人信任,每次有这样的宴会,都由他负责审查客人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从他眼皮底下混进来。我爸爸曾经跟我说过,这位李叔叔,恐怕有武斗家的实力呢。”

    念冰心中暗道,这种豪门大家果然不一样,只不过是一名管家都有如此强悍的能力,看来,自己要多加小心才是,千万别露出了马脚。一边想着,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的晨露刀,那才是他最为倚仗的东西。

    走入到那高大的建筑门前,立刻有两名仆人迎了上来,引着两人向里面走去。

    一个有些怪异的声音突然响起,“这不是雪静么?啊!今天你真是大变样啊!没想到你穿上礼服竟然这么漂亮。”说话的是一名妇人,身材不高,比起雪静要矮上多半个头,容貌虽然过的去,但随着年华的逝去,眼角处已经流露出鱼尾纹,化着浓装,看上去让念冰险些吐了出来。

    美妇以自认为美妙的步伐走到雪静面前,雪静不耐的皱了皱眉,“原来是美亚夫人,没想到今天您也来了。”

    美亚夫人笑道:“当然要来了,今天是伯爵大人千金的生辰之日,我又怎么能不来呢?雪静,快,我们到里面说吧。呦,这位英俊的魔法师是谁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雪静冷哼一声,道:“这位是我的男朋友,火系高级魔法师念冰,他刚从外面游历归来,你当然没见过了,对不起,美亚夫人,我们要先进去了,柔儿还等着我呢。”说完,拉着念冰快速向里面走去,再也不理会那美亚夫人。

    美亚夫人的眼睛一落在念冰脸上就没有移开过,眼中流露着迷醉的目光,嘴唇嗡动,向念冰低声说着什么,念冰连听都没敢听,立刻低着头和雪静走进了大厅,这样恶心的老女人,还是远离的好。

    “静儿,刚才那个是什么人,感觉上好怪啊!”念冰忍不住向雪静道。

    “怪?怪什么怪。她年轻的时候本是一个交际花,后来好不容易攀上一个子爵结了婚,和婚后才发现,那个子爵的家族早已经没落了,家境并不好,没几年,子爵生病去逝了,她却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又开始了她交际花的生活,几十年如一日,你没看到她脸上那么多粉么?为的就是掩盖脸上的皱纹,她的真实年龄,恐怕已经过五十了吧,看了就让人恶心。”

    念冰微微一笑,凑到雪静耳边道:“同感。”

    耳边的热气不禁让雪静感觉有些痒,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刚要质问念冰,却想起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只是瞪了他一眼,嘴上的话却收了回去,念冰好象没有察觉似的,微微一笑,挺直腰板向四周看去。周围的环境确实不错,整座大厅足有上千平米,已经达到的宾客约有一百多人,正三五成群的聊着什么,看他们一个个的装扮,显然非富即贵,整个大厅中,都洋溢着一股脂粉的味道。

    “念冰,你先一个人到边上待一会儿,也可以吃些东西,如果有人和你说话,你最好不要回答,显得高傲一些就行了。我去找柔儿,她今天毕竟过生日嘛。”一边说着,她向念冰指了一下一旁空着的沙发,这才顺着一旁的楼梯向上面走去。

    念冰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随便拿起一杯饮料缓慢的喝着,这种社交场合并不是他所喜欢的,只是平静的观察着这些人而已,手中的火星杖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对于这种金器级别的法器,他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正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门卫喊道:“魔法师工会,龙灵小姐、师九少爷到。”

    他们来了。虽然念冰早已经猜到他们会来,但此时还是不禁有些紧张,赶忙拿起桌子上的法杖站了起来,走到一旁一个相对阴暗的角落中站定。

    今天龙灵没有穿魔法袍,而是穿了一身紫色的礼服,礼服与她非常配,更加衬托出那她那典雅而温柔的性格,走入大厅,就像多了一个紫色的精灵一般。龙灵的人缘显然比雪静好多了,刚才雪静进来时,大多数人只是看她几眼,就继续聊着自己的,只有少数几个才主动向她打了招呼。而龙灵就不一样了,她一进门就成了全场的焦点,几乎所有人都主动上前与她打着招呼,感觉上,她到像这里的主人似的。

    微微一笑,念冰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光芒,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龙灵根本不可能发现自己,他也乐得清净,今天到要看看,这种所谓的上层贵族宴会,都有什么花样。

    师九依旧穿着他那件魔法袍,虽然上面并没有象征着身份的标记,但在场的众人却没有谁会怀疑他的实力,师九虽然不如念冰英俊,但也说的过去,一时间,两人完全成为了场中的焦点。

    正在这时,念冰发现了一个与自己同样的异类,由于只有他们两人没上前与龙灵和师九打招呼,所以彼此之间很容易就发现了对方,那是一名年轻的男子,身材与念冰相若,只是显得更健壮一些,一身合体的白色衣裤穿在他身上显得非常笔挺,如刀削般的刚毅面容虽然说不上很英俊,但却散发着强烈的阳刚气息,一双黑色的眼眸,配上黑色的长发,显得有些冷酷,手中握着一把刀,刀很短,感觉上比自己的晨露长不了什么,刀鞘也是白色的,能带刀来到这里,很显然,这个男人的身份极不一般。突然,念冰心中升起一个念头,这个人不会就是雪静喜欢的酷哥吧。

    很快,念冰就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在大厅中,也只有这个人能配的上雪静当初的形容了,令念冰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男子竟然向他走了过来,他走的虽然不快,但大厅就这么点地方,几乎几步就来到了念冰身前。

    “你好,我叫燕风。”

    念冰楞了一下,按照雪静的形容,他应该非常冷酷,人兽不近才对啊!怎么会主动向自己打招呼呢?脑中虽然这么想,但却并没有失礼,伸手与其相握,道:“你好,我是念冰。”

    松开手,燕风走到念冰身旁站了下来,微翘起小指,很自然的撩开额前一绺垂落的黑发,将其撩到耳后,过于黑亮的眸子中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光彩,静静的凝视着念冰。良久,他的唇边微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以前似乎没有见过你。”

    看高大冷峻的燕风,念冰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虽然说不清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却隐隐觉得有几分不妥。“我来到冰雪城不久,刚加入魔法师工会,所以阁下以前才没有见过我。看来,您应该是经常参加这种社交活动吧。”

    燕风的目光依旧落在念冰脸上,冷淡的道:“也不是经常,偶尔为之而已,我最讨厌那些向苍蝇一样的女人。”

    念冰心中暗道,这家伙脑子一定有毛病,装什么酷啊!微笑着向燕风点了点头,不再同他说话,燕风也并没有在开口,将目光落在场中。

    龙灵好不容易才从众多的簇拥者中挣脱出来,跟师九说了句什么,也向楼上跑去,显然,她应该是与雪静和那位柔儿小姐汇合去了。龙灵的离开,是大厅的气氛重新降了下来,贵族们依旧继续聊着什么,师九此时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从他那飘飘欲仙的表情可以看出,贵族们对他必然是赞赏有佳,以他的心性,在这种赞赏之下,恐怕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今天来的贵族大都很年轻,当然,除了先前那位美亚夫人。

    冷酷的燕风突然再次开口,“伯爵大人出现了。”念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从楼上走下一位大约五十余岁的老者,老者身穿华服,个子不高,看上去,整个人横着似乎和竖着差不多,就像一个大肉球似的,在全身肥肉的颤抖中,顺楼梯而下,楼梯显然很结实,以他的重量,依旧没有发出一丝响动,念冰心道,果然不愧是冰雪城的财务总长,好吃的东西定然没少往肚子里塞。

    伯爵的出现,使正在聊天的人们顿时静了下来,目光都落在楼梯上,伯爵走到楼梯一半的地方停了下来,肥胖的大脸上堆满了笑容,“欢迎大家来到寒舍,今天是小女十八岁生日,也是她成人的日子,大家尽管吃喝,玩儿的高兴一些,就将这里当作是自己的家。如果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量。大家继续吧,我想,小女也差不多快出来了。”此话一出,顿时引来一片歌功颂德的声音,伯爵脸上的肥肉簇拥的更紧了。他似乎很满意这样的场面,缓缓走下楼梯,手中拿了一杯酒,与众年轻贵族们走到一起,聊了起来。

    看到这种情景,念冰和燕风脸上都流露出同样的表情,眉头皱起,充满了不屑。贵族们的奢靡生活,确实不是他们所喜欢的。

    “燕兄,你对这位伯爵大人有多少认识呢?”念冰下意识的问道。他对这里不熟悉,现在能回答他问题的,也只有燕风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