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二十章 燕风的特殊嗜好

    念冰摇了摇头,道:“至少现在不会,但当我回清风斋的时候,绝不是以现在这样的身份。”

    洛柔微微一笑,道:“今天算你赢了,但你不可能永远赢下去,当我知道了你的一切后,我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念冰装出一个惶恐的神情,“我现在已经心服口服了,小姐就不要为难我了。”

    洛柔哼了一声,道:“你是不屑与我这小女子斗么?”

    念冰微笑道:“不敢,只是我确实没有时间与小姐斗,如果小姐有本事进入魔法师工会的图书馆,在那里你随时可以找到我。至少一月之内,我绝不会离开魔法师工会。”

    “这么说,你算是接受我的挑战了。那好,让我送你出去吧。”说完,不等念冰反对,主动拉上他的手,与他一起从旁边向外走去。

    夜凉如水,空气格外清新,洛柔牵着念冰在庭院的小路上缓缓向外而行,就像一对情侣似的,美女在侧,念冰虽然感觉很轻松舒适,但心中却没有一丝欲望,“念冰,我们打个赌如何?”洛柔微笑着道。

    她虽然说的轻松,但念冰却能感觉到其中的机锋,“打赌?对不起,我并不是一个赌徒。”

    洛柔道:“你是不敢么?怕输给我?”

    念冰微微一笑,“请将不如激将,这激将法在智女用来,恐怕没什么人能逃避吧。不妨说来听听,这赌如何打呢?”

    洛柔道:“我们就赌这一个月,如果在一个月内,我不能摸清你真正的身份,就算我输了,如果我摸清了,就算你输,如何?”

    念冰看着洛柔,道:“我真正的身份你不是已经知道了?我并没有隐瞒什么,不如这样好了,你摸清我的身份实在太困难,困难到几乎不可能。就赌我的职业吧,只要你能找出我真正的职业,并提供有利的证据,那就算你赢,可我们要赌什么呢?”

    洛柔微笑道:“好,就依你,这么说来,你并不是一个魔法师那么单纯了。如果我赢,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反之,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念冰有些好笑的道:“这一个条件说的太空泛了吧,如果我赢了,要求小姐嫁我为妻,难道你也会答应么?”

    洛柔松开念冰的手,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那也并没有什么不可以,不过,要你能赢的了我才行,我与人打赌,可还从未输过。就送你到这里吧,我要回去了,还有许多宾客等着我。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输了可不许耍赖哦。”

    看着洛柔返回的背影,念冰无奈的一笑,没想到刚摆脱了雪静,却又招惹了这么一个大麻烦,智女洛柔绝不是雪静那么容易对付的,真希望一个月的时间能够快点结束,自己也好离开这纷乱的地方。

    一边想着,念冰向外走去,门口处那名管家已经不见了,士兵们依然把守着,伸展着自己的身体,看了看天色,今天确实有些累了,不过,回魔法师工会后还是先去看会儿书吧,那天的最后一本还没看完,一想到看书,念冰的兴致顿时高了起来,在书中的魔法世界里,他的思路会变得开阔起来,时间也会更快的过去。想到这里,他不禁加快步伐,走出院子后,辨别了一下方向,朝魔法师工会的方位走去。

    刚走出没多远,念冰胸前所带的天华牌突然散发出一股温热的气流,念冰心中一动,顿时停下脚步,天华牌是一件宝物,往往在危险关头会给自己示警,当初,自己在桃花林中遇到毒瘴蜂时,就多亏了它及时提醒,才让自己来得及准备魔法度过危难。没有多余的犹豫时间,淡蓝色的光芒围绕着念冰的身体凝聚起来,他一边有节奏的念着咒语,一边向空旷的大街远方看去。

    天华牌的预警是完全正确的,刺肤的气流带着强大的压迫力突然从左边房顶处瞬间下降,朝念冰所在的位置冲来,那是熟悉的红色光芒,一感受到这攻击的气流,念冰顿时知道来的是谁了,此时,他的咒语已经完成,就在他刚要发出防御力极强的四阶冰棱盾之时,斜刺里突然亮起一道白色的光芒,白光并不强烈,但速度却极快,后发先至,赶在红色光芒之前挡在念冰身前。

    叮的一声轻响,尖锐的声音震的念冰耳膜一阵发疼,下意识的向墙边退去。一白一银两道身影同时落在地面上,银色身影自然是念冰想象中的疯女雪静,而那白色身影,却出乎意料的是燕风。先前念冰离开的时候,燕风似乎去了洗手间,使念冰无法与他打招呼就走了。

    燕风手中那白鞘短刀连鞘举起,“疯女,你又在这里发疯了,作为一名武技修炼者,居然在暗处偷袭一名魔法师,你根本不配修炼武技。”

    雪静眼中充满了怒火,恨恨的看着念冰,“我就偷袭了,你管的着么?你是他什么人,用的着你来救他?你给我滚开,今天我要杀了他。”

    念冰眉头微皱,道:“雪静,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没有那么深的仇恨吧。”

    雪静眼圈突然红了起来,“没有?今天发生的事,你让我以后在姐妹面前如何抬的起头?我问你,你既然是一名魔法师,为什么要到我们清风斋去劈柴,为什么还要骗我,以前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假装的对不对,都是为了蒙骗我的对不对,我和你有什么仇,用的着你这么算计我。”

    念冰也没有想到雪静会将这件事看的如此严重,眉头微皱道:“雪静,不错,我是一名魔法师,但是,我去你们清风斋劈柴也完全是心甘情愿的,我有自己的目的,我从来都没想骗你什么,你也没有问过我会不会魔法,这如何谈的上骗呢?你冷静一点好不好。”

    “冷静?我冷静不了,今天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大多数人都看到是你和我一起来的,可是,你却理都不理我,与柔儿跳了第一支舞,你这算什么意思?是在想我示威么?你这个卑鄙小人,今天我要杀了你。”手中长剑红色的斗气光芒大盛,明显就要再次动手。

    念冰突然升出一丝好笑的感觉,他清晰的发现,雪静仇恨自己的原因,竟然有很大程度是因为嫉妒,想到嫉妒二字,连他自己都不觉得好笑,难道这一直瞧不起自己的刁蛮女竟然对自己有好感不成?

    红光暴起,长剑在雪静手中如同长虹贯日一般向念冰劈来,气势之猛,很显然,雪静已经用出了全力。

    一片白色的光幕从下方升起,清脆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念冰只觉得眼前一花,雪静和燕风都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五米处,只不过,现在的雪静,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手中的宝剑只剩下半截,一柄散发着丝丝寒气的短刀正架在她那修长的脖子上,杀机从燕风眼中不断散发,冷冷的道:“疯女,你疯我管不着,但是,你想杀我的朋友,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别人顾忌你父雪极,但我却不在乎。”

    “燕兄,手下留情。”念冰赶忙喊了一声,走到两人面前,离的近了,他看到雪静的目光一会儿落在自己身上,一会儿落在燕风身上,似乎根本句不知道脖子上有柄随时可以取他性命的短刀似的。泪水,顺着她柔滑的肌肤滚落,悲伤的气息瞬间弥漫,突然,念冰从雪静眼中看到了一丝怪异的神情,那是愤怒与悲伤中的绝望,心中暗叫不好。他的反应极快,意识到不妙的刹那,立刻抬手向燕风的短刀上抓去。

    正如念冰判断的那样,雪静眼睛一闭,竟然就那么撞向燕风手中短刃,时间紧迫,燕风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在这危机关头,念冰的手到了,他的手直接抓上了燕风的短刀,而雪静则直接撞在了他的手背上。鲜血,顺着念冰的手掌滑落,染红了燕风的短刀,短刀似乎有灵性一般,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仿佛很兴奋似的。雪静感觉到不对,当她睁开眼睛时,正好看到那鲜红的血液向地面滴落,她楞了。

    念冰轻叹一声,有些无奈的看着雪静,“你这又是何苦呢?这么点打击都禁受不起么?你在撞向刀刃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的家人和朋友?雪静,虽然你有着疯女的外号,但疯却并不是没有限度的,生命,是上天所赐,每个人都只有几十年而已,珍惜你自己的生命吧。”

    燕风左手连点,封住了念冰手腕处的血脉,冷淡的道:“她要死,就让她死好了,你又何苦救她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燕兄,你偏激了。我说过,生命是宝贵的,更何况,她也只是一时气迷心窍而已,雪静小姐曾经帮过我,而我却一直隐瞒着她自己是魔法师的事实,这一刀,就算我还给她的吧。雪静小姐,从现在开始,我不欠你的,你也不欠我的,请回吧。”

    血流的虽然慢了,但却依据一滴滴的落向地面,雪静眼中的愤怒在看到鲜血之时就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复杂的光芒。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一步步向后退去,猛的将手中断剑扔在地上,转身就跑,漆黑的夜空中,飘荡着两串晶莹的泪珠。

    “念冰,你怎么样?我的霜炎刀是非常锋利的,恐怕已经伤到你的筋骨了吧。这可怎么办,刀还不能拿出来,我立刻带你去找大夫。”燕风眼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冷傲,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看着他那关切的目光,念冰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妥的感觉,赶忙道:“多谢燕兄关心,你放心,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这刀确实锋利的很,连我手中的冰都切开了。”一边说着,他缓缓张开手,两块被染红的坚冰掉在地面上,血虽然流的不少,但其实伤口并不深,雪静那一撞,只不过将将使燕风的霜炎刀将冰斩开刺破了念冰的皮肤。

    “生命的源泉啊!请湛放你的光芒,将带有生命印记的治疗之水赐予我,解除伤痛吧。——水疗术。”蓝色的光点在念冰手上凝结,光点如丝如缕般向他掌心处涌去,血顿时止住了,那并不很深的伤口,在蓝色光点的作用下,几乎用肉眼都可以看到,它正在不断的愈合着。

    念冰满意的一笑,道:“果然是书中自有黄金屋啊!昨天真是没白看,这二阶的水疗术可比一阶的治疗术好用多了。”这个二阶魔法,正是他昨天才在魔法师工会的一本水系魔法书上看到的。冰系魔法,是从水系魔法衍生而来的,不但拥有着冰的能力,同时也可以说是一名水系魔法师,但如果只是水系魔法师,却不能使用冰系魔法,这就是为什么冰系魔法在大陆魔法界有着超过普通四系魔法地位的原因了。

    燕风赞叹道:“魔法真是神奇的东西,单是这治疗之法,就是武技所不能达到的。”

    念冰微笑道:“多谢燕兄相救,魔法虽然有魔法的好处,但武技也同样有着它的特点。”

    燕风此时哪里还有冷酷的样子,笑道:“客气什么,其实,我已经看出你有所准备了,但所谓关心则乱,还是忍不住出手,那疯女真是太疯狂了。竟然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要杀人。”

    念冰心中不妥的感觉越来越强,从燕风眼中,他已经看出了些什么,勉强一笑,道:“燕兄,我还有事,要先回魔法师工会了。”

    燕风有些不舍的道:“念兄,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以后我能去魔法师工会看你么?哦,对了,你也可以叫我的小名。我,我小名叫菊花、燕菊花。”

    念冰全身一阵发冷,但他此时也无法拒绝刚刚救了自己的燕风,只得强忍着想呕吐的感觉颔首道:“当然可以,燕兄,那我们后会有期。”说完,他向燕风微微颔首,转身朝魔法师工会的方向而去。一边走,一边心中暗想,雪静啊雪静,你喜欢什么人不好,却偏偏喜欢上这么一个玻璃。想到这里,念冰不禁感觉到全身一阵发冷,今后千万不要再见到这位燕兄才好。

    一边向魔法师工会走着,念冰脑海中不断回荡着燕风在自己离去时那幽怨的目光,全身一阵发冷,撩起魔法师袍,发现皮肤上已经出现了一层鸡皮疙瘩。难怪那家伙会一见面就对自己与众不同,难怪他连雪静那样的美女都不稍加辞色,原来竟然有那种恶心的爱好。还好自己从他眼神中发现的早,否则,真要被缠上就麻烦了。很明显,那家伙的武技很高,除非自己用出冰雪女神的叹息加上冰火同源魔法,否则很难赢的了他。何况他也没有恶意,自己根本就无法向他出手,现在就希望他不会再来找自己,否则,要是被别人误会了,真是跳到天青河里也洗不清了。

    缓慢的在街道上走着,念冰心中很轻松,雪静的事终于解决了,虽然她可能很难接受,但至少自己替她挡了一刀,她就算再疯,也不会仇视自己了吧。

    急促的马蹄声突然响起,念冰赶忙向一旁让去,他现在走的这条街道并不算宽,要是被撞到,可就倒霉了。

    希津津两声长嘶,两匹骏马在念冰面前停了下来,他惊讶的发现,马的主人竟然是龙灵和师九。两人翻身下马,师九不满的道:“我说兄弟,你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念冰苦笑道:“那种情况我还能不走么?”

    龙灵原本温柔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寒意,“念冰,我需要你解释一下和静静的事。”

    念冰苦笑道:“解释?容易的很。你应该也知道,是她让我假装成她男朋友与她一起前来赴会的。在没有加入魔法师工会前,我刚到冰雪城,人生地不熟的,在经过清风斋和大成轩的时候,本想先找份工作安顿下来,可谁知却被大成轩的那个什么三掌柜为难,雪静正好经过,惩罚了那掌柜一下,带我进清风斋,让我暂时劈柴。或许是因为我长的还可以吧,她才会选择我来装成她的男朋友。”

    龙灵一楞,道:“就这么简单?”

    念冰耸了耸肩,道:“就这么简单。不信你可以去问雪静。”

    龙灵秀眉微皱道:“让一名大魔法师劈柴,真是可笑。不过,既然静静当初帮了你,那你今天为什么会在宴会让她难堪呢?就为了她让你装扮成她的男朋友么?”

    念冰摇了摇头,道:“我对洛柔曾经说过,我只是想给雪静一个教训而已,她曾经对我的侮辱我可以忍受,但是,我不希望她永远这样下去,如此自以为是的疯女,总有一天会受到更大挫折的,与其如此,到不如我刺激她一下,更何况,你觉得我对她的刺激很强烈么?真正说出我是大魔法师的还是灵儿你啊!”

    龙灵楞了一下,仔细回想起来,念冰确实并没有做什么,他只是为洛柔切蛋糕,并陪洛柔跳了支舞而已,到是雪静,一发现念冰的真实身份,顿时大为震怒,骤然离场而去。想到这里,龙灵眼中的光芒顿时变得逐渐柔和起来,轻轻的点了点头,道:“那这么说起来,还真的不能怪你了。不过,我想知道,你有没有把雪静当成朋友看待过?”

    念冰淡然道:“或许有吧,不过,我想我以后与她见面的机会也不会很多。灵儿小姐如果质问完毕,我想回工会了。在一段时间内,我想,我是不会离开工会的,如果灵儿小姐还有什么不满,可以随时到图书馆来找我。师九大哥,你们骑马,那我先走了。”说完,转过身,迈着坚定的步伐继续朝着魔法师工会的方向前进。

    龙灵有些呆滞的看着念冰的背影,喃喃的道:“师兄,你说我是不是因为静静是我的好朋友而有些偏袒她了呢?念冰出身寒微,我想,静静一定是对他说了什么,刺激了他的自尊心,不过,我始终认为念冰是个好人,他似乎并不想伤害别人,只是在小心的保护着自己。”

    师九见念冰对龙灵说话毫不客气,心中反而暗暗高兴,附和道:“是啊!我看念冰也挺可怜的,他小时候一定受了不少苦,雪静那丫头确实太疯了,你也不能光为了她说话,今后有机会,你要多劝劝她才是。念冰这边你到用不着担心,我觉得他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就算了吧,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我去带念冰一段。”说着,他催动坐骑,朝念冰追去。

    念冰并没有拒绝师九的邀请,他心中根本没把雪静、龙灵放在心上,他想着的只有魔法,只有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至于其他的一切,尤其是在女人的问题上,他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只有那智女洛柔在他临离开前的赌约,才让他有些兴趣。

    一路无话,当他们回到工会时,已经是深夜了,念冰换好属于自己的那身大魔法师袍,将身上的火系魔法师袍和那柄火星杖还给了龙灵后,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图书馆。

    在魔法书籍的海洋中,念冰忘记了一切,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应该先去向凤女打个招呼,他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反正房间外面的光线暗淡时,图书馆内的魔法灯就会自动亮起。念冰并不是每一本书都看,他只是看与自己所修炼魔法有关的书籍,以及一些魔法整体的基础知识,这些,都是他最需要的。尤其是一本介绍魔法卷轴基础制作方法的书,更是让他研究了最长时间。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人送吃的进来,念冰的心思都放在书上,也不看是谁送的,反正只要闻到香味就一边看一边吃,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好累啊!不知道过几天了。”念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腰部缓缓站起身,第一层他需要的东西终于都看完了,凭借与生俱来的过目不忘之能,他将自己需要的东西都牢牢的印在了脑海中。

    记忆了太多的东西,又一直没有休息,念冰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昏昏沉沉的,虽然他很渴望能够睡一觉,但却明白,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应该进行冥想,时刻都不能放松,魔法修炼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长时间不与魔法元素沟通,自身的魔法力必然会逐渐减退。想到这里,他勉强打起精神,盘膝坐好,开始感知体外的魔法元素。通过冰雪女神之石和火焰神之时,帮助自己恢复精神。

    当念冰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正好是白天,阳光通过图书馆的窗户照射在他身上,带来阵阵温暖。他知道,自己这次冥想的时间不断,通过对魔法知识更深入的认识,他对自己的冰火同源魔法已经多了些了解,隐隐感觉到,自己的两中魔法力现在所处的平衡并不稳固,还需要更深一步的融合才能达到真正的冰火同源,但具体该怎么做,却毫无头绪。冰与火毕竟是两种极端,现在由于旋转着,所以才会互不影响,一旦自己强行打破了这个均衡,恐怕,最先无法承受的就是自己的身体,更不用说更深的融合了,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成问题。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念冰虽然知道继续修炼下去,旋涡越来越大,潜藏的危机也会增大,但他却实在不敢轻易尝试。现在他只是希望,在这座图书馆的二、三两层,甚至是那神秘的第四层,能够有理论可以指导自己,虽然希望很渺茫,但多少也还是有几分的。

    开门的声音响起,念冰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龙灵托着个盘子走了进来,一看到清醒状态的念冰,龙灵不禁惊啊一声,“念冰,你结束冥想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是不是进来已经很长时间了。这些天一直都是你给我送的吃的么?”

    龙灵有些不满的道:“你啊!喜欢看书是好事,但也不能这样没日没夜的看啊!要不是爸爸不让我打扰你,我早就不让你看下去了。你光是看书,就用了三天三夜,然后又冥想了两天两夜,真没见过你这么好学的人,怪不得小小年纪,你的魔法就达到了大魔法师境界呢。给你,先吃点东西吧,两天冥想,你一定饿了。”

    念冰接过盘子,上面有一碗白粥和两个馒头,以及一小叠咸菜,再普通不过的东西了,但此时看到这些食物,他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头被一片温暖所包围,龙灵却是是个好姑娘,自己与她只是勉强能算的上是朋友,她竟然如此对自己,这份情,总是要还的。

    “发什么呆啊!难道你不饿么?”龙灵轻轻的碰了念冰一下。

    “啊!饿,当然饿了,我现在就吃。”

    龙灵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狼吞虎咽,两个馒头一碗粥,在短短不到三十次的呼吸时间中被完全干掉,念冰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将咸菜全都倒入口中,吞咽下去,这才满意的拍了拍肚子。

    “吃的那么快,也不怕噎着。”看着念冰那似乎几辈子没吃过饭的样子,龙灵不禁噗嗤一笑。

    念冰将盘子递还给龙灵道:“多谢你了,我现在已经休息过来,我想,我该到第二层去看书了。”

    “什么?你还要看?不休息一会儿么?”龙灵吃惊的看着念冰。

    念冰微微一笑,道:“不用了,第二层和第三层,还有更多我需要学习的东西呢。好不容易来到了这个宝库,我实在有些舍不得离开呢。”说着,他就要上楼。

    龙灵拉住念冰,道:“等一下。你知道么,昨天静静来找过你。还有,燕风也来过。”

    念冰眉头微皱,道:“他们找我有什么事么?”

    龙灵道:“燕风是在你看书的时候来的,也就是你回来的第二天吧,他在门口看了你一会儿,见你那么专注,就悄悄的走了,他走的时候似乎还说,你专注的样子很吸引人。还说了几句奇怪的话,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只是他当时那种表情我到是第一次见到。”

    念冰苦笑道:“行了,不用形容了。哦,对了,灵儿,这燕风到底是什么来头?似乎冰雪城没有谁敢得罪他似的,就连洛柔小姐的父亲伯爵大人也不敢。”

    龙灵道:“他啊!他的身份很特殊的,从明面上来说,他是当今冰月帝国国王陛下的第七个儿子,也就是七皇子殿下,但是,他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国王陛下赶出了冰月城,让他来冰雪城中居住,并特意赐了他一处府邸。燕风似乎也没什么爱好,每天除了练武以外,也就是偶尔上街走走,参加宴会的次数极少,那天,是因为他曾经请柔儿帮过一个忙,才会去参加宴会的,我觉得他对你似乎很特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对一个人这么关心呢。”

    念冰叹息一声,道:“这种关心还是不要的好,那雪静来找我又是为什么呢?”

    龙灵道:“静静好象和人打了一架,似乎还受了点伤,她跟我说,有一个女人到清风斋去找你,她和那女人一言不和就打了起来,结果那女人厉害的很,几招就伤了她,还是雪伯伯出面告诉那女人你已经不在清风斋,她才肯离去呢,据静静说,那女人的实力竟然不在雪伯伯之下,似乎有着武斗家的能力呢。静静让我转告你,那女人打坏了清风斋不少东西,一共价值一百六十七个紫金币,让你去赔呢。”

    念冰全身微微一震,“啊!难道是她去找我么?真是该死,我怎么把她给忘了。灵儿,我先出去一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