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三十九章 魔法卷轴的交易

    念冰是聪明人,经历过冰雪城中发生的一切,他绝不愿意有什么麻烦,如果对方只是侮辱他自己,他顶多会将对方当成讨厌的苍蝇看待,但是,中年人侮辱了他的母亲,那正是念冰最痛的伤口,刹那间,念冰的眼神变了,但脸上却多了一分笑容。

    中年人突然觉得自己身上有些发冷,心头没来由的一寒,“笑你妈啊笑。”为了掩盖心中升起的一丝恐惧,他把起搭在念冰肩膀上的手就向他脸上抽去。

    “笑你爸。”幽蓝色的光芒如烟雾般闪过,血光崩现中,佣兵工会中响起了如同杀猪般刺耳的惨叫。

    一只依旧在抽搐的手掉落在地,那中年人惨号一声,捧着鲜血狂喷的手腕,脸然瞬间变得苍白,脚下一软,顿时跌倒在地,不断的惨号着。

    念冰一脚将断手踢到一旁,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依旧看着玛瑞。正面对打,念冰不可能打的过一名三级佣兵,但他的刀太快了,鬼雕早在几年前就与他的手融为一体,闪电般的刀法,加上刀身的锋锐,在出其不意之下可以完成很多事。

    寂静,异常的寂静,整个佣兵工会都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冷酷而残忍的手段瞬间震憾了全场,玛瑞呆呆的看着面前英俊男子,她的手已经在颤抖了。

    念冰的声音依旧很温和,提醒着玛瑞,“小姐,请继续找,谢谢。”

    他那温和的声音在大厅中显得如此清晰,刚才,几乎没有人看到他做了什么,只是在他右手中多了一柄小刀。闪烁着蓝色光芒的小刀子正在五指尖旋转着。

    “你,怎么能在工会里动手伤人?”玛瑞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念冰脸上流露出无赖般地笑容,“我有伤人么?你确定看到了?”

    玛瑞呆了一下,她心中也不相信刚才那一下是念冰做的,但事实摆在眼前,念冰地笑容让她感觉到心中很冷,冷地似乎要冻结了一样,仿佛面前不再是一名英俊青年,而是一个魔鬼,杀人的魔鬼。“来人,保卫,快来人。”玛瑞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心中的恐怖使她连退几步,被椅子拌了一上摔倒在地。

    念冰皱了皱眉头,转身看向那断手的中年人,不愧是三级佣兵,对治疗伤势多少有些认识。此时他正死命的捏住自己的手腕,不让过多的鲜血流失。

    佣兵人群自动散开,三名身穿黑色武士服的保卫走了过来,看到现场地情形,三人脸色同时一变,为首一名三十多岁的武士皱眉看向念冰,“我是这里的保卫队长,是你做的?”

    念冰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到蹲下身体,向那断手的中年人问道:“是我斩断你的手么?”他的笑容很温和,但正如先前玛瑞感觉到的那样,中年人看到的却是魔鬼般的笑容,他的身体有些颤抖,因为失血过多而泛白的脸上多了一分青色,拼命的摇着头,“不,不,不是,不是。”

    念冰站起身,有些挑衅似的看向那保卫队长,“他在说谎,确实是我做的,因为他侮辱了我妈妈。”左腿猛地跨前一步,右腿抡圆了用尽全力,一脚踢在那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顿时,中年人脸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在鲜血飞溅中晕了过去。

    保卫队长没有阻止念冰,但眼神却变冷了,“小子,你很狂妄。你要明白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念冰淡然一笑,道:“我明白,这里不是佣兵工会么?”

    保卫队长冷哼一声,“那我要替佣兵讨回尊严。”

    念冰右手食指指向晕了过去的中年人,“像他这样的人还有尊严?”

    白色的斗气从中卫队长身上散发而出,能使用斗气,证明他已经进入了剑师的境界,表面上看,这名保卫队长的实力绝不在雪静之下。

    “你将会变的和他一样。”保卫队长抬了抬手,周围的佣兵们顿时空出一片场地留给他们。

    念冰向保卫队长摇了摇头,伸出右手,一团火球顿时出现在掌心之中,“既然你对自己有信心,那就来吧。不过,我不可不能保证不误伤其他人。”

    看到念冰手上的火焰,保卫队长的脸色顿时变了,吃惊的道:“你是一名魔法师?”

    念冰微微一笑,道:“准确的说,应该是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的一名魔法师。”

    保卫队长怕魔法师么?不,他绝对不怕,他不认为面前这青年的魔法能强过自己的武技,但是,魔法师在与武士一对一的情况下虽然不占优势,但是,由于数量的衡少,魔法师的地位却要比武士高的多,是各国笼络的对象,尤其是当他听到念冰说自己是魔法师工会成员时,他的犹豫已经消失了。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再弱,他也终究是一个魔法师工会,那绝对是佣兵工会这样的低等工会惹不起的。

    “对不起,尊敬的魔法师先生,我本来以为您也是一位佣兵,请您原谅我的无礼。”保卫队长散去斗气,恭敬的向念冰道。

    念冰并不愿意多显露自己的身份,但为了能少惹麻烦,这却是最好的选择,淡然一笑,指了指地上的中年人道:“如果不想他死,就抬下去吧。”

    保卫队长转身向自己手下的保卫使了个眼色,两名保卫赶忙上前抬起那晕过去的中年人离去了,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念冰,保卫队长道:“魔法师先生,您既然是本国魔法师工会成员,能否请您出示一下证件?”

    念冰眉头微皱,道,“有这个必要么?”

    保卫队长看了一眼夹在念冰指缝中的鬼雕,点了点头。道:“我想有这个必要,我必须要对我们佣兵工会有个交代。”

    念冰淡然一笑,道:“你要的是这个。”光芒一闪,他的右手中多了一块牌子,那正是龙智在他离去前几天刚给他的身份象征。

    保卫队长接过念冰手上的牌子仔细看了看,顿时脸色大变,“您,您是……”

    念冰将牌子拿了回来,送回空间之戒中,“不要说出来,你明白就好了。我来这里是要找一个需要的任务。”

    保卫队长的脸色此时已经变得有些发白了,他虽然无法相信面前这年轻人是魔法师工会的长老。但是,那令牌却绝对不假,魔法师工会的东西又怎么是容易模仿的呢,犹豫了一下,他走到柜台前,向玛瑞道:“赶快帮这位魔法师先生找他需要的任务,不可怠慢。”丢下这句话,他快步而去。

    周围的佣兵们都将目光注视在念冰身上。能将保卫队长吓走,他们知道这名年轻人绝不简单,况且,他还是一名魔法师。

    玛瑞偷偷的瞥了念冰一眼,赶忙翻找着佣兵工会的任务资料,只不过,她的手依旧有些颤抖。

    念冰心中不无感叹,弱肉强食确实是社会的准则,在希拉德面前,自己就是弱小的,而在这些人面前,自己却变成了强大者,看来,不论到了大陆哪个地方,都不会有太平日子。

    “好了,找到了,还真有一个。”玛瑞如释重负地拿起任务记录向念冰道:“魔法师先生,您要的任务比较怪异,不过还真有一个,这里有,本城城主的亲卫队需要五阶的魔法卷思,要求只是线索而已,一个卷轴的线索是五个金币,卷轴每高一阶,任务奖励就翻了一倍,是个三级任务,而且是可以多人同时接的那种,现在已经有七十三名佣兵接过了,不过,完成的却只有两人,寻找回来的都是五阶卷轴。”

    念冰心中一喜,城主的亲卫队,那应该比较有钱吧,这下自己可有资金来源了,赶忙问道:“那要如何才能联系雇主呢?”

    “这个……”玛瑞犹豫了一下,道:“佣兵在完成这个任务后,只要把任务交给我们就行了,由我们来联系雇主,只要确认任务完成无误,我们就会将酬劳支付给佣兵,并抽取十分之一作为手续费。至于雇主的联系方式,我们需要保密。”

    念冰淡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你把联系方式告诉我就好了,我能完成这个任务。”

    玛瑞楞了一下,道:“可是,您并不是佣兵,更不是本工会的成员,这不合规矩啊!”

    念冰微微一笑,道:“这个简单。”他目光转向周围的佣兵,距离他最近的,就是那刚拉了任务的兰星佣兵团状汉,接了任务后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一旁看热闹。念冰向他招了招手,道:“这位大哥,我想请你帮个忙。”

    壮汉楞了一下,他当然知道魔法师身份尊贵,“我?我能帮您什么?”

    念冰道:“你接下这个任务,然后直接领取佣金就可以了。”

    壮汉还是没有明白念冰的意思,“这个任务我们佣兵团早就接过了,只是一直还没有完成。”

    念冰微笑道:“那你现在可以交任务了,我就是魔法卷轴的来源。玛瑞小姐,这次符合规矩了吧,我就住在工会旁边不远的兰馨饭店里,雇主来了后你让他到那里的三六四房间来找我。就说我有几个超过五阶的卷轴要卖。”交代完这些,他向那名壮汉点了点头,朝门外走去。

    “魔法师先生要卖卷轴么?那又何必非要完成任务呢?”一个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响起,大厅中的数百名佣兵如同潮水般向周围散开,形成一条甬道。念冰此时刚走到门口,顺着甬道看去,只见一名面白无须,身材修长的老者朝自己走来,保卫队长就跟在他身后。

    念冰停下脚步向那老者看去。很快,老者来到他面前,微微一笑,道:“魔法师先生,我是本地佣兵工会的会长,不知道能否与你聊聊。”

    念冰微微一笑,道:“当然可以,见到您很高兴,会长先生。”他知道,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引却了这位会长,听他的语气,似乎也有购买魔法卷轴的想法,如果能在这里就卖出去,那就更省事了,所以,念冰自然不会拒绝他的邀请。

    佣兵工会会长向念冰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他朝工会后面走去。当他们穿过大厅,进入工会后堂后,周围顿时变得安静了许多,佣兵工会会和停下脚步,对保卫队长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去忙吧。”保卫队长答应一声,返回大厅而去。

    “魔法师先生,您请跟我来。”说着,佣兵工会会长带着念冰继续向里面走去,一边走,念冰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佣兵工会前后相连,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个院落,工会内部的装潢极为简单,一切都以朴素、实用为主。

    在那佣兵工会会长的带领下,念冰跟着他来到了工会后面的一间大办公室中。

    “魔法师先生请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这个工会的会长卡洛,刚才听保卫队长说您竟然是本国魔法师工会的长老,如此贵客光临,在下真是有失远迎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会长先生不必客气,其实,我只不过是一名高级魔法师,但由于我的师傅就是魔法师工会会长,所以,师傅为了方便我在外面行走,才授予了我长老的身份。”让任何人小看自己,是最好的保护色。

    卡洛脸上神色不变,似乎早已猜到了似的,“魔法师先生这么年轻就达到高级魔法师境界也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刚才我听您说有魔法卷轴要卖么?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卖给我吧,价钱好商量,不知道您手中有几阶的魔法卷轴呢?我全要了。

    念冰有些疑惑的看着身穿素衣的卡洛,道:“在价格上,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卡洛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微笑道:“这一点您可以放心,我说句自大的话,虽然我们佣兵工会只是低层工会,又没有任何来自国家的资助,但是,如果论钱,恐怕贵工会和武士工会加起来,也比不上我们佣兵工会吧。虽然我们抽取的佣金并不多,但冰月帝国现在佣兵的数量超过三万,哪怕每天每个人只支付一枚铜币的手续费,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不小的收入。”

    念冰心中一动,这才意识到自己思想上的错误,是啊!佣兵工会虽然不被人看在眼内,但是,他们却是最大的工会之一,拥有的佣兵群体可以说遍布整个帝国,不论是各种消息,还是资源,确实不可小视,或许,今后自己想打听什么,还要靠他们呢。想到这里,他脸上的微笑顿时变得更友善了,“卡洛会长,您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想提醒您的是,我需要的并不是钱,或者说,不完全是钱。”

    卡洛淡然一笑,道:“魔法师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只要物有所值,我一定尽全力满足您的要求。”

    念冰知道该是谈生意的时候了,“我手里现在有各种魔法卷轴,其中,四阶卷轴四个,五阶卷轴三个,六阶卷轴两个,还有一些特殊的卷轴,我需要您同样用卷轴来换取,用最好的白卷轴。”

    卡洛一听念冰说要用白卷轴来换,顿时笑了,“这个太简单了,凭我们工会人脉,我一定能满足您的要求。这种普通的魔法物品在冰兰城中极为流通。不过,我想听听您准备用什么比例来兑换呢?这样吧。您卖的这么多。我可以用比市价高百分之二十的价格来收购,如何?这些卷轴我全要了。”

    念冰道:“那我想听听您地具体报价。”他并没有急于与对方成交,毕竟,他虽然对卷轴的价格有所了解,但却并不能肯定。此时沉着应对,自然是为了能获得最好地收益。

    卡洛没有着急报出价格,站起身,走到一旁给念冰倒了杯水,“魔法师先生,您先喝点水。按照市场价格来看,一个四阶地卷轴,根据所记载的魔法不同,价格由五紫金币到十五紫金币不等,而五阶的卷轴则价值二十到五十个紫金币不等。六阶卷轴的价格大概在二百紫金币到五百紫金币。您放心,只要卷轴的魔法适用,我给地价格绝对公道。一般来说,攻击的魔法卷轴价格相对较高,这您应该是了解的。”

    念冰微微一笑,道:“那好,我也给您报个价,四阶魔法卷轴。二百紫金币一个,五阶魔法卷轴,五十紫金币一个,六阶魔法卷轴,四百紫金币一个。我想。这个价格还算公道。”

    一听念冰的报价,卡洛顿时皱起了眉头,“魔法师先生,您五阶和六阶的魔法卷轴报价我还可以理解,但这四阶的魔法卷轴为什么报价如此之高呢?”

    念冰淡然一笑,道:“很简单,因为这四阶的魔法卷轴你从别的地方绝对买不到。这是我的老师,龙智魔导师研究出来的触发魔法卷轴,目前也只在四阶卷轴上实验成功。”最后一句话是真地,由于触发魔法卷轴制作困难,目前念冰最好也只能将四阶魔法卷轴做成触发的。而且,材料还必须使用那价值十紫金币、最珍贵的白卷轴才行

    卡洛心中一动,“触发魔法卷轴,魔法师先生,能否请您详细的解释一下。”

    念冰道:“这用不着什么详细的解释,很简单,任何人只要将这种卷轴带在身上,一旦遇到攻击,卷轴就会在攻击来临前刹那发动,这四个触发卷轴都是火墙术,四阶的火墙术或许不算很强,但用来救命却足够了。我指的任何人包括魔法师以外的任何人。”

    “什么?”卡洛失声惊呼,他一向见多识广,在记忆中,这种特殊地触发魔法卷轴似乎应该早就失传了才对,如果真的是那能救命的好东西,二百紫金币的价格确实不贵。为了确认自己心中的想法,他试探着问道,“魔法师先生,您所说地,就是那号称杀手克星的触发魔法卷轴么?”

    念冰点了点头,道:“事实胜于雄辩,只要您肯拿出二百个紫金币来试验一下,自然会知道答案。只是,我不希望您跟我还价,我拿出的这些卷轴价值一共是一千七百五十个紫金币,请您兑换一百五十个极品白卷轴给我,剩余的,请兑换成二百五十个紫金币一个的中等卷轴。”

    卡洛定了定神,道:“如果您的卷轴真有那么神奇的功效,这些要求我全部答应,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希望能够试一个您说的四阶卷轴。我们换个地方吧。”

    念冰心道:这佣兵工会会长还真是财大气粗,二百紫金币做个试验……

    两人来到院子里,念冰从空间之戒中取出一个卷轴扔给卡洛,当卡洛看到那是个极品白卷轴制作的魔法卷轴时,他就已经信了几分。毕竟,一个普通的四阶卷轴,价值还不如一个极品白卷轴,用它来做四阶魔法卷轴,可见这卷轴的价值。

    念冰道:“您可以将卷轴放在身上任何一个地方,我现在用一个魔法向您攻击,您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了。热情的火元素啊!请你们湛放出灼热的火焰,凝聚成毁灭之球、爆发之炎,消灭眼前的一切吧。——爆炎术。”随着咒语的出现,火元素快速的朝念冰凝结着,一会儿的工夫,三阶的爆炎术出现在他手中,意念一动,爆炎术带起一道红色的波纹,朝卡洛轰去。热浪席卷之下,空气中产生了些许的扭曲。

    卡洛睁大了眼睛。这毕竟是一个价值二百紫金币的实验。眼看爆炎术即将轰击到他的胸口时,奇异地感觉出现了。卡洛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温热地气流覆盖住自己地全身,刚刚揣入怀中的魔法卷轴发出轻微的碎裂声,一层厚实的火焰之墙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面前。四阶地火墙术对上三阶的爆炎术,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爆炎术被火墙完全吞噬。巨大的火墙只是稍微收敛了一下就恢复到常态。

    火墙依旧在燃烧着,卷轴所赋予的魔法力足以让他支撑完对方几次攻击,光影一闪,全身闪烁着蓝色斗气的卡洛绕过火墙出现在念冰身前,他并没有去心疼那二百个紫金币,有些苍老的面庞上充满了兴奋,“太神奇了,这真是太神奇了,龙智魔导师真不愧是帝国的魔法师公会会长啊!尊敬的魔法师先生,不论您的卷轴是什么魔法。我决定都买下来,一切按照您先前提出的要求。”

    念冰微微一笑,道:“那好,准备好白卷轴后,请您直接到兰馨饭店找我。我先走了。”

    “等一下。”卡洛叫住念冰,“尊敬地魔法师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答应。”

    看着卡洛脸上恳切的神色。念冰道:“什么事,您说吧。”

    卡洛轻叹一声,道:“您也知道,我们佣兵在大陆上始终是一个底层的行业,说的不好听点。就是富人们的保镖或打手。归根结底,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我们的实力不够强大。高等的武士们根本瞧不起我们这个行业,自然不会加入了,他们也根本不相信佣兵能有什么出息。作为冰月帝国佣兵工会的会长,我自己组建了一个佣兵团,成员多达五千之众,是由久经训练地武士们组成,也是咱们帝国唯一一个一级佣兵团,如果,您能加入到我们佣兵团之中,那我想,佣兵团的实力一定能够极大的提升,我愿意支付给您很高的报酬。”

    念冰有些好笑的道:“卡洛会长,您太客气了,魔法师有什么好,一名高级魔法师,在一对一地情况下很难战胜一名剑师,就算我答应加入您的佣兵团,也不可能使佣兵团的实力提上有多大的好处,您又何必如此呢?”

    卡洛摇了摇头,道:“不,您不明白的。魔法师虽然在与武士正面战斗中并不占据优势,但凭借着对魔法元素的熟悉,有很多艰难的任务却非魔法师参与不可,尤其是一些探险的任务,神奇的魔法可以给整个佣兵团带来巨大的帮助,那绝不是武士可以做到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在一个漆黑而潮湿的洞穴中执行任务,身上没有任何可以用于引火的东西,该怎么办?火属性斗气是不可能形成真正火焰的。”

    念冰微笑摇头,道:“您不用再说下去了,我已经是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的人,不可能再加入佣兵工会,对不起,请您原谅。”

    卡洛眼中流露出黯然之色,“是啊!一向身份高贵的魔法师又怎么会看的上我们这些佣兵呢?”

    念冰道:“不,如果您这么想就错了。在我眼中,从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卡洛会长,我还有许多自己的事要做,所以,我不可能答应您的要求,不过,如果您真的希望能有魔法师加入佣兵团,我可以给您提个建议。”

    卡洛眼中一亮,道:“什么建议呢?”

    念冰道:“这样吧,等您把白卷轴送来跟我换取魔法卷轴的时候,我给您一封信,只要您有诚意,就带着这封信到冰雪城的魔法师工会去见我的老师,我想,他或许能帮助您。”

    卡洛疑惑的道:“魔法师工会?恐怕你的老师……”

    念冰打断卡洛的话,道:“什么事情在没有试过之前不要下定论,我从来都没觉得佣兵是乌合之众,当然,不要像刚才外面那些才好。带着您的诚意去冰雪城,我想您会有所收获的。”说完这句话,念冰不再停留,离开了佣兵工会。

    回到自己在饭店的房间,念冰舒服的躺在床上,一切比想象中要顺利的多,有了白卷轴,只需要花费几天的时间,就又可以用卷轴武装好自己了。希望不要再碰上像金背地龙那样的生物才好,否则,自己真是赔不起啊!只要卷轴一准备好,自己就可以立刻前往奥兰帝国了。

    想到这里,念冰从空间之戒中取出大陆地图,仔细的看了起来,虽然作为一名厨师,在游历时要方便的多,但他毕竟不是神,在没有任何材料的情况下,就算厨艺再精湛也无济于事。通过这一路而来的经验,他决定给自己找一条比较适合的路线前往奥兰帝国的首都兰帝斯城,最好每天都能找到合适的宿处。

    猛的怕了一下地图,紧接着捶了捶自己的头,念冰自言自语的道:“真是糊涂啊!刚才怎么没问那卡洛会长这奥兰城中有什么著名的饭店或者名吃,只顾了卷轴的事了。这座城市那么大,来往客商又如此之多,绝对不会缺少美味佳肴的。”一想到吃,他顿时来了精神,在来奥兰城的路上,他空有一身顶级厨艺却没有合适的材料,每天只能随便找些东西充饥,空空荡荡的胃早已经给他提了意见,好不容易来到了大城市,又怎么能空手而归呢?

    想到这里,念冰将地图收好,离开了房间。他所住的这家兰馨饭店只是冰兰城北门处一间不起眼的小饭店,据他估计,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此时,已经接近傍晚了,念冰来到饭店大堂,刚要向这里的服务人员询问周围有什么有名的饭店时,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