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四十章 一品面食

    兰馨饭店的大堂约有六、七百平方米的样子,其中三之一作为迎接客人和登记柜台等场所,而另外三分之二,就是一个简单的饭馆了。来的时候念冰大概看了一眼,那饭馆里的装潢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一张张长条木桌早已经裸露了木头本色,长条椅似乎随时有可能折掉几条腿,周围的墙壁更是破败不堪,连墙皮都不完成了,这样的地方也能叫饭馆么?如果不是客房还算干净,价格又不贵,念冰是绝不会选择住在这里的,但是,眼前的情形却令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傍晚时分,在饭馆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而饭馆里面,则已经坐满了人,至少有十多名服务生来回穿梭忙碌着,充满了热闹景象。

    这种破地方也会有如此多的客人?其中有些客人的穿着看上去还是很华丽,这只能证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家外表破败的饭馆有着经营的诀窍必然与吃是分不开的。

    什么美味能引来如此多的客人呢?念冰顿时好奇心大起,走到大堂的柜台处向柜台后的服务员问道:“你们饭馆的客人怎么这么多啊!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吃么?”

    服务员看着念冰英俊的面庞,脸上不禁升起一丝红晕,自豪的道:“先生,您一定是从外乡来的吧。在我们冰兰城中,我们兰馨饭店的烤鸡翅与城南瞪眼食府的瞪眼食,并列为冰兰两大名吃,不知道有多少人慕名而来,专为吃我们的兰馨鸡翅呢。”

    “哦?”服务员的话勾起了念冰的兴趣,有如此美味的鸡翅,今天到要尝上一尝。想这里,他也不着急,快步跑到饭馆外面地长队后,耐心的等待着。

    出了大堂,虽然排在队伍的最后面,但念冰只需一侧身就能看到饭馆前的景象,鸡翅是当待烤的。阵阵烧烤的香气不断传来,通过观察他发现,这里地烤鸡翅没有后面的翅根部分和前面的翅尖,只有那最好的翅中,以此为原料,怪不得能闻名冰兰城了。负责烧烤的厨师有两位,他们地动作很快,不断的翻转着烤炉上的翅中,用竹签子穿着的每一串都有一两个翅中,每一串都是两根竹签。这样可以让鸡翅在烤时可以平稳地放在炉子上,从他们翻转的手艺上,念冰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他不相信,能够吸引这么多客人的烤鸡翅仅此而已,依旧在耐心的观察着。

    终于,念冰在仔细观察中发现了这兰馨鸡翅的奥妙所在,那就是酱,每当鸡翅快熟时,那两名厨师都会将鸡翅从碳炉上拿起,在炉子后面刷上一层酱,刷过酱的鸡翅再烤时,会散发出一股甜香的味道,鸡翅本身的颜色也会从原本的金黄色变成了褐色,稍微烘烤后就完成了。

    没错,秘密一定在酱里。这种酱必然是经过特殊工艺调配而成,看到这里,念冰现坚定了一定要品尝一下的决心,他也不急,就排队耐心的等候着。

    烤鸡翅是需要时间的,念冰开始排队的时候,天空还有些夕阳地余辉,但当轮到他的时候,天空却已经完全黑暗了,回头看了一眼背后依旧冗长的队伍,他心中不禁感叹,生意做倒这种地步,也确实不错了。

    “先生,你要什么样的鸡翅,要多少串?是在这里吃还是带走?”负责收钱的服务员客气的向念冰道。

    回过神,念冰道:“你们这里的鸡翅有多少种,我每样要一串,就在这里吃吧。”

    服务员道:“好的,鸡翅一共有四种,分为原味、微辣、单面辣和双面辣,您确定每样都要一串么?我们这里面的微辣鸡翅卖得最好,味道也比较适中。”

    念冰微笑道:“当然。我也是慕名而来,自然每种都要品尝一下,多少钱?”

    服务员眼神有些怪异的看了念冰一眼,微笑道:“我们兰馨饭馆有个规矩,只要是买了鸡翅就必须要吃完,尤其是在本店用餐的。”

    念冰点了点头,道:“好,请快一点,多少钱?”

    服务员道:“鸡翅都是三枚铜币一串,四串一共是一银币两铜币,现在里面没有坐的地方了,您就在这里等候一下吧。”

    念冰交了钱,站在一旁等候着,由于来到了前面,这次他看清了酱汁的样子,在一个圆桶状的调料盒中,有着浓稠的深褐色汁液,厨师是用刷子将汁液刷在即将烤好鸡翅上面的。

    闻着那股有些怪异的甜香之气,念冰不断猜想着那调料中真正的材料,但却始终无法做出有定的判断,看来,真的要吃到嘴里才能确认了。

    终于,属于念冰的四串鸡翅做好了,当鸡翅递到念冰手里的时候,他禁愣住了,此时他才完全明白什么是单面辣、什么是双面辣。原味的鸡翅就是刷酱烤制后的成品,微辣是指在原味的基础上撒上少量辣椒沫,而单面辣却已经很恐怖了,整个鸡翅的一面,完全被辣椒所覆盖,至于双面辣,念冰清晰的看到,当鸡翅烤熟后,那厨师将整串鸡翅放在盛放辣椒的袋子里面转了转,凭借着鸡翅上的酱汁黏性,几乎鸡翅的每一个部位完全被辣椒所覆盖,天啊!这东西能吃么?

    看着念冰疑惑的眼神,服务员笑了,“先生,现在里面已经没有位置了,麻烦您先站着吃吧,我们这里有个规矩,如果能完全吃一串双面辣的鸡翅,将再奉送一串。”

    念冰看了看手中的鸡翅,先拿出那串原味的咬上一口,顿时,一股浓浓的甜香之气充满了他的味觉悟,确实好吃,但在赞叹的同时,念冰也发现了这鸡翅的弱点。很快,一串原味的鸡翅下肚,能让念冰这么快吃下去,这鸡翅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

    当一串鸡翅吃完时,念冰终于确定了那酱料的成份,怪不得如此甜香,原来在这酱料里面有至少六种草药。而且,每种草药都是相辅相成的。不但对味道提升有好处,而且,对人的身体也有不错的温补疗效,果然有特点。

    微微一笑,念冰拿起微辣的鸡翅开始食用,在甜香中有些许辣味,吃地他连呼过瘾。怪不得刚才服务员主要介绍这一种了,味道确实是好吃啊!如果不厨师的工艺有问题,应该还能更上层台阶。

    终于,他拿起了那串单面辣,突然感觉有些恐怖,试探着先咬了一小口。刚入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甚至还没刚才那串微辣的辣味浓,但是,就在他诧异的瞬间。辣椒的味道犹如火焰喷发一般,让他顿时张大了嘴,仿佛口中能喷出火来一般,念冰大品大品的喘息着,天啊!这东西是人吃的么?辣死了。

    “水。水……”念冰大声的呼喊着,好心的服务员强忍着笑,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汗,顺着额角流淌而下,念冰心中这个汗啊!仅仅是一小口,已经快令他鼻涕眼泪一起流淌了,他立刻判断出,这种疯狂的辣椒与先前那微辣鸡翅上的绝对不同,是一种很特殊的辣椒,不可否认,它确实很香,但是,辣的程度却是念冰闻所未闻的,天啊!我可怜的嘴。他此时似乎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开始有些肿了,这到底是美食还是毒药?

    一杯茶水下肚,念冰的胃开始灼热起不甘落后,辣椒地威力确实非同一般,看着手中的剩余的鸡翅,他实在没有勇气再兄弟下第二口,再不用说那双面辣的了。试探着向那服务员道:“对不起,我实在吃不下了。”

    服务员微微一笑,道:“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的,那边有座位了,您要不要再来几串鸡翅呢?这些就先放着吧。”

    念冰松了口气,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靠窗户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道:“那你再给我来几串原味的吧。”通过对鸡翅的品尝,他对这家兰馨鸡翅店好感大增,不为别的,单是那六种草药,虽然价值不是很高,但却大大增加了烤鸡翅的成本,利润要比普通的烤鸡翅小的多了,能如此为客户着想,这里的老板确实是一个厚道人。

    辣椒的威力渐渐缓和下来,念冰确实很想试一下那双面辣鸡翅的味道,但是,又实在提不起这个勇气,正在这时候,外面下地好轮到两名女孩子买鸡翅,其中一名少女道:“听说你们这里有极品鸡翅卖,给我来直串极品。”

    此话一出,不论饭馆里面还是外面,完全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众人都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两名相貌普通的少女。

    “看什么?难道没有极品了么?我们俩从小就爱吃辣椒,这次可是专门来品尝的。”

    服务员没有多说什么,向厨师点了点头,一会儿的工夫,十串鸡翅就到了两名少女手。

    拿着鸡翅,两名少女完全愣住了,其中一人傻傻的道:“这,这鸡翅在哪里?”所谓的极品,就是双面辣鸡翅啊!鸡翅完全被辣椒所覆盖,从外面还真看不到鸡翅的存在,她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服务员微笑道:“鸡翅就是辣椒里面,这辣椒是在酱汁浓稠时沾上去的,这就是你们要的极品啊!请两位品尝。”

    左边的少女一咬牙,道:“我就不信这能有多辣。”一边说着,很豪气的在鸡翅上咬了一大口。

    念冰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名少女,他确实很佩服这少女的勇气。

    吃下一大口极品鸡翅的后果是什么,很快念冰就看到了,那少女哭了,并不是伤心的哭,泪水和鼻涕不受控制的流淌着,嘴大张,不断的向外呼气,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念冰清晰的看到,她的舌头似乎有些肿了,他真有些怀疑,这少女会不会喷出火焰来。

    好笑的摇了摇头,念冰知道自己该离开了,这鸡翅的奥秘他已经完全摸清,但是,在离开之前,他想为这家饭馆做点事。走到那被辣的无法忍受的少女面前,右手凝结出一块冰塞入她口中,“这样应该会好些,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这里的辣椒确实非常厉害。”

    服务员惊讶的看着念冰,她实在无法理解那冰块是怎么来的。念冰展颜一笑,:“能不能让我自己烤几串鸡翅来吃,我愿意出双倍的价格。”

    一听这话,服务员脸上顿时流露出警惕之色,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本店烤鸡翅的酱汁是秘制的,所以外人不能接近。”

    念冰打断她的话,道:“放心,我不用你们的酱汁。”一边说着,他走到两名厨师身边,拿起五串生的鸡翅放在碳火之上。

    靠近念冰的厨师眉头大皱,“你干什么?”

    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道:“我要让你们知道,怎么样才能做出更好的鸡翅。”

    厨师哈哈大笑起来,“笑话,我们兰馨店的鸡翅天下闻名,有天下第一鸡翅的美誉,用的着你来教么?”

    念冰淡然道:“夜郎自大会让你们的感艺退步,辣椒虽然是极品,但却掩盖了鸡翅本身的味道。既然你们自认为是天下第一,又何妨让我试一下呢?而评委就由这里的客人当吧,如果你们输了,我什么都不要,如果我输了,我愿意付出一枚紫金币的代价,如何?”

    厨师怒道:“你是来找茬的么?”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我说了,我是来教你烤鸡翅的。”看了看碳炉上那名厨师烤的鸡翅,他淡然一笑,道:“鸡翅不是这么烤的,看仔细了,我只做一遍。”

    一边说着,念冰右手抓住那在炭火上开始加热的鸡翅快速的旋转起来,鸡翅的每一面在炭火上都不会超过一秒的时间,两名厨师都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冷笑的看着他,他们想看看,念冰是如何出丑的。

    念冰的动作很平实,每一个普通人都能做到,但难就难在那旋转的节奏,从始至终,他的速率始终保持一致,没有丝毫的变化,这烤鸡翅的两名厨师也并不是庸才,很快,开始时的轻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色。

    念冰的动作很轻松,当鸡翅外表的颜色开始发黄时,他的动作变了,五串鸡翅平放在炭火上,他开始一串一串的翻转,从左到右,不断的循环进行着,节奏依旧是稳定的,每一串鸡翅在炭火上单面烘烤的时间比先前要长了一些。

    距离念冰近的那名厨师疑惑的道:“就算你动作熟练一些,能将鸡翅烤的更均匀,味道也比我们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只要不是真正的美食家,是不可能吃出那细微区别的。而且这样很容易疲倦,你知道我们这里一天的销量有多少?”

    念冰微微一笑,一边烤着鸡翅,一边道:“并不像你们想的那样,真正的关键还没开始。你们可以放心,我绝不用你们那种酱汁,只需要一点盐和孜然就足够了。”

    很快,念冰烤鸡翅与两名厨师的不同之处就展现出来,那两名厨师在烤的时候,当鸡翅颜色变黄后,就开始刷上一些油脂,以让鸡翅变得更加香嫩,而念冰却没有这么做,只是加快了翻转的速度而已,微微一笑,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神光,关键的地方到了。

    当鸡翅变成金黄色。开始有香味散发的时候,鬼雕毫无预兆的跳入手中。念冰在鸡翅的一面迅速划出三横三竖六道破口,他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停顿,众人只看到蓝色地光影在鸡翅上面一闪而过。鸡翅就已经翻面了,同样的动作又一次出现在鸡翅地翻过来的这一面,鬼雕隐,念冰继续翻转着鸡翅。

    “看清楚了么?鸡翅中本身油脂就是鸡翅里最多的,根本不需要再多余地去刷油,当鸡翅变得金黄时。将鸡翅上划开几个口子,这样,就可以让鸡翅中本身的油脂充分的融入到鸡翅之内,使鸡肉的味道更均匀,也使鸡翅更加入味。”说道这里,他抓起一把孜然,均匀的撒在鸡翅两面,当鸡翅再翻转一周时,他又撒上了盐,继续烘烤。

    “烤鸡翅,其实根本不需要添加过多的材料,因为鸡翅本身地味道就已经非常好了,你们刷上酱汁固然能让鸡翅的味道变得浓香,但却只突出了一个甜字,整个鸡翅都是酱汁的味道。却失去了鸡翅本身的香气,和外面鸡翅皮的焦香之气,虽然在酱汁中添加对人体有益的草药很值得赞赏,但作为厨师,味道却依旧是最重要地。好了。请品尝我烤的极品鸡翅吧。”鸡翅离炉而起,念冰将其中的两串分别递给两名厨师,剩余的三串一串给了那名服务员,另外两串给了排在最前面的顾客。

    一枚紫金币从念冰手中抛出,落在服务员面前的柜台上,他排众而出,大步而去。

    嘘声在念冰离去的同时响起,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顾客都认为他已经主动认输了。念冰并不在乎这些虚名,走在大街上,朝灯火通明的街道而去。

    “哇,这真是太好吃了,好香啊!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地鸡翅呢。”一名有幸得到鸡翅的客人惊呼道。

    此时,两名兰馨饭馆的厨师已经变成了呆滞状,鸡翅入口所化出的香气,虽然并不是甜香,但却将鸡翅本身的香味完美地体现出来,再加上焦香松脆的外皮和细致嫩滑的鸡肉,正如念冰所说,这才是真正的极品烤鸡翅啊!两名厨师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道:“对不起,各位顾客,今天我们决定暂时歇业,明天,我们将会推出新的烤鸡翅。”说完,两人立刻向后堂走去,他们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将刚才念冰的每一个动作都详细的记录下来,念冰的厨艺已经完全征服了他们。

    这一切早已经在念冰的预料之中,他这么做,无非是对诚心对待顾客的饭馆一种赞赏的表现,他相信,只要那两名厨子脑子不傻,就一定能从自己的行动中学到许多东西,烤鸡翅的方法也将增加许多种类,希望他们的生意能更好吧,毕竟,现在不惟利是图的商家实在太少了。

    一边走着,他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家饭馆,先前的鸡翅他并没有吃饱,反而辣的险些哭出来,此时肚子已经开始提意见了。那家饭馆之所以吸引念冰,是因为它的招牌,招牌很简单,只有四个大字,一品面食。

    一品?敢用一品来自称,可见这家店铺的老板对自己饭店的食物有着绝对的信心,这要到进去看看,作为面食,其中的门道极多,念冰在面食上也是最不擅长的。

    一品面食的生意与兰馨饭馆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只有寥寥几桌客人,而且大部分客人面前都只摆着一碗面条而已。

    “先生,您来了,请问您吃点什么?”一名服务生客气的迎了上来。

    念冰走到一张桌子处坐下,微笑道:“你们这里最拿手的是什么呢?”

    服务生笑道:“当然是面了,我们这里有各种面食,只有您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不过,我们这里价格相对高一些。任何面食的价格都是一枚金币。”

    “什么?一枚金币?你们不如去抢好了。”念冰瞪大了眼睛看着服务生,要知道,一枚金币足以吃上一顿不错的酒席了,而这里却只能买一碗面,怪不得客人这么少了。但是,念冰很快就注意到一个问题,在饭馆中的客人,大多都是老人,而且一个个衣着华丽,当自己惊呼出声的时候。他们看自己的眼神中充满了蔑视。

    服务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所谓女为悦已者容,士为知己者死。先生,既然您置疑我们的价格,那您现在可以离开了。我们不欢迎您这样的客人。”

    念冰楞了一下,开门做生意,还有将客人向外赶的?这家一品面食也确实奇怪,自己到要品尝一下,他们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对不起,刚才是我失礼了,我只是没想到这里地面食价格会这么高。”

    服务生有些惊讶的看着念冰,很显然,他没想到念冰会决定留下,人家都已经道歉了。他还能说什么?只得道:“那先生您想吃些什么呢?我们这里可以任由您选择面食。”

    念冰微笑道:“那就给我来三样吧,我要金香圈五个,驴打滚五个,姜汁排叉儿一盘。请快一点,谢谢。”

    服务生一听念冰点了这三种食物,脸上顿时流露出惊讶之色,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自然知道什么样地面食难度高,念冰点的这三种面食。他只听说过金香圈,另外两种却连听都没听过,眼中流露出犹豫的光芒,道:“对不起,先生。请您先付钱好么?”

    念冰从怀中摸出三枚金币递给他,道:“现在可以了吧。”

    服务生点了点头,道:“您稍等,一会儿就好。”

    服务生离开了,念冰四下看着,这家饭馆的装潢比较古朴,地面铺着棕色地木地板,所有桌椅都是木制的,整个饭馆看上去很干净,在最里面的地方,有一幅书法,上面写着一品二字,字体苍劲有力,看上去气势十足。

    念冰所选择的三样面食,分别属于大陆不同地方的特色小吃,当初查极在教导他厨艺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只要他能将这三种面食做好,那么他地面食工夫基本上就可以算过关了。这三种不同的面食,是最为检验面点厨师水平的。

    “哎,有人没有,饿死我了,给我来一碗面条。”清脆的声音响起,引得食客们朝门口处看去,念冰一听这声音,顿时全身大震,当他看到站在门口那红色的身影时,不禁暗暗叫苦,赶忙低下头。但是,他坐的位置距离门口很近,再加上金色地头发在冰月帝国极为少见,顿时引起了来人的注意。

    惊喜的声音响起,“念冰,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看来我运气真的不错呢。”这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正是清风斋大小姐雪静。从她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可以看出,这一路上,她跑的很急。一身红色武士服勾勒出身材完美的曲线,看上去虽然有些疲倦,却丝毫不减其英气。

    既然已经被认出来了,念冰无奈,只得站起身迎了上去,“静静,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雪静见到念冰心情大好,笑道:“还不是要找你么?你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了,要不是灵儿告诉我,我还不知你真就那么走了呢。你可真是狠心啊!”

    感受到食客们怪异的目光,他们似乎都在怀疑,这么美地女孩儿也会被抛弃么?

    念冰不禁一阵尴尬,苦笑道:“我的姑奶奶,你说话注意点行不行,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要弄的跟怨妇似的。”

    “呸。”雪静俏脸一红,没好气的道:“谁是怨妇,你想的到美,我是来抓你回去的。说走就走,你要是不跟我回清风斋,以后我就一直跟着你,天天烦死你。”她的声音很大,有些食客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念冰拉着雪静到自己现在的桌子处坐了下来,“小姐,我耳朵不聋,你小点声我听的见。”

    雪静突然眼圈一红,委屈的道:“真没想到,你竟然说走就走,难道,我就那么让你讨厌?”

    念冰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是的,你不要误会。我离开冰雪城也是逼不得已啊!我想,我离开后不久,冰雪城就有国王的旨意下来召我吧。我可不想失去自由,更何况,我一直的志向就是走遍大陆,集众家厨艺之所长,当初我不是已经跟你说的很明白了么?”

    雪静哼了一声,道:“我不管,反正你要不跟我回去,我就跟你一起游历大陆,正好我也想多玩玩呢。”

    念冰苦笑道:“那怎么行,你一个女孩子,天天跟着我一个男人,会让人说闲话的,难道你就不怕你那个燕风嫉妒么?”

    雪静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光芒,“念冰,你坦白告诉我,是不是很讨厌我?”她的声音很平静,但眼中的光芒却显示出她现在是认真的。

    念冰一滞,道:“原本是有些讨厌你的脾气,不过,后来我发现,你虽然脾气大些,但却活泼开朗、心地善良,确实是个好姑娘。”

    雪静松了口气,低声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自己那个疯女的名头不好,你离开冰雪城,恐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躲我吧。”

    念冰无奈的道:“你为什么老这么说呢?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离开冰雪城完全是我自己的原因,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我又怎么会计较以前的事呢?”

    雪静笑了,“这可是你说的,既然如此,那你就让我跟着你一起在大陆上游历吧,等冰雪城的风头过了,你再跟我回去当厨师,或者,我们再随便找个地方开一家饭馆也成,我出钱,你来当大股东,怎么样?我让你占一半的股份,厨房里所有事都由你说了算。”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