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四十二章 七大禁手与五大神刀

    看到这里,念冰不禁心中暗呼,这一定就是师傅说过的震面法了,查极当初曾经对念冰提到,在拉面中,有一种最高深的手法名叫震面法,连查极自己也不会。通过震面的手法,以均匀的力度使面与面之间在碰撞中不断增加韧性和延展性,震面法用在细面之上再合适不过了,但念冰有些担心的是,如果面再折叠一层,入水煮的时候会不会因为过细而煮坏呢?

    终于,当面的震动一直维持到铁锅中水开的刹那,明辉突然离开了案板,左手闪电般扯了出来,右手高举,让那四千零九十六根面丝完全悬空,左臂向面丝中间一挡,右手带着面丝向下接去,一伸一拉的过程中,八千一百九十二根面出现了,绝没有一根面折断,看上去神乎奇技处令人叹为观止。

    轻轻一甩,面恢复到四千零九十六根面时的长度,明辉左手甩开,右手一带,轻松的将面送入了沸水这中,铁锅非常大,直径达到一米以上,明辉将面下在铁锅边缘的地方,然后立刻拿起一双筷子,筷子前端向两旁分开,没有去挑面,而是飞快的在铁锅中央的沸水处旋转起来,此时此刻,她的手突然变成了乳白色,在腾腾热气的蒸腾中,宛如晶莹明珠一般通透,蒸汽凝结成的水珠在她手上出现时,使念冰想起了当初查极说过的一句话:沧海月明珠有泪。

    搅动越来越快,整锅水都在那双筷子的带动下飞速旋转起来,而面也在旋转中律动着,原本沸腾的水因为快速的搅动而不再冒泡。

    念冰惊呼道:“我明白了,这是破水保面法。在神奇了。”破水保面,是指将沸腾的水搅成旋涡状,使得整锅水虽然温度达到了沸腾点,却不沸腾。这样,煮东西时,更能使食物均匀受热,切不会因为水沸腾时带起气泡而影响形态,旋转的要求并不难,任何一位厨师只要经过长时间锻炼,都可以用筷子将一锅水搅成旋涡状。难就难在她搅的是沸水,虽然水没有接触到水,但是,沸水上空的温度绝对不会你,这就要求,厨师不能受到沸水的任何影响,且手还要稳定,所以,这破水保面之法就变得非常困难了。

    筷子突然离开水面,铁锅中地沸水在惯性的作用下依旧快速旋转着,明辉拿过一只大碗,打开旁边的一个铁桶。从里面盛出淡黄色的汤汁,汤汁看上去非常通透,里面没有一丝杂质,放在碗中,当它静止时,犹如一块巨大的黄水晶一般,这就是准备好的牛肉汤了。

    筷子闪电般探入锅中,明辉轻轻一挑,所有面条没有一丝遗漏地离开沸水,放入碗中,腾腾热气的面条在浸入牛肉汤后,顿时使碗变成了半满状,明辉手中的筷子巧妙的带动面丝在牛肉汤内先是顺时针转了一圈,紧接着又逆时转了一圈,这才停了下来,微黄色的面条整齐的平放于碗底。取过一个大铁勺,从锅里盛出一勺热面汤浇在最上面,再探手入那铁桶之中,从里面夹出几根薄如纸、宽约一寸的肉条以及几片在牛肉汤中煮好的白萝卜放在面条之上,最后,捏过一把香菜撒在面汤内,这才将碗放下,滴上几滴鲜红的辣椒油。

    “清汤牛肉面,请品尝吧。”明辉额头上已经微微见汗了,她的手恢复了原本的肉色,看着念冰,眼中充满了自信。

    念冰没有多说,向她点了点头,接过明辉手中的筷子吃了起来。

    “我也要吃,你给我留点。喂,不许吃那么快。”雪静不满的要抢念冰的南条,念冰其实吃的一点也不快,只是吃了几根面条,吃了一块牛肉条和喝了一口面汤而已。

    将筷子交给雪静,轻叹一声,眼中充满了敬佩之色看向明辉,“我服了。自从离开师傅以后,我第一次诚心的佩服一位厨师,你做的牛肉面,绝对当的上一品面食这四个字。”

    明辉丑脸微红,道:“念冰大哥,你过奖了。”

    “哇,真好吃。我平时最不爱吃面条了,可是这面条怎么这么好吃啊!明辉,为什么你的面条这么细,却一点也没有软的感觉,每一根都是那么筋斗,吃起来味道好极了,而且,面一点都没有相互粘连。还有肉,这是你切的牛肉么?味道真好,汤也好,应该是牛骨汤吧,恩,不对,牛骨汤似乎没有这么鲜啊!而且香味有些奇怪,明明是牛肉汤的香味,为什么我会有种特殊的感觉呢?”雪静原本斯文的吃相完全不见了,牛肉面并不烫,除了念冰吃的一点以外,剩余的一会儿工夫就会进了她的肚子。

    明辉掩口轻笑,道:“雪静姐,你慢点吃,如果你还想吃,我再给你做,别急啊!”

    念冰微笑道:“她能拼出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不愧是清风庙以后的接班人。明辉,我来说一下你这清汤牛肉面的特点吧,你看我说的是否正确。”沉吟了一下,他才接着道:“你做的这牛肉面深得传统牛肉面的精髓,其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的特点完全体现出来,一清为汤清,二白为萝卜片白、三红为辣椒油红、四绿为香菜绿、五黄为面条黄,清爽鲜亮丰富的色彩,刺激你的食欲。不仅如此,其中还加入了你自己的创新,单是面的细度,就是我无法做到的,那震面法确实神奇,竟然能够将面拉的这么细,还保持一定的韧性,远比那一窝丝要细的多了,但却依旧有劲道,不会影响口感。最让我敬佩的就是你那手破水保面之法,连我师傅都不会呢,我想,你的右手一定练过什么特殊的工夫,能够使它不怕烫,但是,在热气熏蒸之下,单是手不怕烫还是不够的,没有坚定的意志力,绝对不可能保持手地稳定,真是让我佩服呀!面是好面,同时,汤也是好汤,正如静儿所说,你的牛肉汤是用牛骨和最好的年肉加精炼牛油熬制而成的。但是,又不仅这么简单。在这牛肉汤中你加入了至少三种草药,但这些草药不但不会影响到牛肉汤的味道,反而会将牛肉汤地鲜味完全烘托出来。同时,草药自身的味道也会融合到牛肉汤之中,当感受完牛肉汤的鲜味之后,立刻就会感受到草药带来的香。两种味道完美地混合在一起,就成了这极品牛肉汤,真是太棒了。至于那牛肉,并不是简单切成的,而是它本身的形态。牛身上最好吃的肉不是胸部的牛眼内,更不是任何一处厚内或者通肌,而是肋条上的牛肋肉,真是上上之选啊!综合这几样,我敢说,整个大陆上也绝找不出超越你的清汤牛肉面,我服了,完全的服了。”

    明辉眼中惊讶地光芒连闪,“大哥,你说的一点都没错,除了三种草药你没说出名字以外其他的分毫不差,不愧是冰火魔厨啊!”

    雪静满足的抚魔着自己的胃部,来到两人身旁,有些疑惑地看着念冰,“牛肉面确实很好吃,但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复杂么?明辉妹妹,你不用怕打击了,尽管打击好了,我支持你。我想,他一定有说错的地方。”

    明辉摇了摇头,道:“没有,一点错的地方都没有,就算是我来说,顶多也只是多出那三种草药的名字而已,念冰大哥的厨艺一定比我更厉害呢。大哥,现在该你了,我想见识一下你的冰火厨艺是什么样的,可以么?”

    念冰微笑道:“吃了你这么美味的清汤牛肉面,我又怎么能藏拙呢?”说到这里,他不禁看了雪静一眼,真正吃的多的是她才对,自己还没来得及再吃,就已经只剩下空碗了,我可怜的肚子啊!

    心中虽这么想着,但念冰的动作却没有停止,走到案板前,他想了想,很快就决定自己要做什么了,先洗干净手,然后将那面布撩开,取出一块与刚才明辉完全同样的面块,微微一笑,道:“吃了你的面,礼尚往来,我也给你做一碗面吧,你的是清汤牛肉面,我这个就是极品冷面。这里没有我需的材料,就只能借用的取巧了。”一边说着他开始了揉面的过程,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用出点绝技来,定然会被明辉看不起,他可不希望别人说自己是靠魔法才能烹调出美味佳肴的。

    面在念冰手上很快变成了一个圆球,他的手缓慢的动作着,每一下都力道十足,渐渐的,他的动作开始快了,每一次按动都会将面揉成没的形态,随着动作越来越快,念冰的手碗如同没有骨头般带着手掌前后揉按,掌影将面完全包裹在其中,已经看不到面的存在了,他的掌影就像一个球,将面完全护在其中。

    明辉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分筋错骨揉面法,竟然真的存在。”

    雪静惊讶的道:“分筋错骨?难道他的手与手碗之间的关节脱离了么?”

    明辉摇了摇头,道:“不是的,这种揉面的方法非常难练,主要原因就在手腕的灵活性,只有将手腕练的可以向任何一个方向扭动,才能可能成功,就像筋骨脱离一般。这种揉面法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分筋错骨如意手,与我的破水保面,同为面点师的七大禁手之一。通过分筋错骨如意手,可以在保持面团本身水份的情况下,将面的劲道增强到极点,一般这种方法揉出的面,必然有特殊的烹制方法配合才行,否则,就算煮熟了你都咬不动。在我们厨艺界有这么一个说法,面点师的七大禁手只要掌握其中之一,就能成为顶级的面点师,我只会破水保面玄玉手,排在七大禁手中的第四位,没想到念冰大哥竟然会排在第三位的分筋错骨如意手。看来,在面点上我也不如他啊!”

    念冰动作没有任何预兆的停了下来,他扭头向明辉微微一笑,道:“不,你错了,七大禁手并不能证明什么,作为一名项级的面点师,还需要综合各种能力。在面点的造诣上,我绝对比不上你。”

    青光一闪,傲天刀出现在念冰手中,刀身发出轻微的呻吟,灵气四溢。

    “好刀,这是你的菜刀么?”明辉惊讶的问道。

    念冰微微一笑道:“是其中的一柄,纯刀工的话,用它最合适,刀名傲天,也可以称为自由之风的轻吟。面细上我比不上你,就用一个巧字吧。”右手手腕奇异的一转,倒提傲天刀,左手托着比先前足足小了一圈的圆形面团伸直。

    明辉知道,念冰接下来要做的事绝不简单,她从念冰眼中看到了比自己更专注的神情,但奇怪的是,他专注的对象并不面,而是刀,那柄自由之风的轻吟——傲天刀。

    铁锅中的水依旧翻滚着,念冰的刀终于动了,看上去很慢,那似乎是一片青色的雾,但是,却已经看不清刀的影子,只能隐约察觉到,刀尖是向下扎向面团的。

    手腕在颤抖问,一片白色的面挑入锅中,这是个序曲,紧接着,一块块白色的面,如同被线穿着一般,间隔三寸的距离出现一串由面组成的白光,在清脆的水响中注入锅中,念冰的动作非常快,始终反握着刀柄,他的神态很轻松,目光始终在那看不清楚的刀影上。

    明辉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快步走到铁锅边上,当她看到锅中的在沸水翻滚的面时,整个人完全呆住了,口中徐徐吐出四个字,“锦——字——虚——牖——。”

    雪静疑惑的来到铁锅旁,“什么是锦字虚牗,埃……”她也看到了,锅里翻滚的面,竟然是字,而不是想象中面片,字很清晰,是两个字连在一起的,长约一寸,宽半寸,分明就是明辉二字,铁画银钩,字体苍劲有力,每一组字都完全一样,没有丝毫的区别,这,这是怎么做到的?

    明辉呆呆的看着铁锅,“厨艺界五大名刀法之一的锦字虚牗,我,我居然有幸能够见到。师傅啊!您知道么,我竟然见到了锦字虚牗。”

    雪静摇了摇明辉,关切地道:“你没事吧?”

    明辉摇了摇头,道:“谢谢,我没事,只是太激动了。要知道,厨艺界的五大名刀法,难度更在面点师的七大禁手之上。五大名刀早已失传了。七大禁手还可以依靠天赋加苦练来掌握,而五大名刀却要有非凡的悟性和常年的苦练,我以前听师傅介绍过这五种刀法,当时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以为那根本是不可能存在的奇技,到今天我才知道我错了,我是多么的坐井观天,锦字虚牗就出现在我面前,这是五大名刀中排名第四的刀法阿1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看向念冰的眼神已经充满了崇拜的光芒。如果她知道念冰还会五大名刀中排名第一的龙雩集舞刀法,不知道心中会有什么想法呢?虽然念冰还没有完全掌握龙雩集舞,但是,那毕竟是厨艺界刀功中的第一奇技啊!

    在傲天神奇的戳挑下,念冰手中的面逐渐缩小,前后只不过十几次呼吸的工夫,他已经完成了所有动作,没有任何停止的,他拿起筷子在锅里面搅动起来,同时左手闪烁着红色的光芒按上了铁锅的边缘。筷子在左手贴上铁锅的刹那迅速离开,同时,换筷子为锅盖,闪电般按在锅上,明辉和雪静清晰的感觉到整个锅都在剧烈的颤抖着,锅体完全变成了红色,灼热的气息充斥在整个厨房中。

    只不过三次呼吸的工夫,念冰的左手离开了铁锅,右手将锅盖拿起放在一旁,顿时热气如同蘑菇云般升腾而起。左手抄过一个笊篱从锅中讲那字形面捞起,立刻浸入凉水之中,同时,右手向那盛放凉水的桶遥遥虚按。他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任何的迟滞,明辉如果不是第一次见到念冰,一定会怀疑他曾经进过自己的厨房。每一件工具在什么地方他似乎非常熟悉似的,没有一丝错漏。

    念冰拿着笊篱地左手松开了,雪静和明辉惊讶的发现,那笊篱竟然立于水中分毫不动,念冰似乎已经完成了手下的工作,转身向二女微笑道:“我用分筋错骨如意手使面的韧性增强到原本的三倍,用高温令其急速煮透,现在再将其完全冰封。凭借冰与火两种极端的方法破坏面内部结构。这样,分筋错骨如意手所产生的劲面就不会有咬不动的情况出现,同时还将面本身的香气完全发挥出来,口感极为劲道,且不会咬不动,发挥材料本身的原味一向是我所追求的。明辉姑娘,我要借你的牛肉汤一用了。”

    说完,他取过一个干净的空碗,从桶内盛出半碗牛肉汤,加少许醋,少许糖,以及一些辣椒油,快速调匀,再抓向那笊篱,在火元素的作用下,笊篱带着冰冻后的面离开水桶,冰块逐渐融化,当面漏出冰之时,他将冰块放入碗中,常温的牛肉汤在冰块的作用下,温度很快降了下来,而冰则完全融化,字形面出现在碗中,念冰轻搅两下,让汤与面完全融合,左手在汤碗表面虚按,一层薄薄的冰出现,似乎整个碗都冰冻了一般似的。

    “好了,完成。请两位小姐品尝我这碗冰火如意面。”念冰自信的向二女微笑着。

    明辉有些呆滞的与雪静对视一眼,两人各自拿起干净的筷子走到面碗前,筷子轻松的破开薄冰,她们各自加起一块面放入口中。

    明辉抬头看向念冰,眼中充满了惊讶之色,“冰凉的面,配合冰凉的面香,再加上酸、甜、辣三种味道,以及牛肉汤本身的鲜味,真是太好吃了。不愧是冰火厨魔,我远远不及。”

    念冰谦虚地道:“明辉小姐千万不要这样说,我是借了你揉好的面,和调配好的牛肉汤才能有这种效果。论起面食之道,我确实远不及小姐,只是取巧而已。”

    明辉眼中光芒闪动,“那分筋错骨如意手和锦字虚牗也是取巧么?”

    “你们聊着,我先吃。”雪静才不管什么手法、什么厨艺,她只知道,面前这碗面太合自己口味了,虽然刚才的清汤牛肉面已经吃饱,但她还是忍不住美食的诱惑。

    念冰微笑道:“厨无止境,我们要学的东西都还有很多,不是么?”

    明辉深吸口气,点了点头,道:“是啊!厨无止境,看来,我不应该坐井观天,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学习。念冰大哥,谢谢你的指点了。”

    念冰由衷地道:“明辉姑娘不用客气,我从你身上同样学到了东西。”

    离开一品面食,明辉已经与雪静达成了协议,雪静给她写了一封推荐信,不久后,她就会远上冰雪城,到清风斋中历练。

    “静静,你找到住的地方了么?”走在大街上,念冰轻声问道。

    雪静主动挽上念冰的手臂,摇了摇头,道:“还没有呢,我刚一到这冰兰城就向城里赶,趁着是晚上街道上人少,我想多走一些路,明天一早也好出了城,继续向奥兰帝国首都的方向去找你呢。人家知道你没有马,这次连马都没骑,一路走来真是累死了,你怎么补偿我?”她现在心情兴奋得很,不但找到了念冰,还帮清风斋招揽了一名能力超强的面点师,这次,就算回到清风斋以后,父亲也不会怪自己了吧。

    念冰有些不自然的挣了一下,但雪静却执意搂着他的胳膊。身为一名魔法师,论力量他确实无法与雪静抗衡,无奈之下,也只得由着她了。雪静身上不时传来淡淡的处子幽香,引得念冰的心一阵悸动。他还是个处男。处男面对着美女,总是容易被吸引的,即使他心志再成熟也不例外。论身材,恐怕自己认识的众女里,也只有凤女能够与她相比了。

    “补偿?我刚才不刚刚请你吃了饭么?这还不算补偿阿!”念冰有些不敢看雪静,脚下步伐加快了一些。

    雪静微笑道:“当然不算了,一顿饭就想打发我。你当我是叫花子么?”

    念冰苦笑道:“那你要我怎么样?”

    雪静道:“首先,一路上所有的开销都由你负责,不许反对哦。其次,在没有饭馆的时候,你必须要亲手做饭给我吃,我不吃干粮的。这一路吃干粮吃的我好难过。”

    念冰脸上做出吃惊的表情,“不是吧,你堂堂清风斋大小姐。却要吃我一个穷人。你好狠心阿!”

    雪静嘻嘻笑道:“人家是女孩子。难道你让我付钱么?我早听灵儿说了,你做的魔法卷轴很值钱的,养我没问题吧。我不管,反正你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

    “看来,我也只好自认倒霉了。希望兰馨饭店那边还有空房吧。”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早些到达奥兰帝国的首都。那时,自己就能摆脱这个疯女了。哎,为什么自己越不想与女人发生关系,美女越层出不穷的出现在自己身边呢?师傅说让我找个心爱的女孩子在一起,可是,这男女之间究竟什么样子叫爱情?念冰就算再聪明,在这方面他也还像一个单纯的孩子。雪静追来,让他隐隐感到些什么,但他却又说不清楚。

    “有空房也来不及了,都这么晚了,谁还给我开房间阿!念冰,你住的应该是标准间吧,反正也是两张床,我和你一起就是了。”说出这句话,雪静不禁娇羞的低下了头。

    念冰吓了一跳,“什么?不行不行,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和我住一起呢?”

    雪静哼了一声,道:“还不是怪你,刚才耽误了那么长时间,难道你要让我露宿街头么?我一个女孩子都不在乎,你还在乎什么?难道你有什么不轨的企图?”

    念冰目瞪口呆的看着雪静,“你,你真要和我住一个房间?那对你的名节不好啊!今后你总要嫁人的,要是让你的丈夫知道,恐怕……”

    雪静心头莫名的一阵烦躁,“你哪儿那么多废话,难道我还会吃了你不成,我嫁不嫁人你管不着,至少今天晚上我要有个地方安稳的睡觉。哼。”

    “小姐,你真的确定么?”念冰试探着问道。

    雪静哼了一声,道“当然确定了,难道你还怕我强奸你不成?”说到这里,连她自己都不禁笑了,心中暗骂,雪静啊雪静,你现在这是怎么了,怎么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呢?

    念冰想了想,现在也确实没有更好的方法,正如雪静所说,自己的房间里有两张床,虽然男女共处一室有些不妥,但只要自己胸怀坦荡,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想到这里,他也只得点了点头。

    雪静松开念冰的手臂,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冰兰城?”

    念冰想了想,道:“明、后天吧,我今天听说在冰兰城中还有一种著名的小吃,叫什么瞪眼食,听起来很奇怪,以前师傅都没跟我讲过,一定要去试一试,还有,我卖了些魔法卷轴来换取白卷轴,需要至少一天的时间来制作一些魔法卷轴防身。”

    “好啊!我不急。”雪静当然不急,她巴不得念冰慢点走呢,这样她就有更多的时间了。

    当两人回到兰馨饭店时,已经是深夜了,守夜的保安在念冰出示了房间的钥匙后,才放他们两个进入大门,但是,保安并没有离去,当念冰准备带着雪静上楼时,却被保安拦下来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是正经饭店,不允许客人在饭店中有特殊的活动。”保安有些不客气地说道。

    念冰一愣,道:“你什么意思?”

    保安看看念冰,再看看一身红衣的雪静,淡然道:“我什么意思您应该明白。似乎两位中有一位并不是我们的客人吧。

    念冰脑子快,顿时明白了保安的意思,心中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位是我的朋友,她晚上才来到冰兰城,现在时间太晚了,无法再开房间,所以我只能带她回我那里委屈一晚,明天再单开房间,要不,你现在给我开一间房也行。”保安哼了一声,道:“不行,我没有权利开房间,两位只能一位上去。”心中暗想,这小白脸,靠自己长得好些,竟然能勾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哼,我偏偏不让你得逞。

    雪静虽然不如念冰聪明,但此时保安已经将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她又怎么会听不懂呢,顿时大怒,道:“放屁,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滚开,否则别怪我动手了。”说着,手按剑柄,顿时一股红色的斗气包裹住她的娇躯。念冰此时并没有生气,反而暗暗感激面前的保安,先前碍于雪静的面子,他不好当面拒绝,但始终感觉与她共处一室不妥,此时有了保安的阻挠,自己也好顺坡而下,赶忙拦住雪静道:“静静,不许胡闹,你忘记先前答应过我什么了吗?人家说得也对,这是为了客人的安全,钥匙给你,你上去睡吧。”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