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四十三章 妓女的秘密

    雪静本来因为即将与念冰住在同一个房间,心跳正不断加速着,有些不知所措。她毕竟是一个大姑娘,虽然心中喜欢念冰,但是也知道自己与他同住一屋有些不妥,但又觉得这是个机会,不想放过,所以,心中一直在犹豫着。此时,念冰松了口气,她同样也松了口气,但心中却多少有些失望。

    “念冰,那你呢?我住了你的房间,你怎么办?”

    念冰微微一笑,道:“你不用管我了,大厅里不是由沙发么,我就在那里将就一晚吧。”

    雪静狠狠地瞪了那保安一眼,哼了一声,这才向楼上而去。

    看雪静走了,保安向念冰道:“大厅不许住人,如果想住店,请明天一早再来吧。我要关门了,请立刻离开。”

    念冰愣了一下,眉头微皱道:“你在针对我么?我似乎并没有得罪过你吧。”

    保安冷淡的道:”我只是照章办事,请离开。“

    念冰自然不会与这种普通人一般见识,无奈之下,只得重新走出兰馨饭店。

    夜已经深了,已经接近十月的天气微微泛凉,夜露吹打着念冰的身体,使他不禁打了个寒战,赶忙调动体内的火元素绕体一周,这才舒服了一些。虽然夜露给他带来了寒意,但此时雪静不在身边,在清冷的空气中,他的脑子逐渐变得活络起来。

    雪静从家偷跑出来就是为了找我,这已经证明她对自己有心阿!雪静是喜欢自己的,而且,她并不像龙灵那样软弱,如果让她一直跟着自己,在到达奥兰帝国首都这一路上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呢?万一自己把持不住,那就麻烦了。或许自己对雪静并没有感情,但是,却绝对有欲望存在,面对美女,自己能始终保持冷静么?很难,很难。

    念冰心中的深处除了母亲以外,始终只有一个女人的身影,他对龙灵有怜惜,对洛柔有欣赏,对雪静他甚至有些惧怕,惧怕她那疯狂起来的歇斯底里,却绝对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爱。所以,他实在不希望自己与三女中任何一个相处过长的时间,就算自己不陷进去,雪静对自己的感情一旦加深,事情就更难解决了,自己总不能打她、赶她吧。

    想到这里,念冰心念电转,思索着一个合适的方法。

    突然,他心中一动,为什么雪静会喜欢自己呢?恐怕是因为自己表现出的一些优点吸引了她吧,如果自己让她多看到一些缺点,或许,她对自己的感情就会逐渐冷却了,雪静时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而且她的脾气几乎是一点就着,雪静啊。对不起了,我只能这么做。

    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念冰朝黑暗的街道走去。很快,他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在这深夜中,唯一不关门的店铺恐怕只有一种,那就是——妓院。

    “哟,先生。来玩儿么?现在虽然有点晚了,但我们这里还有不少姑娘呢。”有一名看上去三、四十岁,浓妆艳抹的老鸨把念冰带了进去。

    这只是一家中等妓院,一进门,扑鼻的脂粉香味险些将念冰熏个跟头,此时,他心中不禁有些慌张,他对于妓院的了解相当于零,甚至不知道妓院具体是干什么的。毕竟,查极在教导他厨艺的时候总不可能把妓院的知识也介绍给他吧。之所以知道妓院的存在,还是在冰雪城中听到一次路人的对话。那是一对夫妻,丈夫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被妻子怒骂着,从他们的对话中念冰听出,这丈夫是因为去了一个叫妓院地方,让他的妻子无法容忍,当时那惊心动魄的场面他现在还记忆犹新,如果不是因为谋杀亲夫是重罪,他好不怀疑那妻子会用菜刀砍死自己的老公。后来他曾经问过龙灵妓院到底是什么地方,从来没有发脾气的龙灵,红着脸怒骂了他几句跑掉了。从那以后,念冰大概猜到,这所谓的机缘,应该是男人喜欢,女人极度厌恶的地方。平时走在路上,他也曾经见过几家妓院,所以,从外表上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念冰看着双目放光的老鸨,道:“这里有住的地方么?”上次听那对夫妻吵架的时候,他隐约听到那妻子骂丈夫在妓院夜不归宿,想必妓院是能住人的吧。

    本来,以念冰身上这普通的衣着,并不能引起老鸨的关注,但是,他的相貌实在太英俊了,使得这老鸨一阵春心荡漾,心中暗想,这样英俊的小伙子,如果能和自己睡上一晚,就是倒贴钱也值得了。

    “住?当然有了,就是不知道先生想怎么住阿!姑娘们,来客人了,快来接客。”

    此时,夜已经深了,大部分妓女不是已经有了客人,就是已经准备睡了,听到老鸨的召唤,还没客人的妓女们大为不耐,一个个从阁楼上走下来,睡眼朦胧的向大厅中看来。当她们的眼光落在念冰身上时,所有妓女都停止了动作。

    念冰突然全身打了个寒战,他看到从楼梯上走下七、八名妙龄女子,一个个衣着单薄,手臂和大腿大都裸露在外,有些更是连胸前的衣襟也没有遮掩好,露出了丰满的乳沟。他进入社会时间不长,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香艳场面,顿时感觉到体内的血液在逐渐的沸腾着,心跳莫名加速。

    妓女们终于反应过来,用蜂拥而至来形容再恰当不过,只是一瞬间就将念冰围在中央,似乎她们也有了武技似的,渴望的眼神,撩人的姿态,是如此的动人。

    “先生,来我房间吧,我可是有名的清纯玉女哦。”

    “清纯玉女算什么,先生,你看,我这里大么?来吧,晚上我一定好好服侍你。要不,我给打八折如何?”

    “八折?先生。我给你打六折好不好,人家今天晚上好孤独呢。”

    汗,冷汗顺着额头流淌而下,即使当初面对金背的龙王的时候,念冰也没有如此的紧张过,他突然发现,自己挑选的这个方法实在太差了,如此香艳的场面一时间令他这个初哥儿陷入了无限的尴尬之中。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他想说些什么,却又实在说不出口。看着那一个个忸怩作态的女子,他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天啊!神啊!救救我吧。

    好了好了,姑娘们别吵。叫这位先生自己挑选好了。先生,你选谁呢?“老鸨见多识广,一看念冰那一脸尴尬的样子就知道他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如果换了别人,她才懒得理会,但是念冰英俊的容貌、伟岸的身材实在令这老鸨动心,所以才主动出来解围。

    老鸨指挥着少女们站成整齐的一排,自己贴到念冰身旁。用胸前的丰满挨上他的手臂。”先生,您想选那位姑娘呢“如果她们您都看不上眼,那我怎么样?”

    念冰低头向老鸨看去,不得不承认,这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老鸨风韵绝不比那些少女差,而且还多了几分成熟,尤其是她那丰满的有些夸张地身材更是令他有鼻子喷血的冲动。天啊,这就是妓院么?所有的智慧仿佛都消失了一般,他有些呆呆的问道:“这个,这个,你们这里住一晚要多少钱?”

    念冰单纯的样子更让老鸨心痒难搔,身体某些部位已经开始出现了变化,“什么钱不钱的,先生能光临我们这里,就是我们的荣幸。到时候,你看着给点就是了,我们这里住的地方很多,你随便选一个吧。”

    “咳咳,那给我一间空房吧,多少钱我给你就是了,住一晚就走。”念冰的话,顿时引的少女们一阵娇笑,老鸨捏了捏他小臂上坚实的肌肉,“哟,先生,难道您看不上我们这些姑娘么?到了我们这里,哪儿有独睡得规矩阿!您就挑选一个陪您吧。”

    “怎么那么吵,妈妈,这么晚了还不关门么?不会有客人了。?一个慵懒的声音从楼上传来,虽然在责怪着,但却不得不承认,她的声音异常动人。

    念冰身前的妓女们和他身旁的老鸨脸色都变了,其中一名妓女更是低声嘟囔着,“完了,完了,她一来,这极品小处男肯定没我份了。”

    念冰向楼上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粉色裙的女子从楼上走了下来,此女身材匀称而丰满,一张白皙的俏脸上微施脂粉,身上散发着一股清雅的味道,似乎有些疲倦了似地,手扶栏杆向楼下走来,眉头微皱,却能令烁芯醯揭恢忠煅拿馈K某鱿郑偈苯诔∷信佣急鹊明鋈晃薰猓淙徊皇窍穹锱茄木琅松匆彩巧仙现?

    老鸨心中暗叹一声,向念冰赔笑着道:“先生您看,这位是我们这里的花魁,虽然缠头高了一些,但是,绝对是物有所值啊!如意,来客人了。”

    少女微微抬头,当她那朦胧的目光与念冰清澈的眼神相对时,漂亮的大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并没有象其他妓女先前那样失态,缓步下楼,俏脸上多了一份百花绽放般的微笑,走到念冰身前,道:“先生您好,我叫如意。”

    念冰已经渐渐适应了这里的气氛,不像先前那样不知所措了,微微颔首道:“你好。”

    如意扭头向身旁的老鸨看去,“妈妈,今天就让如意招待这位先生吧,好么?”

    老鸨想说不,但是,如意却是这家妓院的头牌,来这里的客人,大多是冲着她的面子,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摇钱树阿!赶忙道:“好,当然好,如意阿,那你就带这位先生到你的房间去吧。”

    一个女人总比一群女人好应付,虽然到现在念冰也没完全明白这妓院始干什么的,但面前这清雅的少女带给他几分好感,和她走,总比被一群庸脂俗粉缠着要好。

    如意拉起念冰的手,两人同时有了不同的感受,如意感觉到念冰的手修长而有力,并没有茧子,他的手很温暖,但似乎有种钢铁般的坚硬。念冰则完全是另一种感觉,他虽然不是第一次拉女孩子的手,但是,如意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她的手很软,柔若无骨一般,最让念冰感受到深刻的,是她手上的冰冷,小手非常柔滑,握起来极为舒服。

    上了楼,如意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带着他来到走廊最里面的一个房间中。房间内的装饰大多是粉色的,房间很大,分为里外套间,但中间却没有门的阻隔,里间是一张大床,被幔布围拢在内,整个房间中,都散发着些异样的气氛。

    “先生请坐。”如意的声音中突然失去了先前那柔柔的感觉,将念冰拉到外间的圆桌旁,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了下来。倒上一杯酒递给念冰,而自己则在念冰身旁坐了下来。

    念冰一口将酒喝下,腹中升起一股火热的感觉,顿时使他的心神镇定了许多,但他依然问出了一个傻傻的问题,“如意姑娘,这里只有一张床,我睡哪里?为什么你们这里的规矩必须要让客人进其中一人的房间呢?”

    如意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念冰,“我们这里是妓院。”

    “我知道。”

    “那你还问这样的问题?”如意的眼神中多了一道冷芒。

    念冰苦笑道:“坦白说,我虽然知道这里是妓院,但却不知道妓院始干什么的。你能告诉我么?”

    如意答非所问的道:“那你又是干什么的?”

    念冰看着如意逐渐变得清澈的眼眸,心中隐隐感到有些不对,“我是一名厨师。”

    “厨师?你只是厨师而已么?我阅人不少,还没见过像你这样气质的厨师。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跑到妓院里来鬼魂,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已经多了几分冷历的气息、

    念冰眉头微皱,道:“为什么来妓院就不是好东西了?”

    如意不屑的道:“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你们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在女人身上发泄自己的欲望么?你们什么时候把我们这样的女人当人看?亏你长的一副好相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直到此时,念冰才算明白了妓院真正的含义,心里这个汗啊!赶忙辩解道:“如意姑娘,你不要误会。”

    如意冷笑的站了起来,“误会,我有什么好误会的,像你这样的男人,今后不知道要令多少女人伤心。”

    念冰目光一寒,道:“如意姑娘,我们之间似乎并没有仇怨,你为什么要如此针对我。就算我来妓院是为了做那种事又怎么样?你似乎应该是侍候我的,而不是在这里骂我。”

    如意脸上笑容更冷了,“侍候你?你这种肮脏的人也想碰我么?”

    “既然如此,我还是走吧,”知道了妓院真正的含义,虽然念冰想借机气走雪静,但也实在无法容忍自己在这种地方再待下去,对于男女之事,他并没有太多的认知,他并没有看不起妓女的意思,只是觉得做这些事不妥。站起身,他刚想离去,却突然觉得脑海中一阵晕眩。不自觉的又坐了下来。

    “你还想走么?”如意冷冷的看着念冰。

    “毒?”念冰突然明白了许多,下意识的想发动身上的触发魔法卷轴,但精神却怎么也无法集中。“如意姑娘,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如意笑了,“等你到了地狱,再去问吧。”

    念冰脑海中一阵模糊,终于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姐,你今天怎么了?”一道矫捷的身影从里间蹿了出来。那是一名全身劲装地少女,与如意容貌有几分相像,只是多了些英气。她看了念冰一眼,道:“这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客人啊!你怎么把他迷晕了,这怎么解决?”

    如意淡淡的道:“如梦,把他带出城杀了。处理的干净一点。”

    “姐,你疯拉?组织上严令不许随便杀人。不杀没有报酬的对象。你这是……”如梦显然被如意吓了一跳。

    如意目光凌厉的扫了如梦一眼,道:“我只是为民除害而已,有什么错?你看这个人,空有一副好相貌,却跑到妓院中鬼混,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如果让这种人活在世间,将来不知道有多少女子会被他害呢,你忘记当初我是怎么被骗的么?不要因为他长的英俊就下不了手,越是这样地男人,就越该杀。”说到这里。她眼中流露出滔天恨意,全身似乎在微微的颤抖着,歇斯底里的感觉令如梦流露出一丝恐惧。

    “去吧,该怎么做你明白,老鸨那里我自然有办法交代。”如意狠狠的看了念冰一眼,向如梦挥了挥手。

    如梦没有再多说什么,一拉念冰的衣服,轻巧的将他扛上肩膀。似乎并不费力似的。打开窗户,如同狸猫般蹿了出去,几个闪烁间消失不见。

    看着如梦离开地背影,如意眼中流露出朦胧的泪光,“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英俊的男人更都是人间的祸害,我要见一个杀一个,只有英俊的男人都死光了。女人们才能活的更好。”

    冰兰城是一座商业性城市,虽然地处两国交界,但夜晚却是从不关城门的,如梦扛着念冰的身体悄悄出了城,很快来到一处寂静的森林中。将他平放在地面上。

    “这个人真的该杀么?他地身体里根本没有斗气的气息,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姐姐也真是的,总不能滥杀无辜啊!算了,反正他也只是个普通人,我想他解释清楚了,让他赶快离开这里就是了,大陆这么大,今后姐姐也不可能再见到他。恩,他长的还真英俊呢,比以前的那个姐夫还要英俊的多,怪不得姐姐今天的反应会这么大。”说到这里,如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取出一颗丹药塞入念冰口中。

    其实,她并不知道,正是因为心存善念,才救了她自己一命,念冰虽然卷轴缺乏,但现在身上依然带着四个触发式防身卷轴,最强地达到了六阶,如果如梦真像他下杀手,在魔法阵感受到念冰生命受到威胁之时,卷轴就会自动触发,以如梦现在的能力,近距离下根本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全身一阵发冷,念冰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恩?这是哪里?”眼前一片黑暗令他大为警觉,意念立刻连通了身上的魔法卷轴,随时准备应付危机。

    “先生,实在对不起。”

    听到如梦的声音,念冰这才发现身边还有一人,快速的站了起来,向后退出几步,和如梦保持距离,由于如梦相貌与如意有六、七分相似,他此时神志又为完全清醒,顿时认错了人,“如意小姐,这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来。”

    如梦歉然道:“先生,我不是如意,那是我姐姐,我叫如梦。今天的事真地很对不起。”

    仔细辨认下,念冰发现如梦与如意不同,相比起来,如梦要稍微瘦一点,身材也比如意高一些,“如梦姑娘?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如梦心中有些惊讶,遇变而不乱,面前这名英俊的男子并不像他说的那么一般啊!“先生,您别误会。是这样的。我姐姐在妓院中工作是有原因地,具体为什么我不能告诉您,不过,她绝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女人,姐姐曾经受过伤害,所以遇事比较偏激。先生,我这里有点钱,您赶快离开这里吧,不要再去冰兰城了。”说着。将几个金币向念冰扔来。

    看着面前有些单纯的女孩儿,念冰淡然道:“如梦姑娘,令姐莫名其妙的向我下毒,而你又不愿意将事情说清楚,难道冰兰城是你们家的?凭什么不让我回去?”

    如梦眉头微皱,“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脑筋。难道你想死不成?”

    “死?你姐姐要杀我?我与她没有任何仇恨,为什么要杀我?”念冰问出心中地疑惑,同时也暗骂自己大意,竟然如此轻易的着了道。

    如梦无奈的道:“姐姐的事我不能说,反正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你要是再回城里,我可救不了你,为了你自己的生命,还是离开吧。”说完,她不再跟念冰纠缠。展开身形几个闪烁,几个起落的消失在念冰视线中。

    念冰站在原地,心中不断涌出各种念头,如意、如梦,这两个名字不断交替出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真是倒霉到家了,看来,坏事还是不能做啊!不过。被人如此捉弄了一下,还险些丢掉性命,事情就这么算了么?不,至少要将真相查清楚,

    意念与空间之戒联系在一起,空间系魔法元素围绕着念冰的手指旋转着,不起眼的戒指上发出银色地光晕,一件黑色的长袍率先出现。紧接着,一张诡异的骷髅面具寂静无声的出现在长袍之上。念冰先将面具带上,再用长袍笼罩住自己的身体,长袍上面有斗篷,连头部也遮盖在内。将他容易被辨认的金色长发笼罩其中。“这个身份终于可以再用一次了,真没想到,竟然是为了妓院而用。”

    “伟大的冰雪女神阿!请借我您地愤怒,送我到达迷失的彼岸吧。——暴风雪。”空气中的温度在蓝色光点向念冰集中的同时逐渐下降,一片片雪花逐渐出现了,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直接吟唱咒语来使用魔法就是这点比较麻烦,需要通过吟唱来凝聚魔法力,总会浪费一些时间的,而直接用卷轴使用魔法,由于事先在卷轴上已经凝聚了足够的魔法力,使用时就可以完全将魔法的威力展现出来。

    在强大魔法控制力作用下,暴风雪强行将念冰的身体托了起来,越飞越高,升入空中他自然看到冰兰城的位置,控制着魔法向城市中飞去,一边飞,念冰一边仔细回想着在那间妓院中发生地一切。那名叫如意的女子显然不只是一名妓院那么简单,这两姐妹委身于妓院之中,必然有着什么目的,正像如梦所说,如意一定是受到过什么刺激,当自己刚一进入她房间之时,她身上散发的并不只是寒意,似乎还有些杀机,只是当时自己并没有过多感觉到。她所受到的刺激,应该是与男人有关,而且还是与自己有些类似的男人,就像当初自己遇到那位漂亮的阿姨时将她当成妈妈一样。可是,妓院是龌龊的地方,她们为什么要藏身在那里呢?这就是自己要搞清楚地。

    想到这里,念冰不禁暗暗庆幸,并不是庆幸如梦放过自己,而是庆幸自己无意中喝的那杯酒只是迷药而并不是穿肠毒药。否则,就算他身上的魔法卷轴再多,也没有任何用武之地。此时,他已经重新回到了冰兰城中,整个城市此时都已经陷入沉睡,念冰小心操纵着脚下的暴风雪,在他的法力没有消耗完之前,暴风雪将始终维持着。经过这段时间对魔法的理解,现在他更懂得怎样才能更合理的利用魔法力,所以,坚持这么一个四阶魔法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此时,他已经分别取出了傲天刀和正阳刀。毕竟还没有离开冰月帝国,晨露还是先不用的好。

    虽然来到冰兰城时间不长,但念冰地记忆力很好,首先,他飞过城门后先找到了自己居住的兰馨宾馆,从宾馆处立刻确认了方位,朝那座妓院飞去。或许是因为时间太晚了,妓院的灯火也终于熄灭了,念冰漂浮在空中,鸟瞰整座妓院,很快他就找到了如意的房间,轻飘飘的来到房间外,他稍微犹豫了一下,正想有所行动时,却听到房间里传出低低地声音,心中一动,控制着暴风雪将自己的身体贴在窗边,聆听着里面的声音。如梦似乎也刚刚回来,低声向如意道:“姐,你怎么还没睡啊!”

    如意冷声道:“事情都办妥了么?做的干净不干净。在这鱼龙混杂的地方,一定不要留下尾巴。”

    如梦犹豫了一下,道:“已经做好了,姐,你放心吧。”

    如意轻叹一声,道:“小妹,我知道有的时候你会很为难,你的心太软了,根本不适合做一名杀手。等这次我们轮值回去后,我会向大人汇报,让他调你到其他岗位去。或许,还能让你成为明面上的战士。”

    “姐,那不可能的,我是被当成间谍培养出来的啊!怎么能成为战士?”如梦的语气中似乎多了几分悲伤。

    如意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可能,毕竟,你不像我,我早已经暴露在人中面前,而你却始终在暗处,相信姐姐,一定有机会的。”

    听到这里,外面的念冰顿时明白了许多,这两姐妹显然并不是冰月帝国人,而是来这里当间谍的,通过这妓院中来往的形形色色客人,打探到各种消息再传回本国。看来,自己的事也只能算了,这种国家之间的矛盾,自己还是不要搀和的好。想到这里,他控制着暴风雪刚想离去,转身时,身上的黑袍无意扫了窗户一下,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谁?”在低沉的声音中,一道寒光透窗而出,虽然只是凭声音判断而发,但寒光的目标却正是念冰的胸口。念冰暗道不好,他没有发动护身的魔法卷轴,右手一抬,傲天刀幻化出数十道刀影,分别从不同的方位斩上了那道寒光。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