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四十四章 魔杀再现

    叮,密集的数十声碰撞因为速度过快,仿佛只有一声似的,念冰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扑面而来,胸中如中巨锤一般,身体借助冲击力向后飘退,如果不是傲天刀自身发出的刀气抵御了不少冲击力,单是这简介的冲撞,就足以使他受伤了。那飞出的是一枚梭形镖,此时已经被傲天的锋锐绞成了粉碎。念冰眼中流露出湛然神光,控制着暴风雪瞬间将自己送出数十米之外。

    窗户打开,两道身影带着两团寒光冲了出来,斗气虽然强大,但却绝对无法飞行,当如意姐妹发现敌人是漂浮在半空时,顿时心中一惊,身体在落地前,各自发出三枚飞镖向念冰所在的方位飙射而至。可惜,现在的念冰已经有了准备,虽然飞镖上附着的斗气极为强劲,但他只是控制着暴风雪轻托自己的身体,就将飞镖闪了过去。空中的魔法师对地面的战士,多少也有些优势。

    如意和如梦手中各持着一柄寒光闪烁的利剑,如意拦住准备继续出手的如梦,向空中的念冰冷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念冰淡然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胆子就跟我来吧。”他故意压低声音,并在声音中增加了几分沙哑,使如意姐妹无法认出。话音一落,立刻控制着暴风雪向城外的方向飞去。如意姐妹对视一眼,她们自知身份已经泄露,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展开身形追了上来。

    暴风雪在短距离飞行过程中,是魔法师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虽然念冰看出如意姐妹都有着剑师级别的实力,但想追上自己的暴风雪,却是不可能的,他控制好速度,始终与如意姐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引着她们重新出了冰兰城,向野外跑去。

    如意和如梦一边跟着念冰,她们也暗暗有着算计,魔法师在大陆的数量极少,这一点她们都非常清楚,正是因为这样,她们并没有什么与魔法师交手的经验,就更不用说把握了,如梦心中焦急。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听到如意低声喝道:“移花接木。”

    青色的斗气从如意身上散发而出,她突然跃起到空中,听到姐姐喊出的四个字,如梦顿时心领神会,手中长剑衔入口中,同样爆发出青色斗气。双掌向上一托如意的足底,猛的将姐姐送了出去,在这刹那间,她与如意同源的斗气完全输入到如意体内,顿时,如意护身斗气光芒大放,瞬间横跨过十丈长空,追到距离念冰两丈的空中,气机紧锁在念冰身上,双手持剑。全力一记斜斩。青色斗气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绚丽的青色光弧,带着扭曲的光芒朝念冰斩去。

    感受到危险的气机,念冰心中大凛,先前那一镖的冲击力自己都险些接不住,更不用说这全力的劈斩了。护身卷轴瞬间发动,冰墙术凝结出厚达一尺的坚冰挡在那斗气斩之前。结合如意姐妹两人的斗气,这一击的威力是恐怖的。厚达一米的坚冰在极为锋锐斗气斩下顿时龟裂,青光透冰墙而过。虽然被削弱了许多,但却依旧朝念冰的方向斩去。

    念冰选择用出冰墙术,并不是为了要阻挡对方,而是要切断对方锁定自己的气机,以及减缓对方的攻击,当青光斩到他先前所处的位置时,他早已在暴风雪的乘托下斜飞而出。如意力尽,朝地面落去。如梦追上姐姐,两人同时停下脚步,魔法所展现出的神气令她们不禁心中一紧。

    念冰飘落在二女十丈外,暴风雪并没有结束,而是在他强大的精神力作用下不断的压缩着。这种变异的暴风雪,即使是当初的魔导士都为之心惊,以它护身,自然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两位小姐所用的是风属性斗气。”念冰淡然道。

    如意上前一步,牢牢地盯视着念冰,“你到底是什么人?”

    念冰道:“你们可以称我为魔杀使。”

    如意冷声道:“这么说,我们先前的交谈你都听到了?”

    念冰淡然一笑,道:“你们是哪国的间谍我管不着,但是,草菅人命我却不得不管,如意姑娘,先前你所对付的那名男子,是我守护的对象。看在如梦姑娘的善良份上,我不想难为你们。你们走吧,只是,今后希望如意姑娘做事谨慎一些,杀人者,人恒杀之。”

    如意看向自己的妹妹,“梦,你……”

    如梦不敢正视姐姐的目光,不由得低下头,如意冷冷地看着念冰,“魔法师在面对武士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优势,你不想为难我们,但我倒想为难你试试。有本事的就别跑。”身随声进,风属性斗气最大的特点就是提升使用者的攻击速度,几个闪身,如意已经来到了念冰面前。

    念冰并没有后退,冷哼一声,凝结到直径一尺的暴风雪瞬间爆发了,压缩后的暴风雪,在攻击力上绝不低于六阶魔法,如意只觉得自己前进的方位如同遇到一堵巨大的墙,无数旋转着的冰刃似乎要将自己的身体割裂一般,护体的斗气在疯狂旋转的冰刃中被撕的粉碎,暴风雪爆炸的瞬间,她前冲的身体顿时被炸的倒飞而出,身上的衣服已经出现了无数裂痕,血迹隐现,更露出了白皙的肌肤。

    鲜血狂喷而出,在变异暴风雪的作用下,如意顿时被重创,确实,在一对一的情况下,魔法师绝对是处于劣势的,但是,这指的是没有时间吟唱咒语的魔法师。如果一名武士面对的是早已经准备好魔法的对手,那么,赢的机会就很小了。

    “姐姐。”如梦一把接住如意的身体,如意的身上很冷,暴风雪所带的寒毒已经入侵了她的经脉,对于想杀自己的如意,念冰没有丝毫留手,幸亏如意自身斗气不弱,这才没有被暴风雪完全撕裂。

    “伟大的冰元素啊!凝聚吧,化为万古寒川之冰,化为凝实月华之冰。冰冰的融合,出现吧,双色冰封球。”在如梦照顾姐姐之时,念冰又吟唱出另一个咒语,巨大的双色冰封球在他面前出现,对于武士,他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的。

    如意此时已经气若游丝,鲜血不断从口中溢出,她最重的伤并不是身前的伤口。而是暴风雪爆发时将寒气震入体内,此时,她体内的血液正在不断地凝固着,当心脉冻结之时,就是她毙命之刻。怜香惜玉这种念头从不会出现在念冰的意识中,他只知道,自己的生命是最可贵的。

    “你。你把我姐姐怎么了,我跟你拼了。”如梦放平如意的身体,提着剑就朝念冰冲去。

    数十道风系斗气斩从剑中幻化而出,念冰惊讶的发现,如梦的斗气似乎比她姐姐的更为精纯,但是,双色冰封球已经形成了,这六阶的魔法绝不是先前那个四阶低等的冰墙术可以媲美的,双色冰封球在念冰意念巧妙的控制下,不断变换着方位。如梦的攻击除了能在冰封球上留下一些痕迹以外,根本无法对念冰产生任何威胁。

    对于如梦,念冰还是有些好感的,至少,她心地要比如意善良的多。“如梦姑娘,如果不想让你姐姐死,那你就住手吧。”再次挡下如梦的攻击,双色冰封球寒光大放。刺骨的冰冷中,数十枚冰锥激射而出,顿时将如梦逼退。

    如梦有些喘息的看着面前强大的魔法师,“你,你都杀了我姐姐,还说风凉话么?”

    念冰淡然道:“你姐姐只是受了震伤,致命的是寒流入侵,现在只有我能让她活过来。你应该明白。我想杀你再容易不过,没必要骗你。”双色冰封球最大的特点,就是杀伤力,如果面对的敌人是一群时,它可以不间断地散发出攻击力强横的冰锥。直到自身爆发为止。这个六阶魔法形成以后,除非对手有大剑师以上的实力,否则是不可能破掉双色冰封球的。

    在念冰的平静的声音中,如梦冷静下来,确实,如果对方想杀自己,只需要用先前那个魔法向自己攻击就足够了,那是根本抵挡不住的。“你,那你愿意救我姐姐么?求求你,救救我姐姐吧,我救她这么一个亲人了。我姐姐本性并不坏的,只是因为以前受的刺激过度,才会恨男人。”

    双色冰封球消失了,念冰一步步向如意走去,他很清楚,现在如意的命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梦绝不会再向自己发动攻击的,“我同样也不想杀人,只是,你姐姐这样的心性却应该教训一顿,麻烦你将她的上衣脱下来。”

    “什么?你,你想干什么?”一听这话,如梦顿时心中大惊,挡在念冰身前,警惕的看着他,手中的剑又抬了起来。看着念冰脸上的骷髅面具,她心中难免升起强烈的恐惧,一直以来,她什么事都听从姐姐的安排,早已经养成了依赖性,如意更是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而此时如意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而面前又有她无法对抗的强大敌人,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念冰皱眉道:“如梦姑娘,你姐姐现在身上伤口不少,你不脱掉她的衣服,我怎么帮她治疗呢?放心好了,我对她的身体一点兴趣也没有。”他见过的美女多了,随便哪一个,也不是如意这样的姿色可以相比的,尤其是与凤女那样的绝色相比,如意只不过是萤火之光而已。

    听了念冰的话,如梦这才醒悟过来,赶忙闪过挡住念冰的路,蹲下身体,扶着如意靠在自己身上,“你,你真的愿意救我姐姐。”

    念冰点了点头,道:“当然,我与你们本无仇怨。不过,我希望你姐姐活过来以后,你要多劝说她,不要再有草菅人命之心,否则,下次再见之时,我魔杀使的杀字必将落在她头上,解衣吧。”一边说着,念冰左手一直倒持的正阳刀抬起,刀柄处的火焰神之石直接点向如意的额头。还有什么东西能比火焰神之石更有取出寒毒的效果呢?灼热的气流在火元素的作用下顺眉心处而下,如意本来青白的脸色顿时多了一分红润。

    如梦见念冰真的要救自己姐姐,顿时松了口气,放下长剑,双手颤抖着,解除着姐姐身上的衣服。

    外面的长裙解开后,是里面的中衣,中衣之后是内衣,一样一样的极为烦琐,看的念冰目瞪口呆,喃喃地道:“女孩子真是麻烦啊!如梦姑娘,你动作最好快点,否则,寒毒没有要了她的命,却死在失血过多下,我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一听这话,如梦的手也不颤抖了,快速的接触着姐姐身上的障碍。当一切都解除之后,念冰顿时出现了短暂的呆滞,不得不承认,这有着剑师实力的如意小姐,身材确实很完美,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身体,不禁有些口干舌燥,幸亏脸上带着面具,否则,如梦看到他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知会怎么想了。深吸口气,念冰勉强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情,将眼前起伏的峰峦抛于脑后,咽了口唾沫,双手朝如意的娇躯虚按,念动自己熟悉的咒语,经过在魔法师工会数月的学习,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个不熟悉冰系咒语的念冰了,“伟大的冰元素啊!我请求你们,以善良之心融化为水,化为圣洁的甘泉,抚平创伤,在水之女神的见证下,出现吧,治疗的源泉,圣水术。”

    柔和的蓝色光芒随着咒语的完成向念冰的双手凝结着,刹那间,他的手完全变成了玉石般的白色,双手如同波浪般颤动着虚按,一股股白色的光晕朝如意那白皙而丰满的娇躯飘转着,深浅不一的十数道伤口在白色光芒的作用下,顿时停止流血,念冰闭上双眼,任由那温柔的水元素在指尖流淌,当他感觉到圣水术完全形成之时,他的手动了,双手在率动中点向如意身上的伤口,乳白色的水光代替了伤口的鲜红,粘稠的圣水完全封住了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很快,乳白色的液体就完全融入伤口之中,肉眼几乎都可以看到,那深浅不一的伤口正在不断的愈合着。

    深吸口气,念冰感觉到有些疲倦,毕竟接连用了几个不弱的魔法,对他的魔法力消耗也很大,“可以了,帮你姐姐穿上衣服吧,先不要动她的身体,让圣水与伤口完全融合,大概半个时辰后,你就可以带她回去了。放心吧,我用的圣水术是五阶治疗魔法,本来是用来治疗内伤的,对于这种普通的外伤来说,圣水术是奢侈的,但却不会让伤口留下伤疤,让她好好睡一觉,明天清醒后,一切都会恢复。”

    一听连疤痕都不会留下,如梦眼中顿时流露出感激之色,到了这时,她才完全相信,念冰并没有伤害她们的意思,“魔杀使先生,谢谢,我替姐姐谢谢您。今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念冰有些好笑地道:“有什么可谢的,别忘了,你姐姐可是我伤的。希望她能吸取教训吧。如梦姑娘,你姐姐以前到底受过什么刺激?”

    如梦犹豫了一下,但当她看到念冰透过面具投射来的澄澈目光时,心中没来由的涌起强烈的信任感,轻叹一声,道:“是这样的。我们的父母在姐姐七岁、我五岁那年,就因为瘟疫而去世了。小时侯,姐姐非常坚强。为了照顾我,她天天在大街上要饭,那时候的她像个男孩子一样,周围同龄的小乞丐,谁也不敢欺负我们。姐姐对外人一直都是很凶的。直到姐姐十岁那年,我们被恩人收留了,恩人管我们温饱,教导我们技艺。使我们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魔杀使先生,请您不要问我们是属于哪一方的,就算死,我和姐姐也绝不会出卖恩人。”

    念冰微微一笑,道:“对于那些我没兴趣,我只想知道,你姐姐究竟受过什么样的刺激,使她变得如此歇斯底里。”

    如梦眼中流露出一丝泪光,“在恩人收留的孤儿中,有一名非常出色的男孩子,他长得很英俊。而且性情温和,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在二十岁那年,就已经史无前例地达到了大剑师境界,当时。我们曾经说过,有一天,他一定会成为一代武圣的。那时我十五岁,姐姐十七岁。不知道什么时候,姐姐早已经暗恋上他,却一直都不敢表白,将自己的爱埋藏在心中,因为姐姐知道,他喜欢的是恩人的女儿,虽然恩人的女儿每年只会回来一次,但是,那时的他总是最快乐的。姐姐自知无法与恩人的女儿相比,所以,也只有将自己的感情埋藏在心中了。终于,两年前,恩人的女儿又一次回到了家中,出色的他再也忍耐不住,向恩人的女儿表白了,但是,他得到的却是拒绝,无情的拒绝,没有任何转圜余地的拒绝。当时,他受了很大的刺激,一个人跑出去喝酒。所谓关心则乱,姐姐追去了。那一晚,他们都没有回来,虽然姐姐不说,但猜我也能才得到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从那以后,姐姐与他之间的关系确立了,我很为姐姐高兴,但却始终有一种不妥的感觉。那一年,是姐姐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年,他们住在一起,执行任务时双宿双飞,姐姐除了不忘照顾我以外,其他的任何事都已经顾不得了。看到姐姐如此开心,我也不忍心多说什么,只是暗暗祈祷着,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但是,事与愿违,他们交往整整一年后,当恩人的女儿再次回到家时,出色的他,竟然像以前一样,无微不至的关怀着恩人的女儿,一切都和以前没有任何变化,恩人的女儿依旧没有理睬他,当恩人的女儿离开后,姐姐与他之间第一次发生了争吵,我清晰的记得,那次他们吵的很厉害,我担心姐姐,所以,一直都在他们的窗根下听着。姐姐质问他,为什么还忘不了恩人的女儿,他无情的伤害了姐姐,他对姐姐说,他与姐姐之间只是有欲而无情,姐姐只是恩人女儿的替代品,只是他心情的一个寄托而已,还说,他这一生之中,只会爱恩人的女儿一人,就算将来和我姐姐真正结合,也永远只会对恩人的女儿有爱。姐姐是个刚强的人,从那一刻开始,她的心死了,她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是恩人器重的人,姐姐本已升起的杀机散去了,但是,姐姐却向恩人要求外调,就来到了这里,用妓女的身份掩盖自己,继续帮恩人做事。我想,如果不是为了报答恩人,恐怕姐姐早有轻生之念,我不止一次看到她在深夜中背着我独自哭泣,姐姐真的好苦好苦啊!今天晚上,您所保护的那位朋友来到了妓院之中,她真的很英俊,甚至比姐姐曾经深爱过的那个人还要英俊许多,他那温和的笑容与那个人有几分相象,所以,姐姐的心才会被搐动,才会向他下杀手。魔杀使先生,我替姐姐向您和您的那位朋友道歉,请你们看在姐姐可怜的遭遇份上原谅她吧,今后,我一定会劝说她不再做傻事了。”

    听完如梦的叙说,念冰的心微微的颤抖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遭遇,如果与如意姐妹相比,或许自己还是要幸运一些的。目光落在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的如意面庞上,她看上去似乎已经不是那么可恶了。原本心中的一丝愤恨完全消失,念冰轻叹一声,道:“对不起,如梦姑娘,我不知道你姐姐曾经经历过这么多坎坷。应该是我向她道歉才对,诚心地祝福她,今后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归宿。不过,也请你转告令姐,英俊的男人未必都不是好东西。至少,我那位朋友不是。好了,带你姐姐回去吧,我护送你们。今后一切小心。”

    如梦小心地抱起姐姐,在念冰的护送下回了城,一直将她们送回到妓院之中,念冰才悄悄离开,此时,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一抹鱼肚白。没有急于回饭馆,念冰找到一个寂静的角落,收起自己这身魔杀使的行头,盘膝坐下,将精神外放,一边感知周围的一切。一边缓慢的恢复着自己的魔法力,这样虽然恢复速度要慢上一些,但由于精神外放,可以事先感知到周围发生的事,所以相对要安全得多。

    当念冰感受到大街上已经开始有了熙熙攘攘的人流时。从冥想中清醒过来,冰火同源的特殊性使他的魔法力恢复极快快,此时已经重新达到了最佳状态。站起身,弹了弹身上的尘土,现在也该是回去的时候了。相信如意应该也已经醒过来了吧,不知道她的身体如何了。第一次用魔法伤人后让念冰感觉到有些愧疚,对于如意的遭遇,他还是非常同情的,毕竟他也有着类似的不幸经历。

    走到大街上,念冰辨别了一下方向,朝旅馆走去,他并不急,昨天晚上吃的那点东西早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准备找个地方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再说,就让雪静等等吧,她对自己的印象越坏,就越有可能不再纠缠自己。想到这里,他索性放慢了脚步。买早点的地方还真不少,不过,只是简单地看几眼,念冰就能发现这些早点铺中师傅们的手艺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但现在也只能凑和着吃点了。他随便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早点铺坐下来,要了一碗白粥,两个馒头和一碟咸菜,这些基本的食物,味道总不会差的太多。

    一边吃着自己所要的食物,念冰一边向大街上看去,他突然发现在这家早点铺的街对面,是一家贩卖厨具的商店,心中一动,暗暗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有了空间之戒,不需要再将什么东西都带在身上了,既然如此,何不购买一些厨具放在空间之戒里呢?光有菜刀毕竟不够,除了烧烤以外,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烹调,对,就买些厨具吧。顺便再买一些调料,这样,带在身上就方便多了。想到这里,他加快嘴上的动作,填饱了自己的肚子后立刻穿街而过,走进这家厨具店。

    厨具店看上去很干净,两旁的墙壁上分类挂着各种厨具,一应具全。虽然不是什么上品,但用来一般烹饪,也是足够了。一名四十多岁,身材矮小的男子迎上来,道:“先生,您要购买厨具么?我们这里什么都有,您随便挑选。”

    念冰随手拿起一支铁锅,弹指在上面敲了敲,发出清脆的声音,他再看看铁锅的纹理,不禁摇了摇头,质地太差了,恐怕自己的火系魔法稍微用的强一些,这只锅就会毁坏。矮小的男子一看念冰有些不满意,赶忙道:“先生,这些普通货色如果不能入您的法眼,我这里还有好的。”

    “哦?好的,拿出来我看看,最好是全套的,也省得我依次挑选。”念冰倒不报有太大希望,只要厨具的刚性和韧性好一些,能够承受得住自己的冰火同源魔法,就足够了。矮小男子道:“巧了,我这里正好有一套正宗天泉轩出产的名厨具,您等一下。”

    天泉轩?这个名字念冰曾经听鬼厨查极说过,在查极的描述中,天泉轩是当今最好的几个制造厨具的作坊之一,他们出产的厨具,有硬度高,刚性好、耐磨损、防锈蚀等特点,虽然不是什么名器,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厨具,一般好的厨师大都使用他们那里出产的厨具,由于天泉轩极为有名,所以他们出产的厨具价格也比较离谱,随便一件,都要几个金币,全套下来,估计要几个紫金币了。普通的厨具,只需要两、三枚银币就能买上一套,价格足足相差了一百倍。不过,念冰是不在乎钱的,如果这里的老板真的能拿出天泉轩出产的好东西,他绝不会吝啬。所谓功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厨师来说,器具越好,在烹饪时越能发挥出他全部的能力。

    一会儿的工夫,矮小男子捧着一堆比他身高还要高些的盒子走了出来,看样子很吃力似的,将盒子放在地上,有些喘息地道:“先生您看,这些都是天泉轩出产的好东西啊,虽然价格高一些,但绝对物有所值。”

    念冰有些好奇地走上前,打开最上面一个盒子,只见里面是一支铁锅,锅体完全是灰色的,掉转锅身,只见锅底上刻着一个菱形印记,上面正有天泉轩三个字。这支锅明显比先前那支要沉得多了,重量起码是先前那支锅的四倍,锅身的厚度也比较合适,握住把手,手腕与把手完全形成一体,感觉上非常舒适,手腕微微颤抖,做出掂锅的动作,一切都非常自然而和谐,这种重锅正是念冰所喜欢的,轻敲锅身,铁质相当不错,敲击时回音浑厚,听起来非常舒服,“老板,你这是天泉轩出产的厨具?”念冰的声音中多了几分质疑。

    老板愣了一下,道:“当然是了,这可是我特意从天泉轩采购的镇店之宝,如果不是看您懂得厨具的样子,我也不会拿出来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