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四十五章 对不起,雪静

    念冰看了他一眼,道:“这一个锅卖多少钱?”

    老板试探着道:“半来这锅应该卖一个金币,不过,看您像有意思买的样子,我就给您个半价,五个银币吧,很便宜吧?”

    念冰将铁锅放入盒子中,淡然道:“那您还是留者这镇店之宝吧。”说完,头也不回就向外走去。

    “啊!先生,先生您别走啊!价钱好商量,您开个价吧。”老板赶忙叫住念冰。

    念冰回身看向他,道:“如果全套的餐具,我一共出一个金币,愿意卖就卖,不卖拉倒,你这分明就是假货,根本不是天泉轩的东西

    老板目瞪口呆的道:“先生,话不能乱说,您怎么知道我这就是假货呢。”

    念冰淡然一笑,道:“材质,天泉轩出品的东西,颜色比这个要深一点,而且还要更沉一点,而且,印记也稍微有些不对。天泉轩的标记应该是三角形的,你这全套东西,我给你个金币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从什么地方低价收购来的吧。”

    老板苦着脸道:“先生,就算是假的,可您看这么多件,一个金币也太少些了吧。”

    念冰哼了一声,“嫌少?那你就另找买主吧。这样的假货,在别的地方我最多也就给八个银币。”说完,又做势欲走。

    “好,好,好,方正您也是今天第一个客人,一个金币就卖您了,哎,我可是赔了。”老板一副不甘愿的样子做出了让步。

    念冰摸出一个金币递给老板,抱起一堆厨具离开了店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矮小的老板哼了一声,自言自语的道:“真是个笨蛋,明知道是假货还买,我才三个银币收购来的,恩,这下赚了不少。哈哈哈哈。”要知道,一个金币足以让一个三口之家过上半个月了。

    离开店铺,念冰同样在庆幸着。真是个笨蛋,明明是真货,却当假货来卖,这下可是赚大了。这天泉轩的厨具并不是假的。他之所以敢和那老板讨价还价。主要是因为那老板的开价。天泉轩地东西,即使是进价,每样也绝不会低于一个金币,而那老板却要以五个银币卖自己一口锅。联想到冰兰城是一座通商城市,他很容易的就判断出,这套天泉轩的厨具必然是那老板从不懂行的人手中收购而来。天泉轩坐落于华融帝国,一般人很难见到它们的产品,在料到那老板不识货的情况下,念冰自然将价格压了下来。

    找到个没人的地方,念冰检验了每一样厨具,将他们收入自己的空间之戒中,这一次,就算再露宿野外。也不怕没有工具做饭了。在回旅馆地路上,他又采购;饿各种自己所需要的调料,空间之戒内,除了他那些宝贝刀以外,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厨房。

    “静静。你醒了没有?”念冰回到旅馆,现在已经是白天了,自然没有保安拦阻,他直接来到楼上属于自己的房间。

    门开,雪静一脸不满地出现在念冰面前,“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就在大厅沙发上睡觉啊!”

    雪静哼了一声,道:“还说谎话,昨天回来后我就拿了一床被子给你送下去,可你人就不见了。到底去哪里了。”一边说着,她将念冰拉进了房间。听到雪静地话,念冰心中不禁一暖,但想到自己今后的自由,他还是狠下心肠,道:“我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住一宿而已。”

    雪静皱眉道:“那么晚了还会有地方可以住么?快坦白,到底去哪儿了?”急于询问念冰昨晚的去向,她连门都没有关。

    “妓院,总可以了吧。你不觉得自己很烦么?”念冰装出不耐烦的样子。

    “什么?”雪静地声音顿时变的尖锐起来,“你,你再说一遍,你去哪儿了?”

    “妓院啊!怎么了?那里睡的还比较舒服。”念冰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雪静原本红润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抬手指着念冰“你,你竟然去那种地方,你,你”

    念冰淡然道:“去哪里是我的自由,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是,你并没有限制我自由的权利,我也是个男人,去妓院不是很正常么?”

    雪静的声音颤抖了“好,好你个念冰,亏我千里迢迢的来追你,你竟然这样对我?”

    念冰眨了眨眼睛,“没有千里那么夸张吧,静静,我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拿你当朋友才会实话实说的。”

    愤怒使雪静苍白地俏脸涨的通红,“昨天晚上我让你和我一起住,你都推三阻四的,却去了妓院,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念冰走到一旁坐了下来,他此时心中也有些紧张,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下去,深吸口气,道:“很简单,我们是朋友,而且,妓女是不需要负责任的。”

    “你”噌的一声,宝剑脱鞘而出,雪静指着念冰,“在你眼中,我连妓女都不如?”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静静,你要明白,我们之间除了是朋友以外,并没有任何其他关系。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这是你第二次用剑指着我了。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有什么权利干涉我地自由,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也没有强迫你和我走在一起,如果你不满意,随时都可以离开,我想,雪伯父正期盼着你回去呢。”

    “我杀了你。”雪静在暴怒之中已经失去了理智,念冰本来就是要利用她火暴的脾气,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心中却有些不忍。

    剑,带着红色的斗气光芒直接扎向念冰的胸膛,处于愤怒中的雪静,早已经没有了顾虑。正在念冰准备发动冰墙术的卷轴之时,一道蓝色的光芒豪无预兆的挡在他身前,叮的一声轻响。雪静地剑竟然飞了,插在一旁的墙壁上,蓝光一闪,一柄长剑搭上了她的肩膀,气机将雪静完全锁定,使她无法移动分毫。

    念冰惊讶的看着眼前之人,“卡洛会长。”

    来人正式卡洛,他的目光落在雪静身上。平静的道:“火属性斗气,如云朵般飘逸不定,爆发时却如排山倒海一般。这应该是火云斗气,你与噬血灭魂雪魄雪元帅是什么关系?”

    念冰的气息刺激着雪静的身体。他怒视着面前地卡洛“你管不着,滚开,我要杀了他。”

    卡洛有些玩味的看了念冰一眼“吵闹归吵闹,何必动手呢?你舍得杀了他么?如果只是一点误会。说清楚就好了。小姑娘,感情的事不是冲动就能解决的。”老于事故地他,从雪静那爱恨交加地眼神中已经读懂了许多东西。

    雪静楞了一下,愤怒的道:“滚开,什么叫误会?他自己都承认去了妓院,这还是误会吗?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念冰站起身,走到卡洛身旁,道:“静静,你冷静一些。我有自己的生活,你同样也有你的生活,我们并不属于一个世界。如果我做地事让你生气,那我愿意想你道歉,但是,我绝不会因为你而改变什么,同时,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我而有所改变。卡洛会长,你放开她吧。”

    卡洛手上的剑光隐没,锁定雪静身体的气息消失了,念冰走到一旁,将剑从墙上拔下来递给雪静,“我身上有护体卷轴,你是伤害不了我的。对不起,静静,或许我让你失望了,但是,这才是我的本性。与其让你将来才认识我,还不如现在说清楚。”

    接过念冰递来的剑,雪静的手在微微颤抖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这样对我,我有哪里不好,难道我配不上你吗?一得知你离开的消息,我就立刻追来,更愿意陪你去奥兰帝国,但是,你呢?你又做了什么?你对的起我的心么?”

    念冰默然了,心中暗道:对不起,静静,我不是想拒绝你,而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资格接受你的爱,我地心中只有仇恨,为了父母的仇,我不能让任何事分心,静静,你一定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归宿,我永远都会祝福你。

    在念冰心中,地位最高的女子,无疑是凤女,或许是因为凤女是他第一个见到的女孩子,也可能是因为凤女是众女中最美地,在他心中,凤女的地位几乎是不可动摇的,即使如此,念冰也没有向凤女有任何表示,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在替父母报仇之前,他没有资格去寻找自己的爱,一切的一切,都要等报仇之后才能考虑,但是,那会是多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他不希望伤害任何一个女孩儿,所以只有选择逃避和退出,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才是他所追求的。

    见念冰不语,雪静心中的愤怒更增,剑上的斗气若隐若现,但一向随自己喜好而做事的她,却无论如何也刺不出去,不是因为旁边有着深不可测的卡洛,也不是因为念冰潜藏的魔法卷轴,看着面前这英俊的男子,她心中虽然愤怒,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使她怎么也下不定决心去伤害他。

    泪水顺着面庞滑落,雪静猛的将剑掷向地面,任由泪水流淌,化为一片红云飘然而去。

    一直想摆脱的人走了,但是念冰心中却更加沉重,静静,一路平安吧,早些回到冰雪城,那里才是属于你的地方。

    卡洛上前两步,将地面的剑拣起,仔细看了看,道:“不错的剑,火属性,本身是用赤刚以百炼法打造而成,用此剑能使火属性斗气更好的发挥,不可多得的利器啊!魔法师先生,你不觉得有些可惜吗?”

    念冰叹息一声,将剑接如手中,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剑是好剑,但我这个人却不是好人。叫我念冰吧。”

    卡洛微微小笑,道:“这个女孩子相貌不错,看的出。虽然脾气火暴一些。但秉性还是很好的,你又何必距人于千里之外呢?”

    “我有吗?你也听到了,她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去了妓院才发脾气的,是我对不起她,她选择离去是最正确的,我这样的人,又怎么值得她爱呢?”

    卡洛的笑容更盛了,“物品比你痴长几十岁,在观人之术上还有些造诣,虽然你表面上看起来很温和,但是,骨子里却有一种别人没有的傲意,人不能骄傲,却要有傲骨,我不认为像你这样的人会到妓院去做些无意义的事,我说的对么?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似乎是因为某件事不想连累到那位姑娘,才将她逼走的。”

    “老狐狸”这是念冰对卡洛的评价,“这些是我的私事,卡洛会长就不必多问了,你来找我,想必已经准备好那些东西了吧?”

    卡洛微微一笑,道:“那是当然的,不知道念冰先生准备好了没有呢?拿进来吧。”在他招呼声中,一名身材壮健的高大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肩膀上扛着一个布袋,不用打开看,念冰已经感受到了那布包中的魔法气息。“你要的东西都已经在这里了”

    念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布包,右手虚空一招,顿时,七个魔法卷轴出现在他手中,这几个魔法卷轴完全是用最高级的白卷轴所制,“会长可以拿去看看,不过,不要不小心触动了。稍后会告诉您这几个卷轴所代表的魔法都是什么。”

    卡洛见念冰并没有去看自己拿来的布袋,微笑道:“既然你信的过我,我又为什么信不过你呢。念冰先生,很高兴完成了我们的第一次交易,今后如果您还有魔法物品要出售的话,我随时欢迎,价格并不是问题。”

    念冰颔首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送会长了。”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卡洛道:“念冰先生,昨天我听您说,还有几个特殊的魔法卷轴想卖,不知道这些魔法卷轴都有什么功效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出一个非常合理的价格。当然,这要看卷轴自身的品质而定了。”

    念冰摇了摇头,道:“对不起,那些魔法卷轴我还不想卖,或许以后会有机会吧。您也知道,其实我并不缺钱,只是需要一些魔法物品的原料而已。”

    卡洛没有再多说什么,微笑道:“希望我们工会能与令师合作愉快吧,离开这里后,我会立刻赶往冰雪城。”

    念冰心中一动,道:“卡洛会长,如果您去冰雪城的路上遇到刚才那个女孩儿,麻烦您帮我照顾她,今后念冰必有所报。”

    卡洛点了点头,他看出念冰的心情不好,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房间。

    雪静走了,自己也得到了想要的白卷轴,一切似乎都很顺利,但念冰心中却有些堵的慌,打开布袋,将白卷轴展现在自己面前,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干什么呢?能有些事情来排解自然是最好的办法,目前来看,制作卷轴是最好的选择。只有将一个个白卷轴都变成自己需要的东西,才能更好的在这片大陆上生存下去。

    再一次制作卷轴,念冰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单一的魔法卷轴已经不是他所追求的,虽然最高仍然是六阶,但这一次,他却在各种卷轴中融合了许多自己的想法。

    三天.整整三天,念冰都没有离开房间一步,每天的吃喝都是叫旅馆的服务人员送到房间中来。第一天时,他心中还有些抑郁,但从第二天开始,他已经忘记了一切烦恼,完全投身到魔法卷轴的制作之中。

    越复杂的卷轴,制作起来就越困难。同样地,成功的几率也就越小,即使以他那深湛的魔法控制力,一些特殊效果的魔法卷轴。成功率也不到三分之一。

    三天过去了,念冰看着面前成功完成的二十多个卷轴,有些苍白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虽然众多白卷轴只制作出来二十几个魔法卷轴而已,但是,他深信,自己面前的这些成品,随便拿出一个,也能够与先前所有的白卷轴价格相比。

    小心地将这些卷轴收入空间之戒内,再取出几个佩带在自己身上,完成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已经完成,该是起程的时刻了。奥兰帝国,就是他即将到达的目标,在去奥兰帝国之前。他还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对自己另一个梦想的追逐,也可以说是替师傅查极的追逐,冰兰城中的名小吃瞪眼食,就是他离开前最后要停留的地方。

    结了账,念冰悄然离开了兰馨宾馆,在经过兰馨饭馆的时候,他清晰的看到招牌上多了几种鸡翅,那完全是按照那天他所制作的鸡翅变化而成的,虽然可以想象这种鸡翅在普通地厨师手中做出肯定比不上自己做的,但与原本的相比,显然要强的多了。这也算是自己为这座城市的一点贡献吧,希望瞪眼食不要让自己失望才好。

    一边想着,念冰顺着街道朝城南走去,街道上依旧是那么喧嚣而热闹,各种商队随处可见,一辆辆半截着货物地马车经常会横梗在街道上阻塞交通,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有冰兰城官方的人来协助改善交通状况,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座商业城市依旧在平稳地运转。念冰看着周围的一切,暗暗地告诉自己,当下一次通过冰兰城进入冰月帝国的时候,或许就是自己前往冰神塔替父母报仇的一刻。

    微微一笑,念冰向前走去,他不知道自己要走多久,确定了方位,南城,总会有尽头的。

    当念冰来到南城时,气息已经有些不匀了,他真想大喊一声,我恨大城市,为什么要走这么远呢?找路人问明瞪眼食府确切的方位,他这才寻路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门面装潢比兰馨饭馆要好了许多,只不过,这似乎是一家露天的饭店,门口的牌楼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标志,那是一个大眼睛,椭圆形的眼睛足有一平方米大小,悬挂在那里极为醒目,在大眼睛两旁各有一个大字,瞪、眼。

    真有特点啊!这是念冰的第一感觉。当他走入大门后,这个感觉就更加强烈了。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饭饱,呈现在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院子,没有顶棚的院子,一张张桌子摆的很分散,只要有客人,桌子上就会摆放上一口大锅,不论客人多少,桌子旁都有一名服务员在盯视着,而客人们的目光则都落在那口锅里,确实符合瞪眼二字,只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

    “先生,您是来吃瞪眼食的么?”一句服务生跑了上来。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是第一次来,能不能先给我介绍一下。”

    服务生微微一笑,道:“其实很简单,我们这个锅里有特殊的调料,经过长时间熬制成老汤,吃的时候用开水稀释一下,然后再放入如肝、肠、肚、肺、肉片、豆腐、青菜以及一些高档的东西,最好的是鲍鱼,一锅中只有一个鲍鱼,只要您能夹的到,我们会再放一个,然后下面由炉火加热,锅内的各种材料会随着沸水翻腾,客人每一个银币可以下筷子十次,不能在沸水中停留,夹上什么吃什么,我们还免费奉送烧饼和底汤。如果您运气好,自然能吃到好东西,运气不好,连吃十次青菜也是有可能的。”

    念冰惊讶地看着服务生道:“这确实很新鲜,那给我来一锅吧,我试试。”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他来到一张空桌处坐下,一会儿的工夫,服务生先捧来一坛炉火。然后再将一个大锅放在炉火上加热。

    锅中的汤呈现棕黄色,阵阵香气扑鼻而来,通过香味念冰判断出,这锅中的底料必然有药材存在着,现在冰月帝国都流行药膳了么?

    锅中的汤汁渐渐翻腾起来,念冰左手拿起一个烧饼。右手拿起筷子,仔细地看着汤汁中翻腾的各种材料,汤很多,里面的材料相对很少。下面炉火的温度不低。怪不得要在露天吃了,如果在屋子里,这么多炉火,单是温度的问题就很难解决。瞪眼食,看来,自己真要瞪大了眼睛才行。

    如果说眼力和手的准确性,恐怕武技高手也很难比的上念冰,手腕一翻,筷子闪电般一探一收,锅中唯一的一个小鲍鱼就被他夹了起来。不理服务生吃惊的样子,念冰吹掉鲍鱼上的热气,将其送入口中咀嚼。

    味道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但也还勉强可以,念冰立刻判断出。这瞪眼食这所以能招揽客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一个新颖,真正说味道,也只能算是过得去而已。汤汁中的药材味道并没有完全被材料吸收,由于事先煮熟,火候控制地一般,鲍鱼的鲜味已经有些流失了。

    当念冰夹起第八个鲍鱼送入口中之时,服务生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不愧是瞪眼食,他的眼睛早已经瞪地很大了,但却依然看不清念冰是如何下筷,如何在众多材料中寻找到那珍贵鲍鱼的,要知道,每次他放入一个鲍鱼,都会将所有的材料搅动一翻,而且鲍鱼在汤里很滑,想夹起来绝不容易,更何况还是一瞬间夹起来。

    幸好念冰最后两次出手是夹了一片菜叶和一块肉,否则,他这瞪眼食就变成十鲍大餐了。喝下一碗汤,送下口中的烧饼,念冰比较满意的长出口气,向身旁的服务生道:“汤的味道比材料要好,本来这是一道不错的菜,可惜如此吃法不可能控制火候,自然就差了些,给你们提个建议,最好在汤里加些姜片,不但多了驱寒的功效,而且味道会更好一些。”

    说完,不理会服务生惊讶的目光,将一个银币放在桌子上,起身而去。

    虽然瞪眼食并没有给念冰带来太多的惊喜,但这种新鲜的吃法还是令他有所领悟。

    出了城,念冰深吸口气,与城市中浑浊的空气相比,野外要清新了许多。艳阳高挂在天空,此时已经接近正午了,品尝了一顿瞪眼食的他现在精神非常好,目标奥兰帝国首都,进发吧。

    进入奥兰帝国境内不远,念冰突然感觉到一股肃杀的气息,气息非常浓厚,周围的树木显得很寂静,似乎连虫鸣鸟叫也不存在似的。

    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有这种感觉出现呢?他心中微微一紧,已经想到了答案。军队,只有在军队驻扎的附近,才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而且,这里的军队必然是经过铁与血的考验,才能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看来,奥兰帝国与冰月帝国的边镜,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太平啊!

    正在思索间,马蹄的声音从正面传来,随着马蹄声越来越清晰,念冰看到大道远处冒起一股尘烟,尘烟很直,顺首大道而来,那是骑兵么?想到骑兵这个词,念冰不仅回想起八年多前的那一天,那是自己第一次与师傅前往冰雪城的路上,银羽骑士团在他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尤其是那被自己当成母亲的阿姨,她是那么的善良,真的好象妈妈啊!

    尘烟越来越近了,念冰看到,那是一队骑兵,排列整齐的骑兵,一共只有十骑,排成一行,身上统一穿着黑色的甲胄,虽然并不是重装铠甲,但看上去也有几分沉重似的,正快速地朝自己这边狂奔而来,马上的骑士一个个精神抖擞,都没有带头盔,那直线般的尘烟就是从他们战马的脚下出现的,十骑一排,尘烟没有一丝散乱,甚至连他们骑马的姿势都一模一样,很明显,这是一支久经训练的队伍。

    念冰闪到一旁,他可不想让这些骑兵误会些什么,自从离开冰雪城的那一天起,他就告诉自己,能不招惹的麻烦就尽量不要招惹,麻烦少些,自己也能更好地完成目标。

    你不招惹别人,别人就不招惹你么?不一定。|G

    “停。”为首骑士突然大喝一声,十匹战马的前蹄同时高高抬起,落向一旁,原本急驰的他们硬生生在念冰面前不远处停了下来,为首的骑士有着一头火红色的长发,身材比念冰还要高大许多,因为马的急停,他身上的铠甲发出锉锵的声音,翻身下马,朝念冰走了过来。

    “小兄弟,还有多远到冰兰城?”骑士的声音还算客气。

    念冰道:“不远了,顺着大道,以你们的骑速,大约再有小半个时辰就能抵达。”

    骑士看着念冰的目光突然有些疑惑,“你是从那边刚过来的么?冰月帝国人?”

    念冰摇了摇头,他当然不能肯定对方的说法,冰月帝国可没有金色头发的人存在,“不,我是华融帝国人。如果没什么事,我要继续赶路了。”

    听到华融帝国四字,骑士脸色一变,“华融帝国的?那你不用走了,跟我们一起回冰兰城吧。”

    念冰微微一愣,道:“为什么?”

    骑士冷哼一声,道:“我是冰月帝国铁血骑士团中队长奥穆,现在华融帝国突然与奇鲁帝国联合,向奥兰帝国发动了袭击,我们回帝国就是传递消息的,在这个时候你突然出现在我们两国交界之处,又是华融帝国人,必须要跟我们走一趟,如果查清楚了和你没关系,再放你离开。”

    念冰皱眉道:“可是,我并不知道什么战事。听您这么说,似乎开战时间不长吧,我远在冰月帝国,又怎么可能知情呢?绝对不会是你想象中的奸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