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四十九章 刀震课堂之锦字虚牖

    兰梦学院,念冰心中重复着这四个字,看来,自己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了,师傅啊!您当初怎么也不肯告诉我仇家是谁,但是,作为您的弟子,又怎么能放下仇恨呢,只要我从驼厨那里问到仇人的情况,一定会为您一雪前耻的。她逼您挑断了手筋,我就挑断她四肢筋脉。想到这里,他身上不自觉地散发出冷厉之气,从小将仇恨深埋心底的他,对待好恶与平常人完全不同,一切只凭自己的喜恶。在外人面前,他始终是和善的,但是,他的心却如同寒冰一般,自从父母在冰神塔沦陷之后,只有两个人真正打动过他的心,一个,就是鬼厨查极,另一个,就是曾经赠送他天华牌的美妇。至于其他人,在他眼中只是过眼云烟而已,最好的情况也只不过是欣赏而已。

    两人来到二层,紫清剑发挥他不敲门的传统,挨个教室拉开门看,接连换了六个教室,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念冰,就是这里了,来,跟我进来。”说着,推开教室门就带着念冰走进了那间教室。

    教室很大,里面有五十多名学员,站在讲台后的,是一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看到紫清剑不禁皱起了眉头,“清剑,你搞什么?不在你们武技系上课,跑我这里来干什么?”念冰的目光落在讲台上,讲台很大,上面有一块宽阔的案板,旁边的桌子上摆放了一些蔬菜和生肉。台下每一名学生面前除了桌子比讲台矮一些以外。摆放的东西都是一样的。看起来。他们是刚开始上课。

    紫清剑嘿嘿一笑,道:“范老师,您别生气,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念冰,这位是范健、范老师,不过,可不是犯贱,是姓范的范。健康的健。”他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顿时引起正同学生们一阵哄堂大笑,那位“犯贱”老师的脸色更是变了又变,强忍着不让自己发作。紫清剑仿佛并没有感觉到他的不满似的,继续道:“范老师,这位念冰是新来的刀功老师,我带他来给你认识认识。顺便也让学员们认识一下。”

    范健有些惊讶地看着念冰。道:“新来的刀功老师?”不是单是他惊讶。台下的学员们也都流露出惊讶之色,在念冰之前,紫清梦是兰梦学院最年轻的教师,这些兰梦学院的学员们自恃甚高,紫清梦能压得住他们,一是因为绝色容颜,再一个就是她的刀功确实已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此时又新来一句刀功老师,而且年纪如此之轻,想让他们接受确实不容易。

    念冰向范健点了点头,道:“您好,范老师,我刚到学院,以后还请您多关照。”

    紫清剑有些不耐烦地道:“好啦,别客套了,念冰快点,让我看看你的绝技。也让下面这帮小子见识一下。”

    念冰向范健递过一个询问的目光,“可以么?范老师?”他很清楚,想在这个学院中立住脚,在今后一段时间内过得舒服一些,就必须要拿出些真本事。

    范健上课被打扰,心中很是愤怒,但紫清剑在学院中的地位极高,虽然平时待人和善,可想让他推崇一个人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范健也想看看这念冰窨有什么样的能力,可以让紫清剑如此推崇。向念冰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既然你也是本系的刀功老师,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请。”

    念冰不再客气,走到范健让出来的位置,看着下面五十多名学员淡然一笑,道:“或许,你们觉得我年纪很轻,并不适合做老师。但我只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厨艺的高低,年龄并不能起到决定作用,所谓达者为先,如果你们谁自问刀功比我好,我随时可以让出这个位置。”

    他的语音虽然很平静,但隐约间显现出的傲气却灌溉全场。当然,单凭几句话是不可能得到这些学员认可的,念冰话音刚落

    ,就听下面有人起哄道:“别光说不练,让我们看看你有啥本事能跑这里吹牛。”

    念冰抬手指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这位学员,请起立。”

    “起立就起立,我还怕你不成。”那是一名身材不高,但看上去很壮硕的学员,或许是经常锻炼身体,他身上的肌肉将学院制服涨满,一头暗红色的短发像刺猬般竖立,脸上尽是不屑之色,显然并不认可念冰这年轻的教师。

    紫清剑笑骂道:“墩子,又是你小子出来捣乱。”看样子,他似乎和这名学员很熟。

    被称为墩子的学员嘿嘿一笑,道:“剑哥,我不服嘛,难道他还能有梦姐的水平不成?”

    紫清剑哼了一声,道:“看着吧,马上你就会知道了,小梦可是把念冰当做最大的竞争对手的。你这臭小子,成天不好好上课,就知道到处给老师捣乱,等明天上我的重剑课,我好好与你切磋一把。”

    墩子吓了一跳,连连摇手道:“算了、算了,我承认你能秒杀我还不行吗?剑哥,你可是学院里除了院长以外我最佩服的人啊,你忍心伤害我幼小的身体么?”

    课堂再一次被哄堂大笑所占据,用幼小形容自己的墩子装出一个扭捏的神情,令人不禁喷饭。

    唯一没笑的,就只有念冰了,当笑声收歇后,他拿起桌上的菜刀,在手中比了比,这柄刀虽然远比不上自己的傲天,但也比先前饭店中那个要强得多了。“墩子是么?”

    墩子哼了一声,挺起坚实的胸脯,道:“不错,怎么样?拿刀砍我啊!你还真未必砍得动。”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用厨艺老师。可不是武技老师,既然你提出想让人砍你这个请求,我想,清剑大哥明天会成全你的。我叫你站起来,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这样好了,我知道你们都不服气,或许你们大多数人的年纪比我还要大,只要你们谁能重复我既将完成的刀功,我立刻拜他为师。否则的话,以后你们要以老师来称呼我,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念冰。”

    一边说着,他左手拿起一根比较大的胡萝卜,包括墩子在内,所有学员的目光都落在念冰身上,他们都想看看。这位傲气凌人的新老师有什么本事。

    微微一笑,念冰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寒光。握刀的右手五指微微一动,掌心外挺,菜刀顿时在他的手中旋转起来,随着他手掌的不断律动,旋转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墩子站在那里,噗之以鼻道:“就这个啊。我三岁的时候就会耍刀了,这点本事还想给我们当老师……”

    念冰卑鄙的刀依然在旋转着,他的目光看向墩子,宛如两道冷电般从教室中闪过,墩子史觉得全身一冷,后面的话竟然说不下去。就在这时,念冰动了,真正地动了。

    拿着胡萝卜的左手摊开,使胡萝卜平放在掌心上,右手的刀光向胡萝卜凑来,只是刀的边缘接触到胡萝卜,刀转得很快,念冰的右手已经因为速度而带出一片虚影,没有切菜发出的声音,一切依然那么寂静,刀光不断从胡萝卜上来回掠过,既然是紫清剑也无法看清刀影在那瞬间都做了什么。

    念冰的手很稳,刀光来回穿梭,似乎在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抬起头,不再看刀和胡萝卜,目光整个教室,“刀功的基本是什么?是稳定,没有稳定的手,就算偶尔能切出好的效果,也不能称为成熟的刀功,我这套刀法的关键在一个挑字,有本事,你们就看清楚,光耍嘴皮子,永远也只是庸才。清剑大哥,这就是你想看的锦字虚牖。”

    听到锦字虚牖四字,范健全身一震,眼中流露出骇然的光芒。

    刀光突隐,旋转停止了,念冰持刀的手开始做出奇异的颤抖,刀尖不断在胡萝卜上挑着,红色的碎屑纤细而均匀,出现在案板上,托住胡萝卜的左手在刀光下纹丝不动,胡萝卜似乎并不需要动,只有刀光围绕着它不断地闪烁,此时,在颤抖中的刀光竟然比先前的急速旋转更快了,除了一片残影以外,众人根本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咄——,刀光隐,菜刀平衡地扎在案板上,所有的颤抖都消失了,念冰额头上出现些许汗渍,呼吸稍微有些急促了。左臂缓缓前伸,将胡萝卜呈现在众学员面前,“墩子,告诉我,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墩子疑惑地将目光投在胡萝卜上,“一根胡萝卜啊!上面让你拿刀弄得大坑小眼的,这就是你那什么什么刀法么?”念冰的气势先前已经将他压制了,再加上一旁的紫清剑威慑着,他也不敢再轻易讥讽。

    确实,正如墩子所说,胡萝卜变得坑洼不平,但却依旧是胡萝卜的样子,看不出丝毫奇特的地方,紫清剑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目光,只有范健眼神闪烁,想说什么,但又无法确认自己的想法,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想练好刀功,首先,要先练好你们的眼睛,连我做了什么都看不出,你们这五年厨艺学得还不够精深。”念冰伸出右手,捏住胡萝卜的顶端,将它提了起来,空出的左手同样也捏住顶端,目光扫视全场,在这一刻,他身上散发出不可一世的霸气,那是源自于信心的霸气,双手轻轻一抖,向两旁分开,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坑洼不平的胡萝卜,在这一刻自然分散,像一块布,不,准确地说,它更像一块红绸,轻飘飘地展开,没有任何的破碎,原来圆锥形的胡萝卜竟然变成了一块一米见方的布。而在布的上面,雕刻着一百个同样的纹路,那是两个字,——墩子。

    墩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把眼睛尽量睁大,“这、这不可能,你这不是刀功,应该是魔法吧,一定是魔法。”

    念冰将胡萝卜制成的红绸轻轻地放在案板上,“你听说过这样的魔法?世间之事本没什么不可能,只是要看你敢不敢做,敢不敢想。没有尝试过,你怎么知道自己会失败。在北方的冰月帝国,有这样一种技艺,名叫剪纸,简单的一张纸,在折叠之后,只需要缴很小的几个部分,重新张开时,就能出现奇异的图案。我这套刀法就是从剪纸中衍化而来,以字为主,将刀功中的挑字诀完美地体现出来。胡萝卜,是很简单的材料。这并不算什么,这套锦字虚牖刀法在柔软的面上,才能体现出其精髓之处,你们都还差得远呢。范老师,打扰您了,请你继续上课吧。”说完,念冰拉着目瞪口呆的紫清剑,出教室而去。

    他们离开了,整个教室中依旧鸦雀无声,墩子先后数次揉了自己的眼睛,但呈现在那里的胡萝卜依旧是那样地神奇。

    范健站回讲台,目从学员们身上扫过,“同学们,刚才的事你们怎么看?谁能告诉我?”

    一名平时和墩子要好的学员道:“范老师,我知道,刚才那个叫念冰的老师一定是事先准备好了一块绸子,然后拿刀比画两下后,在给我们看之前,用绸子换了胡萝卜。”

    “放屁。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换绸子了?你给我过来,把这一百个墩子都吃下去,看看能不能吃得死你?”范健大怒,“你们这群废物,平时一个个牛气冲天,怎么?今天见到真本事了就诋毁人家么?胡萝卜是我这里的,刀也是我这里的,念冰老师事先根本就不认识墩子这个人,刚才这一堂生动的刀功课,是让你们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们知道什么是锦字虚牖么?谁告诉我?”

    学员们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范健冷声道:“都不知道吧,你们很多人都是大陆上各个饭店专门派来学院学习的,但以你们的见闻,永远也无法达到厨意的巅峰。在大陆厨意界,有着五种神奇的刀法,这五种刀法的神奇之处在我看来,绝不比任何顶级武技差,甚至更高明,你们给我听好了,这五种道法就是龙萼集舞,洁火夕照,八羽华庭,锦字虚鳙,翠幕端凝。而先前念冰老师施展的,就是排名第四的锦字虚鳙刀法,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做你们的老师绰绰有余,我自认,他的刀法是我远远不及的,废话我不多说了,有没有本事从念冰老师那里学到真正的刀功,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下课。”

    念冰拉着紫清剑一直走出了厨艺系的大楼,这才松开手,微笑道:“兰梦学院的学员们都这么不好教么?看来,这老师真不好当啊!”

    紫清剑目光怪异的看着念冰,“兄弟,我服了,刚才你那一手简直太神奇了,怪不得锦字虚鳙一直排在翠幕端凝之上,那确实是翠幕端凝无法相比的啊!”

    念冰微微一笑,道:“其实,刚才我有些取巧了,这种叠字法并不难,每一刀都可以相互利用,如果直接从萝卜中挑出一个个字,就要困难的多了。这只是火候的掌握而已,多联系自然就能成功。”确实,刚才他用叠字法展现出的效果虽然很好,但却并不是锦字虚鳙的精髓,单是真正出刀的次数就少了许多,开始时旋转菜刀,就是要将胡萝卜分出层次,像纸一样,这样再挑出一些关键部位,就完成了。看上去很唬人,但这却只是锦字虚鳙刀法的基础而已。其中最重要的是对字型的熟悉。

    “行了,兄弟,你就别谦虚了,我要立刻去找我妹妹,我觉得她的刀法肯定比不上你,这丫头一向眼高于顶,我真想看看,她知道你刚才的壮举后有什么反应,哈哈,兄弟,你自己到前面的主楼二曾的教务处去等我,我待会儿就带妹妹过去找你,顺便帮你领衣服。”说完,不等念冰回答,就像风一般跑开了,没有斗气的闪烁,单凭肉体的强度,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恐怖的程度,念冰暗暗估计,这个紫清剑的武技至少也达到了大剑师的程度。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念冰信心满满,刀功并没有因为不经常施展而退步,反而因为自己离开桃花林后这段时间在见识中的领悟而有所启发,再加上精神力的一定提升,看来,自己距离锦字虚鳙的最高境界已经不远了。哎,什么时候能将龙萼集舞也练到极点啊!那确实太难了,现在自己的龙萼集舞只有其形却无其神,幸亏那次看到了真正的龙,有机会要练习一下,说不顶能有新的启发呢。

    一边想着,他朝外面的大操场走去,来到一个新的地方,总要熟悉熟悉环境,只是不知道这里与外界的通讯如何,只要战争一结束,自己就要立刻赶往奥兰城,完成了洛柔的嘱托后,再参加新锐魔法师比赛前,自己就完全是自由的了。

    一边想着,念冰已经来到了前面那巨大的操场上,整个学院带给他一种很轻松的感觉,尤其是这个巨大的操场。极目远眺,心胸变得更加开阔,这里的厨艺学院并没有让他失望,至少在这里遇到了驼厨紫修,等完全熟悉了这里后,定要向他发出挑战。

    “小伙子,你是新来的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念冰身侧响起。

    念冰心中一惊,暗骂自己警觉性低,以自己的精神力强度,人家到了身旁竟然还不知道,扭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老者正站在那里,他有着一头蓝灰色的长发,身穿朴素的布袍,手中拿着一柄扫帚,正在缓慢的扫着地,看上去,这老者似乎有些眼熟,但念冰又可以肯定,自己以前绝没有见过他,老者高大的身材已经有积分消瘦了,但他的眼睛却很奇特,紫色的眼眸非常清澈,一点也没有老年人该有的黄昏,如果不是脸上的皱纹和龙钟老态,念冰实在看不出他的年纪。

    “您好,我今天刚到学院的,是厨艺系的学生。”虽然老者看上去就是一个打扫卫生的,但念冰还是很客气,查极曾经对他说过,不要小看任何人,尤其是你看不透的人,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当然,这尊重的对象如果不值得尊重,那就另当别论了。

    老者点了点头,道:“我说以前怎么没见过你,看起来,你的心事似乎很重啊!”

    念冰心中一惊,他自问一向将真正的自己掩盖的很深,先前无意的流露难道泄露了什么?有些警惕的道:“能来到兰梦学院学习是我的荣幸,这里的学习气氛带给我很大的压力,我在琢磨怎样才能更好的学习,让您见笑了。”

    老者眼含深意的瞥了念冰一眼,道:“快去领校服吧,穿上校服后,你才真正成为兰梦的一分子。”

    念冰颔首道:“谢谢您,那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向操场边的主楼走去,一边走着,他隐隐听到背后老人在自言自语的道:“扫地的感觉真是好,尤其是扫帚碰触地面时发出的沙沙声,这是天籁的声音。最基础的工作却能带给我最大的乐趣。”

    心中一动,念冰并没有停下脚步,但却琢磨着老者的话,他是什么意思呢?基础、基础,是啊!我怎么忘了基础,自己跟师傅学习厨艺时,基础的东西就学了五年之久,师傅当时还说,时间有些短了,有了最好的基础后,再学其他的厨艺时就容易的多了,魔法也是一样,魔法力就是基础,自己过于追求魔法阵和魔法卷轴或许只能得到一时的强大,却永远无法登上魔法的巅峰。猫猫的父亲也曾提醒过自己这一点,可自己却忽略了。

    这些日子以来,念冰虽然每天依旧保持着冥想的习惯,但大多数心思都放在魔法阵和对冰火同源的理解上,再好的技巧也需要有根基,明白了,我明白了。不论厨艺还是魔法,自己现在要做的,依旧是基础练习。

    想到这里,念冰心中豁然开朗。猛地停下脚步,想回去感谢那位老人,单当他回过身时,老人却已经不见了,神龙见首不见尾,这就是念冰对他的评价。

    来到主教学楼前,他刚想进去,却被站在门口的两名学员拦住了,他们并不像学院大门那里的守卫穿着士兵的衣服,两人看了看他的衣着,其中一人道:“你是谁?到我们学院干什么?”

    念冰微笑道:“你好,我是新来的学员,来领取校服的。”

    学员疑惑的道:“领取校服否是有老师带领,你怎么就一个人?对不起,你不能进去,你是哪个系的,就让哪个系的老师带你来领取校服,否则我们不能让你进去。”

    念冰眉头微皱,正在这时,冰冷而清脆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他是我们系的,我带他进去吧。”回身看时,只见紫清剑兄妹一起走了过来。

    那两名学员一看到他们兄妹,赶忙行礼让到一旁,紫清梦眼神怪异的看了念冰一眼,道:“不好意思,这是学院的规矩,大哥也真是的,把这个都忘了,跟我们进来吧。”

    紫清剑有些不好意思,念冰微笑道:“没关系,本来我也是要等你们的。”

    三人一起进了教学楼,一边上楼,念冰一边朝周围看着,他发现这座教学楼每一间教室门口都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武技系某个班的样子。

    紫清剑给念冰解释道:“由于我们武技系是学院最大的一个系,所以主教学楼又我们使用,只有八楼归魔法系,他们人最少,只有一百多名学员。”

    魔法系?念冰心中微微一动,有魔法系的存在,想必这座兰梦学院应该有图书馆才对,有机会自己到要去看看,“清剑大哥,学院中有没有图书馆?”

    紫清剑哈哈一笑,道:“当然有了,而且是分系的,你们厨艺系的图书馆就在你们那栋教学楼里,我们武技系的图书馆面积最小,因为老师们都说,如果让学员们学了很杂的东西,对他们的发展不好,反到是最小的魔法系在学院有一个专署的图书馆,那里可是很大的。不过,只有魔法系的学员才能进入。”

    看着憨直的有些可爱的紫清剑,念冰心中好感更增,他现在心中在犹豫着,要不要继续隐瞒自己会魔法的事实呢?有这个必要吗?如果自己想得知师傅的仇人是谁,就必须要打败驼厨紫修,在不施展自己最擅长的魔法厨艺情况下,恐怕很难做到,既然如此,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反正在这里自己也不会逗留太长的时间。

    再紫清剑兄妹的带领下,他顺利领到了一身校服以及老师的标记,出了教务处,除了开始为念冰解围之外一直没有说话的紫清梦终于开口了,“念冰,我想和你切磋一下刀功。”

    念冰淡然一笑,道:“我也想菱角一下清梦小姐翠幕端凝刀法,不过今天就算了吧,我刚来到这里,也有些累了,等我熟悉熟悉环境,以后有的是机会。”

    紫清梦显然没想到念冰竟然会拒战,眉头微皱道:“你一个大男人,有那么脆弱吗?”

    念冰淡然道:“我不像你,又没有修炼过武技,为什么身体就不能脆弱些呢?”

    紫清梦紫色的眼眸光芒大放,冷声道:“你还在记恨饭店中的事?”

    念冰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清梦小姐,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和你们一样,选修另一系的课程呢?”

    紫清梦楞了一下,道:“你要选修?”显然,她非常惊讶,但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那你想选修什么呢?只要你有能力通过测试,可以选修本学院任意一系的课程,不过只能选修一种。”

    念冰微微一笑,转想紫清剑道:“清剑大哥,能不能麻烦你引荐我去魔法系接受测试,我想选修魔法。”

    紫清剑吃惊的道:“兄弟,你没搞错吧,魔法那玩意儿上手极难,我看,你要是想多一项防身的本事,到不如跟我学些武技的好,有我的面子,连测试都用不着了。魔法系那边的几位老师都比较古板,必须要通过测试才能进入魔法系。”

    紫清梦道:“大哥说的对,魔法虽然看上去更加绚丽一些,但使用上却比武技差的远了,我看,你还是选修武技的好,否则,除非你拿出大量时间来修炼魔法,才有可能取得一定成绩,但是,那样你的厨技必然会荒废。”

    念冰伸出自己的右手,“你们不用劝我了,其实,我的主职业虽然是一名厨师,但同样的,我也是一名魔法师,你们看。”手中光芒一闪,在精神力的控制下,冰凌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掌心之中,在魔法力的催动下,周围空气顿时变得寒冷起来。

    “这怎么可能?”紫清梦看着念冰手中的魔法杖,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念冰淡然一笑,道:“刚才我在厨艺系的课堂上曾经说过,世界上本没有不可能的事,只看你想不想去做,敢不敢去尝试。好了,魔法系在八楼是吧,清梦姑娘,不敢麻烦你,清剑大哥,请你带我去吧。”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