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53章 冰火魔厨VS驼厨神

    退后一步,念冰探手抓起了案板上的正阳刀,刀刃向下,以火焰神之石朝上,低声吟唱道:“伟大的火焰之神啊!请允许我,借用您的左手,让火焰降临人间,扑灭一切邪恶的力量,让火焰普照大地,毁灭一切阻挡在前言的障碍吧。——火神的左手。”一个个红色的光点不断向火焰神之石凝聚着,光点越来越亮,念冰刀柄前指,巨大的火焰神左手出现了,整个铁锅在火焰神左手的衬托下漂浮起来,完全被火焰所覆盖,念冰突然低喝一声,左手在空中虚画出一个红色的六芒星,手掌前拍,六芒星瞬间注入到火焰神左手之中,刹那间,火焰神左手原本赤红色的光芒顿时转化成为紫炎,硬生生的将五阶火系魔法提升到了六阶。

    黑夜惊讶的道:“法阵加威,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一手。”三个月里,念冰一直都在和他探讨双系魔法的奥妙,这还是第一次展现出在魔法阵方面的天赋。任何魔法都可以通过魔法阵增加威力,不过,魔法阵的刻画却是其中的难点,像念冰这样凭空画出魔法阵立刻注入到魔法之中,就需要对魔法阵有着充分理解,以及对火元素的熟悉,一般来说,只有专门钻研魔法阵的魔法师才有可能达到。

    铁锅在六阶紫炎的作用下已经被烧的通红,但锅盖却并没有因为铁锅内沸腾的水而推开,因为,此时锅盖已经在极热火焰的作用下与铁锅完全融为一体,但锅内地热量不断膨胀,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念冰的神态很从容。控制着紫炎火焰神左手将铁锅重新放回炉灶之上,左手一近。三根以冰球转化而成地冰针飘然飞出,顿时在锅盖上开了三个小口,冰阵入锅自然会化为水,而即将爆炸的铁锅也因为热气从三孔中蒸腾而起而化解了危机。念冰不再理会铁锅,转手将一个大冬瓜放上案板。

    紫修此时已经完成了揉面地动作,面在他的大手中被揉成了圆圆的一团,念冰的举动完全在他的注视之中,心中不禁暗叹,以魔法入厨确实有着先天的优势。打开自己的铁锅。搅和了一下其中的材料。将先前清水中泡着的两块事物取出放在案楹之上。大喝一声。一掌拍向其中一块。碰地一声,红色地汁液四溅,紫修手掌一按一转,顿时将那块红色地东西贴在案板上,右手呈爪开,闪电般的一探一取。又是砰的一声,另一块红色的事物也变成了扁形被按在了案板上,紧接着,他双手幻化出无数爪影,每一次出击,手指都准确的扎在那已经变扁的红色事物上,双手十指如同巨锤一般,不断地凿着,使那两块红色的事物变成了肉泥,重鹰手,这正是其中的一个重字诀。短短十次呼吸的时间,两块红色的事物已经变成了浆状,而案板却并没有在重鹰手下受到任何伤害,力量的控制已经达到了颠峰境界。将红色的肉浆放入锅中,顿时,原本的老鸭汤在肉浆注入下散发出一股浓香之气。对面的念冰鼻子一动,抬头惊讶的看了紫修一眼,“好方法,鹅肝成浆入老鸭,两种材料相辅相成,味道完全展现出来,紫修前辈的技艺果然精湛。”食物与食物之间有的可以产生相辅相成的作用,譬如念冰所用的老母鸡与午菇,就可以相互烘托香气,产生出最好的效果,再加上鲍鱼与鱼翅的鲜美,和极热焖炖之法,完全将材料的味道融合在一起。这种汤也是念冰目前所知道的最好的搭配。而驼厨紫修所用的搭配却是他以前根本就没见过的,但从香气中已经可以判断出,这必然也是一对相辅相成的材料,想研究出这么一对材料,需要无数的尝试,念冰学厨八年,也只是发现几种简单的搭配而已,紫修敢于这么做,可见他在厨艺上的研究程度。紫修对念冰对视一眼,两人都流露出惺惺相惜的目光,虽然他们的比试只是刚刚开始,但他们都已经从对方的行动中看出了对厨艺深湛的理解。念冰的厨艺主要体现在一个奇字上,而紫修的厨艺则中规中距,将传统厨艺发挥到了极限,他第一个动作看似简单,但没有数十年的钻研和苦练,绝对无法达到那圆融无缺的境界,已经不能用熟练来形容,他的动作看起来很慢,但达到的阄却是普通厨师三位时间也无法做好的。

    念冰此时在做什么呢?他手中的冬瓜已经去顶,冬瓜上方成锯齿开用傲天刀切好,内部的瓜瓢已经掏出,只剩下两寸后的瓜壁。

    只要是学过几年厨艺的人,看到冬瓜这么做都明白这是要制作冬瓜盅,以冬瓜为器皿来做汤或者粥的盛放,为了冬瓜盅的美观,雕刻是不可少的,一般情况下,是在冬瓜皮上用雕刀刻画出各种不同的图案,但是,念冰会这么做么?当然不,平面的雕刻在他这种级别的厨师用出来,只能自跌身份,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在准备和紫修进行比试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腹案,只不过,能否成功他一点把握都没有,深吸口气,念冰看了一眼旁边的凤女,凤女向他送来一个鼓励的眼神。念冰只觉得胸品处热血翻腾,信心刹那间达到了极点。

    右手一挥,傲天刀回到案板上,当人的手回到身前时已经换面了晨露刀,小心翼翼的将去底的冬瓜盅放入直径两尺左右的大盘子中央,调节了一下方位,确认冬瓜确实在正中后,深吸口气,念冰的手动了,蓝蒙葬礼的刀影似乎带起一层冰雾,一刀轻劈,顿时一根细如发丝般的冬瓜皮与冬瓜本身脱离,平躺在盘子上,柴刀劈丝。他最熟悉的刀法再次出现了,只不过,这次他不是完全劈丝。而是剥皮。蓝蒙蒙地光华不断的地盘子上闪烁着,每一道绿色的瓜丝都均匀地平躺在盘子上。其精湛之处妙到毫颠,每一丝冬瓜皮之间只有些许空隙,而且极为均匀。

    紫清梦此时已经因为激动而站了起来,“拨丝抽茧刀法。虽然不是五大名刀之一,但如果排到第六种刀法,一定是这拨丝抽茧啊!”她很清楚,从念冰展现出的刀功看,他地厨艺绝不在自己的叔叔之下,要知道,刀法是不可能取巧的,也与魔法没有任何关系,这绝对是苦练的结果。

    轻轻转动着盘子,念冰的脸色如同古井无波一般没有丝毫改变。他的刀光在闪烁,晨露带起的冰雾已经弥漫于整个冬瓜周围,之所以要以切丝之法去皮,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他要让冬瓜盅的外围尽量保持圆形,而冬瓜皮切的越细,就越容易达到他地目的。

    紫修也看到了念冰地拨丝抽茧刀法,眼中闪过一道惊讶的光芒,但他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止,一条长约一尺的里脊肉被他放在案板上,再将揉好的面团拿了出来,以按揉之法,将面弄成与里脊完全一样的形状,两种不同地材料竖着放在他面前的案板上,下一刻,他开始了拍打,他的动作很猛烈,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每一击都有体现其狂暴之势,砰砰的声音如同擂鼓一般,左手拍面、右手拍肉,不断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念冰的冬瓜皮在紫修那边砰砰声响中终于结束了,冬瓜去掉了墨绿色的皮,呈现出如同碧玉一般晶莹的冬瓜肉,而所有的冬瓜皮已经完成了圆盘垫底,仿佛是冬瓜盅下的荷叶一般,当然,冬瓜盅的晶莹并不止是因为本身,还有晨露刀的任务,念冰之所以不选择速度更快的傲天刀面选择晨露,就是要在劈丝的过程中,将冰元素均匀的注入到冬瓜盅内,此时,冬瓜盅已经完全变成了冰冻的形态,只是从外表无法辨别而已,念冰这样做是有自己的苦衷,也是为了后续动作而作出的准备,冬瓜肉质地较软,如只是普通的雕刻,或许他可以完成,但是,为了能够战胜驼厨紫修,他不得不尝试着自己从未达到过的领域,所以,一点也不能马虎。蓝光一闪,晨露刀回到了案板上,念冰没有继续行动,而是直神着面前的冬瓜盅一动不动,冬瓜的纹理很细,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着碧玉般的材料。

    光芒一闪,念冰从空间之戒中取出了装有鬼雕的布囊,鬼雕神刀指的并不是一柄而是这一套刀,当初查极将这套鬼雕传给他的时候曾经说过,鬼雕九刀,乃是用深海沉银所打造,再经过数年各种药物的淬炼而成,不得自身极为坚硬,而且已经有灵性存在,它的灵性只有在龙雩集舞刀法的作用下才能完全体现出来,刀功中的极限,只有在精神与刀完全融合为一体时才能展现出来,鬼雕的刀与施展施展鬼雕的人,同样重要。

    最大的一柄鬼雕跳入念冰手中,他没有急于下刀,而是先舀出了一小碗米,倒入一个干净的小盆中,加入清水浸泡。

    紫修已经看到了念冰的动作,心中暗呼,鬼雕二字,有些疑惑的想到,难道这小子真的练成了龙雩集舞不成?

    念冰将直径两尺的大盘子托了起来,就像当初制作九青神龙冰云隐那样,在盘子下面凝结出一块坚冰,盘子落在上面,轻微的一送,顿时快速的旋转起来,念冰稍微调整了一下盘子旋转的角度,使盘底完全与盘子的中央吻合,此时,泡入水中的米已经发出了轻微的劈啪声,那是水浸入米中所产生的声音,这只不过是一个蒸米饭时的小窍门,先将米用水浸泡一段时间后再蒸,米不但更容易熟而且因为受热的均匀而味道更好。念冰在做这些的时候,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那冬瓜盅,右手平伸在自己面前,长约五寸的鬼雕闪烁着淡淡寒光。“鬼斧神工幽蓝粉,雕龙刻凤一刀寒。”第一个字从他口中念出,都是那么铿锵

    有力,鬼雕在最后一个寒字结束的时候动了。掌心向上一挺,鬼雕向上抛起五寸,念冰手掌翻转,手指如同沾上鬼雕一般,朝冬瓜盅刺去。号称厨艺界第一神刀的龙雩集舞之法,现临人间。

    幽蓝色的光芒在手指尖跳动,每一次颤抖都使九刀,九乃数之极,正如念冰预想的那样,在鬼雕的作用下,冬瓜盅上掉下的根本就不是碎屑,而是如同冰霜一般细腻的青色霜雾,鬼雕在同一位置不断的闪烁着,幽蓝色的光团如同爆炸一般忽隐忽现,在这一刻,念冰的心神已经完全融入了刀意之中,忘记了比试,忘记了一切,眼中、心中、手中都只有刀,只有那幽蓝色的光团,手指手腕异常柔和在蓝色的光团包裹中,已经再也无法分辨出刀影和手影,只有那青色霜雾不断的飘飞而出,静静的落在先前劈了的冬瓜皮丝上。

    紫修依旧在一掌一掌的拍着案板上的面和里脊肉,但他的目光却始终在念冰的手上,时隔二十年,再一次见到了厨艺界绝顶刀法,他又怎么能不激动呢?龙雩集舞,真的是龙雩集舞,从念冰的神态和手中那忽隐忽现的刀光中,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个压制了自己一辈子的鬼厨,鬼厨的风采重现,他的眼角已经湿润了,查极啊查极,看来我不但在厨艺上比不上你,在教徒弟上也比你要差得远了。

    左手不断旋转着盘子,使上面的冬瓜盅转的越来越快,念冰的的脑海中浮现了当初那头青色的巨龙,巨龙的每一个神态都如活了一般化入他手中的刀锋,青龙卡罗迪里斯,他的咆哮,他的扑击,他的振翼龙吟在念冰脑海中都是那么清晰。

    查极没有见过龙,但念冰却见到了,青龙卡罗迪里斯是真正的巨龙,查极颠峰暑期的刀功再精深,也只有想象中的龙形而没有真正的龙之神髓,或许,念冰的刀功还没有达到他的程度,但是,在把握龙之神髓上,他却已经青出于蓝,所以,他的鬼雕活了,龙也活了。

    雕刻并不一定需要长时间才能有最好的表现,尤其是在鬼雕的作用下,念冰的声音中充满了冷傲之气,口诀终于出现了。

    “鬼手落处惊天变。”仿佛在这一刹那,他就是鬼雕,幽兰色的光芒幻化成一条龙为断地印上冬瓜盅。

    “雕成波涛百回旋。”刀身翻转,幽兰色的光芒如同波涛一般不断侵袭着眼前碧玉般的冬瓜。

    “神工千古今方在。“刀法再变,由细腻变成了大开大阂,每一刀斩下都带起一道深深的沟壑。

    “刀起残月映冷泉。“幽兰色的光芒突然散发出万道光辉,冬瓜盅上仿佛出现了一轮弯月般,整个冬瓜盅完全被渲染成了银白色,如同泉水般流淌下的幽兰色光芒轻飘飘的滋润着冬瓜盅每一个角落,神乎奇迹般的刀法在刹那间得到了升华,淡淡的龙气围绕着冬瓜盅不断地旋转着,幽兰色的光芒隐去。围绕着冬瓜盅的是久久不散的白色冰雾,使整个冬瓜盅多了几分神秘。

    鬼雕隐,念冰的右手在微微地颤抖着。先前的雕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出了多少刀,手指手腕的力度已经展现到了极限,他知道,至少在三天之内,自己的右手已经不可能再做任何事了。但是,他此刻的心情却是无比愉悦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成功了。终于成功地摸到了龙雩集舞的神髓所在,寻找到了精神与厨艺融为一体时的感觉,不但龙雩集舞将进入大成之境,同样的,他对厨艺的领悟也进入了另一个境界。

    微微地喘息着,念冰看着面前的冬瓜盅,旋转的盘子渐渐停了下来。冰雾也逐渐隐去,除了念冰本人和紫修以外,所有人都流露出失望的光芒。因为,他们在那碧玉般的冬瓜盅上,只看到了交错纵横的一道道不规范的纹路而已,而且,在这些纹路周围,还布满了白色的冬瓜粉,唯一有些奇特的是,在冬瓜盅上方的边缘,等分的三个点上各自多出了一个突起,没有谁知道那是怎么形成的。但那突起怪模怪样,丝毫看不出奇特之处。与华丽的刀光相比,结果显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的,连紫梦清也失望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念冰面无表情地看了冬瓜盅一眼,将旁边的米拿了过来。清水控干,他突然一甩手腕,碗中的湿米顿时冲入高空,晨露刀出手了,瞬间在空中画出四道刀影,将米完全圈入刀光之内,先前放米的盆在空中一圈,所有米重新入盆发出清脆的叮光声,没有一粒米漏网。

    将米倒出放在案板上,念冰从旁边拿起一块布缠绕在自己的右手上,再裹住的手腕绑紧,这一次,他用左手取出了鬼雕,是鬼雕由大到小排在第三的小刀,刀身比前一号要小了许多,最前端也只有二分之一个柳叶宽,可惜现在无法用右手了,但面前的美食还需要继续做下去,左手动了,这一次,他的目标是米,当然,他就算能力再强,现在也不可能在米上雕刻出什么花样,他要做的既简单又困难,刀光一闪,一粒米被重新挑入铁盆之中,此时,米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椭圆形,而变成了圆形,就这一挑的工夫就完成任务了雕圆的技巧,如果不是在场的众人都有着惊人的目力,必然会以为他在做无用功。米是很脆的,即使冰冻后也一样脆,但是,在冰冻之后,它虽然脆但却会变得坚硬许多,念冰要的就是这坚硬,右手施展过龙雩集舞,这一次,他的左手施展的是锦字虚牖挑字诀,擅长刻字的锦字虚牖用来雕圆再简单不过,刀尖不断挑出,每一刀都会出挑出一颗米粒,随着刀光越来越快,案板上的米粒也越来越少,当最后一粒米进入盆中时,桌子上只剩下一堆碎屑。念冰并没有将碎屑扔掉,反而小心地放入一个盘子里,完成这一切,他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看了看自己包裹的右手,抬头朝紫修看去。

    紫修此时依旧在按着面和肉,在念冰抬头看向他时,他将一旁的锅盖打开了,浓郁的香气顿时充满整个厨房,紫修深吸口气,有些自我陶醉地点了点头,左手一震,取过一个大漏勺,在锅中一抄,里面所有的配料全都盛了出来,虽然这一下看上去非常简单,但念冰的心却漏跳了一拍,这一漏勺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首先是时机,漏勺出击的刹那正好是汤汁沸腾最盛的一刻,而且漏勺看上去是一下,其实是连续七次闪烁,连续变换七次角度,叫汤汁中所有配料都盛了出来,这一漏勺完全体现出了驼厨精湛的厨艺,念冰自问无法做到。

    紫修抬头看了念冰一眼,怪笑道“小子,累了么,我这边可马上就好了,看来,我们走的是两个极端,我是化繁为简,而你是化简为繁。仔细看着。”他将案板上的面横了过来,再将肉放在面上,所有人惊讶地发现,先前被按的面与肉形态竟完全一样,肉落在面上,根本看不到下面的面,而肉也没有突出分毫。紫修在肉上按了按,右手食指探入面下,指尖向上一挑。面肉沾在一起的片凭空飞了起来。面片在空中旋转着,紫修看了念冰一眼,沉声喝道“生撕活裂重鹰手。”在这一刹那间。他原本有些猥亵的容貌竟然升出一股威猛的气息,双手闪电般探出,幻化出无数手影,青色的光芒出现在指尖处,破帛之声响起,面片从中一分为二,奇异的是,那肉的韧性竟然丝毫不比面小,撕成两片后,依旧是原本重叠的样子,没能一丝改变。紫修的动作没有停顿,两片撕开的面片重叠在一起再次撕开,破帛之声不断响起,面与肉结合和面片不断分裂结合起来再分裂再结合。看到这些,念冰脸上不禁流露出凝重之色。他很清楚,紫修先前揉面按面按肉的手法一定非常特殊,所以才能将面和肉的韧性达到极限。如果自己没猜错,现在的面与肉已经像布匹一样坚韧了。换了自己,都未必能撕得开。

    当紫修接连撕过九次以后,面片已经变成了五百一十二根红白相间的面丝,他没有再继续撕下去,手腕一转面丝快速地旋转在一起,像麻花一般,红白相间看上去分外醒目,念冰暗暗钦佩,单是辨别肉丝的纹路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而紫修将生撕活裂重鹰手发挥到极限,从最开始处理肉和面的时候,就已经用上了特殊的手法,除了那神奇的撕字诀以外,在缓慢的揉面过程中还起到了不次于自己分筋错骨如意手的效果。

    面丝卷成一团。紫修手上的青光骤然大盛,双手同时动作,从面的两端向中间攥起,使面丝上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指印,当面丝被指印布满时,他再次开撕,这一次,纹路发生了变化,奇异的一幕出现了,每一根面丝都变成了一段白一段红,肉丝与面丝似乎粘连在一起似的,当他再撕完九次之后,手攥面丝的一头,来到锅前,右手从腰后一探,一柄与紫清梦所用同样的青色短刃出现了。

    念冰当然知道紫修即将施展的是什么,不禁瞪大了眼睛,紫修的动作很慢,刀身缓缓向前,在距离面丝一寸处停了下来,“翠幕端凝”四个字一字一顿,从第一个翠字出口之时,他的手腕就开始有节奏地颤抖起来,当最后一个凝字响起,刀突然变回静止的状态,但这一刻,所有人却清晰地感觉到,那柄刀活了,刺耳的尖啸声从刀身上迸发,原本的一柄刀突然化成了千百柄,青光如同爆炸一般四散分飞,将面前的面丝完全吞噬其中,翠幕端凝最大地特点就在一个凝字上,由静到动,要的是瞬间的爆发。面丝入锅,紫修盖上了锅盖,手中的短刃插在面前的案板上,目光向念冰看来,“翠幕端凝的关键在凝字上,此刀法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个快字。即使是你的龙雩集舞也不可能比我快,而龙雩集舞的特点在一个舞字上,舞是有灵性的,翠幕端凝确实不如龙雩集舞,在灵性在上有所差距,最后,我们就要比一下味道了。”一边说着,他重新打开从锅盖,用筷子在其中拨动了几下,快速地放入十数种调料后,继续道“我这面还需要煮一会儿,现在就看你的了。”

    念冰向紫修点了点头,他的右手虽然仍无法发挥出原本的灵动,但至少已经不再颤抖了,探手取过事先准备好的豆腐,这次,他出刀很慢,将豆腐小心地切成一寸见方的小块,无法用刀的右手从豆腐上划过,柔软的豆腐顿时变成了坚硬的豆腐块,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现在需要的是最后的加工,念冰来到火上的铁锅前,手中傲天刀一挥,一道刀气飘然飞出,将与锅身连在一起的锅盖带起落在一旁,浓郁的芳香随着腾腾热气而出,鸡肉香菇鲍鱼鱼翅的香味在焖炖的过程中已经完美的融合为一体,念冰微微一笑,同样用漏勺将锅中的材料盛出,只不过,驼厨紫修只用了一勺,他却用了三勺才扫清了锅内所有的残渣。圆滚滚的冰米下锅了,喃喃的念叨了几句咒语,他那无法用力的右手竟然直接贴上了灼热的锅身,当手与锅相接之时,整只手掌完全变成了紫色,这是紫炎术的作用。

    刹那间,锅中的汤汁剧烈的翻滚起来,带着那一颗颗圆滚滚的冰米不断翻腾着,念冰左手取过一双筷子,抬头向紫修微微一笑,探手到锅的正上方,筷子入锅,轻微地搅动起来,他的手很有节奏,渐渐的,在念冰稳定的左手作用下,水面开始出现了旋涡,而原来的沸腾却不见了,右手继续加热,左手依旧不断地旋转着,早已超过沸点的汤汁却怎么也不再沸腾,珠形米均匀地散布在锅内的每一个角落处,随着旋涡而飞快地旋转着,念冰的左手此时已经冒起了一团火焰,将周围的灼热的水蒸气抵挡在外。

    紫修全身一震,有些骇然地道“破水保面玄玉手,不应该是破水保面火焰手了,查极什么时候连这招也学会了。”

    念冰手中动作不停,抬头微笑道“这并不是师傅教我的,其实,我也只是有样学样而已,破水保面玄玉手真正的节奏我还没能领悟,不过,这样做比直接煮的效果已经好上很多,可以使受热更加均匀。”变通煮粥需要半个时辰左右才能让米完全软化成粥,但在紫炎术的加热下,念冰只用了四分之一的时间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筷子离水而起,他将豆腐放入锅中,从一旁准备好的材料处取过青笋,在傲天刀的急速挥舞下,青笋化为一个个碧绿的小丁进入锅中,念冰将双手贴上铁锅,双手同时使用紫炎术急速加热。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