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54章 冰火九重天之九龙至尊鼎

    “紫修前辈,我们可以一起起锅了。”一边说着,带有紫炎术的双手同时抬起,向先前准备好的冬瓜盅扫去,灼热的气流从冬瓜盅上一扫而过,冬瓜盅上那层霜雾如同冰雪般消融了,冬瓜粉在冬瓜盅下飘落成整齐的一圈,而冬瓜盅本身也重新恢复了原本的翠绿,在灼热的紫炎术作用下,整个冬瓜盅翠绿的仿佛要滴出水来,看上去真的像翠玉一般动人。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们都发现,先前看走眼了。

    鬼雕神刀出,怎么会失误呢?如果真的失误了,那也就不是鬼雕神刀了。冬瓜盅表面呈现出来的,不是普通的雕刻,而是浮雕,整个冬瓜盅比原本薄了半寸许,在其表面上,盘旋番着九条青龙,每一条都是那么栩栩如生,连鳞片也可以清晰地看到,让驼厨紫修吃惊的是,这九条青龙都像活了一般,每一条都有着不同的形态,或展翼扑击、或探爪取物、或振翼高飞、或昂首长吟、或腾云驾雾,九条青龙交错而存,没有一丝瑕疵,没有一丝错落,先前在冬瓜盅顶上突起的三处,分明就是三颗龙头,连龙须都清晰地存在着,那是由其他地方刻下来的冬瓜组成的啊,经过冰与火的洗礼,已经完全融合于一体。一时间,整个厨房内雅雀无声,连念冰自己眼中也流露出迷醉之色。

    起锅了,念冰在起锅之前,在锅中加了一些盐,这才将锅中白绿混合的粥液注入到冬瓜盅内,他的动作很小心,惟恐碰坏了冬瓜盅任何一部分。如同细小珍珠一般的白米处于将化未化之际,青色如同翡翠一般的笋丁,再加上光华如羊脂白玉般的豆腐,他做的是一道粥菜。

    紫修与念冰同时起锅,他的汤汁是金红色的,带着浓郁的香气倒入一个大碗之中。比发丝还要细上许多的纤毫面丝呈现其中,红、金、白三色交相辉映,虽然没有念冰那样华丽的摆设。但谁都不会怀疑它的美味。两人各自拿着自己的作品来到观战的五人面前,凤女呆呆地看了念冰一眼。道:“这东西能吃么?”

    念冰愣了一下,失笑道:“你在怀疑我的手艺么?放心,没有毒药。”

    凤女摇了摇头,道:“不,我有些不舍得吃了,你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念冰微微一笑,道:“放心吃吧,如果你喜欢,以后我还做给你。这道菜的名字是:冰火九重天之九龙至尊鼎。”

    紫修没好气地道:“还九龙至尊鼎呢。分明就是查极老鬼擅长的珍珠翡翠白玉粥而已。”

    念冰丝毫没有动怒。微笑道:“确实如此,只不过增加了一些变化而已,前辈这一碗,应该就是我师傅推崇倍至的红粉金玉面吧。”

    紫修哼了一声,道:“来,大家品尝一下吧。好久没自己做饭啊。不知道退步了没有。”

    众人同时动手,紫修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因为所有人的目标都是念冰的九龙至尊鼎,却没有一个人动他的红粉金玉面。倒是憨直的紫清剑为人厚道,见叔叔的面没人动,收回了伸向九龙至尊鼎的勺子,转而去吃面了。

    念冰走到紫修身边,微笑道:“前辈,如果您放心的话,我们就互相品评一下吧,面虽然简单,但您做出的却绝不一样。”他这一句马屁使紫修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点了点头,各自吃起了对方的作品。

    没人说话,甚至连叫好声都没有,因为大家都在埋头苦吃之中。

    很快,念冰的九龙至尊鼎就只剩下鼎了,连他自己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吃得最多的竟然是兰梦学院院长紫梦,他充分发挥自己武圣的实力,出勺如电,美味佳肴毫不吝啬地塞入自己口中。

    “紫梦,你仗着自己手快欺负人是不是,这是我徒弟做给我吃的。”别人不敢吭声指责,黑夜可不会客气,在抢夺那珍珠翡翠白玉粥的众人中,只有他不会武技,魔法在这时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他反倒成了吃得最少的。

    吃了一小碗紫修做的红粉金玉面,念冰转过身,面向紫修,“前辈所做的面,色、香、味、意、形俱全,尤其是生撕活裂重鹰手的应用,让晚辈甘败下风,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做出如此美味的面食。没有破水保面之法,这么细的面竟然毫不粘连,而由于本身极为坚韧,在极细的过程中,火候恰到好处,每一根都完全融入了老鸭汤与鹅肝汁的浓香之中,确实是极品美味啊!”

    紫修淡然一笑,道:“念冰,这一场比试你觉得我们是谁赢了?”

    念冰迟疑了一下,道:“前辈,准确地说,是我赢了。您的作品与我的九龙至尊鼎在香味上各有特色,但是,您的老鸭鹅肝汤贵在创新,原料又比我的便宜许多,却能产生出足以分庭抗礼的香味,所以,在香这一项上,是您羸。而面的味道方面,通过您的生撕活裂重鹰手,也比我的珍珠翡翠白玉粥略胜一筹,但两者的美味程度极为接近,在这两项上,是您赢了。我说的对么?”

    紫修微笑道:“小子,在厨艺方面,你确实有着过人的天赋,不错,你说的很中肯,但却有些谦虚了。你的粥我尝过了,如果是普通的珍珠翡翠白玉粥,我确实有信心在味道上胜你一筹。但是,你这个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不愧是冰火九重天,通过特殊的加热方法和极冻的处理材料,这些材料所展现出的味道截然不同,我可以分辨出其中九九八十一种变化,这也就是你的冰火九重天吧。以魔法入厨,确实可以令美食的味道千变万化,怪不得你这么有信心了。输了就是输了,你也用不着为我遮掩什么。”

    念冰看着坦然认输的紫修,心中敬佩更增,恭敬地道:“晚辈的厨艺在火候上还有不少欠缺,如果不是利用了魔法取巧,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前辈的。这次只是侥幸而已。”

    紫修摇了摇头,道:“哪儿有那么多侥幸。虽然魔法入厨可以产生独特的效果。但没有长时间的练习和感悟,你又怎么能将魔法与厨艺结合地这么好呢?不过,其中还是有一些缺陷的。在衔接的过程中还不够细腻,还有。你在处理材料方面还有些粗糙。今后还要多加注意。你的出现,必将使今后的厨艺界发生极大的变动,至于窨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了。念冰,虽然你的冰火九重天很神奇,但这却并不是令我最为惊喜的。毕竟,魔法入厨本身就有着自己的优势。你知道么?其实在你完全施展出龙雩集舞之时,我就知道我输了。即使在香和味两项上我能够羸你,但是在色、形、意三方面。我却是如何也比不过你这九龙至尊鼎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的龙雩集舞竟然已经超越了你师傅。”

    念冰苦笑道:“前辈,您过誉了,或许您不相信,如果再让我来这么一回,我是绝对无法做出同样的东西,刚才在雕刻的过程中。我完全融入了一种奇妙的领域,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出了多少刀,但是,在完成的一刹那,我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成功了。”

    紫修微笑道:“感觉是非常重要的,不要妄自菲薄,你已经进入了以悟来做菜的境界,或许,你的刀法还比不上你师傅精湛,但在对龙雩集舞的理解上,你师傅却是比不上你的。年纪轻轻能有如此成绩,未来的大陆第一厨非你莫属。”从碗里夹起最后一声豆腐,满足地放入口中咀嚼,有些模糊地道:“这豆腐真不错,豆腐本来是不容易进味儿的,但经过你那一冻,表面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其内部却出现了许多孔洞,可以充分吸收汤汁中的鲜美,而且,在极热的加工中也不会有碎的情况出现,反而更加劲道。确实好吃。念冰,你最后放那一点盐起到了画龙点晴的作用,使冰火九重天的感觉变得浓郁起来,这一点要发扬下去,记住,盐乃百味之尊,任何鲜味有盐的加入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念冰由衷地点了点头,道:“谢谢您,前辈。前辈,你是不是……”

    紫修自然知道念冰想问什么,用斗气逼音成线,向他说着什么,半晌,念冰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这,这怎么可能,那人的身份……”

    紫修向念冰比个噤声的手势,微笑道:“你不是在课堂上曾经说过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么?现在你明白你师傅为什么不让你替他报仇了吧。对方的身份这么麻烦,他可不希望唯一的宝贝徒弟出什么事。更何况,你师傅恐怕直到死那一天都没有对那人忘情。”

    念冰有些茫然了,如果说自己师傅始终未对那女人忘情,那自己替他报仇对不对呢?甩了甩头,算了吧,不论是不是替师傅报仇,怎么也要见上那女人一面,或许,从她的态度上,就能让自己决定许多吧。想到这里,朝驼厨紫修道:“前辈,谢谢您告诉我这些。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再吃些红粉金玉面。”

    紫修嘿嘿一笑,道:“这个,恐怕轮不到你了吧,你回头看看。”

    念冰愣了一下,回头看时,只见先前围拢在自己那九龙至尊鼎周围的众人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前的红粉金玉面上,他们眼中对食物渴望的目光看得念冰一阵发寒,赶忙后退一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这一次,动作最快的是凤女了,筷子一抄,一碗面条就盛好了,念冰突然发现,在美食面前,淑女这两个字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别说凤女,就是一向清泠的紫清梦此时也像如临大敌一般,飞快地抢着那美味的面食。

    紫修绕过众人,来到念冰那只剩下冬瓜的九龙至尊鼎前,凑到跟前仔细地看着,不禁赞叹不绝,一切都是如此的细腻生动,九条青龙没有丝毫瑕疵,看上去是如此美味,可惜的是,鼎中的珍珠翡翠白玉粥已经连渣滓都没有了,甚至连内部的冬瓜壁都被刮伤了一些,轻叹一声,他不禁道:“如果这真是玉石的就好了,绝对可以成为一件稀世珍宝啊!不愧是大陆厨艺界第一刀法,就算我的翠幕端凝再精湛,也不可能体现出龙雩集舞这样的实力,念冰,你真是出师了。冰火九重天之九龙至尊鼎,真是好名字啊!”

    念冰看了紫修一眼,道:“前辈,这次我之所以急于同您比试,是因为我恐怕要离开这里了,有位朋友拜托我办件事,我必须赶快去做。”一边说着,他走到案板前,将自己的三柄菜刀收回空间之戒内。

    紫修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你这就要走了么?我让你做厨艺系的刀功老师,你可一天老师的职责还没有履行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前辈,我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尤其喜欢与您和黑夜老师切磋,如果将来我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后,一定会回来的。”

    紫修眼中光芒连闪,坚定的大手拍了拍念冰的肩头,“作为一名优秀的厨师,各种不同的历练是必不可少的,去吧。我不会阻挡你前进的,进来的厨艺界是你的天下。不过,你要记住,不论厨艺达到了什么程度,都绝不能有丝毫骄矜之气,否则,你必会遭到挫折,就像你师傅似的,就是因为一时大意,看不起他的对手,只是随手做几个菜,否则,对方就算魔法辅助,厨艺的造论又怎么可能与鬼厨相比呢?”

    念冰点头到:谢谢你,我一定谨记你说的话。

    紫修问到;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念冰想了想,到:就今天吧,今天凤女到学院来挑战,我已经露了双系魔法,如果再留下,难免会遇到些不必要的麻烦。

    骆厨紫修颔首到:那好吧,早晚要走的,留也留不住,我等你后来,希望到时候你能接我的班才好,我也好逍遥快活几年。

    念兵嘿嘿一笑,低声到:你现在还不够逍遥快活么?

    紫修眼中淫光一闪,瞥了一旁不断将红粉金玉面送入口中的凤女一眼,逼音成线向念冰到:小子,该出手时就出手,想我这一生阅女无数,但这样的极品还真没遇到过,看她的样子似乎对你很有好感找个机会把她弄到床上去,女人嘛,对自己的第一男人记忆都会非常深刻只要你工夫够好,就不怕她离开你,看你的样子一定还是个小处男,美女的滋味那绝对是人间极品就算是再好的菜肴也比不上。

    念冰在数年之后,才完全领悟了紫修现在所说的话,不过,那时他已经是厨艺界的一代总是,在两种情绪后。又研究出了第三种。

    “好饱啊!这次真没白来,念冰,你做的东西真好吃,我都有些不舍得离开你了。”凤女满足的放下碗,看着念冰。眼中满是笑意。

    或许是受到了紫修的影响,念冰上前两步,来到凤女身前,低声道:“我赢了,你是不是应该兑现诺言让我亲一下呢?”

    凤女嘻嘻一笑,道:“我有答应你什么吗?我只说你要赢了我可以考虑一下,何况,我先前已经,已经亲过你一下了,算你预支过了。”

    念冰不满地道:“那怎么能算是预支,反正你欠我一次就是了。好了,先不说这些,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要去哪里?”

    凤女看了看周围地众人,道:“这就走吧。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吃了这么多好东西,也该是走的时候了,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的。”

    念冰失落地看着凤女,道:“我也要离开这里了,我要到奥兰城去,如果我们顺路就好了。”

    凤女惊讶地看着他,道:“你不再这里继续学习了么?”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了,在这里三个月我已经学了很多东西,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凤女笑了,美目中流露出令人玩味的目光,“你真的是有事要去奥兰城么?”

    念冰愣了一下,但他的反应很快,惊喜地道:“难道你也要去那里?”

    凤女笑道:“是啊!如果不是我从来没向别人泄露过行踪,肯定会以为你是特意要跟我去的呢。”说到这里,她顿时意识到自己失言,俏脸顿时大红。

    念冰哈哈笑道:“你这么美,就算是为了你而跟去也没什么啊!那我们这就走吧,我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说着,他走到紫梦面前,“院长,我想,我要离开了。”

    紫梦微微一笑,看看念冰、再看看凤女,“谢谢你今天给我们带来的美食,可惜下次再想吃不知需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不行,不许走。”说话的是黑夜,他刚将嘴上的汤汁擦干净。

    念冰愣了一下,道:“老师,我真的是有事要离开。”

    黑夜有些冷淡地看着他,伸出右手道:“你来了几个月,还没交学费呢。先交了学费再走。”话音一落,连他自己也不禁先笑了起来。

    念冰想了想,右手前伸,光芒一闪,一个小盒子出现在他手中,递到黑夜面前微笑道:“老师,这些曰子以来多谢您的指点,这就作为我的学费吧,请您收下。”

    黑夜一看盒子是铅制的,眼中顿时流露出疑惑的光芒,看了念冰一眼才将盒子接过来,“是什么?”

    念冰微笑道:“自然是配的上您身份的东西,您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黑夜看了念冰一眼,这才将盒子缓缓开启,刹那间,刚刚因为三柄宝刀消失而恢复正常的厨房完全被金色的光芒所笼罩,那中正平和的气息,那充满圣洁的感觉,充斥着每一个人的身体。所有人的目光都向黑夜手中的盒子集中过来。

    黑夜吃惊地看着盒子中的金色宝石,作为一名魔导士,他怎么会不认识呢?“天啊!你小子身上还有多少好东西,这么纯净的圣耀石,而且还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从哪里弄来的!”

    念冰道:“这是我在一场赌约上赢的。老师,你虽然不是修炼光系魔法的,但有它在身边,修炼起魔法来必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黑夜看着那柔和的金色光芒,眼中流露出迷醉之色,深吸口气,将盒子重新盖好塞入念冰手中,“不,这对我来说太贵重了,与我相比,你更需要它。我的魔法已经定型,再不好,也就是无法冲到魔导师境界而已。但你不一样,这种稳定心神的东西对你极为有用,以后你要经常在修炼时将它佩带在身上,再加上你那块玉的效果,就不用怕冰火不听话了。”

    “爸爸,我和哥哥也要去奥兰城。”紫清梦的声音在这时突然响起,她此时的神色变得很平静。紫眸中目光如水,没有丝毫情感波动。

    一旁的紫修道:“小梦,你添什么乱。今天见识过念冰的厨艺,你还不到出师的时候。”

    紫清梦摇了摇头,道:“不,二叔,我不是要外出提升自己的厨艺,我和哥哥要去参军。这个学期的课程再过两天就结束了。我和哥哥早就有这个打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奥兰帝国被华融和奇鲁欺负的实力大损,我和哥哥要为国家出一份力。”

    紫修皱眉道:“咱们紫家就你们两个后人,你们都去参军,要是出了事,谁给我们养老送终?不行,我不同意。太危险了。”

    “算了,让他们去吧。年轻人,就应该多见识见识,闯荡一下,外面的世界会带给他们更多的经历与锻炼。”紫梦的态度与紫修截然相反,目光中流露出慈祥之色,“你们去可以,但是,我不希望你们以兰梦学院的身份来做文章,既然要参军,就要从最基层做起,只有了解每一个阶级的军人,对你们今后才会有更多的帮助,明白我的意思么?”

    紫清剑大声道:“爸,您放心吧,我和妹妹一定不会给兰梦学院丢人的。念冰兄弟,那咱们就一起上路吧,你们等我们一会儿,我们准备些东西,去去就来。”

    紫清剑这么说了,念冰也不好拒绝,但他心中却有些不满,好不容易能有一个与凤女单独相处的机会,就这么被打败了,他实在不甘心。

    凤女似笑非笑的看了念冰一眼,道:“看来,我们这一路上会很热闹了。”

    天早已经凉了,虽然过了最冷的一月,但依旧寒风刺骨,大道两旁光秃秃的树干看上去多了几分萧瑟,北风凛冽而来,吹拂的众人衣衫猎猎作响。今天的天空有些阴沉,虽然没下雪,但给人的感觉却一点都不好,这种阴沉的天气,最容易使人产生压抑感。

    一个时辰前,念冰、凤女和紫清剑兄妹告别了紫梦、紫修和黑夜,离开了学院之城兰梦,踏上了前往奥兰城的路。已经走了一个时辰,四人却都没有说话,念冰虽然体力差些,但凤女三人并没有凭借武技轻身赶路,所以虽然有些疲倦,但也还能坚持得住。

    阴沉的天气、压抑的气氛,最先忍耐不住的竟然不是脾气憨直的紫清剑,自从离开了学院,紫清剑时不时的就会偷看凤女一眼,满怀心事的走着,不知是因为离开了自己的家而有些失落,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凤女,我有件事想问你。”第一个开口的还是念冰,除了学院,他这一路上一直在想如何面对紫清剑兄妹,最好是用什么办法不再与他们同路,对于紫清剑他还是很有好感的,但那脾气变化莫测的紫清梦却让他很过敏,脾气不好的女孩儿念冰可没有一点好感。

    凤女一边向前走,一边道:“早知道你要问。你猜的不错,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是骗了你,但华天前辈确实可以算是我师傅。在他的死因上我没有说谎。至于其他的你不要问好么?如果到了可以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念冰看着凤女平静的表情,暗叹一声,知道自己问也是没用的,凤女与自己年纪差不多,却拥有着接近武圣的实力,单是这一点,就绝不简单,尤其是紫梦曾经说过,她是九离之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凤女似乎感觉到了念冰心中的不满,扭头看向他微笑道:“你心中不是同样也有着秘密么?我们也算是彼此彼此吧?”

    念冰淡然一笑,道:“如果我用自己的秘密换你的秘密,不知道你肯不肯换?”

    凤女扑哧一笑,“少来吧,我才不信你肯说出自己的秘密呢,你表面上看着老实,其实比谁都狡猾,谁知道你是不是编个故事来骗我。”

    念冰装出委屈的神态,“冤枉啊!我是那种人么?”

    凤女哼了一声,道:“你不是么?不说别的,单是你身上的冰雪女神之石和火焰神之石这两件东西恐怕你就解释不清楚吧。”

    念冰语塞,确实,这两颗宝石分别是父母给自己的,它们都代表着一段故事,而且是和自己关系极为密切的故事,“好,我不问你了,不过,你这完全超越了华天前辈的九离斗气实在令我觉得怪异。”

    凤女瞥了念冰一眼,道:“简单来说,华天的九离斗气应该是跟我的长辈所学,而他之所以传授我铸造技艺并舍身铸剑,都是为了还一个人情。能说的就这些,我不希望你误会什么。”

    念冰心中一动,串起之前发生的事,脑海中的思路顿时清晰了一些,微微一笑,道:“凤女、清剑大哥,咱们到前面休息一会儿吧。”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