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59章 神秘的敌人

    藏宝图虽然看上去年代很久远了,但上面对天荡山脉的刻画非常清晰,将大小数百座山峰详细的画了出来,而卡洛所说的那个红叉,就在中央一座高山的脚下。

    卡洛在地图上指了指,道:“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今天虽然我们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但你们也都感觉到了,这次的行动恐怕不会太顺利。”

    加特林点了点头,道:“太静了,静的可怕。就算是冬天,这片大山中也不应该一种动物都没有,可是,从我们进山以来,却什么都没有遇到,似乎在无形中有什么东西控制着这座山脉似的。”

    卡洛点了点头,道:“最让我担心的,是今天里锂锝魔导士那个魔法遇到的反噬。”

    花蕊道:“是啊!不是火山的,但当时我却必须要那么说。”

    念冰心中一动,对花蕊的看法顿时大为改变,这位相貌惊人的副团长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原来她也知道不是火山,那她当时那么说一定是为了稳定人心了。

    卡洛的目光转向念冰,“念冰,你有什么看法么?”

    念冰想了想,道:“我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撤离这里,放弃这个任务。”

    加特林冷哼一声,道:“你怕了?”

    念冰淡然一笑,道:“怕?如果怕可以挽回自己地性命又何妨一怕呢?我绝不会允许自己因为莽撞而陷入无法挽回的危机之中。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觉得这次任务还是放弃的好。因为,那未知的危险恐怕不是我们能抗衡的。”

    加特林怒道:“小子,你知道我们为了这次行动付出了多少么?单是支付给你们就是工会高昂的佣金就足有上万金币,再加上其他的开销,已经相当于工会三个月的收入了,就这么放弃我们怎能甘心?”

    念冰目光丝毫不让地与加特林对视,道:“我只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当然。我也明白你们现在的想法,没有真正地撞墙。恐怕你们是不会死心的。既然我答应了卡洛会长参与此次行动,就一定会跟你们走到底,不过,有件事我要先声明,一旦遇到了无法抵御的强敌,我会毫不犹豫的立刻撤退,到时候你们可不要怪我。”

    “你……”加特林猛的站了起来,全身气势大盛,作为武斗家的他。斗气外放。眼中光芒连闪。似乎在琢磨着是否应该先将念冰解决。

    花蕊嘿嘿一笑,向念冰这边凑了凑,道:“小兄弟,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发现吧。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们无法胜任此次的任务呢?”

    念冰冷哼一声,道:“我没有发现敌人。但是,难道你们不觉得,进入天荡山脉以后,我们距离山脉的忠心越近,周围地温度就越高么?虽然变化并不明显,但是作为严寒地冬季,这时似乎已经太暧和了些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加特林脸色凝重地坐了下来,与卡洛面面相觑,他们确实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此时念冰提出来,他们才发现事实正是如此。

    卡洛深吸口气,道:“念冰,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我们已经收取了雇主部分佣金,如果就这么回去了,按照规矩,是要三倍偿还的,这一点,工会虽然不是赔偿不起,但损失就太大了,尤其是在声誉方面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尝试一下。你放心,如果真的遇到危险,我们一定会以保护你们几位就是为优先,如果你同意的话,可以让你那几位朋友先离开,我们绝不阻拦,如何?”

    念冰淡然一笑,道:“既然会长已经决定了,我也没什么可说地。一切小心吧。至于我那些朋友您大可不必担心,除非全军覆没,否则,他们不会有事的。”

    “啊―――”刺耳的惨叫声从外面传来,帐篷内的四人同时色变,光芒一闪,卡洛和两位副团长已经冲了出去,而念冰手上也已经捏上了两个魔法转轴。

    “怎么回事?”卡洛低沉的声音中,营地亮起一个个火把。所有佣兵都紧张起来,纷纷抽出了自己的长剑,警惕的观察着漆黑的四周。

    龙灵和凤女都已经钻出了帐篷,龙灵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当她看到念冰之时,明显松了口气,重新恢复了落寞的神态。

    念冰目光流转,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把手就向空中发出了一个爆炎,火光四射,顿时将周围的究竟照的亮了起来,由于光芒来的很突然,树林中一道黑影闪电般掠过,朝远方逸去。花蕊怒吼一声,庞大的身体撞断一颗小树,两柄如同车轮般的板斧如手,身轻如燕般朝那黑影追去。加特林显然与花蕊配合多年,显示出惊人的默契,朝黑影先前出现的方向扑去,因为最初的惨叫声正是由那里发出的。

    念冰并没有管这些,发出爆炎术后,他立刻走到凤女身旁,低声在凤女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凤女眉头微皱,但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一切都看在龙灵眼中,她那落寞的眼神中多了删繁就简凄然之色。

    一会儿的工夫,花蕊和加特林都回来了,花蕊那巨大的板斧上带着一丝血迹,而加特林则抱回来一个人,那是一名佣兵,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生命的气息,脖子怪异的弯曲着,显然,颈骨断裂正是他的死因。

    整个佣兵团的气氛都变得不一样了,加特林寒声疲乏:“没有反抗的痕迹。应该是被偷袭得手地。下手非常狠,直接扭断了脖子。谁能告诉我,他怎么会一个人到树林里去的?”

    一名佣兵低声道:“他是去方便,刚进树林里我们就听到了惨叫。”

    卡洛的表情依旧很冷静,目光转向花蕊,道:“你那边有什么发现?”

    花蕊道:“是人类没错,这一点可以从体型上判断出来。他没有和我硬碰,速度极为惊人,我全力追击并用了掠影技能才勉强赶上他。或许他没想到我速度突然提升,在大意之下被我砍了一斧在背上。不过那个人身上似乎穿着什么铠甲之类的东西。他的后背非常坚硬,像是铁甲,但又比铁甲更坚实,我那一斧虽然是仓促而发,但力量也有六成,却只能划上他的身体,用过掠影后,我的速度会暂时降低,没有追上。不过,我发现那个人好象有一双红色的眼睛。看上去有些诡异。多亏念冰发的那个火球。否则,在黑暗中我们根本不可能捕捉到它地身影。”

    念冰道:“那个人应该是被我的火球吓了一跳才会选择立刻逃走地。从现在开始,不论干什么,至少都要有三个人在一起,这样至少能够防御对方的攻击给我们的人有救援的机会。”

    “小心。”凤女的声音突然响起,念冰没有任何犹豫的立刻捏碎了手中一个卷轴。四阶冰墙术直接在他身体周围出现,一股大力传来,念冰的身体下意识向前冲去,冰雪女神的叹息与火焰之神的咆哮同时跳入手中,没有回头去看,全凭精神锁定对方地方位,火球与冰球同时发出,朝对方攻去。

    轰地一声巨响,瞬发地冰火同源曾经轻易轰碎过高级战士的身体,这一次同样发挥出不小的威力,一声惊呼从半空中传来,花蕊和加特林已经同时冲了上去,两柄板斧和一柄寒刀直奔空中先前偷袭念冰的身影。

    火红色的光芒瞬间亮起,灼热的气流在空中弥漫,巨响中,花蕊和加特林上升地冲势被遏止,而那下击的黑影却高弹而起,沙哑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这次只是给你们一个警告,立刻离开这里,否则,你们将葬身在天荡之中,成为这里的肥料。”声音随着身影而消逝,当加特林和花蕊落地之后,再想追已经失去了黑影的足迹。

    卡洛手持长剑站在念冰身旁,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念冰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自己背后那一堆冰粉,他真怀疑,如果不是凤女突然的警告,自己身上那些触发魔法卷轴能否救命。四阶的冰墙术是所有四阶魔法中防御最强的一个,却只是稍微阻挡了对方一下,从卡洛的动作来看,真正救了自己的不是那个魔法,而是他才对。

    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多谢会长相救。”

    卡洛苦笑道:“看来你说的很有道理,刚才我与那人交手一次,很明显,他的实力绝不在我之下,目前来看,我们至少已经有两个武斗家级别的敌人了。”

    念冰叹息一声,道:“但我明白,这并不能动摇您的决心,不是么?”

    卡洛坚定的点了点头,道:“知难而上,一向是我做人的原则。”

    笑声突然响起,念冰扭送看去,只见笑的是紫清梦,“你们两个应该转换一下年龄才对。年轻的一个,谨慎的像老头子,而岁数大的,却执着的像年轻人。”

    卡洛轻叹一声,道:“守卫继续,其他人回帐睡觉,先前念冰说的话就是我的命令,任何行动至少要三个人在一起。”

    一切重新恢复了平静,念冰这次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回想起先前那冲击力巨大的一击,他心中不禁有些后怕,究竟敌人是谁呢?如果像凤女说的那样,是一个种族,那么,什么样的种族才能够在山里自下而上,可从他们会人类的语言和拥有人类的外表来看,应该就是人才对啊!哪里来的其他种族呢?

    深吸口气,隐藏于暗处的敌人偷袭,令念冰产生出强烈的危机感,作为佣兵团中的就是,显然是最容易被对方攻击的,自己必须要加强警惕和防御才行。否则,要是莫名其妙的死在这片山脉之中,可就太不什值了。

    积极合作的偷袭令整个佣兵团风声鹤唳,不过,后半夜再没有任何变化出现,当阳光普照大地,给天荡山脉带来光明之时,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那名死去的佣兵在念冰的火系魔法中化为了灰烬,他的佣兵同伴一带上他的骨灰,回冰月帝国后再安葬。

    望着连绵起伏的山峰,卡洛抬起手,坚定的喊出两个字,“前进。”

    昨晚的打击似乎已完全消失,他依旧是充满了自信。但是念冰却观察到,卡洛的手始终反握在腰间的剑柄上。

    第二天的前进比第一天的气氛更加紧张,佣兵们每时每刻都在注意着身边的,惟恐似乎突然从身边蹿出个人扭断自己脖子似的。也难怪他们这么紧张,同伴的惨死给整个佣兵团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幸亏卡洛和两名副团长都极为镇定,他们的手下又都久经训练,见过了大场面,除了更加谨慎小心以外,并没有出现什么反常的举动。

    怪异的是,昨天还来警告的敌人,在佣兵团进山后的第二天竟然没有再出现,念冰甚至连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也已经消失了,一天的时间在急速赶路中平静度过。尽管如此,遏止扎营之后,卡洛还是亲自巡视每一个帐篷,并特意交代了负责巡逻的佣兵们注意事项,整晚的防御,上、下半夜分别由两名副团长带领。

    拍拍肚子,还是自己做的东西最好吃。念冰满足的在帐篷中躺了下来,空间之戒中带来的软垫子在这个时候绝对是最的享受。两天来,所有伙食都是由他负责,每到吃饭之时,也是佣兵们可以完全放松下来的时候。正因如此,佣兵们对念冰的好感持续增加,赶路之时,都特意向他这边靠拢,以防再次偷袭的出现。过去两天了时间,里锝的魔法力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不再那么虚弱了,不过,他也没敢再用魔法向天荡山脉内部探询什么。

    “念冰,我进来了?”凤女的声音从帐外传来。

    佣兵团用的这种单价帐篷不大,只能容纳一人平躺,一听到凤女的声音,念冰赶忙坐了起来,“请进。”

    帐篷帘撩起,凤女迈入帐篷中坐了下来,粉红色的披散在肩膀上,衬托着她绝美的容貌,看上去是如此动人。心中一想到自己曾经抱过这完美的妖躯,念冰的心就不禁热了起来,“凤女,找我有事么?”

    凤女的神色显得有些忧虑,“念冰,事情很不妙啊!”

    念冰淡淡一笑,道:“现在你应该告诉我,那个种族究竟是什么了吧。”凤女叹息一声,道:“对不起,前人的约定我绝不能违背。已经来到这里,恐怕也只能前进了。昨天晚上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我却清晰的看到了那偷袭你之人的样子,正和我判断的一样,确实是那一族的人。你知道他们今天为什么没有再出现么?不是要放过我们,而是已经存了杀机,当我们真正进入到山脉的内部时,是他们动手的一刻。”念冰眉头微皱,道:“这么说,现在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了。明天的路恐怕不好走了。”

    凤女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念冰道:“可惜,现在我已经不能劝卡洛会长了,没有一个结果,他们绝对不会放弃的。走一步算一步吧。昨天晚上我对你说的事不要麻烦你。”

    凤女颔首道:“我只能尽力而为,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

    念冰突然轻笑一声,道:“你身上好香啊!至少两天没洗澡,你怎么还这么香。”凤女先是楞了一下。转而俏脸微红,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念冰微笑道:“越是紧张的时候,我们越要放松心态,这样才能更好的面对,不是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凤女哼了一声,道:“我和我们的族人,本来就有洁身地能力。就算几个月不洗澡。衣服会脏,但身体却绝不会。好啦,我来找你,本也没打算让你放弃,只是提醒你小心一些,事不可为之时。就赶快跑。”说完,她站起身,白了念冰一眼后离开了帐篷。伊人已去,香味尤存,念冰深吸口气,他发现。自己对凤女的迷恋越来越深了。从空间袋中摸出那个当初凤女给他却从没有用过的小笛子,心中不禁一片温暖,虽然两人之间始终保持在朋友的层面上,但凤女对自己的关心是完全可以感觉到的。

    正在这时,帐篷帘突然挑了起来,一个窈窕地身影走了进来,念冰以为是凤女去而付返,抬头看时,却发现进来的是一脸冰冷的紫清梦。

    “紫姑娘?你找我有事吗?”念冰有些惊讶的问道。

    紫清梦看了一眼念冰手上的身子。毫不客气地在念冰面前坐了下来,道:“我来找你有两件事,第一件,是为了我哥哥,第二件。是为了明天即将到达地藏宝地点。”念冰饶有兴致的看着她,道:“具体呢?”

    紫清梦梦道:“我看的出,你和凤女的关系委不一般,这是你们的私事,本来我无权干涉,但是,你应该也发现了,自从凤女出现以后,我哥哥就不可自拔的喜欢上她,如果凤女是你地女朋友,我希望你能正式告诉我哥哥,也省得他自己遐想下去,我不希望他受到单恋的伤害。”

    念冰微微一笑,道:“这个忙我恐怕帮不上你,不是我不想帮,而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帮你的权力,我和凤女之间只是朋友而已,怎么能以男朋友的身份说话呢?”紫清梦哼了一声,微怒道:“你们只是朋友?骗鬼吧,那天你搂她搂的多紧以为我看不到么?只是朋友她能任你轻薄?只是朋友她能让你靠在她肩膀上睡觉?”念冰心中微动,紫清梦说的是事实,想起那天的情景,坦白说他自己也有些意外,没想到凤女对自己竟然如此纵容,难道凤女对自己真有那方面的感觉?“紫姑娘,这件事我们暂且放在一边吧,明天就要到达藏宝地点了,未知的危险在等待着我们,这样好了,如果大家都平安回来,我和凤女商量一下,只要她同意和我一直演戏,我一定配合,如何?”

    紫清梦沉吟了一下,声音有些怪异地问道:“你和凤女真的不是男女朋友?那个女魔法师呢?刀不是么?”

    念冰有些不耐的道:“你似乎希望每个凄都是我女朋友?那你不如也做我女朋友好了。坦白告诉你,我现在是单身,在未来一段很长时间内也一样是单身,我只有朋友,并没有女朋友,希望你以后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现在,你可以说第二件事了。”紫清梦俏脸莫名其妙的一红,低下头道:“对不起,是我多事了。”

    念冰一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紫清梦出现这样的表情,人家女孩子都道歉了,他地语调顿时软下来,“没事,我只是因为大家对我的个人问题都有些误会才激动的。”紫清梦抬头看了念冰一眼,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让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凤女实力那么强,忠心自保,但我和哥哥就不一定了,你也知道,我只是剑师的实力而已,如果遇到那样的偷袭,恐怕……,所以,一旦遇到敌人,你能不能用魔法照顾一我和哥哥。”看着念冰惊讶的目光,她赶忙解释道:“我们并不是怕死,哥哥也不知道我来找你,但是,我和哥哥都是兰梦学院的继承人,父亲只有我们这一双儿女。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以自己的生命为重。所以我才会来找你,你会帮我们么?”

    念冰正色道:“紫姑娘,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我们至少算是朋友。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不介意自己案例的前提下保护朋友。”

    紫清梦笑了,念冰发现。她笑地时候比一脸冰冷要好看的多。

    “谢谢你,念冰。”紫清梦站起身就要走出帐篷。

    “紫姑娘,你不觉得我地回答太怎么么?”念冰有些好奇的道。

    紫清梦背对着他摇了摇头,道:“不,当然不。至少这证明了你并不是一个伪君子。如果你自身都有危险,还怎么保护我们,谢谢你的承诺。”说完。她掀帘而去。“原来她这么理智,看来,任何人都是不能小看的。希望能带着他们活着离开这里吧。”念冰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念冰,我可以进来么?”很轻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念冰心中一阵呻吟,怎么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而且还都是凄。这让佣兵团地人看到,不知会怎么想呢,但是,这最后来的一个,却是他最无法拒绝的一个,准确的说,他甚至有些期待着她的到来,“灵儿,快进来吧。外面冷。”

    帐帘撩起,除了见面时一起都没跟念冰说过话的龙灵走了进来,她没有穿自己那件厚实地裘皮大衣,冰系魔法袍穿在她身上显得很单薄,再加上她那苍白的俏脸。看去令人顿升怜意。

    龙灵在念冰对面坐了下来,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念冰,一别数月,你还好么?”她的表情看去很轻松,但眼神深处那一丝凄然却没有丝毫改变。

    “灵儿,我很好,你呢?”问出这句话后,念冰险些抽自己一记耳光,龙灵的样子能说的上一个好字么?

    出乎意料地是,龙灵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我很好啊!你知道么?自从你离开以后,我用你教的方法锻炼精神力,很快就进入了大就是境界呢。如果有更多的时间修炼,我想,我成为魔导士甚至会比你更早。”

    念冰低下头,道:“那我先恭喜你了。”

    龙灵淡然一笑,道:“没什么可恭喜的,在天赋上你要比我强的多了。哦,对了,我还没恭喜经,你和那位凤女姑娘什么时候结婚啊,如果我还在,记得给我张喜帖。”念冰心头,道:“你还在?什么意思?我和凤女只是普通朋友一样,就像你跟我,你别误会什么。”

    “普通朋友?”凄然之色更强烈了几分,“那是我误会了,不过,凤女姑娘真的很漂亮,这么美的女孩子你都不追么?”

    念冰轻叹一声,道:“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现在根本没有权力去爱,那并不是借口,而是我的真心话。”

    龙灵微笑道:“这和我已经没关系了。哦,对了,爸爸让我转告你,别忘记代表工会去参加就是大赛,再有半年,时间就到了。”

    念冰点了点头,道:“既然答应了都是,我一定去地。”

    龙灵眼中多了几分光彩,“那你在执行这次任务的时候就必须要活下来。不论什么时候都要以自己的生命为重,这个给你,你赶快穿起来吧。”一边说着,她从自己的魔法袍内掏出一件衣服。淡淡的金红色光芒闪烁,那似乎是一个背心,看上去质料非常轻薄,如同轻纱一般,念冰下意识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龙灵微笑道:“你也知道,我们就是的身体是最为脆弱的,这件背心是爸爸让我带来给你的,穿上它,就算对手是武圣境界的武技高手,也能替你挡掉大部分攻击力,是魔法师最好的防御牲口。本身质地是怎么做的我也不知道,爸爸曾经试过,即使是十级魔法,都无法将它毁坏,对于斗气的防御有特效。我来找你,就是完成爸爸交给我的这个任务,给你,我要走了,明天或许就会遇到危险,你自己小心一些。”说完,龙灵将手中的金红色背心塞给念冰,向他微微一笑,这才转身而去。

    金红色的背心,入手如同无物一般,轻轻展开,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念冰也没多想,注意力全在背心上,随手甩出一个火焰术,在火光的映衬下,背心闪耀着淡淡的光泽,这种布料念冰从没见过,轻轻一拉,弹性极好的背心顿时被拉长了一点,松手时又恢复了正常,怪不得表面看上去不大的背心龙灵却说是会长给自己的。多一件保命的东西自然是好事,念冰赶忙脱下自己的衣服,贴身将背心穿好。果然,背心的弹性极佳,贴着皮肤穿好,仿佛就像皮肤一样非常舒服,透气性使身体丝毫没有不适的感觉,念冰下意识的用火焰术向身上试了一下,没有任何灼烧的感觉,背心上连痕迹都没有,确实是一件非常好的宝贝。

    先前出现的幽香在背心穿在身上后变得更强烈了,抚摩着柔软的背心,念冰突然全身一震,大脑如同被电击了一般,整个人完全变得呆滞了。

    拉起背心的一角凑在自己鼻端仔细闻了闻,他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什么师傅给自己的背心,什么怕自己危险,龙智根本就不可能猜到灵儿会遇到自己。何况,人都是怎么的,灵儿也是魔法师,有这么好的护身法宝,身为一个父亲,自然应该给自己的女儿。这香味如此熟悉,分明就是灵儿的体香啊!显然,这件背心原本是穿在她身上的。龙智给她的护身宝贝,她却给了自己,在明天即将面临危机之前给了自己,这份情意,这份无声的情意如果自己还无法理解,那就是天下最大的傻瓜。灵儿,你真的好傻,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你这样啊!灵儿,对不起,我辜负你的太多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