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62章 火凤凰之翼

    轰的一声巨响,凤女跌退三步,银色斗气重新恢复成了暗红色,一缕血丝顺差嘴角流淌而下,她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而那火龙人族长老金猊也绝不好受,身前又多了几道纵横的伤口,鲜血不断外流,虽然他本身是火体质,但通过离天神剑爆发出来的九离斗气侵入体内的感觉绝不好受。

    “啊!”金猊怒吼一声,看上去苍老的身体突然涨大了一圈,气势骤然大盛,猛的一拳朝凤女遥控轰出,银色的斗气凝聚成一团,像炮弹般朝着凤女这边急速冲来。

    凤女脸色微变,她此时的斗气已经无法达到圣斗气的境界了,双手握剑,现在只能凭借离天神剑的优势,争取将这枚沉重的斗气弹劈开,但是,她现在却一点把握都没有。

    “谁也不许伤害凤女。吼----”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从旁边蹿了出来,巨大的重剑轰的一声击在了那银色的斗气弹上,强烈的斗气爆炸使周围的几名龙人族战士跌退一旁。突然出现,替凤女挡下了这次攻击的竟然是紫清剑。

    现在的紫清剑身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乱蓬蓬的头发变成了血红色,本就高大的身体涨大一圈,喘息声粗重的犹如铁背地龙一般,身上膨胀的血管清晰可见,迎击了一记圣斗气的攻击,他竟然只是双脚陷入地面中,却丝毫不退。

    将斗气提升到最强程度的金猊惊讶地道:“狂战士,竟然还有狂战士?”

    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紫清剑一个人从洞口的佣兵群中走了出来,他双眼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模糊地神志中只记着几个熟悉的名字。巨大的重剑上青光大放,长达三尺的剑光,在气势上丝毫不弱于金猊。

    四名火龙人战士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朝紫清剑冲了上来。重剑在紫清剑手中犹如枯草一般,没有任何花哨,绕体一周,顿时,青色的光芒如同墙壁一般封了出去。

    四道身影比来地时候更快飞退,不过,这次却是被震飞的,鲜血狂喷之中,四名龙人族战士已经受到了重创,虽然龙人体质使他们没有毙命,但却已经抢劫了战斗的能力。

    紫清剑六在那里,红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再加上全身释放着不稳定的青色光芒,宛如魔神一般,动手的双方都停了下来,一时间,他成了注目的焦点。

    里锝的魔法停止了,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苍白的脸色显示出他现在虚弱的状态,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冥想,只得将自己那几个压箱底的魔法卷轴掏了出来。

    念冰来到凤女身旁,第一时间由冰转水,给凤女释放了一个治疗术。帮她恢复着被震伤地经脉。“清剑大哥这是怎么了?他似乎神志有些不清醒了,我去叫他回来。”

    “不。”凤女拦住念冰,“现在谁也阻止不了他了,他狂化了。”

    “狂化?”念冰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狂化是什么意思?”

    凤女低声道:“这是一种特殊体质,变通人中万中无一,尤其是远古之战以后,本以为已经绝迹了。狂化后的战士被称为狂战士,曾经是人类最强的兵种,同时也是最难以驾驭的兵种。因为狂化后的战士虽然在单兵作战能力上成为所有战士中的最强者,但是,他们同样有着巨大的缺陷,就是神志也随自己的身体一样陷入疯狂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已经分不清敌我了。自身法力提升到极限,皮肤坚硬如铁,如果是修炼过斗气的,斗气将成倍提升,狂化后的狂战士只知道攻击,直到耗光全部体力为止,每一次狂化后,狂战士一马当先要沉睡三天。真没想到,你这位朋友竟然会是一名狂战士,看来,我们还有些转机。以他武斗家的实力再进行狂化,就算是一名武圣,也不可能轻易战胜他,我本不想杀戮,现在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

    “凤女,我知道你有所顾忌,如果你真不愿意杀人,那可以将那些火龙人打的抢劫战斗能力,只要我们能平安离开这里就足够了。”

    凤女点了点头,道:“紫清剑一发动你们就全力攻击,只要他或我能缠住对方的那名长老,我们就还有机会。”

    “杀----”紫清剑愤怒的咆哮一声,他眼中最重要的敌人自然是金猊,在潜意识中,对他最重要的无疑是妹妹和凤女,而刚才正是金猊伤到了凤女,此时,他突然爆发,自然要以金猊为第一目标。

    重剑高举,紫清剑虽然陷入狂化状态,但自身所拥有的能力却一点也没忘,反而使用的更加顺手了,当初紫梦用来对抗凤女的身法在他身上出现,幻化出数道身影朝武圣级别的金猊冲去。

    凤女刚要动,突然看见一道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没有光芒的反射,直奔正在给佣兵们治疗的龙灵而去。她已经顾不得这道光芒从何而来了,身形一闪,来到龙灵身旁,手中离天神剑上挑,将那道黑色的光芒挑飞一旁。

    叮的一声轻响,那竟然是一根黑色的针,淡淡的腥气在空中蔓延,显示针上有剧毒。

    “啊!你为什么要救我?”龙灵此时才清醒过来,看着凤女不禁有些发愣。

    凤女锐利的目光朝黑针发射的方向看去,那是茂密的山林,根本找不到任何能量波动。这绝不是火龙人族发动的攻击,作为骄傲的龙人一脉,他们是绝不会用毒的。一边寻找着暗中的敌人,她下意识地回答道:“是念冰让我保护你的。你不用谢我,要谢就直接去谢他好了。自己小心一些,可能还有额外的敌人在。”

    “谢谢你,我会小心的。”龙灵的声音很平静,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地生命受到威胁而有什么变化。继续替那些佣兵们治疗着。

    凤女先前与念冰的话卡洛也听到了。紫清剑那边一发动,他立即带着佣兵们朝龙人族发起了反扑,他明白,只要凤女能正常发挥,虽然对方人数众多,但也不是没有冲出去的机会。

    狂化后的紫清剑确实如凤女所说,他那完全燃烧自己法力所爆发出的实力即使是金猊这样的强者一时间也拿他没有丝毫办法。而此时他又不能躲开紫清剑,否则,遭殃地必将是他的族人,龙人族先天防御虽强,但这么狂暴地斗气被正面击中还是足以致命的。

    场面完全乱了起来,凤女终于发威了,离开神剑在那曼妙的身影带动下幻化出无数剑光,每一道剑光都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剑光闪烁,一个接一个的火龙人战士被刺中倒地。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十数名火龙人战士抢劫了战斗能力。

    压力骤减之下,佣兵们个个用命,将自己的斗气完全发挥到极限,在卡洛、加特林和花蕊三人的带领下朝火龙人发起了冲锋。

    突然,无数红色的光芒从空中撒落,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凤女。红光配合的极为默契,封死了凤女所有前进地路线,逼地她不得不停下来,用离天神剑抵挡住斗气利箭地攻击。而火龙人战士们也趁此机会重新组织冲了上来,将佣兵们完全压制回洞口处。此时,凤女像紫清剑一样,已经被隔离在外围。

    念冰放出几个魔法稳定着局势,扯着紫清梦退到龙灵身边,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发生了变化,金猊全身斗气暴涨,一拳将紫清剑轰退,大喝道:“火龙翔云阵。”

    所有攻击中的火龙人族战士骤然后退,数百人竟然摆出了一个奇怪的阵势,其中分出十八名火龙人战士中的精锐围上了凤女,在一名长腿火龙人族美女的带领下向凤女发动了攻击,而另外又有十八人组织成一个阵形围住了清剑,他们只与紫清剑游斗,却不与他正面接触,显然是要消耗他的体力。

    火龙族人们快速地忙碌着,先前抢劫战斗能力的战士们都被他们的族人抬到一旁,金猊全身争光绽放,在族人们的簇拥下一步步向洞口处走来,“弓”一名族人将弓递入他手中,其他人的火龙族战士都以十八人为一队,缓缓向洞口处压迫而来。

    虽然没有敌人的攻击,身上的压力减轻许多,但现在佣兵们的心头却无比沉重,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刚有了一些机会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凤女此时已经没有使用圣斗气的能力了,她的速度和攻击力虽然强悍,但那十八人一组的火龙人族战士组成的阵法却非常奇异,不论她往哪边攻击,都一马当先要同时迎接九个对手,一时间左冲右突,却怎么也无法冲出乌黑。

    金猊没有让族人们向佣兵发起攻击,手挽长弓,锐利的目光凝视着念冰。他早已经发现,这不断用出魔法的青年是佣兵们能支持下来的根源,只要先将几名魔法师毁灭,形势立刻就会明朗。

    金猊眼中光芒大放,手挽长弓,弓弦上刹那间展开,银色的圣斗气包裹着整张大弓,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银色斗气在他拉弓的右手处不断成型,竟然纯以斗气化为一枝利箭,“龙--引--箭--。”争光银光骤然绽放,念冰只觉得胸口一阵收缩,箭尚未到,他的身体却已经有了强烈的感受,没有任何犹豫的,念冰当机立断发动了护身威力最强的双色冰封球,直接迎箭而上。佣兵们也没有闲着,卡洛、加特林和花蕊先后跃起,想住那枝箭,但是,那由圣斗气形成的得箭却在窗口化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直接越过了他们的阻击,目标依旧是念冰。

    双色冰封球能够挡住圣气之箭么?答案是否定的,轰然巨响中,双色冰封球被狂暴的斗气炸成了满天冰粉,银光一透而过,已经来到了念冰身前十米内。“小心。”紫清梦滑步上前,青色斗气绽放,准备替念冰抵挡住这一箭,翠幕端凝刀法最大的优势就是速度,一片扇形的青色光幕冰念冰的身体完全挡住,但是,这却依然不够,叮的一声轻响,翠幕端凝消失,紫清梦紧握短刃,妖躯应声抛飞,她只是斩上了那利箭的侧面就被震飞了起来,鲜血从嘴角处流淌而出,绝望的目光出现在美眸之中。

    “不要。”冰灵一横身就挡在念冰身前,她的目光是惊慌的,但却并不是因为即将面临的斗气箭,而是因为念冰的安危。全身一震,龙灵突然发现自己转了个方向,紧接着,传来一阵锥心般的疼痛,身体应声向前抛跌,踉跄几步才站稳身形。

    念冰正面对着龙灵,在他的右肩胛处多了一个血洞,身体完全被那一箭洞穿了,幸亏先后经过几次抵挡,龙引箭的爆发力已经抢劫,再加上翠幕端凝改变了一些它前进的方向,这才使念冰躲过了致命的威胁,尽管如此,龙引箭余威还是贯穿了他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念冰没有任何犹豫地将一个治疗术拍在自己身上,血流这才止住了一些。

    “不,这不可能。”龙灵的声音在颤抖着,背后的疼痛已经消失了一些,她此时才意识到先前发生了什么事。她挡在念冰身前,念冰却猛地从背后搂住她一个旋身,龙引箭穿透了念冰的肩胛撞击在她的上才消失的。而此时的她却除了一点疼痛以外再没有任何伤势。

    念冰苦笑道:“这是必然的结果,灵儿,来,你治疗比我拿手,帮我止血,这一次,恐怕我们在劫难逃了吧。”

    龙灵赶忙跑回念冰身旁,她先将一个治疗术拍在念冰肩膀那杯子大小的伤口上,然后猛地将他伤口处的粗布衣撕开,“背心,背心呢?我昨天给你的背心你为什么不穿?”龙灵的声音变得异常激动,“难道,连我给你的东西都那么让你讨厌吗?”

    “不,傻灵儿,你知道么?昨天你给我那件背心之后,我的心都快碎了。那明明是老师给你的啊!连你的体香还清晰可闻,我怎么能用你的护身宝物来保护自己呢?傻丫头,现在就穿在你身上啊!否则,刚才我们恐怕就要成一对穿堂葫芦了。”原来,昨天晚上念冰吹动风笛将凤女找来,求她在龙灵无法感受到的情况下将背心重新穿回她的身上。以凤女的能力,做到这一点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轻易的就完成了。其实,刚才念冰完全可以由龙灵为自己挡住龙引箭,以那金红背心的强度,龙灵也只会受点震伤而已,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又怎么能让女人为自己挡这一箭呢?念冰那时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迅速抱着龙灵转身,他抗体的冰墙术卷轴成为了最后一道防御,但是,却依然受了重创。

    龙灵看着念冰眼中那温柔的光芒,再看看他那苍白的脸色,她的心颤抖了,原本空洞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神采,扶着念冰坐了下来,而自己却挺直娇躯,朝外面走去。此时,金猊已经带领着手下们缓缓前逼,伤了对方最主要的魔法师,他们已经没有顾忌了,其实,双方交手到现在,一共也只是半柱香的时间而已,却发生了如此多的变化,从开始的凤女冲击,护众人入洞,再到奋力抵挡、紫清剑狂化、凤女出击、念冰重伤,几乎每一瞬间,场上都发生着变化。

    没有了凤女的抵挡,谁还能拦的住金猊呢?佣兵们聚集在一起,他们心中的斗志在对方带来的庞大压迫下逐渐瓦解,任何人都知道。这一次,他们再没可能抵挡地住对方的攻击。就在这时,龙灵来到了众佣兵之后,低低的吟唱着,“以我的生命为代价。诅咒一切的……”刚吟唱到这里,一只大手突然从后面捂住了她地嘴,强行将咒语打断。一个魔法咒语,如果吟唱超过一半,就是不可能打断的,否则对魔法师将产生极大的伤害,而刚开始的魔法吟唱,只要将吟唱打断,魔法就无法完成。

    “灵儿,这个魔法咒语就算要用也应该是我用,而不是你。”念冰将龙灵紧紧搂在怀中,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坚定。

    念冰温暖的怀抱让龙灵感到很安心,即使知道即将面临着毁灭性的灾难,她也没有丝毫恐惧。搂着龙灵湿软的娇躯,念冰暗暗苦笑,该来地总是要来,刚想吟唱与龙灵同样的咒语之时,一个声音突然打消了他的念头。

    “快,大家快向里面撤,里面洞身狭窄更好防御。”这是风云的声音,念冰回身看去,只见风云正从洞内跑了出来。与此同时,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凤女爆发了。

    如果说凤女是一颗巨大的炸弹,那金猊重创念冰就是引爆这颗炸弹的导火索。凄厉的凤鸣声犹如刺耳的尖针一般扎入每个人地耳中,凤女身体周围的红色送气骤然收敛。粉红色的长发在这一刻变成了暗红色,原本白皙的肌肤闪烁着淡淡的红色光彩,背后的衣服突然破开,一对红色羽翼瞬间舒展,羽翼内侧边缘呈弧形,一根根凤翎紧密的排列在一起,舒展的羽翼长达两米以上,凤女原本修长地娇躯在这对羽翼的映衬下显得如旧此娇小。羽翼大张之下,凤女的身体完全漂浮起来,她那双碧蓝色的美眸在这一刻变成了金色。

    金猊看到这种情形不禁大惊失色,“小心,是凤族的王族之羽。”

    他的提醒已经来不及了。同样是红色的斗气,随着羽翼的飘然下击化为一圈光晕,无可抵御地巨力传遍围攻凤女的每一名火龙人战士身体,十八道鲜血同时狂喷而出,伴随着十八道身影被震飞出十丈之外。

    半空中的凤女长啸一声,手中离天剑虚空横斩,一道湛然红芒飘然而下,在那巨大的洞口前划出一道沟壑,澎湃的斗气将原本前冲地火龙人战士全部逼退。

    看到如此情形,念冰心中不喜反忧,在危机中展现出巨大的力量,很有可能是不属于自己的力量,越是这样,反噬就会越严重,他赶忙大喊道:“凤女,快带着清剑大哥回来,洞里面窄小,适合我们防御。”

    半空中闪光耀着淡淡的残影,凤女一闪身已经来到紫表剑上空,探手抓住他身上的衣襟,提着他高飞而起。此时,紫清剑的神志完全处于疯狂之中,根本分辨不出敌友,手中重剑骤然向上撩起,朝凤女劈去。

    “笨蛋,是我。”凤女一横离天神剑,轻松的挡掉紫清剑的攻击。说也奇怪,狂化中的紫清剑一听到凤女的声音,顿时变得老实起来。“嗡――”银色的圣斗气龙引剑再次出现,这一次,目标正是空中的凤女。金猊很清楚,得罪了凤族的王族,代表着与凤族之间将出现无法弥补的沟壑,只有将凤女和所有人都击杀在这里,才有可能掩盖一切。

    巨大的红色羽翼骤然收敛,左翼闪电般横挥,先前那念冰竭尽全力都无法抵挡的龙引箭竟然直接被凤女那巨大的羽翼拍碎,下一刻,凤女已经来到洞口,手中离天神剑一横,将所有攻上来的敌人都震的退了回去。

    念冰下意识的去拉凤女,“快去,向里面撤。”此时,佣兵们见凤女抵挡住敌人,已经快速的朝洞穴深处撤去。他突然惊呼一声,抓住凤女的手不自学的松开了,现在的凤女,身上就像火炭一般灼热。

    凤女眼中寒光湛放,凝神着手持长弓的金猊,冷声道:“今日我还没有杀人,不过,这并不代表接下来也不会,有本事你们就冲进来好了。”说完,掩护着念冰等人向洞内撤去。

    出乎意料的是。火龙人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凤女突然展现出的强悍能力,竟然真的没有攻进来。任由凤女、念冰和佣兵们撤入洞内。

    佣兵们退入洞内数百米后,进入一条宽约三米的狭窄甬道后再也坚持不住,一个个如同瘫痪一般坐倒在地。此时,就连冰月佣兵团地三位正副团长,实力也仅剩余不足三分之一了。虽然没有一人死亡,但是,重伤者却占据了三分之二,这前幸亏龙灵给他们及时治疗,这才能够坚持逃到这里。

    凤女手起掌落,将紫清剑打的昏了过去扔在一旁,回身向外面看了一眼。这才松了口气。

    “你干什么打我哥哥?”紫清梦愤怒的道。

    凤女那金色的双眸中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令紫清梦不禁全身一颤,“他在狂化状态,只有打昏过去才能恢复过来,不过,他虽然体力没有耗尽,恐怕也要昏睡两天才能恢复。”念冰关切地看着凤女,道:“你怎么样?”

    凤女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你呢?”金色的目光落在念肩右冰那个恐怖的伤口处。

    念冰此时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大量失血使他原本红润的面庞变得异常苍白,苦笑道:还死不了。不过,我右肩的肩胛骨似乎断了,我用魔法止血,想治好恐怕没什么机会。凤女,你说他们为什么不冲进来?是因为怕你么?”

    凤女摇头道:“不,应该不是。我也是刚发现的。这些火龙人似乎对这个洞穴有所畏惧一般,从最开始我向洞口攻击时,他们就故意躲避着,避免进入洞内。现在想起来,如果我们早些选择撤入洞中,或许形势就会好的多了。不过,至少目前我们还不会有事。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卡洛沉重地声音响起。“都是我的愿意才将大家带入了这片死地。如果我早听念冰的建议放弃这次行动,也不会连累你们一起陷在这里了。”

    凤女日光落在卡洛身上,淡淡道:“你用不着自责,陷在这里的只是你们,以我的能力。随时可以带念冰离开。不过,我最多也只能带一个人。”此言一出,整个洞穴内部都变得寂静起来,没有人会怀疑凤女的话,她已经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一切。

    “凤女,你带灵儿走吧。”念冰的声音很平静,但却异常坚定。

    凤女、紫清梦和龙灵的目光同时落在他身上,凤女怪异地道:“你不想活着离开这里么?”

    念冰看了一眼自己软垂于身旁的右臂,淡然道:“没有人愿意去死,但是,作为一名魔法师,作为一名厨师,我已经失去了右臂,即使出去治好了伤,我也不可能再用右手做菜,用右手画卷轴了,我这一生,有两个目标,一个是达到厨艺的颠峰,完成师傅的心愿,而另一个,则是修炼魔法到至高境界为父母报仇。失去了右臂,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渺茫的,与其如此,为什么不将生的希望让给别人其实是……”说到这里,他突然压低声音,养凑到风女耳边低低地说了几个字。

    凤女全身一震,“什么?你的仇人竟然是她?”

    念冰点了点头,苦涩的一笑,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恢复体力,然后带灵儿走吧。如果将来你自信能力超过那个人,顺便替我报仇,也不枉我们朋友一场,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请求,请你在自己完全有能力达成的情况下再去。”

    “不,我不会离开这里的。”龙灵一边为伤员治疗着伤势,一边平静的说道。

    “灵儿,你别任性。”这句话同时从念冰和里锝口中说出,两人的神情都变得急切起来。龙灵抬起头,微微一笑,以往地神采重新出现在她那美丽的俏脸上,“我没有任性啊!既然一起来,那就要一起走,否则,我是绝不会离开的,这里的伤员们需要我。念冰,谢谢你,至少我现在明白,我曾经爱过的人并没有爱错。”

    念冰眉头大皱,强忍着肩膀不断传来地剧痛,“灵儿,你别忘了,龙智老师只有你一个女儿,如果你出了事,老师怎么办?工会怎么办?”

    龙灵淡然道:“如果父亲在这里,他也绝不会舍弃战友而独自逃生的。”

    凤女冷冷的道:“你上在说我么?”

    龙灵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我根本没有资格说你,这里任何一个人也没有资格。如果不是你,我们早已经被那些火龙人杀了,是你救了所有人的命。我看的出,你也不是普通的人类,我想,你进入人类世界一定有着自己的使命,所以,你要走我们谁都没有意见。可以的话,带念冰走吧,他的伤虽然很重,但只要找到光明系能使用九阶以上治疗的魔法的魔导士,还是有可能新人痊愈的。“

    念冰笑了,“灵儿,我们不要争了,既然都不愿意走,就都留下来好了。反正敌人不会冲进来,那我们就一起在这里饿死好了。我想,我们带来的材料应该还够吃一个月的。如果省一些,说不定能坚持更长时间。

    红色光芒收敛,凤女变回了本来形态,念冰发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在心扶着她关切的问道:“凤女,你没事吧?”

    凤女摇了摇头,道:“洞。念冰,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可以么?”

    念冰楞了一下,道:“当然可以。”当下,他扶着凤女走到一旁的角落处,让她坐了下来,同时再奋起不多的魔法力又给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施放了一个治疗术。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