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67章 贯穿天地的曙光

    念冰心中一动,道:“你的意思是说,以冰火同源为基础,进行对其他各系魔法的拟态,是么?”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理论上是完全成立的,至于能否真正的成功,就要看你的冰火同源魔法能修炼到什么境界了。这个倒不急,你慢慢修炼吧。冰火同源可不是那么好控制的,连我也不太明白这种魔法的原理,不过,我给你个建议,你要多从细微处研究,比如,一个魔法元素虽然很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如果你能将一个魔法元素研究透彻,那么,你就能从这单一的魔法元素中看出很多东西。所有的魔法元素都有共通的地方,即使是截然对立的冰与火,光明与黑暗都不例外。冰与火的共同点在哪里?只要弄明白这一点,未来的一切就更容易达到了。想到对立的二者,在一定情况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这就算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吧,我也知道,这些比较深奥,对于你这个魔法初学者来说恐怕很难理解,不过,你也不用气馁,慢慢来吧。当然,你也不用感激我,就算你学会了魔法拟态,想追上我这样的水平也还差的太远了,我教你这些并没安什么好心,掌握更多的魔法,也就能做出更多的菜色花样来满足我。我们只是相互利用而已。”

    念冰虽然对加拉曼迪斯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但对他在魔法上的认识还是非常认可的,加拉曼迪斯说的话他完全记入自己地脑海之中,虽然一时还无法完全理解,但他明白。这都是对自己售后修炼最有用的东西。“谁会感谢你,你也说了,我们只是相互利用而已。反正你看我不顺眼,最多把我杀了,以你的能力,对付我这要瓣小人物必然是秒杀。不过,大陆上能以魔法入厨的恐怕还没有几个。”

    “臭小子,你敢威胁伟大的加拉曼迪斯,是不是真的想死。”加拉曼迪斯猛的坐了起来,眼中火光四射。一脸愤怒地看着念冰。

    念冰微微一笑。道:“行了。别装了。你都活了几万年,如果真的会因为我这么几句话而生气,你也不是伟大的加拉曼迪斯了。”

    加拉曼迪斯楞了一下,转而失笑道:“小子,你这算不算是拍我地龙屁?不过,听起来确实挺舒服的。这样吧,我也不能白用你,你先前说的也有道理。如果能找到品质相近的其他各系魔法刀。对你的魔法和厨艺都会有不小的提升。恩。我也不白用你,先借你样东西用用吧。”一边说着,他反手向自己那些宝贝堆里一探,手腕一振之间,一道金色的光芒落在了他掌心之中,那是一柄刀。一柄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刀,与一般骑士所用的战刀没丝毫差别,刀身宽、刀背厚、刀长约四尺,刀身有巴掌宽,刀背最厚处接近一寸,这种厚背大砍刀无疑是最利于砍劈地,普通形态地战刀,由于自身散发地金色光泽而显得并不普通,但是,这柄刀上却没有任何装饰的地方,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连一点纹路都没有,刀柄光华,没有像傲天刀那种轻巧的指印握处,刀身上散发的柔和金光使这柄原来应该是凶器战刀却散发出柔和的气息。

    加拉曼迪斯伸手在刀上轻弹了一下,刀身顿时发出愉悦动听地轻吟,刀身上的金光摇曳,有破空而上的迹象,它似乎是因为加拉曼迪斯的压制才如此柔和的。看了念冰一眼,加拉曼迪斯道:“你觉得这柄刀怎么样?”

    念冰点了点头,赞叹道:“确实是一柄好刀,是骑士专用的战刀,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柄刀的重量非同一般,最可贵的是,它所附带的光系魔法气息,一般像刀之类的兵器是很难成为光系魔法物品的,因为光元素是魔法中最纯净最神圣的,与兵器上的杀机格格不入。此刀能得到光系魔法元素的认可,成为一柄光系魔法刀,如果我猜的没错,它原本并不是杀的利器,而是一柄光明祭祀用的祭刀吧?”

    加拉曼迪斯哈哈大笑起来,“说得好,能有这些见解,对于你这么弱小的人类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可惜啊可惜,你一点都没有说对。这柄刀虽然有着庞大的光元素围绕,又充满了神圣的气息,但是,它却正是一柄杀人的战刀,而不是什么祭刀。在这柄刀下,足有成千上万的人丧命。但是,它却依旧是圣刀而不是魔刀。它之所以能被附加上光元素的神圣气息,并不是光系魔法师所附加的,而是圣刀感天,光元素自动汇集而成。这柄刀是我所有收藏中最珍贵的几件之一,它有几个廉洁来天空,最普遍的一种是,黎明的曙光,在上万年之前,它是所有穷人和被迫害人的曙光,曙光所至之时,一切苦难都将结束。这柄圣刀的名字,也就叫曙光。它在你们人类世界中一共出现了七十三年,七十三年以来,圣刀曙光是所有贵族和恶人的梦魇,是所有被迫害之人的曙光,此刀之下,有成千上万的恶人丧命,就算是杀人魔王英气也没有它斩杀的多,此刀不仅斩人类,同时也斩其他各族,即使是我们龙族,也曾经有一条变异的三头恶龙死在此刀之下。但是,这柄曙光刀虽然斩杀生命无数,杀的却都是大奸大恶之人,恶人们诅咒它,但是,却有数以万倍的平民和被欺压的各族歌颂它,曙光刀在杀掉其他生物之时,只需要刀光一闪,刃身从不与敌接触,单是那无可抵御的白光,就是敌人的噩梦。后来,当曙光纵横大陆六十年之时,这种白光变了,变成了金色,那并不是你们人类所说的神斗气,而是刀身受到了光元素自发的洗礼,成为了一柄光明圣刀,包括我在内,没有人知道这柄刀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但是,万年过去了,它却没有丝毫锈蚀的痕迹,神圣的光元素永远守护着它,守护着这柄曾经贯穿天地的曙光刀。”

    念冰轻叹一声,道:“万年的事在大陆的历史上早已经没有了记载,但是,听你这么说,再看着这柄刀,我却能够想像出那位前辈的英姿。他是为了正义而生的。在这一点上,我永远也无法比拟。我的追求只不过是报仇和厨艺颠峰而已。加拉曼迪斯,你能详细说说他的故事吗?我对这位纵横大陆七十三年,将一切都奉献给正义地前辈很好奇,一个人真地可以做到那么正义吗?难道他就没做过一件黑暗的事?我真的很难相信,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影响整个大陆。”

    加拉曼迪斯哼了一声,道:“笨蛋,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是一个人了?他做没做过恶事从这柄刀上就能看出来,能被光元素直接认可,已经证明了一切。你能让光元素认可你的什么吗?只有胸怀坦荡。心中光明,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出来帮助他人的圣者才能做到。我很少有佩服的人类。但是却不得不佩服这个人。在这片仰光大陆上,人类曾经出过几句达到神师境界的武者,他们已经强大到接近那些“神”地力量了。但是,真正去了神界地,却只有这柄曙光地主人。他也是据我所知,整个大陆上唯一的一名圣师。受到当时所有各族膜拜的圣师。也是仰光大陆为数不多的几次统一中,统一时间最长,最受人民爱戴的。那时候,仰光大陆完全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巨大国家。人类地凝聚力空前高涨。可惜啊,可惜。”说到这里,人形的加拉曼迪斯眼中竟然流露出黯然的神色,轻轻地摇了摇头,迷离的目光注视着那柄曙光刀。

    念冰心中一动,道:“可惜什么?难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不是说这位圣师去了神界,这么完善的结局还有什么可惜呢?”

    加拉曼迪斯抚摩着曙光的刀身,道:“圣师虽然令人敬佩,但是,他却没有好的后人。他的后人一代不如一代,完美的大好江山就那么断送了。最后竟然险些令人类灭族。逼得圣师不得不冒着被神界惩罚的危机重新回到仰光大陆,他以自己无尽的生命为代价感动了神族,才将敌人完全封印。封印在了七支默奥达司封印之瓶,交由我们七大龙王保管,使大陆重新恢复平静,虽然繁荣昌盛的景象不再,但至少人类已经没有了灭族的危机。他这种自我牺牲的大无畏精神才是我最为佩服的。没想到,时隔万年之后,终于有人来图谋默奥达司封印之瓶了。”

    念冰全身微震,道:“默奥达司封印之瓶竟然如此重要,那你应该赶快将它找回来才对啊!”

    “找?当然要找。不过,急也没用。那天那个卑鄙的家伙用传送卷轴不知道传哪里,就算我有心找,也不是时半会儿能找到的。何况七支封印之瓶想完全得到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才不急,等咱们离开这里后,一边吃着你们人类的美食,再慢慢寻找吧。”

    念冰苦笑的看着加拉曼迪斯,道:“你的想法真是奇特,选择你来保存这支封印之瓶绝对是那些神的错误。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些瓶子里面究竟封印着什么?当初又是什么样的敌人险些令整个人类毁灭呢?圣师所建的王朝那么强大,难道是有异族入侵?”

    加拉曼迪斯哼了一声,道:“我说过,这些事你还是少知道点的好,知道的太多,只会让你小命不保,我可没有保护你的义务。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能让人类毁灭的只有人类自己。和任何异族都没有关系。就像武士修炼最大的障碍是自己的心魔一样。你们人类自己不急气,谁也帮不了你们。好了。这柄曙光刀以后就归你了,是你的第四柄菜刀。曙光上面纯净的光元素用来做饭,味道一定很不错。嘿嘿。”

    “什么?你要把曙光给我用一做饭?”虽然念冰很渴望得到一柄光明系的菜刀,但是,曙光的来历如此神奇,又是圣师遗留在人间唯一一件物品,当菜刀来用,实在有些,当然,这还不是主要的原因。这柄曙光比凤女的离天剑还长,而且又宽又厚,这么大的刀怎么当菜刀来用?自己能否拿的动恐怕都是个问题,所以他才如此疑惑的问加拉曼迪斯。

    加拉曼迪斯轻轻挥舞着手中的曙光,道:“曙光的来历再强,也需要在圣师手中它才是真正的曙光。与其留在我这些宝贝堆里,倒不如弄给你当个菜刀来用。当菜刀又不是干什么恶事,没什么问题。不过,这刀的仅仅是不轻,你想掌握它,还要多下功夫才行。把你那颗光明系的宝石给我。圣刀存在了一万多年,也是该给它升级的时候了,毕竟,没有了圣师的掌握,它已经抢劫了自己的灵魂。”

    曙光刀加上圣耀石,这也太强悍了吧?念冰瞪大了眼睛看着加拉曼迪斯。

    加拉曼迪斯有些不耐烦地道:“你快点,如果你想早点离开这里,就赶快把那石头给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其实,难道你自己都不清楚,你那已经拥有的三柄刀上的宝石都是那些“神”遗留在人界的吗?没有你那块光明系的宝石加在刀上,曙光又如何能与你那些刀相比?只要加上宝石,如果你以后能拥有拟态的能力,曙光刀就会和你已经有的三把魔法刀一样,成为一把顶级的魔法杖,光明系的魔法杖。

    “小子,你就给我好好做饭吧。好处有的是,只要你满足了我的胃,其他的都好商量。说不定,你努力个百八十年的,还有希望成为另一个圣师呢。”

    念冰苦笑道:“你少哄我,我可不想当圣师,我还没那么好的心性,也没那么大的追求。我能不给你做饭吗?我还不想死。”一边说着,他从空间之戒中取出圣耀石递了过去。接过圣耀石,加拉曼迪斯眼中流露着迷醉的光芒,对着上方的天光看了看,道:“念冰上子,你别忘了,我是伟大的加拉曼迪斯,伟大的加拉曼迪斯有什么不懂呢?你是一个厨师,心情的好坏会对做菜的影响很大。我以前并不是没吃过你们人类的饭,要不是你做出的东西无人能比,你觉得我会在你身上浪费这么多心思吗?和伟大的加拉曼迪斯耍心眼,对你不会有好处的。”

    念冰心中一惊,刚想说什么,却感觉到全身一震,身体被一股灼热的气流包裹着送到洞穴的边缘,下一刻,加拉曼迪斯一手持刀,一手捏着圣耀石,开始了低声吟唱。怪异的语调发同低沉的嗡鸣一般不断向外飘散,明明不大的声音却使整个洞穴都在微微地颤抖,加拉曼迪斯的双手在咒语的吟唱中变成了红玉般的颜色,晶莹透彻的双手不断将红色的气流注入进圣耀石和那柄曙光圣刀之中。

    当初,凤女凭借华天留下的冶炼炉还要耗费大量斗气才能将正阳刀与火焰神之石融合,而面前的一切对于加拉曼迪斯来说确实如此轻松,当那闪耀着金色光芒的曙光圣刀与圣耀石都变成了与他手同色的时候,刀与宝石自然的结合在一起。修长刚劲的刀柄上嵌入圣耀石看上去没有丝毫不协调的地方,仿佛它本身就应该在那里似的。

    正在念冰感叹于加拉曼迪斯的强大之时,加拉曼迪斯突然惨叫一声,脱手将曙光刀扔了出来,刀身化为一道红光,眨眼间来到念冰面前,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上的触发魔法卷轴接二连三地带起绚丽的色彩,一共四个护身卷轴几乎是同时爆发,但是,它们的爆发却都没有挡住那红玉般的光芒。那是穿透地力量,卷轴附加魔法所无法抵挡的穿透。

    甚至连位置都没有因为魔法卷轴的抵挡而以身改变,强烈的灼热感传遍全身,刀身贯胸而过,念冰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胸骨破碎之声,皮肉焦糊的味道是那么难闻,同时,他的生命力也同时迅速的流失着,虽然被插中地是右胸。但曙光刀实在太重了,在加拉曼迪斯地奋力之下,念冰地身体如同稻草一般被轻飘飘地带起,连同刀一起钉上了洞壁。

    突然受到这样的重创,念冰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由于刀身的灼热,伤口瞬间凝固,连血都没有流出。脑海中一阵荡然,他为什么要杀我?难道我就这么死了吗?一切都如此结束,就在有希望离开这里之时,却带走了自己的性命。

    红光一闪,加拉曼迪斯出现在念冰向前,他诡异的一笑,口中不断念叨着咒语,一只手已经握上了镶嵌好圣耀石地刀柄,祥和的魔法咒语声如同水波一般包裹着念冰的身体,他突然感觉到全身一震温热,那正在不断地带走自己生命力的曙光圣刀中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流,刚刚从麻痹转为剧痛的伤口在这股温暖气流的作用下变得舒适起来,疼痛快速的消失着,光芒闪烁间,生命力停止流失,并在一分一分地恢复着。

    加拉曼迪斯突然低喝一声,曙光圣刀瞬间从念冰胸前抽了出来,在金色光芒的覆盖下,同样没有血液喷出。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左掌右刀,在不断的怪异咒语吟唱中,分别发出金与蓝两种光芒,光明与水两种元素同时安排着念冰的创伤,光明与水在治疗上各有自己的特点,此时融合在一起,充分显示出其强大的治疗能力,念冰身上的创伤神奇般的痊愈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甚至连体内气血的运行和魔法旋涡都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当魔法脱离他的身体,他缓缓滑落在地面时,不禁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由生到死,再由死到生,这样的感觉极大的刺激了念冰的神经。

    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念冰惊怒交加的道:“加拉曼迪斯,你疯了吗?虽然我的命在你掌握中,但如果你这么耍着我玩儿,到不如杀了我的好。”他没有试图与加拉曼迪斯拼命,因为他知道那过都是徒然的,冷冷地看着加拉曼迪斯,眼中充满了寒意。

    加拉曼迪斯哼了一声,道:“你有什么好玩儿的?我至于耍你吗?笨蛋,你以为这柄曙光神刀是什么人都可以使用的吗?刚才我强行将你这颗宝石与它融合,却遭到了曙光刀本身强烈的反噬,幸亏这颗宝石是最为纯净的光元素神石,才井下融合成功,但在融合之后,却需要一些灵魂的气息来洗礼,曙光的原主人是人,而我是龙,当然要用你的血了。你这小子居然会用触发魔法卷轴,差点坏了我的大事。还好我用的力量够足,现在,你的血脉已经被曙光所承认,以后这柄刀就是你的了。至于能否让它依旧湛放出远古时期的光辉,就要看你自己了。”

    看着加拉曼迪斯向自己递出的曙光刀,念冰半信半疑地接过刀柄,加拉曼迪斯一松手,念冰只觉得全身一沉,由于心思还在先前长刀贯胸的过程中,整个人都跟着刀向前栽去,噗的一声,曙光半截刀刃插入地面,这才稳定住他的身形。

    加拉曼迪斯幸灾乐祸的道:“小子,你想让曙光当你的菜刀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自己慢慢享受吧。你放心,你身上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地,有我的九阶光明与水两种魔法在,除非你的头爆了,否则你想死都死不了。”邪恶地看着念冰,他已经想好了整治念冰的办法。

    念冰看着面前的长刀,虽然说刚才精神不集中,但长年锻炼刀功,他的双臂比普通人有力的多,竟然没有拿住这柄曙光刀,很显然,曙光的重量要比它看上去还重的多。双手握住刀柄,用尽全力将曙光拔了起来,勉强横在身前,念冰吃惊地发现,曙光地重量恐怕有上百斤之多。即使是双手,他也不可能挥舞起这柄沉重的圣刀,不禁苦笑道:“伟大的加拉曼迪斯,你要想害我就直说,不用这么绕圈子吧?这刀给我等于是废物,一点用都没有。”金色的刀光完全内敛。看上去反而没有原先那么闪亮了,但念冰却隐隐感觉到,这柄圣刀似乎已经脱离了金属的感觉,仿佛是由光元素所组成似的,那纯净的感觉加上庞大的神圣气息,使他先前受到惊吓的心神平稳下来。胸口处地天华牌散发着更多地祥和之气,与曙光圣刀交相辉映,感觉上令人份外舒适。光明所带来的温暖,扫除了他心中的负面情绪,一切都归于自然,念冰的眼神也平和了许多。

    加拉曼迪斯没好气的道:“如此宝刀你竟然说是废物,真是不识货,我跟你说,这柄刀全刀重一百二十八斤,比一般重六十四斤的重剑还要生量倍,属于重型兵器了,而且有了你那块宝石后,这柄刀的光元素气息极为浓郁,你要是遇到什么黑暗生物或者像那天夺走默奥达司封印之瓶地混蛋那样的敌人,有这柄曙光圣刀护身,黑暗负面气息将无法伤害到你的身体,这么好的东西,本是无价之宝,你还不想要。”

    念冰苦笑道:“我也知道它是好东西,但是,你别忘了,我是一名魔法师,可不是武士,就算是武士,能用的了这一百二十八斤重刀的恐怕也没有几个人吧?”这东西带在身上能舒服的了?虽然他极不值得圣耀石,但理智的他更知道这柄刀对于自己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我是为了你好啊!你们人类的魔法师往往把修炼魔法力和精神力放在最前面,但是,你们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入了一个误区,任何东西都是有极限的,人的身体也是。单纯的修炼魔法力和精神力,使魔法师身体的锻炼必将减少到最低程度,像你还好一些,作为一名厨师,你还会活动,普通魔法师的身体比你还要虚弱的多。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身体才是一切的源泉,当魔法力和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后,对本身是一种极大的负荷,这种负荷就会制约你的魔法发展,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们人类魔法师中的魔导师绝不会轻易使用禁咒级别的魔法,也就是十一阶的魔法。他们明明有那种实力了,为什么还不敢随便使用呢?如果你问,他们肯定会告诉你,是因为怕魔法反噬之类的废话,那都是狗屁。自己使用的魔法是自己沟通天地间魔法元素而施展的,除了黑暗魔法中以牺牲自己某些东西为大家所用的牺牲魔法以外,普通魔法根本就不存在反噬。那些魔导师所说的反噬只不过是禁咒与天地间魔法元素的共鸣而已。”

    “与魔法元素的共鸣?”念冰惊讶的看着加拉曼迪斯,自从认识这位伟大的加拉曼迪斯以来,念冰发现,自己正在不断接触着新的魔法领域。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不错,正是与魔法的共鸣,那时,魔法元素会产生出很强的共振,毕竟是十一阶的魔法,共振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而魔导师都是修炼多年的老魔法师,以他们风烛残年的身体,又怎么能禁受的起共鸣呢?无疑是自取灭亡,所以他们才不敢用。你反过来想想,如果你的身体健壮,在使用魔法时,共鸣对你的伤害就要小的多了,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伤害,那样,不但你可以使用更高级的魔法,同时,也可以使魔法力的修炼更容易突破瓶颈,你不是很希望从我这里多学到一些魔法知识么?今天我教你的可都是我的心得。所以,你只要拿着这柄曙光刀多加锻炼自己的身体,那么,你的魔法前途将不可限量。能制作出触发魔法卷轴,看来,你还是有前途的。”

    念冰仔细的想了想,隐隐感觉到加拉曼迪斯的话虽然很有道理,但他那闪烁不定的眼神始终让自己难以放心,看了看手中的曙光刀,他也确实有些舍不得还给加拉曼迪斯,毕竟是足以与晨露、正阳、傲天并列的魔法刀啊!当下,他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柄刀已经是我的了,那我要给它改个名字,我并不希望做什么圣人,这把重刀就以我的宝石为名,叫圣耀刀吧。为了纪念那位前辈,我就称它为贯穿天地的曙光。”

    加拉曼迪斯双手背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贯穿天地的曙光----圣耀刀,不错,是个好名字,就照你说的这样吧。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念冰,我会帮你好好锻炼身体的,你的戒指我先帮你保管,你自己扛着圣耀刀走出山脉吧。我想,等出了天荡山脉,你的身体一定会达到新的境界。你给我做了几天饭,放心好了,这一路上我会给你提供食物的。上去吧。”身形一闪,没等念冰明白过来,他手上的空间之戒就已经消失了。紧接着,念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高飞而起,带着圣耀刀直接朝洞窟上方冲去。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