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70章 接近武圣的光明骑士

    踏上前往奥兰城的路,加拉曼迪斯没有再为难念冰什么,一人一龙到像是朋友一样在大道上缓慢地行进着,对于加拉曼迪斯来说,根本就没有时间这个概念,活了几万年,它可是极会享受生活的。本来念冰想用魔法赶路,却被加拉曼迪斯阻止了,说是用腿走才能更好的感受到人类世界中的美好。

    等效于过去了,进入三月的天气带来了一丝丝暖意,经过几个月的休整,原本因为战争而受到很大损伤的奥兰帝国也在不断地恢复之中,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念冰,我们还有多远才能到奥兰城?”加拉曼迪斯一边看着道路两旁大树上发出的嫩芽,一边问着。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刚才看过地图了,以我们目前的速度,最多再有三天就能到了。”

    加拉曼迪斯兴奋地道:“那这么说,我很快就能有好东西吃了?”

    念冰苦笑道:“伟大的加拉曼迪斯,这一路上你吃的还少吗?别说经过城市的时候了,就算是经过一个小村庄,你也要大吃几天才肯继续上路。”一路行来,他越来越相信当初加拉曼迪斯说帮他提升身体能力是为了让他能更好的持续做饭了。只要到了能够采购食物材料的地方,加拉曼迪斯必须就要停下来让念冰给他做各种美食大吃几天,虽然对于锻炼厨艺有很好的作用,但是念冰现在越来越担心,照这样的速度走下去,自己到奥兰城送信后能否赶的及去华融帝国参加新锐魔法师大赛了。不过,让他欣慰的是,自从离开了火龙洞窟以后,先不说他的身体已经有了巨大的飞跃。单是魔法地进步已经令他欣喜若狂。魔法力的修炼是需要时间的,但是,在魔法控制地技巧上,以及那拟态魔法的使用上,他已经有了很多心得。加拉曼迪斯好吃并不是一件坏事,每当念冰遇到什么困难的问题时,只要全心全意给他做上一顿大餐,肯定能从他嘴里套出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对于念冰来说。现在的加拉曼迪斯就是一个会移动地魔法宝库。

    加拉曼迪斯哼了一声,道:“你别忘了我真正的身体有多大,当然要多吃才能维持我良好的身材了,怎么?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念冰没好气地道:“不满意的地方倒是没有。只不过,拥有那么多财宝的您,这一路上吃的可都是我这个渺小人类的钱,我的积蓄已经没有了,你是不是该拿出点钱来继续我们后面的伙食啊!?”

    “耶,臭小子,你还想吃伟大的加拉曼迪斯么?没钱,我一个金币都没带出来。你不是说你能靠卖魔法卷轴换钱吗?到了奥兰城,你换点就是了。”

    念冰苦着脸道:“那也要有魔法卷轴才能换啊!我身上的卷轴早都在天荡山脉用光了,身上的钱也都被你吃光,连买个白卷轴都不行,你让我怎么卖?”

    加拉曼迪斯像个孩子似的笑了。露出一口白牙,道:“这个是你地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到时候吃不到美食,你就小心吧。我可不介意把在天荡山脉对你的锻炼再来那么几回。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和你玩儿。”

    “你”看着加拉曼迪斯无赖似的样子。念冰拿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遇到这么位大爷他也只能忍了。

    正走着,前面传来车轱辘与地面磨擦的声音,响动从轻微到清晰,念冰抬头看去,发现一个商队模样地团队正朝自己和加拉曼迪斯的方向迎面而来。

    商队最前面,是大陆最流行的组成部分--佣兵,十余名佣兵成人字形护卫着最前面的马车,马车从外表看很普通,一共十余辆马车,竟然有超过一百名佣兵守护着,从这些佣兵的样子来看,能力应该都不差,怎么也是些高级战士。看来,这个商队的油水很肥啊!

    “咦,念冰,这是你们人类的商队吧?”念冰注意到的加拉曼迪斯自然也看到了。

    念冰颔首道:“应该是的,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佣兵。”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问题解决了,你不是没钱吗?这个商队那么多人,值钱的东西一定不少,你去抢了他们,我们不就有伙食费了?”

    念冰瞪大了眼睛看着语气轻松的加拉曼迪斯,声音提高了几分,“你让我去抢劫?”

    加拉曼迪斯理所当然似的道:“当然,没钱就抢嘛。反正钱在他们手里也是花,在我们手里也一样是花。快点去,只要你抢了足够的钱,我就告诉你昨天你问的那个关于光元素的问题,怎么样?这个条件不错吧。”

    念冰哭笑不得地道:“可是,伟大的加拉曼迪斯,我是厨师,或者说是魔法师,这青天白曰地你就让我当强盗,恐怕不妥吧?要是遇到了奥兰帝国的官兵,我就是跳进天青河也洗不清了。我们现在在奥兰帝国境内,以后成了过街老鼠,还吃个屁美食。”

    加拉曼迪斯哼了一声,道:“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别跟我说利害关系,与我无关。我只知道钱可以买吃的。快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别忘了,我随时都可以取你的小命。”

    虽然念冰明白加拉曼迪斯是舍不得杀自己的,但他更明白,如果自己不依加拉曼迪斯的意思,恐怕以后的曰子都不会好过。无奈的叹息一声,趁着那商队还没有注意到自己二人,赶忙从空间之戒中取出了魔法使那身行头套在自己身上,带上了面具,感觉总算好了一些。

    看着念冰地打扮,加拉曼迪斯哈哈大笑起来,“你怎么跟个小丑似的,赶快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看,看什么看。难道你以为高贵的、伟大的加拉曼迪斯会做抢劫的无耻行径吗?”

    无语。你不能无耻,就要指挥着我无耻,这是什么道理?哦,对了,和他根本没道理可说。懒得再多说什么,念冰给自己身上释放了一个暴风雪咒语,他现在没有了魔法卷轴保护,在各方面自然都要小心一些。

    商队与念冰不断接近。念冰走在大路正中,挡住商队必经之路站了下来,而加拉曼迪斯早已经自己到路旁休息去了,顺带看好戏。

    佣兵们自然注意到了这个不速之客。各自抽出了手中的兵器。但念冰毕竟只有一个人,并没有让他们过于紧张,最前面地佣兵中分出三人,马速骤然加快朝念冰奔来,眨眼间已经来到他近前。

    当中一名佣兵身材高大,看上去四十多岁,佣兵标准装束皮铠穿在他身上显得气势逼人,光头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放光,相貌粗犷,一看就是豪爽之人。“朋友,我们要从这条路过去,还请你让让。”他很客气地向念冰道。毕竟,佣兵是执行任务地,谁也不愿意多惹麻烦。

    念冰心中暗叹。故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一些,“废话少说,拿点买路钱就放你们过去。我是抢劫的。”第一次干这种事,他也只说的出这样的开场白了。

    对面地三名佣兵都是佣兵行业的老手了,一听念冰的话就明白自己遇到了个菜鸟强盗,旁边的两名佣兵刚要发作,却被先前的那名说话的佣兵拦住了,先前那佣兵挺着他那颗光亮地光头,大大咧咧地向念冰道:“这位兄弟,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们刀王佣兵团交你这个朋友了,大家都叫我流浪,人送外号镀金刀,这点钱你拿着。”一边说着,他从怀中摸出个脏不啦唧钱袋扔给了念冰。

    念冰接过钱袋打开一看,惊讶地发现,这钱袋里竟然有十几个金币,心中不禁有些疑惑,现在的强盗这么好当吗?说句话就有钱拿,这也太容易了吧。心中虽然这么想,不过感觉也好,这样自己也不用勉强再做强盗了,正想让开路,耳边却传来加拉曼迪斯惟恐天下不乱的声音,“太少了,还不够我吃饱一次的。他们商队这么大,这点钱不行,你自己看着办。”虽然不知道声音是怎么传来的,但念冰确信,这声音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见。

    念冰心中连加拉曼迪斯祖宗十八代都痛骂一遍,但却又无法反抗,只得硬着头皮昂首道:“流浪兄虽然慷慨,不过,这点钱还不够用来买路的。”

    流浪眉头微皱,他之所以选择用钱来买路,主要是因为念冰身上那股若隐若现的气势,他表面虽然粗犷,但心思却非常缜密,绝不愿意多树敌。此时见对方收下自己的钱,却依旧没有放过商队的意思,流浪不禁暗骂面前这个菜鸟不识相,淡然道:“那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放过我们了?”

    到了这个份上,念冰已经没有心存侥幸地想法了,冷声道:“一千金币,我就放你们过去。你们自己想清楚了。”一边说着,他也不念咒语,右手就向道路旁虚按,一股红、蓝相间的气流飘然而出,气流之间的颜色区别并不是十分明显,就在三名佣兵一楞的工夫,轰然一声巨响,红蓝两色光芒瞬间凝结成一个光球在道路旁的地面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三棵大树连根拔起,一个直径近丈的大坑出现了,虽然浅了些,但威力还是不错的。倒在地面的残枝有的变成了焦碳,有的则封上了冰霜。

    念冰心中微微有些得意,冰火同源的飞跃使他已经不用再分别从双手用出不同的魔法到了空中以后再以碰撞的方式发挥冰火同源的威力了,直接混合以冰火同源魔法力的形式输出是不需要吟唱咒语的,再加上拟态魔法的影响,他现在连使用二阶冰火同源都不需要咒语来支持了。现在,念冰已经有点怀疑,自己似乎不像个魔法师,倒更像个武士。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念冰这威力不俗的一击并没有让马上三名骑士变色,尤其是当中那位镀金刀,依旧是一脸平静,大喇喇地坐在马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念冰道:“你表演完了?这是寒冰烈火掌吧?好多年没见过这种斗气了,好,好,好,看来,你值得我放松一下筋骨。”手在马鞍上一按,高大的身体腾空而起,落在念冰面前,另外两名骑士脸上都流露出看好戏的神情,神态轻松地看着念冰。

    离得近了,念冰仔细打量着面前这名佣兵,流浪的身材比他还要高上半个头,肩膀极为宽阔,此时,他已经从背后摘下一柄巨大的砍刀,念冰惊讶地发现,这柄大砍刀无论是尺寸还是样式,竟然都与自己的圣耀一模一样,砍刀在流浪手中轻如无物,流浪抬起大刀指向念冰道:“小子,来吧,看你值不值得一千个金币。”

    对方的沉稳和放松令念冰心头微紧,他可不是大意的人,双手一合一分,冰雪女神的叹息和火焰之神的咆哮分别入手,冰与火两种不同的气息弥漫在他身体两侧。

    嘿嘿一笑,流浪露出了他的大板牙,“不错,好刀。配你的寒冰烈火斗气正合适。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寒冰烈火斗气修炼到了什么程度。”

    念冰心中这个汗啊!对方竟然真的把自己当成武士了,不过,这样也好,对方的判断失误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机会。脚尖在地面上轻点,身体向后飘飞,由于对冰元素的理解,他所用出的暴风雪此时已经是隐形状态,除非到他身边感受到那极速旋转的斗气,否则谁也发现不了他在自己身上附加了暴风雪魔法。

    金刀流浪的眼神突然变了,右脚猛的踏前一步,改为双手拿刀,大喝一声,如同空中响起一声霹雷,那如同圣耀般形态的巨刀如同闪电一般斩出,淡淡的金光形成一道光弧,直奔念冰而来,他之所以对念冰轻视,其实就是因为自己认出的寒冰烈火斗气,这种斗气确实存在,虽然很霸道,但由于冰火的冲突,很难练到更高的境界,所以他会有恃无恐.看到淡金色的刀芒,念冰心中大骇.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面前这个看似莽撞的佣兵竞然会走一位光明骑士。光系魔法在众多魔法中走很少有人修炼的,那是教会祭犯的特权。而光系斗气就更少的可怜了,甚至比黑暗井气还要少见。不单是因为它极难修炼,同样的.也走因为光明系并气的制约太大。

    想修炼光系并气,最基础的走要身具光明之体,单是这一点,在普通人中巳经千中无一了,而且,这还不走关键的。如果只是光明体,修炼光系斗乞还走非常困难,进步的速度只走普通斗气的五分之一而巳,所以,想在光系普气上有所成就,就必须要得到光元素的认可。这一点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因为,得到光元素认可的先决条件就走为人要心怀坦荡,做事光明磊落,只要心中有一丝龌龊的想法,都不孽能得到光元素认可。

    完成了这两个条件、就牙以开始修炼光明斗气了,但是,如果修炼光明斗气的武士在修炼的过程中心中出现了黑暗,光元素会毫不豫的将他抛弃,没有了光元素的支持,光明斗气的威力必然会大大减弱,这也就是各系斗气中唯一的制约。所以。选择修炼光系并气不但要天赋极佳,而且心性必须近乎完美才行。

    在仰光大珐上,凡走修炼光明斗气的人,都会自然得到光明骑士的称号,也是各个帝国争相笼络的人才,因为。光明骑士是不用有何怀疑的,只要收服,就一定会是最得力的手下,不论什么时候。

    不用担心他们会背叛,更不用担心他们会做出什么有损自己的事。可惜。光明骑士的数量极为稀少,能够练到高境界光明斗气地光明骑士更是少的可怜。

    当然,光明斗气因为难以修炼,如果真正练成,威力也是凌驾于其他斗气之上的,其最显著的特点就走对黑暗斗气地克制。一旦遇到拥有黑暗气息的生物,光明骑士地实力就会显得极为强悍,黑暗在光明斗气面前,除非实力相差极大,否则很难抗衡。即使是其他系的斗气,遇到同等的光明斗气,也会被对方那大无畏的精神所震撼,实力仅能发挥出不足八成。

    所以,当念冰发现对方用的竟然是光明并气之时。心中的惊讶,但他已经没有后侮的时间了,身体在向后飘退中两柄魔法刀前递,光芒闪耀,如同先前一样的冰火同源魔法力交相而出。只不过,这次有了冰雪女神的以息和火焰之神的咆哮来增幅,效果可要先前强的多了,而且,这次念冰用出的是二阶魔法。

    冰火两重能量在念冰精妙的控制下,刚一接触对方的光明斗气发生了三重爆炸,这正走念冰聪明的地方,凭借着进入魔导壬境界后强悍地魔法力,他完全可以做到三重魔法叠加,这也是他在不吟唱诅语的情况下所能发出的最强攻击了。尽管在叠加之时会沫失不少魔力,但威力却是很惊人的。

    刺耳的摩擦声和剧烈地爆炸声同时响起,强烈的反震力令念冰只觉得全身一震温暖,那是光明的气息,幸好他反应快,对方的战刀在破开强烈爆炸之后威力减弱了许多,他又借势后退,这才没有被刀的斗气沾到。

    “好,寒冰烈火并气能修炼到这份上也银不容易了,何必当强盗呢?来做佣兵吧。给给哈哈。“流浪并没有追击.巨大的战刀扛在肩膀上,似笑非笑的着着念冰。

    念冰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流浪的外号叫镀金刀了,有了光明气,他的战刀金光闪烁,确实如同镀金一般,“流浪兄,你知不知自己笑的很难看,尤其是,你该刷牙了。“笑声嘎然而止,流浪闭上嘴,让自己那黄色的大板牙不至于外露,怒道:“我最讨厌别人说我的牙,小强盗,你走吧,我不想杀人”

    念冰双手两柄魔法刀各拈向自己身侧的地面,淡然道:“可是,我必须要抡劫。”流浪的强大巳经激发起了他的好胜之心,现在就没有加拉曼迪斯的要求,他也想和这位光明骑士拼上一拼了,“只是我不明白,你一个堂堂的光明骑士,为什么要做佣兵呢?”

    流浪道:“我也不明白,你堂堂寒冰烈火斗气的传人为什么要强盗呢?据我所知,你们家族应该银富裕才对吧。、念冰也不解释,一边调动着自己的魔法力,开始了咒语的吟唱,现在这个距离,虽然不够吟唱更强咒语的,但吟唱个四阶咒语的时间还是够了,他选择的是火系咒语。再加上脚下的暴风雪、同样是一个很好的冰火同源攻击。冰火同源到了四阶,威力已径相当可观了。

    其实,从表面来说,念冰还是吃亏的,他毕竟是魔法师而不是武士,魔法师在与武士正面战并的时候,如果没有魔法卷轴辅助走非常吃亏的,因为咒语需要时间。

    念冰吟唱咒语的声音很小,流浪只能看到他嘴唇嗡动,红色的气流顺着正阳刀的方向不断集中着,念冰双眼大亮,从骷髓面具后透出两道寒光,双手一抬,脚下的暴风雪现行,配合着一个单体形态的火墙术一上一下,骤然朝流浪而去。

    流浪着着迎面而来的攻击,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寒冰烈火斗气什么时候变的能这样应用了?“小子。你不错啊!”这一次,他跳了起来,原本刀身上的金光瞬间蔓延到全身,光明斗气犹如金色火焰一般包裹住他的身体,同样走直上直下的劈斩,只不过。这一次地气却要强横的多了。

    金光如同升天辟地一般,念冰只来得及控制冰火同源爆发,那道湛然金光已经斩了下来,他请晰的看到,那金色光芒在接触到自己魔法的时候竟然闪过一丝绿色的异样。心头剧震之下,他根本没有多加思考,连转身都来不及,双脚交替点地,飞快地向后退着。

    空气在瞬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爆发的冰火同源同时发挥出了应有的威力,但是。不论冰的寒冷还走火的灼热,遇到那泛银色地金光都自行被档在外面、巨大的战刀竟然如同砍柴一般将念冰引以为豪地魔法一刀两断,同时刀光前冲,闪电般追上了念冰的身体。

    念冰现在能做什么?他已经无法依靠自己的魔法了、即使是一阶魔法,也需要催动魔法力,而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时间,危难关头。他的反应很快,双手一上一下将两柄魔法刀做出同样的动作,一蓝一红两道光线在身前集合,凭借着冰雪女神的叹息和火焰之神地咆哮,直接硬扛对方的刀光。

    冰火同源是两种极端魔法的结合。它所能发挥出的威力是单系魔法无法比拟的.虽然流浪的光明斗气顺利斩开了念冰的魔法,但却并不像表面那么轻松,斩出的刀芒已经走强弩之末。

    念冰双手剧震.冰雪女神的叹息和火焰之神地咆哮同时被震的脱手飞出,那最后剩余的金色光芒依旧斩上了他的胸口,胸前一片温热,冲击力把他震的飞出了三丈之外,并没有鲜血喷出.熟悉自己皮肤特性的念冰现在很域激加拉曼迪斯,如果没有那将近一月的析磨,说不定现在自己巳经被开堂破肚了。

    光明斗气在临身的最后一刻,只斩开了他的衣服,并在他胸腹间的部位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痕迹。

    念冰在庆幸,而那位流浪则是惊讶了,他没想到自己使用出七成力量依旧没有将这个强盗解决,身形一闪.矫捷的身影展现出与他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速度、下一刻他已径来到了念冰痉前,战刀前指,搭向舍冰的脖子。

    念冰刚想反抗,流浪突然如遇鬼魅一般迅速向后退出三步,眼中第一次流露出骇然之色,双目定定的着着念冰的胸口,全身一动不动,并没有再做出攻击念冰当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停下,但这样的机会他似乎不会过的,双手在胸前一合,迅速发出二阶的冰火同源攻击危机临身,流浪几乎走下意识的做出反应,手中战刀挥舞出一片金银交加的光幕,抵档着那奇异的冰火同源魔法。

    念冰当然没指望自己的攻击能伤的了他,利用这机会,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朝加拉曼迪斯的方向跑去,“伟大的那位,他是武圣,你还想吃美食就快来帮忙。”

    身影一闪.加拉曼迪斯终于出现了,只不够,他是挡住了念冰的去路,抬手就在念冰头上敲了一下,“笨蛋,笨蛋,你是干什么吃的。“念冰怒道:“你设看到他的圣斗气么?一个拥有圣斗气的光明骑士走我能对付的么?他绝对不走普通的佣兵。”

    加拉曼迪斯哼了一声,道:“你个笨蛋,对自己怎么一点信心都没哼?如果你一上来不是那么多废话,直接用出自己所能使用的最强魔法,七阶冰火同源他未必就能应付的了。魔法师对上武士还让人近身战斗,你不死谁死?就知道妄自菲薄,虽然是七阶魔法,但你别忘记,冰火同源能够大大增加你的攻击力,完全有机会将对方压制,你自己放弃了机会能怪得谁来?我是不会出手的.你们人类之间的争斗与我无关。“

    念冰心中这个汗啊,他此时才想起来,加拉曼迪斯是不能随便对人类出手的,可是,现在该怎么办?看那流浪斗气的样子,似乎和凤女水平差不多,都是刚进入武圣境界似的。只不过他没有凤女那么好的兵器,圣斗气也比凤女差了一些,但是,自己是魔法师啊,就算加拉曼迪斯说得没错,现在流浪能给自己吟唱咒语的机会么?

    回过身,念冰无奈之下,只得从空间戒指内召唤出了贯穿天地的曙光——圣耀刀,他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暗暗吟唱着暴风雪的咒语,至少这样可以让自己跑快一点。但是,令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流浪并没有追击,抬头看向念冰的目光有些怪异。突然,他转过身,朝自己的两名同伴走去,沉声道:“去拿一百个紫金币给他。”说完,直接上马。

    念冰一楞,自己没听错么?他让手下给自己一百个紫金币,那就是自己先前索要的一千金币啊,他明明占据了上风,为什么要给自己钱?难道是被加拉曼迪斯震住了?不可能啊!加拉曼迪斯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实力。

    念冰在胡思乱想,流浪的两名同伴同样不解,左边那人道:“大哥,你没弄错吧,为什么要给他钱?一百个紫金币不是小数目。”

    流浪瞪了他一眼,道:“我自己有分寸,快去拿,这钱算我自己出的。”

    手下似乎对他很畏惧似的,不敢再说什么,掉转马头朝商队跑去。

    流浪抬头看向念冰,他眼中再次流露出惊讶之色,因为他看到了念冰手中那柄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圣耀刀。此时的念冰才不会去多想流浪为什么要这样做,正在拣回自己的晨露刀和正阳刀。

    “小兄弟,你过来。”流浪温和的向念冰道。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