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71章 天华牌的作用

    念冰手持三柄刀,既然流浪刚才没有追击,现在也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台头看向流浪道:“你怎么知道我比你小?”

    流浪哈哈一笑,道:“你那声音一听就是装出来的,骗骗普通人还可以,想骗我么?可没那么容易。叫你过来你就过来,我是不会害你的。这次算你抢劫成功了。想我镀金刀流浪,这一辈子可还是第一次被人抢劫成功呢。哎,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啊!“说着,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念冰的胸口处。

    念冰下意识的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胸口的衣服破损后,挂在脖子上的天华牌已经露了出来,羊脂白it散发着莹润的光泽,心中一动,他顿时明白了什么,恢复自己本来的声音,哼些怪异的问道:“你认识这块牌子的主人?”

    流浪点了点头,道:“这是我嫂子的东西,小子,你既然哼这块牌子,应该认得我才对,怎么会来打劫我

    说吧、你和这牌子的主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念冰哼了一声,道:“你就不怕我这牌子是偷来的么?我既然来抢劫,可不是什么好人。”

    流浪给给一笑,再次露出了他那黄色的大板牙,“笑话,真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在这片大陆上,能从我嫂子手中抡东西的恐怕还没有几个,就凭你么?连我都打不过,你凭什么抡东西。好了。你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多问,反正,这块牌子主人的面子我给,大不了回去以后我让她再还我钱就走了。”

    此时。流浪那名手下已径骑马回来了,他地控马之术极为精湛,来到流浪身边,将一个不小的皮裳递了过去。流浪看也不看,直接将皮囊向念冰扔来,“拿去花吧。以后不要做强盗了,这可不是什么差事,要走丢了性命,你的家人会为你难过的。”

    念冰接到皮囊。眼中光芒不断闪烁着,家人二宇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同时,也想起了这块天华牌地主人。自己抢劫的竟然是玉阿姨朋友保护的商队,不,不行.这钱自己怎么能要呢?在他心中,送他天华牌的互如烟走他最尊敬的几个人之一。虽然念冰一向不狗小节。但对自己哼恩的人。他却非常珍惜。

    将皮囊投给流浪.“既然你认识这牌子的主人,钱我不要了。你们走吧。”说着.转身向加拉曼迪斯走去。

    身影一闪,刚刚接过皮囊而哼些惊讶的流浪只觉得手中一轻,皮囊又沾失了。加拉曼迪斯掂着皮素,嘿嘿笑道:“不错,不错,真不少钱啊!够吃一阵的了,人家拾地为什么不要,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你不要,我要。”

    念冰回过身目光复杂的看着加拉曼迪斯,突然,他好象决定了什么似的,毅然道:“加拉曼迪斯,你耙钱还给他们,这钱不能要。”

    加拉曼迪斯哼了一声,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要求我了,你说不能要就不能要么?我偏要。”

    “加拉曼迪斯,把钱还拾他们,就算我到街上去乞讨也一定让你吃饱。“念冰的神色虽然很平静,但他的声音中却透出一股前所未唁的气势,加拉曼迪斯心中徽震,他还是第一次着到念冰哼如此认真的神情,即使当初自己威胁到他的生命时,也没见过他这样。眉头微道:“乞讨,乞讨能得到几个钱?”

    念冰几步走到加拉曼迪斯身前,沉声道:“还拾他们,我卖了辰露总可以了吧。”

    加拉曼迪斯眼中惊讶之光大盛,与念冰接触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很请楚,晨露和正阳两把刀都是念冰最宝贝地东西,此时竟然会为了外人地一点钱而要卖晨露,可见他对此事地重视了。加拉曼迪斯没再坚持,不屑的将钱袋抛回拾谅浪,“好,你要做好人就做吧,反正让我吃饱了就行。”说着,头也不回的顺着大路走去。

    流浪心中的震撼走无以附加的,先拆他根本没嗜看请楚加拉曼迪斯做了什么,如果对方想取他性命.以那样的速度他根本连躲闪地机会都没塔,这走什么样的力量啊!恐怕自己的大哥也无法达到。难道这个红发年轻人走神师不成?

    念冰向流浪躬身行礼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是玉l阿姨的朋友,刚才多有得罪请您原谅.后会有期吧。“说完,追着加拉曼迪而去。他此时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件最得意的事,连加拉曼迪斯被自己说动了,玉阿姨,您不会怪我吧,您现在怎么样了,还好么?

    商队走了,流浪并没哼再追过来多问什么,他注意到一个细节,所有商队的马匹在念冰和加拉曼迪斯径过之时都在微徽的颤抖着,直到他们走过去以后,马匹才重新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念冰二人的来历他猜不出,但走,他现在却完全相信,这两个人真的嘻抡劫自己保护的这个商队的能力。流浪肩负着重要的使命,虽然他很好奇念冰的来历,但现在并不是多问的时候,一切都等完成了这次任务后回去再问吧。

    加拉曼迪斯虽然刻意隐藏了自己的乞息,但马走通灵的动物,身上那若隐若现的龙乞还走被马匹所感受到了,所以,这些骏马虽然久经训练,却依旧被加拉曼迪斯的气息所威慑。

    “念冰,刚才那些人你认识?“加拉曼迪斯终于开口了,走了半个时辰,念冰始终保持着沉默,高傲的他自然也忍着不说话,但最后还是他先耐不住寂寞。

    念冰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加拉曼迪斯。你还记得么,我曾经跟你说过,在我最初修炼冰火同源的时候,曾经被这块天华牌救了一命,没哼天华牌恐帕我早就死了。也根本不可能修炼成冰火同源,而刚才那个和我交手地光明骑士却认识这块牌子的主人,所以,我真的不能抡劫他们。不过,塔件事我是骗你的,晨露刀上的冰雪女神之石走妈妈最后留拾我地东西,我肯定不会卖的。但你放心,我绝对让你吃饱,到了奥兰城之后。我找家饭店当厨师,供你吃饭应该走没问题的。”

    加拉曼迪斯突然楼住念冰的肩膀嘿嘿笑道:“就知道你不舍得卖,这次就算了,反正到时候哼吃的就行。不过,嘻些年不与你们人类打交道,没想到你们人类巳经变的这么强了,刚才那个家伙在你们人类中能算什么程度的武士?看他的装束,应该是很普通的武士吧。”

    念冰看了加拉曼迪斯一眼。道:“如果他算是人类中普通地武士。恐帕你说的神界也无法保持神秘太久了。他这样程度的光明骑士在整片大陆上也超不过十个吧。那走接近武圣境界的实力。虽然我对大陆武枝界并不了解,但到现在为止,刚才那个流浪镀金刀走我见过的第三个武圣。你说他在人类武士中哼着什么样的地位?”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那这么说来,刚才他带队的商队一定运送了不少好东西了,否则怎么能出动武圣?”

    念冰点了点头,道:“恐怕走这样的,佣兵在大陆上并不是什么高贵地职业,武枝高深地武者一般都不会加入佣兵地。刚才他自称什么刀王佣兵团,我着,很哼可能是冒充的,至于运送的是什么,我就不猜不到了,想来会很珍贵吧。”

    加拉曼迪斯回头朝商队的背影者去,“可惜啊可惜,这次算给你个面子吧。不过,我还要喝冰火八级鲜,你也知道,我最喜欢吃鱼了。”

    “行,没问题,到了奥兰城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吃饱。”

    随着越来越接近奥兰帝国的昔都奥兰城,大路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其中以永着朴素地穷人为主,大多都走衣衫不整、面黄肌瘦白的样子,不用问,这必然走战争导致的结果,只要哼战争,最倒霉的自然就是平民了。

    “念冰,我饿了。”加拉曼迪斯像个孩子似的贴近念冰身边。

    念冰苦笑道:“那你吃了我好了,你不是说平常几个月不吃饭不会有问题么?我看你不是饿了,而是馋了。”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你这么了解我啊!反正你帮我解决了问题就行。恩,这样吧,我帮你抓点野兽来,你烤给我吃。”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要了,再走不多远我们就应该到奥兰了,到那里先夹顿下来再吃吧,你就先忍耐一会儿。”

    “忍耐?我巳轻忍耐了三天了,你到好,每天随便吃点干粮就打发了,可我呢,连点能入口的东西都没吃到。奥兰城是吧,我们现在就去。”熟悉而又听不懂的咒语声在念冰身边响起,加拉曼迪斯丝不硕周围嘻不少普通人,在银色光芒的包裹下,他和念冰的身体一闪而逝。

    “走这个方向没错吧。”加拉曼迪斯的声音在念冰耳边响起。

    念冰发现,自己现在身处在一个奇异的空间中,周围都是银茫的一片,什么都着不请楚,“我怎么知道,我现在连看都看不清楚。”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应该没错的,不过老不用空间魔法,实在哼些生疏,希望别错了地方才好。”

    银光一闪,周围的景物出现了.念冰惊讶的寿到,在自己身体周围除了加拉曼迪斯以外竟然什么都没有,下意识的向下面看去,先楞了一下、下一刻、强烈的失重感觉遍布全身。

    砰,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吓的周围行人们四散闪躲,一个个用吃惊的目光看着他。

    重重一摔,全身如同散架一般,念冰从地上一跳起来就放声怒骂,“加拉曼迪斯,你个混蛋,你这是什么破魔法。“

    银光再次卷住念冰的身体,在周围人群吃惊的注视中,他凭空消夫了,再次出现时,巳径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处。

    加拉曼迪斯出现在面前、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夫误、失误了,我忘了你不会飞,所以传送在天上了、还好,十丈的高度摔不死你。要走一百丈,可就难说了。”原来,先前念冰发现周围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正悬于半空之中,空间魔法力一沽失,身体自然会下坠。不过,连他自己也很惊讶,从十丈高空摔在地面上,除了全身些疼痛以外,并没哼太大的事,自己这还是人的身体么?

    “活该,谁让你几天都没让我吃到美食的,这还是轻的,下回就再高一点。这里应该就走你说的奥兰城了,你想办法给我弄吃的东西吧。”

    念冰定了定神,朝周围寿去,果然,这明显走一座城市,城市建筑的风格与冰月帝国迪然不同,冰丹帝国的建筑大多以尖顶为主,而这里却走少见高楼,大多都是一层的平房,从拐角处探出身去,道路上的行人虽然不少,但同样的,乞弓的数量也多的吓人,几乎垂隔三、四丈、就会塔一、两个乞弓坐在地上乞讨。这是奥兰帝国的首都么?怎么巳径沦落到如此地步了?

    念冰哪里知道,在仰光大陆的五大帝国中,奥兰帝国周围环绕着其他四大帝国,除了与冰丹帝国交好以外,与他接攘的朗木帝国、华融帝国和奇鲁帝国都对它虎耽耽,视奥兰帝国为一块最好的肥肉,只不过几大帝国相互制约,再加上嘻冰月帝国对奥兰帝国的倾向,才是奥兰帝国始终能够保持不被灭亡,但是,他周遍的疆土却巳经比最初时减少了许多。

    常年受到三大帝国的骚扰,使奥兰帝国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战争上,帝国所生产的大量资源也都用于此处,使奥兰帝国本身发展缓慢,别说无法和华融那样的强国相比,就是冰月帝国也比它强的多了。所以,奥兰的贫富程度是以地域来区分的,越靠近冰八帝国的方向,就越繁荣,越靠近华融和奇鲁两国的南方就越贫瘠。奥兰城位于帝国正中,条件与乌兰城比起来,还要有所逊色,只是占地面积要大了不少而已。

    “吃什么?有什么好吃的,你到是快带我去啊!”加拉曼迪斯可不是一条喜欢等待的龙。

    “好,吃,吃死你得了。我身上还有那个流浪给的十几金币,够你吃几顿的了。我们走吧,去找个饭馆。”两个人从拐弯处走了出来,念冰辨别了一下方向后,带着加拉曼迪斯朝奥兰城中心走去,在那里总会有能吃饭的地方吧。

    越靠近奥兰城中心,乞丐的数量也逐渐减少,周围商铺林立,虽然规模都不大,但多少也有了几分繁荣景象。

    走了不远,前言终于看到了一家饭馆,不等念冰说民,加拉曼迪斯已经快步走了过去,饭馆从外表看装潢普通,六口连个负责接待的人都没有,两人进入饭馆,此时已经近午,饭馆里面客人坐了有七成左右,念冰扯着加拉曼迪斯在靠近窗户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加拉曼迪斯对于人类的饭馆一向是最有兴趣的,东看看、西瞧瞧,尤其是看着别桌上的饭菜,就差流出他那龙涎了。

    “两位,吃点什么?”一名服务生走了过来,客气的问道。

    念冰和加拉曼迪斯表面看去年纪差不多,虽然气质不同,但两人都有英俊的相貌,加拉曼迪斯身上散发着若隐若现的霸气。而念冰由于修炼魔法,虽然衣着普通,但身上却散发着高中的气息。

    加拉曼迪斯毫不客气的道:“有什么好吃地尽管上,照着十个人份。”

    “十人份?”服务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加拉曼迪斯不耐的这道:“让你上你就上,快一点,还怕我们没钱给么?”

    服务生点了点头。赶忙去了。

    念冰低声道:“伟大的加拉曼迪斯,等人待会你吃的时候尽是斯文一点。”他对加拉曼迪斯的吃相可是深有体会,来这里之前,他们曾经在一座小城地饭馆中用餐,加拉曼迪斯那近乎疯狂的吃相可是吓到了不少人。

    “斯文什么?先吃饱了再说。”加拉曼迪斯可不会买念冰的帐。

    念冰无奈,他真相告诉所有人,自己不认识面前这个大胃王,不过,生命似乎更重要,忍吧,只有忍了。他没有再说什么,将注意力转向旁边,正在这时。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桌的客人正在说着什么,他们的声音很大,从念冰这里能够清晰的听到。

    “你们听说了么?蓝羽大公爵已经班师回来了。”

    “蓝羽大公爵回来了?前言不用他防御了么?没有他带领军团,要是华融和奇鲁再攻过来怎么办?”

    听到这两句话,念冰不禁打起了精神,洛柔让自己闯祸信地目的地不就是蓝羽公爵府么?

    “防御当然不用了,所据说,这次在冰月帝国的调解下,总是已经解决了。华融帝国和奇鲁帝国都答应三年之内不进犯我国,当然,咱们奥兰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华融和奇鲁,简直就是一只虎和一只狼。这次又不知道抢夺了我国多少资源呢。”

    “哎,我就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不是割地就是赔款,我们奥兰是快完了。”

    “嘘,你小点声,让官兵听到就不好了。哎,现在咱们奥兰帝国还不是靠蓝羽公爵支撑着,如果没有他率领的银羽骑士团拼命作战,恐怕华融和奇鲁的人早已经打过来了,这边快混不下去了,不行地话,咱们就集体迁移到去,那边距离冰月帝国近,冰月帝国总不会看着我们奥兰被灭。要是华融帝国再强大些,恐怕整个大陆的局势都会改变。

    “话也不能这么说,我看冰月帝国也没安什么好心,?,他们只需要请出那位冰雪女神祭祀来帮忙,华融帝国哪儿敢那么嚣张。咱们奥兰帝国魔法师强者太少了都会被加价欺压,华融和奇鲁两大帝国已经占据了那么多土地,还不停的要扩张,真是狼子野心啊!其实,如果咱们奥兰由蓝羽公爵执政,说不定能改变现在的局面呢?可惜,蓝羽大公爵对皇室太忠心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别说这些了,政治与我们这些平民无关,喝酒,喝酒。”

    谈话暂时停止,那桌客人继续吃喝着,从他们的话语中,不难听出这位蓝羽公爵在奥兰帝国的地位,念冰心中暗道,。洛柔啊洛柔,你还指望人家蓝羽公爵的女儿帮助你,现在奥兰帝国自顾都不暇也。算了,不管怎么说,自己答应了的事就不一定要做到,把信送过去也算完成使命了。不过,听刚才这几个人地意思,这位蓝羽公爵就是统帅整个银羽骑士团的团长,当初玉如烟阿姨不就是由银羽骑士团保护的么?说不定,这位公爵还认识玉如烟阿姨呢,如果能通过他见阿姨一面就好了。过了这么多年,不知道阿姨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起玉如烟那慈祥的笑颜,念冰心中就不自觉的温热起来,当下,他站起身走到那桌客人身边,朝其中一名穿着白色长袍地人道“这位大哥,能麻烦您一下么?”

    白衣人正喝着酒,听到念冰的声音不禁抬头看去,念冰英俊的相貌很容易给人以好感,再加上他语气诚恳而客气,白衣人道:“小兄弟,你想问什么事?听你口音,应该是外地来的吧。”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是从冰月帝国过来的。麻烦问你一下,蓝羽公爵的府邸怎么走?

    白衣人显然吃了一惊,上下打量念冰几眼。道:“你要找蓝羽大公爵?小兄弟。我看你是想投军的吧,那你应该去军部才对,蓝羽大公爵可不是随便谁都有见到的。”

    念冰装出一副崇敬的样子,道:“蓝羽大公爵一直是我地偶像,也是我最尊敬的人。我也只是想知道他的府邸在哪里,说不定在他门外等候,他出来的时候我也能见一面呢。”

    白衣人听念冰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赞许的点了点头,道:“不错。蓝羽大公爵可以说是我们奥兰帝国的保护神啊!没有他,奥兰帝国连现在地样子都维持不住呢,像你这样心思的年轻人现在可是不少,不过,有不能见到大公爵,就要看你的运气了。公爵府邸就在城南,奥兰城里。除了皇宫以外,就属蓝羽大公爵的府邸占地最广了,你到城南随便一就能找到。”

    念冰微笑道:“多谢指点。”说完,这才回了自己的位置。

    “念冰,小子带我到这奥兰城来不是为了带我吃好东西吧。”加拉曼迪斯不满的声音响起。

    念冰面带微笑,道:“当然是,为什么不是呢?不过,我顺便有点私事,一个朋友托我送封信。你放心,不会耽误太多时间地。”

    “送信啊!那到可以,不过,你要记住,你身上有我的魔法烙印。想跑是不可能的。”加拉曼迪斯的瞳孔突然变成了红色,眼含深意的看着念冰,似乎在说,小子,我以后就吃定你了。

    念冰无奈的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能和伟大的加拉曼迪斯在一起是我地荣幸,我为什么要跑呢?你放心好了。吃完饭以后我们显灰个地方住下来,下午我去送信,如果你觉得这里不好,明天我们就向华融帝国走。华融帝国是仰光大陆上前最强大的帝国,也是最繁荣的帝国,那里好吃的东西自然少不了。”

    一个时辰后。念冰苦着脸和加拉曼迪斯一同走出了饭店。

    “呸,呸,呸,这什么狗屁饭馆,做的东西难吃死了,念冰啊!还是你的手艺好,比他们强多了。”加拉曼迪斯对于饭店的饭菜极为不满。

    “老大,你就加紧骂了,刚才你可一点都没少吃,而且吃的还都是最贵的菜,我们地钱只剩下两个金币,估计还够住店的,看来,我真要找份工作来养活你才行了。”

    加拉曼迪斯理所当然的道:“虽然难吃一些,但我也要吃饱嘛,你愿意找工作随便,只要有好吃的东西,在哪里停留对我来说无所谓。”

    听他这么一说,念冰不气反喜,低着头,眼中闪过一道加拉曼迪斯无法察觉的精光,利用二字不断在念冰脑海中徘徊着。

    加拉曼迪斯虽然对吃地要求很高,但对住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只要找张床能睡觉就行了,吃饱了就睡一向是他最喜欢干的事。两人找了一家最便宜的旅店安顿下来,加拉曼迪斯睡觉,而念冰则用自己身上两个金币其中的一个在一家魔法商店中买了最便宜的十个白卷轴。

    卖卷轴,恐怕是来钱最快的方法了,像加拉曼迪斯这种吃法,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养的起,

    冰火同源的进步,使念冰在魔法阵上的造诣也有了很大的提升,白卷轴制作成魔法卷轴的成功几率虽然小了些,但他只是做出一些普通的四阶卷轴,加上触发效果,还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这痤奥兰城实在穷的很,现在先随便卖几个换点钱,够花也就行了。

    制作几个卷轴只用了念冰一个时辰的工夫,除了有一个因为大意而失败了以外,到成功制作出了九个四阶触发卷轴,曼迪斯的龙鼾实在不小,念冰看了他一眼,悄悄的溜出了房间,按照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朝奥兰城的南城走去。

    卖卷轴不急,先把信送到了再说吧。正如饭店那白衣人说的一样,在奥兰城中寻找蓝羽公爵府邸绝不是难事,念冰走到城南后,只问了一个人,就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隔着两条街道,他已经看到了高达两丈的红院墙,蓝羽大公爵府占地面积极大,高达两丈的朱红色院墙宛如城墙一般,大门处,十六名身穿银色轻铠的银羽骑士整齐的站成两排,他们头盔上的翎羽都是青色的,一个个手按打好间骑士配剑,虽然目不斜视,但念冰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他们始终在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这些银羽骑士都能做出最快的反应。

    十六名低级的银羽骑士,就是十六名剑师级别的武者啊!谁说奥兰帝国实力弱,单是这一万人的银羽骑士团,恐怕也只有华融帝国的火焰狮子骑士团能够比拟了,怪不得那些平民会说蓝羽公爵是奥兰帝国的保护神,银羽骑士团,绝对可以与普通的二十万大军相比拟啊!

    大公爵府内。

    一名年约四旬的英俊中年人坐在书记的书案后眉头紧簇,似乎在想着什么烦心事,此人虽然是坐着,但不经意间却会流露出强烈的灵活肃杀之气,眼中神光不断的闪烁着,身上的黑色长袍丝毫无法掩盖住他那伟岸的身躯,他那放在书案上的一双手很有特点,手掌宽厚,手指修长,虽然骨节并不突出,但仅从外表却能看出,那绝对是一双非常有力的手。

    门外,一个人走了进来,柔和而动听的生音响起,“回来了。今天陛下怎么说?”

    中年人抬头看去,进来的是一名女子,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穿淡蓝色长裙,裙上用银线刺绣着一个个美丽的花纹,柳眉瑶鼻,肤如凝脂,一头墨绿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般披散在背后,用一银环束缚着,蓝色的眼眸清澈见底,绝美的俏脸上流露着几分关切和几分担忧。如果念冰见到她,不一定会立刻认出,她正是当初送自己天华牌的玉如烟,八年过去了,她的样子却没有丝毫改变。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