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72章 再见玉如烟

    “如烟,来。”中年人看到玉如烟,紧簇的眉头顿时舒展开,脸上流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眼眸中深切的爱意是如此清晰。探手搂过深爱的妻子,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呼吸着那熟悉而有美妙的香气,中年人的心平静了许多。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不顺利啊!难道陛下没有批准你的军费申请么?”玉如烟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

    中年人摇了摇头,道:“怎么会呢,在军队方面,陛下从来都不会对我的提议有什么意见,只不过,军费批下来又怎么样?现在整个帝国南方大部分地区都处于饥荒之中,长久下去,必生变故。所谓民富则国富。帝国光有我一个人是不够的,偌大的奥兰,却连一个能帮助陛下治理帝国的人都没有,你也知道,朝中那些小人只会阿谀奉承,这样小去,国将不国啊!”

    玉如烟轻叹一声,道:“算了,蓝羽,就算你再担心也没用,帝国的弊端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形成的,你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过操劳了。”

    蓝羽深吸口气,道:“我也想休息,但是,我能休息的了么?这次一战,银羽骑士团足有三千战士再也见不到他们的亲人。整个骑士团不过万人而已,如果华融帝国下狠心派来火焰狮子骑士团,恐怕我也抵挡不住。冰月帝国虽然与我国交好,但他们不会真心帮助我们的。时间一长,如果我国还不能有什么质的变化,恐怕……”

    玉如烟搂住丈夫的脖子,道:“好了,别说这些了。高兴一点吧。哦,对了,最近也不全是坏消息。我负责的银羽骑士预备队现在已经有五千之众,能上战场的也有两千人,虽然实力比不上你手下那些经历无数铁与血考验的战士。但我相信,只要多加锻炼,一定能将这次损失补充回来的。其实,帝国不乏有识之士,前些天来了一对年轻的兄妹,那个哥哥是一名武斗家级别的高手,我看,可以直接加入骑士团。”

    蓝羽微微一笑,道:“你办事我自然放心。算了,不说这些了。我刚回来几天,都没有好好陪过你。”

    玉如烟刚要说些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报告。”

    玉如烟皱了皱眉头,道:“什么事?”

    “回禀夫人,府外来了一个年轻人,说是要找小姐的。”

    玉如烟和蓝羽都不禁惊讶地看向对方,玉如烟道:“找晨晨的?那个年轻人长什么样子?”

    “挺英俊的一个小伙子,他拿着小姐的信物,说是来给小姐送信的。”

    玉如烟从蓝羽腿上站起,道:“你带他进来吧,到这里来见我和公爵大人。”

    “是。”

    念冰站在公爵府门口,十六名银羽骑士三十二只眼睛盯在自己身上,那感觉并不舒服,他已经出示了洛柔给自己的珠子,但骑士们并没有让他进去,而是向府内回禀,让人通传去了。

    巨大的朱红色府门开启,一名身穿青衣的仆人走了出来,看了念冰一眼,道:“请跟我来。”

    念冰送了口气,只要能进去把信送到,自己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当下,在十六名负责守卫的银羽骑士团战士注视下,跟着那名仆人走入了大公爵府邸。

    一进大门,念冰首先看到的是一个空旷的广场,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一个演武场,占地约两千平米左右,中间正有十多人个相互打斗着,演武场旁边整齐的摆放着几个兵器架子。场中斗气纵横,从他们凝实的斗气看来,至少都是大剑师以上的实力。果然不愧是奥兰帝国军人第一家啊!这些武士们攻击地方法虽然简单,但气势却极盛,所使用的战斗技巧都是最适合与战场上的。

    公爵府很大,穿来绕去,如同走迷宫一般。青衣仆人脸色平静,一句话也没有跟念冰说,只是在前面带路。穿过三进院落,青衣仆人带着念冰走到一排房子前停了下来,向念冰道:“请等一下。”说完,转向房门,道:“回禀公爵大人,人带到了。”

    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响起,“让他进来吧。”

    “是。”青衣仆人答应一声,侧身让开门前的位置,向念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念冰也不客气,推开房门,刚迈进一只脚还没有踏进房间,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书案旁的玉如烟。

    体内热血上涌,念冰原本平静的眼眸瞬间充满了感情,几步走到玉如烟面前,他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

    玉如烟见念冰快步朝自己走来,心中不禁升起一丝警惕,眼中寒光闪烁,轻喝道:“站住。”将近八年时间过去,她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念冰的变化却非常大,八年前,念冰还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八年后,他已经成了英俊青年,再加上身材的改变,八年过去了,玉如烟又怎么会认出他呢?

    “阿姨,您不认得我了么?”念冰单膝跪地,恭敬的向玉如烟行礼,他的声音已经颤抖了,泪水顺着脸庞流淌而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一来到这公爵府就能看到朝思暮想的阿姨。

    玉如烟与蓝羽对视一眼,再转过头看向念冰,念冰英俊的容貌带给她一丝熟悉的感觉,迟疑道:“你是?”

    “妈妈,我曾经叫过您妈妈啊!”一边说着,念冰扯开自己胸前的衣襟,将华天牌拽了出来。

    玉如烟全身一震,眼中惊讶之光大盛,上前一步将念冰拉了起来,现在的念冰已经比她高出了大半个头,她仔细看着这英俊的青年,惊讶的道:“你是七年多前在冰月帝国的那个小胖子么?你、你叫……”

    “我是念冰啊!阿姨。您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漂亮。”念冰拉住玉如烟的手,声音中充满了感情。

    除了自己丈夫以外,别的男人想碰自己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但此时玉如烟的手被念冰握住,她心中却只有慈爱之情,丝毫没有被亵渎的感觉,念冰眼中的赤子之情深深感染着她。

    咳嗽声响起,蓝羽公爵如果说有什么缺点,那恐怕就是善妒了,毕竟,他有一位如此美丽的妻子,换了是谁恐怕也不会允许别的男人与自己妻子亲近吧,虽然面前这名英俊的青年年纪恐怕还不到妻子的一半。但蓝羽公爵心中还是多了几分醋意。“如烟,你不给我介绍一下么?”

    念冰这才注意到旁边还坐着一个人,蓝羽公爵站起身,他的身高与念冰差不多,从其气势上念冰立刻就作出了判断,眼中的情感收敛了一些,恭敬的道:“您一定就是蓝羽公爵大人吧。您好,我是念冰。”

    玉如烟主动拉起念冰的手,道:“蓝羽,你还记得七年多前,我送晨晨见她老师后回来的路上曾经把华天牌送出去的事么?就是念冰啊!真没想到,七年多过去了,念冰竟然会自行找来。当初,他一见到我就叫我妈妈呢,没想到,他都长这么大了,还是个英俊的小伙子。”

    蓝羽恍然道:“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小胖子么?念冰,你既然是来找如烟的,怎么却有晨晨的信物呢?”

    念冰擦掉脸上的泪水,微笑道:“我根本就不知道阿姨在这里啊,我是受朋友之托,给您的女儿送信的。您和玉阿姨是……”

    玉如烟微笑道:“傻小子,他是我的当家的啊!你要见的公爵女儿就是我们的女儿啊!当初,你不是也见过晨晨么?”

    念冰这才明白过来,心中不禁暗赞蓝羽公爵好福气,“原来是这样啊!阿姨,那晨晨小姐在么?这封信是我一个朋友托我带给她的。”手上空间之戒散发出淡淡的银光,落柔当初给他的那封信凭空出现。

    玉如烟接过信,惊讶的道:“念冰,你是一名魔法师?”

    念冰微笑颔首道:“是啊!”

    玉如烟没有把信拆开,微笑道:“那好啊!我们奥兰帝国正缺魔法师呢,你的老师就是当初那个老人么?可是,我没从他身上感觉到魔法力波动啊!晨晨不在,跟她老师学习去了,一年也不见得回来一次,这封信等她今年回来我再交给她吧。”

    念冰道:“那并不是传授我魔法的老师。阿姨,这封信挺急的,关系到我那位朋友的终身大事,越早解决越好。”

    玉如烟眉头微皱,道:“但这信是给晨晨的,我也不好拆开,让你送信的人是谁?”

    念冰道:“是冰雪城财务长官的女儿,有智女之称的洛柔。”

    玉如烟恍然道:“是那丫头啊!我也好几年没见过她了。晨晨认识洛柔的时候,正是当初我遇到你那一年,我们经过冰雪城的时候,受到冰雪城的款待,晨晨和柔柔一见如故,就成了好姐妹,还相互交换了信物。这次柔柔是为了什么事,你知道么?”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听洛柔说过,她是因为……”当下,他将当初洛柔对自己说的一切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听了念冰的解释后,玉如烟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柔柔的意思我明白了。”

    蓝羽公爵道:“现在我们奥兰帝国内忧外患,我和你阿姨都非常忙,这位洛柔姑娘又是与冰月帝国皇室联姻,事情不太好办啊!我们的精力毕竟有限。”他说的是实话,连国家大事他都快忙不过来了,又怎么顾得上这些私事呢。

    念冰也早已经想到蓝羽公爵的回答,并没有在意什么,毕竟,他只是送信而已,对于洛柔虽然有些好感,但毕竟只是很普通的朋友,他相信,以洛柔的智慧,就算没有蓝羽公爵一家的帮忙,也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妥协的。

    正在这时,玉如烟突然笑了,看着蓝羽道:“这封信来得真是时候,你刚才说的问题就凭这封信完全可以解决。”

    蓝羽心中一动,他擅长打仗,在战争方面,整个大陆也没有几个人能够相比,但在智慧上,他却一向很佩服自己的妻子,“如烟,你的意思是?”

    玉如烟微微一笑,道:“羽哥,你忘了我曾经跟你提过的这个柔柔姑娘么,在她与咱们女儿刚认识的时候,就在冰雪城小有名气,以智慧著称。她的父亲能有今天的地位,在某些程度来说,大多倒是她的功劳。这丫头的聪明才智远在我之上,尤其是在处理各种事务方面,更是一把好手。她父亲虽然差了许多,但在财务问题上也有不错的见解,为人也还可以。”

    经妻子这么一点,蓝羽顿时明白过来,喜道:“如果将他们秘密接来咱们奥兰,改名换姓为我所用,……”

    玉如烟微笑道:“你明白就好了,你要做的,就是说服陛下重用柔儿,这些年,虽然我很少去冰月帝国,但柔儿的情况还是很熟悉的,我可以担保,如果由她来协助陛下管理帝国的各种事务,用不了多久,帝国就会呈现出一翻全新的景象。谁说女子不如男,像柔儿这样的人才,我们可不能放过,这次倒真是一个好机会呢。其实,柔柔让念冰送这封信过来,恐怕就是这个意思了,这丫头聪明得很,既然不想嫁给冰月皇子,自然会给自己找好后路。他们家族并不昌盛,只有父女俩,所以,问题并不难解决,实在不行,我就亲自去一趟好了。念冰,你放心吧,这件事阿姨会处理的。”

    对政治上的事,念冰不懂,但他很聪明,从玉如烟夫妻间的对话已经听出了一些苗头,不禁暗赞这位玉如烟阿姨高瞻远瞩。

    洛柔的智女之名绝不是轻易得来的,如果他是男子,恐怕早就受到冰月帝国重用了,而蓝羽公爵如果将洛柔引到奥兰帝国,只要能够不因为她发女儿之身而轻视,改善奥兰帝国现在的状况并非不能,毕竟,对于奥兰帝国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人才。

    “阿姨,那这件事就拜托您了。”念冰恭敬的道。

    玉如烟梳拢了一下自己那墨绿色的长发,美态端凝,“念冰,你大老远来为朋友送信,在我们这里先住下来吧。哦,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传授你魔法的老师是谁呢。”

    念冰道:“我的老师就是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的龙智魔导师。”

    蓝羽公爵道:“原来是龙智啊!他我还是知道的,他的魔法水平极高,可惜冰月帝国有了冰雪神塔,对于就是工会并不是很看重,既然你是他的弟子,想必魔法水平不弱。念冰,你在冰月帝国还有什么家人么?”

    念冰心头一震,半晌,才摇了摇头,道:“我已经没有家人了。”

    蓝羽公爵微笑道:“既然你已经没有什么牵挂,又与如烟有缘,不如就留在奥兰城吧,我们这里的就是工会也很需要人。我最近正与帝国魔法师工会商量,看看能不能也组织一队就是,仿效火焰狮子那样让他们加入骑士团。”

    念冰道:“公爵大人,这恐怕并不那么容易,据我所知。火焰狮子骑士团的就是全都是擅长火系魔法的,而且,就是直接加入骑士团,需要长时间地配合训练,才能融合的完美。否则,到很容易误伤已方阵营,我很尊敬玉阿姨,但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豁然,所以,我不能留下。”

    蓝羽公爵并没有在意念冰的拒绝,微笑道:“那就算了,不过。你以后要是在外面闯荡的不顺心,或者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容不下你。我随时欢迎你到奥兰城来。你远道而来,在我们这里住几天,也好让我们一尽地主之谊。”

    念冰摇了摇头,道:“我还有朋友等着,恐怕不能在奥兰城多逗留了。公爵月份,玉阿姨,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们能答应。”

    玉如烟柔和的一笑,道:“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吧。阿姨尽是满足你。”

    念冰眼中充满了地情感,深深的看着玉如烟道:“阿姨,在我心中,一起将您当母亲般看待。当初,我们只不过第一次见面,彼此并不熟悉,您就将珍贵的天华牌送给我。接下来,正是天华牌在我修炼魔法的过程中。用它那温和的气息将我从走火入魔的危机中拉了回来,您可以说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希望您能给我个报答的机会。一天,请您给我一天的准备时间。一天之后,我希望能给您做一顿饭,好么?”

    蓝羽公爵和玉如烟都楞住了。玉如烟以为自己听错了,“做饭?念冰,阿姨不明白你地意思。”

    念冰自信的一笑,道:“阿姨,明天您就明白了,我先回去,明天我再过来,到时候出示天华牌就能进来吧?”

    玉如烟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不过,你不是魔法师么?怎么又成了厨师。”

    念冰微笑道:“阿姨,我本来就是厨师啊!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我时和我一直的老人么?他就是传授我厨艺的老师,对于我来说,厨艺与魔法同样重要。公爵大人,玉阿姨,告辞了。”说完,向两人恭敬的行礼后转身而去。

    看着念冰离去了背景,蓝羽公爵眉头微皱道:“如烟,你对这小伙子有什么看法?你确定他就是你当初遇到的那个孩子么?”

    玉如烟点了点头,道:“不会错的,他不但有天华牌,而且能准确地说出当初与我相遇的事,最重要的是,他眼中的感情和当年一样,没有丝毫变化,只不过,这孩子已经长大了,比那时候可要理智的多。羽哥,我始终觉得这孩子非同凡响,将来毕竟有不上的成就。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一个厨师呢?”

    蓝羽微笑道:“如烟,不要小看任何职业,即使是厨师也是一样,让我们试目以待,看看他明日能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讶。从他信心十足的样子来看,显然对自己地厨艺有信心。如果他真是个人才,我到希望你能用他对你的感情把他留下来,现在,我们帝国缺乏的就是人才啊!”

    玉如烟眉头微皱,道:“羽哥,你怎么能让我利用念冰这一片赤子之情呢?他如果愿意留下来当然好,如果不愿意,咱们也不要强求,好么?”

    蓝羽失笑道:“是我不好,失言了。就依你所说吧。不过,我也能感觉出他的不平凡。尤其是他的眼神,那是充满智慧地眼神啊!”

    离开了公爵府,念冰没有回旅店,而是跑到附近的魔法用品商店将自己做好的九个卷轴全都块卖了,如果没碰到玉如烟,或许他只会卖三、四个,但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一起都希望能让玉如烟品尝到自己所做的美食。所以,他现在需要更多的资金来购买各种珍贵的材料。

    九个魔法卷轴,念冰当场试验了一个,其余八个立刻以每个二百五十金币的代价卖了出去,毕竟,这种护身保命的魔法卷轴又不需要魔法来引动,是任何人都希望得到的,尤其是贵族,所以,虽然只是四阶卷轴,但价格卖的高是必然的。

    从魔法用品商店那里打听到奥兰城最繁华的地区,念冰拾携带着自己卖卷轴所得的两百金币购买了大量材料以及各种自己所需要的调料和入厨地药物。他之所以要用一天时间来准备,调料是最关键的,在厨艺中。调料不仅可以让美食味道更好,同时,只要应用的好,同样可以将美食的原汁原味更好的发挥出来。而真正好地调料是需要多种调料搭配的,就是不传之秘。

    回到旅馆,念冰小心的推开房门,加拉曼迪斯的龙鼾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龙不但是大陆上最强的生物,同时,它们也是大陆上最能睡地生物了。松了口气。念冰暗暗祈祷,最好加拉曼迪斯这一觉一起睡到明天自己给玉如烟阿姨做完饭后再醒才好。

    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包包调料。再将自己刚买的瓷瓶逐一取出,先在瓷瓶上标好记号,然后就开始了熟练的搭配起各种调料来,对于念冰来说,只有两件事能够让他全身心投入,一件,就是魔法的修炼,而另一件。就是厨艺了。

    给加拉曼迪斯做饭,可以说是一种折磨,那完全不是心甘情愿的,在那种状态下,念冰做出的虽然依旧是美食,但食物的质量与他自己相比却要差的多了。自从离开桃花林以后,念冰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做出完美地一顿饭过。聚精会神搭配调料的他,一点也没发现。背后的加拉曼迪斯一边打着龙鼾一边睁开眼睛看着他,嘴角处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还有几滴龙涎没落。

    调料的搭配足足耗费了念冰一个时辰,看着面前一共近三十个用来装调料的瓷瓶,念冰将它们一一收入了自己的空间之戒内。以魔法力引动。试探着按照自己的目的取出一个又一个瓷瓶,准确的把握好瓷瓶在空间之戒内的位置,以及各个瓷瓶上所附加的记号,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打来一盆清水,从旅馆处买来一条干净的毛巾,取出自己那四柄绝世神刃,一点一点的将它们擦拭干净。明天给玉如烟做饭,他不希望有一点瑕疵。做好一切后,念冰盘膝上床,最后摸了摸自己胸口前那块温润的天华牌,这才进入了冥想状态。

    进化后的冰火同源对吸收的魔法元素再也不用小心的克制,凭借着冰与火的协调,两种魔法元素以比以前更快的速度被他吸收着,精神力完全外放,很快,抛弃杂念的念冰就进入了深度冥想,他的魔法力正在一点一滴的前进着。

    从下午一直想到第二天清晨,当太阳的光芒照入房间的那一刻,念冰睁开了双眼,此时,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那双湛蓝的眼眸已经有一只变成了灼热的红色,而另外一只则如同碧蓝的天空一般清澈。魔法力随意念而动,瞬间游走全身,全身充满了魔法的气息,是如此舒适。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他的目光落向一旁的加拉曼迪斯,加拉曼迪斯依旧在熟睡着,一切都像他想象的那么美好。

    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这间旅店虽然简陋了一些,但洗澡间还是有的,念冰痛快的洗了个澡,袪除身上仅剩的一丝烦躁,从空间之戒内取出了当初雪静送他的那身衣服。

    白色的长袍上和银钱刺绣着龙形图案,刺绣并不多,但却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使整套衣服在华贵中不失典雅,束腰的带子很简单,同样是白色的,两边各有一条微宽的银线,在腰带的正中央,点缀着乳白色的玉石。抚摩着柔软的白衣,念冰心中不禁想起了被自己赶走的雪静,静儿啊,你现在还好么?希望你不要怪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的脾气虽然大了些,但是,依旧不影响你是一位好姑娘,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过上幸福的生活。

    换上这身银龙白衣,再加上念冰原来就英俊的相貌,高中的气质更加明显了,金发白衣勾勒出他修长的身材,一双海洋般深邃的蓝眸光芒隐现。深吸口气,念冰大步而出,离开了旅店。

    就在念冰刚刚走出旅店,原本在房间内睡觉的加拉曼迪斯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小子,竟然要去给别人做好桃酥吃不叫我,哼,我也去吃上一顿。念冰啊念冰,你觉得我在你身上的精神烙印只是能知道你的位置么?嘿嘿……”

    走在大街上,念冰觉得越来越别扭,因为过往的行人几乎都会仔细的看他几眼,尤其是年轻的少女,那些眼神令他心中一阵忐忑,奥兰帝国都是这么开放么?看来,自己不是应该穿粗布衣好一些啊!遇到这种情况能有什么办法,他只得加快脚步,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蓝羽公爵府。

    出示了天华牌,门口的银羽骑士们很痛快的就放他入府,在一名仆人的带领下,朝蓝羽公爵的书房走去。平日里,蓝羽公爵不去上朝的时候,都会在书房中处理自己的事务。

    来到书房门口,只听里面传出清晰的对话声。

    “公爵大人,这就是我们姐妹近半年来得到的消息。您还有什么指示么?”

    蓝羽公爵道:“恩,这些日子也难为你们了。这次回来就不用再过去了,我还需要你们去执行其他任务,先在府里休息吧。”

    听到这两句时,带念冰入府的仆人已经上前禀报,在门外高声道:“公爵大人,念冰公子来了。”

    “哦,让他进来吧。”

    听到先前交谈的声音,念冰觉得那个女声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似的,但却并不是玉如烟的声音,心中疑惑间,仆人已经做出请的手势。他走上推门而入,只见在蓝羽公爵依旧像昨天那样坐在书案后,玉如烟则站在他的身旁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在书案前还有两名女子恭身而立,此时听到他进来,两名女子下意识的回身看来。

    念冰在吃惊在瞪大了眼睛,“啊!怎么是你们?”

    惊呼声同时响起,“怎么是你?”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