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73章 蓝寻-如意的爱人

    在蓝羽公爵书房出现的两名女子是谁,能让念冰如此惊讶?她们正是数月前念冰曾经在冰兰城妓院遇到的如意、如梦姐妹。大脑经过短暂的空白后,念冰顿时明白了这对姐妹的身份。当初他就已经知道这对姐妹是别国派在冰月帝国与奥兰帝国的间谍,此时她们既然在奥兰帝国军方首脑蓝羽公爵的府邸出现,很显然,她们就是蓝羽公爵了,而她所说的恩人之女,也应该就是那位不在府内的蓝晨姑娘,现在就差见到负心薄幸的某人了。真是冤家路窄啊!

    蓝羽公爵惊讶的看者焕然一新的念冰问道:“你们认识么?”

    如意冷哼一声,道:“公爵大人,我刚才跟您说的那名怪异年轻人就是他,那个魔杀使也是因为他而对我们不利的。别放他走,把他背后的那个魔杀使引出出来。”说着,抬手就抽出了自己的配剑。

    “姐,他不是坏人。”如梦赶忙拉住姐姐的手。刚才向公爵回禀的时候完全是如意自己在说,如梦几次想插言都没有找到机会。

    如意怒道:“上妓院那种地方的男人能有什么好人,你闪开,那天要不是你放过他,或许我就不会受那魔杀使之辱了。”

    蓝羽沉声道:“如意,住手。不得放肆。”

    别人的话如意或许不会听,但她对蓝羽的尊敬是完全发自内心的,赶忙收剑退到一旁,“对不起,公爵大人。”

    蓝羽目光转向念冰,眉头微皱道:“小伙子。作为一个男人,可以风流,却不能下流,以后风月场所还是少去的好。我想知道如意说的魔杀使与你是什么关系。

    念冰淡然道:“您想知道地恐怕不是我与他之间的关系。恐怕是想知道冰火同源魔法的来历吧,如果是别人问,我一定不会说的,但是您是玉阿姨的丈夫。我不想隐瞒。其实,我就是魔杀使,也就是我。当时,我是因为如意小姐不分青红皂白就下杀手才化装惩罚她的。坦白说,如果不是如梦小姐替姐求情,或许,她早已经死在我手下了。”

    蓝羽公爵眼中光芒大盛,“你就是魔杀使。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如意和如梦眼中也同时流露出吃惊的光芒。

    念冰昂然挺胸,冷然道:“在这件事上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也不需要解释什么。如意姑娘是您的手下,您相信她的话也是应该的。”此时,他的心如同被针扎一样疼痛的难以忍受,因为,他从书案旁那位自己最尊敬的玉如烟阿姨眼中看到了冰冷和一丝萧杀之气。是啊,虽然玉阿姨在自己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但是,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也只见过两次而已,自己又凭什么让人家相信自己呢?

    念冰笑了,眼中浓郁地悲伤看得玉如烟心头微震,念冰的心很冷很冷,自从离开桃花林,他时刻都保持着警惕,对待任何人都有所保留,即使是凤女也不例外。而昨天见到玉如烟后,他终于放开了心怀,失去了父母是他心中最大的痛,而在他心中,玉如烟的温柔慈祥就象母亲一样,虽然他也知道,玉如烟和蓝羽公爵怀疑自己是很正常的事,但心中的伤痛还是异常强烈。

    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他连看也不看如意一眼,黯然道:“阿姨,不管您怎么看我,在我心中,您始终是我尊敬的人。我会走的,以后也不会再来了。但是,我希望您能够我个机会,让我给您做顿饭,我马上就离开。”一边说着,他从脖子上摘下了七年多来从未离身的天华牌,从玉如烟身边走过,深深的看了一眼玉牌上那颗红色宝石一眼,叹息中,将天华牌放在了桌子上。

    玉如烟漠然道:“你真的没有什么解释么?”

    念冰摇了摇头,道:“对您和公爵大人来说,我只是一个外人,当年的相见可以说是一种缘分,或许,现在我们之间的缘分已经尽了。”

    玉如烟眼中冷光大放,“念冰,我这一生中,最痛恨的就是薄幸的男人,尤其是为了自己欲望而施加给女人痛苦的男人,如意是我看着长大的,她性格刚烈,绝不会说谎,不错,我选择相信她。你有着很好的外表,但是,如果你这外表就是用来欺负女人的,那么,你还不如一个有先天缺陷的侏儒。你走吧,我现在没心情吃东西,更不想吃你做的东西。”

    “阿姨,您真的就不能给我一个报答您的机会么?”念冰突然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眼睛有些模糊了。

    玉如烟刚要说话,蓝羽公爵却开口了,“如烟,就让他做吧。我看,这孩子并不像那种人,或许只是一时失足。”

    玉如烟看着自己的丈夫,在看看念冰,目光中冷意淡化了几分,轻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念冰表情平静的躬身向蓝羽公爵行礼,道:“多谢公爵大人给我这个机会。麻烦您在外面的演武场摆一个灶台好么?如果是厨房的话,不太好施展,再要一张大桌子来放菜,就行了。其他材料和橱具我已经准备好了。”

    蓝羽颔首道:“好,如意,你去让人按照念冰说的准备,我们一起到演武场去。”

    如意答应一声,冷冷的看了念冰一眼,先离开了书房,念冰跟在她后面走了,他并没有向如意说什么。此时,在心灰意冷之下,他什么也不想多说,更何况,如意本也是一个可怜之人。看念冰走了,如梦有些急切的道:“公爵大人、夫人,你们都误会了,其实念冰不是那种人。”

    蓝羽和玉如烟同时一楞。玉如烟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刚才如意是在骗我们了?”

    如梦全身一僵,“不,其实,姐姐,姐姐只是有些偏激了。”当下,她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按照自己的看法讲述了一遍。

    听完如梦的话,蓝羽眉头紧皱道:“不会啊!我的认识中,如意虽然秉性刚烈,但始终是识大体之人,否则我也不会让她总管北方情报系统了。我实在无法相信她的性格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如梦,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如意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睿智的他已经看出了些许破绽,一个人性格改变,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

    如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公爵大人、夫人,我不能说。这件事关系到姐姐的名节。姐姐,姐姐她已经很可怜了,请你们别在追究,好么?”

    玉如烟全身一震,眼中光芒电闪,“我明白了,原来是他,我说如意这两年变了很多还主动请求外调,原来是这样。哼,我饶不了那小子。”

    如梦大惊,赶忙道:“夫人,其实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蓝寻大哥,他也有自己的苦衷,感情方面的事”刚说到这里,她突然发现了玉如烟眼神的变化,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夫人,我……”

    玉如烟全身闪出一层银色的光芒,“蓝寻,竟然是蓝寻这小子。好哇,你们真是瞒得我好苦。如梦,你把所有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你知不知道,你姐姐在念冰这件事草菅人命,如果你不说,我就要处分她了。”作为蓝羽公爵的妻子,玉如烟岂是如梦这样的小姑娘可以比拟的。只不过一句试探,就从中发现一切,她现在终于明白了念冰刚才的眼神,心中充满了悔意,但是,现在急需知道的却是如意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来到演武场,念冰独自走到一旁的阴凉处站了下来,今天并没有人在这里练武,演武场空荡荡的,只是偶尔有公爵府中的仆人经过。他突然想起了查极当初在传授厨艺时对自己说的话,那时,查极说,一名普通厨师,在进行烹调的过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必须注意,那就是控制自己的情绪,在烹调时尽量不要让情绪影响到自己的厨艺,将本身的技艺完全发挥出来。但是,当厨师的技艺达到顶尖时,在情绪方面却恰恰相反,不是要去控制,而是要将情绪完全抒发出来,用情绪去影响自己所做的美食,对于顶级厨师来说,不同的情绪所做出的食物,即使是同样的一道菜,也能吃出不同的味道,情绪是顶级厨师最需要学习的地方。

    现在,自己心中充满了悲伤,能做出什么样的菜肴呢?他不知道,他自己也不知道。深吸口气,再长叹一声,反正做完这顿饭后,自己与玉如烟之间的关系也将画上一个句号,以后再没有任何瓜葛。

    “这位兄弟,以前我似乎没有见过你。”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念冰全身一震,被人接近到自己身边自己竟然都没有发觉,真是太大意了。回身看去,只见一名身穿蓝色武士服,腰悬长剑的青年站在自己背后,此人相貌极为英俊,尤其是身上散发出的勃勃英气,更是容易给人以好感,从他身上若隐若现的强大气息可惜看出,他至少也是一名大剑师境界的武者,甚至有可能是武斗家。

    “你好,我是刚来到公爵府邸的。”念冰的回答平淡而客气。

    蓝衣武士看到念冰的容貌,眼中不禁闪过一道惊讶的光芒,他一向自诩外貌过人,但与面前这位金发银衣的青年相比却要差的多了,“兄台真是风采照人,我叫蓝寻,是公爵大人的侍卫官,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你来公爵府是?”

    念冰淡然一笑,道:“我叫念冰,是来个公爵和公爵夫人做饭的厨师。”

    “厨师?”蓝寻眼中惊讶的光芒大盛,上下打量念冰几眼,目光怪异的道:“你会是厨师?”

    念冰微笑道:“怎么,不像么?待会儿我会证实的。”

    刚说到这里,如意已经带人来到了演武场,指挥着公爵府内的仆人们将灶台摆好,抬头无意间,她看到了念冰与蓝寻在一起,俏脸顿时挂上了一层寒霜,低声骂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念冰所处的地方距离演武场中心不远,再加上他吃了那么多铁线蛇胆后听力和视力都有了很大程度的增加,闻言不由心中一动,目光看向蓝寻,此时,蓝寻脸上的神色同时发生了变化,一双黑色的眼眸中流露出复杂的情感。

    “你就是那个辜负了如意姑娘的男人?”念冰的声音更冷了。自己有玉如烟阿姨之间的关系变得如此紧张,无意是因为如意对公爵说的话,而如意的变化,则正是因为那个负心的男人。

    蓝寻脸色一变,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从来都没有辜负过如意,是她非要离我而去。看来,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啊!”

    念冰有些惊讶的道:“你没辜负过如意?可我怎么听说,你为了一位更漂亮的女孩子而辜负了她呢?”

    蓝寻眼中流露出一丝苦涩,“我不知道如意跟你说了什么,但是,我对如意的感情绝对是真的,哎,如意什么都好,就是太倔强了。”

    念冰追问道:“那你当初既然与如意在一起了,为什么又对别的女孩子献殷勤呢?”

    蓝寻皱眉道:“献殷勤?看来如意到现在也没相信我的话,不错,我以前是喜欢过晨小姐,但后来在我最失意的时候,如意走进了我的世界,是她无微不至的关心,使我从失恋中恢复过来。我那时才发现,原来她才是最适合我的女人,所以,我们在一起了,我是真心爱着她的。同时,我也认清了自己的位置,我与晨小姐就算不说地位,单是她的人品、相貌,也是我远远配不上的,所以,我早已经放下了以前的感情。后来,晨小姐从她师傅那里回府,我已经可以将她当妹妹看待了,公爵大人从小把我们这些孤儿抚养长大,作为他的侍卫官,我关心小姐的起居,给小姐安排好各种事,有什么错?以前这些工作也都是我来完成的。但是,如意却不理解,她认为我对小姐旧情复燃了,还对小姐有意思,我怎么解释,她都听不进去,天天为了此事缠着我和我吵架。我是一个男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有一天,我实在被她纠缠的气不过,就说了几句伤害她的话,结果,她第二天就向公爵大人请求外调,再也不肯理我了。哎,当时我也是太冲动,如意虽然是个女孩子,但却固执得很,我想尽办法接近她,她却始终像座冰山似的。”

    念冰瞪大了眼睛,看着蓝寻,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吧,竟然成了一个误会的牺牲品,“蓝兄,当初你伤害如意姑娘时,是不是对她说,你对她有欲而无情,如意姑娘只是晨小姐的替代品,你只爱晨小姐一个人。”

    蓝寻也瞪大了眼睛,“不会吧,这你都知道,说,你和如意是什么关系。”

    看着蓝寻一脸不善之色,念冰赶忙道:“我和如意姑娘没有任何关系,这都是如梦姑娘告诉我的。蓝兄,你当初怎么能那么说呢?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对一个女孩子的伤害有多大么?“

    蓝寻松了口气,道:“你以为我想那么说啊!可是,如意从小父母双亡,她太自卑了。什么事都喜欢往坏处想,自从开始和我吵架以来,她每天都会问我,是不是因为她和我上了床,我才和她在一起的,是不是还爱着晨小姐,是不是把她当成替代品。你想想,我每天工作那么多,她天天都这么纠缠,我能受得了么?那天我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就顺着她的意思,说了气话。”

    这下念冰是全明白了,原来蓝寻并不是什么负心之人。真正的问题还都在如意身上,拍拍蓝寻的肩膀,道:“那你还喜不喜欢如意?”

    蓝寻苦涩的道:“如果我不喜欢她,会这么痛苦么?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是真心爱她的,又怎么能不牵挂呢?”

    念冰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是真心爱她的,就拿出勇气了,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如意依旧这么恨你,证明她根本就忘不了你。既然如此,你机会多得很,就要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得住了。她从小自卑,需要你耐心的开解,才能渐渐转变过来。我想,以前你们一定是交流的太少,才会出现不信任危机。你是男人,主动一点吧。”

    蓝寻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次如意好不容易回来了,我早已经决定,不论如何,这次也要把她留下。兄弟,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却投缘得很,谢谢你的开解。哎,只是现在我都不知道,什么时机是最好接近她的了。”

    念冰微笑摇头,道:“蓝兄不用客气。其实,时机不难找,想让如意回心转意,你首先要做的一点,就是得到公爵和公爵夫人的支持。我看的出,他们是如意姑娘最尊敬的人。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和如意在一起,何不从公爵和公爵夫人身上下手呢?”

    听了念冰这句话,蓝寻眼眸大亮,猛的一拍大腿,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念冰,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好,我这就去向公爵大人提亲去。只要公爵大人同意了我们的亲事,一切就都容易得多了。”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你急什么。”念冰一把拉住蓝寻,“公爵和公爵夫人马上就要到这里来品尝我做的美食,你当着如意姑娘的面提亲,不是更好么?也更显示出你的诚意。恩,你看,他们来了。”此时,蓝羽公爵、玉如烟,以及如梦三人一起从后院来到了演武场,蓝羽和玉如烟的脸色都异常阴沈,而如梦则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念冰可不知道自己的误会已经被澄清了,一看到他们的表情,心头顿时一沉,碰了一下身边的蓝寻,道:“你还不快去。”

    蓝寻此时心中只有如意,并没有注意到蓝羽公爵夫妻的表情,念冰一碰他,他赶忙快步上前,来到蓝羽公爵夫妻面前。

    玉如烟正憋着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感觉有人接近,定神看去,正是自己要找的蓝寻,顿时气往上撞,刚要开口,却见蓝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公爵大人、公爵夫人,蓝寻有事禀报。”

    蓝羽抬手拦住要发作的玉如烟,淡然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蓝寻咽了口唾沫,瞥了一眼不远处面罩寒霜的如意,这才道:“公爵大人,蓝寻从下蒙您和夫人教导,才有了今天。虽然蓝寻知道自己并不配,但在我心中,一直把您当作父亲一般,有件事我一直没向您和夫人禀报,其实,三年前我与如意已经交好,希望公爵大人和夫人能允许我娶如意为妻,我对如意绝对是真心的。”说完,恭敬的向公爵夫妻连磕三个响头。

    蓝羽、玉如烟原本蕴涵怒气的双眸,瞬间被惊讶所占满,而低着头的如梦,则一脸错愕的抬头看向跪地的蓝寻,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蓝寻会说出这样的话,而站在不远处的如意则全身僵硬,目光瞬间变得呆滞了,还是蓝羽心态最稳定,平静的道:“你要娶如意?”

    蓝寻坚定的点了点头,道:“请公爵大人成全。”

    蓝羽眉头微皱道:“据我所知,你和如意之间的关系,并不只交好这么简单吧,如意,你过来。”

    如意从呆滞中惊醒,美眸中流露出极为复杂的神色,瞥了蓝寻一眼,快步来到蓝羽公爵面前。恭敬的道:“公爵大人,厨案和灶台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使用。”虽然她嘴上说的是蓝羽公爵吩咐的任务,但是,她的声音却不受控制的有些颤抖着。

    蓝羽点了点头,目光转向站在一边的念冰,微笑道:“小兄弟,麻烦你先等一下,我处理一点府内私事。”

    念冰颔首道:“公爵大人不必客气,你们谈你们的。我现在开始做菜。”一边说着,他朝厨案走去。玉如烟想说些什么,但看到面前的蓝寻和如意,还是先忍了下来,向丈夫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直接进入主题。

    蓝羽声音微沉,道:“蓝寻,我想听听你对自己与如意关系的解释。”

    如意瞪了妹妹一眼,抢着道:“公爵大人,不用解释什么了,我与蓝寻没有任何关系,我也绝不会嫁给他的,如意这一生都愿意侍奉于公爵大人和夫人的左右,永远不嫁。请公爵大人成全。”她的语气极为坚决,声音冰冷的似乎能够冻结周围的空气一般。

    蓝寻心中一凉,他虽然知道如意很固执,但却没想到两年多不见,她的固执似乎比以前更加难以理解了。

    蓝羽微微一笑,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傻丫头,你和蓝寻都是我从小抚养到大的,蓝寻刚才说的不错,我一直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子女看待,对我来说,你们并不是属下,而是我的家人,孩子,你觉得一个父亲会愿意看着自己的女儿孤老终身么?不,当然不,如果那样,会让这个父亲无比痛苦的。就算你不愿意嫁蓝寻,也不用这么决绝,以后我一定会给你找个好的归宿。”

    听着蓝羽慈和的话语,如意的眼圈红了起来,哽咽着道:“谢谢公爵大人。我……”

    蓝羽挡住如意,不让她再说下去,扭头向蓝寻冷声道:“现在你不需要解释,我只想听听你与如意交往的经过,说吧,我相信你不会骗我。”

    蓝寻依然跪倒在那里,没有蓝羽吩咐,他是绝对不会站起来的,恭敬的道:“公爵大人,我和如意是三年前开始交好的。不怕您笑话,本来,我喜欢的是晨晨小姐,虽然我知道自己不配,但是我的潜意识却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个机会,所以我始终在努力着。”

    蓝羽点头道:“你对晨晨无微不至的关怀,我们每个人都看在眼中,没有什么配不配的,如果晨晨真的喜欢你,我绝不阻拦,但是,晨晨的情况,你也知道,现在连我和如烟都很为她的终身担心,未来如何,一切都不好说。”说到这里,公爵的脸上多出了一分黯然之色,而玉如烟则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想起女儿,她就有些后悔,如果当初不是因为那些人追得太急,自己也不会出下策,将女儿送给那个人做徒弟了。蓝羽公爵接着道:“但是,你应该也感觉的到,晨晨一直把你当作兄长看待,虽然平时冷漠了些,但是在家里除了我和如烟以外,她倒是和你最好。”

    蓝寻道:“公爵大人,后来我已经明白了这个问题。那天,晨晨小姐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她说她一直将我当成兄长看待,又有特殊原因,不能轻易与男子结合,她的声音虽然冰冷,但是我能感觉到内心的那股真挚,那时候,我觉得自己似乎从感情的束缚中解脱了,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真正放弃了对晨晨小姐的追求。晨晨小姐走了,多年心中的寄托一朝消失,我心中虽然已经释然,但却下意识的充满了失落。而正是在这个时候,如意走入了我的世界。她关心我、陪伴着我,默默的陪我坐了一夜,那一夜,我们就那样静静的坐着,虽然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我感觉得到她心中的情感。我那时才发现,最适合我的人竟然会在自己身边,我心动了,对晨晨小姐的感情,真正转换成为兄妹之情,而正视自己对如意的感觉,对她发起了追求的攻势。公爵大人,如意是不能嫁给别人的,因为,因为我与她之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念冰本已走到厨案之后准备行动,但听到蓝寻的叙述,不禁停下了动作,听他如何向公爵解释。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看得出蓝羽公爵、玉如烟似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而如梦神态有些异常,很有可能是将自己那天的事告诉了他们,至于他们现在的怒气,更明显是冲着蓝寻去的,看来,他们已经从如梦那里知道了如意和蓝寻的事。蓝寻这家伙的运气还真不错,就在蓝羽公爵准备兴师问罪的时候提亲,事情或许有转机,现在的关键还是在如意身上,不过看那她被冰封般的样子,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感化的,蓝寻,看你的本事了。

    蓝寻说到与如意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这一句话时,虽然蓝羽和玉如烟都已经知道了,但还是不禁脸色变得铁青。蓝寻偷瞥如意一眼,发现她的表情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叙述而发生变化,依旧冷冷的看着一切,彷佛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似的。暗叹一声,接下来,他将自己先前对念冰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其中加入了更多的细节,在叙述时,感情逐渐因为语言而感染,当他说到自己与如意那最后时的误会时,一直脸色冰冷的如意情绪终于发生了变化,冰山瞬间变成了火山爆发了,表情突然变得无比激动,“你胡说,那时候你明明说一直把我当替代品,现在却说是气话了,分明是想花言巧语欺骗公爵大人和夫人,你滚,我不想看见你,更不会嫁给你。”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