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74章 凤族四大高手

    蓝寻脸色连变,“如意,难道你就不能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吗?我等了你两年,就是希望你能变得平静一些,但是,你却依旧如此偏执,你觉得这样下去,对你自己好吗?为什么不能理智一些呢?我以前认识的如意不是这样的。如意,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虽然我不敢说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我蓝寻这一生对公爵大人绝没有说过一句谎言。我可以当着你们的面发誓,我蓝寻所言全是事实,否则天诛地灭。”

    如意楞了一下,眼中怒火却没有丝毫平息的意思,“那你今天是什么意思,不论怎么说,我与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今天向公爵大人求婚,不就是刻意的想侮辱我吗?”

    蓝寻叹息一声,道:“如意,我怎么会那么想呢?在我心中,你一直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你是我的爱人啊!两年多以来,你远赴边疆执行任务,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我向公爵大从求婚,是因为我爱你啊!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呢?”

    如意的心颤抖了,看着蓝寻那英俊而充满真挚的面庞,脸上的怒气渐渐收敛,呆滞地看着他,她怎么也无法相信,当初那只是一个误会。

    蓝羽开口了,“够了,你们两个都不要说了,事情我已经明白。不论怎么说,用言语刺激、伤害如意,都是蓝寻的错。蓝寻,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知道我的脾气。如意,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出气。这样吧。如意,从现在开始。我收你和如梦做我的干女儿。蓝寻伤害了我的女儿,必须要付出应有的代价,蓝寻,你不用再解释什么,如意为了你远走边疆两年多,受了不知多少苦,现在她与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但是,你对她的伤害却是永远无法消除的,别地我不想多说,你自行了断吧。”

    “什么?”三个人同时惊呼出声,一个是如意。另外两个分别是玉如烟和念冰。玉如烟急道:“羽哥,这件事也不能全怪蓝寻。他跟了你这么多年,他的脾气秉性你还不了解吗?你怎么有如此草率的决定处罚他呢?羽哥”

    念冰此时已经几步走到蓝寻身边,是他劝蓝寻向蓝羽公爵提亲的,此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他怎么能不急呢?“是啊!公爵大人,蓝寻就算有错,也错不至死吧?你怎么有如此草菅人命呢?”蓝羽公爵的贸然决定令他对公爵的印象大减,甚至对整个公爵府的好感在这一刻也消失了。

    蓝羽公爵脸上挂着一层冰冷的寒霜,淡然道:“如烟,其他事我可以听你的,但这件事却不行。你觉得蓝寻没错吗?确实,这是一个误会,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明知道是误会却不好好向如意解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有玩弄如意的心,说明他把自己的尊严摆得比如意还重要。如果他能早点向如意解释,多点耐心开展如意,如意至于痛苦这两年多吗?如意这孩子已经够可怜了,现在又受到这样的伤害,你让我怎么有容忍?先前是我们错怪了你,但这是我公爵府内部地事,请你不要插手。蓝寻,你动手吧。”

    蓝羽公爵的语气极为决绝,但念冰却奇异地发现,在他眼中似乎有一丝笑意闪过,是自己的幻觉吗?不,绝对不是幻觉。他确实笑了。大脑飞速旋转,转瞬间,念冰已经明白了一些其中的缘由,看了蓝羽公爵一眼,在叹息中后退一步,不再阻止。

    蓝寻抬头看向蓝羽,再看看如意,他的脸色变得异常平静,恭敬地道:“公爵大人,蓝寻是您从小养大的,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您的,您的命令蓝寻绝不会反抗,我,我在临死前只有最后一个要求,希望您能答应。”说到这里,他跪伏于地,视死如归的气魄令念冰大为折服。

    蓝羽公爵淡然道:“你说吧。看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尽量帮你办到。”

    蓝寻并没有因为即将丧命而惊恐,听到蓝羽公爵答允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公爵大人,我确实是真心爱如意的。您说得对,是我放不下自己的面子而导致如意这两年多以来的痛苦,使她心中多了无法忘记的阴影,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受到惩罚。我最后的要求,就是想请您好好照顾如意,今后为如意找一个好的丈夫,能关心她、疼爱她的丈夫,这样,就算我在地下,也能瞑目了。公爵大人、夫人,你们多多保重,蓝寻去了,就算是在地狱,我也一定会为公爵大从和夫人祈求平安的。”寒光一闪,长剑脱鞘而出,蓝寻的动作甚至没有一丝停滞,双手握住剑柄,几乎是用全力向自己的脖子带去,在阳光的照耀下,长剑闪耀着刺目的寒光,虽然蓝寻没有催运斗气,但谁都看得出,他死志甚坚。

    玉如烟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面庞流淌而下,平时蓝羽在各方面都很听他的,但是,如果蓝羽认真起来,玉如烟却不会反对,蓝寻也是她看着长大的,此时就这么要送命,她实在无法忍耐,右手悄悄抬起,就想用斗气去解救,对于她来说,睁着眼睛与闭着眼睛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就在她手刚抬起来的时候,却已经被蓝羽公爵有力的左右手握住,玉如烟微微一挣,但她立即就放弃了挣扎,因为,她知道时间已经不够了。心头猛的一阵悸动,暗道完了。

    “不要。”妖呼声响起,玉如烟猛地睁开眼睛,只见如意双手紧握住蓝寻的手,眼中充满了凄然,“不要啊!你别死。”

    蓝寻黯然道:“如意。你这又是何必呢?你应该明白,对于我们来说,公爵大从的每一句话都是命令,别拦着我,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如意不理蓝寻。一边用全力紧握着他地手,一边回头向蓝羽公爵道:“公爵大从,哦。不,义父,求求您放过蓝寻吧。”

    蓝羽冷声道:“如意,他伤你伤的那么深,怎么有放过,你是我的女儿,谁也不能欺负你。你躲开吧。义父以后一定给你找一个好的丈夫。”

    如意用力的摇着头,泪水在摇动中四散分飞,“不。不。义父,我不要别人,我只要蓝寻,求求您放过他吧。他是我今生唯一爱的人。”

    蓝羽眼中再次闪过一丝笑意,只是激动中地如意和因为要自裁而心情低沉的蓝寻都没有发现,“如意,你不是已经不爱他了吗?刚才你还说绝对不嫁给他。你也知道,军令如山,我已经下了命令,是不能轻易收回的。”

    如意跪倒在蓝羽身边,泣道:“义父,我刚才说地都是气话,其实我一直都爱着蓝寻,我已经想通了,其实这一切都怪我,怪我太偏激了,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我嫉妒,不是因为我喋喋不休的逼迫蓝寻,他也不会说出那样的气话,蓝寻没有错,错的是我。义父,您要惩罚就惩罚我吧。求求你,不要杀蓝寻,他是好人,他对您那么忠心,就算没有功劳,也有些苦劳,求求您了。”

    蓝羽叹息一声,道:“但是,命令已下,却不能轻易更改。这样吧,一切规定都并非死的,如果你愿嫁给他,看在他已成为我干女婿的份上,我就饶他一命,否则,他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如意,你愿意嫁给蓝寻吗?”

    “愿意,我愿意。义父,我愿意嫁给他,您不要杀他了。”如意几乎想也不想的冲口而出,蓝寻握剑的手松了,长剑当啷一声掉在地面上,发出清脆地响声,玉如烟愕然看向自己的丈夫,却见蓝羽哈哈大笑起来,“就是嘛,和和气气地多好,你们这些孩子,就会让我费心。现在好了,蓝寻,我就将我的宝贝女儿如意许配给你,你以后要好好照顾她,爱护她,你要是再敢欺负她,哼,别怪我不客气。”

    蓝寻虽然愿意为公爵而死,但是,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了,能不死当然是最好的,再说,此时能和如意破镜重圆,一切都变得如此美妙,从大悲到大喜的感觉令他简直难以相信,但是,他的神志还算清醒,赶忙拉着如意的手向蓝羽拜了下去。

    “哎哟。”刚才还气势威严地公爵大人突然发出一声惨呼,吓得蓝寻和如意同时从地面蹿了起来,但是,他们看到的却是玉如烟一手揪住蓝羽的耳朵,正一脸不善的道:“好哇,蓝羽,你刚才全是在演戏对不对,连我都给骗了,你说,骗我这么多眼泪怎么办?”

    “轻点,如烟你轻点。我知道错了,你听我解释啊!刚才我要不是演的真一点,怎么能让如意真情流露呢?你以为我会舍得杀蓝寻吗?他们两个人虽然都有错,但蓝寻毕竟是男人,让他受一小会儿委屈换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还是便宜他了呢。”

    蓝寻和如意这才反应过来,两人对视一眼,脸不禁同时变得通红,再次跪倒在地,恭敬地道:“多谢公爵大人成全。”

    玉如烟松开揪住蓝羽的手,道:“还叫公爵大人吗?以后要叫义父义母了。你们两个孩子能走到一起,我真的太高兴了,都起来吧。”

    站在蓝寻背后的念冰此时心中升起一丝羡慕,如果自己也能与凤女在长辈的帮助下成婚那该有多好啊!蓝羽公爵不愧为奥兰帝国军方第一人,这驾驭改正的能力无人能比。如果不是自己从他眼神中看出了一些端倪,恐怕也已经被骗过了呢。他的演技真是高超啊!

    如意和蓝寻站起身,如意挣开蓝寻的手,此时,他的心结已经解开,眼中原本的寒冷变成了一汪温暖的春水,转身向念冰道:“念先生,对不起,上次是我太冲动,没有弄清楚事情,就对你下了杀手,请你原谅。其实,我看的出你不是那种人,只是嘴上不想服输而已。对不起。”

    念冰微微一笑,道:“虽然被人冤枉的感觉很难受,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就算了吧。恭喜如意姑娘和蓝寻兄结合,小弟身上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今天正好要为玉阿姨做一顿饭,你们就一起来品尝一下,也算是我送给你们的贺礼。”用一顿饭做贺礼,对于普通人来说,似乎有些太廉价了,在场众人谁也没有在意,只把这当成念冰的善意,但他们却怎么知道,念冰的一顿饭,在不久的将来,价值已非千金可比。冰火魔厨的手艺可不是谁都能品尝到的。

    玉如烟走到念冰身旁,歉然道:“念冰,我错怪你了。是阿姨不好,你能原谅阿姨吗?”

    念冰摇了摇头,微笑道:“阿姨,其实您并没有错。毕竟我们只见过两次面,换做是我,也会相信自己人的话。阿姨,您还愿意把天华牌给我吗?”面对这位绝美的阿姨,念冰心中本就没有责怪之意,此时,他心中只是在想,母亲责怪孩子又有什么错呢?

    “当然。”玉如烟从怀中取出天华牌,重新带在念冰的脖子上,天华牌上带着玉如烟的体温,暖暖地贴大胸口处,令念冰的身与心都极为舒服。“阿姨,我现在给你们做饭吧,也该是吃午饭的时间了,请你们到桌子边坐一会儿,我尽量快一些。”说着,他朝灶台走去。

    玉如烟与蓝羽相视一笑,他们也很好奇,念冰执意要做饭给他们吃空间能做出些什么,两人带着蓝寻三人走到灶台旁摆好的桌子边坐了下来,先前如意准备了十张椅子,此时绰绰有余。

    蓝羽拉着玉如烟的手,蓝寻拉着如意的手,五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念冰身上。

    深吸口气,念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此时此刻,他的心变得异常平静,右手一引,九条黄瓜从空间之戒中出现,平放在案板之上。为了今天这顿饭,念冰不仅准备好了调料,连盛放菜的器皿都已经准备好了,直径一米的大盘子,紧随九条黄瓜出现,念冰将盘子托在左手,右手一引,如同一汪秋水般的傲天刀,带着风的气息,出现在他掌握之中,向灶台前的众人微笑道:“玉阿姨,想必你们都有些干渴,我这第一道菜,乃是冰的体现,也是我的冰火九重天菜系中,最拿手的一道冰系大菜--九清神龙冰云隐。”

    傲天刀紧贴桌面轻挑而起,九根黄瓜同时在刀身的作用下飞了起来,念冰将直径一米的大盘子放在桌面上,九根黄瓜下落,正好间隔同样的距离,平放在盘子中,黄瓜长不及一尺,九根黄瓜在直径一米的大盘子中显得有些不协调。念冰闪电般捏起一根黄瓜,右手傲天刀刚要动,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集中的注意力,一名银羽骑士团骑士快步跑了进来。

    “报告。”骑士单膝跪地,使蓝羽公爵等人刚因为念冰报出菜名而引起的注意力转移,蓝羽道:“说。”

    “禀告公爵大人,外面来了四个人,自称是夫人的熟人。求见。”

    “哦?”蓝羽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平时可是很少有人来找自己妻子的,“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特征?”

    骑士恭敬的回答道:“四个人两男两女。两个女的很年轻,而且都是绝色容貌,两个男的都是老者,看上去七、八十岁的样子,他们共同的特点在衣着上,全是一身红衣,感觉上就像火焰一般,开口的是其中一名女子,他们都应该是武士。每个人都带着一柄长剑,感觉不出他们的级别。但应该不弱,气度沉凝。”不愧是银羽骑士团的人,回答极为简洁,却将对方的基本特征全都形容出来。

    玉如烟脸色一变,向念冰道:“看来,想吃上你这顿饭还真是不容易,该来的终于来了。念冰。你先到后面去休息吧,阿姨要处理点事。”

    蓝羽公爵脸色同时一变,“如烟,你的意思说是那边来人了?”

    玉如烟眼中寒光大放,“是的,不一定是他们,否则,七、八十岁的男人谁会穿红色的衣服,四个人。我到要看看是哪四个。当初我们每一个女儿被他们处死,这笔帐也应该算算了。羽哥,让我们的人都退下去吧。”

    蓝羽点了点头,向那名骑士道:“带那四个人进来,同时。传我命令,没有我的同意,不论演武场发生什么情况,任何人都不许打扰。”

    “是,公爵大人。”骑士答应一声,起身去了。蓝羽扭头向蓝寻以及如意姐妹道:“你们都是我的孩子,也不算是外人。也该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武者的颠峰。你们和念冰一直退到墙边去,记住,不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要动手,明白么?”

    对于蓝羽的命令蓝寻三人必然是无条件执行,赶忙答应一声,蓝寻扯着依旧手持傲天刀的念冰,向院旁退去。念冰隐隐感觉到有什么要发生,在退到一旁之前还不忘记把自己的盘子和黄瓜都收了起来,他是下定决心要来给玉如烟做饭报恩的,在没有完成之前绝不会走。

    门开,一会儿的工夫,在银羽骑士团四名骑士的带领下,四名红衣人走了进来,正如先前那名骑士所说,这四个人都穿着红色衣裤、同样背背长剑,两名老者走在前面,两人都是高瘦的身材,一头白发与红衣相衬,显得格外怪异,身板挺的笔直,无形的气势随身体周围散发着,沉凝的气度不用特意观察,也能看出其不凡之处。两人的相貌有八分相象,看上去应该是一对兄弟,冰冷的眼神一进门就锁定了玉如烟。

    在两名老者背后,是两名年轻少女,左边少女有着一头青色长发,与她那身红色的武士服交相辉映,看上去极为醒目,虽然红与绿两种颜色搭配很不协调,但出现在这名少女身上却别有一番风味,再加上她那墨绿色的大眼睛,美艳的容貌如同清风一般动人,修长的身材非常匀称,走路姿势非常轻盈,青发红衣给人的感觉极为深刻,虽然她很美,但是同她右边的少女比起来却失色不少,走在她右边的少女看去要更加年轻一些,粉红色的长发整齐的梳拢在背后,在长发的中段,用一根蓝色的发带系着,如同碧空一般湛蓝的眼眸闪耀着动人的深邃,修长的身材配上她那双惊心动魄的美脚,几乎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在场众人中也只有玉如烟勉强可以与她相比,玉如烟多了几分风韵,却少了几分青春的气息。四名银羽骑士将四名红衣人带入院子后悄然退去,玉如烟几步迎了上去,一双美眸中充满了杀机。

    “凤女。“念冰充满惊喜的声音打破了演武场中的肃杀之气,粉红色长发的红衣少女全身一震,当她看到念冰时,激动的一个闪身,几乎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到了念冰身前,这名少女正是从龙窟离开不久的凤女,”念冰,念冰真的是你么?“她原本平静的俏脸已经被泪水沾染的湿润了,声音哽咽着,双手紧握住念冰的手,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的颤抖着。

    凤女激动,念冰又何尝不是呢?此时此刻,他眼中再也容不下任何人,忘记了一切。猛的张开双臂,将凤女紧紧拥入怀中,那动人的娇躯在他的怀抱里微微的颤抖着。在这刹那之间,念冰感觉到自己心中是如此的充实,他心中只有凤女,感情无法抑制的澎湃而出,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凤女是他第一个爱上的人。如果说他对龙灵的感情还包含着怜悯,那么,对凤女的感情则是纯粹的爱。没有任何理由的爱。经过了生离死别的痛苦之后,不论是念冰还是凤女。在他们心中,对方的身影都已经变得更加清晰了,不顾一切的紧紧拥抱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声。

    如烟冷冷的道:“看起来,凤族并不是只有我这么一个先例,凤虚、凤空两位长老,你们约束族人的能力似乎越来越差了吧。”

    左边被玉如烟称为凤虚的长老眼中光芒大放。那是实质般的红色光芒,“凤女,你在做什么?他是什么人?”

    凤女全身一震,这才记起自己在什么地方,猛的将念冰推开,回首向凤虚看去,低声道:“大长老,念冰是我的一位朋友,您听我解释。”

    凤虚眼中火光大放。“凤女,你应该记得族规,我不需要你的解释,动手吧,杀了他。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玉如烟厉喝道:“凤虚,你不要忘记,这里不是凤栖山,,而是我丈夫的公爵府,你要是敢在我这里随便杀人,别怪我对凤族不客气。”

    凤虚冷声道:“小烟,当初你父亲去世的时候把你交给我们抚养,我们抚养你长大,传你凤族绝学,但是,你却背叛了族人和凤族的信仰,与一名人类结合。今天别说是那个小子,就算是你和你的丈夫也不可能被放过。凤女,你还不动手么?”

    从凤女离怀的那一刻起,念冰就已经清醒过来,仔细的观察着演武场的局势,再听了玉如烟与凤虚之间的对话,他顿时明白了许多事,自己尊敬的玉如烟阿姨显然和凤女一样都是凤族人,因为蓝羽公爵的原因而离开了凤族,而此刻,凤族长老正是带人来找她麻烦的。那什么凤虚长老居然让凤女杀自己,简直太可笑了,微微一笑,他觉悟的注视着凤女,“你会杀我么?”

    凤女脸色连变,身形突然一闪,重新来到念冰面前,一掌直接印上了念冰的胸口,念冰只觉得一股灼热的气流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耳边同时响起了凤女如同蚊蝇,“快装死,否则长老不会放过你的。我们凤族可不比火龙人族,千万不要再出场了。”身体猛的撞击在院墙上,念冰的身体缓缓滑落,在撞击的瞬间,那股灼热的气流从自己背后冲出,如同垫子一般化解了冲力,使念冰毫发无伤。

    念冰虽然心跳惊讶,但是聪明的他,还是照凤女所说的话做了,身体滑落地面后,立刻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

    银色气流如同烟雾一般弥漫,凤女突然产生出窒息的感觉,顿时心跳骇然,离天剑没有任何犹豫的脱鞘而出,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幻化出一片火红的光影,试图抵挡住那近乎山岳的攻击。凤虚的怒吼声同时响起,“大胆”

    演武场中接连发出几声爆鸣,蓝羽站在场中央面对着两名凤族长老,他胸前起伏,气息显得有些不无效均匀了,而玉如烟则已经来到了念冰身边捏起了他的腕脉,凤女一阵气血翻涌,被长老凤虚带回身旁,而凤虚、凤空两名长老的脸色已经有了些变化,那是惊讶的神色。

    凤空长老眉头微皱,道:“小烟,十余年不见,你的实力不小啊!"

    玉如烟没有理会凤空长老,发现念冰没事,向旁边的蓝寻三人叮嘱道:“保护好念冰,记住公爵大人的话,一定不许插手。”交代完这句话,身形一闪,如同瞬间移动一般回到了丈夫身旁,“确实有十余年不见了,如果我们的每一个女儿还活着,现在应该快十九岁了吧。”

    一听玉如烟这句话,蓝羽眼中杀机大盛,那从战场磨砺而来的血腥杀机使两名凤族长老也不禁一惊,凤虚冷声道:“可惜,她已经死了。小烟,当初你们躲避多年,还又有了孩子,虽然你是前任大长老的女儿,但我放族的族规却不容侵犯,今天我们来此,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的。只要你杀了身边的男人再交出你们的另一个女儿,我不但可以允许你返回凤族,同时,还可以任命你为本族长老,你应该知道这是多么大的荣誉。”

    玉如烟眼中寒光闪烁,“我确实知道,小时候,成为凤族长老降雨量我的目标。但是,现在对我来说这一切不重要了,我只知道你们是我的杀女仇人,从你们残忍的杀害我女儿那一刻起,我与凤族之间就再没有任何瓜葛,只是仇敌。念在你们从小抚养我长大,传授我凤族技艺的份上,我并没有去寻仇,没想到,你们居然又找上门来寻衅,好,既然要解决,那今天就一起解决好了。你们四个一直上吧,为女儿报仇,有我和羽哥足以。”修长白皙的玉手在腰间一摸,一抺银色的光芒如同灵蛇一般出现,那是一柄长约三尺的软剑,剑身呈银色,玉如烟手腕微微有振,软剑变得坚硬起来,剑身银光吞吐,有用问,这也是一柄宝剑。

    蓝羽也动了,同样在打好间一摸,同样是一柄软剑,只不过他的软剑是蓝色的,与玉如烟的银剑相比显得宽了一些,软剑挺的笔直,指向面前两名凤族长老,“动手吧,你们尽管放心,我和如烟绝不会以多取胜的。”

    凤虚。凤空两人眼中红光大盛,“既然如此,没有交谈的必要了,凤女、凤香,九离冲天决。”火红色的斗气瞬间弥漫,凤女与那名年纪相仿的少女身上同时散发出灼热的九离斗气,二女同时轻喝一声,娇躯冲天而起,带起一片火影。而此时,凤虚与凤空也抽出了背后火红色的长剑,斗气瞬间转化为银色,同时踏前一步,做出一个前劈的简单姿势。虽然剑斩出的距离不大,但剑身上却发出刺耳的尖嘨声,显然斗气已经提升到了极限。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