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78章 玉如烟-凤族曾经的骄傲

    蓝羽哈哈大笑中站了起来,“好,好,好。念冰,今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玉如烟向念冰使了个眼色,念冰本只想认玉如烟,便碍于她的面子,了只好硬着头皮,有些尴尬的叫道:“义父。”

    玉如烟看了加拉曼迪斯一眼,向念冰道:“今天你们就急着走吗?有什么要事?在府里多住几天吧。”

    念冰同样看向加拉曼迪斯,流露出询问的目光,加拉曼迪斯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道:“别看我,我无所谓,只要有好吃的东西就行。”

    玉如烟微微一笑,道:“奥兰城怎么说也是奥兰帝国的首都,有些著名的小吃还是值得品尝一下的,那你们就先住下来吧。寻儿,你给念冰他们安排一下房间。”

    加拉曼迪斯打了个哈欠,道:“吃饱了怎么就有点困了,念冰,我先去睡了,什么时候吃饭,你再叫我好了。”

    念冰心道,吃饱了就睡,那不是猪吗?不过他现在也希望加拉曼迪斯离开一下,有许多心中还不十分明白的事想问玉如烟。加拉曼迪斯在蓝寻的带领下离开了,如意,如梦姐妹在欣喜之中,告退跟着去了,此时的如意,早已经没有了冰冷,俏脸上不时能够看到一丝羞涩。

    玉如烟招呼念冰,和蓝羽一起带着他回到书房,把门关好后,拉着念冰坐了下来,“孩子,我们只是第二次见面,能跟妈妈说说你的事吗?”

    或许是因为玉如烟那慈祥而温柔的声音,今天念冰的感情格外脆弱,眼圈一红,缓缓点了点头,道:“妈妈,我本来是华融帝国人。”

    玉如烟并没有流露出惊讶之色,抚摩着念冰那金色的长发,微笑道:“金发正是华融帝国的象征。不过,华融帝国人的眼眸以棕色为主,这点你却不太像。”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是混血儿,我母亲是冰月帝国人,父亲是华融帝国人。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他们分离两地,父亲为了救母亲苦修魔法。但是,当我随父亲一起去救母亲时,却发现与仇人的差距是如此之大,不但没有救出母亲。父亲反而也被仇人所抓,只有我利用父亲事先准备好的空间系魔法卷轴,得以逃脱,那时候我才十岁,在敌人的追捕下,不得不跳入湍急的天青河之中,幸亏我运气好,抱住了一块大木头,正好撞入师傅撒下的鱼网之中,这才得以生还。我的魔法是小时候父亲传授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的火系魔法之外,又出现了冰系魔法。我也只能摸索着修炼。直到遇见了加拉曼迪斯之后。才终于找到了一些门道,真正进入了冰火同源的境界。”

    玉如烟轻叹一声,道:“孩子,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为什么不把你的仇人说出来,我既然认你为子,你的仇自然就是我的。”

    念冰缓缓摇头。语气坚定的道:“不,妈妈,我不能连累您。仇人强大,但仇人的存在,也是推动我奋发图强的动力,如果依靠外力帮助而达成了目的,我愧为人子,我要依靠我自己的力量做到这一切,妈妈,您放心,在我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我是不会去面对仇人的。”

    玉如烟看的出,在念冰心中有着很深的心事,但他既然不愿说,自己也不好勉强,身躯一笑,道:“妈妈只想告诉你,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妈妈的帮助,我一定会出现在你身边,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把事实说出来的,不是吗?”

    念冰点了点头,道:“妈妈,您和凤族长老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你们之间的矛盾,我大概也猜的出,凤族真的就不允许与外人联姻吗?”

    玉如烟眼中一黯,“如果能有一丝通融,也不会出现后来的悲剧。你既然已经是我的孩子,告诉你也没有什么。我今年五十一岁,你义父五十三岁。我的本名叫凤烟,三十年前,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我曾经是凤族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一个,由于我的天赋和自身对九离斗气的深刻理解,在我举行十八岁成人礼的那一天,被认命为希望之凤。凤族和那些龙人族一样,都是以长老制来管辖的,凤族原来有五位长老,他们不但都是凤族中的顶尖高手,还要拥有王族血脉,当年,我的父亲曾经是凤族五大长老之首,他的凤凰变曾经达到了第四变,但就是在完成第四变的当天,由于他修炼过于急躁,走火入魔而亡,在父亲临死之前,将我托付给其余四位长老,而也由于父亲的死,凤族就需要一位新的长老来接替长老的位置。而新长老的选拔是从所有凤族血脉中人来挑选的,谁最有天赋,谁就能成为希望之凤,也就是凤族长老的继承者,当希望之凤达到四十岁之后,就会直接成为本族长老。而我,正是那一代的希望之凤,可惜,最后却没有成为凤族的长老。”

    “那都是因为我?如烟,其实我一直都有后悔,当初我们的见面,究竟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你就用不着这么为难,也不会出现后来的种种磨难,说不定,在你的带领下,凤族早已经发扬光大了。”蓝羽公爵有些黯然的说道,但他看向玉如烟的眼神却充满了深情。

    玉如烟微微一笑,道:“羽哥,我们的相遇是上天的安排,是没有任何人能改变的,虽然我们经历了许多磨难,但是,直到今天,我们的感情却从没有减弱过,我更从来没有后悔过,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愿意跟你一起离开凤族。”

    “如烟。”蓝羽的声音有些颤抖了,站起身,直到了玉如烟身旁,张开宽阔的臂膀,将玉如烟和念冰都搂入了自己怀中。在这一刻,念冰清晰的感觉到久违的温暖,眼前一阵模糊,爸爸、妈妈,如果你们还活着该多好啊!你们看到了吗?念冰现在很快乐。

    半晌,蓝羽才张开手臂。看着眼圈通红的念冰,道:“我小时候只是一介平民,并不是世袭的爵位,那时,平民要是想成为贵族,唯一的途径就是参军立功。有一点我和你一样,在我小时候也没有了父母,是师傅带我长大。但是,在我十三岁那一年,师傅也因为沉疴而去世。他临死之前,告诉我,让我去参军,真正强大的武技,只有在充满了铁血的战场上才能感受的到。于是我去了,我从小就长的高大,十三岁时已经像普通人十四、五岁的样子,再加上从小练武体格健壮,很顺利就进入了奥兰帝国军队。凭借我自己的努力,十年。整整用了十年时间。我从一个普通的小兵,打拼到了能够统帅五千人的参将。而那时,我的武技也进入了武斗家境界,是奥兰帝国最年轻的武斗家,又过了十年,我已经晋升到了偏将,由于潜心修炼武学。我的实力在奥兰帝国中已经很有名了,那时候,我也开始组织了银羽骑士团的前身,在一次行动中,我带领的军团成功的狙击了敌人囤积粮草的仓库,斩敌万人,回来时,五千人的队伍只剩下不足五百,但是,正由于我们的牺牲,使得战场局面得以扭转,敌人溃败而逃,那一次,我被提升为了将军,并得赐子爵的称号,正式进入了仕途。”说到这里,他停顿下来,眼中流露出一片迷茫之色,彷佛又回到了当年自己戎马生涯的时刻,战场上的铁与血,在他心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

    “我应该感谢那次战役,那次战役结束之后,军部给我放了大假,让我好好休整一下,我孒然一身,又无亲人,既然放假了,我就选择出去旅游。旅游的地点就是与奥兰帝国相临的朗木帝国。而正是这次旅游,让我在树林中遇到了如烟。哎,说来惭愧,我一向自认武技超群,但从我认识如烟那一天起一直到现在,始终都比不上她。第一次见面,如烟把我当成了入侵者,凭借她已经接近武圣境界的实力,把我抓回了凤族。凤族其实是一个爱好和平的种族,他们并没有杀我,问清楚我是来旅游的,就准备将我放走。但是,那时我却发现,三十三岁都没有涉及感情的我,却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了那个把我抓回来的姑娘,如烟那时候已经是凤族中的核心成员,但已经过了三十岁的她,却依旧那么单纯,那么美,看去像是二十出头的姑娘,她的美二十年来从没有丝毫变化,对我吸引最大的,就是她那头墨绿色的长发,和没有任何污染的澄澈双眸。我不舍得离开了,曾经在军事学院学习过的我,有着不错的军事理论,我就留在凤族,把自己在军事方面的知识传授给他们。为的只是能留下来,多一些与如烟接触的机会。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与如烟产生了纯洁的感情,在我的大假即将结束之前,我带着如烟向凤族长老请求,希望他们允许如烟嫁给我,但是,那时的我哪里知道凤族的规矩,刚一提出这个要求,立刻遭到了凤族长老们的严词拒绝,并且将我打成重伤,赶出了凤族。我没有走,因为我舍不得心中挚爱啊!哪怕是为如烟放弃我刚得到的爵位,我也绝不全后悔。我在等,我相信如烟也是爱我的,我的等待没有白费,三天后,如烟终于找个机会,从凤族中跑了出来,年轻的时候都容易冲动,在爱的作用下,我们私奔而逃回到了奥兰帝国。”

    玉如烟接口道:“回到了奥兰帝国,我就和羽哥举行了婚礼,一年之后,我们有了第一个女儿,那时候我们真的很幸福,一起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我还天真的想着,反正我和羽哥也已经有了孩子,就算回去,长老们也不会再怪罪我们了。但是,就在我们孩子刚刚半岁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的危难降临了。族中的长老们终于找到了我们的下落,我和羽哥虽然实力不弱,但又怎么是几位长老的对手呢?普通的士兵对于我们凤族成员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我们只有跑,带着孩子发疯似的跑。长老们在后面紧追不舍,就是在那段时间中,我的凤凰变进入了第三变状态,跑,终究不是办法,在距离冰月帝国不远的一片山地中,我们被长老们成功堵截。四位长老向我们全力发动了攻击,交手时间不长,我们的孩子就被长老们抢去了,凤虚长老,正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凤虚长老,用九天离火当场将我们的女儿烧成了灰烬,当时我和羽哥都傻了、疯了,那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啊!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再没有了任何顾忌,脑海中一片空白,彷佛生命火焰都要在那一刻燃烧怠尽一般。羽哥因为过度伤心,竟然激发了体内的潜能,用出了雷龙之体,斗气完全与天雷融合,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我们那时候只想拼命,只想与几位长老同归于尽,完全失去了理智。再后来,我们都昏了过去,我只记得,四位长老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或许他们以为我们重伤之下已经死了,并没有带走我和羽哥的‘尸体’,当我们清醒过来时,已经是三天之后。足足养伤一个月,我们才完全康复,但是,受创的心却是无法弥补的。我们的第一个女儿就那么死了,你知道她有多么可爱吗?现在我还记得她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我相信,如果她能活到现在,一定会比我更漂亮,可是,她就那么死了,死在残忍的火焰之中。”说到这里,玉如烟双拳攥紧,早已经泣不成声。

    “妈妈,您别伤心了,过去的都过去了,您现在还有晨晨,还有我……”这个时候,念冰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劝慰玉如烟了。

    蓝羽深深的叹息一声,道:“念冰,或许你不相信,虽然我们的孩子没了,但是,我和如烟对凤族并没有太深刻的仇恨。毕竟,如烟是凤族长老们抚养长大的,是凤族的一切培养了她,恨虽然深,但恩却同样深厚,所以,即使后来我们有了足够报仇的实力,却依旧没有行动。为了不让如烟太伤心,一年之后,我们有了晨晨,我们怕悲剧重演,当晨晨一岁时,就把她送给了一个大人物做弟子,在那里至少她是安全的,每年,我们偷偷的定期将她接回来共聚,一直到现在,我们才有把握保护女儿不受伤害。没想到他们今天又来了,不过,这一次也给了他们教训,就算是凤族四大长老齐至,也未必就能战胜我们。为了能够保护晨晨,如烟这些年以来没有一天懈怠,加上她的天赋,才史无前例的达到了凤凰变的第六变。这就是我们与凤族之间发生的一切。现在我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我们不想再与凤族有任何瓜葛。"

    念冰用先前玉如烟的那块手帕,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轻声道:“妈妈,其实我知道,您还是无法忘记凤族的一切,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成为过去,放开心情吧。凤族现在又有了新的希望之凤,凤女我是知道的,她这么年轻就已经进入了武圣境界,将来成就不一定不低。"

    玉如烟轻叹一声,道:“这正是我担心的事。当那叫凤女的姑娘激动的拉住你的手时,我彷佛又看到了二十年前那一幕重演。一个女孩子,一旦真正的爱了。就很难放弃,刻骨铭心的爱并不是时间可以冲淡的。念冰,能说说你们认识的过程么?"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和凤女是在冰雪城认识的,那里,我到冰雪城,是为了找一位著名的锻造大师,将火焰神之石融入正阳刀内,但没想到的是,那位大师已经去世了,只剩下他的弟子,就是凤女……“当下,他将自己与凤女之间发生的一切,详细的说了一遍,连在火龙洞中的事,都毫无遗漏的说出。蓝羽公爵和玉如烟都仔细的听着他描述,当念冰说到他牺牲了自己的自由,而让加拉曼迪斯放过其它人时,两人的脸色都变了。

    玉如烟皱眉道:“念冰,虽然我和你叔叔的实力加起来也比不上那位火龙王,但你已经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可以请晨晨的师傅帮忙。或许有机会的,只要你想离开加拉曼迪斯,并不是不可能的。现在我算明白,凤女为什么再次见到你时会那么激动了。舍己为人,在可能会付出生命的情况下,你依旧选择了拯救他人,这高尚的品质,已经打动了她的心,恐怕,我的担心是对的。凤女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你,但是,我真怕你们像当年我和羽哥那样受到如此痛苦。坦白说,我不希望你和凤女结合,不但是为了你,同时也是为了凤女和整个凤族。身为曾经希望之凤的我已经离开了凤族,如果凤女在因为你而脱离凤族,对凤族的打击将是无法估量的。毕竟,即使在凤族。培养一名武圣也并不容易。"

    念冰点了点头,道:“妈妈,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您也知道,当感情到了之时。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的。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在我没有报仇、没有实力保护凤女之前,我绝不会真的和她在一起。而且,我会尊重凤女的选择,如果她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而选择继承凤族长老之位,我一定不会勉强她的,您看这样可以么?其实,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凤族就不允许王族成员和人类结合呢?凤族本身也是由人类演化而来的,所谓的血统,就那么重要?”

    玉如烟苦笑道:“这是凤族社会下来的规矩,如果不是王族成员,只是普通的凤族人,或许长老们还有通融的可能。但是,凤族现在的王族成员就那么几十人,每减少一个,对凤族都是很大的打击,你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通融,幸好有那头巨龙跟在你身边,我也能放心了。不过,你跟在他身边真的好么?他毕竟限制了你的自由,如果你想离开他,我们一定尽全力帮你。“

    念冰微微一笑,摇头道:“不,妈妈,我绝不会离开加拉曼迪斯的。“

    念冰坚决的语气,让玉如烟和蓝羽同时吃了一惊,毕竟,加拉曼迪斯是限制念冰自由的,可他为什么会如此坚决的,准备留在加拉曼迪斯身边呢?

    看出自己新认的这对父母心中惊讶,念冰道:“不错,在刚见到加拉曼迪斯之时,我心中大多数情结都是恐惧,毕竟,人类面对巨龙,几乎是无法抵抗的。我并不是一个舍己为人的人,相反,我更重视利益。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我不站出来,恐怕所有人都无法离开火龙洞窟,那样的话,我也一样会留下。与其那样,我何不大方一点,用自己的厨艺来吸引加拉曼迪斯,放走其它人呢?至少,当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也更容易逃脱。那时在我眼中,加拉曼迪斯就是一头残暴的巨龙,随时都有可能结束我的生命,只有吃才是他的弱点。但是,随着不断的接触,我发现加拉曼迪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至少从认识他到现在,他还没有杀过一个人,他很狡猾,但是,狡猾却要由聪明来做基础的,他那几万年的智能和渊博的知识,是我们人类远远无法相比的。和他在一起也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了,他不但没有伤害过我,甚至并没有限制我的自由,而且,与这么强大的巨龙在一起,对我会产生一种无形的压力,在这种压力的作用下,我在修炼时自然倍加努力。从加拉曼迪斯身上,我学到了许多东西。其中包括你们先前见到的拟态魔法。如果不是与他在一起,如果不是他的全力相助,我根本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实力。魔导士,对于大多数魔法师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是,我却在加拉曼迪斯的帮助下,短短一个多月来,不但身体素质大幅度提高,而且魔法水平也有了质的飞跃,没有它。我的冰火同源根本无法有现在的小成。如果说开始时我只是一个被动的奴隶,那么,现在我已经将加拉曼迪斯当成了朋友,或许,也是老师吧。“

    公爵府内的某个房间中,某个正在流着口涎的家伙,喃喃自语道:“还算你有点良心……“

    和玉如烟夫妻闲聊了一会之后,念冰告辞而出。蓝寻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居住的房间。他并没有急于回房间休息,而是悄悄的出了公爵府。凤女的出现,搅乱了念冰的心,在惦念之中,他在奥兰城中闲逛起来。虽然空间之戒中有可以呼唤凤女的风笛,但他现在却不敢吹,毕竟,凤女和那两位长老在一起。听了玉如烟的话后,他对这些凤族的长老们已经生起了很强的戒心。

    下午的奥兰城阳光依旧明媚,念冰走了大半个半个时辰,茫然寻不到自己的目标,无奈的叹息一声,心中暗想,凤女,难道我们真的是有缘无份么?

    正在这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在念冰耳边响起。惊讶中他抬起头,周围的行人熙熙攘攘,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而那尖锐的声音,彷佛也只是针对他一个人似的,正在他以为自己神经过敏之时。在街道的转角处,一抹红衣吸引了他的注意,定睛看去,只见一头自己所熟悉的粉红色长发随风飘动,还没有来得及确认,那红衣粉衣身影转过街角不见。

    是凤女,念冰心中大喜,毕竟天生粉红色长发的人太少见了,而且念冰自问目光犀利,那袭红衣正是凤女今天去公爵府时所穿的长裙啊!没有任何犹豫的,他立刻跟了上去,转过街道时,却没有发现凤女的身影。念冰心中一动,凤女一定是怕在嘈杂的环境中,被自己的族人发现,想引自己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去。当下,他赶忙顺着街道前行,接连转过几个弯,却依旧没有看到凤女的足迹。

    正在念冰怀疑自己的判断之时,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的来源很明显,他知道,这是凤女在召唤自己,自己并没有听错,在欣喜之下,他赶忙快步朝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

    尖锐的声音不断响起,在急切的心情中,念冰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引出了奥兰城,出了城门,远远的,他终于看到了那抹自己所熟悉的身影,粉红色的长发在风中飘转,是如此的动人,身影一闪,已经钻进了大道旁的树林之中。

    念冰看了看周围,默念咒语,以冰火同源引动风元素,在傲天刀的辅助下,给自己施加了一个二阶的疾风术,飞快的朝树林中冲去。有了疾风术的帮助,他的身体如同轻飘飘的树叶一般,在凤女进入树林的数息之后,也钻了进去。尖锐的声音适时响起,念冰辨别出确切的方位,赶忙跑了过去。

    终于,一路紧随并没有白费,当他跑入树林深处之时,那抹红色的身影再次出现,这一次,她并没有跑开了,站在那里,背对着念冰方向,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到来。

    “凤女。“念冰激动的呼唤着,身形快速飘飞到凤女背后,伸手就向她肩膀抓去。

    就在这时,胸口处的天华牌突然升起一股炎热气息,念冰心底升起强烈不安,伸出去的右手硬生生的收了回来,身形快速向后一飘。

    如同来自地狱的红芒,从他所处的方位掠过,狂燥的热流会令念冰一阵窒息,如果他还在原来的地方,恐怕已经被那道红光一斩为二了。

    粉发红衣的女子转过身来,这哪里是凤女啊!分明是今天和她在一起的美女凤香。由于她与凤女都似乎凤族的王族,在气质上十分相像,再加上这一头伪装用的粉红色假发,不仔细看,从后面根本无法分辨的出。

    红色的光芒在凤香手中长剑上跳动,冰冷的面庞令念冰冰心底升起一丝寒气,强烈的杀机覆盖着周围方圆十丈的每一个角落,虽然凤香在修为上逊色于凤女,但念冰却毫不怀疑,拥有凤凰火焰的她,绝对有杀死自己的实力。

    稳定着自己的心神,念冰平静的道:“原来是凤香姑娘,不知你引我来这里有什么事么?”

    凤香冷哼一声,道:“你会不知道为什么?我引你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杀了你。不用想怎么逃跑了,在这里,你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念冰冷然道:“姑娘这句话未免大了些,难道你们忘记加拉曼迪斯说过什么么?”

    凤香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你堂堂一个男人,却要靠别人保护,算什么本事。何况,我们凤族从来就没有怕过任何人,即使是巨龙也不例外。今天杀了你,我们就会离开这里,那头巨龙想找我们麻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有祖先凤凰守护着我们,任何困难在我们面前都无法阻挡。为了凤族的未来,我必须要杀了你。”

    念冰笑了,英俊的面庞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欢喜,阳光般的笑容,看的凤香不禁一楞,微怒道:“就要死了,你还笑?”

    念冰微笑道:“凤香姑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笑么?有两个原因。第一个自然是因为凤女。你们凤族的长老派你来杀我,无非是怕凤族的希望之凤再像当初似的,变成另一个玉如烟。其实,你们这样做,却是在告诉我,凤女的心中有我,否则,你们也不会这么在意了,我说的对么?能得到凤女的爱,你说我该不该高兴呢?”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