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79章 念冰-魔导师的实力

    凤香很少离开凤族,虽然有着一身高强的武技,但在心计上又怎么比得上念冰呢?想起长老们交代要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念冰,眼中杀机顿时大盛,不等念冰说出另一个原因,立即蹂身而上,手中长剑带起一片红色的光影卷向念冰腰间。

    灼热的气流使周围草木出现了干枯的色彩,念冰身形突然向左虚晃一下,眨眼间却出现在右边,竟然奇妙的躲过了凤香的攻击。金色的光芒与青色的光芒同时闪烁,傲天刀、圣耀刀分别出现在他双手之上,奇怪的是,他并没有使用这两柄宝刃,反而将双刀插在向前的地面上,光芒再闪,晨露刀和正阳刀分别出现在双手之内。一连串的动作,只不过两次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

    看着的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能躲闪开攻击的凤香,念冰淡然道:“凤香姑娘真是急性子,不听我把话说完就动手吗?另一个原因简单的很,因为来杀我的人只有你一个,如果两位凤族长老在此,无疑,我必然要死。但是。只有你一个,却并不见得就能杀的了我吧。”

    原来,在发现对方不是凤女之时,念冰一边与凤香交谈,一边将精神力外放,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他的精神力大幅度增强,尤其是敏锐的观察力,就算是加拉曼迪斯,一旦进入到他身体十米范围之内,都能够轻易的察觉。在仔细的探察之中,念冰发现,这次来杀自己的人只有凤香一个,并没有那两位长老。这一发现。顿时让他松了口气,只有一个凤香。他虽然没有绝对地把握,但总有几分机会。

    来暗杀念冰地,确实只有凤香一人,凤族在有些地方与龙族类似,同样也是一个高傲地种族,作为高傲的凤族人,凤虚并没有从念冰身上看出任何强大的地方,认为派凤香独自前来绝对可以轻易完成任务,念冰猜的不错,凤族是不会允许他这样能够威胁到希望之凤的人存在的。凤族已经损失不起。又一次辛苦培养出的希望之凤如果再被人类所勾引。那将给凤族带来毁灭性地打击。

    凤香傲然道:“小子。你不要觉得自己练过几天武技就能不死,不错,今天就只有我一个人来杀你,但这已经足够了。看剑。”手中长剑红光大放,身体站在原地不动,骤然一剑朝念冰斩去。红色的光芒在半空中出现一道月牙般地光斩。这种很耗费斗气地攻击在凤香手中用出并不困难。

    此时地念冰,心中异常冷静,魔法师与武士战斗,虽然在身体方面是绝对处于劣势的,但这却并不代表他没有任何机会。冰雪女神的叹息前指,冰冷的光芒透刀而出,凝聚的魔法力在念冰身前构成一个冰壁,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向一旁横移,右手正阳刀同样挥了出去,只不过,他挥出地刀很怪异,并不是攻击,这有火焰之神的咬钉嚼咆哮之称的正阳刀瞬间在空中勾织出一个红色的三角形。

    冰壁可不是四阶的冰墙术,这个二阶冰系魔法在凤香强横的九离斗气面前与纸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红光一闪之时,冰壁破碎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融化为水。但就在这个时候,念冰用正阳刀画出的那个红色三角快速的旋转起来。

    原本斩向念冰的刀芒突然一震,竟然朝那红色的三角劈去,红光一闪,发出一声巨响,地面上顿时出现一道长达近丈的沟壑,刀芒消失了,而念冰以正阳刀一引,先前被斗气斩过的红色三角处竟然出现了一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大手。正是五阶火系魔法——火神的左手。

    魔法的变化如此神奇,致使凤香都忘记了继续攻击。原本,斗气斩是完全在她控制之下的,但就在那一瞬间,她突然发现一股强大的吸力将自己的斗气斩扯到一旁,大部分斗气轰击在地面上,但却仍然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斗气被抽空。那种使不上力的难受感觉不禁令她向前跨出一步。

    凤香难受,念冰同样也难受的很,在精神的共振之下,脑海中一阵晕眩,英俊的面庞显得苍白了几分。他现在与凤香之间的距离不足十丈,以凤香的武技修为根本不可能给他吟唱高阶咒语的机会。所以,他不得淫自己刚研究出不久的魔法试一下,没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先前那两个魔法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单是在魔法元素上的计算已经极为困难。冰避讳的作用并不是阻挡敌人,而是为这个冰、火融合魔法做引子,在冰破之时,并不强烈的冰系魔法元素散布于周围,而那个以正阳刀划出的红色三角在念冰的推动下旋转起来,冰与火是两种,念冰故意用冰元素却刺激火元素,使火元素中的狂暴完全发挥出来,骤然的旋转中,狂暴的火焰三角产生出强大的吸力将凤香的斗气斩带歪,并从中吸取一些火元素充实自己。

    这个魔法最难的地方就是控制,冰壁破碎之后分散的冰系魔法元素绝不能却刺激凤香的斗气,而是要完全作用在自己的火焰三角之上才行,否则,魔法不但不会成功,反而会适得其反。再加上火焰三角被攻击时吸扯之力虽然化解了一些,但凤香的攻击毕竟太强了,在精神的牵引之下,念冰的精神力遭到了很强的冲击,幸好他这个怪胎的精神力比普通魔法师还要强横的多,否则,恐怕此时已经因为精神力的冲击而昏迷了。

    所谓机不可失,念冰深悉这个道理,正阳刀脱手飞出,在精神力的控制下,火神的左手握住了火焰之神的咆哮,火神的左手在纯净的火焰神之石作用下,魔法系统级顿时提升到六阶,火光四射。正阳刀上激发出高楼大厦的火焰光刃。气势逼人地朝凤香斩去。

    此时,凤香才意识到自己面对地竟然是一名强大的魔法师,原本的轻敌之心顿时大减,凤鸣声中妖躯冲天而起,手中长剑绽放出庞大的斗气,朝火神的左手迎去。

    趁着这机会,念冰一边控制着火神的左手,一边快速吟唱起咒语,“伟大的冰元素啊!凝聚吧,化为万古寒川之冰。化为凝实月华之冰,冰与冰的融合,出现吧。双色冰封球。”有了冰雪女神的叹息,冰元素凝结地速度极快,黄色地光眯不断朝念冰身前凝集着,双色冰封球这个六阶魔法竟然在极短地时间内完成,而此时,火神左手控制着的正阳刀也已经与凤香遭遇。

    念冰对魔法的控制很有技巧性,他知道凤香斗气霸道,当正阳刀既然与凤香的斗气碰触之时,火神的左手突然向旁边一闪,正阳刀刀身上的火焰瞬间收敛,从凤香长剑上的斗气旁一滑而过,火焰再现,由下往上撩向凤香的下体,危机之中,念冰已经顾不得男女有别了。但是,他这样的攻击却彻底激怒了凤香。

    凤香凤止含威,俏脸涨的通红,美眸中仿佛要喷出火来,娇躯在空中奇异的一扭,手中长剑幻化出无数剑影卷向火神的左手。

    轰——爆发声中,已经提升到六阶的火神左手被凤香硬生生地绞成了漫天光雨,六阶魔法的爆发竟然无法将她震退一步,不过,她也并不是完全占据上风,正阳刀的锋锐是她没有想到的,斗气迸发的瞬间,正阳刀已经将她手中长剑斩下一截,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朝念冰的方向回飞。

    凤香此时心中充满了强烈的杀机,追着正阳刀朝念冰地方向冲来,断了一截的长剑威力丝毫不减,在空中挥舞出如同凤凰一般的光影。

    作为一名魔法师,最重要的就是冷静,在这一点上念冰做的很好,当凤香跟随着正阳刀向他冲来之时,他的双色冰封球已经完成,反手将冰雪女神的叹息融为一体,不长的刀身就像双色冰封球的一个突刺般,念冰双手一引,冰封球顿时在剧烈的旋转中飞了出去。

    有了冰雪女神的叹息作为魔法的中心,双色冰封球像火神的左手那样提升了一个等级,七阶的魔法隐含着绝世宝刃,念冰给这个魔法起了个很好的名字——绞杀冰封球。

    几乎是在冰封球前冲的刹那,凤香已经带着自己庞大的九离斗气攻了过来,轰然巨响中,绞杀冰封球步了火神左手的后尘,化为漫天冰雨,晨露刀在旋转中高飞而起,朝念冰的方向落来。念冰全身一震,向后退出一步,脑海中不阵迷糊,但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否则必将是生命的终结,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将落于向前的正阳刀拔出。

    在魔法与斗气的爆发中,凤香这一次可没有刚才那么轻松了,七阶魔法本就比六阶要强上不少,再加上原本的双色冰封球是凝结的实体冰,在冲击力和坚硬程度上都元不是火神左手可以相比的,她虽然用斗气破掉了这个魔法,但是,身体却受到了很大的震荡,冰封球在与她的斗气碰撞是是急速旋转着的,在念冰精神力的有力控制下,融入冰封球中的晨露刀自然极大的关照了凤香。幸亏凤香在冲来时就发现了念冰的动作,又有了正阳刀的前车之鉴,这才没有被冰封球所迷惑而伤在晨露刀下,即使如此,她手上那酚长剑也已经被绞成了碎片。凤香原本前冲的身体倒飞而回,冰雪女神的叹息传来一股尖锐的冰冷气流,与她体内的九离斗气相冲突,使凤香脸色大变,落在地面上单膝跪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拼命控制着九离斗气反击,才将那股极寒之气逐渐逼出体外,但是,下午所受的内伤却有着蠢蠢欲动之势,毕竟,在凤族四人中,她的伤势是最重的,在两位长老的帮助下才痊愈了七分,此时斗气消耗加上魔法入侵,被压下的伤势重新有了爆发的迹象。

    一般来说,魔法师的时候观念都很强,在这方面,念冰尤为重视,眼看凤香被震退,立即接住空中落下的晨露刀,强压住眩晕感吟唱起咒语。

    “冰,你是寒冷的代表,火,你是灼热的源泉,冰与火的气息啊!请你们允许我将你们的特性融合,以你们共同的源头为引,共鸣吧。”嗡的轻响声同时从火焰之神的咆哮与冰雪女神的叹息上响起,光芒闪烁中,两柄绝世神刃一直被压抑着的气息完全释放,将念冰的身体两边分别渲染成了红与蓝。各自画出一个三角,红与蓝交织成魔法六芒星的开关,澎湃的魔法气息围绕着念冰快速旋转着。

    以冰火同源为引,各系魔法元素飞快地朝念冰身体周围凝聚着,隐约间可以看到七色彩光出现,可惜,现在念冰所能控制的,只有四种,毕竟,没有极品魔法刀,想用出龙族的拟态特技,即使是拥有冰火同源的念冰也办不到。

    “自由之风,你在温和的轻吟,面对朋友时,你如同春风般的温暖,面对敌人,你却如冬日般凛冽,请将你凛冽的极限借于我。”学习园地会员wfcck手打。

    风,却了,傲天刀青光瞬间升腾,青色的刀光冲破束缚直入天际,自由之风的轻吟在呜咽中引动了风的气息,从柔和到急劲,吹拂着树林中的草木剧烈晃动起来。

    “孤傲之冰,寒冷是你的性格,坚硬是你的气息,请将你的寒冷与坚硬融合,化为无坚不摧的利刃吧。”蓝色的光点在急风中凝聚,化为一柄柄坚实的利刃,这可不是二阶的冰刀,而是真正的寒冰,凝实的冰刃闪耀着肃杀的光芒,七阶冰破雨正在不断地形成着。

    风,越来越极劲,冰刃的数量在不断的增加着,漫布在空中,阳光照射下,这些不化的坚冰随风摇曳。

    风香此时刚刚勉强将寒气逼出体外,感受着大自然的变化,她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恐慌,隐隐感觉到,念冰正在完成的魔法并不是自己能够抵挡的。喷出一口鲜血,压下被寒气引动的内伤,嘹亮的凤鸣声从她口中不断响起,熄灭的火焰重燃,火焰的颜色逐渐由红色转为金色,正是凤凰九变中的第一变凤凰火焰。

    念冰眼中冷意依然,凝聚了足够的魔法元素,开始了这个魔法最后的吟唱,“风与冰,你们都拥有着自然的气息,你们老师大自然的一份子,以冰火同源为引,爆发吧,飓风冰雨术。”铮铮两声清脆的声响中,冰雪女神的叹息与自由之风的轻吟在那红、蓝两色魔法六芒星瞬间湛放的光芒中漂浮于念冰身前。

    风变了,变得如此狂暴,冰的气息与风融合,正如冬日中凛冽的寒流,长仅三寸,但却异常坚实的冰梭在风中不断的穿插摇摆着,如同冰雹一般,在风的席卷中直入长空。

    念冰眼中寒光一闪,那风中的冰刃如同他身体的一部分似的在席卷中朝十余丈外的凤香卷去。此时此刻,念冰的身体仿佛完全融入了大自然之中,在四柄魔法刀的四色光芒映衬下,显得如此从容又协调。

    漂浮在空中的傲天刀和晨露刀完全展现。这个冰与风地融合魔法虽然都只是七阶地。但在念冰近乎完美的融合之下,竟然爆发出了达到九阶的魔法威力。凤香最错的一点,就是给了念冰吟唱大魔法的机会,进入魔导士境界后,他虽然只是刚刚达到,但也已经可以使用七阶魔法,冰火两系更是可以勉强使用八阶单体攻击魔法了。面对这样的魔法师,如果有了咒语的吟唱时间,武斗家级别的武士是很难获得胜利的。

    如果凤香现在是完全状态,或许。她可以拼一下,但是,体内的伤使她根本无法发挥出全力。更何况,由于念冰有着超强地魔法控制力,明明是群体魔法的飓风冰雨在他用来,却可以当作单体攻击魔法,就像当初的暴风雪一样。只不过,威力却要比暴风雪强的多了。

    风卷着冰,从四面八方冲击而下,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燃烧着金色凤凰火焰的凤香,那一枚枚冰梭,直接攒射,在风速的旋转作用下,威力之大,连念冰自己都没想到。

    凤香口中发出嘹亮地凤鸣之声,双手上托,凤凰火焰被她撑起成一个金色的火焰结界,最初攻击到的冰锥冲入火焰就融化了。但很明显,这些凝聚着众多冰元素的冰锥并不是那么好对付,虽然被火焰融化,但每融化一枚冰锥,凤香地凤凰火焰就会削弱几分。她现在已经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眼看着铺天盖地的冰锥雨,凤香美眸中流露出绝望的目光。

    念冰眼中的冷芒突然减弱了几分,右手一引,魔法强大的冲击力在他的控制下突然改了方向,而此时,凤香身体周围的凤凰火焰已经只是燃烧在自己皮肤表面了,透够那金色的火焰隐隐可以看到她苍白而绝望地脸色。

    飓风冰雨在念冰的控制下席卷一圈,变得更加凝聚了,就在念冰思索要如何处理这威力巨大的魔法之时,他突然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没有任何犹豫,飓风冰雨骤然朝身后攻去,庞大的飓风席卷而过,而他自己则朝前快速冲出几步,这才转过身来。

    同样地金色火焰燃烧着,只不过,这金色火焰的评价却有着一对火红的羽翼,凤空长老平静的看着念冰,飓风冰雨虽然阻挡住他前进的路线,但却无法使他那燃烧的凤凰火焰有丝毫熄灭的迹象。念冰倒吸一口冷气,他很清楚自己与武圣之间的差距,但到了这个时候,他没有任何负担,跑是不可能的,与武圣赛跑不是找死么?现在惟有趁着自己能有吟唱咒语的机会殊死一拼,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飓风冰雨的攻击方法突然变了,原本的前冲在念冰的控制下突然停止,飓风以凤空长老为中心突然向四周吹去,只不过,它们老师寻着一个轨迹而吹拂,刹那间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卷风。风,比先前吹的更加强烈了,龙卷风中带着滚滚寒流,加上那可以洞穿金石的冰梭,不断朝内挤压攻击着。将凤空长老困于其中。

    念冰没有犹豫,快速的念起咒语,眼中流露出坚定的光芒,他想起加拉曼迪斯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想成为强者,就必须要在死亡的边缘挣扎。逃避,或许能得到一时的侥幸,但却不可能一辈子都侥幸。

    一直以来,念冰依靠着自己的智慧,躲避了不少的危机,但是,听过加拉曼迪斯这句话后他渐渐明白,如果什么事都以躲避为主,那么,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一个经常会躲避的人,又怎么能有强者的气势呢?而真正的高手之战,气势往往决定了胜利的倾向。在这没有逃跑机会的时刻,念冰终于明白了加拉曼迪斯话语中的含义,在这一瞬间,他暗暗发誓,今后不论遇到什么样的难题,自己一定不会再逃避了,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不死,实力提升的速度必然会大幅度增加,未必就没有机会与那冰雪女神祭祀相抗衡。

    心中下定的决心并没有影响他吟唱咒语的速度,吟唱反而比平常快了几分,在抑扬顿挫的声音中,原本插在地面上的长刀圣耀已经来到念冰手中,澎湃地金光在咒语地作用下不断升腾着。耀眼的光芒不断从圣耀刀上发出。

    或许是感受到了念冰那一往无前的决心。这一次,圣耀刀凝聚光元素的速度比平时要快了许多,澎湃的金光使念冰身体周围充满了温暖,他的心也在光元素的作用下变得异常平静,念冰没有关键做下一个动作,而是紧紧的盯视着被围困在飓风冰雨中的凤空长老。

    凤空长老的出现让念冰大吃一惊,也下定了拼死一搏地决心。而凤空长老心中的惊讶却要比念冰大的多了。醒来,凤虚派凤香来诱杀念冰,他并没有担心什么,凤虚正在询问凤女有关念冰的一切。而他不愿意见到那样的场面,更不喜欢那种压抑的气氛,就朝凤香应该回归的路线迎了过来。在念冰使用飓风冰f雨之时,凤空感受到了魔法元素地躁动,再加上凤香那绝望而凄厉的凤鸣声,使他用最快速度赶来,正好看到念冰控制着魔法从凤香身边掠过的一幕。

    飓风冰雨这个风与冰的融合魔法打了凤空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他虽然已经准备好了凤凰二变地王族之羽,但面对强达九阶的融合魔法,却也很难冲出去。毕竟,风与冰的结合是如此完美。兼具风与冰的特性,风的狂暴与冰的阴冷对火属性身体的凤空有极大的威胁,再加上他本身有伤,想从这个融合魔法中毫发无损的冲出来并不是件容易地事。

    融合魔法在大陆上极为少见,那只是属于一些数量极其稀少的天才魔法师拥有,而且,这些魔法师必然要拥有双系体质才行,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使凤女芳心暗许的人类竟然有这么强的实力。丝毫不比当初的蓝羽公爵差什么。

    金色地光在念冰手中逐渐燃烧成了白色,正阳刀蓬的一声燃烧起绚丽的火焰,念冰一咬自己的舌尖,使精神力高度集中,快速的吟唱着咒语。他的声音很低沉,但正阳刀上的火焰却变得越来越强烈了,灼热的火焰不断与圣耀刀上的金光融合着,念冰的咒语已经完成,但他那魔法凝聚的过程却似乎无休止一般,他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眸此时已经因为精神力和魔法力消耗过度而变成了白色,身体周围的魔法气息不稳定的率动着,圣耀刀上白色的光芒不断呈现出火焰般的波动,光芒越来越强盛,其光亮度似乎已经超过了下午的太阳,将周围的树林照的闪亮,而在这种强光的照射下,树林中的植物们竟然以清晰可辨的速度缓慢生长着,奇异的气息不断在念冰身体周围蔓延着。

    金色的火焰从念冰背后亮起,那是灼热的气息,念冰没有感觉到么?当然不会,但他却并没有理会,那窈窕的身影带着金色火焰骤然撞击在围绕着念冰的白光之中,惨叫声响起,她的身体以比来时快了一倍拉开速度反弹而回。这突然偷袭的人,正是先前被念冰放过的凤香。

    修炼九离斗气的凤香,此时身上的衣服竟然被火焰反噬变得焦黑了,身体受到巨大的冲击,在温暖中昏厥于地,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

    念冰站在那里没有动,此时,他眼中只有在飓风冰雨中的凤族长老凤空,他很清楚,真正的威胁即将到来。

    凤空自然感觉到了念冰的注视,尤其是他那不断凝聚的魔法,竟然给武圣境界的凤空长老带来极大的压力,眼看凤香生死未知,凤空不再保留,身体周围的金色火焰瞬间升腾,整个身体都变得虚幻起来,正是凤凰变中的第三变——凤幻魔身。

    金色的火焰转化为凤凰的形态,竟然跟随着飓风龙卷风飞转而起,凤凰的身躯吞噬了飓风,当火焰改变方向朝念冰冲来时,飓风冰雨已经完全消失,原本吹拂的风也变得寂静下来。这一刻,整个树林中都仿佛变得静止了一般,被飓风冰雨削弱了一些的火凤凰不断闪烁着凤空长老的身影,瞬间冲到念冰身前,那金色的火焰就像先前飓风冰雨包裹凤空一般,朝念冰的身体罩来。

    念冰动了,刹那间,他舍弃了正阳刀,以双手握住圣耀刀那粗大的把手,以腰带背,以背带臂,以臂带手,整个人的身体似乎在随着圣耀刀而前进,白色的光焰在刀光中湛放。无数几不可辩的刀影不断在空中闪烁着。

    身化火凤凰的凤空突然惊恐的发现,在自己面前的念冰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在庞大白色火焰中燃烧着的九条巨龙,九条白色巨龙在火焰的簇拥中从不同方向朝自己扑来,那纯净的光明气息、灼热的火焰气息,无不在瞬间达到了极限。

    光与火的结合形成了圣焰,再以龙雩集舞的威力发挥出来,就是念冰眼前的攻击。融合魔法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就算是同样的魔法,如果以不同形态和不同的方式使用出来,威力也似乎截然不同的,而眼前的龙雩集舞显然是发挥这招圣焰最好的办法。

    九条白色的巨龙不再是雕刻那么简单,在圣焰的作用下,它的威力绝不比任何武技要差,将雕刻用的刀法使在魔法中,恐怕也只有念冰想的到了。

    金色的火焰与白色的火焰在相互倾扎中升腾而起,方圆百丈之内的所有植物都化为了飞灰,当光芒达到了一个极限之时,逐渐黯淡下来,念冰的身体如同破败的麻袋一般在地面上搓出一条长长的沟壑,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消失,连毛发都没有剩下,整个人已经在凤凰火焰的作用下变成了焦黑色,躺在那里,就像一块焦碳似的。

    凤空下午确实受了伤,但是,他毕竟是一名武圣,虽然念冰在用这最后一招时已经拼尽全部潜能,但是,魔导士与武圣的差距是无法完全弥补的。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但是,如果念冰现在还清醒着,他一定会为自己的成绩而感到自豪,因为,虽然是站立着,但凤空的身体同样就了焦碳。只不过,他的身体还能够移动而已。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