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81章 猜测·凤女的身世

    得到凤女的帮助,凤空明显精神一振,摇了摇头,道:“放心,我没事,还死不了。凤香只是晕了过去,没什么大碍。“

    凤虚眼中冷光一闪,“是小烟?”在他认为,能将和凤香伤成这样,也只有玉如烟了。

    凤空摇了摇头,道:“不,不是小烟。大哥,难道你没发现,其实小烟对我们根本就没有敌意。否则,像那条火龙所说的,如果小烟达到了第六变,那么,我们就算联手也不是她的对手,她的实力应该已经无限接近神师了。除了凤女以外,我还没见过比她资质更好的。“

    凤虚惊讶的看着凤空,“那是谁?还有谁能有如此强的实力?”

    凤空有些犹豫的看了凤女一眼,叹息一声,道:“是那个小子。“

    凤虚全身一震,“不可能。我不相信他那么年轻就能够达到武圣境界。“

    凤空苦笑道:“大哥,他并不是武士,而是一名魔法师,可以说,是一名天才魔法师。他竟然能够使用四种魔法元素,他本身的实力虽然无法与我抗衡,但是,他所施展的融合魔法却非常强大。“

    听了凤空的话,凤虚不禁一阵失神,“难道,难道当年的事又要重演么?”

    凤空摇了摇头,道:“不会重演了,虽然他的实力远超我们预估,但我毕竟不是将他杀了。与他的魔法比起来,魔法师的身体脆弱的还不如普通人,中了我以凤幻魔身发出的凤凰火焰,他没有生存的可能。“

    “什么?”,”太好了。“

    凤虚大为兴奋地欢呼一声,而凤女则是全身一晃,仿佛天塌下来一般。热血直冲大脑,眼前的一切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她很清楚,凤空长老是不会说谎的,他既然说念冰已经死了。,他必然就是真的死了。但是。凤女怎么会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呢?

    “不,不。这不是真地,这一定不是真的,念冰并不会死地。他和那头龙在一起啊!“

    凤空叹息一声,道:“丫头,你冷静一点,那小子是被凤香扮成你的样子引入树林地。没有任何人跟着他。其实,他的人品很好,本有击杀香儿的机会,他却放弃了。如果不是他最后的魔法实在太强,或许,我还能放他一条生路。但是,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如果我有一丝松懈,恐怕死的就是我了。丫头。那个人已经死了,别再多想了。“

    为什么,为什么,天,在这一瞬间仿佛塌陷。凤女娇躯不断地颤抖着,原本明亮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死灰之色,直到这一刻,她才能够确定,念冰在自己心里已经有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她却很清楚,推动了念冰使她如此痛苦。

    如果,念冰没有死,凤女一定不会违背长老们的意思,跟随着他们返回凤族,但是,此时念冰死了,原本被凤女压抑着的各种念头不断在心中升腾,她现在所能想到的完全是念冰的好。从第一次见面时念冰给她做地鸽肉饭一直到最后念冰在火龙洞穴中为了拯救众人而放弃了自己的自由甚至是生命。那一幕幕在眼前是如此的清晰。

    风,轻轻的吹着。春天的风本应是暧的,但凤女的心却是如此冰冷。

    呆滞而立的凤女浑然没有发觉,自己身上已经逐渐燃烧起了红色的火焰,火焰的颜色在转变着,随着她的心发生着怪异的变化,红色的光芒渐渐变成了暗红色,再由暗红色逐。

    逐渐变得更加昏暗,她那双碧蓝色的大眼睛朝死灰色转化着,一对暗红色的巨大羽从背后飘然而出。

    “啊——“

    嘹亮的声音是如此凄厉,那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痛苦,在声音的震慑下,周围树林上的树叶如同泪水一般纷纷坠落,她猛地抬起头,愤怒的看着凤空和凤虚,“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他。念冰做错了什么?没有他,恐怕我早已经死了。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杀他,为什么一定要把我逼上绝路,为什么你们就不相信我的解释呢?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初凤烟前辈会选择与那人类结合的原因,因为,你们根本连解释的机会也不给她,念冰是无辜的,他是被我连累的。他死了,他死了,我,我……“在神志迷失之中,离天剑脱鞘而出,凤虚和凤空吃惊的发现,凤女身体周围爆发出的暗红色火焰竟然比金色的凤凰火焰还要灼热几分。那似乎是愤怒与悲伤的燃烧,离天剑湛放出无比强烈的恨意。

    双手持剑,凤女面对两位长老,她身体所发出的强横气势竟然令凤虚心中一阵发虚,那完全被仇恨锁定的感觉是难受,他突然发现,恐惧再次出现于自己心中。

    “不,我不能杀你们,不能和你们动手。是你们将我养育长大。杀——“凤女的身体突然漂浮离地,原本朝着两位长老的离天剑骤然向一旁挥出,暗红色的光芒带出将近十丈,从草木中一掠而过。

    凤虚的动作很快,在凤女离天剑挥出的一瞬间已经欺到她的身前,一掌斩在了她那修长的脖子上。挥出那一剑凤女的身体似乎已经被抽空了似的,再加上这一掌,她的身体缓缓软倒在地,在娇躯倒地的刹那间,凤虚和凤空都清晰的看到两滴淡红色的泪珠飘然滑落。

    正在这一刻,树林中突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先前被那暗红色光芒掠过的地方,不论是灌木还是挺拔的大树,竟然完全变成了灰色,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灰烬。在微风的吹拂之下,短短几次眨眼的工夫,树林中已经出现了一大片呈扇形的空地。

    凤空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啊!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大哥,你有把握能挡住么?”

    凤虚摇了摇头,苦笑道:“现在我也在怀疑先前所做的决定是否正确了。凤女的凤凰火焰似乎发生了什么异变,刚才那一击仿佛抽空了她所有的斗气。但是,这一击连我也没把握挡地下来。杀了那个小子到底对不对呢?丫头反应这么大。看来,她真的对那小子动心了。“

    凤空叹息一声,道:“不得不承认,那小子地魔法极强,而且人又英俊,女孩子难免会被他所吸引。大哥,你也不用过于担心,你没看到凤女在最后关头依旧保持一丝清醒没有攻击我们么?等带她回去之后再慢慢开导吧。我相信,她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姑娘。“

    凤虚不置可否地深吸口气,道:“至少,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一根刺,这是如何也无法剔除的了。但是,我们凤族再也禁受不起任何损失,当初凤鸣大哥去世,将小烟交给我们照顾,但是,她却选择了与外人结合。而不是接替凤鸣m大哥的位置,五年前,凤天也去了。原本的五位长老只剩下三人,如果不能有两人补齐的话,再过两年每五十年才出现一次的凤凰涅槃祭祀又如何举行呢?哎。我真地很担心啊!“

    凤空眼中流露出黯然之色,“我也同样为这个伤脑筋。大哥,小烟竟然达到了第六变,这可比我们想象中强大的多了。我们这次来本是想请她回去的,要不,我们不要再要求她杀那个叫蓝羽的小子,让她跟我们回去主持典礼吧,以她六变的能力,多指点一些,凤女肯定能够早日完成第三变,加上我们三个老家伙,凑够五个三变以上的王族,也能够就会凤凰涅槃典礼了。而且,有六变的小烟主持,典礼会相对轻松的多。“

    凤虚摇了摇头,冷然道:“就算我们不要她杀蓝羽,你觉得她会跟我们回去么?人不要忘记,在小烟眼中,我们是她的杀女仇人。或许,她会转为旧情而放过我们,但是,她却绝不会再承认自己是凤族王族了。“

    凤空急道:“可是,我们当初并没有杀了她地女儿啊!“

    凤虚眼中冷光大放,看了一眼昏倒在地的凤女,道:“难道你让我去告诉她,凤女就是当初那个在火焰中化为灰烬的小女孩儿么?”

    凤空颌首道:“事实如此,当初,大哥在最后关头用斗气暗暗护住凤女的身体,把她留了下来,事实证明,您的选择是正确地,凤女完美的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悟性方面丝毫不比小烟差。或许,我们不与外族通婚的决定本就是个错误。“

    “放屁。“凤虚勃然大怒,”王族血脉必须要保持纯正,为了维护本族的尊严,为了维护本族的规矩,凤女身世的秘密一定不能传出去,否则族规的威信何在?”

    凤空激动的道:“大哥,威信真的就那么重要么?现在我们首先要面对的是两年后的典礼啊!现在不但小烟仇视我们,连凤女这丫头也已经心怀芥蒂,内忧外患之下,我们如何就会那样的局面呢?”

    凤虚弯腰将凤女抱起,将一个瓷瓶扔给凤空,道:“你先吃点药,我们离开这里再说。还有两年的时间,总会想到办法的。你杀的那个小子应该与小烟有些渊源,我不想让她知道是咱们动的手。如果,到了最后依旧没有任何办法,或许我会再去找小烟,把一切说清楚吧。“说完,他走到一旁把凤香也抱入臂弯之中,一步一步朝远方走去。

    看着凤虚的背景,长叹一声,“大哥,你这又是何苦呢?明明心中最惦记着小烟,却偏偏装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当初,正是你决定要放过小烟和她丈夫的啊!“

    ……

    温暖与清凉两种不同的感觉不断滋润着他的身体,沉睡的精神精神力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当精神力逐渐清醒之时,念冰留存于身体中的意念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那是红蓝两色光团,红色光团在下,沉于丹田之中,而蓝色光团在上,停滞在胸口上方接近咽喉的位置。红、蓝两色光团散发出一圈圈光晕,在自己体内彼此交融着,奇异的是,这相互交融的两种光芒在接触时不但没有相互冲突,反而轻易的一透而过,当念冰用精神力去感受这两个光团散发出的光芒时,惊讶的发现,那上下的光团各自是冰系魔法力和火系魔法力的高度凝聚,但是,它们散发出的,却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但不论变化如何,当火魔法力的光环与冰魔法力光环接触之时,火魔法力狂燥的特性就会完全消失,变得异常平静,而冰魔法力则会变得活跃许多,虽然两种魔法力的特性不同,但却并没有任何不融之势,反而相辅相成,每接触一次,就会从体外吸收魔法力补充自身,增强着念冰的魔法实力。

    蓝羽点了点头,道:“念冰说的对,况且,现在奥兰帝国这种情况,我们又怎么走的开呢?帝国对我们有恩,我们现在必须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强国征兵之上,国家是大,个人是小,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不能因为我们的私事而置国家于不顾。你明白么?”

    玉如烟的身体依旧在颤抖着,泪水从脸旁滑落,伏于丈夫怀中,哽咽着道:“可是,可是我一想到咱们的女儿有可能还活着,我的心就无法平静,我真的忍不住想去见她啊!念冰说的对,我现在越想越觉得凤女与你我有多分相像,只不过,她像你的地方似乎多一些,而晨晨像我的地方则更多一些,羽哥,我,我,……”

    蓝羽叹息一声,道:“如果我们的女儿还在人世,那将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不过,这件事却不能操之过急,这样吧,念冰与凤女关系密切,而且他又要在大陆上游历,我们何不让他来帮我们验证这一切呢?如果凤女对他确有感情,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只要以滴血认亲之法来试验一下,自然就能明白凤女是不是我们的女儿了。在这段时间,我们也要加速发展奥兰帝国,希望能够多腾出些时间来。"

    念冰看着蓝羽公爵,心中不禁暗暗佩服他的理智,他看的出,蓝羽公爵眼中的悲伤和期望,绝不在玉如烟之下,但是,他却能理智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切以大局为重,单是这一点。念冰自问做不到,“义父,妈妈,你们放心,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想,我一定还有机会和凤女见面的,这件事就交给我吧。虽然不知道下次见到凤女是什么时候,但是我保证。一定将事情搞清楚。"

    玉如烟此时也已从先前的激动中平静下来,她也知道,凤女是不是他们的女儿,机会只有百分之五十,一切还都是未知数,擦干脸上的泪水,向念冰道:“孩子,那就麻烦你了。作为母亲,如果能够找回自己失散的女儿,那是……”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念冰心中暗叹。凤女,你到底是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呢?我真的希望你是,那样,不论对你,还是对妈妈,都是多么幸福啊!哎,至少你还有找到妈妈的机会,可是我呢?明知父母的埋骨之所,却不能前去寻找,冰雪女神祭祀始终都像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挡在我面前。

    “妈妈,我想明天就离开,前往华融帝国办些事情。您和义父今天就把认亲的东西准备好吧,明天一早,我就起程。

    玉如烟一楞,道:“这么急么?再多住几天吧。我们与女儿分离了将近二十年,也不在这几天时间。"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是的,妈妈,我确实有重要的事要做,而且,我希望能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等办完事后,我会想办法寻找凤女,然后就找地方闭关修炼魔法。在大陆上,没有强大的实力做保证,一切都是白费的。"

    蓝羽公爵点了点头,道:“这话很对,实力就是一切。就像华融帝国,他们经常会搞些小动作,东征西讨,但是,谁又能说出他们什么呢?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因为他们足够强大。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强大的实力都是最好的威慑。我赞成你的做法。"

    玉如烟目光莹然的看着念冰,柔声道:“孩子,我知道你因为自己父母的事而心中有恨,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将来,如果你要去找仇人报仇的时候,一定要告诉妈妈,让我陪你一起去,那样,多少也有个照应,好么?”

    念冰缓缓点头,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是无法拒绝玉如烟的,但是,真正到了自己报仇的时候,会牵扯到妈妈么?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快速的脚步声,一个浑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队长紫清剑、骑士紫清梦前来报导。"

    玉如烟擦干脸上的泪水,道:“你们进来吧。"

    门开,念冰那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紫清梦兄妹,两兄妹此时都换上了银羽骑士团那种银色的轻铠,紫清剑的头上插着一根白色的羽毛,而紫清梦的头盔上则插的是普通骑士的青色羽毛。两人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房间中央的念冰,不禁同时惊呼出声。

    “念冰,你,你怎么在这里。"紫清剑兴奋的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冲到念冰身前,张臂就向他抱去。

    玉如烟由于这两天接连发生的事,不禁有些敏感,银光一闪,紫清剑已经被震回了原地,“放肆,这里是公爵府。"

    紫清剑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赶忙和妹妹一起下拜,向公爵夫妇行礼。念冰道:“妈妈,他们是我的朋友,就是当初在火龙洞中分别的。清剑大哥,清梦,你们真的到银羽骑士团来了。"

    紫清剑兄妹一听念冰叫玉如烟妈妈,不禁都楞住了,紫清剑迟疑的道:“念冰,你,你是公爵大人的?”

    蓝羽公爵微微一笑,直到念冰身旁,搂住他的肩膀道:“不错,他是我的儿子,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我却将他看做亲子。你就是如烟非常欣赏的紫清剑么?听说,你本身也有着狂化的体质。"

    紫清剑惊疑不定的看了念冰一眼,道:“是,公爵大人。我从小就拥有狂化体质,只不过,狂化真的有用么?连敌我都无法分辨。"

    蓝羽公爵肃然道:“狂战士是人类中最强大的战士,也是破坏力最强的战士。而狂战士的弱点就在于狂化后的神志问题。虽然这很难解决,但并不是不可能。或许你也曾听说过,本爵就是一名狂战士,经过多年的修炼,我对于狂战士的练习有些心得。既然如烟极力推荐你,你又是念冰的朋友,我愿意将这些心得传授给你,你愿意学么?”

    紫清剑还在发楞,一旁的紫清梦已经推了他一把,低声道:“哥,还不赶快拜师。公爵大人可是武圣级别的高手。"

    紫清剑这才醒悟过来,雄壮的身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跪在地,向蓝羽恭敬的行了拜师之礼。

    蓝羽微微一笑,将紫清剑扶了起来,道:“今后你就居住在公爵府内,暂时做我的贴身侍卫吧,等你在狂化上有所成就之后再说。至于你妹妹,就由如烟传授她一些武技,能够领悟多少。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紫梦大哥已经把你们完全交给了我,我会非常严格的要求你们。"

    紫清剑兄妹同时一震,骇然看向蓝羽,他们来银羽骑士团是隐瞒了身份的。玉如烟微微一笑,道:“作为帝国高层,如果连你们的身份都没有弄清楚,我们又怎么会放心重用你们呢?你们大可以放心,虽然公爵与你们的父亲交好。但绝不会因为这一点而徇私的。想要站在高位,就必须要靠你们自己的努力。紫梦院长已经决定让学院中的精英为帝国所用,由你们学院的老师带领,相信不久后就会赶到。有他们辅助,我相信帝国一定会逐渐变得强大起来的。在这一点上,我很有信心。好了,你们先出去吧,念冰,你带他们找蓝寻安排一下住处。"

    出了公爵的书房,紫清剑似乎已经忘记了身份被识破的尴尬。兴奋的道:“念冰兄弟,你怎么跑出来的?你能安全的归来,真是太好了。"

    念冰微笑道:“清剑大哥,其实加拉曼迪斯也没有那么可怕,他并不会真正不利于我们人类什么。你们呢?那天你们离开后,就来了这里么?”

    紫清梦抢着道:“那天离开火龙洞,卡洛团长就带着他的人回去了。凤女也走了,我们在外面等了几天,却依旧没见你出来,就只好按照原订计划来这里,希望能等到你。公爵夫人对我们很重视,收留我们在银羽骑士团中,哥哥现在已经是小队长了呢。原来你竟然是公爵大人的儿子,真是没想到啊!当时我们说来的银羽骑士团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念冰看着紫清梦明亮的眼眸,道:“不是我不想说,而是那时我也不知道后来会发生这些,我是昨天刚认的公爵夫妻为父母。"当下,他将自己与玉如烟之间的事,大概说了一遍,只是将关于凤族的事略了过去。

    紫清梦微微一笑,道:“这么说,倒是我们错怪你了,念冰,你今后有什么打算,留在这里也参加银羽骑士团么?我听说公爵夫人说过,公爵大人也有在骑士团中加入魔法师的想法,那样才能与华融帝国的火焰狮子骑士团抗衡。"

    念冰摇了摇头,道:“明天我就会离开这里了,还有一些事要处理。"

    紫清梦有些失望的道:“你怎么老有事,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么?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很神秘。"

    念冰展颜一笑,道:“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么?那是属于自己的领域。好了,我带你们去找蓝寻大哥吧,让他给你们安排一下。"

    这两天最兴奋的人就要属蓝寻了,得回了自己的至爱,公爵又答应给他和如意择日完婚,使蓝寻心中极为兴奋,对念冰更是感激异常,如果那天不是念冰的开导,恐怕他还没有信心向蓝羽公爵提亲,也不会有现在的美好时光了。如意在蓝寻证明了自己的爱之后,寂寥的心情也在逐渐的转变着,经过了这么多事才能在一起,她格外珍惜这份感情。

    念冰找到蓝寻时,他正和如意说着这两年以来公爵府中发生的事,一听念冰请他帮忙安排紫清梦兄妹,赶忙答应下来。将紫清梦兄妹交给蓝寻后,念冰没有再多逗留,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此时的他,心中对于其它事都看的很淡,只有提升实力,才是他最热衷的。加拉曼迪斯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深记于心,回到房间后,立刻开始冥想。只有抓紧每一刻,才能对自己的实力提升有更大的好处。

    阳光普照大地,春意更浓了几分,走在奥兰城外的大道上,念冰边走边看手中那晶莹的玉瓶。今天一大早,他就向玉如烟夫妻告别,在蓝寻夫妻和紫清剑兄妹的护送下,出了奥兰城。手中这个玉瓶内装的,正是玉如烟的鲜血,这也是见证凤女是不是他们女儿唯一的信物。

    “念冰小子,你走快点好不好,磨磨蹭蹭的,什么时候才能到下一座城市啊!“加拉曼迪斯不满的踢了念冰一脚。

    念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一定是冬天出生的,否则怎么老这么动(冻)手动(冻)脚的。早上不是刚给你做了鸡丝饭吃么?”

    加拉曼迪斯咂么了一下嘴,眼中流露出陶醉的光芒,“恩,鸡丝饭确实味道不错,现在我的品味可高了,以后你都要做这种精致的食物给我吃,否则的话,别想从我这里学到什么。"

    念冰将玉瓶收入空间之戒内,道:“加拉曼迪斯,你说我现阶段除了冥想以外,应该如何做,才能更好的提升自己的魔法水平呢?”

    加拉曼迪斯道:“那还不简单,找到其它几系的顶级魔法宝石,把你的拟态练到完全成熟的境界。你不是对融合魔法很有心得么?魔法元素各有相克之道,在面对不同的敌人时,自然要使用不同的魔法来应付,即使是融合魔法也是这样。只有把拟态应用在各系之上,你才能做的到。"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