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85章 六丝盘旋椒

    原本冲出去的狐狸见有人出面,立刻退了回来,而晕头转向的官官也回到了猫猫身旁,只有奶牛,依旧在不停的喷射着,被平潮接连挥舞披风挡住,狐狸那令他陷入狂暴的尿液效果确实强劲。

    “念冰哥哥。”猫猫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喜。从后面扑上来,一把拉住念冰的大手。

    由于激动,猫猫的小脸涨的通红,用力摇着念冰的手,似乎已经忘记还面对着强敌。

    念冰有些尴尬的看了猫猫一眼,立刻凝视向平潮,冷声道:“来自黑暗的人,为什么要攻击我的朋友?”

    平潮没有回答念冰的问题,注视着他手中的圣耀刀,突然全身一震激烈的颤抖,上半身下伏,念冰以为他要攻击,立刻横起手中长刀,快速的念动着咒语。

    “幽幽,是光明的力量,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圣耀刀上的金光带给平潮深不可测的感觉,他虽然并不惧怕,但却不得不顾及到幽幽。

    幽幽愤怒的眼神紧盯着小猪官官,双手不断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对于有洁癖的她来说,官官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

    平潮口中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身上竟然生长出细密的短毛,嘴唇下獠牙变得更加突出了,红色的眼眸充满了妖异的感觉,猛的,他下伏的身体剧烈的一震,两只巨大的翅膀撑开披风出现,看到这一幕奇异的景象,念冰不禁楞了一下,口中的咒语也出现了短暂的停滞,趁着这一瞬间,黑雾骤然大放,平潮的身体如同闪电般向后退去,幻影中,幽幽已经到了他背上。那巨大的翅膀骤然一扇,无数黑色的气流如同风刃一般,朝念冰的方向攒射而至。

    念冰的咒语也在这一瞬间完成的,就像平潮怕伤到幽幽似的,他也同样怕猫猫受到伤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金色的光芒带着神圣气息骤然大盛,圣耀刀带起一片金色的光罩,那些黑色的气流一接触到圣洁的金光,顿时消失无踪。甚至连冲击力都没有产生多少。光明是黑暗的克星,在这柄曾经被圣师使用过的圣耀刀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黑暗气流伴随着金光消失,当念冰和猫猫再看时,平潮已经带着幽幽,在夜空中化为了一个黑点,幽幽恨恨的声音清晰传入两人耳中,“小死猪,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弄脏了我的衣服。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在世为猪。”

    官官突然觉得全身一阵发冷,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躲闪到奶牛背后。直觉告诉它,幽幽的话可不是威胁那么简单。

    此时奶牛已经停止了它那牛奶喷射,似乎消耗很大似的,鼻端不断喷出热气,一双愤怒的牛目,牢牢的盯视着不远处的狐狸那那。

    念冰并没有追,在他想来,黑暗世界的人与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和威胁,只要对方没有伤害到自己的根本利益,又何必为敌呢?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转身朝猫猫看去,刚要问上几句关切之话。却见猫猫猛的一跳,念冰脖子上一紧,已经被猫猫搂住了,猫猫比念冰矮了许多,这样一搂,整个人都挂在念冰身上,“念冰哥哥,我好想你啊!终于又看到你了,真是太好了。”

    念冰有些尴尬的搂住猫猫的腰,虽然猫猫只不过才十六岁左右,但她身上那少女的清香之气,还是令血气方刚的念冰心中一阵慌张,“猫猫,别这样,你先下来再说,你那些小宠还看着呢。”

    “不要,我就不下来,我要你抱着我。念冰哥哥,难道你不当我是妹妹么?”猫猫执意赖在身上,说什么也不愿松手。

    听到妹妹二字,念冰的心反倒稳定下来,是啊!自己不是一直都当猫猫是妹妹么?刚才竟然有遐想,真是该打,不再尴尬,抱住猫猫的娇躯,微微一笑,道:“怎么会呢,在念冰哥哥心中,你一直都是最可爱的妹妹啊!猫猫,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两个人要攻击你?”

    猫猫生气的嘟着嘴道:“谁知道他们是为什么,那个什么幽幽自称是小女巫,真是讨厌死了,我刚要睡觉,就遇到了她的偷袭,幸亏我的精神魔法感应非常灵敏,这才没被他们偷袭得手。刚才他们离开的样子好怪啊!那个大个子似乎变成野兽了呢。”

    念冰想了想道:“你能肯定那是野兽么?人怎么能变成兽呢?难道那个家伙有着非人类的血统么?”

    猫猫松开了搂住念冰的手,任由他抱着自己,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能感觉到,到他们离开的那一刻,那个人释放的确实是野兽气息。”

    念冰将猫猫放了下来,道:“先把你这些宝贝宠物收起来吧,让外人看到不好。哦,对了,猫猫,你不会又是一个人跑出来的吧。”

    猫猫嘻嘻一笑,双手连挥,将小猪、狐狸和奶牛都收了回去,道:“才不是呢,人家最乖了,这次是跟爸爸一起出来的。”

    听到希拉德,也在念冰不禁心头一紧,他还清楚的记得上次希拉德对自己的警告,那位实力深不可测的龙召唤师可不是一般的强大,可是,这么明显的黑暗气息出现,目标又是他的女儿,他为什么不出来相助呢,没有理由感觉不到啊!

    猫猫看出了念冰的想法,嘻嘻笑道:“爸爸去和小魔蛇叔叔喝酒了,没在,小魔蛇叔叔似乎不太欢迎我,所以就没带我去了。”当下,她将自己如何来到塔鲁城的经过说了一遍。原来,当初被父亲希拉德带回家之后,不论希拉德如何重压,猫猫就是不好好修炼精神魔法,她是希拉德的掌上明珠,又有母亲给她撑腰,就算希拉德魔法再强,也拿她没有丝毫办法。最后无奈之下,希拉德答应她,只要她的魔法有一定的进步,就会带她到大陆各地游玩,在利诱之下。猫猫这才就范,认真学起了精神魔法。半年多过去了,先天悟性不错的她,在精神魔法和召唤术上,有了不小的进步,恰逢魔帅弧光发来请帖,邀请他们到塔鲁城来观赏华龙厨艺挑战赛,希拉德为了鼓励女儿,就带她来到这里。

    听完猫猫的话,念冰不禁心中一惊,实力强大的希拉德果然交游甚广。连魔帅这样的军方大员都是他的朋友,“猫猫,刚才那两个人你以前真的没见过么?你再好好想想,虽然他们使用的是黑暗的力量,但即使是黑暗中人,如果没有某种目的,也不会轻易出手的吧。”

    猫猫撅起小嘴道:“你不相信我么?我真的没有见过他们啊!那个幽幽虽然看去很讨厌,不过这次她可帮了我的忙,官官进化到二阶了呢。看来,外界的刺激对它们的进化很有好处。以后我要想办法多刺激它们才行。”可怜她那几只宠物在猫猫的空间中茫然不知,他们即将到来的命运将是可怜的。

    念冰心念连转,猫猫是不会骗自己的。可是,那两个人为什么要攻击她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从对方的攻击来看,似乎并没有要杀猫猫的意思,他刚想到这里,突然,精神力剧烈的震荡一下,巨大的压力使他不禁后退一步,目光剎那间锁定不远处的黑暗,手中圣耀刀重新扬起,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念冰,你怎么会在这里?”

    “前辈,是您。”来者正是希拉德,他的表情虽然很平静。但眼中却闪烁着冷厉的光芒,猫猫也看到了爸爸,但是她却没有跑过去,不满的道:“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刚才猫猫都被人欺负了呢。幸亏念冰哥哥救了我,要不,我要吃大亏了。”猫猫的话自然有些夸张,就算念冰不出手,凭借着二阶的狐狸和小猪,幽幽他们想伤害她也并不容易。

    希拉德走到女儿身边,惊讶的道:“有人欺负你?是谁?”

    猫猫赶忙添油加醋,把先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把幽幽完全形容成了一个可怕的女巫,听的希拉德一阵心惊肉跳,把手搭上女儿的肩膀,确认猫猫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才松了口气,搂住女儿的肩膀,自言自语道:“竟然是吸血鬼,已经很多年没见到这种生物了,猫猫,下次再遇到他们,尽量不要理会,哼,趁我不在偷袭我女儿,看来这些黑暗的家伙又有蠢蠢欲动之势了,只是不知道这只罕见的吸血鬼是什么级别的。”

    猫猫惊讶的道:“吸血鬼?那不就是蝙蝠么?爸爸,我要蝙蝠做宠物。”

    希拉德眉头微皱,道:“吸血鬼是一种纯黑暗的生物,本身拥有着变成蝙蝠的能力,但却并不是真正的蝙蝠,拥有着人的血统,所以根本不可能成为宠物,更何况黑暗生物的精神力都要比其它系的生物强大很多,一个不好,极容易反噬,吸血鬼的力量与速度都很强,如果是一只亲王级别的吸血鬼在,恐怕也只有卡罗迪里斯才能够对付了,不过,亲王级别的吸血鬼几乎不可能存在,毕竟远古之战时……”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吸血鬼并不是很可怕,他们也有着自己的弱点,每当白天时,就算是实力再强的吸血鬼,战斗力也会下降不少,我们以前的族人曾经饲养黑暗系宠物的,被称为黑暗召唤师,但是,饲养黑暗系宠物却需要付出许多,尤其是自身的精血与灵魂,虽然短时间内能够很快提升实力,但却不可能成为真正强大的召唤师。能有吸血鬼保护,想必那个叫幽幽的小女巫来历不凡,以后你要小心一些,尽量不要离开我身边。”

    猫猫有些不服气的道:“那为什么那个小女巫就能有吸血鬼做宠物呢?”

    希拉德微微一笑,道:“傻丫头,人家那个可不是宠物,应该是仆人之类的,那个小女孩所施展的黑暗魔法虽然不是很强,但从你的叙述来看,应该是最正宗的黑暗魔法,她的长辈能力恐怕不会在我之下,有个吸血鬼仆人自然很正常了。”

    听到这里,念冰不禁插言道:“他们似乎没有什么敌意,并没有真的对猫猫下杀手。”

    希拉德抬头朝念冰看去,“黑暗之辈的情况是很难预料的,他们思想偏激,行动往往与常人不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这似乎巧的很啊!”

    念冰心中怒气大盛,他知道,希拉德对自己始终有着戒心,勉强将怒火压下,淡然道:“希拉德前辈,我来塔鲁城是参加华龙厨艺挑战赛的,正在冥想时,发现了黑暗气息,就跟了出来,之后的事情,猫猫已经说过了,我一起把猫猫当成妹妹看待,她有危险,我怎么能不出手,太晚了,您和猫猫也该休息了,告辞。”说完,不等希拉德再问,转身就朝自己旅店的方向而去。

    “念冰哥哥,你不要走好不好。"猫猫急切的叫着念冰。

    念冰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猫猫,微笑道:“赶快跟你爸爸回去睡觉吧,女孩子睡的太晚,可就不漂亮了。哥哥也要回去了,猫猫再见。"快速念动咒语,暴风雪乘托着他的身体高飞而起,眨眼间消失不见,对于希拉德的戒心,他充满了不忿,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对力量的渴望,他很清楚,谁的拳头硬,就有更多的权力,如果自己的实力能够达到希拉德同样的高度,他还会这样对自己么?

    看着离去的念冰,希拉德眉头微皱,心中暗想,短短半年多时间不见,这小子的实力似乎强了很多,冰火同源果然非同凡响啊!

    “爸爸,你为什么要赶念冰哥哥走,他救了我,你不谢也就罢了,还对他冷冰冰的,念冰又没得罪你。”猫猫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慨。

    希拉德正色道:“猫猫,你要记住,你是一名白人,我们白人有自己的世界,对于外面的还是少接触为好,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人类的心,是世界上最难看的看清的东西,你所看到的,只是念冰好的一面,却并不真正了解他,你给我记住,以后不许再和他接触,明白么?”

    “不,我不明白。”猫猫抗声道:“念冰哥哥对我那么好,怎么会是坏人呢?当初他为了救我宁肯牺牲自己,难道这些是假的么?爸爸,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放肆,你怎么跟爸爸说话呢?“希拉德的脸沉了下来,如果换做另一个人,恐怕早已在他强大的精神压力下生出恐惧之心,不过,猫猫可以说是他的克星,丝毫不让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我没说错,人家念冰哥哥对我就是好,爸爸好坏啊!呜呜,猫猫都没有哥哥,好不容易认了个哥哥爸爸却对人家那么凶,呜呜,爸爸好坏,回去我要告诉妈妈,让你一个月,不,三个月都要睡地板。”

    希拉德看着自己的女儿,实在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不过,在这一刻他心中却升起了强烈的杀机,他很清楚,虽然猫猫现在只是将念冰当成哥哥,但如果再继续接触下去,当猫猫逐渐成熟之后,很难说不会对念冰产生感情,毕竟,念冰不论是相貌还是实力才是上之选,天生就对女孩子有着很强的吸引力。不,自己绝不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作为自己的继承人,猫猫今后的丈夫只能是白人。

    “好了,好了。别哭了。爸爸答应你,以后再见到念冰对他好一点就是了,这总可以吧。“一边想着心事,希拉德一边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猫猫一听这话立刻破涕为笑,搂住希拉德的手臂道:“爸爸最好了,猫猫一定乖乖地听话。”单纯的她茫然不知,她的求情却给念冰带来了杀身之祸。搂着女儿的娇躯,希拉德眼中冷光连闪,看着念冰消失的方向,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回到饭店中,凭借着坚定地意志力,念冰很快就把先前的不快忘记了,他并没有记恨希拉德什么,当初希拉德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之所以不允许他接近猫猫,是因为白人自身的原因。毕竟,召唤魔法只有白人才能够修炼,尤其是像他们这样一脉相传的龙召唤师。念冰心中坦荡的很,毕竟,他只是把猫猫当成妹妹看待,现在在他心中有位置的女人只有楚楚可怜的龙灵和那国色天香的凤女了。

    华龙厨艺挑战赛开赛的第二天和第一天同样热闹,今天还有最后六场复赛。当最后地六十名复赛人员比赛结束后,就将宣布最后一天的决赛人员,数年一度的盛事,是任何平民不想放弃的,他们虽然吃不到那些神奇的美味,但是能见识这些高级厨师的技艺已经很满足了。

    念冰站在圆台与那主席台棚子中央地位置,远远的,他已经看到了主席台上的猫猫和希拉德,没有打招呼。头上戴着先前买好的斗笠,掩盖着自己的容貌,他已经问过了,自己那场复赛是全部复赛的最后一场,恐怕要正午以后才能举行了。所以他并不着急,先多观察一些别人的厨艺再说吧。经过一晚地冥想,他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颠峰状态,今天距离比赛台又近,可以清晰看到上面厨师们的每一个动作,很快,念冰已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全身心的投入了对厨艺的欣赏之中。能进入复赛的厨师,每个人都有值得他学习的地方,虽然并没有再出现像小天和漠漠那样的厨艺高手,但是这些厨师们别具匠心地设计和想法使他思路大开,联系到自己的厨艺,顿时多了许多新奇的想法。

    在专注之中,时间往往是过的最快的,不知不觉中,第五组复赛已经结束了,台上地司仪宣布第六场复赛人员名单,当念到念冰的名字时,他才从厨艺的沉浸中清醒过来意识到该自己上场了。他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轻易显示自己的魔法厨艺,在上台之前,先将冰雪女神的叹息和火焰之神的咆哮取出揣入怀中,并以冰火同源为基础,分别在这两柄宝刃上施加了封印,使它们从表面上看并不显眼,但本身的魔法气息却仍然存在,信步上台,念冰走在最后,作为复赛的最后一组,包括他在内只有七个人参赛,除了念冰以外,其他的六个人年纪都在三十到五十岁之间,一个个气度沉稳,表情平静,一看就是从事厨艺多年的高级厨师。

    司仪将念冰和六名厨师各自带到一个厨案之后,“各位,你们是复赛的最后一组,想追上前面的同僚就要努力了,这两天想必你们也看了不少,规则是一样的,各种材料在圆台正中,你们可以随意取用,制作出自己最擅长的菜肴,然后由我们的人拿到主席台评判,以半个时辰为限,没有完成菜肴制作的厨师视为弃权,好了,复赛第二天,第六组,现在开始。”

    其他六名厨师一听到司仪宣布开始,立刻朝中央那放有各种材料的台子走去,这个用来比赛的圆台极大,而中央的储物台更是占了三分之二的面积,上百种材料整齐的摆放在一个个方形的盒子里,而厨案上在刚才第五组厨师烹饪结束之后已经换上了崭新的各种调料,可以说,只要是厨师需要的东西,这里都已经齐备了。念冰没有像其他几名厨师那样去尽快选择材料,抬头朝主席台看去,除了猫猫和希拉德以外还有数张熟悉的面孔,灵厨那严坐在主席台边缘的一个位置上,而漠漠正站在那严背后正在看着自己,四目相对。漠漠眼中流露出一丝好奇,朝念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虽然她的相貌很普通,但脸上那温柔的笑意却给人带来许多好感。

    念冰也向漠漠点了点头,正在这时,精神力微微一动,目光朝旁边一瞄,正好迎上了小天的目光,小天站在人群中虽然并不显眼,但是他凌厉的目光却很容易引起念冰这样精神力强大者地注意,小天目光中露出一丝挑衅,看了看念冰,又看了看厨案,似乎在说,看你的本事了。

    念冰淡然一笑。目光回到厨案之上,自己该做什么呢?来到这里之前,在强大的自信的作用下,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微微一笑,眼中神光电射。他已经想到了。既然小天和漠漠明显都有所保留,那自己也绝不能展露出最强的技艺,既然如此,那就退而求其次,用些普通的厨艺来进入决赛吧。想到这里,念冰转过身,走到圆台中央选取了自己所需要地材料。

    此时,其他厨师都已经开始了烹饪前的各种准备工作,由于华龙厨艺大赛只允许厨师本人参加,而没有任何辅助人员,所以在烹饪时所有的一切都要厨师自己来完成,对于平时只负责最后烹饪的厨师们来说,半个时辰的限制时间就显得紧张了许多,在前几场比试中,有些厨师就因为烹调的菜肴太过繁琐而最后没有完成,所以。后面进行复赛的厨师们都尽可能抓紧时间,争取能够更快的完成比赛。

    念冰没有等到圆台转过另一面,准备好材料之后立刻动手,双手分持冰雪女神的叹息和火焰之神的咆哮,抬头再次看了小天一眼这才开始行动。晨露刀和正阳刀分别带起淡淡地红光和蓝光,光芒闪耀之中,就像昨天小天施展千切手时似的,案板上各种菜肴都跳了起来,念冰双手各自带起一片虚影,光芒闪烁之中,挥出无数光芒。

    台下的小天眼睛一亮,“藕断丝连刀法。”这藕断丝连刀法是念冰在制作九青神龙冰云隐时经常使用的,虽然并不是五大神刀之一,且普通厨师大多会使用一些,但真正练到炉火纯青地地步却极为困难,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分别从两旁下刀,使材料完全延展成型,所谓藕断丝连,自然是连接地地方越轻微越好,但是材料却还不能断还要有整体感,这就要看厨师在刀功上的造诣了。

    念冰在加拉曼迪斯的磨砺之下,体力已经远非当初可比,连号称厨艺界第一刀的龙雩集舞都被他练成了,就更不用说还没有列入五大神刀的藕断丝连刀法了,以他现在的精神力程度,即使不用像小天那样仔细的观察,也能辨认出材料中地各种复杂情况,在对材料中的各种纹理的感应下,他根本就不需要注意自己的手法,下意识的用精神力带动手腕手指,两柄绝世神刀已经发挥出应有的效果,,此时,即使是一丝多余的波动,也能带来极端的变化,但是,念冰握刀的手是如此稳定,从外面看,他的刀法远不如昨天小天那千切手华丽,但是,在厨艺行家眼中,却隐隐能够看到念冰双刀之下形成了一个场,一个由刀锋构成地场,在这个场中,所有的材料都按照他自己的想法而变换着。

    刀光隐,念冰顺手一挥,光芒闪烁中,不多的几种材料飘然平放在蒸锅之上,他简单的取过几样调料,均匀地撒在自己准备好的材料上,盖上锅盖,直接在火上蒸了起来。他的动作极快,下面的民众根本不可能看清楚,但小天却看到了,主席台上的灵厨那严和漠漠也看到了。

    念冰准备的材料很简单四个青椒和五种不同的肉。民众们没有注意,但是他们这些厨艺行家却不可能不注意到,当那四个青椒上锅之时,与青椒同时被卷入空中的五种肉同时消失了,虽然每块肉都不多,但是这突然的消失代表着什么呢?念冰放的调料非常简单,无非就是一些厨师惯用的盐,料酒之类,但是,在念冰放调料的一瞬间,没有谁看清楚他做了什么。

    念冰将双刀收入怀中,看了一眼案板,案板上此时只剩下一些青椒籽,这是先前在他施展刀法时飘然掉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喃喃自语道:“好久没有这么施展过了,看来,我的刀法和感应并没有退步,速度也比以前快的多了,师傅啊!您看到了么?”

    念冰也不管蒸锅,悠闲的看着旁边厨师们烹调的过程,当别的厨师开始各种复杂的烹饪之时,他已经启锅了。淡淡的香气飘然而出,念冰再次取出正阳刀,刀光连续闪烁四次,四个青椒已经平稳的出现在那并不大的盘子上,没有过多的装饰,他直接向司仪示意,自己的烹饪已经完成了。虽然他的烹饪过程不是最快的,但也只是用了一半的时间而已。

    司仪有些惊讶的来到念冰身旁,见识过了小天和漠漠的厨艺后,他早已经不敢小看任何年轻厨师了,但当他看到念冰面前厨案上那一盘四个青椒的时候也不禁差点笑出来,有此疑惑的看着念冰,道:“你真的准备用这四个蒸过的青椒做你的复赛作品么?”

    念冰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在怀疑我是怎么从初赛进入复赛的?”

    司仪脸色一红,“不,只要能进入复赛的厨师,自然都有一定的能力,我们华龙厨艺大赛一向以公平、公正著称。”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