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92章 千年冥巫与圣师

    想到这里,他顿时放松许多,正准备加速恢复自己的精神力好早些离开这里,那凄厉的啸叫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的啸叫声变得更加真切了,那似乎竟是人的语言,“终于又出来了,在地阴之处被封印了数千年,我终于又恢复了自由。

    念冰心头一紧,想起希拉德说的话,不敢怠慢,立刻从空间之节中唤出了贯穿天地的曙光——圣耀刀。刹那间金光流转,适应了黑暗的双眼顿时感觉到一阵刺痛,半晌才恢复正常,凭借着圣耀刀上的金芒,念冰看到希拉德就坐在自己身旁不远处,他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不适的地方,此时正吃惊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圣耀刀,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上一次念冰用圣耀刀吓退幽幽二人时用魔法封印着刀上的光芒,希拉德那天又跟弧光喝了不少酒,所以并没有注意,此时在黑暗之中见到这柄充满光明气息的刀,顿时令他大为吃惊。

    念冰在他心中顿时变得更加神秘了。念冰正斧头看向自己,和希拉德比起来他就要狼狈的多了,向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条条装,血迹殷然,如果不是强韧的身体,他恐怕早已经变成了碎肉。在光明气息的笼罩下,两人都感觉到精神一振,顿时恢复了一些。

    念冰胸口处的天华牌感受到了圣耀刀的气息,散发出一股温和之气,滋润着念冰的身体,他的精神力在这一刻恢复了不少,抬头向周围看去。这是一个巨大的峡谷,凭借着圣耀刀地照耀根本看不到峡谷的尽头。峡谷宽约三丈,周围高耸地石壁竟然是黑色的。念冰惊讶地发现。在这个地方,圣耀刀的光芒竟然受到了一定地抑制。不像以前那么明亮了,但光明的气息却依旧笼罩在一丈方圆内,使邪恶之气无法逼近。

    “念冰,你这柄刀是哪儿来的?”希拉德惊疑不定的看着念冰手中的圣耀刀,不断在脑海中回想着,在这邪气如此浓厚的地方能够仅凭刀本身的气息将邪气逼退,这必然不是一柄平常的刀,他又怎么能不疑惑呢?否认是红色、蓝色不是眼前这柄充满光明气息的金色长刀,教师无价之宝。作为一名魔法师。念冰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宝贝呢?

    微微一笑,念冰道:“这柄刀是一个朋友所赠,前辈,有它在,是不是就可以护住您地宠物带我们飞出动了?这里邪气太重,我们不是早些离开比较好。”凭借希拉德地宠物飞出去。总比用魔法飞出去要轻松的多,更何况,他现在的法力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

    希拉德点了点头,道:“好,我们就先离开这里。”

    缓缓起身,他刚要吟唱咒语召唤宠物,那凄厉的声音再次响起,周围的邪恶之气产生了剧烈的波动,“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几千年地寂寞,没想到又见到人类,人类,我还要谢谢你们放我出来,喋喋喋喋。”

    念冰心头一紧,真心上前几步和希拉德站在一起,凭借着圣耀刀上的光芒,两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缓缓朝他们的方向而来。

    那黑色的身影身材高瘦,他似乎并不是用脚走路的,平稳的向前漂浮着,希拉德眼中光芒一闪,冷喝着:“什么人?”

    “人?我早就不是人了。好讨厌的光明气息,当初,魔法师这股气息强行将我压制在这万丈深渊之下,不过,看在你们将我放出来的份上,我就吸干你们的精血,留你们个全尸吧。”

    离的近了,念冰和希拉德终于看清,充满邪气的声音来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黑色的雾气。

    浓浓的邪雾缓慢的漂浮着,周围所有邪恶气息似乎都在朝他的方向集中着,整团雾气向外伸展着无数雾气的触手,看去异常怪异。

    希拉德见多识广,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冥巫,你是一个冥巫?”

    “喋喋喋喋,竟然能看出我的身份,不简单啊!看来,你们人类还并没有将我们完全遗忘,你们两个的气息都很不错,有着很浓郁的魔法元气,只要我吸取了你们的精血,就能再做突破,说不定能达到大冥巫的境界,我要毁灭整个人类,再去找那些可恶的混蛋们算账。”

    听到希拉德唤出冥巫二字,念冰心头顿时一冷,他也听说过冥巫的存在,那是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第四层的一本古书中看到的,所谓的冥巫,是黑暗魔法师的一种变异形态,也是黑暗魔法师中最难修炼的两种形态之一,黑暗魔法师达到了魔导士境界后很难再提升实力,因为黑暗魔法所带来的反噬是极为强烈的,虽然黑暗版权法的威力在各系魔法中最大,但同样的,他的缺点就是施法者会被黑暗所吞噬,所以达到了魔导士境界后的黑暗魔法师只有三种选择,一种,就是停止黑暗魔法的修炼,努力用各种魔法物品加强自己的身体强度,当身体达到一定程度后再继续修炼,这种方法可以算是黑暗魔法师修炼的正统之法,但修炼起来却极为困难,一不小心,立刻就会被强大的反噬毁灭。

    黑暗魔法师前期修炼比其他系就是要快的多,但到了魔导士境界后,他们就会因为难以再进步而停滞下来。

    不过,黑暗魔法界还有两种禁忌的修炼方法,其中之一就是修炼成冥巫。

    所谓冥巫,就是指黑暗魔导士通过特殊的方法完全放弃自己的身体,以血肉之躯为代价换来强大的黑暗魔力,身体虽来但灵魂长存,不但会魔力大增,而且再不惧怕任何物理攻击。

    不过,冥巫的修炼方法是极为苦难地,能够成功的千中无一。大多数选择冥巫修炼之法地黑暗魔导士最终的结果都是肉体毁灭灵魂也随之散去。

    但是,正由于冥巫修炼极为困难。一旦成功,立刻就会跨入黑暗魔导师地境界。比起其他系的魔导师要强悍地多,近乎无穷的黑暗魔力加上不惧怕物理攻击的灵魂之体,使他们成为强者们的梦魇,冥巫的继续修炼,是需要吸取其他生物精血来进行的,只有那样才能不断增强自身的邪恶之气,念冰所看的那本书上记载着,一旦有冥巫出现,就是全人类的公敌。每一次出现地冥巫都会给人类带来极大地灾难。想战胜他们必须要付出无数代价。

    此时此刻,念冰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冥巫会说自己被封印了几千年之久,换做普通人类,怎么可能存活这么长时间呢?

    但冥巫却不一样,他们有着无尽的生命,除非被毁灭。否则,他们会一直存在着,直到被消灭的一天,修炼冥巫者都是最邪恶的存在,连黑暗魔法界都不容他们存在,毕竟,冥巫太强大了,而且,冥巫的存在,对同是修炼黑暗魔法地其他黑暗者是最大的威胁,因为黑暗魔法师是冥巫最佳补品。

    至于黑暗魔法师进阶的第三种修炼方法,那就是传说中的巫妖了,巫妖才是终极的黑暗魔法者,冥巫虽然凭借不断的修炼也能够晋升到神降师境界,但是,由于没有本体的缘故,他们无法释放出最强大的黑暗魔法禁咒,但是巫妖却不同,他们本身有着自己的身体,可以说是黑暗魔导师的进阶,只有黑暗魔导师才能修炼成至强的冥巫,那才是黑暗界真正的强者,达到了巫妖的境界,已经没有正邪之分,凭借着强悍的黑暗魔法,光明都无法成为他们的克星,只不过巫妖只有传说中才存在,毕竟,修炼成巫妖可要比修炼成神降师还要困难许多。

    生存了几千年的巫妖,那产将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啊!就算他一直被封印着,恐怕它的实力也不是黑暗魔导师可以比拟的,别说自己二人现在这实力大损,就算是完美的状态,恐怕也很难和面前的冥巫抗衡,这下真是撞正铁板了,念冰脸上流露出苦涩的笑容,下意识的看了身旁的希拉德一眼,低声道:“我尽量拖住他,您召唤龙吧,或许,只有巨龙才能够和他对抗。“

    希拉德苦笑道:“我也想召唤,不过卡罗迪里斯去参加他们的龙王聚会了,再生产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现在精神力又不够,根本联系不上它,现在只有拼了,希望你手里的刀对黑暗能有多些抑制之力。“

    如果他是完全状态,又有卡罗迪里斯在侧,希拉德绝对有信心和面前的巫妖拼上一拼,但现在这种情况,他已经没有庆幸的想法了,此时后悔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暗地里,他抓紧每一秒时间积蓄着自己的精神力。

    冥巫忍受了这么多年的寂寞,好不容易看到了人类,他也并不急于杀掉念冰和希拉德,在他眼中,面前这两个人类都是他的美食,根本不可能有逃脱的可能,喋喋轻笑声再次响起,“你们两个是谁破坏的封印,破坏的手法很不错啊!应该用的是神禁之类的,可惜能量弱了些,加上我的力量才将这个困了我多年的封印毁灭,告诉我,你们用的是什么方法?”

    念冰心中一动,他明白,现在自己和希拉德都需要时间来恢复魔力,多恢复一分实力,逃生的可能性就会增加一分,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道:“尊敬的冥巫先生,是我破坏了那个封印,我只是无意中画了一个魔法阵,没想到把您放出来了。这个深渊中只有您一个人么?您的实力真是强大啊!如此浓郁的邪气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冥巫听到念冰的称赞似乎心里舒服的很,“这里本来不止我一个,小子,不要用人这个字眼来形容我,我说过,我早就不是人了。当年,我们八个横行大陆之时,所谓人挡杀人,神挡杀神,妈的,后来那些自称是神的混蛋们却屐了可恶的神禁,以自爆的情况产生了巨大的能量,本来我已经快达到巫妖的境界了,却被他们的神禁强行破坏,为了生存,我不得不冒险转化成冥巫,这才生存下来。我们八个也只有我和黑武皇生存下来,却被封印在了这个地方,你感受到的强大邪气,是死了那六个笨蛋留下的,我一个还没有那么多邪气,可惜没有精血吸取,否则,我早把这些邪气转化到身身了,如果我成功了,哼哼,我就能成为第一个由冥巫修炼的巫神的人,那时候,我连身体都能重造出来。”

    听他说到这里,念冰和希拉德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一个接近巫妖境界的黑暗魔法师转化成的冥巫,那会有多么强大啊!也就是说,他在转化成冥巫之前就已经超越了黑暗魔导师的境界,恐怕,现在大陆唯一的神降师冰雪女神传神都未必是它的对手吧。

    冥巫的黑雾波动了一下,“小子,收起你那破刀,妈的,虽然现在光明对我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不过这气息还是食欲讨厌。”

    念冰道:“尊敬的冥巫先生,如果我把刀收起来,就无法看到您这伟大的形态了,反正它也伤害不了您,还是让我拿着吧。”开玩笑,收起圣耀刀只会死的更快,有圣耀刀的光明气息存在,至少令念冰和希拉德感觉安全一些。

    冥巫哼了一声,“怎么,你们以为我会怕这柄刀么?好,就让你们年看看我的实力。”

    话音一落,一个由黑色雾气形成的触手,闪电般探到念冰面前,念冰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身体如坠入冰窖一般,血液在这一刻似乎完全凝固了似的,而他手中的圣耀刀已经被那黑色的触手卷了过去,正如冥巫说的那样,圣耀刀的金光对它的触手,根本没有一丝伤害之力。

    冥巫将圣耀刀带到自己那团黑雾处,黑雾骤然大涨,竟然将圣耀刀完全吞噬其中,金光消失,周围又变成了一片黑暗,“看到了没有,光明对我早已经没有作用了。我萨芬想做的事,现在已经没有谁能够阻拦,几千年没有说话了,说了这么多,真是舒服啊!啊——。”正在得意的冥巫萨芬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那团黑雾中金光瞬间湛放,一道道湛然金光从黑雾中激射而出,将这万丈深渊内照的闪亮,金光逐渐转化成了圣洁的白色,凄厉的咆哮声不断响起,那团黑雾在白光的作用下,竟然渐渐的融化着。

    “混蛋,竟然是圣师那家伙的曙光刀。妈的,我怎么这么倒霉。”萨芬的声音逐渐转弱,白色光芒却变得越来越强烈了,圣耀刀漂浮半空中,显得是如此圣洁,刀上那洁白的光芒,使念冰和希拉德如沐春风,两人惊讶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目光中读出了喜悦,这真是绝处逢生啊!谁会想到圣耀刀竟然能够重创面前的巫妖呢?

    冥巫萨芬似乎还在反抗着,那浓如液体的黑雾不断翻滚,这一刻,希拉德发动了,他的双眼渐渐变成了白色,朗声念道:“精神之门啊!随我的心灵开启,穿越时空的限制,湛放无限的波动吧。精神波动。”他口中念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晨钟暮鼓一般,震撼着念冰的心。每吐出一个字,那团黑雾就剧烈波动一下。对圣耀刀上释放出的白光抵挡之力也会减弱一分,当最后的精神波动四字出口之时,念冰清晰的感觉到,无比庞大的精神力在空中剧烈的波动着,如同一柄柄利刃,分割着冥巫那团黑雾。

    念冰心中暗暗庆幸,虽然自己已经能够使用五种拟态魔法,但遇到希拉德这样的变态的精神魔法,恐怕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怪不得他先前肯让自己画魔法阵呢。有如此强的精神魔法,又怎么会没有自信呢?精神魔法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不受任何其它能量的干扰,除非对手的精神力能够强过施法者,否则很难抵挡的住,这也是为什么希拉德在弧光面前有那么高地位的原因了,一名强大的龙召唤师,又拥有任何人都要惧怕几分的强大精神魔法,他的强大,虽然尚比不上神降师冰雪女神祭祀,但恐怕除了她,大陆上的魔法师已经少有能与希拉德抗衡的了。

    在精神魔法的攻击下,冥巫萨芬的抵抗顿时大为减弱,那凄厉的惨叫声也变得虚弱了许多,连念冰都没想到,圣师曾经使用过的这柄神刀,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其实。当初加拉曼迪斯在跟他讲述圣师的情况时,只是说了个大概而已,当年,圣师在仰光大陆出名之后,凭借一柄曙光刀,管尽天下不平之事,刀是好刀,人更是好人,圣师的正义之气,早已经潜移默化的被刀所吸收,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光明气息,而是圣师的圣气,冥巫本是世间至邪的修炼者,在大意之下,他将圣刀卷入体内,想将其完全粉碎,却彻底激发了这柄圣刀内部的圣气,各种正面气息完全爆发,别说是萨芬,就算强大如巫妖者,如果将这柄刀吞噬,结果也绝对不会好到哪去。

    萨芬的抵抗越来越弱了,黑色的气流四散分开,终于,当那凄厉的惨叫声停止之时,一切归于平静,圣刀凭空滑落,在自身重力的作用下插在地面上,整个深渊内的邪恶之气,在圣耀刀的圣气作用下,被扫荡的消失八成以上,只有远方隐隐散发着淡淡的邪恶,却怎么也不敢向圣耀刀的方向靠近,圣耀刀洁白的光芒并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圣洁了,将整柄刀身渲染成了如玉般的白色。

    念冰长出口气,刚想去取回这救了自己和希拉德的宝贝刀,变异再次发生,一层氤氲的圣洁之气从刀柄处的圣耀石中散发着,在空中凝结成一团,竟然逐渐形成一个模糊的人形,念冰吓了一跳,抬起的脚不禁落了下来,希拉德同样惊讶,下意识的做好用精神魔法攻击的准备。

    低沉而虚无缥缈的声音缓缓响起,“没想到,真没想到,我留在刀中的精神烙印竟然会被引动。勇敢的人类,面对冥巫这样的敌人,依旧没有退缩,看来,现在的人类已经比以前要强的多了。”模糊的人形虽然看不清样貌,但他那高大的身材,却如同山岳一般,带给念冰和希拉德巨大的压力。

    念冰与希拉德对视一眼,试探着问道:“您是圣师么?您怎么会……”

    白光微微的波动了一下,道:“不错,我就是寻那冥巫口中的圣师,这柄曙光刀曾跟随我多年,斩大奸大恶无数,小伙子,你现在是他的主人了?你确实配的上这柄刀,当初,你的血液浸入刀中时候,远方的我就已经感觉到了。虽然你的气息中杂质很多,但你的心却是善良的。虽然你和我走的路并不一样,但是,有一天,你同样会成为和我一样的人,不过,在这之前,你必须要守住自己的心,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我能感受到你的身体,你的身体结构已经与普通人类有很大的区别,可以说,你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类,你所拥有的潜力,连我都非常惊讶。好好的开发你的潜力吧。好了,我这个精神烙印被引发之后,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以后我不会再出现了。这柄圣耀刀也会完全成为你的武器,好好使用它,不要让它的光彩蒙污。希望有一天,当你达到我们这样的领域时,还能够再见面。你们跟我来,这里有件东西是你需要的,趁我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散去。我指点你收服它,有了它,将对你的实力有很大的增强。”话音一落,白色的光影探出一道手形的光芒,将圣耀刀抓了起来,缓缓朝这万丈深渊的深处漂浮而去。念冰和希拉德赶忙跟上,白光漂浮的并不快。他们的步速正好能够跟上。

    一边走着,念冰忍不住问道:“圣师,刚才那个冥巫,您知道么?他说被封印在这里几千年,当初有八个像他这样的黑暗强者存在。”

    圣师淡然道:“不错,这冥巫萨芬是和我同年代的人物,当初,他们一共八个人,其中有四个选择修炼的巫妖,只不过,却没有一个成功的,另外四个,都是黑武士,以霸道的黑暗斗气逞凶,他们八个人曾经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灾难。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在他们横行的时候,正是我刚出道之时,那时候我还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他们的凶焰实在太嚣张了,手下所残杀之生命不计其数,有一次,我遇到了他们,拼死一战,眼看即将被他们杀死之时,神的光芒终于笼罩大地,这八个黑暗中至邪者已经接近神的力量了,为了将他们消灭,一位神耗尽了自己的生命力,爆发出强大的禁制,最后,只有萨芬和黑武皇活了下来,他们俩个是这八人中的最强者,萨芬等四名黑暗魔导师,在最后关头无法进阶到巫妖,都选择了转修冥巫,以他们强大的黑暗能力,转化冥巫有很大的成功机率,但尽管如此,也只有萨芬一人活了下来,后来,神禁的威力减弱,已经不足以将萨芬和那黑武皇杀死,于是,就将他们封印在了这里,没有精血的供应,冥巫会逐渐死亡的,但没想到,萨芬却利用同伴们死去的邪恶之气和一件黑暗宝物,强行抑制着自己的黑暗气息不散,这才撑到了今天,黑武皇毕竟还是人类,早就死了,本来再过百年,萨芬也就差不多撑不住没有精血供应的生活,可是被你解开了封印。幸好你身上有我的刀在,而那冥巫萨芬却大意的将刀吸入体内,这才阴差阳错的将他毁灭。孩子,你知道么?你险些造成了人类的劫难啊!等我带你们取了那件东西,将这里剩余的邪恶之气完全吸尽,以免贻害人间。”

    念冰背后冷汗直冒,连连点头,道:“这次都是我的疏忽,没想到那个法阵会引起如此大的波动。”

    圣师叹息一声,道:“连我们都没想到,当初的钥匙法阵,居然在仰光大陆上还有记载。念冰,难道你没有感觉到,那个法阵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功效么?不但画起来极为复杂,需要耗费巨大的精神力,但效果却并不如何好,还会反噬自身。”

    念冰苦笑道:“我当初研究这个法阵的时候,就是因为它的结构奇特而复杂,又失去了最重要的启动部分,一时兴起才研究进去的,后来,我发现用冰火同源能够将这个魔法阵引动,今天面对希拉德前辈的时候,这个法阵能发挥出极大的功效,没想到这里竟然会封印着一个冥巫。”

    圣师淡然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以后做什么事,都要考虑清楚后果,你一定要记住我那句话,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

    念冰心头一颤,抗声道:“但是,我的仇恨能够不报么?我的父母不能白白死去。”

    圣师叹息一声,道:“仰光大陆的事,我不宜多参与,你好自为之吧。这次精神烙印被开启,我发现仰光大陆进入了难得的和平时期,只要不再有灾难,就是好的。”两人一“刀”渐渐走入黑暗深处,念冰和希拉德原本所在的地方重新变得冷清了。

    一点淡淡的黑气凝结而起,形成一小团黑色的雾气,冥巫萨芬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愤怒,“混蛋,圣师,你这个混蛋,竟然毁了我这么多修为,幸亏我这么多年练成了暗冥分身的能力,否则真要被你弄死了。你等着,等我恢复了魔力后,一定让你们好看。”萨芬没有死,虽然他此时的能力已经不足自己全盛时百分之一。但他深信,只要有足够的精血,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修炼回来,毕竟,他那冥巫的底子还在。感受到周围的邪恶之气已经淡化了八成,萨芬知道自己必须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先恢复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萨芬准备漂浮而去之时,一个巨大的身影从空中飘飞而落,一声轻咦响起,巨大的翅膀收敛,一个娇小的身影跳到地面上,“终于到底了,飞了这么远,好累哦。平潮哥哥,你的背真硬,下响应该准备个垫子才好。”一看又有人来了,萨芬立刻伏在地上,不敢吭声,现在的他,可不像先前那么强大了,这吸血鬼的气息不弱,可不是他现在能对付的。

    平潮心中一阵苦笑,飞了数百公里之遥的可是自己,她舒服的坐在自己背上,居然还喊累,真是没天理了,不过幽幽毕竟是他的小主人,他能说什么呢?看了看周围,疑惑的道:“这里的黑暗气息怎么弱了那么多?我在塔鲁城感受到的,可要比现在强的多了。不对,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以吾之灵魂呼唤你,开启吧,我的黑暗之眼。”

    一听到平潮的咒语,萨芬不禁大呼不妙,但是他现在极为虚弱,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能量,已经不足以支持他隐身或者逃跑了,淡淡的绿光呈扇形扫射,平潮第一个感觉到的,就是冥巫萨芬的存在。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