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93章 永世地狱的诅咒

    即使以平潮如钢铁般的神经刚一发现萨芬也不禁大吃一惊,大声道:“冥巫。”一个闪身立刻挡在幽幽身前,同时将自己的能力提升到了极限,血红的双目散发着摄人的凶光。

    幽幽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好奇地从平潮腋下探出头来,看着在黑暗之眼那绿色光芒中呈现出的冥巫,嘻嘻一笑,道:“好可爱的小冥巫啊!平潮大哥,你确认他是冥巫么?爸爸说过,冥巫都是实力极为强大的黑暗者,可是,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强哦。”

    平潮眉头微皱,一边不断凝聚着自己的黑暗之力,一边观察着眼前的冥巫。此时,萨芬心中大为叫苦,他知道,现在自己不能跑,因为以现在的能力根本就跑不快,一旦跑的话,对方立刻就会意识到自己的弱小,同为黑暗者,他们又怎么会放过自己呢?无奈之下,他只得装出一付冰冷的声音道:“不错,我就是伟大的冥巫,两个小辈,你们擅自闯入我的领域,难道不怕被毁灭吗?”

    平潮道:“冥巫前辈,我们先前感受到您的气息所以赶了过来,我的主人很希望能够联结所有黑暗势力共创一番事业,不知您是否能与我们联合?”一边说着,他已经暗暗散发出黑暗气息朝冥巫萨芬探去,幽幽所说的问题他也感觉到了。冥巫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啊!可是面前这团小小的黑雾却没有带给他任何压迫的感觉,这是完全不合理的。可是,黑雾吐出人声,再加上他那充满死亡和邪恶的气息,明明就是一个真正的冥巫,一时间,平潮也有些懵懂了,暗暗察觉着萨芬的实力。

    萨芬冷哼一声,道:“我对联合没有兴趣,作为强大的冥巫,我不需要与任何人联合。看在同源的份上,你们走吧,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幽幽嘻嘻一笑,从平潮身后钻了出来,“不客气?你怎么不客气,你看上去好弱哦,就像一个小孩子似的。伟大的黑暗气息啊!请化为无限的魔障,笼罩眼前的一切,显现出真实的世界吧,真实之眼。”幽幽那双漂亮的黑色大眼睛光芒大放,如同涟漪般向外波动着,美眸中闪过一丝绿光,下一刻,她已经观察出了周围的一切情况,这里的黑暗气息虽然不弱。但远不如平潮先前所说的那么强,而面前这一小团黑雾更是弱的可怜,连自己地黑暗魔力也能轻易地超越他,“有这么弱小的冥巫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爸爸说,我的宝贝小绿需要一个灵魂才能成为更强大的魔器,既然你是一个小冥巫。那就给我的小绿当灵魂吧。小绿,去。”绿光骤然大放,那个曾经用来对付猫猫的绿色骷髅头骤然出现在幽幽面前,幽绿色的火焰从骷髅头眼中喷出,化为一道道绿色的火焰线朝冥巫萨芬缠去。

    此时,萨芬知道,自己再怎么恐吓已经没有效果了,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调集起最后的魔力,飞快地朝空中逃逸。黑色的雾气凝结成一颗黑紫色的小球,如同星丸跳跃一般朝上空的黑暗射去。幽幽毕竟还是嫩了点,她还无法发挥出自己那件魔器的威力,萨芬突然一加速,顿时从那绿色火焰形成的丝线中冲了出去,但是,萨芬此时已经乱了方寸,突然表露出自己地胆怯,又怎么可能被同为黑暗的人放过呢?

    “回去。”冰冷的声音在萨芬上方响起,如果说吸血鬼有几种最擅长的技能,那速度一定是其中之一,颠峰状态的冥巫萨芬自然可以轻易地对付平潮,但是,现在的他,却万万不是平潮的对手。巨大的黑暗气息犹如一朵黑云般压了下来,萨芬只觉得全身一紧,犹如撞入泥沼一般,怎么也挣脱不出。而此时,幽幽已经指挥着她那绿色的丝线火焰缠了上来,在平潮的帮助下,准确的将萨芬裹个结实。

    萨芬心中这个郁闷啊!他怎么也没想到,被封印了数千年之久后,好不容易坚持到脱离苦海,却遇到了如此情况,没等他再多想什么,他身体所化的暗紫色球形能量已经在绿色丝线火焰的作用下被吸入了幽幽面前骷髅头的大口之中,幽幽接连变换了几个手势,骷髅头绿光大放,将外界气息与内部完全隔绝开,虽然表面上幽幽只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儿,有时候会因为自己的喜好而冲动,但是,从小与父亲修炼而来的各种黑暗魔法却极为精纯,她完全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该做什么样的事。

    收回绿色骷髅头,幽幽看向落在身边的吸血鬼平潮,问道:“平潮哥哥,你说这个小球球真的是冥巫吗?”

    平潮点了点头,道:“肯定是的。刚才我与他本体接触的时候发现,虽然他现在的黑暗能量极为弱小,但却绝对是一个冥巫,他的精神气息很强,但不知道为什么受了巨大的创伤,这才会弱小到如此程度,幽幽,这回你可是得了个无价之宝,以冥巫为灵魂,必然可以造就出极为强大的魔器,不过,你现在最好不要再使用小绿了,我怕你无法控制其中的冥巫被他逃出来,我们快走吧,回去以后,让主人帮你完善这件魔器。冥巫世间少有,选择修炼冥巫而又成功的人简直是少的可怜,我想,或许主人会知道这个冥巫的来历,以主人的九幽魔火,必然能探知这个冥巫的一切,有了他,以后幽幽小主人你的实力必然会呈跳跃式增长,可惜,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原本浓郁的黑暗气息变得单薄了许多,否则,倒是一个很适合你修炼的地方。我们走吧。”说完,平潮伏下身体,重新变换成一只巨大的蝙蝠。

    幽幽跳上平潮的背,“平潮哥哥,你可要快点飞哦,我喜欢急速的感觉,哎,回去后我一定跟爸爸说,让他帮你早日升到伯爵,那样,你就可以飞得更快了。”可怜的一代冥巫萨芬,就这么成为了幽幽魔器的灵魂,再也无法实现他的梦想了,他也只有在绿骷髅中哀叹了。

    幽幽和平潮快速的离开了这黑暗的万丈深渊。而此时,念冰和希拉德正在圣刀的带领下进入了黑暗深渊的最深处。

    黑暗的深渊在圣刀的光芒照耀下分外清晰,这里根本没有路,错综复杂的地形极为难走。念冰在自己必希拉德身上各自施展了一个风系四阶魔法漂浮术,这才使前行不会成为困难。希拉德看到他竟然用出风系魔法时不禁大为吃惊,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去问念冰什么。四阶漂浮术虽然不算什么强大的魔法,但却是风系魔法师由中级进入高级地一个象征,漂浮术虽然不能飞,只能在离地一丈以内距离漂浮着,但却是一个消耗魔法力极少,又非常实用的魔法,最适合在地形复杂的地方使用,能够起到很好地效果。

    “到了。”先前漂浮的圣刀缓缓停了下来,念冰透过圣刀的光芒向前看去,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深渊的尽头。前方是高耸入黑暗的万丈高壁,而在石壁最下方,有着一具怪异的骷髅,说它怪异,是因为这具骷髅的骨架竟然是纯黑色的,黑色骨架看上去异常诡异。坐靠在背后的石壁上,他那双骷髅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柄长刀。这柄长刀与圣耀刀不同,因为它并不宽厚,刀身连鞘只有一寸宽,长度却犹在圣耀之上,如果不是圣耀刀上光芒极为强烈,在黑暗中,根本无法发现这柄通体漆黑的刀,在圣耀刀光的照射下,那黑色的细刀竟然在微微地颤抖着,并不是惧怕的颤抖,反而是一种挑战似的,似乎是遇到了劲敌般地兴奋,刀柄末端镶嵌着一颗小小的宝石,宝石呈紫色、三角形,尖锐的宝石尾部从刀柄后探出,看上去,它本身就是这柄刀的攻击手段之一,暗紫色的宝石并不发光,周围还围绕着一层淡淡的黑色气流遮掩着宝石反射的光泽。

    “哎,黑武皇可以说是黑暗世界中武者的颠峰,却就这么死在这里,说起来,也不得不算是悲哀了。”圣师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感慨,但是,在这感慨之中竟然有几分尊敬存在着,能够令他尊敬的对手,不禁使念冰和希拉德刮目相看,这黑武皇必然有着他传奇的一生。

    “黑武皇,在我们那个年代是任何黑暗武士所无法超越的颠峰,所以才会有武皇之称,在我刚出道之后,曾经与他交手三次,第一次他用了刀就险些将我杀死,第二次是两刀,第三次是三刀,第三次他将我打败后对我说,本来他可以轻易的杀死我,但是,他觉得我很有潜力,能够逐渐提升做他的试刀之人,所以才留我一命,为了追上黑武皇的实力,我不断地努力着,但是,直到我最后一次见他时,却依旧没有在他手中走过百刀,在黑武皇他们八个人中,最狡猾的就是刚才的冥巫萨芬,而实力真正达到与神抗衡,能令神以自爆为代价来消灭的,却是黑武皇。当时,神爆所产生的庞大能力中,倒是有七成以上是针对黑武皇的,但是,他还是活了下来,可见他有多么强大了。其实,黑武皇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邪恶,他只是一个嗜武成痴之人,为了修炼到更高层次的武技投身黑暗之中,当他最后面对神禁之时,已经超越了现在大陆上所谓的神师境界,达到了另一个层次,连我们那些神都要为之恐惧的层次,所以,才不得不以神爆将其毁灭。否则,他迟早要挑战到神的领域。”

    圣师语气中的尊敬越来越明显了,圣耀刀上的光芒明显比先前要黯淡了一些,“你们看到黑武皇手中的那柄刀吗?那就是号称黑暗界第三魔器的噬魔刀,此刀在黑武皇手中,是近乎无敌的存在,我先前所说与黑武皇的前三次拼斗中的三刀,他都是在刀未离鞘的情况下劈出的。黑武皇一生心中只有刀,此刀已经与他的精、气、神完全联结为一体,黑武皇到了后期的修炼,是以魂为刀,整个人完全与这柄噬魔刀融合为一体,那才是足以开天辟地的力量啊!我的这柄曙光刀虽然因为后来圣力的提升也达到了神器的境界,但是却无法与这柄噬魔相比,不过,先前镶嵌了这颗圣耀石,应该不会比噬魔差多少了。念冰,你是幸运的,你的每一柄刀都有着不凡的来历,同样也都有着强大的能量,其实,在修炼过程中你并不需要去追求其他的修炼法门,只要你能够拥有将这几柄刀都完全开启的力量,那么,你就已经是一名强大的魔法师了。以人的力量来修炼拟态魔法,即使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吧。黑武皇这柄噬魔刀,完全可以填补你在黑暗方面的空白。不过,黑武皇虽然死了,但你想得到这柄噬魔刀的认可却也并不容易,必须要以血肉的代价来试,一旦失败,至少会让你变成残疾,你愿意试吗?”

    念冰沉默了,只要是个人,就不希望自己变成残废,但是,听了圣师对黑武皇的讲解,如果说他对这柄细窄的噬魔刀不动心,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从开始修炼拟态魔法那一天,念冰就知道想集齐七柄神刀是多么困难,尤其是黑暗与空间两种气息的魔法刀,别说是极品,就算是普通的也非常珍贵,万金难求。尤其是黑暗系的魔法物品,本身在大陆上就是禁忌,更不要说极品了。此时面对噬魔刀,可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能拥有他,自己所差的就只有土系的魔法刀了。

    黑暗对于念冰是神秘的,同时,也是他最想探知的领域。

    希拉德在看着念冰,他虽然最讨厌黑暗气息,但是对于圣师的话却深信不疑,拟态魔法,那是什么?难道念冰可以施展所有系的魔法么?他会不会要这柄刀呢?在有可能付出残疾代价的情况下。如果是自己,自己会如何选择呢?答案是茫然的,希拉德同样明白这个抉择是多么困难。

    半晌,念冰缓援抬起头,他的目光已经变得平和了,湛然目光中散发着柔和的光彩,没有感情的波动,平静的向圣师道:“我愿意一试。”

    只有简单的五个宇,但是,这却代表着多么大的勇气啊!念冰的平静,深深的震撼了希拉德的心,使他对面前这个青年又有了新的认识,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在识人方面、自己似乎还不如女儿、面前的青年确实是出色的,而且是那么的出色,不单是他那怪异的魔法,更是因为他的心性。希拉德深深的看着念冰,他的目光已经变得柔和了。

    其实早在他与念冰跌入深渊后,他就已经对念冰没有了任何不利的念头,念冰没有说,但是希拉德却很清楚念冰身上的那些创伤如何而来。在从裂缝中坠入深渊之时,他们两人的精神力都非常虚弱,尤其是自己,精神魔法因为精神力被限制,根本发挥不出来、更无法召唤到自己的宠物,在那种情况下。希拉德已经闭上了眼睛等死。可是,他并没有死,是念冰在半空中抓住了他的手臂,念冰的精神力同样虚弱,在利用空间系魔法减速的时候,下降的速度还是越来越快,为了生存,念冰拉着希拉德,尽量贴近深渊的石壁、每用一次空间系魔法,就全力在石壁上踢几脚,联合空间魔法一起减低下降的速度。而那时,念冰一直用自己的身体将希拉德护在身旁。他身上那些伤痕全都是被石壁划出来的,而希拉德却毫发无伤,落在地面时。希拉德百感交集,他虽然尽量保持着表面的平静,内心却早已如波涛翻涌,当冥巫萨芬出现时,希拉德已经暗暗决定,就算牺牲了自己这条命,也要将念冰救出去,还他这个人情。但是,最后还是念冰的刀救了他们,此时此刻,为了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实力,念冰毅然选择了尝试,这种勇气,是希拉德自认无法比拟的。

    圣师的声音变得更加慈祥了,“念冰,你真的想清楚了么?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吃,即使是在神之大陆也是如此,我希望你能明白。”

    念冰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愿意一试,没有付出,又怎么可能得到呢?这个道理我明白,圣师,请您教我该如何做。"

    圣耀刀上的圣洁白光比先前再次暗淡了一些,圣师道:“我已经将你带到了这里、也告诉了你有可能会付出的代价,具体该如何做,就看你自己的了,想让噬魔刀认可,就相当于是要让黑武皇认可,这,需要你的决心,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功的。”

    念冰微微一楞,要让自己想办法么?眼中茫然之色一闪而过,点了点头,迈着坚定的步伐,来到黑武皇的遗骨面前,不用试探也不用伸手去摸,念冰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黑武皇留下的黑色骨架那如同钢铁般的感觉,练武能练到如此程度,怪不得连圣师都如此推崇。

    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单膝跪倒在地,坚定的伸出自己右手,握住了噬魔刀的中段,黑色的刀鞘是如此冰冷,那是与晨露刀完全不一样的冰冷,剎那间,念冰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各种幻象不断在他脑海中浮现着,幻象并不清晰,但是念冰却彷佛看到了黑武皇生前所发生的一切,那一幕幕充满了力量的感觉,这柄细刀在黑武皇手中,有着充斥于天地间的霸气。隐约间,念冰彷佛感觉到黑武皇并没有死似的,那冰冷的黑暗气息是如此纯净,纯净的黑暗中,蕴涵着比原先圣耀刀驱散前不知要强大多少倍的邪恶,冰冷的邪力不断刺激着念冰的身体,彷佛要引发某种东西似的,天华牌散发出温和的气息,在它的牵引下,冰火同源之力完全湛放、融合成一个红蓝交缠的光球,虽然并不能排除那庞大的邪恶之气,却能够守住本心,配合着天华牌,不使自己的心神被邪恶所侵犯。

    希拉德从外面看到的是另一幕景象,单膝跪地的念冰,身体被红、蓝两色光芒所包裹,最外围是一圈圣洁的白色气息,而那柄噬魔刀上却充满了黑暗之感,黑色气流覆盖着黑武皇留下的骷髅身躯,那似乎是能量的交流,又似乎是相互的倾扎,希拉德知道,在这一刻,没有谁能够帮助念冰,能帮他的,只有他自己。不知不觉中,希拉德已经握紧了双拳,他突然发现,这个以德报怨的青年在自己心中如此高大。

    念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一刻,所有的幻象完全融合在一起,他看到的,只有刀,噬魔刀,那是充满霸气的至邪之刀啊!

    当念冰睁开双眼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站了起来,而先前被黑武皇紧紧握在手中的噬魔刀,也已经到了自己手中。与圣耀刀截然相反的是,这柄窄刃似乎没有重量似的,握在手中极轻、冰冷的邪恶之气孕育在刀上,彷佛沉寂的魔兽一般异常镇静。念冰明白,自己还没有得到这柄刀的认可,只是经历了噬魔刀与黑武皇的第一次考验而已,他深信,这柄刀是有灵性的、而且,其灵性更是冠绝自己所得到的几柄宝刀之首。

    一手握住刀鞘,一手握住刀柄。冰冷的感觉似乎更加强盛了几分,尤其是那邪恶的气息。由外放转为内敛,念冰明白,真正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寒光,念冰右手用力,猛的将噬魔刀从刀鞘中抽了出来,刀刃与刀鞘一样,同样的暗淡无光,即使在圣耀刀的光芒面前,也没有一丝光芒的反射,念冰右手握住刀柄,缓缓将噬魔刀举了起来,黑色的刀刃只有前方微微弯曲,虽然刀很细、很轻、但握在手中却充满了充实的感觉。彷佛一刀下去,可以斩开一切阻隔似的,手腕轻轻的动了动,看着那纯黑色的刀刃,念冰轻声道:“噬魔、噬魔,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新的主人,虽然。我没有黑武皇前辈那样强大的实力、但是,我绝不会让你蒙羞、总有一天,我会使你湛放出最耀眼的光彩。”说完最后一句话,念冰眼中突然光芒大放,在希拉德的惊呼声中,猛的将噬魔刀扔入高空。噬魔刀在旋转中消失空中,念冰左臂向身旁平伸,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用自己的左臂来赌一赌,噬魔刀能否认可自己,刀是有灵性的,他深信这一点。

    希拉德的心骤然揪紧,但是他却没有阻止念冰,既然念冰已经选择了,他尊重这种充满勇气的选择。旋转的刀再次出现、转速已经不像上抛时那么快了,正是朝着念冰左臂的方向落了下来,没有谁会怀疑,如果是刀刃落在念冰的左臂上,必然会将他手臂斩下。

    希拉德猛的闭上了双眼,叮的一声轻响,刀落地了,少半截刀身已经插入地面坚硬的岩石之中,念冰和希拉德几乎同时睁开双眼,他们的目标都是念冰的左臂,左臂还在,在小臂的上出现了一圈细细的红痕,鲜血,一滴滴从红痕处滴落,正好滴在噬魔刀柄上那颗尖锐的紫色宝石上,宝石被染成了血红的颜色,原本暗淡无光的刀身,骤然迸发出红色的光彩,紫色的宝石如同明灯一般亮了起来,虽然并不像念冰所拥有的其它宝石那样明亮、但是却孕育着庞大的黑暗能量,在它亮起的瞬间,耀刀上的光芒剧烈的波动起来,瞬间减弱一半。

    嗡的一声轻响,噬魔刀的刀身微微的颤抖着,那是渴望的声音,似乎是因为念冰的鲜血,让它重新觉醒一般,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黑武皇那钢铁般的黑色骨架突然发生了变化,黑色的骨架如同冰雪一般消融了,形成一团黑色的粉末飘然而起,朝刀身的红光涌去,当红光与那黑色粉末接触之时,如同吞噬一般,将那些黑色粉末完全消化,粉末渐渐消失,刀身上的红光也变成了暗红色、而那颗紫色的宝石光彩渐渐收敛,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一圈黑色气流从刀身处飘然升起,缠绕上了念冰的左手,蹭的一声,刀竟然在那黑色气流的牵引之下,朝念冰的手飞去,念冰下意识的张开手掌,牢牢的握住了噬魔刀的刀柄,再一次接触,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邪恶虽然依旧存在着,但却没有了丝毫侵袭的感觉,如同骨肉相连一般,噬魔刀彷佛成为了念冰左手的延伸,缓缓抬起手臂。将刀身横在自己眼前,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你的勇气得到了噬魔的认可,好好掌握它吧,就算是再邪恶的刀,用在正处,依旧可以是一柄正义之刃,我要回去了,你改名的圣耀刀上,不会再有我的精神烙印存在,它将真正成为你的刀,好好使用它,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不要辜负你的这几柄神刀,有一天,让他们湛放出应有的光芒。哦,对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噬魔刀在黑武皇手时,曾经有一个称号,名叫永世地狱的诅咒,一旦你心中充满怨恨之时,就有可能将诅咒激发,那时候会发生什么,连我都不清楚,我希望不要有这种情况的发生,既然称为诅咒,总不会是什么好事。”白色的光芒同样暗淡下来,叮的一声轻响,圣耀刀插入地面之中,而圣师所形成的那团白光飘然而逝,但圣耀刀上却依旧闪烁着圣洁的白色光芒。

    念冰走到圣耀刀前,右手握住刀柄将它抽了出来,双臂向两旁平伸,光明与黑暗的气息,同时刺激着他的身体,冰火同源那红、蓝两色法力,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之下,竟然比原先膨胀了一些,突然,清晰可见的黑色气流,朝噬魔刀飞速凝聚着,一圈圈黑色气流不断灌入其中,而周围空气中的邪恶之气则在快速的减弱着,噬魔刀没有变,但它给念冰的给邪恶之感却越来越强烈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念冰始终保持着原本的姿势,终于,当最后一股黑气朝噬魔刀涌来时、它原本落在地面的刀鞘化为了齑粉、而这万丈深渊周围的石壁则变成了灰色,原本那黑色的邪恶气息完全消失了。念冰明白了,噬魔刀在认自己为主之后,凭借自己的刀身,吸附了这里所有的残余的邪气,封印在自己的刀身之中,此时,念冰不禁有些迷茫,自己得到了这柄黑暗之刃,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圣师刚才说了,就算刀再邪恶,只要人不被邪恶和怨恨所侵袭,噬魔刀同样可以用做正途,是啊!刀并没有错,错的只会是人。他明白了,想真正的掌握这噬魔刀,自己还需要走很长很长的路,噬魔、噬魔,我就带着你,吞噬世间一切的恶魔吧。

    先前,当噬魔刀落下的一刻,它的刀刃确实碰到了念冰的手臂,但只是从表面滑过,在旋转中落在了地面上,念冰左臂上那一圈红痕只是细微的伤口,连肌肉都没有伤到。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