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94章 凤女·绝望中的惊喜

    当念冰感受到噬魔刀的冰冷时,他真的以为自己失去了左臂,但是,噬魔刀按触地面的那一刹那,他却清晰的感觉到了噬魔刀对自己的呼唤以及对黑武皇的眷恋。那时,他就明白自己已经被这柄黑暗界的魔器所认可,成为了它新的主人。

    空间之戒银光一闪,圣耀刀和噬魔刀都被念冰收入了它的空间之内,突然,空间之戒上那原本并没有太多光芒的宝石突然银光大放,整块宝石完全变成了水晶般的银色。在念冰惊讶的注视中,戒指仿佛与他的手指融为一体似的,银光环绕手指一圈消失不见,但上面那颗宝石却依旧保持着水晶般的银色。这是怎么回事?空间之戒发生了变化么?

    “它进化了。你在这枚并不算极品的戒指内收入了如此多极品宝刀,在各种气息的影响下它已轻进化成了更好的空间系魔法物品,能够令储物的魔法物品进化,可见你那几柄宝刃的神奇,好好掌握它们。我相信,有一天你会超越我们这些前辈,成为人类中的强者。”

    念冰目光转向希拉德,微微一笑,道:“前辈,谢谢您。我们现在该出去了吧,我想,现在您应该可以召唤自己的宠物了。”

    希拉德点了点头.脸上同样露出了笑容,走到念冰身静,“以后不要叫我前辈了,我比你年长,你和猫猫又是朋友,就叫我一声叔叔吧。”

    “叔叔?”念冰惊讶的看着希拉德。“您不反对我和猫猫来往了么?”

    希拉德轻叹一声,“如果是上天注定了的事,人力又怎么能强求呢?经过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我已经看明白了许多东西。念冰,你以德报怨,不但没有计较我要杀你的事,反而在落入深渊后救了我的命。单是这一点,我已经欠你太多了。你是个很优秀的小伙子。就算持来猫猫长大后真的选择了你,我也可以放心。所以,没有什么再需要担心的。你和猫猫是朋友,我希望我们之间也可以成为朋友。我欠你一条命。”

    念冰伸展着自己的身体,哈哈一笑。道:“雨过天睛的感觉真地很美妙。希拉德叔叔,您放心吧,我确实是把猫猫当成妹妹看待的。时间不早了。您回去吧,否则猫猫要担心了。我想,我还是自己走吧.现在这个时候。搭鲁城的厨艺大赛想必已经结束,我回去已经没有意义,我到别的地方去,只有轻历地更多,我才能够更好的成长,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叔叔.再见了,您多保重。冰,你是寒冷地代表;火,你是灼热的源泉,冰与火的气息啊,请你们允许我将你们的特性融合,以你们共同地源头为引,共鸣吧。”双手再身前交叉划过,红色的三角与蓝色的三角交叉在一起,形成了红、蓝两色六芒星,澎湃的魔法气息围绕着念冰旋转着,身前地六芒星持周围照的闪亮。

    希拉德看着念冰.微笑道:“小伙子,个天你给我上了一课,我也同样相信,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一路顺风。”

    念冰含笑点头,在空间之戒上闪烁的银光中.自由之风的轻吟跳入念冰手中,“白由之风!你可以看到世间的一切,你可以走遍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我请求你,化为我的羽翼,带我飞吧。”青色的光芒围绕在冰火同源魔法六芒星周围,以自由之风的轻吟为引,包裹着念冰的身体漂浮而起,速度虽然并不快,但他的身体却冉冉而去。空中的念冰,朝希拉德挥了挥手,“再见了,希拉德叔叔。”

    看着念冰逐渐消失在深渊的尽头,希拉德笑了,“以冰火同源为引的拟态魔法,龙身上的能力竟然用到了人身上,念冰啊!你还真是一个奇怪的魔法师。或许,也会是大陆上第一位全系法师吧,我等着看你光芒湛放的一天。”

    在风的护送下,念冰终于飞出了地底深渊,重新呼吸到地面的新鲜空间,再世为人的感觉令他心中大为舒畅。没有直按降落,简单的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西南方飞去一边飞着,念冰看着手中的傲天刀,心中暗想,什么时候自己能够不使用这些魔法刀也能够自由的控制拟态魔法才算真正掌猩了这门魔法的技巧吧。经过这一晚的事情,念冰更加认识到魔法阵的威力,像龙召唤师希拉德那么强大的存在,自己凭借一个上古魔法阵都能够将他制住,如果能挖掘到更多的上古魔法阵,对自己今后的魔法修炼必然有着巨大的好处。

    想到上古魔法阵,他不禁联想到一个地方,虽然只是去过一次,但他却清晰的记得那里对于魔法阵的记载有多少,父亲曾经对他说过,如果能把那里的魔法书完全领悟练成.至少也能达到魔导师的境界,这次去参加新锐魔法师大赛,正好想办法去看看,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混进去。

    朗木帝国某地。

    森林中的空气永远是那么舒服,但是,气氛却并不如空气那么轻松。凤虚面沉似水的看着面前的木屋,这并不是一间普通的木屋,在木屋周围.有着凤族最原始的古魔法阵.专门用来拘禁本族中犯人所用。

    “第二个,第二个从这里逃走的竟然是你。凤烟啊凤烟,你肯定没想到,你的女儿竟然会继你之后,成为第二个从这里逃走的人。走吧,都走吧.难道上天真要灭我凤族一脉么?”说到这里.两行泪水顺着凤虚苍老的面庞流淌而下,在这一刻,他似乎变得又老了几分。

    “大哥。”凤空走到凤虚身后,“或许是我们逼她逼的太紧了吧。凤女毕竟还是个孩子每一个女孩子都会有爱情地憧憬。”

    红光一闪,凤虚脸上的泪水汽化。冷哼一声.“作为本族地希望之凤,早就应该知道放弃些什么.何况,本族中难道缺少优秀的青年么?空弟,你不用为她辩解了,现在时间还有.凤凰涅磐大典之前。一定要把凤女抓回来,否则,我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空第,凤女从小就和你最亲。你带着凤香、凤迪、凤月、凤舜四个人现在就出发,凭借气息的追踪,就不信抓不到她。”

    凤空叹息一声,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凤虚那萧索的背影,摇了摇头,转身而去。

    森林中某处。粉红色长发在空中飘舞.凤女在山林中急驰着,对于这片森林.她实在太熟悉了。即使是闭着眼睛也绝不会走错。

    “对不起,对不起长老.我不得不走。风月网手打更新!我爱念冰、念冰因我而死,我却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他.我要去替他收尸,我要为他守灵两年。你们放心,凤凰涅磐大典之前,我一定会赶回来的。”此时的凤女,心中充满了悲伤和对念冰的思念。

    凤虚有一点说错了,作为凤族地希望之凤,凤女一直都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有多么重大,更知道凤烟的离去对凤族的打击有多深,第一次见到念冰时,当念冰亲手拾她做了那顿鸽肉饭后,她就对那英俊地青年产生了好感。虽然他有深仇,虽然他有着遥远的追求,但是,他却是那么出色。

    后来,每一次再见念冰,凤女都能吃惊的发现他身上地变化,也能够请晰的感觉到念冰深藏心中的那丝悲伤,同样的没有父母,凤女对念冰极为同情,心中对他地好感也飞快的增加着。但是,尽管如此,凤女也只是将念冰当做朋友看待而已、她知道、自己是不能轻易动情的。尤其是不能对外族人动情,自己代表着凤族的未来。

    火龙洞中,念冰向凤女诉说了自己地爱,凤女强忍着心中的激动说出了自己的难处,念冰没有为难她,在最后时刻,他宁肯牺牲自己来拯救众人。这一切,都再凤女心中烙上了深深的痕迹。那时,念冰虽然生死不知,但凤女却能猜的到,身为龙王的加拉曼迪斯在食物的诱惑和龙神的规定下未必就会伤害念冰。那时,她依旧没有释放自己的感情,在她心中、自己的族人才是第一位的。

    公爵府,又一次见到念冰,看到他平安归来,情感在瞬间战胜了理智,使她投入念冰怀中。但是,只是一瞬间之后,凤女的理智已经恢复。她知道,那样对自己和念冰都没有好处。所以,她义无反顾的选择躲开。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凤虚长老会派凤香去杀念冰。当她从凤空长老口中得知念冰的死讯时,心中压抑的感情终于冲破重重阻隔,冲破了心中所有的顾忌。直到那一刻她才意识到,念冰这个名宇已轻牢牢的占据了她的心。她爱念冰,她心中只有念冰。可是,他却已经死了,因为自己的关系被杀,那曾经救过自己的英俊青年,与自己同样没有父母的男人,就那么去了。他的仇还没有报,他同样压抑着对自己的爱,一切都为自己着想。但是,他却就那么死了。

    当凤女请醒过来时,已经回到了凤族,被凤虚长老关入了禁制之屋。凤虚让她想请楚,惩罚她禁闭。凤女确实想清楚了,她想明白了三件事,第一件,就是对念冰的爱,她知道,自己这生不可能再爱上第二个男人,第二件,她想到了尸体仍然在树林中的念冰,他死了,竟然连尸体都无人收敛,不论如何,自己也要让他入土为安啊!最后一件,她想到了念冰的仇,那一刻,她决定了,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替念冰报那似海深仇。念冰的恨就是她的恨,虽然念冰已轻死了,但她却发誓要为念冰守节。

    凤族的禁制之屋只有一个人逃出去过,那就是凤烟,凤女从没想到过以自己的能力能够跑掉。但是,当她心中的情感完全迸发之时,当她那双美丽的蓝色眼眸因为想起念冰而流下血红的泪水之时,禁制竟然失效了,凤凰血泪将她送出了禁制之屋,她现在只想早些找到念冰的尸体,让他入土为安。

    凭借着刚刚进入武圣级别的实力,赶路对于凤女来说并不算什么,十天后,她已经回到了念冰出事的森林,但是,她找遍那里的蚕一寸土地也没发现念冰尸体的存在。被野兽叼走了么?不会啊,因为森林距离奥兰帝国首都很近,这里凶猛的野兽早己轻被清扫过了。但是,念冰的人去了哪里呢?难道他没死?长老们是骗自己的?

    怀着忐忑的心情,凤女进入了奥兰城,奥兰城一切如故。但是,当她来到蓝羽公爵府门口的时候,她却犹豫了,不论是玉如烟、还是蓝羽公爵,都不是她所能抗衡的,要不要进去问他们呢?犹豫了一会儿,凤女一咬牙,朝公爵府大门走去,她相信,玉如烟毕竟与自己同族,自己不是寻她来报复的,未必就会伤害自己。

    正当凤女淮备进入公爵府时,公爵府的大门却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凤女眼帘。

    “紫清剑,是你么?”凤女试探着问道。

    紫清剑身穿一身为他特制的银色甲胃,配上他那雄伟的身材显得更加健壮了.他正谁备出去买点自己需要的东西,却没想到一出门,迎面就遇到了自己朝思慕想的人儿。

    “凤女。”紫清剑的声音中充斥着八分兴奋、两分惊讶,几步来到凤女面前,刚毅的面庞显得有些局促,骤然看到凤女,他到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清剑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凤女惊讶的问道。

    紫清剑看着凤女,心中不禁一痛,数月不见,凤女变了,变得比以前憔悴了许多,她的眼神黯淡了,皮肤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虽然她依旧是那么美丽,但从她那一身风尘就能看出受了许多苦。

    “凤女,你这是怎么了?你看上去很疲惫啊!当初和你分手后,我和妹妹就到这里来投军了,我拜了蓝羽公爵为师,现在是银羽骑士团中的一份子。”

    拜了蓝羽公爵为师?凤女心中一喜,既然如此,自己就不用进公爵府了,也省却了许多麻烦,赶忙急促的问道:“清剑大哥,后来你见过念冰么?他曾经来过这里。”

    紫清剑听到凤女提起念冰,心头不禁一沉,就算他再粗线条,也能感觉的到凤女的心并不在自己身上,暗叹一声,道:“当然见过了。不过,念冰兄弟没在这里逗留多久就和那头龙走了。他走的时候,还是我和妹妹去送的呢。”

    凤女全身一颤,“大哥,你确定么?你送走念冰是什么时候。”

    紫清剑想了想,说出了日子,凤女仔细一算,正是自己得知念冰死讯的两天后。她的心颤抖了,为什么,空长老您要骗我?念冰没死,没死……

    凤女的娇躯不断的颤抖着,泪水不受控制的澎湃而下。此时的她,看上去是如此的软弱,哪儿还有一点武圣的样子,此时此刻,她心中充满了对念冰无尽的思念。

    “凤女,你没事吧?”紫清剑看着凤女,虽然他不明白凤女为什么会哭,但也隐约猜到与念冰有关。看来,自己是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心如死灰的感觉虽然不好受。但紫清剑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没有表露出来,毕竟,不论是念冰还是凤女,都可以算是他的生死之交,他也只能将自己对凤女地爱深埋于心底。

    凤女擦掉眼中的泪水,追问道:“清剑大哥,你肯定念冰没事么?那他去了哪里?”

    紫清剑坚定地点了点头,道:“他没事啊!和一头龙在一起能有什么事,那只龙还指望他做饭呢。我听念冰说,他好象要去华融帝国参加什么新锐魔法师大赛。估计现在正在路上吧。那个比赛要几个月后才会开始呢。”

    凤女美眸一亮,刹那间,失去的光彩似乎已经恢复了,她深深的看了紫清剑一眼,道:“谢谢你清剑大哥,我先走了。”身影一闪。她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以最快的速度朝南方而去。

    看着凤女消失的背影,紫清剑一阵失神,重重的叹息一声,转身向公爵府走去,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去买东西了。

    “清剑,是你啊!”公爵府门开,婀娜的身影走了出来,一身蓝色长裙的玉如烟看上去是那么的高贵。

    “见过师母。”紫清剑自从听蓝羽公爵说了玉如烟是奥兰帝国第一高手后,对这位师母佩服地五体投地,所以语气上一直都非常恭敬。

    紫清剑是个直性子人,他脸色的变化立刻引起了玉如烟的注意,“清剑,你这是怎么了?似乎有点不高兴似的。”

    紫清剑轻叹一声,道:“师母,我刚才碰到凤女,我听蓝寻兄说,上次凤女他们曾经袭击过您,您,您能不能不追究她。”

    “什么?凤女?”玉如烟全身一震,想起念冰据说的可能性,顿时急切的问道:“凤女在哪里?她人呢?”

    紫清剑误会了玉如烟的意思,有些警惕的道:“师母,您不要难为她好不好,我想,凤女也不是诚心与您为难的。”

    玉如烟眉头一皱,道:“你这傻小子,我有说过会为难她么?快告诉我她在哪里,我要立刻去的找她说点事。”

    紫清剑对凤女的关心使他没有完全说实话,“凤女已经走了一会儿,她可能是要去找念冰吧。师母,您找她有什么事?”

    玉如烟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心中暗想,如果凤女真的是自己的女儿,却过门而不入,说起来,真是悲哀啊!以凤女的能力,自己又不能确定准确的方向,想追也不容易了。“算了,既然她去找念冰了,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希望他们能够早些见到吧。”

    ……

    没有参加华龙厨艺大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对于念冰来说极为遗憾,并不是为了奖金,也不是为了厨神大赛的参赛资格,而是因为小天,作为念冰出道以来的最大对手,作为阴阳调和太极手的使用者,念冰非常想堂堂正正的与他一战,他之所以选择离开而不是回去寻找小天重新比试,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得到了黑暗世界的噬魔刀,令念冰对实力的渴望更加强烈了,现在对他来说,魔法要比厨艺更为重要,所以,他选择早些到都天城利用最后的一段时间多加修炼,同时,他也想多用一些时间将自己的七系厨艺完善,那样,才是一个整体的菜系,才能更好的和太极手抗衡,可惜的是,他现在还缺少一柄土系的魔法宝刀。不过他现在也不急,毕竟,得到那种级别的宝贝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念冰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不错。

    用飞行前进是完全不受地形控制的,念冰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故意选择了比较荒僻的地形,但却距离官道并不远,这样就可以远离人群,放心的飞行了。飘然落在地面上,伸展着自己的躯身体,双手在胸前画出两个三角,红、蓝两色光芒在交织中构成了冰火同源六芒星。念冰轻喝一声,在精神力地引动中,六道光芒接连从自己的空间之戒中飘飞而出,氤氲宝气飘然而出,立色光芒在冰火同源六芒星的控制中围绕着念冰的身体缓慢旋转着,念冰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双手在身前一引,再向下按出,“定。”

    冰火同源六芒星瞬间扩大,印在念冰脚下。而那六色光芒中的红蓝两道光芒瞬间插于念冰脚下那六芒星的中央,其余四色光芒则稳稳的插在魔法阵的周围,六色光芒闪耀,形成一个氤氲光罩围绕着念冰地身体。

    念冰满意的笑了,这是他根据冰火同源拟态魔法,不会有魔法力衔接不上的情况出现。看着周围的六柄神刃。念冰不禁轻吟道:“冰雪女神的叹息。火焰之神的咆哮,自由之风的轻吟,贯穿天地的曙光,神机百变的六芒,永世地狱的诅咒。是你们带给我强大地魔力,你们是我未来的希望啊!”

    或许是感受到了念冰精神力气波动,氤氲宝气升腾而起,变得更加浓郁了,微微一笑,念冰眼中光芒大放,双手下按,眼中神光湛放,轻轻的一掌下拍,引动那氤氲宝气,紧接着,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掌心向上,第一个出现的是蓝色的光球,那并不是魔法,而是纯纯的魔法力,蓝色的潜力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紧接着,蓝光突然一转,变成了红色,再由红变青、由青变白,由白变银,由银变黑,六色光芒交替闪耀着,空气中的各种魔法元素不断着念冰的身体旋转升腾着,感受着魔法元素在变换间产生的种种特性,念冰深深沉浸于其中,自身的冰火两种魔法力就在这冰火同源魔法阵中不断的增强着,因为飞行而消耗的魔法力快速恢复,这就是他现在最主要的修炼方法,可惜,这种修炼方法太过于醒目,所以只能在无从的野外进行,否则,别人看见,必然会因为他这六柄刀而动心。

    在修炼魔法力的过程中不忘修炼精神力已经成了念冰的习惯,精神力完全外放,覆盖防御数百丈范围,哪怕只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能第时间感觉到,这样,不但对他的精神力锻炼很有好处,同时,也能够保护自己不被突然出现的敌人伤害。

    光影闪烁,六柄神刃同时升腾起一层光芒,念冰心中突然产生一丝明悟,并不是因为魔法,反而是对厨艺的感触,得到了噬魔刀后,他一起感觉到自己对血腥的厌恶,并不是厌恶杀人,而是厌恶刀上的血腥气息,自己是一名厨师,如果自己的刀上有血腥气息,又如何能够烹饪呢?六柄神刃不但是自己的魔法刀,同时也是自己的菜刀啊!作为一名厨师,尊敬自己的厨具,尊敬吃自己东西东西的人,是必须的。在这一刹那,念冰决定了,除非是在烹饪的时候,绝不让自己的这些神刀在沾染上血腥的气息。虽然在今天之前,即使是自己的刀斩杀敌人时,也只是刀上的光芒所至,但从现在开始,自己一定要倍加小心,一定不能让这些神刀成为自己的杀人武器,他们是魔法刀,魔法,同样可以对付敌人。

    精神力引动魔法阵中的能量,嗡的一声,最沉重的圣耀刀已经跃入念冰手中,双手握住圣耀刀高举过头,圣师出现过后,这柄圣耀刀上圣洁的气息更加浓郁了,冰火同源魔法阵红、蓝两色光芒骤然大盛,念冰吟唱道:“以贯穿天地的曙光为引,给大地带来温暖的光明,圣洁无暇的光明啊!请你们融合为一,凝结于天地之间,化为净化万物的圣光吧。”白色的光芒骤然升腾,以曙光刀为中心射入高空,笼罩的范围正好是念冰脚下的魔法阵,除了噬魔刀以外,其他的几柄神刃都在这圣光之中发出了欢快的清吟,念冰是在用圣光化解这些神刃上的戾气。只有噬魔刀散发出一层黑色的雾气,与圣光碰触在一起,发出噗噗的声响。念冰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将圣耀刀送回原来的位置,再次换过一柄神刃,同样用出了一个七阶魔法,当他换到最后一柄刀时,却楞住了,作为一名魔法师,他对黑暗魔法的咒语并不熟悉,以前在图书馆时虽然也看到过一些黑暗魔法的咒语,但是他从没想过要使用黑暗魔法,再加上黑暗魔法的大都残缺不全,咒语吟唱的语调又非常艰涩,所以,他知道的黑暗咒语并不多,一时间到不知道应该如何吟唱了,看着手中狭长的噬魔刀,念冰隐隐感觉到,如果自己想真正掌握拟态魔法,关键并不在能否得到一柄土系神刃,而是在于能否真正掌握这柄噬魔刀。

    以冰火同源为引,念冰先后使用了五个七阶魔法,精神力并没问题,但是他的魔法力却消耗的有些多了,就算是魔导士,不间断的使用这么高阶魔法,负荷也是极大的,幸亏念冰的精神力极为充裕,这才能够坚持的住。

    重新回到冥想状态,念冰恢复着自己消耗的魔法力,从开始的凝聚到魔法的使用再到最后的冥想,是念冰一整套修炼的过程,每经过一次这样的过程,在最后的冥想时他才会有一些体悟,而他在魔法力上也会有一定程度的进步。对于念冰来说,现在已经没有了白天黑夜之分,每次飞行两个时辰左右,他就会找到一片偏僻的地方修炼一遍,然后再起身飞行,偶尔吃上一些简单的食物充饥,对于他来说,这样不但不会使他疲倦,精神反而越来越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魔法在不断的进步上,尤其是使用拟态魔法的圆融上更是体现的很清晰。

    连念冰自己也不知道在这种修炼过程中过了多长时间,但他的方向感很强,再加上幼年时的回忆,始终能够认清准确的方位前进着。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