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96章 千年巫妖

    洞穴的正中央站着一个人,全身被黑袍笼罩的人.他的身材极为高大.黑色的大斗蓬和脸上的黑色面具却遮住了每一寸肌肤。幽幽那个绿色的骷髅头正被他捧在手中,在他身旁还站着一个女人,容貌极为艳丽的女人。女人有着一头血红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眸中流露着淡淡的冷傲。她的气息是那么冰冷,魔鬼般的身材是身上黑色长袍所无法掩盖的,只有目光落在幽幽身上时,眼中才会流露出一丝柔光。

    女人开口了,“平潮,这次你做的不错。不但很好的保护了少主,还帮她抓到了一个冥巫。我想,该是帮你进入伯爵境界的时候了。”

    平潮全身一震,眼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光芒。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半身匍匐在地面,声音有些颤抖着道:“女王陛下,我……”

    女人冷哼一声.道:“行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只要你好好的替我和邪主大人办事,我们不会亏待你的。你的任务只有一个,作为我的下仆,你只需要保护好幽幽就足够了,如果她受到了什么伤害,那么,你也不会有存在的必要。我看中的就是你的忠诚,否则,你不会有今天。”

    “是,尊敬的女王陛下,就算付出生命,平潮也会好好保护少主。绝不让您和邪主大人失望。”伯爵,作为吸血鬼中的下仆,本来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是,作为吸血鬼女王地下仆,却不一样了。

    幽幽嘻嘻笑,突然跳到平潮背上,“妈妈,你看我是不是长高了。妈妈,平潮哥哥很好的,你就别训斥他了。”

    女人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幽幽乖,你已经不矮了。小幽啊!以后可不许随便到处跑,小心遇到危险。毕竟,那些道貌岸然的人类中还有许多你无法对付的。”

    幽幽在平潮背上跳了跳,“妈妈,我知道拉,你就不要训我了,幽幽很聪明哦。”

    正在这时,一直处于平静状态,全身笼罩在黑衣中的人开口了,冰冷而低沉的声音从那黑色的面具后响起:“幽幽,这一次,你确实做的很好。丝娜,你知道我们的女儿带回了什么吗?丝娜有些惊讶地道:“邪主大人,难道幽幽带回的不是一个修炼冥巫的黑暗者残留的能量片么?”

    邪主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虽然碎片也有价值,但是同幽幽带回地东西比,却要差的太远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冥巫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虚弱,但是我却能够肯定,幽幽带回来的确是一个真正地冥巫。或许,还是我们的老朋友呢。”

    丝娜眼中惊讶更重了,突然,她扑哧一笑,媚态充满了诱感的气息.“这么说,我们的女儿运气真地是不错呢。冥巫,确实是不错的好东西啊!”

    邪主淡然道:“平潮,你先带幽幽下去吧。幽幽,如果你抓回来的只是一个冥巫留下的能量碎片,作为你这件魔器地灵魂到是很合适,但是,你抓回来的却是一个冥巫,如果只是作为魔器的灵魂.却是太浪费了。”

    幽幽撅起小嘴道:“我不管,爸爸你可不能抢我的东西。”

    邪主淡然道:“你是我的女儿,虽然这个冥巫无法成为你魔器的一部分.但是.他却可以成为你的保护者.绝对忠心的保护者,你先下去吧,等我处理好一切,自然会把他用另一种形态交给你。一个冥巫所能产生的作用,并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去吧。”

    幽幽虽然有些疑惑,但她还不敢违背父亲的命今,只得从平潮背上跳下来,跟他一起出了。

    看着幽幽走了,邪主冷然道:“让我看看.究竟是不是我想象中的朋友。永世普照的黑暗啊!听从我的吩咐,散发于地底深渊,以我的灵魂为基础,释放。”一圈惨绿色的光晕骤然从手中的骷髅头中散发而出,骷髅头在邪主手中仿佛话了一般,整个洞穴都被这绿色的光芒所包围.形成一道坚实的结界。

    如果,此时有一名人类高等级魔法师看到这一幕,绝对会惊讶的合不拢嘴。因为,这是一个被简化了咒语的十阶黑暗防御魔法。如此轻易使用出十阶黑暗魔法的人,那会拥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啊!绝不是黑暗魔导师所能相比的。

    吸血鬼女王丝娜似乎早巳轻习惯了邪主的强大,微微一笑,道:“月,就让我们看看吧。”

    邪主那带着黑色手套的方手闪电般探出,点上了那绿色骷髅头的双眼,一声凄厉的惨叫中,一股黑色的雾气从绿色骷髅中飘然而出。没有任何犹豫的,黑雾刚一出现,顿时以最快的速度向外逸去。

    邪主没有动,丝娜同样也没有动。黑雾撞击在外面那层绿光上顿时被弹了回来.再一次发一声惨叫.比起先散那一声.却要虚弱的多了。

    邪主冰冷而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吧,即使只是灵魂,也无法从我这里逃走,更不要说冥巫其实还是有身体的,只是没有形态而己。”

    萨芬惊怒交加的声音响起,“你是谁,既然是同道中人,何苦为难我呢?”

    邪主冷然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当初黑暗八魔中的四名黑暗魔导师中的一员吧。你是谁?是暗妖?邪血?黑魔?还是巫魂?”

    萨芬毕竟话了数千年之久,听了邪主的话惭渐冷静下来,疑感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八魔之一?你又是谁?你的气息隐藏的很深,我现在的能量不足以感觉出来。”

    “当年你们八个闹了那么大事。可惜了黑武皇一世英豪,最后却落得被神禁毁灭的下场。如我猜的猜的不错,你应该是最狡猾的那个巫魂吧,竟然用转化成巫妖逃过一劫,我到真应该佩服你。根据我那手下和女儿所说,我想,你应该是被封印在那个深渊之中、能够逃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在你们那个时代。我并不算什么。或许,你连正眼都不会看我。但是,几千年过去了,现在这个世界却已经不属于你们了。巫魂萨芬,看仔细了。“

    一层墨绿色的气息从邪主身上散发而出。光芒闪耀中,笼罩了周围的一切、黑色的长袍消夫了,一名异常英俊的中年男予出现在萨芬面并。他皮肤白哲地没有一丝血色,却有着一双墨绿色的眼睛,眼睛中看不到眼珠.只嘻两团墨绿色的火焰在不断跳动着。火焰渐渐由绿转为暗红、暗红色火描形成的眼睛看上去是那么邪忠。

    “巫妖,你、你竟然练成了巫妖?不,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萨芬的声音中充满了惊骇。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曾经的梦想竟然在别人身上实现,曾经的他,极度按近巫妖地境界,他很清楚修炼成巫妖有多么困难那绝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所能办到的。

    邪主冷笑一声,眼中红光收敛几分,“很奇怪是吧,奇怪为什么我是一个人类竟然能活这么多年,还练成了最难修炼的巫妖。可惜,这是我的私密,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明白我地实力有多么强大就足够了。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用诅咒奉献灵魂的方法向我效忠,另一种,就是成为我女儿这件魔器中的魂魄,身为冥巫,你应该很清楚这两种情况的区别,该如何选择不用我教你吧。”

    萨芬恨恨地道:“巫妖又怎么样,如果当初不是神禁的突然降临,我早已经修炼到巫妖境界了,你只是运气比我要好一些而已。想让我臣服,那是不可能的,大不了,我选择自我毁灭.也比做仆人强。”

    邪主淡然道:“那你可以试试,在我面前,恐怕死对你来说都是奢侈的。你现在已经虚弱到了这种程度,想对付你,对我来说太简单了,如果你肯向我臣服,我不但可以帮你恢复原有的能力,同时、还可以给你一定的自由。作为一位巫妖.我的目标十分远大,我需要有人来帮我完成这些目标,这样好了,我让你看一些东西.你再选择是否向我臣服吧,同为黑暗者,我想,你我的目标应该相差不远。”

    绿色的六芒星瞬间出现在邪主面前,光芒闪烁中,三支黑色的瓶子逐渐从那绿色六芒星中浮现出来。每一支瓶子都有尺余高,瓶子上雕刻著极其复杂的花纹,由于花纹非常细密、如果不仔细者,很难分辨的出。三支完全一样的瓶予在瓶肚的正中央都镶嵌着一圈墨绿色的宝石,宝石不大、每两颗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有一寸左方,整个瓶子出来因为是黑色而显得有些阴沉外,并没有什么太特珠的地方。但是,瓶子的出现却立荆今萨芬惊呼出声,“这,这是歌奥达斯封印之瓶么?怎么会在你手中,当初,这不是那些家伙封印遗夫国度的…”

    邪主冷然遣:“不错,正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这瓶子一共应该有七支,以七星之势形成了一个最强的封印。当初,集众神之力,才将遗失的国度封印到另一个空间之中,那些所谓的神们也因为消耗能量过于巨大,绝大部分都处于沉睡之中,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可惜,他们犯了一个错误、遗失国度之王,在最后被封印的一刻,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给七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上烙印了他的诅咒,诅咒很简单,并不足以破坏封印,因为遗失国度之王那时已经无法与众神抗衡,但是,他却用自己的性命拾遗失国度留下了最后的机会。七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上被他下的诅咒很简单,那就是,这十支瓶子永远不能离开仰光大陆,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一丝机会。毕竞,仰光大陆不比神之大陆,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众神进入沉睡之前,特意叮嘱强大的龙神来负责守护这七支瓶子。龙神就派遣了七系巨龙王来看守七只默奥达斯封印之瓶。我想,这个故事你应该也听说过吧。在我们曾经的那个年代,没有谁不想去找到这十支瓶子,将遗夫国度的封印解开。”

    萨芬哼了一声,道:“那是当然了,遗失国度之王在发动诅咒自爆之前曾径说过,如果谁能破开封印,让们重回仰光大陆,那么,这个人就能够成为遗失国度新的主人,不过,七大巨龙王又怎么会好对付,他们一个比一个强,当初我们八魔曾经试过向巨龙寻衅。但是,只有黑武皇老大能够击败巨龙,而我们却差的太多了,最被七龙王合力迫退。那一次,黑武皇重创了七龙王中最强的黑暗龙王卡挂奥西斯,也成为了后来我们被神毁灭根源。可惜黑武皇的实力还差了一丝,如果那天能在其他几名龙王援助之前解决了卡捷奥西斯,或许我们巳径成功了。哼,不要以为你拿到了三支瓶子就怎么样。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必须完全莱合七支才能功效,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拿到的这七支,但是我却可以肯定,你一定已径引起了巨龙们的注意,你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么?虽然你拣成了巫妖,但是,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巫妖出现过。我想,你的实力最多也只能与鼎盛时期的黑武皇相比。我就不信,你凭借一己之力能够对抗的了七大龙王。”

    邪主平静的听着萨芬说完,方手一挥,三支瓶乎同时消夫了,“不错、即使我再自负,也没有自负到以为己能够同时对抗七大龙王。但是,现在却有一个很好的机会。”

    “只要利用好这个机会,未必就不能实现我们的愿望。据我所探知的情况看,冰龙王正在独自修炼,但是他一个,还无法对我构成威胁,所以,我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不过,我虽然可以轻易击败他,但却未必能抓的住他或者杀死他,所以,我需要有更多实力强大的黑暗者帮助我,对付七龙王,必须要分开解决,每减少一个,他们的实力就会减弱几分。“

    萨芬有些好奇的道:“我想知道,你所说的机会是指什么,难道七龙王之间有破绽可寻么?”

    邪主淡然道:“当然有。七龙王中最强的,无疑是黑暗龙王卡捷奥西斯和光龙王迪曼特蒂这对夫妻,他们两个,可以说是七龙王这个整体中的领导者,只要有他们在,七龙王就是牢不可摧的,但是,光龙王却将进入她一生中最虚弱的状态,她快要生产了。而这个时候,黑暗龙王必然会时刻守护在她身边,他们两个,同时还守护着两支默奥达司封印之瓶所以,如果我要对付他们,必然会选择光龙王生产时的那几天,到时候,只要集中我手下所有的力量,很有可能一举得到两支默奥达司封印之瓶,甚至还有可能重创几龙王。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越强大的助力,会使我成功的几率变得更大。一旦得到了七支默奥达司封印之瓶,今后这个世界就是我的,不但是仰光大陆,还包括神之大陆。”

    萨芬冷笑一声,道:“你想的到是不错,不过,七龙王也并不傻。难道在光龙王生产时,他们不会邀请其他巨龙为他们守护么?”

    邪主道:“当然会,不过,据我所知,现在帮他们守护的,只有七龙王中攻击力最弱的空间龙王卡奥迪里斯。就算再有一、两只龙王,这一次的行动也绝不会取消。光龙王和暗龙王的结晶一旦降生,谁知道会是一只什么样的怪物龙,只要七龙王运用自己的龙力令它快速生长,以后再想抢默奥达司封印之瓶。我将面对另一个强大的敌人,七龙王变成八龙王,再想抢瓶子就没有机会了。”

    萨芬心中暗动,面前这个巫妖所规划的理想确实远大,如果他真的能成为这一世界的主宰,就算自己向他臣服又有什么关系呢?想到这里,萨芬犹豫了一下,继续追问道:“那你就不怕七龙王都聚合在黑暗龙王那里么?如果是那样的话,六龙王合力,我们也不可能是对手。”

    邪主淡然道:“这一点我早就想过了,但那是不可能出现的。七龙王聚会,只会在危机关头。不久前,我曾经派人悄悄跟踪他们,发现了他们在雪山的一次聚会,可七龙王只到了五个,而且。他们之间还发生了不少不愉快,虽然为了怕被他们发现,控察时距离较远听不到他们地交谈。但从当时的情况判断,火龙王加拉曼迪斯似乎被黑暗龙王卡捷奥西斯气跑了,而空间龙王则是被暗龙王强迫着才跟他们夫妻而去。简单的分析一下,七龙王中,火龙王加拉曼迪斯和暗龙王卡捷奥西斯曾经是情敌。所以,加拉曼迪斯几乎不可能帮助卡捷奥西斯保护妻子,你我都明白,对付情敌的方法只有现代战争,那就是将对方彻底毁灭,我相信。即使是龙,加拉曼迪斯心中也一定有着这样的负面情绪。”他说的不错,加拉曼迪斯心中确实有着负面情绪,深爱的迪曼特蒂被抢走,他怎么会不恨卡捷奥西斯呢?可惜,邪主却忽略了一件事,忽略了火龙王加拉曼迪斯对光龙王迪曼特蒂的爱。当爱高于恨时,选择往往是相反的。

    停顿了一下,邪主继续道:“冰龙王因为静修,连龙王聚会都没有参加,只要我们不先动他,他应该不会有机会去帮助光、暗两龙王的,而风龙王的任务是守护那些白人,也不会出现,土龙王在七龙王中是有名的好吃懒做,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睡觉呢,所以,我们要面对的只是三龙王,不,只是两龙王而已。对此,我几乎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所要防备的,就是黑暗龙王因为守护妻子而有可能的爆发而已。”

    萨芬想了想,道:“这么说,机会还是很大的。但是,你毕竟还是太势单力薄了,而且,我凭什么相信,你能够在得到七支默奥达司封印之瓶后能彻底打开封印呢?要知道,就算有了七支瓶子,打开封印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邪主笑了,强盛的邪恶之气令虚弱的萨芬瑟瑟发抖,黑雾不断凝结着,“如果没有万全的安排,你以为我会对七龙王开始行动么?早在千余年前,我刚进入巫妖领域之时,我就已经开始安排这一切了。丝娜,展现你的力量吧。”一直静静聆听着的吸血鬼女王娇笑一声,身上瞬间释放出一层暗红色地气流,曼妙的身躯飘然一转,一双并不很大的暗红色翅膀出现在她背后,同时,她那双妖瞳瞬间变成了金色,身躯并没有过多的变化,但是邪主所散发的黑暗气息却硬生生的被逼迫在一旁。

    萨芬再一次惊讶了,“红翅金瞳,你,你是吸血鬼女王?天啊!原来在仰光大陆上我们地同类还有这么多存在着。看来,那些所谓的神有难了。”他很清楚,亲王级别的吸血鬼,那绝对是与冥巫同级别的强大存在,别说是那邪主,就算是这只吸血鬼自己也未必能对付的了。

    邪主淡然道:“丝娜是我的妻子,也是我的手下。为了能够开启默奥达司封印之瓶,我们经过千年孕育,终于诞生了魔妖女。默奥达司封印之瓶开启只有两种方法,一个,就是凭借神之圣女的鲜血来开启,另一个魔法师凭借魔妖女之血。你已经见过她了,那就是我们的女儿幽幽,到时候,只需要她的七滴精血,我完全有把握将默奥达司封印之瓶开启,同时,这些年来,我手中所培养的黑暗魔力是你所无法想象的。”

    萨芬知道,该是自己抉择的时刻了,邪主对自己说了这么多,如果自己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恐怕马上就会被毁灭,面对巫妖和吸血鬼女王。他心中没有一丝侥幸,“好,既然是为了追寻伟大的黑暗事业,我就算附于你又有什么呢?我们黑暗界没有承诺,只有利益。我相信,只要在我还有用的时候,你一定会善待我的。冥巫萨芬,愿意向您效忠。”

    邪主眼中红光大盛,他的目的,就是要真正折服面前的冥巫。虽然这些年也培养了不少实力不错的手下,但除了妻子丝娜以外,却没有一个能达到巫妖这样实力的,他需要地就是黑暗世界的强者,“好,萨芬。欢迎你加入。我名邪月,你可以称我为邪主,也可以称为月主。现在,你知道自己应该做了吧。”黑暗世界没有承诺,同样,也没有信任。只有诅咒的誓言,才能相信萨芬的决心。

    萨芬犹豫了一下。为了生存,为了能看到黑暗一统的伟大,他臣服了,黑色的雾气逐渐变成了紫色,了

    他渐渐将自己的灵魂奉献出来。整个洞穴中弥漫着浓郁的黑暗气息,强烈的气息充斥在每一个角落。只能隐约看到邪月眼中的红色、丝娜眼中的金色和冥巫萨芬散发出的紫光。

    ……

    念冰飘飘的落在地面上,看着面前高大的院墙,他心中暗叹一声,努力回忆着纪年时对这里的记忆,现在,他最希望的,就是这里地一切都没有改变。身材高大的他,在一身金红色长袍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英俊,尤其是那隐约间流露出的高贵气质。胸前火狮子刺绣显得异常威武。

    融亲王府戒备森严,外人想要闯入,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在亲王府大门处却只有两个人守卫着,两名守卫的表情都很平淡,身上只是穿着普通的士兵布衣,连盔甲都没有,只是胸口处却刺绣着一个巨大地兵字,左肩膀处,有一个不大的青狮子标志。

    念冰脑海中回想着当初父亲的讲述,火焰狮子骑士力不但整体作战能力极为强悍,单体的战斗力也极强,与银羽骑士团一样,最基础的战斗力才是初级剑师级别的骑士,银羽骑士团地骑士根据头盔上的羽毛颜色来区分级别,而火焰狮子骑士团则是根据肩膀上的狮子刺绣颜色来区分。从低到高,分别是白、青、黄、红、金五色。其中,白色狮子代表的,是火焰狮子骑士团一般的战斗骑士,也就是初级剑师以上的骑士。而青狮标志,则代表的是高级剑师,到了黄色标志,那就至少是大剑师的骑士了,而经狮骑士,则是火焰狮子骑士团的中坚力量,他们拥有着武半家级别的实力,最高等的金色狮子标志,除了融家的掌控者们以外,只有八人被授予这样的荣誉,其中,有五名同样是武半家,而是魔武斗家,五人所统帅的魔狮中队,具有超强的作战能力,同时,也是融亲王麾下火焰狮子魔法团的护卫队。而那三名金狮子武圣与融亲王的两个同为魔导师的弟弟,正是骑士团的五大副团长。

    用高级剑师来守门,恐怕除了各国宫廷以外,恐怕也只有融亲王能够做到了,前些天在华融帝国与奇鲁帝国联手攻击亻奥兰帝国之时,融亲王派遣手下五名副团长中的三人带领五千火焰狮子骑士团与北方集团军会合,威慑着强敌朗木帝国不敢有丝毫妄动。

    念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大步朝门口走去,仿佛没有看到那两名守卫似的,眼看他走近,两青狮守卫赶忙恭敬行礼,没有丝毫阻拦。念冰暗暗松了口气,通过第一关,进去以后就容易的多了,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魔法力内蕴,大步埋头入这曾经的家。

    融亲王府占地面积极广,与华融帝国皇室同为都天城的城中之城,夜色弥漫,府邸内灯火并不如何明亮,看着那些似曾相识的景物,念冰心情一阵激荡,再次回到了自乙曾经的家,却是用的冒名顶替的方法,父亲英俊面慈祥的容颜,不断在他脑海中徘徊着。

    不敢有太多的停留,念冰快步朝自己的目标走去,他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精神力,只要将自己需要的东西牢牢记住,这一趟也不算白来了。

    “融冰,你刚出去了么?”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念冰全身一震,他当然知道,融冰就是自己哥哥的名字,停下脚步,居高临下保持着镇定,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老者正朝自己的方向走来,这个人他认识,有些阴沉的面庞,高欣的身材,以及精光内蕴的双眼,都令他如此熟悉,除了比当年看上去苍老一些以外,并没有太多变化。当年,他就是对自己父亲最不满的人之一啊!

    强忍着心中的愤恨,念冰躬身行礼道:“见过三爷爷。您这是要出去么?”这名老者,正是融亲王的三弟融飞,火系魔导师。

    融飞哈哈一笑,道:“是要出去,找人下棋去,这可是你三爷爷我一向的爱好啊!怎么?你到是忘了。是不是最近被依诺那丫头缠的啊!”

    念冰尴尬的笑笑,道:“三爷爷取笑了,我正想去书房看看书呢,您要下棋,我就不耽误您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