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97章 容貌相象的兄长

    融飞拍拍念冰的肩膀,微笑道:“小子,好好努力吧,前几天大哥说你已经进入了魔导士境界,在爷爷真为你高兴。小一辈里,就属你最堪造就,三爷爷支持你。过些日子,新锐魔法师大赛就要开始了,你可要争气啊!我听说前面传来的消息称,这次冰神塔派来了年轻一辈中的天才,好象叫什么千幻冰云的,你要是能把她赢了,我想,你爷爷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念冰唯唯诺诺的答应着,惟恐被融飞看出一丝破绽,毕竟,在相貌上他虽然很像融冰,但还是有些区别的,对于熟人来说,只要仔细看,并不是认不出来,幸好因为天黑,融飞又没有再罗嗦什么,走出了亲王府,找人下棋去了。

    融飞走了,念冰却发现自己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一旦被融飞发现了他的身份,在这藏龙卧虎的融亲王府,他很难有逃脱的机会。

    离开了十几年,幼年时的记忆毕竟有些模糊了,念冰一边寻找着路径,一边加快小时候对这座王府的记忆,比常人要强上许多的记忆力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经过小半个时辰的寻找,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目的地。他的运气不错,除了碰到了融飞以外,一路上只遇见了几拔巡逻的护卫和一些仆人而已,那些人都把他当成了融冰,自然不会有人对他有所阻拦。

    高大而宽阔的书房在一个独立的院落,院子中种植着各种奇花异草,只有一条不算宽阔的小路通向院子中央的四间大屋,刚一接近院落,念冰的精神力向他发出警兆,迅速用精神力搜索一周。至少在这座院落内发现了十余名暗岗,念冰知道,这只是自己发现地,恐怕没发现的也不在少数。书房属于融亲王府的重地,除了融亲王一家以外,外人进入必须有融亲王亲自颁布的手令才可以。

    踏入书房所在的院落,并没有人阻拦,但是。念冰却清晰的感觉到精神力能够探察到的暗岗有所精神波动,难道他们察觉了?应该不人吧,既然已经来了。他就没有后退之路,平静的向走向书房,书房地正门上有一个红色的六芒星图案,念冰知道,自己最大的考验即将到来,守卫们认不出自己的身份,但是,想进入书房,却要通过最后一到关卡,也就是魔法阵的考验。这个魔法阵可是不认人的。只有知道开户之法才能进入。这一点念冰早就知道,但他还是来了,因为,他对自己在魔法阵方面的知识有着充分的信心。

    站在门前,不去管那些暗岗,精神力完全集中。如同一柄尖刀般直接插入了魔法阵之中,刹那间,他只觉得全身一热,眼前仿佛看到了无数魔法符号在围绕着他飞舞一般,每一个符号都充满了火焰的气息,复杂的魔法阵构造令念冰心中一惊。不过,他虽惊却不乱。迅速的梳理着魔法阵的头绪,强忍着那一波波袭来地热流,调动起体内的气息,自己的感受着魔法阵中微妙的变化。当他终于探询到魔法阵的中心时,他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魔法阵。魔法阵中心最重要地组成部分,也就是魔法阵的阵眼。竟然是一滴鲜血,不用再刻意的探询什么,他猜也猜的到,这正是祖父融亲王的血液,而这个魔法阵所起到的效果,魔法师以这滴血为引来探察来者的身份,试问,还有什么比备注再正确地探察呢?

    发现了这一点,念冰知道自己不用再寻找什么开阵之法了,没有任何犹豫的,伸手暗上了红色六芒星的中央,红光瞬间大放,念冰只觉得全身一热,下一刻,他已经进入书房之内。好一个魔法阵,集合了探询、攻击、传送三大功能,看来,自己选择来偷阅魔法书是完全正确的。

    书房外,两个暗岗正在交谈着,暗岗甲道:“兄弟,刚才我没看错吧。之前,我怎么记得小王爷已经进去了?他怎么换了身衣服又从外面来了呢?难道是我眼花不成?”暗岗乙道:“不,不是眼花,我也看到了。不过,小五一斧脾气你也知道,更何况,书房是我们融亲王府的重地,里面或许有什么玄机呢,说不定是小王爷用过传送阵出去,然后又换了身衣服回来。反正是小王爷没错。何况,除了亲王大人地血亲以外,外人也不会被那个魔法阵认可啊!别杞人忧天了,好好留意四周吧。虽然未必有人敢来这里捣乱,但我们还是要克尽职守。”

    进入书房,纸的气息扑面而来,念冰小的时候曾经在父亲的带领下来过这里一次,只不过那次并没有什么记忆,书房内的几间房是完全相通的,这里尚有什么初级魔法书,都是融氏家庭多年以来积攒的心血,所有刻意完全相通,一排排高大的书架看的念冰心痒难搔,这些,都是能够帮助自己提升实力的宝贝啊!一个箭步跃到最前面的书架旁,开始查询着书架上书籍的名字,寻找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咦。是谁进来了?难得有人过来看书啊!”清冷的声音从最左边书架后传来,使刚找到一本顶级火系魔法咒语的念冰不禁全身一僵。都这个时候了,书房里怎么还会有人呢?第一个动作就是先将那本魔法书收进自己的空间之戒,然后快速凝聚起魔法力,是谁在这里呢?

    念冰此时心中到没有什么畏惧,毕竟,能够进入书房之中,他并不怕别人认出身份,只要对方把自己当成哥哥,就算一起看书,也未必会被对方看出破绽。想到这里,他稳定着心神朝左侧的书架后走去,平静的道:“是我,谁这么晚了还在这里看书?”

    脚步声响起,念冰和那未知的人同时朝一个方向走去,当念冰转过一个弯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一瞬间,念冰和对方同时呆住了,大脑陷入一处空白之中,两人互相对望着,谁也说不出话来。同样的身高,相似的相貌和气质,使他们都有面对镜子地感觉,如果不是衣服颜色不同,他们或许会以为自己眼前出现的是幻觉。站在念冰对面的。是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同样的。在他左胸位置上有一个金色的狮子图案。两人彼此对视着,从开始时的呆滞逐渐转变为惊讶,“你是谁?”三个字同时从两人口中说出。

    念冰在问出三个字的时候已经醒悟过来,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与哥哥见面。

    融冰眼中光芒一闪,煞气必露。火焰地光芒瞬间在身上升腾,左手一引,一个火球出现在他胸口处,奇异的事情发生了,火球变成了一只大手。瞬间向念冰脸上抓去。念冰地反应也不慢,同样的红色光芒从身上亮起,火光一闪后,书房内重新恢复了平静。

    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不用怀疑我的脸,我并不是带了面具。哥哥,十二年不见,你忘记了念冰么?”

    融冰全身剧震,失声道:“你,你是念冰?”上下打量着面前这无论身材与相貌都与自己极为相似的青年,他的心颤抖了。

    念冰知道现在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否则,自己绝对无法离开书房范围。既然已经遇到,那也只有选择面对,缓缓点了点头,“哥,是的,我回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你还好么?”他的心在微微的震颤着,尽量抑制着自己激动地情绪。

    融冰眼中闪过一丝泪光,猛的上前一步,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念冰同样张开手臂,与哥哥抱在一起,兄弟二人同时感受到了对方激荡的心跳。

    半晌,融冰松开了手,抓住念冰的肩膀仔细的看着他,融冰笑了,“好小子,你和我还是那么像,现在连身高都差不多了。天叔呢?天叔有没有跟你一起回来?你们回来真地是太好了。臭小子,你一定是装份成我才进来的对不对?”

    念冰黯然摇头,道:“哥,爸爸没回来,他也回不来了。”从刚才那一抱,念冰知道,哥哥对自己的感情并没有变。或许,融家的加价会把自己和父亲当成融家的叛徒、逃犯,但他深信,自己的哥哥不会。这是一种盲目的信任,由直觉而来地信任。

    融冰眼中惊芒大放,“念冰,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天叔他……”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父母的事想必你也知道,爸爸为了从冰神塔救出妈妈,八年前,义无反顾的带着我上了冰神塔。但最后逃出来却只有我。八年了,爸爸和妈妈已经去世了八年。”说到这里,他的眼圈红了,泪水顺着面庞流淌下来,多年抑制着的感情在面对亲人时终于忍耐不住,泪水在身体的颤抖中坠落,书房中充满了悲伤的气息。

    融闵有些呆滞的看着念冰,虽然念冰只是简单的叙述,但他却能够感觉到这些年自己这位弟弟受了多少苦,没有了父母,他是怎么过的啊!

    多年的独立,念冰已经学会了坚强,擦掉脸上的泪水,看着融冰道:“哥,我也不瞒你,今天我来这里只是想偷窥书房中的魔法书,没想到却遇上了你,看来,一切都是注定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如果你还当我是弟弟,就不要拦阻我离开,好么?”

    “不。”融冰一把抓住念冰的手臂,“念冰,你怎么能就这么走呢?你是融家的一员啊!这里是你的家,你哪儿也不要去。”

    念冰惨笑一声,“家?还有人会认为我和父亲是融家的一员么?就算有,恐怕也只是你和大伯吧。哥哥,我不希望给你带来麻烦。”

    融冰紧紧的抓着念冰的手,道:“或许,现在还没人认可你,是,总有一天,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弟弟,是融家的一份子。”

    听着融冰坚定的声音,念冰眼中的历史人物消失了一些,“哥,你的意思是说,融亲王已经确定越叔为继承人么?”自从被赶出了家,念冰心中已经没有爷爷,他对爷爷的记忆中只有严厉而没有慈祥,他还深深的记得,爸爸愤怒的骂父亲和自己时的样子。从离开融家的那一天起,他就不再承认自己是融家的一员,也不承认融亲王是自己的爷爷。融亲王的继承人一直是个迷,毕竟,不论是融亲王本人,还是他的两个弟弟,子嗣都极多,而且不乏出色者,想从中挑选一名继承人谈何容易?

    融冰颔首道:“两年前,爸爸已经确定,当他百年之后,由父亲继承亲王之位。父亲经常说,其实他的天赋不如天叔,如果天叔还在……”

    念冰阻止融冰再说下去,“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替我恭喜大伯吧。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过这里,好么?”

    融冰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念冰,你真的要走么?父亲在家里的地位现在已经很高了,天叔已经去了,或许由我和父亲建议,爸爸会允许你重新回家呢?毕竟,你身上流着融家的血啊!留下来吧。”

    念冰笑了,冷厉之色从眼中一闪而过,“哥,你要明白,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就算留下来又能怎样呢?还像以前那样被人排挤么?我不会留下的,不过,总有一天,我会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一切,我会让爷爷后悔的。父母的仇,我一定要报。”

    融冰松开了念冰的手,他知道念冰说的没错,就算融亲王同意念冰回来,他在家中的儿孙里,也绝对是最不受重视的,只会受到排挤。

    直视着念冰的双眼,融冰平静的道:“念冰,自从当初你离开以后,我就改穿了白衣,因为我记得,你喜欢白衣。今天你来,穿了红衣,虽然是为了装份成我的样子进府,但我知道,你并没有忘记我这个哥哥。别的我不想多说,我只想告诉你,小时候的承诺我还记得。”

    念冰全身一震,泪水再次抑制不住,猛的抱住自己的哥哥,融冰的话温暖着他的心,他知道,小时候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良久,融冰将念冰推开,“弟弟,你要记住,想为天叔和婶婶报仇,就一定要坚强起来,只要你需要,我一定会帮你的。”

    念冰深吸口气,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哥,我会记住你的话,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哥哥。我要走了,如果再有人来图书馆,我就走不了了。”

    “等一下。”融冰叫住转向欲走的念冰,他快速走到书架后,将一个厚实的大本拿了过来递给念冰。“这是我多年以来对魔法研究所记录的笔记,或许,对你会有些用处。念冰,你这次回来想看些什么样的书?”

    念冰楞了一下,但他还是接受了哥哥的好意,从空间戒指内取出先前拿的那本书递给融冰,道:“我本来想找些高阶魔法咒语和关于古魔法阵的书。”

    融冰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不想暴露身份,那你就先走吧,告诉我你住在哪里,过几天我走找你。”

    念冰说出了自己的住址,将那厚厚的魔法笔记收好,在融冰目光的护送下离开了图书馆。

    走出书房。呼吸着夜晚的空气,念冰突然深得全身很通透,压抑的感情似乎在与哥哥地拥抱中消失了,融冰的话极大的温暖了他的心,让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真正关心他的亲人。

    缓步向外走着,感受着胸膛内那股暖意,念冰隐藏着的那颗冰冷之心正在逐渐的融化。

    “啊!小王爷您在啊!我一猜您就在书房。太好了,王爷正让我找您呢。您快跟我走吧。”

    念冰抬头看走,只见一名红狮武士正站在面前笑望着自己,不会这么巧吧,这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

    这名红狮武士看上去四十多岁,似乎和融冰很熟悉似的,没等念冰回答,拉着他就朝府内深处走去,融亲王召唤,如果是哥哥,根本没有不去地理由。融亲王是整个融氏家庭的大家长。没有人敢违背他地命令。

    念冰原本放松的心再次紧张起来,一边走着,心中一边盘算着该如何应付融亲王,现在他只希望融亲王老眼昏花,看不出自己并不是融冰。

    很快,红狮武士将念冰带到了一座大房子前。念冰认得,这是亲王府的主屋,也是融亲王自己的书房,更是华融帝国最高军事重地,不知道有多少战略决策都是在这里决定的。

    “好了,小王爷你自己进去吧,我先走了。亲王大人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你可要小心一点。”说完,红狮武士朝念冰眨了眨眼睛,转向而去。

    站在融亲王的书房门外,念冰一时间楞住了,进去?还是不进去?十几年没见过他了,真的要进去么?在这一刻,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安危,心中所想的,都是弥漫于心间地亲情与仇恨。

    正在念冰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苍劲而浑厚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是冰儿么?到了门口怎么还不进来?难道还要爷爷请你不成。作为一名优秀的魔法师,心智坚韧是非常重要的,而你似乎很忐忑,难道最近犯了什么错不成。”

    是他,久违的声音念冰再次听到时心中不禁一阵激动,融亲王地声音中没有他幼年记忆时的严厉,他的声音,如同钻入自己精神世界一般,每一个字都带来震撼的感觉。

    推门而入,房间中灯火通明,诺大的房间内布置很简单,除了几盆绿色植物以外,就只有桌子和椅子,巨大的书案后坐着一名身穿火红色魔法袍的老人,他地须发雪白,虽然坐在那里,却依旧能感觉到他那高大的身材散发着不凡的气息,一双黑色的眼睛中充满了深邃的光芒,丝毫没有普通老人污浊的昏黄。

    感受那如同冷电一般地目光,念冰不自觉的低下头,稍微犹豫了一下,才恭敬的道:“爷爷,您找我来有事么?”

    融亲王看着站在书案前的孙子,目光接连闪烁几次,突然,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但是,异样只维持了一瞬间就消失了,淡然道:“冰儿,你先坐吧。”

    “是,爷爷。”念冰很不情感的叫着爷爷二字,走到书案旁的一张椅子处坐了下来。

    融亲王道:“冰儿,你平时不都喜欢穿白衣么?为什么今天改穿红衣呢?”

    念冰心跳加快一分,但他明白,在融亲王这样的强者面前,一旦自己的心有漏洞,很容易就会被认出的,赶忙调匀自己的精神力,尽量让身体放松一些,这才回答道:“老穿白色的衣服实在太单调了,所以今天换了红色。我记得,您不是最喜欢红色么?”

    融亲王脸上流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身上镶金边的红色魔法师袍微微的抖动一下,深邃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伤感,“红色确实很好,红色象征着我们所拥有的火焰,同时,也象征着热情、奔放和活力。冰儿,你是融家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人,仅仅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就达到了魔导士境界,这固然和家庭的帮助有关,但是你自己的努力却是最重要的。今天我找你来,是有几件事要问你。”

    念冰点了点头,道:“爷爷,您问。”

    融亲王淡然道:“我得到消息。这次冰神塔派来参加新锐魔法师大赛的魔法师非常出色,对此你怎么看?”

    刹那间,念冰眼中燃烧出强烈的信心,“不论矮人有多么强大,参于我来说,没有失败的理由。”

    “就这么简单?”融亲王眼中流露出一丝威严。

    念冰没有回答,只是坚定的点了点头,确实。在他心中,已经没有了失败的想法。

    “好。不愧是我的孙子。”融亲王眼深意的点了点头。

    念冰此时心神已经逐渐恢复了稳定,抬头看向融亲王,这一次,他才看清了十二年不见的爷爷。第一个感觉,就是他老了。十二年不见,原本班白的须发已经变成了雪白。虽然融亲王地眼神依旧那么锐利,但是,脸上的皱纹却难掩岁月留下地沧桑痕迹。爷爷老了。

    “恩,冰儿,我喜欢你现在的眼神。几天没有看到你,你的精神力似乎进步不小啊!”

    念冰淡然一笑,道:“这都是爷爷教导有方。”

    融亲王道:“我今天找你来,不仅是要问问你对比赛的态度,同时,也要传你一件东西,我希望你能穿着它来参加这次的魔法师大赛。不过,想要得到它,你必须要经过我的考验。”

    念冰楞了一下,道:“考验?爷爷,难道您还不知道我的实力么?考验就不必了吧。”虽然念冰自信自己也有着魔导士的实力,但是,他毕竟不是单纯的火系魔法师,如果真与融亲王这样的强大的魔导师对抗。恐怕很容易就会露馅地。

    融亲王摇了摇头,道:“不,想得到这件东西当然是需要考验的。从小我就教导过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跟我来吧。“说完,不知道他在书案上什么地方轻按了一下。轧轧声响中,书案前原先念冰站着的地方竟然裂开了一道宽达半丈的地缝,青石制成的台阶直通地下深处。

    看到这秘密隧道,念冰心中暗叹,如果不是自己装份成了哥哥地样子,恐怕一辈子也无法知道融亲王府邸内的秘密吧。

    融亲王从书案后走了出来,他的身高比念冰略微矮了一点,但是,当他经过念冰面前的时候,却像一座巍峨的高山,带给念冰强大的压迫力。自从与凤族长老凤空交手之后,念冰对于魔导师并不惧怕,他并不怕融亲王的实力有多强,但是,现在这时候,他最怕地却是暴露自己的身份。

    融亲王顺台阶而下,念冰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下去,台阶很长,融亲王所过之处,两旁的墙壁每间隔一丈都会亮起两盏火焰般的灯光。

    融亲王没有说话,念冰更不会说,所谓言多必失,他的声音虽然虽然与融冰很像,但细微的差距还是有地。

    大约下行百米左右,不再有台阶出现,融亲王带着念冰顺着一条狭长的甬道向黑暗深处走去,念冰控制着自己的气息,控制着激荡的心情,不断的思考着该如何应对接下来要面临的局面。

    终于,甬道的尽头到了。这是一个宽阔的大厅。高约五丈的正方形大厅边长达到百丈左右,整个大厅的周围都是由坚硬的石块修建而成,念冰深吸口气,这样的地下大厅,需要多少人才能建设出来啊!更何况,在这大厅之中他感觉到了魔法气息,不用问,这里肯定有着极强的魔法封印,那是充满压迫的封印,在这座大厅之中,魔法元素都变得很迟缓,空气虽然并不憋闷,但身为魔法师的念冰却感觉到一丝压抑。

    “这里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在你最早修炼魔法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度过了三年的时间,正是那三年,给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里的魔法元素虽然稀薄,但在魔法阵的作用下,魔法元素却非常均匀而精纯,没有任何外面气息的杂质影响。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融亲王走到大厅中央停了下来,在他脚下,是一个直径三丈的巨大红色魔法六芒星。

    念冰看着融亲王,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出手攻击,真的要打么?他有些怀疑自己的想法,“爷爷,我是晚辈,怎么能攻击您呢?“

    融亲王微微一笑,道:“现在你是学生,而我,则是你的考官,没有什么不能攻击的,放手施为吧,如果你不能通过我的考验,我不但会取消你代表华融帝国参赛的资格,同时,也会让你在这里关上三个月的禁闭,为了你的自由,自己努力吧。你应该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是绝对不会留手的。“火焰,从融亲王身体周围腾起,红色的火焰光芒带来了极大的热量,是整个地下大厅的温度都在逐渐的升高着,空气中的火元素分子飞快的朝融亲王凝结着,每多凝结一分,融亲王身体周围的火焰就会强盛一分。

    暗叹一声,念冰知道自己不动手是不行了,现在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在不被融亲王发现自己的身份前提下,完成他的考验。想到这里,念冰的脸色变得平静下来,作为一名出色的魔法师,冷静,绝对是最关键的东西。

    火焰,同样从念冰身体周围腾起,虽然没有融亲王那样气势逼人,但那灼热的火焰抢火元素的速度却丝毫不慢,念冰身体周围逐渐变成了一片火红,右手平伸而出,一团火球骤然出现在掌心之上,火球在火元素凝结的过程中不断变化,体积的增长使它的气息也在不断增强着。

    融亲王点了点头,道:“好,化繁为简,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到要看看,你能把火球变成什么。“

    念冰淡然一笑,道:“那您就等着看吧,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他很清楚,融亲王既然让自己攻击,就会给自己充分凝结魔法力的时间,既然如此,一切就都变得好办的多,虽然单一火系魔法未必能达到魔导士的程度,但自己的优势却在于精神力。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