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98章 对决-念冰与融亲王

    火球,在念冰手中变得越来越大,渐渐的,体积已经超过了两尺,澎湃的火元素不断发出噗噗的声音,念冰此时已经将它高举过头顶,在他身体周围的热量,正在不断地增强着。

    火球术,只不过是一个二阶的魔法,对于魔导士来说,这是一个不需要吟唱咒语的魔法,但是,现在念冰所凝聚的,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二阶魔法了,以低阶魔法的手段来凝结高阶魔法所需要的魔法力,这就是融亲王所说的化繁为简,既然融亲王要测试,那就纯凭魔法力来试吧。

    当火球的体积提升到三尺的时候,体积不再增加了,火球术,本身是一个很稳定的低阶魔法,但是,念冰凭借这个魔法凝结了这么庞大的火元素,它又怎么会稳定呢?谁也不会怀疑,这个直径达到三尺的巨大火球,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但是,接下来念冰所做的事却吓了融亲王一跳。

    红色的巨大火球在念冰的乘中渐渐发生了变化,不是继续增大,而是开始了缩小的过程,最先缩小的是外面那一圈火焰,原本火焰光芒四射的火球顿时变得暗淡了许多,整个火球由红色变成了暗红色。

    融亲王轻咦一声,他惊讶的发现,念冰那双蓝色的眼眸此时已经覆盖上了一层白色的光芒,身为魔导师的他当然知道,这是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后才会拥有的情况,融亲王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自言自语地道:

    “小子,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精神力竟然这么强。”

    是的,现在念冰使用的,正是自己庞大的精神力。火球变得巨大后确实极不稳定,但他却属于用自己的精神力来压缩这个火球,可见他对自己的精神力是多么有贪心了。多日以来的修炼并没有白费,不论是魔法力还是精神力,他都有了不小的进步。

    暗红色的火球在颜色变化后开始了压缩的过程,每被压缩一分,火球都会停顿一下,然后再继续压缩,念冰眼中的白色光芒越来越强盛。精神力已经提升到了极限,他要做的不再单是压缩,同时,还要有效地控制火球内部的火元素,甚至连火元素地排列都要安排好,否则,一旦这巨大的火球爆发,第一个倒霉的,就会是他自己。

    火球在持续变小着,念冰对自己贪心十足,此时此刻,他不但是为了应付面前的考验。在内心深处,也隐隐隐有争胜的意思,他要让这位当初对自己和父亲严厉的爷爷看看,自己并不是一个废物。

    当巨大的火球从直径三尺变成两尺时,火球的颜色再次发生了变化,在暗红色的火球表面,浮现出一层深蓝色的火焰,火焰很小,但却清晰地存在着,念冰身体周围方圆三丈之内的空间已经因为高热而变得有些扭曲了,而那个念冰在不断缩小的火球,正在逐渐朝蓝色发展着。

    融亲王惊讶地看着念冰,他还不停止吗?还要继续压缩下去?难道他的精神力已经上探到了魔导师的境界?此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不再只是看着,开始默默吟唱起了咒语,毕竟面对这样一个不知道威力如何地巨大火球,即使是亲王这样的强者,也不敢有丝毫轻视之心。

    终于,火球完全变成了蓝色,看着手上那蓝色的火球,连念冰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力所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由直径三尺变成直径一尺,凝结了那么庞大的火元素,如果再压缩下去,恐怕自己的精神力很难承受。

    “爷爷,你可要小心了。”念冰提醒融亲王一声后,火球从他手中飞了出去。

    火球并不是直线攻击地,而是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朝融亲王头顶处落了过去。

    融亲王眼中光芒大放,他的咒语似乎也已经完成了,身体周围的火焰一瞬间内从红色变成了暗蓝色,火焰在火球来临之前快速凝结着,龙吟声中,竟然化为了一条长达三丈半的蓝色火焰之龙迎向念冰发出的压缩火球。

    当然,融亲王地魔法还没有结束,作为大陆火系魔法师中的佼佼者,华融帝国第一国师,他的实力又怎么会只有这些呢?当第一条蓝色火龙冲向那压缩火球的时候,第二条火龙也在快速的凝结着,同时,蓝色火焰在他身体罱形成了一层蓝色的火焰光罩,隔绝着外界的气息。第二条火龙也飞了起来,从另一个方向迎向火球,只不过,前冲的速度要快的多,当第一条蓝色火龙即将与火球接触时,第二条火龙也同时到了。

    念冰当然不愿意自己辛苦凝结而来的火球就这样被结果掉,他立刻做出了反应,原本化弧前飞的火球突然急剧下降,仿佛陨落一般朝地面砸去,而那两条火龙也飞快地追了上来,就在火球即将落在地面之时,它突然贴地前飞,向左右各自晃了一下,引开两条火龙,然后才猛地一个加速,朝融亲王飞去。

    融亲王赞道:“好,不愧是我的孙子,就让我们祖孙俩来一场二龙抢珠的好戏吧。”一边说着,他的右手在空中微微一引,念冰看到了奇异的一幕,两条火龙中的其中一条身体瞬间膨胀到了极限,几乎充满了整个大厅内三分之一的面积,将念冰那颗火球囊括其中,而另一条火龙则直接冲入前一条火龙体内,没等念冰反应过来,已经追上了他的火球。

    再想挣脱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念冰也不会任由两条火龙的能量来蚕食自己的压缩火球,就算要爆发,也要找到最佳时机。火球闪电般快速地移动着,没有任何目标,移动的方向杂乱无章,却在第一条膨胀的火龙体内制造出了一片残影,就在第二条火龙盲目地追踪火球之时,念冰眼中白光骤然大放。

    轰----

    巨大的轰鸣声令整个地下大厅剧烈地震荡起来,四面墙壁以及地面和大厅顶部同时湛放出强烈的红光,剧烈地轰鸣震得念冰接连倒退几步,不断在身前施加着一个又一个火墙术。

    整个大厅都在红、蓝两色光芒的交织中呻吟着,没有人能想像出那剧烈爆炸所产生的威力。一切都过去了。念冰脸色有些苍白地跌倒在地。不过,在当初火龙王加拉曼迪斯帮他加强过的体质作用下,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精神力地震荡剧烈了一些。

    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看着大厅另一边依旧站立着的融亲王,他知道,自己应该是通过考验了。

    融亲王身体周围那层蓝色光罩还在,但是,他所发出地两条七阶火龙却被炸的粉碎,连一点火焰残渣都没有留下。念冰消耗的魔法力虽然不少,但也只是相当于一个七阶魔法的,而他却用了两条七阶火龙,还都被念冰那个高度压缩的火球给炸毁了。从现在的场面来看,反倒是念冰占了一些便宜。

    啪,啪,啪。融亲王鼓起了掌,淡淡地道:“就算是真的融冰来做,恐怕也只能做到你这种程度了吧。不错。很不错,年轻的魔导士,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念冰全身一震,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强压着内心的惊讶,故做诧异地道:“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是融冰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融亲王摇了摇头,道:“正是因为我认识自己的孙子,所以我才知道你并不是他。其实,在我刚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你不是他了,否则,我要给自己孙子一件东西,又怎么会带他来这里进行测试呢?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怎么会不了解自己孙子的能力?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实力很强,强到接近了融冰地境界。不过,接下来如果你不能拿出与我对抗的实力来,最后的结局,只能是饮恨在这里。为了荣誉而战吧。对于入侵的敌人,我是不会留手的。好久没有活动,有一个魔导士作为对手,我想,这还是不错的。”

    念冰站起身,他知道,现在再说什么融亲王也不会相信自己是他的孙子融冰了。战就战,难道自己还怕了吗?童年时因为自己和父亲所受地委屈在瞬间迸发了,仇恨的光芒从他眼中电射而出,念冰的声音变得很冷,“融亲王不愧是融亲王,居然还是被你发现了,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我不是融冰的呢?”

    融亲王淡然一笑,道:“这并不难,首先,冰儿的衣着十几年都没有变化了,无论春、夏、秋、冬,他都穿地是白衣,怎么会突然改变呢?还有,就是你胸口处的金狮刺绣,不错,你乡的很像,一般人很难看的出来。但是,你不要忘记我的外号,身为火焰狮王,如果我连象征自己的标志都认不出了,我也白得这个称号了。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念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战吧。”缓缓闭上眼睛,感受着心怀的激荡,他仿佛又回到了童年,他记得很清楚,几乎每一次父亲带自己去见这位爷爷的时候,除了怒骂之外,爷爷似乎并没有表露过别的情绪。所以,每一次见这位融亲王,都是念冰最不愿意干的事,今天,终于又要面对了,在对立的情况面对。爸爸,如果不是因为他,或许我们至少还能有个家啊!但是,从我出生那一天起,也除了你和妈妈居住的那个小屋以外,我就没有家了。融家不属于我,我也不是融家的一份子,今天,就让我抛弃一切,与自己的亲生爷爷一战吧。结果是生是死已经不重要了。

    想到这里,念冰没有再掩饰什么,双手缓缓合向自己身前,左右手食指同时划出,蓝、红两色光芒瞬间凝结成两个闪耀的三角,冰火同源六芒星一瞬间构成。在这一刻,他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再次发生了变化,那是光芒的变化,蓝、红两色光芒同时腾起,正是冰火同源之力。此时此刻,他才展示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

    融亲王惊讶地看着念冰,“这是冰火同源吗?年轻人,你不但和冰儿长的很像,同时,你也拥有着并不次于他的天赋。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奇异的魔法了,我已经有了战意。”

    念冰冷冷地道:“那就让你的战意完全发挥出来吧。就算是死,我也希望自己面对的是完全状态的火焰狮王。”

    “冰雪女神的叹息。”蓝色光芒瞬间点亮,一点蓝光从念冰手中瞬间放大,叮的一声,晨露刀插在念冰脚下,散发着异常冰冷的光泽,使原本温度极高的大厅内顿时带来一丝寒意。

    看到了那冰雪女神之石,融亲王不禁脸色大变,目光直视念冰,一丝愤怒闪过。

    “火焰之神的咆哮。”红光并不比蓝光逊色,同样插入念冰脚下,与冰火同源六芒星融合在一起,在这一刻,念冰已经放下了心中一切包袱,他只想一战,尽全力一战。

    “火焰神之石。”融亲王身上那镶金边的红色魔法袍骤然鼓胀起来,脸上的神色一阵波动。

    “不错,正是火焰神之石,当年,你不是为了它而追杀融天吗?好,今天我把它送回来了,只要你能杀了我,就可以得回这块融家的至宝。”念冰的声音比先前更冷了,他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自由之风的轻吟。”

    “神机百变的六芒。”

    “贯穿天地的曙光。”

    “永世地狱的诅咒。”

    青、银、白、黑四色光芒同时湛放、原本魔法元素并不算话跃的大厅中几乎能够听到魔法元素们的欢呼声,这就是顶级宝石的作用。

    傲天刀,璇玑刀,圣耀刀.噬魔刀、先后插在冰火同源六芒星之中。六柄极品魔法刀,闪耀着不同的光芒。不用念冰吟唱咒语,也不用他刻意去做什么,六柄魔法刀自然形成了一层氟氟之气,将他的身体护在其中。

    念冰笑了,他的眼中充满了悲伤,“融亲王,当初我的父亲只是带走了一块火焰神之石,这一次,我却给你送回来六抉极品宝石,我想,我父亲当初的错误可以弥补了吧。

    这六块宝石也完全可以代替您对他的生养之情。我们父子与融家没有丝毫关系。今天,我不会留手的。虽然我知道不是您的对手、但是、我还是要和您拼一拼,就算是死,我也会选择战死。”“升腾吧。贯穿天地的圣光啊!你代表着无尽的光明,普照大地。幻化吧,圣光的气息,在冰火同源的闪耀中、湛放出你神圣的光彩。神圣之光。”在念冰的咒语作用下,圣耀刀上的圣洁白光瞬间升腾到了极点,将整个大厅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神圣之光、这是净化一切的神圣之光,也是光明魔法中少有的攻击魔法之一,对黑暗生物和黑暗魔法师有加倍的攻击效果。巨大的白色光柱在念冰面并凝结。

    融亲王脸色平静的看着激动地念冰在吟唱咒语.当他发现念冰所用的并不是冰火同源魔法。而竟然是一个光系地八阶魔法种圣之光时、他的脸上流露出惊鄂之色。他怎么也没想到、念冰竟然能够用出第三种魔法。

    但是、今融亲王惊讶的还在后面,念冰的咒语吟唱并没有停止,圣光在他的精神力控制下持冰火同源六芒星完全护住,他口中继续吟唱道:“自由之风,你在湿和的轻吟。

    而对朋友时,你如同沐春风般的温暖,面对敌人,你却如冬日般凌厉。请将你凌厉地极限借于我。”风、动了、傲天刀青光瞬间升腾。青色的刀光冲破束缚直入天际,自由之风的轻吟在呜咽中引动了风的气息,从柔和到急劲,吹拂着念冰身上地衣襟咧咧做响。

    “孤傲之冰。寒冷是你的牲格,坚硬是你的气息,请将你地寒冷与坚硬融合,化为无坚不桩的利刃吧。”蓝色的光点在急风中凝聚。化为一柄柄坚实的利刃,这可不是二附的冰刀,而是真正的寒冰,凝实的冰刃闪耀着肃杀的光芒、七阶冰破雨。

    神圣之籽也作用,只是作为屏障的保护,凭借这个光系八阶魔法,念冰有信心在自己的咒语完成前不会遭事到融亲王足够的打击。

    飓风冰雨,第一次使用这个魔法的时候,念冰面对的就是武圣境界的凤空长老,虽然当时凤空身上有伤,但是他毕竟是武圣、可在念冰这个魔法而并却没有任何办法。

    风开始剧烈的旋转,坚实的冰刀正在不断与风融合着。飓风冰雨,已径开始了爆发的前奏。

    “火、冰、光明、风。四种魔法。看来,我真的是老了。”融亲王眼中流露出一丝柔和,红光一闪,一根长柄魔法杜已径出现在他手中、他的吟唱声音很低沉、从念冰这边根本无法听到,只不过.围统在他身体周围的蓝色火焰在不断的低沉咒语中已经转化成了紫色。

    两名魔法师,一名是闻名大陆的顶级火系魔导师,而另一名,则是第一个拥有拟态魔法,能够掌控六系魔的人类。他们的一战最后持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傲天刀与晨露刀同时跳入手中,念冰动了.两刀同时前挥,光芒骤然大放,飓风冰雨在一刹那间完全成型、以龙卷风的形态穿过神圣之光,朝大厅另一边的融亲王而去。

    紫色的火焰在那长长的魔法杖端爆发,火墙术,是的,一个简单的火墙术。紫色火焰形成的墙壁平移而出,直按迎向了飓风冰雨这个融合魔法。

    今念冰惊骇的一幕发生了.当飓风冰雨遇到了那紫色的火墙之墙时,威力竟然急剧减弱.而那紫色火焰墙却在融亲王的支持中不断的增强着。

    忽然,融亲王大喝一声,紫色火焰墙瞬间升腾到与大厅同样的高度,而那曾经缠住武圣的飓风冰雨,却就那么消失了。

    念冰明白,并不是自己的魔法威力减弱了,而是因为融亲王的魔法威力实在太强,强大魁风冰雨根本来不及发挥出自己的威力就已经被吞噬。这就是真正火系魔寻师的实力么?

    融亲王眼中光芒大放,手中魔法杜高高举起,那紫色火焰增瞬间凝结成一头巨大的火焰雄狮,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朝念冰扑来。

    “爷爷、不要啊”惊恐的声音从甫道方向传来,一道白色的身影快速的朝大厅赶来、正是融冰。

    不久前,念冰离开书房后,融冰的心猜不断的波动着,再见弟弟,他心中的澈动丝毫不比念冰少。念冰走了,他虽然急。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太快出去、否则念冰很容易暴露身份。但是、他心中突然隐隐感觉有些不安,在念冰离开了顿饭工夫后终于忍不住也出了图书馆。

    融冰正准备去我自己的父亲.将个天遇到念冰的事相告,却在路上碰到了先前那名引念冰去见融亲王的红狮护卫。红狮护卫见到他异常惊讶,不禁询问他怎么这么快就从亲王的书房出来了。听了红拂护卫的话,融冰立刻意识到不好,爷爷对自己实在太熟悉了。念冰的装扮根本不可能瞒地过他,来不及多想。融冰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融亲王地书房。别人或许不知道融亲王书房下的秘密大厅,但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他来的还是晚了一步,当他即将冲出过道来到大厅之时,正好着到那只巨大的紫色火焰狮朝念冰扑去。

    融冰是一名魔导士,但是,他也毕竟是一名魔法师。魔法师奔跑的速度又怎么可能快的起来呢?眼着紫色拂子朝念冰冲去,他根本没有阻挡的能力,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没有谁比他更明白。那已经是禁咒地威力啊!

    听到了哥哥的声音,而对紫色巨狮,念冰心中突然升起了无尽的勇气。圣耀刀跳入手中。整个人钻入了那无尽的火焰之海中、在这一刹那.他不但迸发出了自己全部地魔法力、同时。也迸发出了自己全部的精神力。地面上,那红、蓝两色的冰火同源魔法阵飘然而起,瞬间融入了神圣之光中。一时间,白、蓝、红三色先芒竟然在不可能中完全融合在一起。与念冰地心融合在一起。混合的先前渲染着念冰的寿体,同时,也渲染着他手中的圣耀刀。

    “龙霄集舞。”龙吟声从霍盖着念冰地庞大三色光芒中响起,那并不是一条龙的声音,而是九龙合鸣,在这一瞬间,念冰通过冰火同源与光明魔法的完美融合,攻击力骤然提升到了魔导师境界,虽然这只是他在面对生命威胁时潜能爆发的瞬间,但是,却已经足够了。

    白、蓝、红三色光芒纠缠地九条巨龙同时扑出,九龙奔腾的场面覆盖了整座大厅。

    融亲王没有被眼前的景象吓倒,看着面前的九龙.他控制的紫色狮子突然停止了前冲,紫色火临的光芒再次升腾,那是绝对澎湃的神光,没有人可以想象的神光。

    九龙,一一被吞噬了,即使念冰达到了魔导师境界,实力的差距毕竞摆在那里,禁咒的威力又怎么是他所能突破的呢。

    融冰绝望的跪倒在地闭上了双眼,泪水顺着面庞流淌而下,不用看,他也知道念冰不可能胜的过爷爷。

    大厅渐渐变得平静下来.各种复杂的光芒渐渐的消失了。融亲王突然惊讶的发现、在自己的对面只剩下光芒闪烁的五把刀、而念冰的人。却不见了。心头一震。他猛的回过身。那头巨大的紫色火焰雄狮也来到了他身旁是的,念冰正半跪于他背后不断的喘息着,念冰身上邢件新买不久的金红色长袍已经多破损,脸色苍白吓人.汗水大滴大滴的从他额头上滑落.魔法力和精神力的极度透支已经使他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在他手张、握着一柄奇形怪状的银刀,六边锋锐的刀刃闪闪放光。

    融亲王威觉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如果念冰的实力再强一些.再来到自己身后时还有体力会怎么样?苦笑的接了摇头,他有些不敢想。不过,先前如果他全力攻击的话.恐怕念冰也没有来到他背后的能力了。空间系魔法、这是他用出的第五种魔法了吧。小子啊,你要给我的惊讶还有多少呢?

    扑通一声,一直努力坚持着的念冰终于支持不住伏倒在地昏了过去。但是,他的手依旧紧紧的握着璇玑刀。当第一条龙与紫焰狮子相触时,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不可能抵挡,所以,他很明智的选择了逃跑,而逃跑最好的方法自然就是空间系魔法,在最后三条龙冲出去的瞬间,他放弃了圣耀刀而选择了璇玑刀,利用光芒迷目那一刻发动了短距离传送。本来.他是想把自己传送到外而去,但是、他却忘记了这个地下大厅之中有着强大的封印.所以,短距离传送魔法阴差阳错的将他送到了融亲王背后、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融冰缓缓睁开眼睛.他最先看到的,是念冰先前所在的位置上那五柄神刃.之后,才自己的爷爷。

    “爷爷,他是念冰啊!他也是您的孙子、您为什么要杀他!“融冰的声音充满了悲哀。

    融亲王淡然道:“面对敌人、我一向是铁血无情,但是,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觉得我会杀了自己的亲孙子么?”一边说着、他侧过身、露出了背后不远处昏倒的念冰。

    “念冰。”融冰惊喜的大喊一声、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念冰奇旁、将他的上身抱了起来、探察著他的气息。

    融亲王淡然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只是消耗过大才昏了过去。”融冰长了口气,“爷爷、我…”

    融亲王挥了挥手,道:“什么都不要说了,先将他安顿好、然后再到书房来我我,我需要你的解释。”边说着,他大手一挥。火红色的光芒亮起,包括念冰手中的璇玑刀在内,六柄神刀都落入了融亲王手中。

    融冰的心情是愉快的,至少念冰没死.这就足够了。抱起弟弟的身体,踞随著爷爷一起顺甫道回到了书房,按照融亲王的吩咐,先将舍冰安顿在自己的房间。这才回到书房见融亲王。

    当融冰回到书房之时,融亲王正静静的坐在书房之后,在他面前的书案上,整齐的摆放着六柄裁然不同的神刀。

    “爷爷,我来了。”融冰的心情有些忐忑。在亲王府内能今他惧怕的,也只有自己的爷爷了。

    融亲王淡然道:“现在你可以开始说了,你应该知道我想听什么。”

    融冰心中暗叹、既然念冰已经被爷爷发现.那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当下.他将今天晚上念冰偷入书房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只是没有说自己将笔记送给舍冰的那一段。

    “你是说、融天巳经死了么?”融亲王的表猜和语气依旧平淡,但是、融冰却清晰的看到自己爷爷放在书案上的手在徽微的颠抖着。

    “是的,爷爷。这是念冰说的。他没有理由骗我。爷爷,念冰已经够可怜的了,他好不容易才回来,这些年,他一定受了很多苦,您……”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