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99章 血浓于水

    “住口。”融亲王冷喝一声,止住了融冰的话,“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好了,你下去吧,明天他醒了以后,带他到这里来见我。没有我的允许如果你敢放他出去,我连你一直处置。“

    “是,爷爷。“答应一声,融冰犹豫了刹那,轻叹一声,转身离开了融亲王的书房。

    书房中只剩下融亲王一个人,看着桌案上着各色光芒的六柄魔法刀,融亲王的眼睛渐渐模糊了,“天儿,你竟然死了么?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回来。难道你不明白,当初我是恨铁不成钢啊!那个女人真就值得你付出这么多?“其实,早在念冰进入书房时被他发现了破绽后,融亲王就隐约猜到了念冰的身份,以他的经验自然看的出念冰的容貌并不是经过魔法化装的。而他与融冰相貌如此想象,自然令融亲王联想到了一些,所以,融亲王才会引他入地下大厅测验魔法。当念冰唤出火焰之神的咆哮时,融亲王立刻就,面对自己的,正是自己的一个孙子,也是自己曾经最疼爱的融天之子。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念冰缓缓从低迷中清醒过来,大脑不断传来阵痛和眩晕令他不禁呻吟出声,想睁开眼睛,却使不出一丝力气,仿佛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一般,我死了么?念冰在心中问着自己。他不知道,就在他那清醒的神志不知所措时,胸口处那熟悉的温暖流入体内,滋润着他的经脉。是天华牌的气息,这么说,我还没有死。念冰心中大为兴奋,他不再托儿所着向完全清醒过来,重新恢复平静。感受着天华牌所赋予的温和能量。凝神内视,感受着自己此时的身体情况。简单的观察了一下,除了糟糕二字外,念冰想不出其他形容方法。

    在他地身体里,精神力和魔法都到了衰竭的地步,身体并没有什么事,但精神力的极度消耗使他陷入了现在这样的半昏迷状态。念冰知道,如果不是天华牌的滋润与保护,自己想要恢复神志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呢。自己还活着。但是外面发生了什么却毫无所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快恢复实力,只有那样才能应付外界的一切,想到这里,念冰借助天华牌的能量,就躺在那里开始了冥想的过程。

    精神力与魔法力同样衰竭地情况下进行冥想,无疑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没有强大的精神力感召。魔法力的凝聚速度慢的惊人,如果不是全神贯注的去感知,根本无法发现那一丝丝魔法力正在向自己的体内渗透。念冰没有急,因为他知道自己急也没有用,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这样逐渐的恢复了。一边凝聚着魔法力,他脑海中回想起与融亲王地一战。华丽的魔法之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念冰却从融亲王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自己身为一名冰火同源魔导士,又能够使用六系魔法,但是,在面对融亲王那单一的魔法时却如此的不堪一击,只有开始时的压缩火球勉强能够与融亲王分放过抗争,但当他的火焰变成紫色之后自己就算用出了最强的事例魔法,却都没有能阻挡住他的攻击。这难道就是实力的差距么?在绝对的差距面前,任何技巧都是白费的。

    本来,念冰在使用最后一个魔法之前,有时间屐那牺牲生命力的诅咒术,但是,在那之前他却还有着一丝侥幸,因为他还有璇玑刀,而且,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面对的敌人确实是自己的亲爷爷啊!所以,他并没有用诅咒魔法,最后,忽略了结界的结果,就是力竭昏迷。

    融亲王只是用了一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魔法杖,就算质地不错,也绝不可能与自己的火焰之神的咆哮相比,可是,他屐的魔法在速度上却要比自己快的多,而且,看那威力,恐怕有十阶也不算夸张吧。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用出那么强大的魔法,融亲王不愧是火焰狮王,但是,按照他的实力类推,冰雪女神祭祀曾经面对融亲王兄弟三人时依旧取胜,那自己与她,岂不是差地更远么?想到,念冰不禁有些颓然。

    魔法力和精神力在一点一滴的恢复着,随着两种不同的能力恢复到一定程度后,念冰已经能够感觉到,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自己凝聚魔法力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胸前与小腹连接的冰火同源魔法力渐渐有了红、蓝两色光泽,看着那一个个真实地魔法元素,念冰心中充满了亲切的感觉,他在呼唤这力的凝聚,呼唤着自己的伙伴。

    睁开双眼,念冰看到的是一片洁白,这是一张宽阔的大床,床上并不柔软,反而硬邦邦的,略微活动一下身体,顿时传来阵阵酸痛的感觉。魔法力恢复了三成,他实在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情况,所以就暂时停止了冥想,真正清醒过来。

    “念冰,你醒了。”兴奋的声音响起,没等念冰反应过来,床前已经多了一人,正是他的哥哥融冰。

    “哥,是你救子我?”念冰看到融冰,心中顿时安定了一些,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

    融冰摇了摇头,道:“不,并不是我救了你,可以说,是你自己救了自己,也可以说是爷爷不忍心伤害你。”

    念冰眉头微皱,道:“这么说,我现在还在融家了?哥,融亲王是不是想像对我父亲那样将我软禁在亲王府?‘

    融冰轻叹一声,道:“我不知道,爷爷只是说等你醒过来以后让我带你去见他。

    念冰从床上坐了起来,恢复了三成的魔法力和精神力的他,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叹息一声,道:“越不想面对的东西就越快到来,看来,逃避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哥。你带我去见他吧。”他不是不想离开这里,但是,他更不想给关心自己的兄长找麻烦。

    融冰眼中光芒连闪,突然,他按住念冰的肩膀,“不,不要去。你走吧。你说的对,我想,爷爷很有可能会将你软禁起来地。”

    念冰楞了一下,缓缓摇头道:“不,我要去见他,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就算他真的要软禁我,也没有什么。”虽然融冰没有说,但他却很清楚,如果自己就这么走了,必然会给融冰带来极大的麻烦。融氏家庭的家规极严,没有论证能触犯后而不受到惩罚的。

    融冰道:“你真的要去见爷爷么?念冰,就算爷爷当初有错,但是,他毕竟是我们的爸爸啊!那天你昏迷后,爷爷曾经说过,虎毒尚不食子,爷爷老了,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严厉,如果你要去见他。在语气上要注意收敛,不要触怒他,答应我好么?否则,我不会带你去地。”

    念冰眼中目光连闪,他想起了父亲,想起了自己童年随父亲颠沛游离的日子,念冰笑了,“哥,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个孩子。我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带我去吧,我想,我会和他好好谈谈。但是,从我与父亲离开亲王府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不是融家的一员了。”

    换上一身融冰的衣服,兄弟二人站在一起,就像一母同胞一般。两人对视一眼,不禁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融冰向念冰伸出右手,“念冰,否认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这边。”念冰同样伸出右手紧紧与兄长相握,没有多说什么,他的眼神中已经流露出令融冰明白地目光。

    走在融亲王府内,念冰和融冰出现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念冰带上了自己的斗笠,在从空间之戒中取斗笠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依仗的魔法刀已经不见了,一柄都没有剩下,但是,他的心却很平静,即将面对自己的爷爷,他有种想笑的欲望,父亲拿走了火焰神之石,而自己送回来地却是六颗极品宝石,如果父亲还在,他会如何处理眼前的一切呢?

    融冰住的地方距离书房并不远,两人很快就来到了这熟悉的地方,融冰向念冰使了个眼色,上前几步,在门上敲了几下,“爷爷,融冰带念冰求见。”

    “进来吧。”融亲王的声音显得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

    融冰推开书房大门,和念冰一直走了进去,融亲王依旧是那天同样的装扮,红色的魔法袍衬托着他的威严。

    “爷爷,念冰刚醒过来我就带他来了。”融冰恭敬的道。

    融亲王淡然道:“你先回去吧,我要和他单独谈谈。”

    “爷爷,让我留下吧。”融冰急切地道。

    “退下。”融亲王眼中光芒一闪,凌厉的气息震慑的融冰后退两步,他抬头看了念冰一眼,向他递出一个小心的目光,这才缓缓退出了书房。融亲王的积威是他所不敢侵犯的。

    融冰退出时带上了书房的门,听着门关地声音,念冰缓缓摘下了头上的斗笠,他的目光平静而冰冷,直视着融亲王的凌厉眼神。

    “我听融冰说,融天死了。”融亲王看着念冰冰冷的眼神淡然道。

    念冰平静的道:“死了,八年前,父亲和母亲就葬身在冰神塔。不过,这似乎与您并没有什么关系。从我们离开融家地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不姓融,我叫念冰,取父亲思念母亲的意思。”

    “混蛋。”融亲王勃然大怒,猛的站了起来,就算是化成了灰,融天也是我融家的人。“

    念冰冷笑一声,眼中充满了悲伤,虽然他知道面前这位强大的融亲王随时都可以至自己于死地,但是,压抑在内心中的情感再也无法控制,他的眼圈红了,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激动的大吼,“融家的人?有谁把我和父亲当成过融家的人?当初,如果你们把我们当成融家的人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们?就因为父亲爱上了母亲么?就因为他们生下了我么?你是火焰狮子,所以,你针对冰神塔,但是,价钱凭什么把这一切联系到下一代身上,父亲与母亲是那么恩爱,却被你们硬生生的拆散了,母亲有了我,好不容易找到父亲,但是,没过几天舒服的日子,我们的幸福就不存在。你说我们是融家的人,那我和父亲被融家亲卫追杀的时候您是这么想的么?我们颠沛游离四海为家的时候,融家在哪里?家?当年我和父亲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没有家了,您早就不要我们了,现在却告诉我父亲是融家的人?难道,只有死人才能回融家么?我不屑,我不屑这么个家,或许,别人以为融家是至高无上的,但是,在我眼里,这只是一个冰冷的囹圄,没有亲情,只有死死的规矩和冰冷的关系,从我母亲被冰雪女神祭祀抓走,我和父亲在融家生活了六年,父亲天天生活在对母亲的思念和所谓家人的白眼中。融亲王,你知道我对你有什么印象么?在我的回忆中,你从来都没有像爷爷的时候,你只有愤怒的咆哮,像狮子一样的咆哮,看着父亲在你的怒吼中漠然,看着父亲一天比一天憔悴,虽然那时我很小,但是,我也明白,这个所谓的家,根本就容不下我们。我不承认自己是融家的人,更不是你的孙子,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入侵的敌人,想杀就杀,悉听尊便,想让我承认你是我爷爷,除非我父母复生,否则不绝不可能。我,已经是一孤儿了。“

    念冰的话语中充满了悲哀,但是每一个字都是那么铿锵有力,坚决的语气充满了不容置疑,多年所受的委屈和对仇恨的忍耐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念冰恨冰雪女神祭祀,因为她杀了自己的父母,但是,他同时也恨融亲王,如果融亲王并没有反对父母的婚事,至少,自己和父亲还有一个家啊!孤儿,是啊!从十岁那年起,自己一起不都是一个孤儿么?如果不是遇到了师傅,恐怕自己早已经死了吧。

    融亲王站在书案后看着念冰,看着他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没落的泪水,融亲王脸上的怒气渐渐消失了,冷淡的道:“如果你父亲还在,他绝不敢这么对我说话,。准确的说,从华融帝国成立的那一天起,你是第一个敢如此顶撞我的人。“

    念冰笑了,上前几步,走到书案前,看着融亲王的眼睛道:“我连死都不怕,顶撞你几句又算什么?你始终觉得自己没错么?但是,在我眼中你只是个刚愎自用的老头儿,如果这次能够不死,当我有一天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时,说不定我不会来找融家的麻烦。“

    融亲王冷冷的道:“你是在逼我杀你么?“

    念冰淡然道:“你杀好了,你有那么多儿孙,有那么多属下,杀了我,对你不会有一点影响。我现在的魔法力只有三成,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你杀了我,违抗你的声音就会消失。我不是父亲,父亲在你的威严面前只会屈从。但是我不会,我会为了自己地理念而抗争。“

    融亲王淡然道:“你觉得就这么死在我手中。对你来说有意义么?你父母的仇不想报了?“

    念冰全身一震,脸上地肌肉牵动了一下,确实。在来这里之前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但是,融亲王一提到父母的仇,他的心,动了。

    融亲王道:“有一点你说地不错,我儿孙多的很,死你一个不算什么,但是,你不要忘记,融天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你不能替父母报仇魔法师不孝。死者重于山岳。有轻于鸿毛。你这样死在我地手里,你觉得很有意义么?“

    念冰激动的心情渐渐恢复了平静,“那这么说,你肯放我走了?“

    融亲王坐回自己的位置,“放了你?可以,我本来就不想杀你。杀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但是。想活着离开亲王府,你就必须要付出代价,没有不付出代价就能得到的事。拿出能够换取你生命代价的东西,你就可以走了。“

    念冰冷笑一声,道:“我没有什么东西足以换取自己的生命,我最宝贵的六柄刀都在你手中。“

    “不,你有。“念冰惊讶的发现,自己心目中一向极为严厉的融亲王,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笑容。

    “我有?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念冰疑惑的看着融亲王。

    融亲王淡然道:“很简单,我想知道你是如何能够控制那么多种魔法地,我浸淫魔法近七十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能使用这么多种魔法的。这个秘密的价值,比你的命要高的多。当然,我不想听谎话,你应该明白,谎言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

    念冰有些呆滞的看着融亲王,“就这么简单?你只想知道这些就放过我?“

    融亲王淡然道:“你很想死么?“

    “不,我不想死。“念冰用力摇了摇头,为了父母的仇恨,自己也不能死。

    “那你可以开始讲述了,我对你的魔法很感兴趣。融冰是我极力培养的你这一代接班人。从四岁开始,他就练习冥想,学习魔法的过程完全是最先进的,而且,他本身悟性极高又肯努力,才在今年刚刚达到了魔导士境界。但是,你比他还小一岁吧,竟然也达到了魔导士级别,在魔法的变换中,是他所不能及的,尤其是融合魔法的使用和精神力的控制。我想知道,你是怎么修炼的。“

    念冰道:“您的意思是,只要我将自己修炼的过程说出来,我就可以走了?“

    融亲王颔首道:“不错,我融焰说话还从没有不算过。你可以开始讲述了。“

    念冰道:“其实告诉您也没什么,因为我这种情况是很难复制的。小时候,我一直都跟随着父亲修炼火系魔法,后来,离开了这里,父亲不论走到什么地方,都会努力的修炼,因为他想要救妈妈,就必须拥有强大的实力。在父亲的熏陶下,我的火系魔法不断的进步着。终于,父亲忍耐不住要去见母亲了,但是,冰雪女神祭祀的强大却是父亲所无法抵挡的,在父亲即将被冰雪女神祭祀的魔法吞噬时,母亲挣脱了自身的束缚,与父亲联手抵挡冰雪女神祭祀的魔力,他们是为了让我逃走,母亲将珍贵的冰雪女神之石给了我。我利用父亲事先准备好的空间魔法卷轴逃离了现场,在我离开的那一刻,清晰的看到父亲和母亲的身体被冰雪女神祭祀的魔法吞噬了。后来,我被第一位师傅所救,当我再次开始修炼魔法时却发现,我的身体里已经不仅有火元素的存在,同时,也有冰元素。或许是因为我的父母分别拥有火与冰两种能力吧,我竟然同时继承了他们的体质,而冰雪女神之石就将我的冰系体质引动出来。从那时候起,我开始改修冰火同源魔法。“

    “不,这不可能。如果你同时拥有冰与火两种魔法的话,最大的可能是被他们的倾扎所吞噬。你所说的第一位师傅是谁?是他指点你的?“

    念冰摇了摇头,道:“我的第一位师傅是一位伟大的厨师,我跟他学地是厨艺。并不是魔法。也许是天可怜见,上天想给我一个报仇的机会吧。我遇到了命中地贵人。也是我后来所认的母亲。她送给了我一块极品宝玉,当我第一次面对冰火倾扎之时,这块玉救了我的命。让我真正进入了冰火同源地初级修炼,也是在那时候。我的实力开始有了较大的进步。至于后来的成长,有惊无险,当我的冰火同源魔法力达到了一定程度后,我遇到了我的第二位师傅,他将自己的魔法心得传授给我,在他那里,我看到了许多魔法书,联合自己所悟继续修炼。所以我说,就算把这些修炼方法都告诉您。也没有任何作用,毕竟,同时拥有冰与火两种体质的人恐怕万中无一,又能得到冰雪女神之石和火焰之石的更是不可能存在,再加上种种运气,才有了今天的我。“

    融亲王眼中光芒连闪,念冰说的很简单,关键地方都是一带而过。但他却明白,冰火同源修炼绝不简单,一不小心就会被魔法所-噬,念冰地体内就像埋藏着一个巨大的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而控制这炸弹并使用他,难怪他的精神力如此强大,“那后来呢?你的其他几种魔法又该如何解释?别告诉我你也地几种体质。同时拥有三种魔法体质的人我不是没见过,但是由于彼此相克,他们要么死亡,要么魔法师庸碌一生,但是,我在你身上却看到了五种魔法,而且每一种都达到了七阶以上,这你又如何解释呢?“

    念冰淡然一笑,道:“这就更简单了。其实我所拥有的只是冰火同源魔法,您所看到地其他几种魔法并不是我本身所能拥有的,而是凭借着拟态的能力,将冰火同源魔法力在一种微妙的平衡间,凭借那几柄顶级魔法刀的引动,才能使用出不同系的魔法。坦白告诉您,我不但能使用五种魔法,甚至能够使用七系,只是那柄代表黑暗的噬魔刀刚得到不久,我又不太了解黑暗魔法咒语,所以才没有使用。我现在所缺少的只是一柄土系魔法刀,如果能够得到它,利用拟态魔法的特性,我将成为一名全系魔法师。您不用多想拟态魔法是什么,这种能力本来不属于人类的,只有我的冰火同源能够让魔法元素达到那种微妙的平衡,再通过魔法刀引动发出不同系的魔法。“

    融亲王冷哼一声,道:“好好的冰火同源不利用,偏偏去研究什么拟态魔法。以你的解释来看,你用出的拟态魔法在强度上肯定要比冰火同源要差,为什么昨天你不作用冰火同源攻击我呢?那样,你的机会或许会更大一些。“

    念冰道:“不是我不想用,而是昨天那种情况面对您,您是一名顶级的火系魔法师,不论是冰还是火,对您的威胁相对都要小很多,所以我才选择了冰与风的结合和火与光明的结合,这样才能抵消掉您更多的攻击力。但是,我还是失算了,您的魔法强度已经超过我使用魔法太多,技巧已经无法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所以我败了。不错,冰火同源已经非常好了,它足够我受用一生,但是,您却不能否认,其他系的魔法各有特点。譬如,风系魔法可以带我飞翔,空间系魔法可以在关键时刻救我性命,光明魔法可以驱除一切邪恶的气息,难道,您觉得它们都没用么?而且,我研究的只是使用这几种魔法的技巧,在冥想修炼过程中,真正练习的还是冰火同源魔法力,这才是我的基础。“

    融亲王目光连闪,从念冰的解释中他听出了太多的不可思议,浸淫魔法数十载,他却不是第一次遇到像念冰这样的魔法师,念冰不但是魔法界的天才,同时,他的运气也好的惊人。不说别的,单是能够在摸索中掌握冰火同源和得到另外几块极品宝石,已经证明了他的运气。融亲王一向相信实力与努力是成正比的,但是,他同样也相信运气,如果一个人的一生连一点运气都没有,那么,他根本不可能有大作为。试问,天下间的强者,哪一位的成长能和运气分的开呢?普通人也有运气,但普通人和强者的区别就在于不能抓住自己运气所带来的机遇。

    念冰看着融亲王牌思考之中,道:“应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该是您履行诺言放我离开的时候了吧。“

    融亲王抬头看向念冰,道:“可以,你随时都可以离开,不过,你就不想拿回你的那几柄刀么?没有了它们,你的拟态魔法根本不可能施展,连本身的实力都会大为减弱。有一点你或许不知道,到现在为止,你虽然已经是一名魔导士,但你却始终没有发挥出火焰神之石的威力。“

    念冰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要把自己想的太高,你知道的事我未必就不知道,这些极品宝石的威力跟使用者的能力息息相关,只有我的实力强,它们所表现出的能力才会越大,我说的没错吧。融亲王,我确实想得回我的这些宝贝,但是,您肯给么?当初,为了一颗火焰神之石您还派人追杀我们父子数千里,现在六颗同级别的宝石在您面前,难道您就愿意这么放弃?“

    融亲王冷然一笑,强压着被念冰激起的怒意,“还说自己了解,其实,你并不完全了解这六柄刀。那已经不是六块宝石了,宝石与刀在结合中形成了灵魂与身体的关系,就算将宝石取下来,宝石本身的能量也会被刀吞噬一部分,使宝石本身的价值大减。而这六柄刀魔法刀现在已经不是谁都能使用的了。所谓神器认主。当这种级别的神器确认了自己的主人后,气息就与主人完全相连,除非它们的主人死去,否则产,别人是绝对无法使用它们的。我想,这六柄刀都曾经饮过你的鲜血吧。“

    听融亲王这么一说,念冰顿时想了起来,是啊!不论是自己亲眼所见铸造的晨露刀和正阳刀,还是后来得到的四柄宝刃,确实都饮过自己的血,即使是自由之风的轻吟傲天刀在自己离开冰雪城前,龙智也知道和鲜血来滋润了风吟石。宝刀认主,他的心顿时热了起来。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