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03章 自然魔法师

    凤女苦笑道:“我就是怕你啊!凤空长老对我很好,从小待我如父,这次为了你我逃离了家乡跑到这里来,他们千里迢迢追来,却这样被逼走,我怕长老他们心里不好受,也怕他们更不愿意接受你,念冰,你能明白我的心吗?对我来说,我的族人同样重要啊!”

    念冰点了点头,道:“凤女,我明白你心中的责任,不过,先别想那么多了,这件事早晚会解决的,我会让你回凤族,但绝不会是这样被他们抓回去。答应我,不要走好吗?”他真的很怕自己从冥想醒来时凤女已经离去的那种感觉。

    凤女深深地看了念冰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融冰微笑道:“念冰,我今天给你的那本书是我挑选过抄录的,加上前一本,应该够你用的了。昨天爷爷刚找过我,让我闭关一个月,以准备即将到来的比赛,这段时间我恐怕不能来看你们了。不过,这边的安全你尽管放心,我想,就算没有我,爷爷也绝不会让外人在都天城中动自己人的。好了,我先走了,你们两个甜蜜吧。”说完,转身而去。

    看着融冰的背影,念冰不禁喃喃地道:“哥,谢谢你。”他当然明白融冰的意思,融冰是要利用融家的势力来保护他们,如果念冰只是自己一人,他绝不会接受融冰这样的好意,但是,现在还有凤女,他最怕的就是凤女被凤空他们带走,也只能默认了融冰的意思。拉着凤女的手回了房间。

    回到房中,凤女依旧有些伤感。念冰搂着她劝慰了半天才好了一些。

    “念冰,先前你不是说有话要对我说吗?现在没人了,你说吧。”凤女想起了之前的事。

    念冰淡然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只是逗你玩儿的。只是想问你今天想吃什么好东西,好做给你吃啊!凤女,你这是什么眼神,真吓人。啊!你别掐我啊!我不是愿意逗你的。”

    在念冰的玩笑各,凤女终于从先前地伤感中走了出来。此时,念冰已经决定先不帮凤女进行滴血认亲了,首先,他希望凤女能够快乐的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陪伴着自己,这虽然是出于私心,但是,也是为了凤女不被凤空他们抓回去。其实,他要参加魔法师大赛,必须要比赛结束后才能离开这里。等到比赛结束以后,再将这件事告诉凤女。如果凤女真的是玉如烟的女儿,那么他将亲自护送凤女再到玉如烟那里去,只要有玉如烟在,凤女地安全绝对有保证。考虑到这些。他才决定暂时不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中,他想和凤女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一起。

    果然像融冰说的那样,自从凤空长老他们被赶走以后,凤女和念冰没有再受到凤族的骚扰。两的生活开始变得有规律了,每天早上,两人都会同时从修炼状态中清醒,一起到外面去买菜,手牵着手在都天城中闲逛,一直到中午才回旅店。由念冰亲手烹制午餐。

    每天,念冰都换着花样给凤女做好吃的食物,逗她开心,中午吃完饭后,念冰会逼着凤女睡个午觉,他对凤女说,女孩子如果睡午觉的话,对养颜非常好,凤女拗不过他,也只得睡了起来,开始时还有些不习惯,但过了十余天,如果中午不睡,凤女反而会感觉到困倦了。在念冰的调养下,凤女显得越来越美丽动人了。

    中午凤女睡觉之后,念冰会开始研究融冰给他的魔法书,这段时间,或许是因为有凤女在身旁的原因,他发现自己的悟性比以前还要灵敏,一些很困难的问题只要仔细地想一下都能找到解决的方法,甚至有几个破损的上古魔法阵都被他用各种办法补齐了。

    当凤女睡醒后,两人会一起走出旅店,找一个清净的地方看着夕阳落山,每当这个时候,他们谁也不会说话,享受着那并不很长地宁谧,他们都有一种感觉,看着夕阳落山时,彼此的心仿佛连接在了一起,不用说话,他们也能明白彼此心中的感受。

    回到旅店后,同样是念冰亲手做饭,两人美美地吃上一顿,就开始了每天最重要的修炼。念冰是冥想,凤女是修炼斗气,虽然他们都没有明说,但凤女在修炼时始终保持着清醒状态给念冰护法,使他能够更放心的修炼下去。

    时间过的很快,美好的时光总是这样,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念冰和凤女已经习惯了彼此的存在,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对方,使他们的心异常满足,仿佛这样就足够了,在天地间似乎只有彼此似的。

    “念冰,今天该去报名了。”融冰的声音从房门外响起。

    念冰刚从冥想状态中清醒过来,正看着依旧打坐的凤女就听到了哥哥析声音,不禁暗笑道,“哥哥来的还真是早啊!”轻悄地起身,惟恐吵醒了凤女,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嘘,哥,我们到外面说吧。凤女还在打坐呢。”

    融冰今天换了一身崭新的白衣,一尘不染,微笑颔首,两人转身走出了旅店。

    “念冰,看你的样子,似乎过的很滋润啊!脸色真是不错,有了女人的男人就是不一样。”融冰一看到念冰,就忍不住想要取笑他两句。

    念冰苦笑道:“哥,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刚才我听你在门口说今天要报名,难道明天就要比赛了吗?”

    融冰楞了一下,道:“你小子真是乐不思蜀了,难道你不知道后天就是比赛之期吗?今天是报名的最后一天,如果过时不报,将被取消比赛资格的。”

    念冰挠了挠头,道:“我还真不知道具体的比赛时间是哪天,本来想去打听打听的,不过这几天冥想的感觉不错,就给忘记了。”

    融冰翻了个白眼,道:“你还真行啊!哪里是什么因为冥想,我看你分明就是因为凤女吧。不过,兄弟我可要警告你,虽然你还年轻,不过要注意身体啊!床上运动不宜过多。”

    念冰没好气地道:“哥,你好象很懂似的,我和凤女可是纯洁地,难道你和嫂子已经……”

    融冰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什么嫂子不嫂子的,我和依诺还没成婚呢。别贫了,快走吧,要是赶不上报名,你还比什么赛?”

    念冰、融冰兄弟二从加速向城里走去,一边走,融冰一边对念冰道:“这界五国新锐魔法师大赛在皇宫中举行,这可不仅仅是普通的比赛,更是体现各国实力的重要机会。”

    念冰惊讶地道:“在皇宫内举行,难道不对外开放吗?”

    融冰道:“当然不对外开放,否则,这么多强大的魔法师,一旦误伤贫民必然会带来极大的伤亡。比赛将在专门的地方举行,到时候由帝国魔法师军团中的精锐联合布下结界,这样才能确保比赛的安全性。而且,这种比赛,华天大帝会亲自观战的。给我加油。”

    念冰点了点头,道:“那华融帝国另一个参赛的是谁?”

    融冰道:“由于二十五岁的限制,华融帝国另外一个参赛名额也是咱们融家人,而且,这个人你很熟悉,在咱们这第三代中,他的名头仅次于我。你应该知道是谁了?”

    念冰眼中寒光一闪。顿时回忆起童年时地往事。当时,在他们这一代中,融冰虽然是年纪最大的,但同辈中人的年纪相差都极小,其中,与融冰同年的就有七、八个之多。其中,以融亲王二北,也是融冰二爷爷的长孙最为出色,他的名字就叫做融极。

    融极比融冰只小一个月,从小对人就很冷淡,不论是谁,他都不会稍加辞色,每天只知道刻苦修炼魔法,念冰之所以对他记忆深刻,是因为小时候有一次他正在玩耍时正好遇到了三爷爷的几个孙子,那几个融家三代对念冰的身份很是不屑,大骂他是杂种,念冰愤怒地与他们打了起来,但是,虽然同年龄,对方在人数上却占了优势,他又怎么打的过呢?多亏融极经过,融极并没有多说什么,凭借早进入魔法领域地实力,用一个火球术吓走了那几个孩子,当念冰向他道谢时,他却理也不理的走了。从那以后,同辈中人除了融冰以外,念冰只对融极没有什么恶感。

    从记忆中回过神来。念冰微笑道:“是融极吗?他可并不像表面那么冰冷啊!只是不爱说话而已。”

    融冰微笑道:“那家伙是个木头,不过,他比我还要刻苦许多,只是他一直受二爷爷传授魔法,不知道现在修炼到了什么地步,说不定,还有可能在多之上哦,如果你遇到他,一定要小心。融极极为好战,而且,一旦与对手战斗起来,他那疯狂劲足以令对手胆寒。在你没来之前,这界比赛我最大的对手除了冰神塔的代表之外,恐怕就是这位自家兄弟了。”

    念冰微笑道:“我倒很希望遇到融极,能和他相互切磋,对我来说也是件不错的事。”对于这次魔法比赛,他虽然很有信心,但却绝不希望对手很弱,如果是那样的话,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呢?只有与高手较量,才能让他更好地提升自己地实力。通过几次与强者之间的战斗,念冰早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远远的,气势恢弘的皇宫已经就在眼前,朱红色的宫墙高达三丈心目,宫墙上每隔两丈,就站着一名守卫,从表面上看,皇宫地防御可要比融亲王府强的多了。

    当他们来到皇宫门口时,念冰发现,在皇宫门前右侧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两旁站着八名威武的士兵,在那桌案后端坐一人,此人身材瘦小,一身官服穿在他身上显得非常肥大,但他却故意摆出一副很威风的样子。

    融冰向念冰使了个眼色,念冰顿时明白,这就是报名的地方了。兄弟二人大步向桌子前走去,刚一靠近,顿时被两旁的士兵拦了下来。

    “大胆,你们这群笨蛋,连融小王爷都不认识了吗?”那身材瘦小的官员赶忙站起身,绕过桌子迎了上来,他连看都没看念冰一眼,满脸都是献媚之色,看着融冰道:“小王爷,您怎么有空过来了,咱们本国的参赛选手是不用过来报名的。”

    融冰冷然道:“我不是为自己报名,我带来一个朋友,他也是参加本次比赛的。”

    官员这才看向念冰,虽然念冰用胸针改变了自己的容貌和发色,但他那挺拔的身形,高贵的气质却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念冰微微一笔,道:“您好,我是来报名的。”一边说着,从空间之戒中取出了自己的号牌。

    当官员看到号牌上的十号字样时,不禁楞了一下,看着念冰,再看看融冰,才试探着道:“您是代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的?”

    念冰颔首道:“不错,我就是代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的选手,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由于念冰是融冰带来的,官员对他格外客气,但当他拿着号牌走向自己桌案的时候,不禁自言自语地道:“真是奇怪,这融家明明与冰月帝国是大对头,怎么这融小王爷却带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的失来报名呢?”

    很快,登记结束了,官员将参赛的时间和比赛形式告诉了念冰。这次比赛将分成两个组进行,在保证每个国家的两名选手不在一组的前提下,进行抽签分别分成一、二两组,然后进行循环赛。

    每个人都要与同组的四位选手分别交手。最后决出每组的前两名进行决赛。决赛是单场淘汰,由第一组的第一名对第二组的第二名,第二组的第一名,对第一组的第二名。两场决赛,将决定出最后的名次,并按照所有比赛中取得的成绩发放新的号牌。

    念冰对上一界比赛的号牌没兴趣,他只知道,这一界回到自己手里的,绝不会是那十号。

    登记结束,融冰微笑道:“上次那个粥锅吃的不错吧,今天我再带你到另外一家去吃,这次依旧是粥,不过,却是直接喝粥了,但味道同样特别。”

    念冰微笑道:“那好啊!不过,哥,我要回去先叫上凤女。”

    融冰笑道:“那是当然了。否则,你小子吃都吃不塌实。”

    正在这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念冰一跳,“念冰,你怎么在这里。”这个声音中充满了惊喜之声。念冰抬头看时,不禁发现,来者是他并不愿意见到的。三辆马车在一小队冰月帝国士兵的护卫下来到他们面前,为首的,正是冰月帝国七皇子燕风。

    燕风的目光可没在身上,他看的是融冰,融冰知道对方又误会了,下意识的看了念冰一眼,念冰向他使了个眼角,兄弟二人虽然重逢时间不久,但彼此已经形成了很好的默契,融冰顿时明白了念冰的意思。脸上重新恢复往日的冰冷,淡然道:“你是谁?”

    燕风楞了一下,道:“念冰,你不认识我了么?我是燕风啊!你今天穿的这身衣服可真是英俊。”

    融冰冷然道:“你恐怕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念冰,我姓融。”一边说着。他抬手指了指自己左胸上的金狮标志。

    燕风看到金狮那咆哮的姿态,顿时心中一凛,脸色变了变,“你,你是融家人?你真的不是念冰?”

    融冰瞥了一眼燕风背后地马车。“你是代表冰神塔来报名的吧。”

    正在这时,一个清冷而平淡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殿下,他确实不是那个念冰。你看他的手。”

    听到这个声音,念冰、融冰兄弟二人同时一惊,这个清冷的声音听上去是如此动人,但却带着一股发自骨子里地寒意,令人听后从心底一阵发冷,更重要的是,这个声音已经点出了融冰与念冰地不同之处。念冰下意识的把手收入袖子中,。而燕风的目光却落在融冰手上。

    确实,融冰的手虽然同样修长,但却比念冰的手少了分有力的感觉,更缺少了那分莹润,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很难分辨的出。燕风点了点头。回身向马车施礼道:“多谢冰云小姐指点。“说完,这才回过身,朝融冰道:”真是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不过,你与我的一位朋友真地很相。“

    融冰没有吭声,与念冰一起朝来路走去,当他们经过那三辆马车时,都不禁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冰花标志。他们都知道,这界新锐魔法师大赛最强的对手,就在这马车之中。

    离开皇宫,走在路上融冰眉头不时皱起,一边走,一边向念冰问道:“兄弟,你对刚才那车中女子有什么看法,她的名字似乎叫冰云,你刚才为什么不与那朋友相认呢?”

    念冰苦笑道:“那确实是我朋友,不过,我真的有些怕他,到不是怕他这个人,而是怕他的特殊爱好。“

    融冰惊讶的看向念冰:“什么特殊爱好?”

    念冰苦笑道:“还不是和那魔帅弧光一样么。“

    融冰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直到念冰没好气的咳嗽数声,才止住,低笑道:“看来,长的英俊些也不是什么好事,也难怪人家会看上你了。“

    念冰道:“现在我可是改变了容貌,但你的容貌却和我一样,哥,你可要小心了,或许他会移情别恋哦,他有个小名,叫燕菊花。“说完,看着融冰渐渐发生变化的脸色,接着道:”其实,燕风这个人除了那个特殊爱好之外,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身为王子,却没有什么骄矜之气,表面上虽然有拒人于千里感觉,但我却能看出他心中的孤寂,他是冰月帝国七皇子,这次亲自护送冰神塔的参赛选手,并不是因为冰月帝国对比赛有多么重视,而是在逃避冰月帝国皇室内部的争端啊!“

    融冰动容道:“面对巨大的权力能让自己致身于外,这个人不简单。看破名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念冰微笑道:“哥,前些天我遇到燕风时听他说,这次代表冰神塔参加比赛的千斤叫冰云,有千幻之称,据我感觉,她恐怕也有魔导士的实力,绝不好对付,如果你遇到她,一定要小心。“

    “千幻冰云。从她的称号可以看出,她对魔法的控制一定有其独到之处。我们想要获胜并不容易啊!不过,你在魔法的变体上应该不弱于她,就算我不行了,还有你嘛。“

    念冰微笑道:“我会努力的,哥,你不是说要去喝粥么?我们走吧。“

    两人回到旅店,叫上凤女,在融冰的带领下朝城南方向走去。

    念冰很自然的拉着凤女的手,只要和凤女在一起,他的脸色就会变得异常柔和,凤女那湿润的小手很温暖,在温度上要比他的手高上许多,握着如暧玉一般,不断温暖着念冰的手,同时,也温暖着他的心。

    先前凤女一听融冰要带自己和念冰去吃东西。顿时大为兴奋,这些日子她和念冰虽然在城中经常闲逛,但毕竟参华融帝国并不熟悉,吃惯了念冰做地食物,能引起凤女兴趣的已经很少了。左手自然的被念冰拉着。右手握着她那从不离身的离天神剑。沐浴在阳光之中,凤女心中暗想,如果每天都能这样和念冰一起该多好啊!“

    “哥,今天我们要喝的粥有什么特点,你给我们介绍介绍吧。”念冰微笑着向融冰道。

    融冰看了一眼手牵手地念冰和凤女,心中一阵安慰,“今天这家饭店不但粥好。而且,他们还有拿手地绝活儿,更是美味。哦,对了,念冰。我爸让我告诉你,等这次比赛结束后,让我带你去见他。他说怕影响你这几天最后冲刺修炼,就暂时先不见了。”

    念冰听融冰提起大伯。心中顿时一暧,大伯与父亲是以胞胎啊!见到大伯,就如同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一般,一想起父亲,念冰眼中不禁流露出强烈的恨意。

    融冰看到念冰的眼神,自然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赶忙道:“你们猜今天我要带你们去的这家饭店除了粥以外最拿手的是什么?”

    凤女紧了紧念冰的手,道:“难道是包子么?一般包子和粥一起卖地比较多。”她嘴上虽然猜测着,但目光却关切的看着念冰。融冰看出了念冰的不对,她又怎么看不出呢?

    念冰感受到凤女的关切,微微一笑,道:“我没事,只是想起了父亲。哥哥,猜的对不对?”

    融冰拍了拍念冰的肩膀,道:“自然是不对了,如果只是包子的话,我也就不让你们猜了。告诉你们吧,那里擅长的是烙饼卷带鱼。价格不菲哦。”

    本来念冰心中还有几丝悲意,但一听到这烙饼卷带鱼,眼中顿时一亮,对于自己没听说过地美食,他是最有兴趣的。

    凤女道:“大哥,烙饼眷卷带鱼是什么?鱼都有刺,难道这带鱼无刺么?否则又怎么卷呢?”

    融冰微笑道:“刺当然是有的,但是,他们的烹调方法极为特殊,虽然有刺,但却又无刺,等到了地方,你们一吃就知道了。”

    “闪开、闪开。”一个有些疯狂似的声音伴随着刺耳的磨擦声响起,念冰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凤女拉着闪到一旁,凤女另一只手,同时拉过了融冰。就在他们刚躲闪开,瞬间,一辆华丽地马车风驰电掣般冲了过去,一时间闹的大路上鸡飞狗跳,惊呼声不断传来。

    马车由四匹骏马拉着,车身呈墨绿色,上面装饰极为豪华,马车所有边缘都镶嵌着金色,轩帘也是金色的,虽然马车速度很快,但车身看上去却很平稳,显然是一辆高级马车。

    险些被撞到,融冰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寒光,淡然道:“我还没见过谁敢在都天城如此嚣张。”话音一落,随手抛出一个火球,追寻马车而去。从小就是融府三代中的翅楚,融冰和念冰在有些观念上区别很大,被别人冒犯了不还手,绝不是融冰的风格,在这都天城,他根本不用多考虑什么,就算是皇室的人,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眼看着火球追踪马车就要相碰,突然,一层淡绿色的光泽出现在马车后方,噗的一声,火球在那淡绿色光芒中悄然熄灭,竟然连点火星都没有溅起。融冰心中一动,要知道,他这虽然是普通的火球术,但在出手时,火球是迅速压缩过的,爆炸力极强,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化解了,而且对方所用的显然不是斗气,绿色光芒?那是什么魔法?

    马车在奔行出数十米后停了下来,车夫从马车上跳下,那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脸上的横肉带起一道道纹路,眼中凶光四射,几步走到马车后面,目光朝大街上看来,大声咆哮着,“谁,刚才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

    融冰缓步走了出去,淡然道:“是你爷爷。”

    壮汉楞了一下,“我爷爷?我爷爷不在这里啊!”

    融冰冷淡的道:“你爷爷我不就站在这里么?有你这样的孙子真是丢人。”他的话顿时引起围观的民众们轰然大笑起来。

    壮汉这才明白对方是在骂他,顿时怒吼道:“你耍我。”向前迈动一步,竟然瞬间来到融冰身前,巨大的拳头骤然轰向融冰的身体。

    融冰眼中流露出一丝冷意,他没有动,一层淡淡的红光透体而出,汢汉的速度虽然令他吃惊,但曾经在融亲王训练中经过无数实战的他还没有将这壮汉放在眼中,就在壮汉的拳头将到达他面前时,灼热的火焰瞬间升腾而起,火焰并没有扩散,而是凝聚在一起,化为一面巨大的盾牌,挡在融冰面前。

    砰的一声,壮汉的拳头轰击在火盾上,烈焰瞬间朝着攻击的方向席卷而去,壮汉怒吼一声,身体以比更快的速度飞退而回,但身上还是多处被火焰烧到,弄的一身焦黑。融冰伸出自己的右手,红色的火焰从掌心处冒出,火焰颜色渐渐发生转变,在他低沉的咒语中由红转蓝,他没有中顾及的地方,当街被袭击,以他的身份,就算杀人也没有什么。

    壮汉身上散发出一层黄色的斗气,在愤怒中,他从背后拽出一把板斧,全身斗气弥漫,刚想冲上来,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住手,阿四,你太放肆了。“

    马车上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人都穿着绿色的魔法袍,上面并没有标名等级的标志,男子相貌普通,但却流露出高贵的气质,那女子容貌极美,看上去二十岁左右,一头翠绿色的长发垂至腰际,墨绿色的眼眸中流露出好奇的神色,正盯着融冰看,手中拿着一柄小巧的魔法杖,说话的是那名男子,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与女子同时走上前来。

    车夫一见这对男女,赶忙躬身行礼,“少主,小姐。“

    男子走到融冰面前,目光在他胸前的金狮处停留了一下,神色不变的道:“真是不好意思,手下放肆了。在下木荣,这是舍妹木晶。“

    融冰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木荣,淡然道:“以木为姓者极其少见,阁下想必是来自朗木帝国吧,由土系魔法变异而来的木系魔法,似乎只有朗木帝国的皇族才会,不知道我有没有猜错。“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