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05章 辣手灭敌

    殿官拿着一个普通的木筒走到参赛的魔法师们面前,谁都没有动,每个人都知道,比赛的第一场极为重要,按照比赛的规矩,小组赛两个小组每天将各进行两场比赛,有一人轮空,小组赛后,将休息两天,再进行最后的决赛,决定一共三场,第一天进行两场,然后休息一天,进行最后的冠军争夺。所以,如果能在比赛前期遇到相对较弱的对手,就能更好的节省魔法力保持状态,小组赛后也能充分休息,只要是参加这次比赛的魔法师,没有一个不想夺取最后冠军的。

    第一个走出来的是念冰,他对于自己将面对什么对手并没有侥幸心理,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无所谓,反正在小组赛上自己是不可能碰到千幻冰云的。随手抽取一签,站回了自己的位置。看着念冰抽了,其他的魔法师们陆续抽取,抽签出奇的顺利,并没有出现同组同国的情况。

    念冰手中拿的是二组一号签,在即将开始的第一轮比赛中,他将面对的是同组二号,融冰如愿的抽到了一组,千幻冰云与他同组,而且,分别抽到三、四两号的他们,将在今天一组的第二场比赛中碰撞。

    奇鲁帝国的风系魔法师看着手中的签笑了,这绝对是一支上上签,二组二号,他马上要面对的是从来没有进过前八名的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代表,对于第一场比赛的结果,他充满了自信,但是,这真的是一支上上签吗?

    在华融帝国火神殿殿官的带领下,十名代表五国的魔法师离开了火神殿,皇宫很大。他们被带到了皇宫后面的一座并不逊色于火神殿地大殿之内,在进入大殿前,每个人都清楚地看到殿外悬挂的匾额上有着三个烫金大字,试练殿。

    这座大殿面积虽然很大,但布置却非常简单。大殿中央,是一座高一丈、直径超过三十丈的巨大圆台,两旁有阶梯可以登上圆台,整个大殿似乎都是为圆台而建,殿高二十丈,一进大殿,就能清楚地感觉到这座试练主殿内充斥着浓郁地魔法气息,仔细辨认,能够察觉到大殿四壁中蕴涵的封印之力。

    在十名参赛魔法师观察周围环境之时,一排身穿红色魔法袍的魔法师鱼贯而入。他们排列的队形非常整齐,一进大殿,立刻围绕着圆台站成一圈,一共一百名火系魔法师围成一圈,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胸口上都有着大魔法师的标志。

    念冰心中暗暗吃惊,不愧色是大陆第一强国。华融帝国单是魔法师阵容,就远不是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可以比拟的,一百名大魔法师。如果用在战争上,那将是一股多么强悍的实力啊!这些魔法师很明显是长期在一起的,如果配合的好,他们所能产生的破坏力是难以想像的。

    随着一百名火系魔法师最后走进来的人念冰认识,正是融亲王的三弟融飞,魔导师的标志在胸前闪耀生辉,他走到了圆台的另一边大殿内侧。在那里,整齐的摆放着座位,最中央地宽大席位显然是为华天大帝而设。

    一会儿的功夫,华天大帝带领着包括融亲王和宰相苏越在内的数十人从另一面进入了试练殿,此时就能看出华融帝国百官的地位了,能够到这里观赏比赛的,无一不是华融帝国一方大员。当华天大帝和众人坐定后,融亲王向融飞点了点头。

    火焰的红光围绕着融飞身体腾空而起,年过七旬的他丝毫没有老态,在红色火焰的作用下,他的身体被托了起来,飘然升上直径一丈的圆台。缓步走到圆台中央,面对下方地十名参赛魔法师,融飞微笑道:“各国都看到了,这座圆台就是你们未来一段时间内比赛的场地,我将作为这次比赛的裁判,这里有我国魔法师军团百名大魔法师护卫,你们在施展魔法时可以放手施为,不需要有任何顾忌,如果自认不是对手时可以认输,所受伤害一律自理,不过,如果一方认输后另一方依旧出手,将被判为负论。正面,请第一组的一号和二号两位魔法师登台,当我宣布比赛开始时,你们才可以动手,比赛中可以使用魔法物品,但却禁止任何魔法卷轴。”

    抽到一组一号签的,正是朗木帝国的木荣,而一组二号签地则是奥兰帝国的光明系女魔法师。两人走上比赛圆台,间隔十丈彼此对望,木荣显得很有风度,向对面的光明系女魔法师微微一笑,客气的道:“在下朗木帝国木荣,请指教。”他最起面对的其实是融冰和念冰,那名叫阿四的手下跟随他多年,但那天回去后,没有撑多久就死了,残废后,阿四身体内的经脉竟然一半焚化一半冻结,这让木荣对念冰充满了戒心,同时也充满了眼意。直到先前他才知道,念冰竟然是代表冰月帝国的,而且是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他深信,以自己的实力一定能够为阿四报仇,虽然表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来,但他心中的恨意已经根深蒂固。

    光明女魔法师似乎对朗木帝国并没有什么恶感,同样报以微笑还礼,“我叫飞飞。”

    站在圆台中央的融飞分别看着两人,微笑道:“两位准备。”他的话,同时也是向台下的一百名火系大魔法师们下达了命令。

    低沉而整齐的吟唱场从圆台周围传来,空气中的火元素顿时变得异常活跃,一百名火系大魔法师同时使用一个咒语,即使是一名火系魔导师也无法比拟,红色的光晕如同慢布一般飘然而起,透明的红色光罩笼罩向整个圆台,熟悉火系魔法的念冰顿时辨认出来,这正是火系五阶魔法禁制火云罩,虽然只是五阶魔法,但一百人同时用出的威力却极强,足以防御任何禁咒以下的魔法攻击了。

    融飞飘然退到圆台一边。并没有离开这个比赛台,红色的火焰包裹着他的身体,大喝一声,“一组一号对一组二号,比赛开始。”

    一声比赛开始。顿时引来了咒语之音,木荣与飞飞几乎同时抬手,木荣手中出现地是一柄奇形怪状的魔法杖,似乎是由无数细藤凝结而成,法杖长达一丈,杖头处有一颗墨绿色的果实状宝石,虽然并不发光,但法杖一出现,木荣身体周围顿时出现一层绿色光晕。

    飞飞的动作丝毫一慢,小巧的手杖带起一片金色光芒。手杖两旁各有一个洁白地翅膀形雕刻,烘托着最上面一颗核桃大小的金色宝石,没有任何停顿,手杖一出现,她立刻向前轻挥,金光闪烁中,一道光箭闪电般向对面的木荣射去。魔法师之间的一对一决战,影响对方吟唱高级咒语是最为重要的。

    木荣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对方的行动,手中长柄法杖在身前一竖,一层绿色的辉瞬间形成一面光盾挡上了光箭的攻击。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当光箭炸上光盾后化为点点金光之时,那原本的绿色光芒竟然变得更加强盛了。木荣手中的魔法杖变了,整柄法杖竟然奇异地分解,化为一缕缕绿色的细丝,铺天盖地般向飞飞缠去。

    飞飞显然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一边后退,一边飞快的吟唱着咒语。金色的光芒围绕着她的身体旋转起来,一个透明地金色光罩在咒语中出现,硬生生地挡住了周围而来的藤蔓绿丝。但是,也仅仅是挡住而已,绿丝遇到金光,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在不断地穿刺过程中,金色光罩变得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碎似的。

    木荣微笑的看着被困在自己攻击中的飞飞,“不要试图抵抗了,光明普照大地,对我的自然魔法只会产生相生的作用,你没有机会的。我这柄魔法杖名曰藤丝,本就是一件极好地攻击魔法物品,就算不用咒语,它所能产生的攻击力,也可以相当于一个五阶魔法了。”

    飞飞俏用人不当上流露出一丝冷意,淡然道:“真的是这样吗?光明确实可以给自然带来生长,但是,过度的光明却同样可以令自然因为失去水份而毁灭。”说完这句话,她手中那柄天使之杖再次举起,一边维持着抗体的光罩,一边飞快的吟唱着咒语,一圈圈金色光晕不断从她身体周围飘然而出,每一层金色光芒,都能带给护身光罩以支持,他那些绿色的藤丝无法侵入分毫。

    木荣脸色微微一变,他知道对方已经找到了对付自己这柄法杖地方法,不敢怠慢,双掌竖起,在胸前遥遥相对,先前法杖顶端的那颗墨绿色珠子出现在他掌心之内,悬浮于空中的墨绿色宝石开始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幽光。

    “伟大的大地之神啊!您是一切生物的母亲,请您允许我,引导自然之力,化为永恒的春意席卷每一个角落,令生命的种子发芽,令生命的气息绽放。自然的气息随我而动,自然的气息与生命同在。自然领域。”

    木荣吟唱的速度很慢,当他的咒语还没有完成时,对面的飞飞已经发生了变化,积蓄已久的光明瞬间爆发,化为金色火焰席卷而出。

    “圣炎,毁灭一切邪恶的侵袭吧。”此时一身金色魔法袍的飞飞显得如此圣洁,金光缭绕,金色的火焰从身体周围瞬间扩散,先前还勇往直前的藤蔓一接触到那金色火焰顿时冒出淡淡的青烟,飞快地朝着木荣方向退却着。

    木荣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当六阶光明魔法圣炎距离他还有一丈之时,他怕咒语终于完成了,双手一松,原本悬浮于空中的墨绿色宝石飘然落地,奇异的是,宝石竟然直接融入地面之中不见了。

    藤蔓丝凝结成一面绿色的盾牌挡在木荣身前三尺处,勉强抵御着圣炎的攻击,木荣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但是那绿色的眼眸中却流露出一丝得意,“生命的种子,需要光明的滋润,飞飞小组,对不起了。”

    正在全力控制圣炎的飞飞听到木荣的话手上不禁一缓,但是,能够代表奥兰帝国而来,她自然有着自己的过人之处,圣炎在精神力的控制下瞬间分成两股,绕过前方的藤牌朝木荣卷去。

    自然魔法的奇异终于显露,整座比赛台上突然充满了生命的气息,圣炎的光芒急剧减弱,无数绿色的枝条从圆台下方冒出,仿佛比赛台已经变成了丛林一般,圣炎被一片绿色的海洋所吞噬,没等飞飞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已经被一圈圈绿色的枝条缠绕,生命的气息并没有带给她不适的感觉,但身体却已经抢劫了行动能力。绿色的枝条一直生长到火云罩结界处才停了下来,此时,不论是木荣还是飞飞,都已经被绿色所淹没,在整个圆台上,只有融飞周围方圆一杖内才没有绿色枝条的出现。

    木荣的声音从绿色海洋中传出,“自然与生命,存在于天地间的每一处,与自然的力量相违背,如何能胜呢?飞飞小姐,你败了。”

    绿色的气息逐渐收敛,枝条重新钻回地面,整个圆台依旧平滑如故,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飞飞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木荣,作为一个国家的代表,她代表着奥兰帝国的尊严,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木荣,虽然败了,自己却没有受到一丝伤害。飞飞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在魔法上的实力应该不在木荣之下,但是,从一开始面对这诡异的自然魔法,就产生出一种有力无处使的尴尬,使自己的魔法根本无法真正发挥出威力,轻叹一声,低下头,不甘的道:“我输了。”

    滕丝杖已经恢复了一开始时的形态,木荣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一个好的开始对后面的比赛非常重要。

    融飞上前宣布,“第一组第一场比赛,朗木帝国木荣胜。”

    火去罩禁制消失,同样毫发无伤的参赛二人缓步走下比赛台,只不过,他们的心情却截然不同。

    木荣走下比赛台,手中藤丝杖遥指融冰,似乎在说,下一次,失败的将是你,如果是面对融冰,不论是因为国家还是因为私怨,他都绝不会手下留情。

    融冰眼中流露出一丝准意,对于自然魔法,他要比奥蓝帝国的飞飞了解多了,不过,木荣先前所施展的自然领域,同样带给他不小的震撼那个魔法根本看不出等级,竟然吞噬了光系的能量,那么,他能够吞噬其它魔法吗?短暂的思考过后,融冰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停留,因为,他今天将面对的对手,将会是自己夺冠道路上最大的敌人,来自冰神塔的千幻冰云。

    融飞站在比赛中央宣布道:“第二场,由二组一号和二组二号,请上台。”

    他话音刚刚一落,一股狂风突然出现试练殿内,在风的衬托下,青色身影飘然而起,落在比赛台中央,正是抽到二组二号的奇帝国风系魔法师。此时,他眼中充满了战意,抬的指向指下的念冰,向他勾了勾手指。

    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缓步从阶梯处走上了高台,他走的不快,但每一步却都非常坚定,当他走到距离对方十丈的地方站定时,那名风系魔法师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奇帝国风系魔法师奥流。”自信的他,连请教二字也省却了。

    念冰依旧面带笑容,“冰月帝国魔法师公会念冰。”他省了更多。连自己是什么系的魔法师都没有说。

    融飞目光平淡地扫了两人一眼,飘身后退,喝道:“第二场比赛,开始。”

    开始两个字一出,奥流连自己的魔法杖都没有取出,立刻向念冰发动了攻击。上一界的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代表连一场胜利都没有取得,面对心中地弱敌,他难免有些轻敌,十数刀风刃以极快的速度朝念冰劈而至,封死了念冰所有可以闪身的路线。

    青色的风刃带着刺耳的破空之声,每一道都充满了强劲的攻击力,在一阶瞬发魔法中,风系地速度绝对是最快的。

    念冰依旧是面带微笑服务,点点蓝光凭空出现在他身体周围,蓝色光点飘然而出,那只不过是一颗颗很小的冰弹,这种冰弹,就算直接攻击到人身上,也未必能带来多大的伤害,冰弹的数量与风刃完全相等,蓝光芒画出十数道弧线飘然而去。

    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风刃的攻击本是杂乱无章的,但冰弹却准确的命中在每一道风刃正中央的位置,虽然这并不是足以将风刃毁灭,但是,却也使风刃失了攻击地能力,当那淡淡的青光来到念冰身前时,已经变成了和煦的微风,吹拂着他身体。

    精确的魔法控制力,这是融飞给念冰的评价。奥流也没有想到念冰竟然能够这样应付自己的攻击,不得不放弃准备开始吟强力魔法,右手一挥,一柄青色魔法杖再现在手中,杖头上的青色宝石光芒大放,强烈的风围绕着他身体旋转起来,同时向念冰厉声道:“你明明是冰系魔法师,为什么穿着火第魔法师的装束?”

    念冰诡异的一笑,道:“你认为我是一名冰系魔法师么?那你可要看仔细了。”一边说首,一颗拳头大小地冰弹飘然而出,紧接着,一颗同样大小的火球朝冰球追去,瞬间释放出两个临界于一阶与二阶的魔法。

    冰与火的同时出现,登时震撼了地场绝大部分人,奥流虽然心中惊骇,但他毕竟是一名出色的魔法师,反应还算迅速,忍痛释放了原本附加在魔法杖上地秘密武器。他这柄魔法杖虽然并不是极品,但却有一个特性,凭借魔法杖上那块风系宝石中,能够储存一个四阶风系魔法,在不能使用卷轴的一对一魔法较量中,有着很大的优势,小型龙卷风骤然出现在奥流身边,直接向那冰火双球卷去,他的上校很简单,不但要毁灭念冰这瞬发的攻击,同时,还要凭借这魔法杖瞬发的四阶魔法击败念冰。

    奥流虽然是一名大魔法师,但他本身的实力去并不弱,甚至还要强于与他同来的伙伴,如果他一上来就中规中矩的凭借自己的实力与念冰比赛,念冰想要胜他还需多费些力气,但是,从一开始的轻视,已经注定了奥流的命运。

    飞在空中的冰火双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飞行的过程中,它们的体积不断缩小,当小型龙卷风出现的时候,冰火双球体积已经窄小到先前的五分之一,表面虽然看不出区别,但是在这两个小小的魔法风部,魔法元素早已经因为压缩而变得狂暴了,火球瞬间加速,在龙卷风袭击的刹那撞上了冰球。

    轰………剧烈的爆炸带着冰,火,风三种气息同时爆发,强烈的冲击波四散,震得奥流接连后退好几步,他怎么也想不到,两个不到二价的魔法竟然就这么毁灭了自己的四阶龙卷风。但是,他惊讶的还是在后面,面对敌人,念冰从来没有留手的习惯,爆炸中,一对冰火双球已经悄悄从侧面滑过冲击波来到奥流面前。

    可笑的一幕出现了,来不及用魔法抵抗的奥流竟然用自己手中的魔法杖朝冰火双球击去,与先前那声巨响隔了不到一秒,又是一声同样的轰鸣响起,只不过,这一次轰鸣变成了混合音,其中伴随着凄厉的惨叫……

    奥流的魔法杖在爆炸中不见了,他身上的魔法袍似乎是件不错的宝物,竟然护住了身体没有被爆炸力毁灭,可惜地是,衣服能护住的也只是身体,他寻双握着魔法杖的手已经消失了,鲜血,正飞快地从断手中流淌出来,奥流躺在地上,因为剧烈的疼痛,正不断的翻滚着。

    比赛开始的快,结束的更快,还不到先前那一场子一半的时间,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以惨烈地方式结束。比赛专门负责救护的两名水系魔法导士第一时间冲上比赛台用的魔法帮奥流止血,得谁都知道,就算他不死,也不可能再参加下面的比赛了。

    念冰脸上的微笑并没有因为眼前的这一幕而消失,轻轻的摇了摇头,心中暗想,如果不是那件魔法袍,恐怕奥流的身体也会像那双手吧,可惜啊可惜,他毕竟是一名魔法师,而自己那冰火双球所附加的冰火气息还不足以致他于死地,看来,也只能放过他了。

    比赛结束,火云罩的结界自然消失,一道蓝色的身影飞快地冲上比赛台,没有任何犹豫的朝念冰扑来,那是水的气息。

    念冰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一切,光芒一闪,一柄青色地刀已经出现在他手中,红,蓝两色光芒出现在脚下,青风吹送着他的身体向后飘去,在漂浮的过程中,他飞快的吟唱着咒语。

    突然出现的袭击者,自然是与奥流同来的水系魔法师,眼看同伴竟然被念冰残忍的炸去双手,他又怎么忍得住呢?在愤怒中,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一道道瞬发的水箭不断向念冰冲去,

    青光在刀身上闪耀。傲天的刀自带的风刃在念冰精确地控制下轻易破除着水箭的攻击,傲天刀上的青光不断升腾着,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残忍的冷光。

    此时,比赛台上有六个人,除了动手的念冰和水系魔法师以外,还有接近昏迷地奥流,两名为他治疗的水系魔导师以及关注奥流情况的融飞,融飞正皱眉看着奥流的伤势,突然感受到比赛台上的魔法气息,不禁抬头看去,从表面上看,念冰正被那名水系魔法师逼迫的节节后退,他不禁眉头大皱,大喝道:“住手”

    住字刚一出口,念冰动了,原本后退的身形瞬间停滞,傲天刀上瞬间喷发出耀眼的青光,风吟石带起悠远的风呤之声,半空中,青光凝聚出一柄长度超过一丈的巨大风刃飘然去,当融飞中中那个手字喊出时,鲜血如同鲜花般湛放了。

    青色的风刃乃是风系六阶魔法风神斩,那名水系魔法师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仅仅凭借身上的魔法物品又怎么可能抵御住如此强大的攻击呢?身体被完全一分为二,鲜血染红了比赛台,风神斩时的余威在比赛台上留下了一道长达两丈许的深深痕迹,说来也巧,风神斩最后的尾焰恰好从两名水系魔法师身体中间的缝隙处掠过,将地面的奥流同样一斩为二,鲜血洒了两名水系魔导士一身,。

    念冰脸上流露出惊慌之色,“啊!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慌乱中魔法不好控制。”

    融飞此时已经来一了念冰身前,火焰的光芒瞬间升腾,将念冰罩在其中,“好辣的手段。”

    念就低下头,一脸委屈的道:“对不起,裁判,我可不是故意的,魔法比赛很难控制的住自己的魔法威力,所以那奥流才断的手,后来的事您也看到了,奥流的同样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向我攻击,我也是为了自保才动手的。是他违反规则在先,如果我不抵抗,岂不是要被他杀死么?最后那一击我也是因为要保护自己才出全力的,谁知道他像纸糊的一样,如此不堪一击,至于那奥流,也只能算他倒霉吧,魔法又没有长眼睛。”

    融飞眼中光芒连闪,虽然他并不在乎奇帝国魔法师的死活,但毕竟这次新锐魔法师大赛是在华融帝国举行,比赛刚开始第一天,奇帝国的两名参赛选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毕竟不好向奇帝国交代。但是,念冰说的又合情合理,并没有丝毫逾越的地方,一切都是按照比赛规则,现在谁也无法证明他是故意杀死那两名魔法师的。

    看着融飞眼中的犹豫的神色,念冰微笑道:“裁判先生,您是不是该判我胜利了。”一边说着,他的目光向台下其他选手扫去,除了融冰和冰云外,其他选手不禁同时心头一紧,念冰的辣手使他们心中不禁产生了危机的感觉,尤其是来自奥兰帝国的两句女魔法师,此时脸色都变得很难看,如此血腥的一幕在她们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融飞目光看向观战的融亲王,融亲王脸色平静的向他点了点头,融飞深吸了口气,这才有些不愿的宣布念冰为第二场比赛的胜利者。

    念冰在微笑中走下比赛台,来到自己先前所在的位置,心中冷冷的想到,现在自己至少已经是第八名了,他并没有掩饰什么,同时他也知道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出来,自己是故意到那二人于死地的,留给敌人机会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利用他们的轻敌和愤怒这些负面情绪迅速扫清障碍,何乐而不为呢?反正自己能够使用多种魔法的事实早晚都会暴露,早暴露一些也没有什么。毕竟,自己真正的实力还远未展现。

    此时,比赛的形式因为消失了两名参赛者而变得更中微妙了,原本应该庆幸少了对手的选手们却没有过一个有庆幸的感觉,尤其是二组参赛成员,他们眼中的弱小魔法师突然变成了强横的杀人者,一时间,他们的心态都发生了些变化。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