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10章 与冰云的交谈

    念冰点了点头,道:“听说过,所谓的神,不都是由人修炼而成的吗?”

    融亲王惊讶的看着念冰,道:“你竟然真的知道?神之大陆对于仰光大陆来说,是一个绝密的存在,但是,有一点我却可以肯定,那些自称为神的家伙,都是拥有先天领域的人。由此,你就可以看出先天领域是多么重要了吧。如果冰雪女神祭祀再修炼下去,很有可能会成为神之大陆的一员。我已经老了,有没有先天领域,恐怕永远也不可能到那边去了。念冰,你知道吗?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只有两个,一个,就是能够回到年轻时救回你奶奶的生命,另一个,就是到神之大陆去看看,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古怪的东西。”

    念冰想了想,道:“爷爷,那要什么情况下才能断定一个人有先天领域呢?刚才我听您说觉醒,先天领域不是与生俱来的吗?”

    融亲王道:“先天领域确实是与生俱来的,但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下才能生出拥有先天领域的孩子。离开母体,先天领域就会存在,但是,存在并不代表能够使用它,一般来说,先天领域者的先天领域在幼年时都是潜伏着的,它会不断吸收人类本体的能量生长,当它生长到一定程度时才会表现出来,表现时会很突然,所以,拥有先天领域的人大部分都是一夜之间成为先天领域者的。一般来说,一个人如果在三十岁时还没有先天领域觉醒,那就可以断定,他不是一个先天领域者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我也无法确定你是否能拥有先天领域。毕竟,距离三十岁你还有一定的距离。努力的修炼吧。顶级魔法师未必就比先天领域者差什么。”

    念冰微笑道:“看来我还有机会了。还有十一年多的时间。”

    融亲王也笑了,“看来,先天领域对你触动很大,不过,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报有太大希望,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也希望能够成为先天领域者。距离三十岁越近,这种感觉就越强烈,但是,过了三十岁之后,这种感觉就渐渐的淡了。你要明白,另说成为先天领域者的几率很低,就算真的先天领域觉醒,也不一定就是有用的领域。当然,如果你真的能拥有一个好的先天领域,那就是距离三十岁越近觉醒对你越有利,因为先天领域在里孕育时间越长,吸收的能量就越多,一旦领域觉醒。必将给你带来强大的能力。”

    念冰微微一笑,道:“爷爷,您放心好了,虽然我很希望能够得到先天领域,但是我的心态很好,能拥有先天领域当然是好事,没有地话我也不会气馁,毕竟,能得到冰火同源的能力我已经很满足了,单是冰火同源和拟态魔法,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到极至。”

    融亲王道:“这样最好,该说的已经说完了,这个给你,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到书房来找我,你的魔法根基很牢固,我会把我一些在魔法上的心得传授给你,有几天的时间,应该足够了。”

    念冰一楞,道:“几天就够了?”融亲王已经达到了神降师的境界,数十年对魔法的体悟非同小可,虽然念冰对自己的智慧很有信心,但也没把握几天时间就能掌握融亲王所教授的东西。

    融亲王道:“你的身份现在还不能暴光,在你魔法没有大成之前,隐藏在暗处对你更为有利,我所说的几天时间只是让你把该记住的东西都记下,至于什么时候能够领悟就要看你地天赋和努力程度了。”

    告别融亲王,念冰离开了皇宫,一路上他不断思索着,今天他之所以肯答应重返融家,固然有利益的关系,但是,更重要的却是融亲王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亲情和父亲最希望得到的名份打动了他。一边走着,念冰心中暗暗祈祷,爸爸,您知道我重新返回融家一定很高兴吧,您不用再遗憾什么了,爷爷已经答应让您重列融家门墙之内,您放心吧,我会努力的,既然答应了他,我就一定会做到。

    当念冰回到旅馆走进房间后,立刻就觉得气氛很不对,凤女坐在床上有些发呆,秀眉紧簇,眼中不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她的样子吓了念冰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赶忙走上前问道:“凤女,你怎么了?出事了?”

    凤女抬头看着念冰关切的目光,“今天比赛你赢了?”

    念冰点了点头,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们凤族的人又来了不成?”

    凤女目光闪烁,她的眼圈突然红了起来,猛的扑入念冰怀中放声大哭,“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

    念冰吓了一跳,赶忙搂紧凤女的娇躯,抚摩着她的背部完美的曲线,“这是怎么了?我到底什么地方让你如此生气?”

    凤女紧紧的搂着念冰,只是不断地哭泣却什么也都不肯说,泪水打湿了念冰的胸襟,一时间弄得念冰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良久,凤女的哭声终于渐渐停了下来。靠在念冰怀中,哽咽道:“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知道吗?你越是这样,我越不舍得离开你。”

    念冰心头微微一沉,道:“凤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如此激动?”

    凤女别过头,看向一旁的桌子,念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明白了凤女激动的原因,桌子上摆好了一桌饭菜。

    “凤女,其实,其实”

    “你不用说了,这么难吃的东西。你那天竟然都吃了,难怪会去那么多次厕所,念冰,对不起。”

    念冰的眼神变得温柔了,“傻丫头,有什么可对不起的,只要是你做的,对我来说都是人间美味啊!因为,那是你的心意。”

    凤女娇躯微微一震,搂着念冰的手臂又紧了紧,“可是,可是”

    念冰微微一笑,双手捧起凤女梨花带雨的俏脸,“傻丫头,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没有人天生就会做什么,只要你肯努力,总有一天能做出美味的饭菜,不是吗?难道你不觉得,让我的胃伴随你的手艺成长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吗?”一边说着,他还做出一个滑稽的表情。

    凤女扑哧一笑,道:“讨厌死了,再这样下去,恐怕我的手艺还没练好,你就先被我毒死了。难道你不怕吗?”

    “不怕,当然不怕,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要死了,最希望的就是能死在你手里。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嘿嘿。”

    凤女捂住念冰的嘴,“讨厌,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在我手艺没练出来之前,都不许你再吃了。你知道前天你突然病了我有多急吗?你也不肯说出原因,怪不得当时你怎么都不肯去看大夫呢。原来竟然是我害的。”说到这里,她的眼圈不禁又红了红。

    念冰在凤女手上轻吻一下。凤女如同触电般将手收了回来,俏脸上泛起一丝红晕,重新伏入念冰怀中。

    “凤女,你刚才说更不舍得离开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走吗?”虽然搂着令他无比迷醉的娇躯,但念冰的心还是很清醒的。

    凤女身体微微生颤,低声道:“念冰,我恐怕不能陪你了,这些天和你在一起,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但是,我走了,恐怕凤族内部已经出现了混乱,为了我的族人,我必须要回去,只有将实力进一步提升,才有可能应付凤凰涅磐大典上的考验。”

    念冰沉默了。虽然两人这些天在一起的生活很简单,但是,习惯了这简单地生活念冰又怎么舍得让凤女离去呢?但是,凤女有自己的追求,有她的使命,就算再不舍,念冰也不希望凤女活在不开心和遗憾之中,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道:“坦白说,我真的很舍不得你,但是,我也知道,我没有权力不让你离开,毕竟,凤族养育你长大,对你有恩,而且他们又是你的族人。但是,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我希望,你能够在我比赛结束后再离开,还记得前些天你们凤族之人找来前我有话对你说吧,等我的比赛结束后我会告诉你一些事,到时候你再决定是否离开,好吗?”现在他当然不能让凤女走,玉如烟交待的事还没有完成,只是,为了不影响凤女的心怀,他希望晚一点再告诉她。

    凤女并没有多问,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论什么时候都要以自己的安全为重。”

    “妹妹,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以你的大地女神领域怎么可能输给那小子呢?你实在是太大意了。”木荣有些不满地向木晶道。

    木晶的眼神显得有些迷茫,道:“世事无绝对,哥哥,我确实是输了,在来这里之前,我一直以为凭借着先天领域,我甚至可以与融亲王那样的人抗衡,现在看来,我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难道你没发现今天那个与我对战的念冰实力有多强吗?他的魔法是我见过的最怪异的一个,如果不是有先天领域,我根本连与他抗衡的机会都没有。能够操纵五系魔法的人,那需要多么强的悟性啊!至少,在魔法历史上,我还没听说过谁能使用五系魔法。尤其是他破掉我大地女神领域时所用的那个魔法,融合了冰与火两种极端的魔法力,而又不失去两种魔法本身的特性,骤然迸发时产生的魔力确实已经接近十阶魔法的水平了。”

    木荣皱眉道:“可是,凭借先天领域,如果你一上来就全力攻击,他未必有机会吟唱咒语。”

    木晶冷笑一声,道:“那你也太小看他了。难道你没看见他用的都是什么魔法物品吗?五件神级魔法物品,每一件都是该系魔法物品中的极品,凭借这些东西,他完全可以应付到吟唱出魔法咒语,单是那个空间系的短距离瞬间移动,就不是随便可以破解的。我的大地女神领域虽然神奇,但毕竟觉醒的时间太短了,还不足以大面积无缝隙攻击。今天虽然输了,我却发现,这个叫念冰的魔法师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危险性绝对要在千幻冰云之上。”

    木荣一楞,道:“你的意思是说他的实力要比千幻冰云还强吗?”

    木晶眉头微皱,道道:“哥,父皇一向奈你聪明,你又是太子,怎么想问题如此简单。那个念冰现在未必就是千幻冰云的对手,但是,以他的潜力来看,将来有一天,他的成就恐怕要远高于我。看他的样子,也不过二十岁左右,一名二十岁左右的魔法师,还能够使用一种五种魔法,你想想,在大陆的历史上谁能做到?即使是那些自称为神的人类中恐怕也没有吧。我敢说,即使是冰雪女神祭祀在他这个年纪也绝没能这样的实力。千幻冰云虽然很强,但她的强大部分是建立在冰雪女神祭祀传授和辅助的基础上,可是,你能看出那个念冰是谁的弟子吗?从他在魔法比赛中充满想像力的攻击就能看出,他在实战方面的经验绝对不少,如果他现在的成就都是依靠自己领悟得来的,那就太可怕了。”

    木荣眼中寒光一闪,道:“对付这样的人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收为已用,必将成为巨大的助力,另一个,就是斩草除根,不给他发展起来的机会。妹妹,你觉得这个人有可能被我们利用吗?”

    木晶眼中的目光显得有些迷离,很难说,因为我看不透他的心。第一天比赛,他施辣手连杀两人,但是,在今天的比赛中,他不但没有向我下狠手,而且还用水与光明两种魔法滋润我的大地女神领域复苏,如果单靠我自己的力量,受到那样的生创至少要三天才能恢复。所以,现在很难说的准他是一个什么样了人。大哥,我赢得这次前来,你已经秘密调遣了木杀组的人吧。让他们准备吧,就算不能收买他,只要能把他毁掉,拿到他手上那些宝贝,对我们朗木帝国魔法界未来发展也是非常有利的。“

    木荣眼中流露出一丝冷笑,道:“你还记得那天么?那天和他在一起的女子显然和他关系不一般,像他这样的魔法师,能够吸引他的注意力只有三种可能,第一,是金钱与地位这个可能性最小,第二,就是珍贵的魔法物品,而第三个,就是绝色美女。后两者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我们一一尝试,看看能否让他惊动。不过,妹妹有一点你看错了,那小子的几柄魔法刀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用来击败你的那两柄刀上,分别镶嵌着融家的火焰神之石和冰神塔的冰雪女神之石,这两件宝贝可是很烫手啊!”

    木晶微微一笑,道:“我最喜欢烫手的东西,如果他真的不肯向我们臣服,就一定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那时,谁知道是我们动手呢?”

    ……

    五国新锐魔法师大赛进入了第四天,今天将进行的两场比赛,分别是木荣对融冰,念冰对融极。木荣与融冰一战根本没有任何悬念。融冰已经见过木荣习惯的攻击方法,又怎么会给他用出自然领域的机会呢?虽然融冰输在冰云手中,但在同一小组里,除了千幻冰云以外也只有他达到了魔导士级别。不过。在比赛中木荣应对的很巧妙。一发现自己不是融冰的对手立刻认输,使融冰不能下暗手伤他。

    站在比赛台上,念冰看着面前地融极,眯起双眼,融极给他的感觉很奇特,仿佛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表面的气息不像融冰那么内敛。但是,在他散发地气息中却充满了狂霸之气。念冰知道。这一战对自己来说绝不轻松。不过,昨天晚上在融亲王府书房内融亲王传给了他许多在魔法上地见解,以及一些特殊的魔法咒语,令念冰在魔法上的认知增强了许多,虽说短时间内无法消化,但以他的才智还是受益良多。

    作为裁判的融飞正在打量念冰。他现在心中郁闷的很,昨天回到融府后他与二哥商量,还没商量出个结果融亲王就回来了。融亲王下达了一系列怪异的命令,几乎每一条命令都是针对念冰地,并下了严令,如果谁敢对念冰不利,立刻家法处置。这么多年来,融飞还是第一次看大哥如此认真,就连融家两派系地争端他都没有插手过,但这次,他却是直接下达命令,任何融家人无法违抗地命令。

    融飞宣布比赛开始,融极并没有上来就攻击,一向木讷的他开口了,“你好,虽然我很想和你比上一场,看谁的实力更强,但现在恐怕不行了,我认输。”说完,他再向融飞确认一遍,转身就朝台下走去。

    融飞显然畅快经知道发生的事,看着有些呆滞的念冰咳嗽一声,道:“好,这场比赛参赛者融极认输,获胜。”

    看台上的华融帝国百官一看到如此结果顿时大哗,华天大帝眉头一皱,目光扫向融亲王,融亲王目光平静地看着他,向他点了点头,此时,观战台上唯一神色没有变化的,就只有宰相苏越了,他笑吟吟的看着融亲王,眼中流露出一丝深意。

    比赛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念冰小组赛最后一个对手是那位空间系魔法师,对于同样能够使用空间魔法的他来说,那场比赛的结果根本没有任何悬念,而争夺决赛权另一个名额的关键比赛,就在明天那一场木晶对融极之战。

    离开皇宫,念冰缓步走在都天城的大街上,他很清楚,自己今天获得的胜利绝不是因为融极想保存实力应付明天的比赛那么简单,很明显是自己的爷爷融亲王下达了命令让他故意认输才会这样的,不知道华天大帝怎么想,毕竟,融极代表的是华融帝国。

    “我们可以谈谈么?”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念冰心中一惊,从精神力的感受来看,这个声音显然是针对自己的,回身看去,只见面罩白纱的冰云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看到她身上那象征着冰神塔的标志,仇恨的感觉汹涌升腾,念冰强忍着心中的仇恨之火,淡然道:“如果你是为了冰雪女神之石,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千幻冰云缓步走到念冰身边,“不仅如此,我想,你现在的容貌应该不是自己本来样貎吧,冰火魔厨先生。”

    念冰心头一震,“冰火魔厨?那是谁?恐怕你认错人了。”

    千幻冰云从怀中摸出一个小镜子,“这是都是送给我的,名中曰照魔镜,否认任何生物,此镜都可以照出魔法加持背后的东西。我想,我们在都天城并不是第一次见面,用不用我请七皇子过来?”

    念冰有些嘲弄的开玩笑,“不愧是石场不神塔出来的人,身上宝贝真不少啊!后看来,冰雪女神祭祀真的把你当成继承人了。我们去那里坐坐吧。”说着,随手指了一家旁边的饭店。此时并不是吃饭的时间,饭店内显得很冷清,两人的外表一进门就引起了服务生的注意。

    “先生、小姐,用餐么?”服务生客气的问道。偷眼看了冰云一眼,顿时,他机灵灵打了个寒战。赶忙将目光收了回来。好冷的姑娘。

    念冰微笑道:“我们随便吃点东西,就坐这里吧。”指了指一旁靠近窗户的桌子,和千幻冰云走了过去。

    服务生跟着他们来到桌旁,“两位想吃点什么?”

    念冰向冰云递出询问的目光。虽然是仇人之徒。但男人的风度他还是有的,冰云平静的道:“我吃不惯普通食物,你吃什么自己要吧。”

    念冰自嘲地笑笑,“是啊!你是神女,又怎么吃地惯一般的食物呢?服务生,你们这里有什么特色菜,随便给我来四样吧。”

    冰云身体周围散发的冷气早已令那服务生受不了了。再美的女人也不如自己的小命重要。答应一声。赶忙跑了下去。

    念冰靠在椅背上,流露出一丝优雅的微笑,“千幻冰云小姐,您想要谈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冰火魔厨,受帝都征召却消失了。没想到却在这里代表冰月帝国参加魔法师大赛,我该认为你是厨师还是魔法师呢?”

    念冰淡然道:“这就随你便了,不过,有一点你要弄清楚,我不是代表冰月帝国,而是代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我与冰月帝国没有瓜葛。”

    冰云淡然道:“这我看的出来,你和那位叫融冰地就是相貌几乎一样,想来,你与融家关系很深了。能够同时拥有冰雪女神之石和火焰神之石地只有一个人,不过,他在八年前应该已经死了。”

    念冰眼中精光大盛,“既然你知道地这么清楚,又何必找我谈什么?该死的人未必就真的死了。”

    冰云道:“那这么说,你真的是融天和我师姐唯一的儿子了?前些时日师傅感受到冰雪女神之石的气息,也是你放出地吧。”

    念冰冷啍一声,道:“是又如何,你猜的完全正确,如果我记的不错,当初冰雪女神之石是冰雪女神祭祀送给我母亲的,母亲又送给了我。如果你想要回去,那就连我的尸体一直带走吧,当然,你要有这个能力才行。不过,冰雪女神祭祀对你还真不错,看你的样子并不比我大,居然连这些事都知道,外界传你将继承那老妖婆的衣钵,看来并没有说错了。”

    “你很有自信。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冰云的声音更冷了几分,周围的空气仿佛要凝固了一般。

    念冰冷声道:“自信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我想,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会在决赛时相见。”

    冰云道:“我不要你的冰雪女神之石,我要的是你这个人。”

    念冰邪邪开玩笑,道:“对不起,我已经名草有主了,虽然我长的很漂亮,但我可不希望自己某些部位被冻坏。”

    “你……”冰云眼中难得的流露出一丝慌乱,抬手就向念冰拍去,一枚尖锐的冰锥闪电般出现在念冰面前。念冰抬手握住了冰锥,此时,冰锥的锋锐距离他的眼睛只有不足三寸,淡淡的灼热气息从念冰体内发出,冰锥融化成水,再蒸发成水汽,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的。

    “等不及?现在就想动手么?我随时奉陪。”念冰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希望你放尊重一点,毕竟你也是一名魔导士。”冰云有些恨恨的道。

    念冰嘿嘿开玩笑,轻佻的看着冰云道:“尊重要看用在什么人身上,对于你们冰神塔的人,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尊重么?在我眼里,你们冰神塔大部分女人还不如妓女。至少,妓女也是有些情感的,妓女大多是迫不得已的,但是你们呢?不过是一群冷冰冰的雕像,一个人,如果连情感都失去了,那还能是人么?”只要是对冰神塔不利的事,他绝不吝惜去做,侮辱只是第一步。

    冰云猛的站了起来,整个饭店内的温度急剧下降,“侮辱冰神塔,单是这一点,已经足够你死一百回。”

    念冰依旧坐在原位,“是么?我没有说错什么吧,难道你认为自己还有感情这东西存在不成?据我所知,你们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感情,否则,我父母又怎么会死?今天你来找我本身就是个错误,就算你知道我的身份又如何,你觉得这能威胁到我?对于危害我父母的仇敌,除了报复以外,我想,没有其他什么可谈的。你的师傅,你们冰神塔毁了我的幸福,我必将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们,我要让冰神塔从大陆上除名。”说到最后几个字,他一字一顿,压抑的仇恨从眼中骤然释放,仿佛要将面前的千幻冰云穿透一般。

    可惜,目光毕竟是无法杀人的,听了念冰的话,冰云反而冷静下来,缓缓坐回自己的位置,道:“你以为你能够报仇么?”

    “不能。”念冰回答的很快,“以我现在的实力如果去报仇,无疑是以卵击石,不过,现在并不代表永远,你认为呢?”

    冰云冷笑道:“你认为自己还有永远么?否认使用任何手段,这次比赛结束后,我都会带你回冰神塔,由师傅来处置你。”

    念冰微微一笑,道:“那好啊!随便你好了,不过,你要先考虑一下融家的势力再对我说这句话,毕竟,我也是姓融的。”

    正在这时,服务生已经将饭菜送了上来,念冰拿起筷子夹了块炖牛肉放入口中咀嚼,“恩,味道还可以,只是调料的味儿太重了一些,没有体现出牛肉本身的鲜,不过,在普通饭店来说,也算是勉强了。冰云小姐,你要不要品尝一下?哦,对了,我记得冰神塔都是吃素的对吧。”

    冰云眼中充满了厌恶,不耐的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道:“你依仗融家护着么?那是没用的。因为我相信,你会选择自己跟我回去。”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