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12章 永恒的睡眠

    念冰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情感,“希望是那样吧。爷爷,我要为明天的比赛准备了,请您为我护法吧。”

    夜已经深了,念冰悄悄的回到了旅店之中,凤女还没有睡,正等待着他回来。

    “傻丫头,不是让你自己先睡么?都这么晚了。”念冰有些责怪的看着凤女。

    凤女微微一笑,道:“你不回来我也睡不着,索性就练会儿功,我们这样的人,睡不睡觉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念冰探手将凤女搂入怀中,低声道:“等明天比赛结束后,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

    凤女眼神一黯,道:“比赛结束了,我也该回凤族了。”

    念冰摇头道:“现在说这些还早了点,等比赛结束后,我们要好好谈谈,那时,你再决定吧。”

    凤女心中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低声道:“念冰,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我始终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们似的。”

    念冰微笑道:“你多心了,应该是我哥派来保护咱们的人吧。”

    凤女摇了摇头,道:“不,你哥派来的那些人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但是,仿佛天上有双眼睛看着我们这里似的,我隐隐能感觉到,但又抓不住。”

    念冰一楞,道:“别多心了,反正我们后天就离开这里,或许,你感觉到的是我哥派来的高手吧。那天你也看到了,保护衣诺的竟然是两名武圣,华融帝国是大陆第一强国,而融家又是华融帝国第一世家,派来的人自然有些本事。”

    “希望如此吧。不知道凤空长老和我的族人们怎么样了。”

    “夜了,早点睡吧。凤女,明天就要决赛了。今天晚上我想抱着你睡,行么?你放心。我不会有什么不轨的举动。”

    凤女俏脸一红,轻轻地点了点头。即将离别,她实在不忍心拒绝念冰的要求。

    念冰欢呼一声,抱起凤女,小心地将她放在床上,快速的脱掉外衣帖了上去,搂着那充满弹性地娇躯,鼻间飘荡着动人的幽香,他心中充满了满足。此时此刻,念冰没有一丝杂念,他深切的感觉到。凤女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只要这么抱关她,就足够了。开始凤女还有些慌张,她心中有些怕,又有此期待。随着念冰轻微的鼾声渐渐响起,她内心中难免有些失落,抬头看着搂住自己的男子,她清晰的感觉到,那温暖的怀抱是如此真实。这些日子,念冰对她的珍爱让她充分体会到了爱的魔力,一想起来要分离,她地心就会莫名的疼痛。搂紧念冰。在他唇上轻轻一吻,带着各种复杂的心绪,凤女也渐渐的睡着了。

    五国新锐魔法师大赛的决赛终于开始了,今天,将是最后的决战,而决赛的两人都是代表冰月帝国而来。

    站上比赛台。念冰明显感觉到今天的台上的气氛有些浓重,面前的冰云正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在你这个年纪,你已经很强了,可惜,在没有先天领域的情况下,你根本不可能与我抗衡。”冰云淡淡的说着。

    念冰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确实,我比不上你的先天领域。在整体实力上你比我强了不少。”

    冰云目光一闪,“既然明知道结果,又何必动手,毕竟我们都是从冰月帝国而来,就算代表的不是国家,也好省些力气。回去的路未必太平。”

    念冰微微一笑,道:“回去的路如何,那是明天之后的事。让我认输么?可以,只要你告诉我父母关在冰神塔地什么地方,再画上一张详细的地图给我,我二话不说,立刻认输。”

    冰云眉头微皱,道:“你在做梦么?既然如此,那我就只有打败你了。”

    融飞在一旁道:“今天是决赛,规则依旧一样,不许使用魔法卷轴。比赛开始。”

    “等一下。”念冰道。

    融飞一楞,道:“你还有什么事?”

    念冰道:“您是裁判,但是,我希望您不要在比赛台上,否则,如果误伤到您就不好了。”

    融飞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如果你们能伤到我,我也就不配当这次比赛的裁判了,蔇。”说完,他依旧退到了比赛台边缘。

    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自己已经提醒过了,融飞既然不愿意下去,那是他的事。

    冰冷的气息,从千幻冰云身体周围散发而出,白色的光晕飘荡而起,朝四面八方侵袭,对于念冰,她绝对没有丝毫轻视之心,尤其是见识过了他那冰火同源魔法的强悍攻击力之后。所以,一上来就用出了自己的冰雪女神领域。

    念冰脸上流露出凝重之色,突然,他做出了一件令在场所有人都吃惊的事,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红色的魔法袍脱下,他身上只剩余一身白色的中衣。冰云看到念冰突然脱衣,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慌乱,释放的先天领域也不禁缓了一缓。

    念冰嘿嘿一笑,脱下的魔法袍平飘于地面,左手瞬间挥出,红、蓝两色光芒同时闪耀,冰雪女神的叹息和火焰之神的咆哮同时飞出,将魔法袍钉在了地上,光芒再闪,金、银、黑、青四色光芒分别落在魔法袍周围,“冰,你是寒冷的代表,火,你是灼热的源泉,冰与火的气息啊,请你们允许我将你们的特性融合,以你们共同的源头为引,共鸣吧。”冰雪女神之石与火焰神之石同时湛放出异常耀眼的光彩,那件被钉在地面上的魔法袍竟然出现了一道道金色的纹路,那是一个魔法阵,异常复杂的魔法阵,魔法阵如同活了一般,中央的阵眼处升起一团红、蓝两色交缠的毫光,光芒不断地吞吐闪烁着。突然,周围的世界仿佛变了。那红与蓝同时消失,一切都变得黯淡了。

    冰云全身骤然一震。原本释放出地先天领域竟然瞬间衰竭,那白色的光晕毫无预兆地消失了,脸上的轻纱微微波动着,身体骤然软倒,眼中流露出一片茫然之色。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念冰显然早有准备,身体一晃,双刀飞出之时立刻盘膝坐倒在地,眉头紧皱,但情形却要比冰云好了许多。最倒霉的就是融飞了。他不听念冰的警告依旧在比赛台上,同样摔倒在地,眼中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地上的魔法阵此时已经转化成了淡淡的紫色,其中的每一个魔法符号都在缓慢的围绕着魔法阵旋转着,而念冰和冰云眼中所看到的世界也完全变成了紫色。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但又那么虚幻。

    念冰微微的喘息着,汗珠大滴大滴的落下,虽然在极度痛苦之中,但他脸上流露出兴奋的笑容,同样的情况他曾经经历过一回,没有吃惊,稳定住自己地心神。平静的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冰云。

    “你,你做了什么?”冰云挣扎关坐了起来,但是,就算她再努力,精神力也已经被完全抽空。

    念冰深吸口气,他已经适应了失去精神力的感觉。“看来我是赌对了,先天领域虽然强大,却也是要靠精神力才能发出的,没有了精神力,你的先天领域自然就失去了能力。你我的魔法力相差不远,现在,你已经失去了依仗,没有了精神力,恐怕你的千幻领域也用不出了吧。我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想要获得最后的胜利,就要看彼此的本事了,在不伤害到自己的情况下打败对方,可并不容易。”

    脑海中的眩晕不断刺激着冰云,她此时的神志一阵模糊,自从开始修炼魔法以来,她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景,对于一名魔法师来说,没有了精神力,就相当于没有了控制利剑地手,魔法力虽然强大,但是,想要击败对手现在只有使用大面积魔法咒语了。

    念冰看了一眼围绕在比赛台周围的火云罩,百名大魔法师的修为果然强悍,自己施展的这个禁咒覆盖的范围本应该比这比赛台大上一点,却被火云罩强行压制了。念冰并没有向冰云出手,而是一步步走到融飞身边,抬起一脚,将他踢下台去。要知道,在这个禁制魔法阵中,精神力越强大,被抽空的感受就越痛苦,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念冰能够凭借这个魔法阵将希拉德打败的原因了,此时,融飞依旧沉浸在痛苦之中。

    冰云勉强站起身,身体有些摇晃,想要召唤出自己空间物品中的法宝,可没有精神力,连最简单的取物召唤也做不到。

    念冰微微一笑,道:“怎么,很不适应么?不用逞强,如果我要是你,现在就会认输。在使用魔法阵的时候,我已经取出了自己最强的魔法刀,凭借它们,我完全可以建立一个强大的防御体系,再施展出大面积攻击魔法,根本不可能自伤,而你,恐怕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冰云冷冷的看着念冰“卑鄙。公平的比赛中你竟然用这种手段来达到目的。就算你胜了也不算什么本事。”

    念冰嘿嘿一笑,道:“我追求的只是结果而不是过程,公平的比赛么?一个有造型领域的魔法师对上一个没有先天领域的魔法师,这样的比赛公平?卑鄙算什么,为了生存下去,任何手段我都愿意使用,何况,就算我再卑鄙,我也没有违反比赛规则,我可没用卷轴,这只是我的衣服而已,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为一件魔法物品。你们冰神塔不正是卑鄙的代名词么?否则,你又怎么会用我父母的命来威胁我?千幻冰云,坦白说,单比个人的实力,你确实在我之上,但是,如果不是在比赛中,你却未必能够赢的了我。我至少有七成把握打败你。”

    冰云冷笑一声,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这是我们第一次战斗,却绝不会是最后一次。动手吧,没有魔法杖,你以为我就赢不了你么?永恒的寒冰啊!请允许我呼唤你的气息,呼唤你的坚韧、你的寒冷、你的孤傲,化为万古寒冰之墙,阻挡一切邪恶的攻击吧。寒冰之障。”冰冷的蓝色在咒语中凝结,虽然没有精神力的控制,但魔法还是发挥出本来的威力,蓝色的光芒拔地而起,竟然将整个比赛台隔断,周围与火云罩相接,形成了一面巨大的寒冰之墙。

    念冰淡然一笑,道:“冰云小姐,你要记住,我现在用的这个魔法阵,名曰:永恒的睡眠。”

    冰云没有吭声,她开始快速吟唱着咒语,没有了先天领域的优势,想要战胜念冰也只有依靠攻击魔法了。

    “自由之风的轻吟。”

    “神机百变地六芒。”

    “贯穿天地的曙光。”

    “永世地狱地诅咒。”

    “黑暗、光明、空间、风、在诅咒、变幻、神圣、急骤的作用下,在冰火同源的基础中,释放你们的气息吧。”

    青、银、白、黑四色光芒同时湛放,比赛台上几乎能够听到魔法元素们的欢呼声,这就是顶级宝石的作用。傲天刀、璇玑刀、圣耀刀、噬魔刀,围绕然永恒的睡眠魔法阵周围,借助魔法阵中的冰火同源气息释放出一层四色氤氲光罩,正好将念冰笼罩在内。

    暴风雪出现在寒冰之障外,比赛台上的温度不断下降着,那如同刀刃般的雪片在急风的作用下,如同细小的刀片一般不断切割着比赛台上每一个角落,寒冰之障因雪片的切割不断发出丝丝之声。

    念冰看着飞舞的雪片微微一笑,他很清楚,冰云之所以有千幻之称,是因为她用强大的精神力控制冰魔法可以幻化出无数神奇的形态,之所以选用永恒的睡眠这个禁制法阵,正是因为,没有了精神力的支持,她已经失去了魔法变化。

    但是,自己却非如此,自己的精神力同样强大,在魔法的变化上绝不比冰云少,但自己的魔法变化却并不仅是依靠精神力而来,更重要的,就是拟态魔法。即使不使用精神力去控制,凭借各种魔法元素的变换,产生的威力同样奇特。当初,在与希拉德一战之后,念冰一直研究着,如何能够在永恒的睡眠中,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在他的不断探索和修炼中,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虽然这个办法并不能让他恢复精神力,但至少自己的攻击却不会反噬了。那就是眼前这拟态四元素枢纽魔法阵。他扔出去的那件衣服上,不仅有一个永恒的睡眠魔法阵,同时,在衣服的边缘还画着一些辅助魔法阵,这些法阵最大的特点,就是引动黑暗、光明、空间、风四之力,构成一个超级辅助结界,在结界之中,念冰使用四种魔法要容易的多,而且,自己施展的魔法在接触到这个拟态四元素枢纽魔法阵的能量范围就会自然消失。在永恒的睡眠中,这无疑已经是极好的结界了。

    “无尽的黑暗化为无尽的诅咒,腐蚀世间的一切,分解世间的一切,释放你毁灭的魔掌,充斥天地吧。腐蚀之雾。”这个咒语是念冰新得到不久的咒语,正好借这机会试验一下。四元素枢纽魔法阵的光芒突然变得黯淡了,在魔法袍边缘的魔法阵控制下,四种魔法元素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光明的气息收敛到最内层,与光明相接的是空间的银色,再次是青色的风,最外面则是黑暗的气息,正是由于黑暗的外放,所以才使整个魔法阵看上去暗淡了许多。

    暴风雪已经到了。黑色雾气同时升腾而起,当那洁净的暴风雪与黑色的雾气一接触时,剎那间,噗噗之声大做。雪花在黑雾的蔓延中顷刻间消失了。念冰不断催动着自己的魔法力,增强着腐蚀之雾的效果,这种大面积的腐蚀之雾对抗大面积的雪花再合适不过,比火炮魔法还要好用。

    看台上,华天大帝眼中爆发出一道精光,他并没有因为念冰使用黑暗魔法而不悦。嘴角处反而流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目光与融亲王相接,向他微微点了点头。融亲王淡然一笑,他知道,此时华天大帝已经真正的接纳了念冰。

    雪花消失了,整个比赛台上都弥漫着澎湃的雾气。可惜,这腐蚀之雾威力虽强,但面对寒冰之障却不可能突破。寒冰之障在腐蚀的作用下,不断发出难听的声音,但上面只是出现一些蜂窝般的腐蚀痕迹,腐蚀的程度却远不够使这八阶防御魔法崩溃的。

    就在冰云转换另一个咒语的时候,念冰的魔法却已经接踵而来。凭借着四元素枢纽魔法阵的作用,他的魔法使用速度快的惊人,在吟唱咒语之时,已经不需要那特殊的语调了,魔法阵的增幅使他与四种元素完全联为一体,当黑雾逐渐淡化,冰云又能透过冰壁,看到念冰那边的情景时却吃惊的发现,无数道风刃迎面而来。切割声、碎裂声不断响起,冰粉飞溅,爆发出一团又一团的雾气,寒冰之障已经不是那么结实了。

    与此同时,一团金光骤然而出。比赛台上开始凝结出无数金色的光点,眼看着,下一轮攻击即将到来。念冰前面用的两个魔法,威力都只有六阶,但其厉害处就在速度,先是黑暗的腐蚀,再是风的洗礼,最后,这光明的普照一旦来临,经过黑暗与光明两种元素的冲击,寒冰罩根本不可能再有抵抗的能力。

    冰云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她的面纱,胸前的蓝色冰花骤然大亮,她的美眸中透着无尽的冰冷,强忍着精神力的虚弱,向前迈出一步,紧接着,她的动作快了起来,一步接一步迈出,身形曼妙而舞,竟然在寒冰罩后舞动起来,每踏出一步,她口中就会发出一个动听的音阶,宛如伴奏的乐曲一般,衬托着她那绝世芳花,宛如一朵傲梅湛放于冰雪世界之中。

    无数光点降临了,金色的光芒先是悄然落在寒冰之障上,紧接着,在耀眼的金光之中,寒冰罩骤然化为了大片冰雾消失不见。冰雾刚一消失。冰云竟然穿出冰雾,飘然而出,此时,念冰才看清她那曼妙的舞姿,一圈圈淡淡的蓝色光芒,如同火焰般,围绕着她的娇躯升腾着,她的每一步虽然都显得有些蹒跚,但连接在一起却依然是如此动人。

    念冰此时可没有欣赏的心情,看到面前的一幕,不禁心中凛然,冰神塔的秘技绝不简单,他不敢有丝毫大意,立刻释放出下一个魔法。银色的光芒出现在四元素枢纽阵最外侧,在淡淡的银色作用下,空间逐渐变得扭曲了。念冰这个四元素枢纽魔法阵虽然威力不错,但是,在没有精神力的情况下,他也只能使用极耗魔力的大面积攻击魔法,才能保证攻击到自己的对手,而且,由于这四种魔法是拟态魔法,而现在又要产生出防御能力保护念冰,所以,他现在也只能用出六阶的大面积攻击魔法而已,否则,要是能使用更强的魔法,他早就动手了。

    空间的扭曲变得越来越强烈,时空彷佛在这一刻凝固了一般,冰云的身影在扭曲的空间中,已经变得不那么真实了,有的地方瞬间膨胀,有的地方紧缩,有的地方甚至连空气都已经抽空,这个空间系的攻击魔法威力极大,只是由于局限性同样很大,所以使用的人并不多。

    破碎的空间,形成无数无形的碎裂之刃,切割着冰云的身体,那扭曲的光芒,看的台下众人暗暗心惊,接连用了四个六阶大面积攻击魔法,念冰似乎并没有消耗太多魔法力似的,而且,这还是台下众人根本不了解永恒的睡眠有多大威力的情况下。虽然这个禁制法阵对于普通魔法师,并不像对精神魔法师那么好用,但是,精神力骤然被抽空的感觉,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换做毅力差些的魔法师,早已经昏厥了。而冰云和念冰却依旧在战斗着。当那扭曲的空间接触到冰云身上的蓝色光焰时,似乎有些萎缩了,只是令她移动的步伐减缓了一些,却并不能阻止她的行动。

    冰云的速度很慢,但是念冰却已经发现了问题。因为,面前的冰云在眼中越来越大,她移动的方向正是朝自己而来。念冰心中一动,她难道会武技么?想要近身战胜我?不,不可能啊!这是比赛。如果她用了武技,就相当于自己认输了,而且,冰神塔的弟子怎么可能有武技?就在念冰琢磨的工夫,冰云移动的速度突然变快了,那蓝色的光焰彷佛瞬间融入了她的皮肤一般。她的身影如同一柄利剑,破开了扭曲的空间阻隔,身后带着一串残影,眨眼间竟然已经冲到了念冰身前。蓝色的光焰瞬间出现,冰云的眼眸中充满了疲倦之色。

    就在这一瞬间,念冰突然明白了。冰云哪里会什么武技,刚才的冲击,分明是一种魔法的应用,她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自己面前的永恒的睡眠魔法阵啊!自己释放的四元素枢纽魔法阵,只能化去自身魔法产生的威力,对外来的攻击却没有丝毫抵抗作用,而冰云突然而来的本体冲击,扰乱了念冰的心神,现在再释放魔法已经来不及了,如果冰云毁去自己的魔法阵。她的先天领域一旦爆发,精神力还没有恢复的自己,根本连抵抗的可能都没有。各种念头在念冰脑海中如同闪电般飘过,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冲了出去,此时,冰云身体散发出的蓝色光焰已经冲到了魔法阵前端。

    火红的气息瞬间从念冰身体处湛放。灼热的火焰围绕着他的身体燃烧着,一个箭步,凭借身体的优势,他猛冲入那光焰之中。瞬间,念冰与冰云同时剧震,他们燃烧的,都是自己体内的魔法力,冰火相交时所产生的痛楚,使他们同时一颤。在惯性作用下,念冰已经冲过了蓝色光焰,他身体周围的火焰与那冰焰同时消失了,但一瞬间产生的强光,却使二人暂时失去了视力,念冰本来是右手握拳,直接向冰云击去,但是,体内传来的剧痛,使他前冲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下意识的变拳为掌,想抓到什么东西,稳定住自己的身体。

    冰云在念冰撞击中的伤害要比念冰大的多,念冰毕竟是冰火同源魔法师,对于冰的气息天生就有很强的抵抗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冰云却不存在,此时,强烈的眩晕感和体内的剧痛,使她不禁又吐出一口鲜血,就在神志迷糊之时,她突然感觉到一个灼热的东西撞上自己。胸前一紧,异样的热度,从羞人的部位冲入体内,冰云全身一软,在冲力的作用下,顿时向后倒去。

    念冰变拳为掌,下意识的动作真的抓到了,他抓到了一团充满弹性的东西,本想用力抓住好稳定自己的身体,但却发现那团东西也在向后倒去,他的身体跟着向前倾斜,他下意识的另一只手也伸了出去,竟然同样抓到了一团丰满,身体一扭,他想稳定住自己,却没想到,反而成了垫背的,砰的一声,背部传来强烈的震荡,紧接着重物压身,尤其那两团充满弹性的柔软,更是紧紧的与自己的双手接触。一股如兰清香扑鼻而来,清新的香气和冰冷的气息,顿时令念冰神志一清。他下意识的又抓了抓那两团柔软,却听到一声动人的呻吟,顿时吓了一跳。

    视力终于恢复了,念冰和冰云保持着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念冰平躺在比赛台上,而冰云则压在他身上,念冰的双手,此时正抓在冰云胸前那高耸的双峰之上,两人全都呆住了,如此情景又怎么是他们所能想到的呢?先前的一切发生极快,再加上强光闪耀,此时,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冰云脸上的白纱已经消失了,那原本垂及地面的蓝色长发,如同瀑布一般飘散下来,正好遮盖住自己与念冰的身体,四目相对,念冰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冰云的面庞此时距离他只有一寸之遥,那绝美的面庞上,充满了吃惊的气息,冰云的美,是清冷之美,在念冰所见过的女人之中,只有凤女和玉如烟勉强能与她相比,凤女比她多了些温柔,却少了冷艳,念冰突然发现,她们的眼眸很像,那碧空般的蓝色,是如此通透,没有一丝杂质。

    尴尬的看着冰云,念冰保持着先前的动作,喃喃的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抓奶龙爪手?弹性真不错。”

    “你——混——蛋——。”一滴水落在念冰脸上,水是如此的冰冷。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