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13章 冰火同源之七刀融合的进化

    冰云挣扎着站了起来,眼神充满了愤怒和杀机,无数蓝色元素围绕着她的身体释放而出,疯狂的朝念冰席卷而来。

    念冰吓了一跳,就地一个翻滚勉强站起,红色的气流围绕着身体升腾而起,勉强抵挡住冰云的攻击,“喂,我也不是故意的。””我要杀了你。“冰云绝美的面容微微扭曲着,双目通红,仿佛择人而噬的母狮一般。冰云的气息不断升腾,口中开始吟唱起她所能释放的最强咒语。”你疯了?“一听冰云的咒语,念冰就知道不对,真让她用出来,不但自己要死,恐怕冰云也同样完蛋。念冰并不珍惜冰云的命,但此时却绝不愿意她就这么死去,父母的下落还要从她身上找出,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再次向冰云扑去,必须要打断这个咒语才行。

    数枚冰锥瞬发而出,可惜,没有精神力的操控,冰锥攻击的方向是散乱的,只有一枚从正面飞出冲向念冰。

    念冰此时已经顾不上闪躲了,身体一侧让开要害,一把抓住冰云的肩膀,另一只手捂上了她的嘴。

    冰锥准确的刺入念冰的肩膀,但没有精神力的控制,刺的并不深,手上的疼痛紧随肩膀而来,念冰痛呼一声,”你怎么咬人。“

    咒语算是被打断了,念冰信乎抄起地上的傲天刀架在冰云脖子上,强忍着肩膀和手上的疼痛道:”认输吧,打下去还有意思么?“

    泪水,顺着冰云俏脸流淌而下,从小到大,即使是冰雪女神祭祀,也对她如同掌上明珠一般,纯洁的身体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她又怎么受得了呢?猛的闭上双眼,脖子竟然迎着傲天刀撞了过来。

    念冰练厨多年,手的反应奇快,一发现不对立即撤回了自己的傲天刀,抬手击在冰云的脖子上,将她打的晕了过去,”妈的,真是个疯女人。“全部的比赛终于结束了。戏剧化的收场看得众人目瞪口呆,谁也不可能想到,两名实力强大的魔法师,最后竟然一着种方式结束战斗。

    念冰将冰云的身体平放在地面上,快速解除可地上的魔法阵。精神力开始逐渐恢复,先给自己身上施展了一个治疗术,这才舒服了一些。

    他大步走到观战台一边。微微施礼,向华天大帝道:”陛下,比赛已经结束,我想,应该是我获得这界比赛的冠军吧。“

    华天大帝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好,五国新锐魔法师大赛到次结束,冠军就是代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的念冰魔法师,传我命令。将本次比赛的排名公布天下,融亲王,就请你将比赛的冠军奖品颁发给念冰魔法师吧。“

    融亲王脸上难得的流露出笑容,从身旁的殿前侍卫手中接过锦盒,朝念冰点了点头。

    念冰心中一松,大步走下比赛台来到融亲王面前。融亲王将锦盒交入他手中,”恭喜你获得冠军,以后,你就是这柄长生刀的主人,长生刀开锋需用鲜血,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

    念冰躬身向融亲王行礼后,将锦盒收入空间之戒内,”多谢融亲王。“

    华天大帝道:”好了,本界比赛已经结束,今天晚上,就在这皇宫之中举行宴会,宴请各国而来的魔法师,同时颁发我先前许诺的奖金。各位现在先可以去休息了。“

    融亲王跟念冰一起走书试练殿,一边走着,念冰低声问道:”哥,那冰云是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他得到长生刀之后再回身想找冰云时,却发现她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融冰低笑道:”真有你的,这么损的方法你都想的出来,不过,你画的那个魔法阵到真是神奇,连先天领域都能破掉。在你刚走下比赛台领奖的时候冰云就醒了,她似乎狠狠的瞪了你一眼,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试练殿,对了,那会儿你们两倒在台上的时候你做了什么,能让冰神塔出来的人如此愤怒,也并不是见容易的事啊!“

    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误会,那只是个误会而已。“”融冰。“熟悉的声音响起,兄弟二人回身看时,只见依诺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她先向念冰微微一笑,道:”恭喜你了,这次你得了冠军。“

    念冰笑道:”嫂子,这是大哥让给我的啊!否则,冠军哪里轮的到我呢?“

    依诺哼了一声,道:”少来这套,本姑娘又不是瞎子,不过,就算我们融冰魔法不如你又算什么。融冰,你说,你是不是要外调?“

    融冰惊讶的看着她,道:”你怎么知道的?“话一出口,他顿时反应过来,但再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依诺眼圈一红,嗔道:”你不要我啦?“

    融冰眉头微皱,道:”这和要不要你有什么关系,我们的婚事是陛下所赐,我怎么会违背呢?这次外调,只不过是要多增加一写经历而已。“

    依诺眼中怒意上涌,”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我爷爷的命令,你根本就不会娶我了?好,融冰,你给我记着。“说完,转身就走。

    融冰楞了一下,冷哼道:”莫名其妙,女人真是善变。“

    念冰拍拍融冰的肩膀,道:”快追上去吧,哄哄她就没事了。女人嘛是需要哄的,你不要对嫂子老是冰冷冷的,毕竟要在一起过一辈子啊。我也回去看凤女了,晚上皇宫宴会咱们再见。“说着,扔下融冰一个人走了,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也该完成玉如烟的命令了。

    走出皇宫,步入熙熙攘攘的街道。深吸口气,他心中轻松了许多,回头看了一眼皇宫,不论凤女是不是玉如烟的女儿。他都不会参加今晚的宴会了。是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他答应融亲王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但是,他现在却不想再这里停留更长的时间,从华天大帝看他的眼神中,念冰已经明白了许多事,他需要的是自由,而不是给任何一个国家效劳。昨天晚上融亲王曾经为过他是否愿意在华融帝国效力。念冰拒绝了,融亲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自己最后的魔法心得全让念冰牢记后又送了他几件东西,虽然融亲王没多说,但念冰也明白他的意思。

    想到即将离开这座繁华的城市。念冰的心不禁轻松了许多,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凤女的事了,如果凤女真的是玉如烟的女儿,她能承受这样的变故么?

    回到旅店,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旅店的服务生都已经认识他了,和服务生打个招呼,朝自己房间走去,刚走到门口,念冰立刻意识到不对,因为房门竟然虚掩着,留了一道缝隙。虽然他和凤女除了晚上以为不锁门,但也没有不关门的习惯,心中一阵不按,赶忙推门而入。

    房间中空荡荡的,凤女并不在,念冰心中一紧。刚想到外面去问服务生,却发现房间的桌子上放了一张纸。

    念冰一把将纸抓起来,只见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几行字,明显不是凤女的笔记,”小子,你叫念冰是吧,想要你老婆活命,就从北城门出城,一直向北走,走出十里左右你就看到路边有片茂密的森林,穿过森林,有座山,我在山脚下等你。我知道你是什么融家的人,不过,你要是带人来的话,恐怕只能看到你老婆的尸体了。“

    妈的。念冰从没感觉过如此愤怒,心中乱的像一团麻,用力将手中的纸撕成碎片,目光不断闪烁出复杂的光芒。

    深吸口气,念冰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面对这样的情况,急噪是没用的。拉把椅子坐下,回想着纸的内容,他立刻判断出,对方绝不是凤女的族人,如果是那位凤空长老带走的凤女绝不会给自己留言,而且,这么轻易就将武圣级别的凤女抓走,如果认识的人中,恐怕也只有干妈玉如烟和火龙王加罗曼笛斯能够作到。但玉如烟怎么可能来这里,奥兰帝国的事她还忙不完呢。

    想到这些,念冰不禁暗暗心惊,这抓走凤女的人究竟是谁?论实力,自己甚至还不如凤女,他抓走凤女的目的似乎是自己,难道,难道他是为了自己那几柄极品魔法刀?

    一想到这里,念冰立刻联想到了这次比赛中各个国家的选手们,只有他们见过自己这些宝贝,确实,这些无价之宝很容易引起他人的凯见之心。心中不断分析这各种可能,但他越想,心反而越乱。不管了,不论如何,自己都一定要去救凤女,就算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上一闯,就算对方意在自己的宝刀,为了凤女,也不得不拿出来了。

    想到这里,念冰从空间之戒把装有长生刀锦盒取了出来,先在房间中施放了一个封印,这才将盒子打开,在封印的作用下,刀上的光芒明显没那么强烈,但是充沛的生命气息,还是令念冰不禁全身一振,他没有急于将刀从盒子中拿出来,咬破手指,小心的将鲜血滴在刀柄那颗黄色的宝石上。

    鲜血瞬间融入宝石之中,嗡的一声轻响,长生刀竟然脱离锦盒漂浮而起,黄色的光晕规则的波动着,一股强似一股的生命气息带着清新的味道席卷着念冰的身体

    闭上双眼,念冰用自己的心去感受这柄绝世宝刀,任由生命气息滋润着自己的身体,那绝对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席卷全身的生命气息不断升腾着,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张开了似的,疯狂的吸收着长生刀带来的庞大生命力。

    这是一个融合的过程,之前,每得到一柄宝刀,都要经过这么一个过程,只不过过程的时间和经历都是完全不同的,前几柄魔法刀给念冰印象最深刻的自然是那柄穿胸而过的圣耀刀,当然,记忆只有疼痛而已。而眼前这柄长生刀在与自己身体融合的时候,所带来的气息却是如此神妙,身体机能在生命气息的作用下,疯狂的增长着,胸前的天华牌变的灼热起来,他体内的红,蓝两团魔法力周围都笼罩上了一层黄色的光晕,原本因为比赛而失去大量的魔法力和体力,都在迅速的恢复着,就连精神力也在这股生命气息中不断升腾,接近着自己的最佳状态。

    灵光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念冰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双手一引,晨露刀和正阳刀率先出现在手中,站起身,光芒闪烁中,两柄刀分别勾勒出一个三角形的光晕,组成了冰火同源六芒星印在地面上,念冰将晨露和正阳插在六芒星的中央,再不断从空间之戒只召唤出一柄又一柄魔法刀。

    整个房间内充满了魔法的气息,甚至都能够听见各系魔法元素们在兴奋的雀跃只音,浓郁的魔法元素不断洗礼着念冰的身体,他站在晨露与正阳面前,任由魔法刀们吸收着本系的魔法元素,一道道光晕滋润着他的身体,体内的冰火同源魔法力快速的恢复着,此时,他的脑海中异常清晰,虽然闭着眼睛,但身体周围发生的一切却能清晰的感觉到。

    微微一笑,念冰突然睁开双眼,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寒光,此时,圣耀刀,噬魔刀,傲天刀,璇玑刀都已经插在魔法阵的周围,六色光芒交相闪耀着,却排斥着空中长生刀释放的光芒。

    伸出坚定的右手,念冰一把抓住了长生刀的刀柄,刀柄上的黄色宝石骤然大亮,一股异常强烈的生命气息沛然而出,席卷着念冰的身体。

    “啊——”念冰大喝一声,猛的掉转刀头,单膝跪地,将长生刀也插入在六芒星边缘。

    六色魔法力瞬间了七色,同时,魔法的气息也发生了剧烈的转变,原本清晰可见的房间中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扭曲了,七色光芒在空中不断的纠缠着,而念冰的精神力也分成七股,分别融入一色光芒之中,七种不同的能量,散发着七种强横的气息,彼此冲击着,彼此相互挤压着。在原本的六种能量中加入了生命的气息,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体内的冰火同源魔法力剧烈的波动起来,原本平静停滞在胸口和小腹的它们竟然在外界魔法气息的作用下发生了变化,红与蓝两色光芒在念冰体内逐渐接近,而此时,念冰的精神力因为不自觉的分散,竟然失去了它们的控制能力。

    骤然的感觉一闪而过,身为冰火同源魔法师,念冰当然知道没有控制情况下的冰与火碰撞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以自己体内这种强度的魔法力,如果没有自己同化的控制,一旦接触,别说一个自己,就算是二个、百个,恐怕也会灰飞湮来吧。

    想到这里,念冰的心中充满了恐惧。但是,他却没有丝毫办法改变现状,他拼命地凝聚自己的精神力想阻止冰与火的碰撞,但是,体外的七柄魔法刀释放出的气息却分别扯住他一道精神力,庞大的吸力使他根本无法将精神力抽回救助自身。

    代表火的红与代表冰的蓝,仿佛要故意折磨念冰似地,它们虽然在不断的接近着。但接近的速度却很慢,似乎是要用压力磨碎念冰的意志一般。

    念冰此时的心力完全放在体内的冰火同源魔法力上,却并没有发现,在体外地蓝七色魔法元素已经不像开始时那么杂乱无章了,它们开始了旋转,七色魔法力形成了一圈有机的结合体。光晕的分布逐渐变得均匀了,而念冰地身体,则正在这个魔法元素旋涡的中央。整个旋涡在蓝、红两色光芒的带动下不断侵袭着他的身体,念冰身上的衣服不知不觉间就齑粉消失,准确地说,在直径半丈的范围内,除了地面有六芒星守护以外,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桌子被侵蚀出一个圆弧状地缺口,床被魔法元素削掉了一个角。

    汗水,顺着念冰的额头流淌而下。但很快就被蒸发掉了。体内的红、蓝两色光球依旧在不断的接近着,死亡的阴影侵袭着念冰的心神,但不论他如何努力,身体却已经进入了一个被封印阶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能量不断的接近着,却没有丝毫办法。

    红与蓝两色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烈了,念冰此时已经有些绝望了,大脑中兴不起任何其他念头。他能想到地,只有死亡二字。他不想死,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等待。等待着自己的身体在冰火迸发中消亡。

    仿佛过了一百年那么长,终于,红,蓝两色光芒已经接近,距离碰撞只有发丝般的距离,此时,念冰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了,但是,他还在不断努力的呼唤着自己地精神力,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奇迹发生了么?没有。精神力完全被抽空在体外,根本无法阻止这最后一刻的来临。

    如同闪电般的波纹分别出现在红、蓝两色光球周围,当两色光球相互接触之时,念冰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那并不是冰也不是火,而是一种虚无的感觉。

    突然,一个没有任何颜色的透明空间出现了,出现在两色光球之中,那确实是一个没有任何颜色的透明空间,但偏偏却无法透过它看到其他的一切,在奇异的感觉中,红、蓝两色光球仿佛被这个虚无的空间所吸扯一般,两个光球的形态都变了,不再是圆形,而变成了如同鱼一般的样子,缓慢的,围绕着那个虚无旋转,不论蓝与红怎么碰撞都没有激起一丝涟漪,仿佛它们本就应该是一体似的。

    没等念冰松口气,全身骤然一震,眉心处突然感觉到一阵躁动,下一刻,澎湃的魔法能量已经从眉心处冲入,如同海纳百川一般,直接冲向他胸腹间虚无的一点。

    如果此时念冰能看到外界,他会惊讶的发现,原本围绕着他身体旋转的七色光芒都已经升腾而起,旋涡的尖端正在他眉心之处,整个旋涡中的能量不断贯入,外在的能量渐渐减小着。

    虚无,在那彩带般的能量冲击下,使原本周围旋转的冰火能量速度更快了,渐渐的,一道道光芒闪耀,冰火两团能量重新化为两棵球,但是,这次的感觉却不在是能量,而是实体。

    红、蓝两棵光球都吸附在中央那只指甲大小的虚无空间旁快速的旋转着,而在这旋转成的红蓝光芒周围,渐渐出现了五个光点,五个旋转的光咪。它们的颜色,分别是青、黄、银、金、白。五个光球明显要比原本的冰火能量球小了很多,但同样,它们也是实体般的感觉。

    念冰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面对体内奇异的变化,他有些呆滞了。那五颗小光球在外界能量的不断注入下缓慢增大,但旋转的速度依旧很慢,比核心处的冰、火两团能量要慢的多了。

    终于,念冰身体再震,体外地能量输入终于结束。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看到了外界的一切,不是通过眼睛,也不是通过重新回到体内的精神力,而是从眉心处看到的,仿佛,自己又长出了第三只眼睛一般。

    清凉的感觉,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从眉心处传来,念冰发现。从眉心向外看,周围的一切似乎变得更加清晰了,他甚至可以看到物品上面的纹路,能够看清楚自己那些魔法刀上面能量波动地速度与痕迹,那真的像是一只眼睛,一只奇异的眼睛。

    就在这时,精神力如同潮水一般席卷着他的身体,疯狂的涌入红、蓝两色光团中央那个虚无的空间,此时此刻。念冰地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仿佛一切都已经消失了一般。

    当他再次清醒过来时,发现一切都变了,红、蓝两色如同实体般的光球正接触在一起缓慢地旋转着,而中间那个虚无的空间消失了,另外五个小一些的光球依旧围绕着红、蓝两色光球缓慢的旋转,并且,念冰重新恢复了控制身体的能力。正在他想起身之时。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大脑中多了什么,仔细辨别时,吃惊的看到,那竟然是一个透明的光球,准确地说,是先前那个虚无空间形成的一个透明光球。

    如同玻璃一般的光球静静的停在眉心处,真的像是一只眼睛,能够看透世间一切的眼睛。可惜,由于透明光球所在,念冰通过眉心处再看外界已经变得一片扭曲模糊了。但是,令念冰兴奋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大脑竟然变得无比清晰,各种魔法资料不断在脑海中闪过。一些原本无法理解地问题竟然合情合理的解开了,连理解的过程都清晰的印在脑海深处。

    精神力仿佛消失了,但是,念冰却发现,不论任何魔法元素,只要自己随意一想,都会立刻生出血肉相连的感觉,尤其是眉心处那个透明的球,在自己想要控制魔法力地时候,就会散发出淡淡的毫光。念冰大胆的想象,难道这个透明的球就是自己那些精神力凝结而成的么?而自己的大脑如此清晰又是怎么回事呢?

    缓缓的睁开眼睛,念冰看到了自己赤裸的身体,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先前明明出了许多汗,但身体却光洁如同婴儿一般,晶莹的皮肤上散发出健康的粉红色,全身上下,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意念一动,身体竟然从地面上飘了起来,此时此刻,他所能想到的,只有四个字——脱胎换骨。

    七柄魔法刀还插在那里,但是,刀柄上的七色宝石在颜色上却都显得有些黯淡了,念冰抬起左手,刚想将它们收入自己的空间之戒内,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空间之戒又发生了变化,银色的戒指已经变得透明了,如同水晶一般,整枚戒指像长在自己手上一般,意念刚刚一动,地上的七柄刀竟然同时消失了,而他却清晰的感觉到七柄魔法刀都收入了戒指之内,手掌轻动,水晶般的戒指上闪耀出七彩光芒,虽然并不明显,但那绚丽的感觉还是给念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也什么?念冰有些茫然,但他却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冰火同源魔法似乎是进步了。意念一动,右手抬起,一道风刃悄然出现,青色的风刃是如此清晰,手指轻弹之间,它已经印入墙壁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痕迹。

    心中的喜悦难以掩饰,没有傲天刀居然也用出了风系魔法,虽然只是瞬发出风系二阶的风刃,但这却是一个好的开始啊!不论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实力绝对提升了,不使用魔法刀居然可以用出风系魔法,难道,自己真的成了一位全系魔法师么?想到这里,念冰接连实验了几个魔法,正如他预料的那样,七系魔法,竟然在他手上一一展现,只是,当他使用冰、火两种魔法的瞬发时,感觉却傲全然不同,那不但是血肉相连的魔法力,同时,在威力上,和控制的感觉上,要比其他五系魔法强了许多。

    清晰的大脑准确的帮念冰分析关问题所在,他隐隐明白了,正是自己的冰火同源魔法力在全系魔法刀聚集的情况下被引动,产生了现在的变异,虽然自己已经能够使用七系魔法,但从根本上来说,自己还是一名冰火同源魔法师,冰与火,都是自己的根本所在,而其他五系魔法,则是在这个基础上建立的,七个实体般的魔法于虽然体积都很小,但它们彼此之间却是有所联系的,一切都是以冰火同源魔法力为源头和终点。

    同时,念冰也明白,自己的实力并没有本质的提升,只是能量形态发生的改变,对自己继续修炼铺平了道路,就像原本自己体内的魔法力形态是一条小溪,并且已经被魔法力占满,此时,小溪中的水变了,浓缩成了固体,而原本窄小的河道现在变成了宽阔的汪洋,对自己继续发展的好处无疑是巨大的。念冰唯一不明白的就是自己精神力现在的形态,他只是能感觉到精神凝结成了眉心处的那颗透明球,但精神力的感受反而没有以前深了,在控制起魔法来反到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似的。

    理顺这一切,念冰笑了,他很清楚,今天体内魔法力的变异绝不只是运气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自己长期以来修炼所带来的好处,量变达到一定程度后自然会产生质变,而自己今天就是经历了一个质变的过程。虽然以前念冰也曾想过自己的冰火同源魔法力迟早有一天会发生质变,但却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他知道,这质变绝对与自己那七柄冠绝天下的魔法刀分不开,是它们提供给自己充足的能量,才能产生这样的变化。

    换上一件衣服,舒适的感觉传遍全身,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结束了,他立刻就想起了凤女,原本舒展的眉不禁紧簇起来,去找融冰帮忙么?不,不能再麻烦自己的哥哥了,而且,他也不想借助融家的力量做什么,只有一切依*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

    实力的提升,加上清醒的分析,念冰义无反顾的离开了房间,他走了不是门,因为,心中的焦急实在让他无法等待了。没有使用暴风雪,这次,他用的是风系的风翔术,从窗户飘飞而起,转瞬间升入高空,朝北方而去。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