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25章 以生命为代价的阻挡

    邪月冷声道:“他现在还有用,虽然七龙王很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但是,我们却不得不防。这个人类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保护七龙王,以七龙王的个性,他们绝对会保护这个人类。他,现在是我手上的筹码。”

    一边说着,邪月将丝娜甩到一旁,缓慢的走到念冰身前蹲了下来,看着念冰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皮肤,看着他那满头雪白的长发,邪月竟然笑了。

    “人类,你知道么?自从我达到巫妖境界以后,从没想过会被人类所阻止,很久没接触外面的世界了,难道现在的人类都变了么?都学会了奉献?你本应该是死了的,不过,你身上似乎带着什么保命的东西,所以你才能留下一口气。放心,在我达成此行目的之前是不会让你死的。对你来说,失去了魔法力,失去了健康的身体,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念冰脸上的肌肉牵动了一下,虚弱的道:“你是……这样……认为……的么?确……实,我应……该是个……死人……但……是,我……还活……着,就是……因为我要……看看你……怎么死,我……想,七……龙王要……做的事……已经完成了,我要看……着他们……如何将你杀死……死……后……,我才……舍得死……”

    邪月眼中闪过一道戾气,“你是在逼我杀你?不用做梦了,我不会杀你的。丝娜,带上他,我们进洞。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对他下手,他现在已经虚弱的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丢下这句话,他当先向洞穴走去。

    念冰全身一震,已经被丝娜提了起来,丝娜虽然极想将手中这个人类象捏死只蚂蚁似的捏死。但是,她又不敢违背邪月的命令。

    念冰闭上了眼睛,轻微的呼吸着,他有些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机能正在逐渐的恢复,虽然恢复的很慢很慢,但一丝丝清凉的气息不断从身体各处传来,滋润着他的身心。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会事,但也隐隐猜到,这应该与他吸收的先天之气有关,他没有动,甚至不敢流露出一丝自身的变化,依靠身体本身不断积蓄着力量,他并不奢望自己能够活下去。正如邪月所说,失去了力量的他,活着比死了更痛苦。他现在只想多凝聚一些能量,在最后一刻看看能否帮的上七龙王,最好的情况,当然是将四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毁掉。

    洞穴很深,邪月走的很小心。毕竟,在这片地域中暂时没有了各种魔法气息的支援,就算他修炼的是最邪恶的能力,也和魔法元素分不开,为了得到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他必须要谨慎使用自己剩余的能力。

    深邃的洞穴终于到了尽头,邪月、萨芬、丝娜以及念冰都看到了眼前的一切。七龙王身上闪耀着七色光彩,正不断将他们能量注入到那个巨大的龙蛋之中,龙蛋最上方已经出现了几道裂痕,淡淡的灰色光芒缓缓外溢。显然,孵化距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看到眼前的一切,邪月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他笑了。他当然能够猜到眼前的一切是因为什么,邪恶的笑声充满了整个洞穴最深处,“哈哈哈哈,没想到,我如此小心晋升的来此,见到的竟然是如此的场面。光明龙王与黑暗龙王的结合。诞生的竟然是一个怪物,看来,我来的还不晚,正好赶上最精彩的场面。怪不得你们让一个人类在外面守护,原来里面竟然发生着这么精彩的事。”

    加拉曼迪斯怒吼道:“混蛋,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邪月淡然道:“如果你们拥有不放过我的实力,恐怕早就已经动手了。哦,不,不是你们没有实力,而是现在这实力用在挽救龙蛋上。火龙王,脾气不要那么暴躁,小心控制你的能量,否则,不但龙蛋会完蛋,就连你这些好兄弟们也会跟着遭殃吧。我不想再跟你们多废话,你们应该知道,我对屠龙没什么兴趣,交出默奥达斯封印之瓶,我可以放过你们。”

    卡傲迪里斯嘿嘿一笑,道:“你有没有搞错,你属于邪恶势力,我今天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难道身为巫妖的你也有信誉可言么?”

    邪月平静的道:“就算我没有信誉又如何?现在,你们还有选择的权利么?我数三下,如果你们不交出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们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和我对抗的可能。”

    丝娜将念冰扔在一旁,虽然念冰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但邪月没有发话她也不敢轻易将念冰杀死,冥巫萨芬继续了以久的力量逐渐散发,洞穴内顿时变的阴冷起来。

    “一。”邪月的声音如同地狱中的诅咒一般响起,七龙王的心不禁同时一紧,他们都很清楚,虽然龙蛋即将孵化,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成功的,七龙王彼此对视着,眼中的目光逐渐变的平静了。面对死亡的威胁。作为一个骄傲的民族,他们并没有丝毫恐惧。

    “二。”地狱般的声音再次响起,正个洞穴中变的更加寂静了,吸血鬼女王的血红色翅膀缓缓张开,冥巫萨芬的雾气颜色变的更加深沉了,他们已经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

    包括邪月三人在内,所以人都楞住了。因为,这个声音正是从那颗巨大的龙蛋中发出,龙蛋表面的外壳裂痕突然一下变的更多了。这种怪异的叫声。别说邪月他们没有听过,就连同为龙王的加拉曼迪斯等人也是第一次听到。

    “脆高、脆高……”蛋又一次叫了起来。

    邪月眼中冷光一闪,强烈的杀机使周围的空气变的更加冰冷。他知道,现在不能再等了,一但小龙王孵化,七龙王将立刻恢复战斗能力。就酸他们因为孵化龙蛋而虚弱许多,也不是自己三人能够抵抗的。

    眼看三字即将出口,躺在一旁地上的念冰一个翻身,跳到火龙王加拉曼迪斯身边。他的身体有些摇晃,但是,他掌心中却多了一件东西,默奥达斯封印之瓶。

    “不许出声,否则我就毁了这个瓶子。”念冰依旧虚弱,但声音已经不像先前那般断断续续了。

    邪月看到默傲达斯封印之片,眼中光芒顿时变的灼热起来,“好,我可以不杀他们,把瓶子交给我。还有其他三个瓶子。”

    念冰冷笑道:“我从没想过能你能放过他们,既然如此,就让我们玉石俱焚吧。”一边说着。他左手勉强凝聚出一枚冰锥,猛的向瓶子上扎去。虽然他刚刚有了对冰火两种能量的感知,但念冰深信,以这微不足道的力量也足衣将手中这个瓷瓶毁坏了。

    邪月没有动,只是不屑的看着念冰,噗的一声轻响。冰锥化为了齑粉,念冰身体一震,一层黑色的气息从默奥达斯封印召集瓶中散发而出,在反震力的作用下,默奥达斯竟然脱手飞出,邪月随手一招。已经将默奥达斯封印之瓶摄入手中。

    “有件事或许你还不清楚,连七龙王也不知道,这七个瓶子,别说是你用小小的冰锥,就算是禁咒也无法将他们毁灭,这个封印之瓶中不但有遗失国度的诅咒,还有着神之大陆的那群自以为是的家伙们附加的神力,又岂是那么容易毁坏的。”

    听着邪月轻描淡写的话,念冰的心顿时沉入的谷底,原本的期望彻底化为乌有。不但被对放抢走一个默奥达斯封印之瓶,更重要的是,他暴露了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在他身上的事实。一步错步步错。就在这时。邪月已经不再注意七龙王了,似乎凝固的目光看着念冰,幽绿色的眼睛变成了诡异的蓝色。他的声音仿佛在呢喃一般,“给我,把剩余的三个瓶子也给我。”

    如果此时念冰保持着最佳状态,也能够使用自己的天眼穴,虽然实力与邪月有着很大的差距,也不会被他的邪光所惑。但是,念冰此时的身体已经衰败到了极点,弱小的生命力,也可以忽略不计的些微魔法力,又怎么可能同巫妖这样强大存在抗衡呢?

    七龙王同时大喝一声,想让念冰清醒过来。但是,沉浸在邪月诡蓝色眼神中的他,已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剩余的三支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一一取出,亲手递到了邪月手中。

    邪月笑了。这次他完全是得意忘形的笑,酝量了千年时间,终于得到了全部七个默奥达斯封印之瓶,他又怎么能笑呢?有了这七个瓶子,他就相当于有了统治整个大陆,甚至包括神之大陆的钥匙。千年的期盼终于实现,他的脸已经有些扭曲了,邪恶的气息极不桅顶的快速波动着。

    猛的一挥手,念冰被摔倒在一旁,邪光的控制也同时解除了。他没有杀念冰,正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要让念冰火着,反正念冰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对他来说,活着比死了更痛苦。尤其是在交出了三个默奥达斯封印之瓶后,这种痛苦将变的最为强烈。

    七龙王眼中同时流露出悲哀之色,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但是他们能怪念冰么?不。他们怎么能责怪一个为了他们几乎奉献出生命的人呢?更何况念冰的行动完全身不由己的啊!

    念冰清醒了,先前发生的一切他清楚的知道,但是,那发生的一切却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将那关系到大陆安慰的瓶子送到邪月手中,那种痛苦是无与伦比的,就算那并不是他自愿的,但是,他却辜负了七龙王的希望。看着邪月,他眼中充满了悔恨,一步错。满盘皆输。他的手因为用力过度,指甲已经刺破了手掌,他的呀已经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他好恨,心中的愤怒几乎燃烧到了极点,体内的能量因为愤怒之火的饶少似乎恢复了一丝,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邪月的笑声足足的持续了一顿饭的时间才停下来,低头看向手中的四个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眼中满是痴迷之色。

    “脆高,脆高……。”蛋又叫了,将邪月从极度狂喜惊醒,他的目光重新变的冰冷,看着依旧不段努力的七龙王,淡淡的道:“一切都该结束了,就从这只会叫的蛋开始吧。”红色的邪光在他手中凝聚,骤然间。他猛的抬起手,向那即将孵化的幼小生灵发出了一道死亡之光。

    此时此刻,还有谁能够阻止他么?七龙王想动,但是他们的能量完全被蛋牵引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邪恶的红光缓慢的划破长空,朝龙蛋方向袭去。就在七龙王闭上眼睛,等待最后一刻来临之时,一声惨呼使他们重新睁开龙目。

    七龙王都看到了令他们热血沸腾的一幕,一个高大的身影猛的跳了起来,而那道红色的邪光。笔直的射在他胸口只上,这突然跳起来的人,正是念冰。

    当邪月抬手的时候,念冰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此时此刻,他脑海中一片空白,身体里最后的能量自然的凝结在一起,他斜刺里跃起来,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最多只是延缓一下毁灭的时间,但是,在悔恨的心情中,他还是这么做了。

    红色的邪光比念冰想象中还要强大的多,邪恶的光芒在他胸口上留下了一个碗大的窟窿,他那高大的身体在邪光的带动下。骤然冲向依旧在脆高、脆高的叫着的龙蛋,而红色的邪光在穿透他身体后,已经率先降临在那颗龙蛋之上。

    清晰的破碎声,仿佛是七龙王破碎的心。龙蛋碎了。巫妖发出的邪光又怎么是蛋壳能够抵御的呢?

    下一刻,念冰的身体已经重重的撞击在破碎的龙蛋之上。眼前一黑,他终于完全失去了知觉,最后一丝生命。正在悄悄的溜走。

    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念冰身下,蛋内即将孵化的幼龙化为了一团灰色的气,气团刚好在念冰洞穿的背后输入他的体内。

    七龙王同时全身剧震,张口喷出一道血雾.邪月心中警兆大升,他吃惊的发现,龙蛋虽然被毁、但七龙王并没有像他想象邢样受到重创。

    第一个冲起来的就是火龙王加拉曼迪斯,带着满腔的悲愤。他的拳头表面凝结出一层紫红色的能量,火龙发怒了,生存了几万年的他,从没咬任何一刻像现在似的如此愤怒。

    紧接著,另外六道身影包括虚弱的光明龙王迪曼特蒂在内,全部飞了起来,七系魔法元素瞬间膨胀到洞穴每一个角落。

    邪月敢档加拉曼迪斯的一击么?如果只有火龙王一个,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抵挡加拉曼迪斯的攻击,虽然的实力已经被念冰削弱了、但加拉曼迪斯同样不是最佳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会怕加拉曼迪斯什么。可是,他要面对的并不止是火龙王啊!一旦他按下了加拉曼迪斯的一拳,邢么,他将失去最后逃走的机会。七龙王本身就是极为恐怖的存在,狂怒中的七龙王,更是恐怖中的恐怖。他们地力量如果完全展现出来,即使毁灭一个国家。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来此之前,邪月早已经有了万全地准备。当他发现不对之时,已径扯开了身上一个珍贵的魔法卷,高达十阶阶的远距离传送魔法阵瞬问发挥作用、在邪月自身的邪力催动下,整个魔法阵以最快的速度爆发了。银色的光芒瞬间笼罩住他身旁的冥巫萨芬和吸血鬼女王丝娜,加拉曼边斯那一拳打到地、只是一片幻影而已。

    轰……火龙王愤怒的一拳如同火龙出穴一般、强悍的火能量发出剧烈的轰响,原本就很宽阔地洞穴甫道在他这一拳下足足被扩张了一倍以上。但是,他心中的恨意却没有得到丝毫舒缓。“混蛋。又他妈的是空间魔法,我加拉曼迪斯以火龙王地名义发誓,如果不杀了你们这群混蛋。将你们碎尸万段,誓不为龙。”

    一只坚定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抓住加拉曼迪斯的肩膀,“够了,玲静点吧。看看你地朋友还有没有救。”

    冰吟的声音中充满了悲伤。正是黑暗龙王卡捷奥西斯。

    加拉曼迪斯回过身.看着表面平静的黑暗龙王低下了头,“对不起,没有保住你们的孩子。”

    卡捷奥西斯脸上勉强流露出一丝笑容。“一切都晚了。你们都已径尽力了。或许,这就是命运吧。我和迪曼特蒂地结合本就是逆天而行,或许,是上天不让我们拥有孩子。”一边说着,他走到已经幻化回人型,呆站在那里看着念冰和玻碎蛋壳的光明龙王迪曼特蒂身旁、温柔的将她楼入自己怀中。

    七龙王全都陷入了沉寂之中、他们的情绪异常烦躁而沉郁,这一次,他们号称大陆上最强大的七龙王败了,而且败的是那么惨,不但卡捷奥西斯和迪曼特蒂的孩子没有保住,甚至连龙神交给他们看守的十支歌奥达斯封印之瓶也全都丢了,他们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卡挂奥西斯柔声向迪曼特蒂道:“着者那个人类吧,如果不是他,恐怕我们连孩子的叫声也听不到。他自己的生命帮我们拖延了这么长时问,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命换回他的。“

    加拉曼迪斯淡淡的道:“不用了。念冰用的是生命诅咒魔法.他能撑到泪里已经是异数,为了能够与那个邪主犹衡、他释放出的能量达到了神降术的级别,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以咒生命为代价完如此庞大的魔法,他本身就不可能再有生存下去的可能。更何况,最后时刻他用自已的身体档了那道邪光一下,恐怕,现在他的芳体里面已经没嘻完全的地方了。”

    说到这里,两行泪水顺着加拉曼迪斯脸旁缓缓留下,他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到念冰身前,看着舍冰那破败的芳体,看着他那满头雪白的长发,加粒曼迪斯的声音唤咽了,“念冰。我加拉曼迪斯一向眼高于顶,从我们刚认识时开始、我就一直在利用你,利用你给我做饭、为了能够品尝到你所做的美食、我甚至威胁着你。你知道么?即使是那些完全忠心于我的火龙人族的人类、也没有你与我接触的多。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耙我当成了我的朋友、我的兄弟。因为歌奥达斯封印之瓶的事,我离开了你身边,我我到了胖子,希望他的土系能力能够给你更多的支持,毕竟、在他的能力帮助下.你的身体才会变得更坚韧。但是,你却就这么死了,为了我们而死,为了屠龙而死亡的人类我记不得有多少,但是为了救龙而死亡的人类,除了那些白人的祖先以外,恐怕只有你了。兄弟、我的好兄弟啊你英灵慢走,受我加拉曼迪斯一拜。”说着,加拉曼迪斯一撩身前的衣襟.扑通一声。跪倒在念冰面并。作为高傲的龙族,尤其是一名龙王,他竟然肯向一个人类下跪,在龙族的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

    但是,加拉曼迪斯的行动并没有遭受到身旁任何一位龙王的反对。他们都默默的*拢到念冰于龙蛋的残骸前、黑暗龙王卡捷奥西斯扶着早已经泪流满面身体不断扣搐的妻子跪了下来,“加拉曼迪斯说的不错。念冰、你是他地兄弟。也是我们七龙王的好兄弟.你话着地时候是、现在你去了,但依旧还是。虽然我们的孩子没有降生到这个世界上.但是,你已经尽力了。你不用因为歌奥达斯封印之瓶而不甘,那并不是你的错。你用自的生命为代价帮助了我们,这个情,我们龙族世代都将牢牢的记住、我代表我们夫妻向你说一声。兄弟,走好。”说着.他和光龙王迪曼特蒂跪倒的身形缓缓弯腰。向念冰行了一个龙族最重的礼。

    “是我,都是我的错”扑通一声,土龙王胖乎跪倒在加拉曼迪斯身旁,“念冰。好兄弟,我不应该带你来这里啊!如果不是我,或许你还和你的妻子共享着爱情的甜美。但是,你现在死了。我怎么向你妻子交代啊!念冰,……”说到这里,他已经泣不成声。众龙王中,除了火龙王加拉曼迪斯以外,就属他对舍冰的感情最深。此时此刻。他眼中似乎还能看到念冰做饭时那专注地神情,似乎还能看到念冰为了战胜自己而坚忍不拔的努力着。但是,此时此刻,念冰的身体已经开始冰玲了,他地生命力正在随着空气而渐渐的飘散。

    风龙王卡罗迪里斯、空间龙王卡傲迪里斯、冰龙王萨萨里斯先后围着念冰跪了下来,他们都用龙族最重的礼节向念冰表示了尊重。他们心中没有丝毫怨恨丢失了默奥达斯封印之瓶的念冰。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念冰已经尽力了。一个人类,一个还不到魔寻师级别地人类,面对着邪恶领域中最强大的巫妖、冥巫和吸血鬼女王同时来袭,竟然支持了足足一个时辰的时间,那不仅仅是实力的体现。更重要地是精神、是对朋友的承诺。

    七龙王悲伤的看着,他们都想用自己的目光送念冰和龙蛋的灵魂远去、他们七个的心此时已经联结在一起、当这里的事情结束后、即使踏遍大陆他们也要我出邪月一干人等。没有谁能够冒犯了龙族的芽严、仿害了龙族而不受到惩罚的。

    就在整个洞穴都充满了悲伤气息之时,一个奇并的声音今七龙王目瞪口呆。

    “脆高、脆高…””这个声音是多么熟悉啊!是多么的清晰,七龙王同时呆住了。因为他们吃惊的发现这个声音竞然是从念冰口中发出的。前面因为过度悲伤,他们都没有发现,在念冰胸前那个巨大的创口处,竟然一直冒着一层淡谈的灰色气流。气流在伤口处轻轻的漂浮着、念冰身体并没有再流淌出鲜血。

    “脆高、脆高…奇异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集中了注意力的七龙王同时着到,在那声音出现的同时,冰的嘴唇嗡动了一下。

    七龙王面面相觑,原本因为失去孩子而几乎昏迷的先明龙王迪曼特蒂骤然法醒过来、“孩子,我的孩子、在那里?”

    “脆高、脆高…”

    七龙王几乎同时凑到念冰面前,通过精神力的探察,他们同时发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念冰的身体在发生着变化、发生着异常奇妙的变化,原本因为过度失去生命力而夫去光译并变得苍老的肌肤正在一股不知名的能量用下缓缓恢复着光泽,而他破损的内腑脏器居然在那股奇并的能量作用下自行生长著。胸前的创伤正在援慢的愈合,不光是皮肤和经脉、连骨貉也在逐渐的恢复之中。

    “怎么回事?”火龙王加拉曼迪斯向最擅长治疗的光龙王迪曼特蒂问道。

    迪曼特蒂眼中充满了失落,因为他并没有在周围玻碎的蛋壳中我到自己的孩子,深吸口气,恢复清醒的她勉强平息着心中的漱荡,蹲下身体,仔细的观察着念冰的猜况。突然,她惊呼一声、“不、这不可能啊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他明明已经死了。”

    加拉曼迪斯的心跳加快几拍,急促的问道:“迪曼特蒂,你说的清楚一点,什么不可能?念冰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不可能、不可能。”迪曼特蒂呆呆的者着念冰,“你们都知道他是什么情况的、他本来已经坏得不能再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我刚才突然察觉到.在他巳经破碎的心脏处竟然还残留着一丝生命的气息,这怎么可能?虽然这丝生命气息极为微弱,但这一点气息却是他生命的种子,可以说.正是由于这丝气息的存在,吊住了他最后一口气、没有真正的死亡。而且、他现在的身体情况也非常奇怪、你们都看到了,他的身体正在奇异的恢复着、这种几乎肉眼都能者到的恢复只有光系十一阶禁咒天使之眼才能做到。可是,我们并没有施辰魔法救他啊!难道是他自身带著什么神奇的宝贝么?最让我奇怪的是,不仅是他的身体在逐渐恢复、就连他用咒失去的生命力也在逐渐恢复着。而且这股生命力似乎并不是属于他的。但这股生命力却正在同化着他的生命力,使他的生命力从无到有。”

    加拉曼迪斯道:“那,那他能活过来么?如果这样发辰下去他能活过来么?我们该做些什么?”他最关心甘就是念冰的生命了!

    迪曼特蒂拐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精况,根本无法对他的现状进行判断,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能做,只有继续等待,看者他的身体会发展成什么样,他既然还有生命力,只要大脑能复苏,那么,他就能活过来的可能。只不过、我不能确定他话过来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毕竞,先前的创伤太深了,他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大脑的支配,很有可能,他的生命能够恢复,却永远沉睡下去。”

    加拉曼迪斯笑了,“够了,这就足够了。只要他能恢复生命力,我会永远将他带在身边,他是我的兄弟,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