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39章 噬血灭魂

    猫猫惊讶的看着冰云道:“姐姐,念冰哥做的东西很好吃的,你尝尝啊!不要叫我小妹妹,我都十六岁了,叫我猫猫好了,大家都这么叫我的。”说着,又一次将雪鸡递到了冰云的面前。冰云楞了一下,看着一脸童真的猫猫,她实在不忍心拒绝,再加上那雪鸡的味道闻起来确实不旬,当下,伸手接过树枝,从上面撕下一条鸡腿后再将树枝还给猫猫,“你吃吧,姐姐有这个就足够了。”

    猫猫嘻嘻一笑,这才开始开怀的大吃起来,凭借着冰火九重天的工艺,雪鸡在念冰手中发挥出最好的味道,别说猫猫吃的香甜,就连一向清心寡欲的冰云吃了几口后也不禁动容,雪鸡的味道在不同的火焰中产生出混合滋味,每咀嚼一口,都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虽然冰雪女神祭祀对她极为宠爱,但冰神塔的菜肴一向以蔬菜为主,而且烹调手段很一般,突然吃到美味,她也不禁仔细的品尝起来,同猫猫那狼吞虎咽的吃相比起来,她就要斯文的多了,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每个动作都是那么美,没有丝毫油腻蹭在脸上。

    念冰一边自己吃着雪鸡,一边看着猫猫和冰云,眼底闪过一道淡淡的寒光,三只雪鸡很快就被解决了,念冰自己吃了一只,猫猫更是吃了一只多,原来只打算吃一条鸡腿的冰云也在猫猫的热情中又吃了不少。品尝过念冰的手艺,冰云实在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一名出色的魔法师会把精力放在厨艺上呢?能做出这么美味的食物,绝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练成的。当然,她是不会去问念冰的。可怜的狐狸那那,只能在地上拣一些鸡骨头来吃了,不满的看着自己的主人。可惜,猫猫似乎并没有发现它那可怜的样子。

    “猫猫,饭也吃完了,我们启程吧,等到了冰月城以后你不许再调皮,我找人送你回家。”念冰一边捧着用冰化成的水让猫猫洗脸,一边说着。虽然她很喜欢猫猫这个小妹妹。

    但是,他在冰月城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办,惟恐猫猫跟着自己会出什么危险。

    猫猫洗掉脸上的油腻,有些委屈的道:“念冰哥哥,你是不是讨厌猫猫了?猫猫有自保能力的,不会拖累你。让我跟着你吧,人家好不容易才跑出来一趟,要是回去了。爸爸一生气。肯定又会反我抓起来了。”

    一边说着,她的眼圈红了,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看着念冰。

    念冰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猫猫听话,哥哥在冰月城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跟着我也不方便啊!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怎么向希拉德叔叔交代呢?”他话音刚落,一旁的冰云已经站起身,拉着猫猫的手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在冰月城中只要有我,还没有人能伤害到她,猫猫,我们不要理这个瞻前顾后的家伙,我们走吧。”

    说着,拉着猫猫的小手就向外走去。

    念冰有些惊讶的看着冰云,她似乎并不像想像中那么冰冷啊!赶忙加快脚步跟在二女身后,朝树林外走去。一路上,拪气氛尴尬的念冰和冰云,在猫猫在调节下倒也相安无事,念冰成了二女的专属厨师,开始时冰云还有些不屑吃他做的东西,到了后来,她似乎已经吃习惯了念冰所做的美味,根本不用猫猫劝说,饭量竟然比猫猫一点都不小,有几次念冰做的食物少了,最后自己竟然都没的吃。

    在看似和谐的气氛中,五天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冰月帝国的首都,距离冰神塔只有百里距离的冰月城。

    冰月城的繁华并不比冰雪城强多少,只不过,因为这里是冰月帝国的首都,整座城市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政治气氛,街道上经常可以见到巡逻的士兵经过,大街上的叫卖声很少,这座城市给人的第一印象,自然就是它良好的治安。一名相貌英俊,身穿金色魔法袍的魔法师,一名面罩着薄纱散发着清冷气息的女子,再加上一位娇俏可人的少女,一进冰月城就引起了平民的注意,但是,念冰三人却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冰云那件魔法袍上的冰花标志。

    在冰月帝国,谁都知道,得罪了皇室未必是死罪,但得罪了冰神塔必然会生不如死。

    正走着,冰云突然拉着猫猫停了下来,转身向念冰道:“你要去什么地方?”她的声音依旧很冰冷,虽然眼中的仇恨已经淡化了一些。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冰云小姐也可以去找你们冰神塔的帮手了,你大可以放心,我是不会跑的。何况,还有猫猫在这里,不是么?”一边说着,他向路边的一家规模很大的饭店走了过去,冰云眼中冷光一闪,拉着猫猫跟在念冰身后走入了旅店之中。

    有冰神塔的身份,三人免费住进了这家饭店,念冰要了两个房间,自己一个,冰云和猫猫一个。他刚进房间准备休息一会儿,猫猫就跑了过来,“念冰哥哥,冰云姐姐说要带我到城里去玩儿哟,你去不去啊!和我们一起去吧,冰云姐姐说城里有不少好吃的小吃店呢。还有冰月帝国特产的各种用皮毛制作的衣服,天气冷了,姐姐说要给我买点衣服穿呢。”冰月城在冰雪城北面,现在又已经进入了深秋,确实有些冷了。

    看着猫猫兴高采烈的样子,念冰摇了摇头,道:“你和你冰云姐姐去吧,哥哥累了,就不跟你们去了。”开玩笑,跟女孩子一起逛街,下场一定会很惨的,何况,他还有些重要的事要做。猫猫有些不满的看了念冰一眼,“哥哥真扫兴哦,那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吧,我也给你买件衣服穿。”说着,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看着她的背影。

    念冰真有些羡慕无忧无虑的猫猫,自己要是也能像她这么快乐该多好。但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在精神力的关注下,他清晰的感受到冰云和猫猫离开了饭店,朝北面而去。虽然他对冰神塔的人都充满恨意,但愿人长久一路上冰云对猫猫极好,他相信冰云是不会伤害猫猫的,更何况,拥有一堆召唤兽,又有精神魔法的猫猫,绝不像她表面那样人畜无害。

    打开窗户,念冰轻拍了三下手。两道灰影从窗户处飘然而入,单膝跪倒,“教主,您有什么吩咐。”

    念冰淡然道:“带我去冰月堂的堂口。我想。该来的人应该已经来了。”从颁下命令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天。日夜兼程的话,至少一部分血狮高手应该已经集中到了冰雪城。两名绿级高手带着念冰离开了饭店,他们显然对冰月城路径极熟,带着念冰穿街绕巷,很快就来到了一座高大的建筑前,来到这座建筑,念冰不禁楞了一下。

    因为建筑上的标志是一柄剑,这代表的正是武士工会,而冰月城的武士工会,显然是整个冰月帝国武士工会的总会,血狮教的冰月堂竟然在这里么?带着一些疑惑,他跟着两名绿级高手走入了工会内。

    武士工会里人不少,很多都是来平定自己武技等级的,工会大厅足有数千平米,数百名武士在其中并不显得很拥挤。一身金色魔法袍的念冰刚一进入工会,立刻就引起了武士们的注意。他这一身魔法师的半价实在太显眼了。两名绿级武士一名留在念冰身旁,另外一名快步向武士工会内部走去。念冰站在武士工会中央,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而工会大厅内的武士们也至少有三分之二在看着他。窃窃私语之声不断传来。

    “这小子是哪儿来的?看他的样子像是个魔法师,跑到我们武士工会来干什么?难道是来踢场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谁知道他是哪儿来的,不过,我还没见过穿金色魔法袍的魔法师,真是够嚣张的。看了就惹人生气,走,我们去试试他。”

    抱着想试探念冰实力的人着实不少,念冰还在观察周围的环境,已经有数十名武士围了上来,这些武士显然没安什么好心,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武士大步朝念冰的方向走来但他似乎没有看到念冰似的,健壮的身体直接向念冰撞至。念冰没有动,似乎他也没有看到对方。

    就在这时,灰影一闪,留在念冰身边的绿级武士主动向那高大的武士撞了上去,砰的一声闷响,两个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身体撞在一起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绿级武士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依旧站在念冰的身旁,而那名身材高大的武士却被撞的倒飞而出,被其他几名武士接住才没有摔倒在地面。绿级武士的行动顿时引起了行动,叫嚣之声轰然响起,武士们快速的朝念冰二人围了上来,但他们却都没有使用武器。

    念冰冷哼一声,制止了身旁绿级武士的行动,下一刻,武士工会大厅内出现了七道淡淡的幻影,每一名武士都清晰的感觉到身上一凉,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身体时,骇然发现,不论是穿铠甲的武士还是穿武士,每人胸口处都多了一些整齐的切口,切口形成两个字——白发。

    实力证明了一切,原来向挑衅的武士都停下了脚步,只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的人都很清楚,如果念冰想要他们的命,就算他们有十条,也已经消失了,念冰依旧站在那里,第一次看他出手的绿级武士眼中不禁爆起一团精光,没有人看清念冰是如何出手的。虽然在武士大厅中的武士们大都只有大剑师以下的实力,但一瞬间能够令这么多武士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中招,如此实力,再没有人敢小看这位金袍魔法师。

    另一名绿级武士回来了,他向点了点头,带着他朝武士工会后面走去,周围的武士们自动闪开一条通路,目送着念冰离去。穿过一扇大门,再走过一段宽阔的甬道,绿级武士将念冰带到了一个大厅之中。大厅内装饰豪华,一张大椅上端坐着一名看上四十余岁的中年人,看到念冰在绿级武士的带领下走进来,他站起身迎上来,“属下冰月堂堂主银砀,见过教主。”

    淫荡?还有人叫这样的名字?念冰心底升起一丝好笑的感觉,“这里就是冰月堂的堂口么?大隐隐于市,这个地方很不错。”

    银砀微微一笑,道:“多谢教主夸奖。”他并没有冰雪旗旗主血液那样的冷冽之气,但是,他那满脸笑容看在念冰眼中却更觉可怕。

    “银堂主,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想必也已经得到了我的命令。现在本教有多少人到了这里?”念冰平静的道。

    银砀犹豫了一下才道:“回禀教主,本堂高手已经集结完毕,不过,其他各堂的人还没有到。”

    念冰眉毛一挑,“哦?奇鲁帝国和华融帝国两堂路途遥远暂可不计,但奥兰堂和朗木堂的人为什么不到?这就是我们血狮教的办事效率么?”

    银砀站直身体,不卑不亢的道:“回禀教主,由于血狮堂七位长老未到,本教其余各堂对您的命令尚有所疑惑,所以暂时未动。”

    念冰冷笑一声,道:“好啊!看来,我这个教主还没有得到承认。”

    他心中不禁有些急躁,与龙智相约的时间只有三个月,此时的血狮教主力依旧未到,等血狮堂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后再次调派人手,恐怕时间上就会更紧张了,不过,到也怪不得其余四堂谨慎,毕竟,血狮教势力如此之大,如果教主是冒充的,并传下调动全教战斗人员的命令,确实值得思考。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是希望那七位长老能来的快一些才好。

    想到这里,念冰道:“银堂主,既然七位长老还没到,那我们就先要做些铺垫工作,我传令搜索的关于冰月帝国皇子们的资料何在。“

    银砀眼中光芒一闪,道:“对不起教主,在您没有得到七位本教长老承认之前,我不能执行您下达的命令。或许您还不知道,上一任教主虽然有提名下任教主的权利,但想真正成为本教教主,还需要经过血狮堂七位长老的考核才。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您现在还不是真正的教主。一切都要等待七位长老到来之后,才能决定。”他虽然说的很客气,但骨子里的傲意却告诉念冰,小子,你现在还用不动我。

    念冰抬头看向银砀,银砀平静的与他目光相对,突然,银砀只觉得念冰目光中传来一股巨大的震撼之力,他不禁后退一步,勉强控制着自己的眼睛不再与他相对,心中升起骇然的感觉,他今年其实已经五十六岁了,只是因为实力强大,看上去才如四十许人,是血狮教中最有前途的几人之一,已经被内定为下任血狮教长老。刚见到念冰,他确实有些轻视,念冰那嚣张的金色魔法袍与他喜欢的内敛性格完全相反,再加上念冰看上去实在太年轻了,所以,他并不认为念冰能够成为血狮教新的教主。但是,就这一眼,却引起了他心态上巨大的变化。年犹如实质般的精神力穿刺,竟然以他武圣级别的实力都不敢对视,银砀有些惶恐了。此时,念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看来,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了?”

    银砀心中一凛,低着头道:“教主,您可以暂时先在冰月堂休息。等待血狮七位长老到来,我想,他们用不了几天就会到了。”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很艰难,念冰身是和始终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威压,使他呼吸困难。那不但是来自与精神上的压力,同时也来自与肉体。

    念冰点了点头,道:“好,那就不打扰银堂主了。”说完,他转身向外走去,事情果然没有自己小秒年个升毫秒年个的那么顺利,血狮堂潜在地实力虽然强大,但自己想要完全掌握确实不那么容易。他们没有做错什么,毕竟,这么强大的实力怎么可能说掌握就掌握的了呢?

    念冰走了银砀的心却有些忐忑难安,正在这时,他的手下向他汇报了先前外面发声地一切,“白发、白发,你究竟是什么人?”

    出了武士工会。念冰犹豫了一下,自己还要不要再借助血狮教的势力呢?答案是肯定的,没有血狮教势力之前,自己必须要先做些什么才行。虽然表示暂时还不能当他是教主的身份,的那两名绿级武士还是跟随着他。念冰叫过一名绿级武士,道:“带我去噬血灭魂的住所。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他住在哪里吧。”

    绿级武士点了点头,率先在前面带路,念冰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武士工会,心中暗想,等我再来之时,一定会控制整个血狮教。

    一边走着。念冰回想着自己在离开冰雪城前打听到的消息,噬血灭魂学魄,冰月帝国三大元帅之一,掌管着冰月帝国最强大的骑士团,以杀人不眨眼的铁血作风著称,实力极为强悍。在冰月帝国绝对是实权派的人物。同时,他也是雪极的亲哥哥,雪静的大伯。目前为止,念冰知道的消息只有这些,在冰月城中,除了血狮教以外自己能攀上些关系的,也只有这位雪元帅了。他当然不会奢望雪魄回参与变天计划,但是,只要得到他一些支持,就已经足够了。至少,他能帮助自己走出最关键的一步棋。

    身为冰月帝国三大元帅之一,雪魄的府邸面积极大,两名绿极武士将他带到府邸前后,念冰就让他门先离开了,独自一人朝府邸大门走去。

    “什么人,敢擅闯元帅府。”守门的四名士兵将念冰拦了下来,念冰微笑道:“各位大哥请了,我是从冰雪城清风斋而来,想求见元帅。”

    卫兵上下大量了念冰几眼,道:“你等一下。”说着,分出一人进府回报。一会儿的工夫,卫兵带着一位管家模样的人走了出来,管家有写疑惑的看着念冰,道:“你是清风斋的人?以前似乎没见过你。”念冰的金色魔法袍令他产生一些疑窦。

    念冰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管家,道:“请您将这封信转叫给元帅大人,我想他就会见我了。”这封信,正是他离开冰雪城前让雪极写的推荐信。既然确定了自己要来冰月城做什么,念冰自己做好了一些准备。管家拿着信回元帅府去了,念冰也不着急,站在元帅府门口处朝大街上看着,正在这时,一辆马车行驶至元帅府门口,马车看上去很华丽,跟随在马车旁边的仆人将车帘挑起,两个人先后从马车走下。

    从马车上下来的是两名女子,先下来的一人年纪较小,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明眸皓齿,看上去甚美,后下来的是一名中年女子,衣着华丽,但又不失典雅之气,在仆人们的簇拥下朝大门走来。念冰赶忙站到一旁,让开大门的通路,二女看到他时不禁都呆了一下。少女有些惊讶地看着念冰英俊的相貌向一旁的卫兵询问道:“他是谁?怎么站在咱们府邸门前?”

    卫兵赶忙上前回答道:“小姐,他自称是从冰雪城清风斋而来,要求见元帅。管家已经带着他带来的书信进去给元帅大人看了。”

    少女显然对念冰很感兴趣,“哦?你是从清风斋来的么?这么说,你一定认识我堂姐了?”

    念冰微笑道:“如果你指的是雪静,那我确实认识。想必您就是雪元帅的千金吧。”

    “是啊,是啊!我叫雪玉。很久没去冰雪城玩儿了呢,真想吃明叔叔做的金香圈。”看着雪玉的样子,念冰心中暗道,又是一个贪吃的姑娘。

    中年美妇微笑道:“既然是从清风斋而来,那也不是外人,你就跟我们一起进去吧。我想,老爷会见你的。”

    念冰跟随着美妇和雪玉终于进入了元帅府,没走几步,就碰上了迎面而来的管家。雪夫人一问,果然,雪魄正是叫管家来请念冰的。

    雪玉本来还想问问念冰清风斋的情况,却被雪夫人拉走了,念冰跟随着管家穿过三进院落,这才来到了噬血灭魂雪魄的书房外,管家禀告了一声后,带着念冰进了书房。一进门,念冰就看到了坐在书案之后的雪魄。雪魄身材高大,坐在那里正在看书,他的相貌和雪极至少有七分相象,令念冰惊讶的是,这位有噬学灭魂之称的雪魄元帅,身上竟然散发着浓郁的书卷气,看起来。他更像一位饱学的学士,哪里有什么铁血风范?当然,念冰已经不是见识浅薄的普通人,外表是不足以判断一个人的,他赶忙上前行礼道:“念冰见过雪元帅。”

    雪魄放下手中的书。拿起一旁念冰先前给管家的信道:“你是雪极派来地吧,雪极在信中说你是他的朋友,不知前来找我有何事?”雪魄的声音清朗,没有雪极那样的浑厚,听起来给人十分舒服的感觉,念冰与雪魄四目相对,从雪魄的目光中,他看到了几分冷意。

    念冰道:“我这次来冰月城是想见一位朋友,还要请雪元帅帮忙。我这位朋友就是冰月帝国的七皇子燕风殿下。”

    雪魄有些惊讶的看着念冰,目光中多了几分怪异。“你想见燕风?他刚回冰月城时间不长。我虽然是朝中重臣,但也不能随便见到皇子。”现在冰月帝国国王病重,正是各位皇子争斗最激烈的时候,一向处与中立的他一直谢绝了几位皇子的恳求,此时怎么能随便见皇子呢?

    念冰想起燕风的特殊癖好,心中不禁暗暗苦笑,以燕风那样的癖好,这位雪元帅想不误会都难,燕风啊燕风,你就让我背黑锅吧,当下,他不动声色的道:“元帅不必为难,您只要告诉我燕风在什么地方就行了,我自有办法去见他。”以他现在的实力,皇宫的防卫又算什么?

    雪魄皱了皱眉,道:“很感谢你替我弟弟送信过来,但是,这件事我帮不了你。如果没别的事,你可以走了。”

    看着雪魄一脸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样子,念冰微微一笑,从容不迫的道:“雪元帅不肯帮我,一定是怕惹上麻烦了?其实,我只不过想和朋友见个面而已,告诉我燕风的行踪,对与雪元帅来说并不是很困难的事爸。”

    雪魄冷哼一声,“笑话,我雪魄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怕。只不过,你一个小小的魔法师,又凭什么让我帮你?”本来,雪极在信中是请他照拂念冰的,但一想到念冰和那个爱好特殊的七皇子是朋友,雪魄心中就说不出的鄙夷。

    念冰淡然一笑,道:“既然如此,是我失礼了。雪元帅,当今冰月帝国形式微妙,您身为帝国的重臣,难道就不为冰月帝国的未来着想么?”

    雪魄眉头一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念冰微笑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雪元帅身为冰月帝国三大元帅之一,却不支持冰月帝国任何一位皇子,虽然您位高权重,不论哪位皇子继承皇位都会重用与您,但是,您就不位帝国多想想么?目前来看,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自然是大皇子、二皇子和五皇子。如果他们三个争斗起来,必然会引起政局动荡,对冰月帝国发展不利。”

    雪魄冷哼一声,道:“你懂得什么,奥兰帝国和朗木帝国都因为与华融帝国一战而元气大尚,只有这两国与我国接壤,就算我国政局有所动荡,只要我雪魄还在,就轮不到他们有想法。奥兰帝国一向与我国交好,而朗木帝国新败,元气大伤,他门难道敢打我国的主意?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一介平民,关心政治对你并没好处。看在雪极的份上我不位难你,但你要再乱说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念冰笑了,“是我失言了,请元帅原谅,那么,我还有一个请求,一定不会让您为难,我想留在元帅府做一名厨师,可以么?”

    雪魄楞了一下,“你说什么?你要做一名厨师?看你的装束,你应该是一名魔法师才对吧。”

    念冰微微一笑,道:“谁规定魔法师就不能是厨师呢?”一边说着,他将罩在身上的金色魔法袍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平民服装,一头白色长发披散在肩膀上,看上去显得有些怪异。

    看着念冰的白发和平民服装,雪魄皱了皱眉头,道:“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念冰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看象雪魄,“元帅,难道雪极叔叔在信中没有告诉您我是一名厨师么?雪极叔叔已经决定,五个月后的厨神大赛就由我来代表清风斋参赛。我想,我的厨艺一定会令您满意的。刚才进入元帅府的时候,我碰到了雪玉小姐,小姐似乎很喜欢吃清风斋的金香圈,真是巧了,我正好会做这道菜。初来冰月城,我身上的盘缠已经花光,我也不需要太多的酬劳,只要元帅能给我个栖身之地就行。”

    雪魄疑惑的道:“你真是一名厨师?我到是第一次听说有会魔法的厨师。好,我就给你个机会,马上就到中午了,只要你能做出一桌让我满意的饭菜,我就留你在府内做厨师。来人。”

    “是,元帅。”一名仆人从外面走进来向雪魄行礼。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