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40章 元帅府的厨师

    雪魄指了指念冰,道:“你带他到厨房去,今天的我的午餐就由他来做,不许任何人帮他,明白么?”

    “是,元帅。”仆人向念冰点了点头,转身先走出书房,念冰向雪魄行礼后跟了出去。

    看着念冰离去的身影,雪魄自言自语道:“雪极啊雪极,你这给我引荐的究竟是什么人?看来,我真的要问清楚才行。”想到这里,他又召唤来一名仆人,匆匆写信一封,命仆人用最快速度送往冰雪城。

    元帅府的餐厅专供雪魄一家用饭,中午时分,早就有些饿了的雪玉拉着母亲先来到餐厅之中,一进门,她就闻到一股扑鼻浓香,惊喜地道:“好香哦,这是什么菜?”当她看到餐桌上的菜肴时不禁楞任了,摆在桌子上的那些还可以称为菜肴么?那分明就是一件件艺术品,她唯一认识的,就只有那一盘金黄色的金香圈,包括金香圈在内,一共只有六道菜,但却无一不是上上佳品,仅是色、香就已经令雪玉胃口大开。

    雪夫人同样惊讶,看着面前精致的菜肴,疑感地道:“府里新来了厨师么?看这群子,厨印的手艺还真是不错。”

    “是新来了一位厨师,不就是我么?”念冰的声音响起,他捧着自己拿手的冰火九重天之九龙至尊鼎走了进来,翠玉一般的至尊鼎内盛着三分之二满的珍珠翡翠白玉粥,小心地将九龙至尊鼎放在餐桌中央,念冰微微一笑,道:“不知我的手艺能否令夫人和小姐满意。”

    雪玉惊讶地看着念冰道:“你是厨师?我怎么记得你来的时候穿的是一件魔法袍啊!”

    念冰微笑道:“那只是装装样子而已,我从清风斋而来,自然就是一名厨师了。这次来,就是让雪极叔叔引见到元帅府来打工的。”

    雪魄此时才从外面定了进来,他也闻到了扑鼻的香气,一进门,自然就看到了念冰和自己的妻子、女儿。再看看桌上那异常精妙的七道菜肴,眼中不禁一亮。虽然他一向对吃没什么太高的要求,但念冰所做的七道菜实在太诱人了,尤其是中央的九龙至尊鼎,那精细的雕刻,绝不是普通厨师能够做得出来的。

    念冰微微一笑,道:“元帅,请检验我的厨艺吧。我想,您是会满意的。”虽然他没做出自己最拿手的七系大餐,但这七道菜都是他最早创出的冰火九重天菜系,每一道都是精雕细琢,如果这样和不能让雪魄满意,恐怕整个仰光大陆能让他满意的厨师也没有几位了。

    雪魄看了念冰一眼,走到主位处坐了下来,雪夫人赶忙给自己的丈夫盛了一晚饭放在面前,雪玉早已经等不及了,“爸爸,我吃了哦,看样子,叔叔给我们介绍来的这位厨师很厉害呢。上次我们去冰雪城时您向叔叔借明元叔叔,可叔叔却怎么都不同意,这回到好,真的给我们送来一位大厨,以后我可有口福了。”

    雪魄沉声道:“你这丫头,一点大家风范都没有,哪儿像个女孩子,不要和你姐姐学。难道你也想被人叫成疯女么?吃饭。”

    雪玉显然很怕雪魄,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什么,立刻向桌子上的菜肴开动。

    念冰站在一旁,并没有退出去,看着雪魄一家三口吃着自己所做的美食,心神一阵激荡,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和父母一起共享午餐啊!但从有记忆以来,这对普通人很简单的要求,却从没有实现过。

    “哇,真好吃,这是什么做的?味道这么这么鲜,我还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呢。似乎比明元叔叔做的还好吃哦。”雪玉品尝了冰火八极鲜后,又忍不住惊呼出声。只是,这一次雪极却并没有阻止,因为,他同样也被念冰的厨艺所震惊。桌上的七道菜并不仅仅是好看,味道更是别具一格,看似普通的材料经过念冰的加工后,变成了一道道珍馐美味,每吃下一口,都有不同的感觉,就连最普通的米饭也充满了浓香之气。

    看雪魄夹起一个金香圈,念冰微笑道:“纤手搓成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无轻重,压褊佳人缠臂金。好的金香圈,不但要色泽金黄,同时,还要做到香、酥、脆,稍碰即碎,这才是顶级的金香圈,我想,我还算勉强做到了。”

    雪魄没有说话,将金香圈送入口中咬了一口,果然如念冰所说,香、酥、脆,稍碰即碎,浓郁的香气入口,使他忍不住一口气将金香圈全都吃了下去。桌上的食物不断减少,不论是雪魄还是雪夫人和雪玉,他们都是第一次吃这么多食物,包括最后念冰端上来的九龙至尊鼎在内,全部七道美味竟然点滴无存。看着这一家三口吃下最后的食物,念冰微微一笑,道:“多谢元帅赞许。”

    雪魄瞥了念冰一眼,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赞许你?”

    念冰微笑道:“对于一名厨师来说,自己做出的东西被吃得一干二净,自然就是最大的赞许,难道不是么?雪元帅?”

    雪魄向念冰点了点头,虽然他对念冰的身份有些疑感,但能做出如此一桌美食,他不是学厨一天两天可以做到的,在他这个元帅府内,也没有哪名厨师能有如此手艺,所以,即使有人想帮他也是不可能的。品尝过念冰的手艺后,他心中的疑惑不禁减少了几分,“好,算你过买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元帅府内的一名厨师,不过你要记住,我这元帅府内家法极严,如有触犯,别怪我手下无情。你要多少酬劳?”

    念冰微微一笑,道:“元帅,酬劳对我来说无所谓,金钱本是过眼云烟,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来兄帅府为厨,但我今后只做晚饭,刚到冰月城,我想四处走走,和冰月城中的名厨们多做切磋,所以,请元坤准许,我白天不在府内。”

    雪魄还没说话,一旁的雪玉有些地道:“那你就不能给表们做午饭了。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念冰。元帅,不如您能否答应我这个备件呢?”念冰虽然在回答着雪玉的问题,但目光却一直看着雪魄。

    雪魄眼中光芒连闪,道:“好,就准你只做晚饭,你是雪极介绍来的,我也不会亏待你,以后你每月酬劳二十个金币,让管家给你安排住所。”说完,他起身走出了餐厅。雪魄一走,雪玉立刻跳起来,凑到念冰身边道:“念冰,你的厨艺好高明哦。你是不是比明元叔叔还要厉害?”

    念冰微笑道:“不能这么说,我和明元厨师各有所长而已。小姐,我先告退了。”说完,他向雪夫人行礼后退出了餐厅。决定留在雪魄府中当一名厨师,念冰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他要变天,自然就要进入冰月帝国紛乱的政局之内,雪魄在冰月帝国地位极高,留在他的府邸内,就能给自己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这样,就对自己的行动大为有利了。

    先找到管家给自己安排好住的地方后,念冰离开雪魄的元帅府返回了旅店,猫猫和冰云已经回来了,一听到他这边门响,猫猫很快就跑了过来,不满地道:“念冰哥哥,你干什么去了?”

    念冰微笑道:“哥哥去找了份差使干,不能坐吃山空啊!”

    “差使?你指的是工作么?哥哥在哪里工作啊!”猫猫好奇地问道。

    念冰微微一笑,道:“这个你就别问了,哥哥找了一个厨师的工作,不过,我只有晚上才会去那边工作,第二天早上就会回来的。猫猫是跟你冰云姐姐先住在这里,还是要回家啊?”

    “我才不要回家呢。冰云姐姐可好了,个天给猫猫买了好多好东西,念冰哥哥,你等会儿哦。”说着,她转身跑了出去,当她再回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件裘皮大衣,裘皮呈棕黄色,细密似的短毛散发着淡淡光彩,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之物。猫猫将袭皮大衣递到念冰手中,“哥哥,这是我买给你的,天冷了,你总穿那么少怎么行?哥哥,你一定很辛苦吧,你头发都白了哦。”

    接过柔软的裘皮大衣,念冰心中一阵温暖,他知道猫猫是真心对自己好的,“谢谢你猫猫,哥哥头发白了不是因为累的。猫猫,这件大衣花了你很多钱吧?哥哥怎么能要你的东西呢?”

    猫猫嘻嘻一笑,道:“没关系的,猫猫没钱,钱是管冰云姐姐借的,这件衣服还是冰云姐姐帮我挑的呢,她说这个什么雪狸皮保暖最好了。哥哥,你快穿上试试合不合身。”

    念冰不忍拂逆猫猫的好意,将雪狸大衣套在身上,确实,这件大衣不但穿起来很暖,而且重量很轻,穿着非常舒服,念冰穿着大小正合适。

    “真好,念冰哥哥你穿这件大衣正合适,看来猫猫买对了。”猫猫高兴地拍着手,似乎是她自己得了什么好东西似的。

    念冰微笑道:“猫猫,哥哥不能白要你的礼物,也送点什么当做回礼吧。”话一出口他才觉出不妥,自己身上除了七柄魔法刀以外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心中一动,念冰拉着猫猫的手道:“走,我们找你冰云姐姐借些东西。”

    念球带着猫猫来到了猫猫和冰云的房间,冰云正坐在床上冥想,感觉到念冰的气息顿时睁了眼睛,冷声道:“谁让你来我们房间的?”

    念冰道:“猫猫送我一件衣服,我怎么也要回赠点什么,冰云小姐,能不能借几个白卷轴给我,等改天买了我再还你。”

    冰云皱了皱眉,但还是取出三个白卷轴扔给了念冰,念冰也不回房,直接将三个最好的白卷轴在一旁的桌子上摊开,七彩光芒流转,天眼领域飘然出现在他身体周围一尺处,念冰思考了一下,就立刻凝聚起魔法力开始在卷轴上刻画起来。他的动作不仅引起了猫猫的注意,冰云也不禁站起身,在不远处看着念冰的动作。

    念冰手指顫动,一道道优美的纹路逐渐出现在白卷轴之上,他的动作极快,每一个魔法符号浑然天成,符号逐渐变得复杂起来,一向自诩魔法精深的冰云惊讶地发现,念冰画出的这些魔法符号配合,有很多都是她没见过的。她也曾经在魔法阵上下过苦功,但念冰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她只能隐约感觉到一些,却不能确定念冰画的究竟是什么魔法。随着魔法符号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复杂,念冰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魔法卷轴在最后完成的过程最为重要,一旦画错一点,或者魔法力注入得不均匀,立刻就会使白卷轴报销。

    红、蓝两色光芒交替闪耀,三个卷轴竟然同时完成了,念冰将卷轴合拢,并分别注入最后一道魔法力,这才满意地柏了拍手,道:“成功。”

    他将三个卷轴塞入猫猫手中,微笑道:“猫猫,你随身带着这三个卷轴,这三个都是冰火同源触发魔法卷轴,融合时的威力可以达到七阶以上,以你天生的精神力应该很容易控制它们的威力,用来防身最合适,三个卷轴我设置的防御等级不一样,受到不同程度的攻击,就会引动其中一个。这算是哥哥送你的回礼吧。”

    “好啊!谢谢念冰哥哥。”猫猫将三个魔法卷轴揣入怀中,她不如道这三个卷轴的威力,但冰云却再清楚不过了,能产生七阶魔法的强度,而且还是传说宁的触发魔法卷轴,制作时竟然无一失败,这三个卷轴的价值太高了。念冰神乎奇技般的魔法施展不禁令她刮目相看。

    “念冰,你还打算在冰月城待多久?”冰云冷淡地问着,她的意思,自然是问念冰什么时候跟她回冰神塔。

    念冰淡然一笑,道:“办完了事,我自然会离开这里的。不过,要多长时间,我也无法确定,但肯定不会超过三个月。”

    冰云微怒道:“三个月?我哪儿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下去?”

    念冰道:“那你大可以随时找人来抓我,只要你们能抓得住我,自然可以带我上冰神塔。”

    “你……”冰云不是没想过利用冰神塔的势力来抓念冰回去,但是,一名拥有先天领域的魔导士,绝不比一名普通的魔导师差多少,尤其是念冰那样怪异的先天领域,何况,他还有怪异的影傀儡,这就使她没有丝毫把握。如果带冰神塔的人来抓念冰,恐怕会带来不小的损失。

    而且,现在她越来越摸不清念冰实力了,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她更愿意等下去。来到冰雪城她并没有急于去联络冰神塔的势力,或许,也是因为猫猫吧。虽然冰云很恨念冰,但她同时也发现,这个令自己憎恨的男人,在自己心中的印象却越来越深刻。强大的魔力、精深的厨艺,每一样都能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天中午,她和猫猫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她惊讶地发现,对于那些原本认为很好吃的小吃,竟然提不起丝毫兴趣她这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有些习惯念冰所做的美食了。

    “念冰哥号、冰云姐姐,你们不要吵好不好?”猫猫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这种僵持的气氛她十分不喜欢。

    念冰微微一笑,道:“好,不吵,哥哥先回去了,你陪冰云姐姐吧。”说完,他看了冰云一眼,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念冰开始今天例行的冥想,个天的行动可谓十分不顺,不但没能利用上血狮教的势力,甚至连雪魄也不愿帮自己见到燕风。看来,想帮燕风登上国王之位并不容易啊!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太渺小了。

    可是,自己在冰月帝国中实在没有什么其他可利用的势力。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希望血狮堂的七长老能够快点来吧。不知道他们的考验是什么,只要不是太为难,自己应该能够通过吧。

    就在念冰以先天之法修炼时间不久,他体内突然出现了变化,奥斯卡原本在他胸口处那股灰色的能量突然顫动了一下,紧接着,一点淡淡的金光从灰色光芒中心处蔓延,念冰只觉得自己心跳漏挑了一拍。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皮肤表面不自觉地凝结出一层细密的灰色鳞片,在鳞片上,还多了几分淡滚的金光。

    “耶、耶、耶,我成功了。”奥斯卡兴奋的声音在念冰心底响起。

    念冰没好气地道:“成功什么了?你是不是先把这层鳞片帮我收回去。卡卡,如果我在大街上走着,你突然弄出点鳞片来,我就掐死你。”

    奥斯卡嘿嘿一笑,道:“我是太兴奋了嘛,不能怪我,下次我一定注意。”

    念冰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成功什么了?难道你这么快就找出了应用自己能量的方法不成?”

    “那到不是。不过,我修炼成了我们龙族心法的第一层,当然高兴了。虽然我还不能有效地利用自己的能量,但练成这第一层心法,却能使我的实力太幅度提升,我在你身体里,我的实力提升,对你也有好处啊!难道你没感觉到,现在你的身体更加坚韧了几分么?而且,练成这第一层心法,我的能量比以前更加凝结,或许,不久后我就能找出自己能量的特性了。我现在已经有些门路,相信不会过太长时间的。”

    念冰道:“卡卡,我们现在共用这一个身体,有没有可能,我们的能量也在特定的备件下进行融合呢?如果是那样的话,以我的冰火同源魔法力加其他五系魔法,再联合你的能力,肯定能使我们的综合实力大幅度提升。”

    卡卡想了想,道:“这似乎不太可能,虽然不如道为什么,我的龙力并不排斥你的力量,但你们人修炼出来的东西与我们龙族修炼出来的龙力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想要融合非常困难。不过,因为我们共用一个身体,可以说是灵魂相连,当你一旦遇到危险,或者情绪特别激动时,我都能感觉到,并且立刻从沉睡状态中清醒过来。由于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理解自己的能量,帮你攻击是不太可能的,但帮你防御我们这共同拥有的身体应该还没问题。而且,我发现你的能量觉醒后,一旦你处于冥想状态,我修炼的速度就要格外快一些,似乎你的魔法力对我有很大帮助。念冰,当你自己感觉到危险的时候,你也可以主动唤醒我,让我帮你防御,以我的防御力,除非是禁咒,普通魔法或者物理攻击,很难对咱们的身体造成伤害。哦,对了,我修炼的龙族心法,是当初从我老爸心中偷来的,你可千万别说出去,这心法是只有龙神的继承者才能修炼。刚才突破了第一层时我突然有个感觉,就算你不能将七个窍穴完全开启帮我重塑身体,一旦我达到了龙神心法的顶级十三层,也有可能自行重塑身体。我的能量毕竟太怪异了,连龙族本身都没有记载,说不定,以后我能成为龙族史无前例的强者呢。嘿嘿。”

    念冰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赶忙问道:“卡卡,如我表現在让你来控制身体,你有没有把捉再获取别人心中的秘密呢?”如果能凭借卡卡的能力获得冰云心中的秘密,那么,救出父母就有可能实现,自己后面的一些计划也可以不用继续下去了。

    奥斯卡道:“这个不可能了。我的那种能力很奇异,和我本身的龙力相比非常弱小,只有在对方全身心开放给我之时才能获得对方心中的秘密。如果强行想获知对方秘密的话,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等我能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后到可以试试。现在我在这方面的能力还太弱,我怕会反噬。怎么?你又看上哪个姑娘了?想知道人家心里的秘密?”

    “闭嘴,我是那样的人么?我是为了别的事。”卡卡的回答令念冰有些失望,他知道,自己的计划还是要继续施行下去的。

    卡卡嘿嘿笑道:“当然是那种人了。不过,看你表演春宫的感觉还真不错,连我都会感到热血沸勝呢。”

    “靠。”念冰向空中竖起中指。“你这个偷窺狂,以后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喜欢上哪条母龙,否则的话,别怪我报复。”

    奥斯卡陪笑道:“老大,不要吧。怎么说我们现在也是一体的啊!我比你小,也算是你弟弟,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这样好不好?你下次再和你老婆亲热的时候先知会我一声,我一定睡得死死的,绝不再打扰你们的好事。”

    念冰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好了,我们一起修炼吧。”有一头龙帮白己防御的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

    傍晚时分,念冰跟猫猫打了声招呼后再次离开旅店,猫猫本来舍不得他离开,在念冰答应明天给她做早饭和中饭后,这才得以离开。冰云从猫猫口中得知念冰要出去做厨师,自然是异常惊讶。她实在搞不清念冰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有猫猫在,她到也不怕念冰就这么跑了。

    回到元帅府,念冰换着花样给雪魄一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既然要等,他也并不着急,每时每刻都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冥想,从饭后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才结束,念冰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又增强了几分,魔导师的境界已经完全稳定了。体内的七个魔法光球蕴涵的能量已经极为庞大,即使不以天眼领域增幅,现在同时施展两个九阶魔法也不是那么困难了。

    一连五天过去,念冰今天都过着极为规律的生话,每天早上从元帅府回旅店给猫猫和冰云做早饭,上午在旅店静修,中午再给她们做饭,下午偶尔到街上随便转转,傍晚前回到元帅府做晚饭,吃完晚饭后就直接回房间冥想,一直到第二天请晨。

    开始时雪魄还对念冰很不放心,一直派遣府内高于监视着他,但随着五天时间过去,念冰并没有做出任何不利于元帅府的事,也只是和猫猫接触,偶尔带猫猫上街而已,再加上念冰的厨艺确实精湛,使雪魄逐渐对他放心。今天雪极的回信到了,信中,更是极力赞许念冰的厨艺如何了得,使雪魄宽心大放,撤回了对念冰的监视。

    这一切都在暗中进行,但念冰却很请楚雪魄做了什么,有天眼穴超强的观察力在,任何监视也无法逃脱他的感觉。

    吃完中饭,今天念冰不打算外出了,回到自己在旅店的房间内盘膝上床,准备开始修炼,他所有的空余时间几乎都放在修炼上,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与神降师级别的高手一较长短,想要有所突破,不能奢望有什么奇迹,一切还是要靠自己努力,脚踏实地地将实力提升上去。

    正在念冰准备入定之时,房间的窗户上响起轻微的敲击声,念冰已经感受到是谁来了,低声道:“进来吧。”

    窗户悄无声息地开启,一道人影飘然而入,正是跟随念冰来到冰雪城的两名绿极武士之一,他先向念冰行礼,然后才道:“回稟教主,血狮堂的长老们已经到了,请您过去。”

    念冰心中一喜,他们终于到了。向绿级武士点了点头,道:“好,我们走。”给自己身上施放了一个风翔术,跟随着绿极武士飘然从窗户而出,朝武士工会而去。

    武士工会今天与以往不同,工会门口处写着工会内部话动,暂停一切事务的牌子。当念冰来到工会门口时,冰月堂堂主银砀亲自将他迎了进去,从银砀的表情中念冰很请楚地明白,那七位血狮堂的长老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银砀恭敬地道:“教主您来了,里面请。”

    念冰点了点头,跟随着银砀定入武士工会,在银砀的带领下,他人来到了当初见银砀的那个房间之内。房间很大,就算容纳二、三十人也不会觉得拥挤。一踏入房门,念冰立刻感觉到一股大太的压迫感迎面而来,那绝不是普通的气息,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有如此强大的气势。

    房间内有七个人,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他们一见令冰跟随银砀进门,纷纷起身,向念冰点了点头,道:“血狮七老见过代教主。”他们都没有行礼,但很显然,看到念冰如此年轻,七位长老眼中都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代教主?多了一个代字,看来,没有经过他们考验之前,自己还不是真正的教主啊!微椒一笑,念冰禾动声色地道:“各位长老不必客气,请坐。”

    七位长老的打扮各不相同,为首一人看上去比自己的爷爷融亲王年纪似乎还要大上许多,苍老的面庞上布满了风霜留下的痕迹,他穿得也很普通,一间灰白色的布袍笼罩着中等身材,精神矍铄,昏黄的双眼在与念冰相对时爆发出两团耀眼的精光。

    另外六名长老分成两种装扮,看上去,他们与为首的长老年纪都差不多,至少也是八、九十岁的样子。但念冰通过天眼穴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在这些风烛残年的身体里都蕴藏着爆炸性的庞大能量。这另外六名长老有三名穿着魔法袍,魔法袍上没有任何代表級别的标志,分属火系、冰系和黑暗系。看到三名长老中居然有一名黑暗系的,念冰不禁一惊,要知道,在现在的魔法世界中,黑暗魔法师是非常少见的,而另外三名长老的装扮都是一身合体的武士服,衣服虽然并不华丽,但穿在他们身上,却给人一种傲渊山岳般的感觉。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