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45章 燕风的悲哀

    “说吧,冰月城在我离开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变化?”五皇子虽然去了冰雪城,但对冰月城的形势却丝毫不敢大意,现在是争夺皇位最关键的时刻。

    侍卫道:“殿下,您离开这段时间,大皇子和二皇子括动非常频繁,经常在私下会见一些支持他们的大臣,甚至还有一些支持您的大臣。并且,冰神塔的冰云小姐现在在冰月城中。”

    “什么?冰云小姐在冰月城?”一听到冰云这个名字,五皇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别人对冰云或许没什么了解,但他却知道,号称千幻的冰云是冰雪女神祭祀最得意的弟子,对这个弟子冰雪女神祭祀极为疼爱,而且冰云还拥有着难得一见的先天领域,她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任冰雪女神祭祀。五皇子虽然垂涎于冰云的美色,但是,他更希望能够得到冰云的支持,毕竟,冰云背后的冰神塔虽然不好控制,但冰神塔在冰月帝国却有着守护神的象征,如果有他们支持,那自己继承皇位将再没有任何悬念。

    “是的,冰云小姐已经来到城里十多天了,但是,她的行动却很奇怪,只是与城中的冰神塔人员接触了一次,自己却一直都住在一家并不出名的小旅店中,与她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和一个男人。”

    五皇子眉头微皱,他知道冰神塔出来的女人对男人都很排斥,冰云身边有个男人,不禁令他心中产生了一丝不安,“好了,你退下吧。传我命令,加速前进,立刻回冰月城。”

    就在五皇子进入冰月城之时,身穿便衣的念冰正坐在冰月城中最有名的宏宾楼雅间中等人。

    雅间门开,一名相貌英俊,但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人走了进来。一进门,他就看到了念冰,身上的冰冷气息顿时融化,惊喜地道:“念冰,竟然是你想见我。”

    念冰微微一笑,道:“请坐吧,七皇子殿下。”来人正是燕风,这些天,念冰一直在暗中安排血狮教秘密行动,他并没有急于见燕风,当他得知五皇子今天会回到冰月城时,才请雪玉帮忙,将燕风叫了出来。

    燕风苦笑道:“什么殿下不殿下的,我这个皇子只是挂个虚名而已。啊!你的头发怎么了?怎么变成了白色?”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你可是货真价实的七皇子。头发没什么,只是出了点意外,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

    燕风向念冰挑起大拇指道:“兄弟,你可真行啊!竟然连千幻冰云都战胜了,后来我再找你,你却不见了踪影。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里重逢,怪不得雪玉让我来这里,你认识雪静,让她妹妹帮忙也是正常的,怎么,找我有事么?”

    念冰点了点头,道:“确实有点事,不过,我们先吃点东西,我听说这宏宾楼比清风斋还要有名,这里的菜肴应该非常不错。我已经点了他们这里最有名的几道菜,当然,我是很穷的,最后可要你来结帐。”

    燕风哈哈一笑,道:“这个容易。念冰,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你当不当我是兄弟?”

    念冰道:“当然了,我们一直不都是朋友么?”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中暗道,当你是兄弟没问题,但你可千万不要有其他想法才好。

    “那为什么你每次见到我,都会很快就躲开呢?似于在规避着我。”

    看着燕风眼中闪烁的精光,念冰轻叹一声,道:“这让我怎么说呢?如果我说是巧合,你信不信?我们第一次见面在冰雪城,那次可不是我要躲你,而是你被召回了冰月城。第二次见面就是在华融帝国了,那次我没有参加最后的厨艺大赛决赛,不是表不想参加,是因为被人追杀,被迫不能参加,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那一次,我的命差点就丢了。最后一次,在都天城的时候,虽然我代表的也是冰月帝国,但是,我与冰神塔之间有着很深的仇恨,而你又与冰神塔的人在一起,当时情况很复杂,在得到冠军后,我心爱的女人突然被抓走了,我更是没有跟你打拍呼的时间,就去救我的女友了。如果你要认为是我故意在躲着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燕风深深地看着念冰平静的目光,半晌,才轻叹一声,道:“那是我误会了。其实,就算你故意躲着我也没什么,我知道,又有谁愿意真正当我是朋友呢?”

    念冰自然明白他话中隐含的意思,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此时,菜肴已经陆续上桌,念冰要的菜并不是很多,只有四菜一汤,但每种菜肴都极其精致,一看就令人食欲大开。

    “来吧,燕兄,我们边吃边谈。”说着,念冰首先拿起了筷子。

    燕风微散一笑,道:“念冰,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个天找我一定有事,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虽然你未必会把我当成朋友,但我却肯定认为你是我的朋友。坦白说,你在我心里一直有很神秘的感觉,出色的魔法,精湛的厨艺,你应该比我还小上几岁,却要比我出色得多了。”

    念冰道:“那你想不想听听关于我的故事?”

    燕风有些惊讶地道:“你愿意说么?”

    念冰微笑道:“对于我的朋友,我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其实,我本不是冰月帝国人,我出生在华融帝国一个大家族中,但是,我却没有童年。有一点我们很像,我们的出身虽然都不错,但是我们却并不快乐。相比起来,我比你要更倒霉一些,因为,从十岁开始,我就一直活在仇恨之中。”当下,他平静地将自己童年时的遭遇以及父母之间复杂的关系详细地了一遍,只是在叙述的过程中没有体任何人的名字,一直说到他从查极那里出师为止。

    听完念冰的话,燕风眼中寒光连闪。兄弟,我没想到你的童年竟然如此不幸。你的仇人究竟是谁?如果能帮得上,我一定帮你。“

    念冰轻轻地摇了摇头,道:“燕兄,我的仇人是谁表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为人子女,我必须要亲手替父母报仇才行。我今天戏你确实有事相求,却与报仇无关。我的故事已经说完了,能不能让我听听你的故事呢?我看得出,你虽然身为皇子,却活得并不开心,心里有什么事,说出来会舒服许多。”

    燕风轻叹一声,道:“兄弟,你对我如此推心置腹,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确实,我这个皇子当得并不开心,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虽然我从小父母一直在,但是,与莫的童年相比,我的遭遇并不比你强多少。你也知道,我的父皇一共有七个儿子,其中大皇子和二皇子是皇后所出,其他几位皇子以及我的那些姐姐、妹妹们也都是后宫的妃子们所生,只有我不是。坦白说,我能来到这个世界,其实只是一个意外而已。那是因为我父亲一次酒醉之后,无意中临幸了我那身为宫女的母亲,没想到,一次中的,后来就有了我。”说到这里,他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丝悲伤。

    顿了顿,燕风才继续道:“后来,因为我的关系,母亲被封为了妃子,当然,是最低等的那种。后宫中的龌龊是你无法想象的,母亲为了我,不如道付出了多少。冰月帝国规定,只要是皇子,都有继承皇位的可能,多一个皇子,自然就会多一个竞争皇位的人,皇后为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如妃也就是五皇子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自然会排挤其他妃子,除了衣母亲以外,其他妃子们多少都有些后台势力,虽然受到欺负,但也并不严重。可怜我母亲,只是一个宫女出身,除了生下我的那天以外,她直到死都没有再见过我父皇。母亲过得很苦,宫里面谁都可以欺负她,那时候我还小,根本就没有保扩母亲的能力。看着母亲一天天憔悴,一天天虚弱,武真想快长大,好能保护她。但是,母亲却没有等到那一天就死了。按照宫里面人说的,母亲是自杀投湖而死,但我却很清楚,母亲的死并非如此,在她死的背后,是皇后,是如妃等人的阴谋,没有了母亲的保护,她们才能更容易对付我。那一年,我才只有八岁。”说列这里,燕风下意识地攥紧拳头,手中的筷子无声无息地断了。

    念冰拿起一张纸巾递给双目通红的燕风,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等待着燕风继续说下去。

    “念冰,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有那种特殊的癖好么?这并不是天生而来的,而是那些贱人逼的啊!从我母亲死的那一天起,她们的阴谋就开始用在了我身上,但是,我毕竟是一名皇子,就算再没有地位,也是未来的皇位继承人之一,她们不敢害我性命,却在暗中用卑劣的方法对我下手。我并不是天生就不喜欢女人的,而是因为她们,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今天,都会有各个妃子派来的宫女以照顾我的名义来到我身边,但是,他们在我面前露出的却是丑恶嘴脸,她们侮辱我,她们甚至让我……”说到这里,他的嘴唇因为激动而有些顫抖了,深吸一口气,燕风勉强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接着道:“所以,从那时开始,我怕女人,我对女人天生就产生了惧怕心理,就在我异常无助的时候,我的师傅出现了,他叫稚易安。师傳那年只有二十一岁,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他武技很强,二十一岁就接近了武斗家的水准,与那些女人完全相反的是,他对我非常温和,对我极好,他传授我武技,每天都陪伴在我身边,那时的我,又怎么知道这是一个阴谋呢?”

    念冰心中已经明白了一些,心中不禁为燕风的遭遇而暗暗叹息。

    “我一天天地长大了,到了十四岁那年,我的武技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我对师父极为依恋,他仿佛就是我的一切。但就在我十四岁生日那天晚上,师父他竟然向童年的我下手了,他夺定了我的……”

    “混蛋。”念冰大骂出声,“这些也一定是后宫那些卑鄙的人做出的阴谋,他们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你的心态,对不对?”

    燕风苦笑着点头,道:“是的,但我年纪还小,虽然感到有些不妥,可师傳对我那么好,我对他并没有任何排斥。畸形的师徒关系一直维持到我十七岁那年,我的师傳有一天突然莫名其妙地死了。可以想象得到,他是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又知道阴谋的真相才会死。但是,那时候的我性格已经发生了改变,就算我明白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我能斗得过那些暗中的人么?后来,找了个机会我搬出了皇宫。我好恨,我恨皇宫中的每一个人,包括我的父亲,他们并不是我的亲人,而是我的仇人,如果有一天,我能拥有强大到可以将他们毁灭的力量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动手。可惜,我只是一个最不受宠的皇子,又因为有这种特殊爱好而遭到世人唾弃,我能选择什么?我只能默默地在这种环境下继续生存着。对于我来说,是没有任何机会的。我多么希望能有自己的朋友啊!念冰,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么?只是朋友而已。”此时的燕风突然显得很无助,同时,也显得很无奈,那种无奈中的悲哀深深地感染着念冰的心。原本,他因为这次要找燕风谈的事还有些愧疚,但听了燕风童年的遭遇后,那种愧疚已经消失了,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不但是为了灵儿,同时,也可以帮助燕风。

    “燕风,我可以是你的朋友,甚至可以是你的兄弟,但是,有一件事你必须要答应我。”

    燕风眼中悲伤尽去,惊喜的道:“你真的愿意当我是朋友么?有什么条件你就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

    念冰正色道:“改掉你的毛病,忘记童年的一切阴影,正视你自己,作一个正常的男人。”

    燕风呆了一下,“可是,这并不容易啊!”

    念冰道:“不是不容易,而是要看你对自己有没有信心,只要你想做,就一定能做得到。其实,这也并不困难,只要你真心爱上一个女孩子,一切问题都会解决。”

    燕风苦笑道:“这就更不可能了。我这爱好,在那些人的刻意渲染下,早已经传得尽人皆知,现在冰月城的女人见到我都要绕着走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燕风,如果你当我是兄弟,你就尝试一下,你和雪玉关系如何?”

    燕风一楞,道:“雪玉?我们是好兄弟啊!当初我救过她……,哇,你不是说让我去追她吧?那怎么可能?虽然我对雪玉没有像其它女人那样的恐惧感,但是,你别忘记,她的父亲是噬血灭魂雪魄,我这样一个人,他父亲怎么会允许我与她交往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你不用跟我说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你只要告诉我,如果让你选一个女孩子来追,试着改变那方面的爱好,雪玉这个人选如何?”

    燕风犹豫着道:“如果,如果真的要尝试一下追女人,那,那我觉得还是雪玉好一些。不过,玉儿是个好姑娘,我怕会害了她啊!而且,她一直当我是好兄弟,我又怎么能开得了口呢?”

    念冰没好气的道:“只有你才是这么想的,你这笨蛋。其实在你当初救雪玉的时候,你的身影就已经深深的刻在她心里了。只要你愿意试,我可以给你们做这个媒人。至于雪元帅那里,你不用担心,一切有我。不过,你要答应我,如果今后你真的能和玉儿在一起,一定要好好对她。”

    燕风蹬大了眼睛看向念冰,“你不是当真的吧?你今天找我来,不会就是为了玉儿的事吧?玉儿,玉儿她竟然真的……,不,这不可能啊!我和她在一起,她一直都拿我当兄弟啊!”

    念冰哼了一声,道:“要不说你傻呢。玉儿是因为太喜欢你了,又知道你有那种爱好,怕带给你压力,所以才会表面上只把你当成兄弟看待,你醒醒吧。当一个女人肯为一个男人去学习厨艺,那代表着什么?女人,只会为自己最心爱的男人才会如此付出,玉儿一直都在默默的等着你,等着你有改变的那一天,别让她失望。”

    燕风整个人完全楞住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在认识念冰前唯一的朋友竟然会喜欢上自己这样一个人。

    “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在爱的面前,所有缺点都会自然被掩盖。燕风,如果你是一个男人,那你就仔细想清楚了,这是你的机会啊!如果你能真正的爱上玉儿,那么,你就能从皇后那些人的圈套中彻底的解脱出来,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难道你不想为你的母亲报仇么?不想为自己曾经受过的侮辱做些事么?难道你就这样每天无所事事的继续下去?直到死亡?一个人,从生下来开始,如果没有人生的目标,那么,他与死人又有什么区别呢?清醒一些吧,与玉儿之间的事,是你成为一个真正男人要迈出的第一步。”

    燕风看着念冰,听着他凌厉的话语,他的心渐渐有些动摇了,念冰为他打开的是一扇通往光明的大门,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黎明的曙光。深夜时,他不如道多少次回想起自己的遭遇,回想起母亲在死时那惊恐而又不甘的眼神,他想报仇,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但是,他却深深的知道,以自己在冰月帝国的地位,想与皇后那些人相抗衡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今天念冰却似乎在给他指明了一条路,一条阳光之路,雪玉的音容笑貌不断在他脑海中闪现着,回想着雪玉以前与他在一起时发生的种种,燕风渐渐相信了念冰的话。是啊!人家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毫无理由的经常与自己在一起呢?可是,这一切却来得这么快,他一时间确实很难接受。“念冰,你让我想想好么?我的心好乱。”

    念冰夹起一些美味的菜肴进入口中,这些菜肴虽然都很精致,味道也很出色,但是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念冰知道,想吃到宏宾楼真正大厨所做的菜肴,以自己的身份还不够。他静静的吃着,不去逼迫燕风,因为他知道,此时的燕风需要自己想通一切,只有他自己真正认识到了,真正明白了这一切后,一切才有可能继续进行。听了燕风的遭遇后,念冰就决定不会逼迫他,只会帮助他走上自己已经设计好的路,这条路,对于燕风来说绝不是坏事。

    燕风坐在那里沉思着,他不断回想着念冰所说的一切,良久,当面前的菜肴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时,他终于抬起了头。

    “念冰,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直到现在,我才能真正感觉到你已经把我当做朋友看待了。好,我就听你的,我会尝试的。而且,你也大可放心,除非我将来能够娶玉儿为妻,否则,我绝不会对她做出任何不轨的举动,既然选择了,我一定会努力的。我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从以前的阴影中完全走出来。

    念冰微微一笑,“我没有看错你,我知道你会这样选择的。相信你自己,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燕风,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

    燕风微微一笑,举起桌上的茶杯,道:“那我们就以茶代酒喝上一杯吧。”两人手中瓷杯相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喝掉杯中的茶水,燕风继续道:“念冰,听你话中的意思,你似乎与雪元帅有着很不一般的关系。但是,在玉儿这件事上,我却不希望你再插手,我不想雪元帅因为你的关系而同意我与玉儿交往,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还是不能真正的站起来。”

    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许,点了点头,道:“好,那一切就都交给你自己了,我相信你能做到最好,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到雪元帅的认可。”

    燕风点了点头,道:“我已经颓废了这么多年,是该振作起来了。其它的事我不管,但我一定要做个真正的男人。”

    念冰微微一笑,道:“虽然你还没有做到,但在我心中,你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既然如此,我现在也可以说出自己的来意。今天我来找你,就是要求你帮一个忙,这是作为朋友,也是作为兄弟的请求。”

    燕风微笑道:“你说吧,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尽力去做。”

    念冰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如果这件事有可能威胁到你的生命呢?你还会帮我么?”

    燕风眉头微皱,道:“念冰,你是在试探我么?你把我燕风看得太轻了,在我明白自己童年时发生的一切时,我就早已经不看重自己的生命,或许,死对我来说更幸福。我之所以一直还活着,就是想看看那些卑劣的家伙最后会有什么下场,我才会不舍得死。”

    念冰微微一笑,“好,不愧是我的兄弟,燕风,你想看看那些人有什么下场么?那么,你为什么不去主宰他们的结局呢?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凭借自己的力量来报仇,那才是最完美的。”

    燕风苦笑道:“我想过,我当然想过,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你也知道我的仇人都是些什么人,和他们比起来,我实在太渺小了,念冰,我知道你很想帮我,但是……”

    念冰脸色一沉,道:“看来,你最缺乏的是自信。你虽然是一个人,但你还有着七皇子的身份,我呢?我也是一个人,我有什么?有你那样尊贵的身份么?不,我没有,但是,我的仇人同样强大,绝对不比你的仇人差什么。现在我也不怕告诉你知道,我的仇人,就是号称冰月帝国守护神的冰雪女神祭祀。”

    “什么?”燕风失声惊呼出声,“你,你说什么?你的仇人是冰雪女神祭祀大人?”

    念冰浪然一笑,道:“不错,就是她。我的母亲曾经是冰雪女神祭祀的徒弟,结合我的故事,我想,你或许已经明白我的来历了。我也同样是一个人,但是,我与你不同,明知道仇人的强大,我并没有气馁,我从十岁开始就一直在努力,一直在等待和隐忍,我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毁灭自己的仇人。我的仇人是大陆唯一一名神降师啊!可是,我却依旧在不断的努力着,你呢?你这些年在做什么?如果你的母亲看到你如此懦弱的话,如此懦弱的颓废,她会怎么想?你还配做她的儿子么?”

    燕风低下了头,他的额头上依旧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水,虽然念冰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每一个字却都像一把尖刀刺入他内心深处,他好恨,恨白己为什么如此没有志气,他知道念冰说得对,一切都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没有努力过,又怎么知道自己不会成功呢?

    念冰道:“现在,我也该说出这次来找你的目的了。你也知道,我出身于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这次更是代表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拿到了五国新锐魔法师大宴的冠军。因为这次的胜利,我的老师龙智任命我为工会的副会长。我有一位红颜知己,这个人你也知道,就是龙老师唯一的女儿,有柔女之称的龙灵。灵儿是个非常温柔的女孩子,她就像玉儿对你那样,一直在默默的为我付出着。这次我重返冰月帝国,并不是因为魔法师工会,也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灵儿。我现在的实力虽然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但距离报仇还是很遥远的。我只想给灵儿一些快乐的生活,但是,就在这时,你的五哥出现了,那位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五皇子,你同样也是皇子,应该知道他是去做什么的吧。”

    燕风心中一动,道:“我听说,五哥这次去冰雪城,表面上虽然是调查智女洛柔一家失踪的事,但暗地里却联系了冰雪城城主,以及魔法师工会,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我的父皇现在身体已经很差了,现在正是皇位争夺最关键的时候。”

    念冰冷笑一声,道:“看来,你的消息还不够灵通。你的这位五哥不止是去拉拢,同样的,他也是要让这些人表态,他找到了我那位龙老师,提出了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燕风好奇的问道。

    念冰冷声道:“他要娶龙灵为妻,作为皇家的人,你应该明白,这是一桩政治上的婚姻,我那位老师很明白五皇子现在的地位,同时,他也一直想找机会将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发扬光大,遇到这个好机会,他又怎么可能放弃呢?所以,他答应了五皇子的请求,决定将灵儿嫁给他。”

    听到这里,燕风不禁惊讶出声,“那,那你怎么办?龙灵姑娘应该是喜欢你的吧。”

    念冰淡然一笑,道:“那又如何?在龙老师心中,男女之爱又怎么比得上他伟大的心愿呢?不瞒你说,如果我只是想和灵儿在一起,大可以带着她私奔。但是,灵儿是个很孝顺的女孩子,她从小就与父亲相依为命,就算她肯跟我离开冰雪城私奔,我知道,她今后也一定不会快乐的。灵儿消失,五皇子一定会迁怒于魔法师工会的,不论是因为龙智曾经是我的老师,还是因为他是灵儿的父亲,我都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不能带灵儿走,我必须要做一些事,让这场婚姻自然消失。在离开冰雪城前,我与龙智老师谈过一次,我让他给我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里,我一定要改变现在的局面。所以我来了冰月城,又找到了你。”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