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46章 二皇子之死

    燕风眉头微皱,道:“那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呢?我与那几个所谓的哥哥,根本没有一丝感情可言,在他们眼里,我连个下人都不如,就算我去帮你找五哥说清楚,他也不可能理会我的。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比皇位更加重要的东西。念冰,这件事恐怕我帮不上你的忙。”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这件事只有你能帮上我的忙,只有你。”

    燕风一愣,道:“我?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呢?或许,如果雪元帅去找五哥到是有些可能。但是,五哥却一定会提出条件的,那样,对你、对雪元帅恐怕都不好。”

    念冰淡然一笑,道:“我当然明白,如果雪元帅去找你那位五哥,他很有可能会放弃龙灵,但是,更有可能的是,他回顺杆而上,要求雪元帅将玉儿许配给他。在他心中,魔法师工会虽然重要,但却绝对比不上一位帝国元帅,我说的对么?”

    燕风看着念冰,他突然发现,刚与自己结成兄弟的念冰此时有些可怕,冷静的可怕,仿佛这些事都不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似的,他那冷静而睿智的目光看的燕风心中一阵颤抖,“那,那你想怎么做呢?”现在,燕风己经完全被念冰牵着鼻子走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五皇子蹬不上皇位,他与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的约定自然也就取消了,更无法成为灵儿的丈夫。”

    燕风脸色徽微一变,道:“你是要去帮助大哥和二哥他们?念冰啊!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与五哥比起来,大哥和二哥更加龌龊,而且,他们的母亲才是我最大的仇人,我实在不希望……”

    念冰摆了摆手,道:“不。如果我要去帮你的大哥、二哥,那么,最多也就是让五皇子坐不上皇位而己。但是,我那位师傅是很贪心的,他希望自己的魔法师工会能够有很大的发展,所以,他并不只是这么小的要求而已,他最终目标是要达到现在冰神塔在冰月帝国中的地位。你觉得,大皇子和二皇子中的任何一个能帮助他达成这个目标么?简单的说,就算我去帮助这两位皇子。他们以后会听从我的建议么?”

    “不会。”燕风肯定的道:“不论是我大哥还是二哥,他们都是刚愎自用之人,别说是你了,就算是皇后,现在也很难左右他们。”

    念冰眼中闪过一道冷光,“所以,我不可能去帮助他们。

    但是,要改变现在的局面,我就需要帮助一个人夺得冰月帝国皇帝的位置。而这个人就是你。你是我的兄弟,如果你坐上了这个位置,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的。帮我度过这个难关,帮我和灵儿结成伴侣。“

    “我?”燕风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猛地,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双手按在桌面上,“念冰,你,你是说,你是说你要帮我坐上皇位?”

    念冰微微一笑,道:“燕兄,你小点声。虽然这里已经被我布下了隔音结界,但你如果声音太大,还是有可能传出去的。不错,我就是要帮助你成为冰月帝国的下一任国王。你也是皇子,也有着继承皇位的可能,为什么只做一个看客呢?

    为什么就不能争取皇位呢?那对你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就是要帮助你坐上这个位置。只有你与我的关系,坐上这个位置后才会真心的帮我,我说的没错吧。本来,在找你之前,我心中还有些忢忑,因为,我一直以为你对权力并没有什么欲望,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也不好勉强你。但是,听了你以前的经历,我才明白,你并不是对权力没有欲望,反而是有很大的欲望,但为了生存下去,你却强行将自己的欲望压制住,我说的没错吧。现在,机会就摆在你的眼前,为了你的母亲,也为了你自己,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冒这个险,试上一试呢?“

    燕风呆呆的看着念冰,“你是当真的么?我没有听错么?”

    念冰苦笑道:“你认为我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么?那我岂不是脑子有毛病了。”

    燕风同样流露出苦涩的笑容,“但是,我们只有两个人啊!难道,你以为我们只是嘴上说说,就能有争夺皇位的权力么?你要明白,我父亲最后的决定才是最重要的。只有他决定了谁是真正的继承人,那个人才有可能坐上皇帝的位置。别说在他眼里我只是一个废物,就算他真的传位给我,有大哥、二哥和五哥在一旁觊觎,我又没权没势的,谁会帮我?即使坐上那个位置,恐怕也超不过一天。”

    念冰微微一笑,道:“那也不见得啊!现在我们还有时间,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拼上一次,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呢?你、我,都只是一条命,就算失败了又如何?至少我们曾经努力过,更何况,我们未必就会失败。”

    燕风沉吟道:“那你想怎么做?其实我是无所谓的,今天听了你的话,我已经觉悟了,与其这样混混噩噩的活下去,到不如努力的做点什么,哪怕是遗臭万年也要比碌碌无为强的多了。让我听听你的想法哪。”

    念冰看着燕风,他知道,面前的这位七皇子,绝对不像他表面那样颓废,他只是一直故意表现的如此而已,他并不是没有聪明才智,只是一直不敢表现出来。从先前的惊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可见,他确实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到了这个时候,念冰已经确定,燕风这一关自己是过了,一切行动都可以顺利的开始进行。

    “燕风,首先我要问你一句,如果你的那些兄弟,甚至是你的父皇死去,你会不会因此而伤心,因此而不忍呢?”

    燕风平静的看着念冰。道:“你觉得我会么?你觉得如果我死了,他们会有什么感觉,像死了一只蚂蚁一样。他们从没有把我当成过兄弟。同样的,我也从没有把他们当成过亲人。

    就算冰月帝国皇宫中所有人都死了,我也不会为他们有丝毫难过。念冰,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在来找我之前应该已经有周密的计划了,不用掩饰什么,我们是兄弟,既然我已经决定与你合作,我们就站在了一条船上,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好,既然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燕兄,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你在冰月城中人心目中的形象,同时,也是改变你在你父皇心目中的形象,这是最重要的。”

    燕风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谁也不会希望一个同性恋继承皇位的。”

    念冰微微一笑,道:“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明目张胆的去追求玉儿,而且要弄的尽人皆知。我想,这冰月城中大部分人知道你是同性恋只是道听途说而已,真正知道真相的只有少数人。所以,你只要大张旗鼓的去追求雪玉,至少能让你的口碑有所转变,你不但要追求她,而且还要经带与她在一起高调亮相。你大可以放心,现在你那几位皇兄都在尽量争取在你父皇心目中的地位,谁也不会对你下手的,更何况,也没有谁会注意你。其实,这才是我们最大的优势啊!只有隐藏在暗处,不受任何人的重视,我们才能更好的发展。”

    燕风笑了,“念冰,没想到你不单在厨艺和魔法上有天赋,竟然在政治上也同样有如此天斌。如果将来我真的能坐上皇位,我一定来让你做我的宰相,如何?”

    念冰哈哈一笑,道:“还是算了吧,你可不知道,这些日子为了想办法能让灵儿开心的和我在一起,我不知道想了多少办法,你没看到我连头发都想白了么?我这回可是拼尽全力了,至于以后嘛,我还是希望能过些自由的生活,你当了皇帝,只要别忘记我这个兄弟就行了。”

    燕风轻叹一声,道:“你才是真正不求名利的人,我看的出,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好,我就听你的安排,一切从明天开始做起。念冰,那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呢?

    如果想要争取到皇位。我就必须要争取到更多大臣的支持才行。但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时间太短了,恐怕……“

    念冰道:“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会替你努力的。有些事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能让你知道的,只是我有许多朋友。这些朋友都会对你有一定地帮助。以后,你就会逐渐明白了。从明天开始,其他的事你都不用管,我自然会与你联系,你要做的,就是全心全意去追求玉儿,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燕风有些疑感的看着念冰,道:“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有把握似的。”

    念冰苦笑道:“本来我连半分把握都没有,只不过最近遇到了几个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才有了三成把握。哦,对了,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明天,哦,不,是今天,冰月城恐怕要进入一段时间的动乱状态,你记住我那句话,不要管别的,全心全意去追你的玉儿就行了。在动乱情况下,没有谁会去注意你的。”

    “动乱?念冰,你要做什么呢?”燕风眼中光芒连闪。

    念冰神秘的一笑,道:“你很快就会明白了,用不了太长时间。好了,我已经吃饱了,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与玉儿已经有些发展才好。哈哈哈哈。”

    冰月城大街上,一名身穿青色长袍的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在街道上缓慢的行走着,在他身后,跟随着十多名随从,这些随从表面上看去并不起眼,但只要仔细注意。就能轻易的发现他们身上的不凡之处,单是他们不断向周围扫视的目光,就能看出,这些人深谙合击之道,尤其对保护主人,更是有着特殊的天赋,他们的目光几乎囊括了周围所有的死角,而且,他们所站的位置,也牢牢的将前面的青衣人护住,有任何变化,他们都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将青衣人挡住,显然是经过特殊训练的。

    青衣人走到一家茶楼停了下来,服务生显然认得他,客气的将他让到楼上雅间之中,他那些手下有两个跟着他进了雅间,其他人都守侯在外面,冷冷的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青衣人这边刚坐稳,一名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已经诚惶诚恐的跑了上来,他没有进雅间,而是在门外恭敬的道:“殿下,小的是阿福啊!”

    青衣人冷淡的声音响起,“嗯,让福老板进来吧。”守在门外的人这才向那位福老板点了点头,放他进去。福老板一进门,立刻跪倒向青衣人行礼,青衣人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很自然的受了他这一礼,“福老板,最近你这里生意不错啊!”

    福老板此时才站起身,垂手站在一旁,恭敬的道:“托殿下的福,小的这里最近生意还不错,我已经让人泡了最好的铁观音,马上就给您端上来。是今年的新茶中最顶级的。”

    青衣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嗯,你一向会做人,想你也不敢糊弄我。有几天没来了,你这里有没有什么新人来?”

    福老板献媚的道:“有,有,我一直给殿下您留着呢,最近来了一对姐妹花,都是处女,本来有几位客人都看上了,要出大价钱,但我一想到殿下。就把他们都推掉了。这两个小丫头还生涩的很,最合殿下您的口味。”

    青衣人眼中一亮,“好,好,我就喜欢生涩的,这样调教起来才有味道。老福啊!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难得你这一份心。”

    这个青衣人,正是当今冰月帝国的二皇子燕印,此人心狠手辣,尤其在争权夺利方面很有几分天赋,但他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好色,尤其对处女有特殊癖好。这个表面上是茶馆的地方,就是他经常光临的地方,这个福老板也是老熟人了,每次都能让他满意,所以他经常会来这里“走一走”。

    福老板神秘的一笑,道:“殿下,还有一点我要提醒您,今天这两个丫头与以前的还不一样,她们并不只是姐妹处女那么简单。”

    青衣人眉头微皱,道:“老福,有话就直说,别吊爷的胃口。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福老板嘿嘿一笑,凑进青衣人身旁,轻声道:“今天这俩丫头不但是姐妹和处女,而且,她们还是一对同性恋。”

    二皇子眼中光芒大放,“好,极品啊!老福,真有你的,这样的极品你都能搞的到。本皇子最喜欢的就是搞女同性恋,看着她们在我胯下那痛苦的样子,我就说不出的兴奋,好,好,好。来啊!赏福老板一百紫金币。老福啊,以后有这样的极品一定要留给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快,让那俩丫头上来给我看看,先让她们陪我喝喝茶再说。“他虽然好色,但却并不贪杯,平时很少喝酒,最近正是争夺皇位最紧张的时刻,今天也是好不容易才抽出工夫来这里,提前已经与这福老板打好招呼了。

    福老板赶忙答应一声,退了出去。一会儿的工夫,轻盈的脚步声响起,门开,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冰月城此时的天气已经很冷了,但这茶楼中的温度却很舒服,两名女子身穿同样的白色短裙,裙边至膝盖上方六寸处。露出圆润修长又非常白皙的美腿,上身穿着白色的小背心,露出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和细腰,同样如同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在背后一直垂到臀部,那两张完全相同的俏脸,都流露着一丝羞涩。

    二皇子眼中一亮,“好,极品,果然是极品。你们两个下去吧。”他向两名随从挥了挥手。这些跟他出来的护卫都是他的心腹。

    自然明白主子要做什么,答应一声退了出去。二皇子向两名羞涩的美女招了招手,“过来,让本皇子看看。”

    两名美女对视一眼,她们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着,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小心的走到二皇子身旁,将手中的茶具放下。

    看着两名美女那羞涩的样子,二皇子不禁淫心大动,一把将左边的少女拉到自己身前,少女发出一声惊呼。却也不敢有丝毫反扰,被二皇子强拉着坐到他的大腿上,二皇子也是花中老手,并没有急着动手,右手搂住少女纤细柔滑的腰肢,凑到她发间深吸口气,闻着那动人的处女芳香,赞以道:“好香。宝贝啊!只要你们侍侯的好,说不定我会接你们到府中。”

    两名少女对视一眼。另一名少女己经双手颤抖着给二皇子倒茶,她们都没吭声,但从颤抖的娇躯就能看出她们心中的惧意。尤其是坐在二皇子腿上的那名少女,仿佛很难受似的,俏脸变得有些苍白,娇躯不安的扭动着。她的扭动,更刺激了二皇子的感官。一把拉开自己胸前的衣襟,露出胸口处黑色的胸毛,心中暗想,老福果然没有骗我,这真是一对同性恋姐妹,淫虐的感觉刺激的二皇子极为兴奋,呼吸已经变得有些粗重了。此时,坐在他腿上的少女目光落在他那满是胸毛的胸口处,看到二皇子脖子上挂的一条项链。项链呈银色,在二皇子胸前垂着一个挂坠,那是一个六边型的挂坠,闪炼着红、青、黄三色光芒。这可不是一条普通的项链,上面的宝石名叫三眼石,能够储存三种魔法元素,经过强大的魔法师进行魔法加持后,有着极强的防御力,不论是魔法还是斗气,想要伤害到二皇子的身体,都必须通过这条神器级的项链才行。

    当初,为了得到这护身宝贝,二皇子着实下了不少工夫。他从小修炼斗气,本就是高手,再加上这条项链,他相信,就算是武圣级别的高手,想伤害自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条项链他是从不离身的,以他的地位,生命自然是最重要的。

    抬手接过另一名少女递过的茶水喝了一口,铁观音的清香令二皇子全身一阵舒爽,热茶刺激着他的身体,舒适的感觉传遍全身,搂在腿上少女腰间的手不禁用了几分力,另一只手同时向少女裙下探去。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二皇子眉头一皱,停下了手中动作。

    果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殿下,有重要事禀报。”

    二皇子放开手中少女,少女似乎松了口气似的,赶忙站起身,和另外一名少女一起站到了二皇子背后,二皇子燕印并没有看到,两名少女眼中己经同时流露出一丝冰冷之意,他有些不耐烦的道:“什么事,说吧。”被手下打搅了好事,他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门外的声音道:“殿下,五殿下己经从冰雪城回来了,刚刚进城。”

    二皇子眼皮一跳,“哦?老五已经回来了。好啊!这小子这次在冰雪城的收获似乎不小。不过,他难道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么?”

    “殿下,那我们要不要有所行动?五殿下要是回府后就没机会了。”

    二皇子燕印眼中凶光连闪,但他还是摇了摇头,道:“算了,不要理他就是,他身边的随从都是高手,尤其是那两个武圣级别的客卿,并不好对付。现在是关键时刻,我可不想让人拿住把柄,在冰月城不能随便动手,否则,让父皇知道了可不妙。父皇最讨厌兄弟相残。”

    “是,二殿下,我这就派人去继续监视那边的动静,一有发现。立刻向您回报。”

    “啊——”惨呼声没有任何预兆的响起,二皇子那些守在外面的手下们反映及快,砰的一声直接撞门而入,但他们看到的,却是二条穿窗而出的娇捷身影,这些护卫们平时训练有素,一部分立刻围向二皇子,另一部分高手则从窗户处追了出去。

    苍老的声音响起,“都给我回去。”两团银色圣斗气轰然而至。

    与从窗户冲出的高手攻击相撞,顿时带起漫天劲气。

    武圣级别的高手,在几位皇子那里也是客卿身份,由于是在冰雪城中,二皇子身边带的都是武斗家级别的护卫,武斗家毕竟无法与武圣相比。剧烈的爆炸中,冲出去的高手反弹而回,而那两道快速的白色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二皇子靠倒在椅子上,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青紫了。黑色的血液不断从七窍中流出,就是这瞬间的工夫,竟然已经断气。

    护卫首领惊呼道:“毒,好剧烈的毒。”他低头向二皇子脖子上看去,原本在他脖子处的三眼石项链已经不见了,在他脖子后面,有着一个细小的针孔,黑色的血液正是从那里流出来的。护卫首领脸色一变。

    伸手在二皇子脖子后面一吸,顿时。一根幽蓝色的细针被他吸了出来。

    针长一寸,细如毫毛,如果不是上面闪烁的幽蓝色光芒,很难看的清楚。

    旁边的一名护卫疑感的道:“怎么会这样?以殿下的能力怎么会被人偷袭呢?难道殿下自己主动摘下了项链不成?”

    护卫首领摇头道:“不,项链是后摘掉的。这条项链与主人气息相通,有两种情况可以摘下来,一种。是持有者自己摘下,而另外一种,就是当主人在死亡后项链也可以摘下来。如果我猜的不错,二皇子是生命断绝之后才被摘了项链。”

    先前说话的护卫皱眉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说?你有把握么?二皇手突然死了,我们怎么向大皇子交代啊!而且,有项链护体,殿下又怎么会被攻击呢?这似乎说不通吧。”

    护卫首领摊开手掌,将那枚毫毛银针呈现在众手下面前,沉声道:“你们认识这个么?这东西极为霸道,就是它,突破了殿下项链的防御将殿下杀害的。此针名为死神之吻,你们不要小看这一根针,它几乎是无价的。在整个大陆上只有五套死神之吻的发射器,这针是用万年海底沉银所铸,转破各种魔法防御结界和护体斗气,据说,就算是圣斗气也无法防御住它的穿刺之力。死神之吻的制作方法已经失传了,那五套死神之吻每一套可以发射十次,早在数百年前就已闻名大陆,据我所知,现在在世上流传的只有一套,而且也只有三次发射的能力了。其他的要么是失去踪迹,要么是已经射空沉银针。没想到,这些杀手竟然能弄来死神之吻。快,去把那福老板抓来。”

    一会儿的工夫,福老板被带了上来,当他看到倒毙的二皇子时,不禁吓得瘫软在地,全身不断的颤抖着,自言自语的道:“不,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各位大爷,你们一定要查清楚,我怎么敢害二皇子。”

    护卫首领冷酷的道:“我不管是不是你做的,殿下突然在你这里毙命,你无论如何也逃不了干系。说,那两个女的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福老板战战兢兢的道:“大概在五天前,她们自己找上门来,好象是要卖身葬父,我看她们可怜,就买了她们,价格也不算高。”

    “混蛋。”护卫首领一掌将福老板打飞,“你明知道殿下的身份,怎么还能带这不知来历的女人来服饰殿下?”

    福老板颤声道:“我,我查过她们的来历啊!确实是平民人家的孩子,幼年丧母,父亲又新亡,我查的很仔细,可是,哪知道……”

    护卫首领眼中寒光连闪、向手下下令道:“走,带上殿下和这个家伙,我们先回府再说,向大皇子禀报清楚,请大殿下处理。”所有护卫的脸色都很难看,二皇子就这么突然死了,他们绝脱不了干系,一个个脸色铁青的看着二皇子的尸体。

    “什么?老二死在茶楼?哇。”本已病重的冰月帝国国王燕天南急怒攻心,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陛下,陛下您别太伤心了。”皇后一边流着泪,一边焦急的帮燕天南抚胸,一旁的御医赶忙取出一颗丹药喂燕天南吃了下去。

    燕天南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混蛋,这是谁干的,在我冰月帝国的首都竟然敢刺杀皇子。传我命令,封锁整个冰月城,务必要把凶手给我找出来。印儿,印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皇后痛哭失声,“印儿死了,印儿竟然死了。陛下,你可要替印儿做主啊!”

    “报,大皇子殿下求见陛下。”

    燕天南的声音有些颤抖,“让他进来。”

    “是,陛下。”

    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进,同样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大皇子燕极看上去与二皇子燕印有几分相像,只不过更加高大威猛一些。他并没有因为二皇子的死而悲伤,但却充满了愤怒,一进入寝宫,立刻单膝跪地,恭敬的道:“儿臣参见父皇。”

    燕天南半靠在床上,道:“极儿,起来吧,你弟弟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燕极几步走到床前,垂手站在一旁,道:“回父皇,今天弟弟外出喝茶,可谁知在茶楼被服务员刺杀,我已经看了弟弟的尸体和凶器,是死于死神之吻。父皇,您可要替弟弟做主啊!他死得太冤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