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47章 国王的计划

    燕天南眼光冷光连闪,他现在已经清醒了一些,但胸前却像堵着一块大石头似的异常难受,皇后哽咽着道:“陛下,这个杀印儿的人一定是与印儿有深仇,或者是印儿死了对他有极大的好处才会这样做的。我们一定要从这方面着手来查。”二儿子已经死了,作为一个精明的女人,她强忍着心中的悲伤,为自己为大儿子暗中争取着。

    燕极自然明白母亲的意思,推波助澜的道:“父皇,据我所知,五弟今天早上刚刚回来。”

    燕天南眼中怒光一闪,“你的意思是云儿做的?不,这不可能。云儿宅心仁厚,怎么可能伤害自己的手足?”

    燕极见燕天南发怒,赶忙道:“不,父皇,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跟您说,让您加派些人手保护五弟,以防他也被刺客伤害。”

    听燕极这么一说,燕天南的脸色顿时缓和了很多,点了点头,道:“确应如此,极儿,你下去吧,传我口谕,让云儿来见我。”

    燕极知道燕天南虽然表面不说,但心中已经对自己那位五弟起疑了,此时他心中兴奋不已,虽然他一直与燕印合作,但他和燕印都很清楚,一旦五皇子燕云被他们打垮,他们两个难免还要再争一次,而此时燕印突然死了,他自然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以前支持老二的人,只要自己能用些手段,收拢过来并不困难。而燕印突然死了,虽然不确定是不是燕云做的,但这么好的打击燕云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弃呢?燕极的心思,绝不像他外表那么粗犷,其阴沉之处,更胜燕印几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声音,“五皇子燕云求见陛下。”

    燕天南眼中光芒一闪。“叫云儿进来。”一旁的皇后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满之色,从称呼上就可以看的出燕天南还是最宠爱自己的五儿子。

    燕云大步走入寝宫。他此时心中也极为忐忑,刚回到他自己的府邸。屁股还没坐稳就传来了燕印被刺杀身亡的消息,他顿时大惊失色,他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在冰月城,要说与燕印对立的。就要属自己了,为了争夺皇位,暗中的冲突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此时燕印突然暴毙,如果不是他详细询问手下,确实不是手下人做的,连他自己都会怀疑自己。毕竟,他不知道想了多少次要干掉那两个与自己争位的哥哥,只是一直隐忍著没有出手而己。短暂的痛快之后,是惊慌。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赶来了皇宫。

    “父皇,您身体好些了么?”燕云快步来到燕天南床前。关切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看到燕云,燕天南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云儿,你回来了。找到洛柔他们一家逃离的线索了么?”

    燕云轻叹一声,道:“洛柔不愧有智女之称,竟然没有留下一丝线索,我虽然已经尽力调遣各方面人手。但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父皇,我刚一回来就赶快来看您了,刚才我在外面听说二哥出事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哥他……”说到这里,他的眼睛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皇后冷哼一声,“你用不着在这里惺惺作态。”

    燕云愣了一下,“母后,您怎么会这么说,我才刚刚回来而已,难道您怀疑是我么?怎么会呢?我与二哥是手足之亲啊!”

    皇后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仇恨,“是么?你真的当他是你哥哥?”

    “够了。”燕天南不满的阻止皇后继续说下去,“极儿,扶你母亲下去休息,她太伤心了。让云儿在这里陪我一会儿就好。”

    燕极眼中流露出一丝嫉妒的光芒,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做,在燕天南面前,地位始终是不如自己这个弟弟的。他很聪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声,扶着皇后下去了。

    燕天南挥了挥手,让周围的人都退下,这才让燕云坐在自己床榻边缘,“云儿,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派人做的。”比起刚才的柔和,此时燕天南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冷意。

    燕云脸上流露出惶恐之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父皇,您也怀疑我么?如果您真的惊疑是我做的,儿臣愿一死以表清白。”

    燕天甫深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虽然燕云表面上没有一丝破绽,但是,他却并没有完全相信自己这最喜欢的五儿子,当初,他也是这么走过来的,为了争夺皇位,暗中的血腥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其实,他也并不是十分相信这件事是燕云所为,毕竟,以燕云的聪明,又怎么会做如此傻事呢?可是,在这冰月城中,有理由杀燕印的人虽然不少,但真正有实力杀他的却并没有几个。尤其是刺客用的竟然是死神之吻。

    死神之吻燕天南再熟悉不过了,当初,他就是凭借着这间人间绝世凶器在暗中杀掉了两个反对自己继承王位的大臣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两年前,他刚刚将死神之吻传给了自己最喜欢的五儿子,那时,死神之吻还有发射三次的机会。这个秘密,只有他们父子二人才知道。所以,当大皇子燕极说燕印死在死神之吻下,他才怀疑起燕云来。

    “我相信你,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如果不是皇后那一方逼迫的太紧,我早已经立了你为太子,这些日子你一直没让我失望,支持你的声音己经越来越大,但是,突然出了这样的事,你让父皇该怎么做?燕印死了,这绝不可能是皇后他们自己干的。所谓虎毒不食子,她还没有那么大的魄力。燕印死了,别说是别人了,就连我都难免对你有所怀疑。

    你到教教我,现在该如何替你开脱?我先警告你,皇后不会善罢甘休的。在她背后的,是权倾朝野的太师和虎贲元帅。燕印突然死了,皇后的目标一定会是你。“

    燕云眼中光芒连闪,“父皇。那,那我该怎么办?难道与皇后他们正面冲突么?他们并没有证据是我杀的二哥啊!我是冤枉的。”

    燕天南淡然道:“你知道蒸印是怎么死的么?他死在了死神之吻下,别人或许不清楚死神之吻。

    但当初我能蹬上帝位,皇后出力极大。我的一些秘密她几乎都是知道的。正是因为她帮过我,我蹬上帝位之后,才纵容她在后宫胡来。我给你的死神之吻呢?你不要告诉我丢了。“

    燕云苦涩的道:“可事实上,它确实已经丢了。父皇,这次一定是有人陷害我。会不会。会不会是大哥?”

    燕天南冷哼一声,道:“你也太不小心了。极儿我清楚得很,虽然他心思很深,但同样也很聪明,更何况他与燕印是一母所生,多少还有些兄弟情份,就算将来他们其中之一坐上皇位,也不会太难为另外一个的。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回去以后。小心的保护好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尽量少在外面露脸。就算皇后他们对你有什么打击。你也要暂时忍耐,等待机会。我己经命人上冰神塔去请冰雪女神祭祀了。等她一来到冰月城,我会强行宣布你为皇位继承人选,有冰雪女神祭祀的支持,就算皇后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对你做什么。支儿,希望你能明白父皇的这一片苦心。你母亲如妃是我最宠爱的女人,而你也是我最宠爱的儿子,我相信,在你的才智下,帝国必然能发展的更好。”

    “父皇,我……”燕云看着苍老的父亲,这一次,他是真的有些感动了。燕天南虽然看上去已经风烛残年,但他在确定即位人选时却如此清醒。看来,自己真要去拜访一下那位冰云小姐了。

    燕天南虚弱的闭上眼晴,道:“好了,我累了,你下去吧。死了一个儿子,我不希望这一幕再出现。不论你是怎么看你大哥和其他几个兄弟的,我希望你即位之后不要再手染血腥。我不是一个好皇帝,拥有着冰神塔这样强大的力量支持,却只能守住原有的成绩。但你却不一样,我早就看出,如果由你来掌管这个国家,冰月帝国将会成为其他四国的梦魇。我为你做的,就是休养生息,现在,冰月帝国的领土虽然并没有变化,但其实已经到了最强盛的时期,只要你能把握的好,必然能与华融帝国分庭抗礼。记住,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人才。”

    “父皇,我明白了,我绝不会辜负您的一片苦心。”燕云倒退几步,跪倒在地,恭敬的给燕天南磕了三个响头后,这才转身离开了皇宫。虽然一直以来燕天南对他极为宠爱,但这却还是第一次表示对他的全力支持,不愧是一国之君,还是父皇想的长远啊!是啊,有了冰雪女神祭祀的支持,再加上自己原本就有的威望,大哥还怎么与自己争呢?

    现在自己只要什么都不要做,等待着冰雪女神祭祀的驾临就可以。本来心怀忐忑而来的燕云,在离开皇宫时已经是踌躇满志,他甚至已经开始在思考着今后该如何做才能让冰月帝国变得越来越强大。可是,他哪里知道,一只地下黑手正在不断向他伸来,想坐上这个冰月帝国国王的宝座,真的有那么容易么?

    冰月城的局面因为二皇子燕印的死亡而骤然紧张起来,正如国王燕天南料想的那样,大皇子的支持者们立刻通过这件事对五皇子发出了猛烈的攻击,各方面与论的矛头直指五皇子,但燕云倒也沉得住气,他没有任何动静,每天只是在自己的府邸内,根本就不外出,对于外面的风言风语一概不予理会,燕天南本就病重,虽然皇后不止一次在他面前哭诉,却都被他以修养为由搪塞过去了。五皇子的支持者们都接到了五皇子暗中的通知,通知只有两个字,那就是隐忍。等待,五皇子在等待燕天南所说的机会,大皇子燕极表面的光辉并不能影响到他的好心情。

    与此同时,与大皇子燕极的咄咄逼人和五皇子燕云的隐没不出相比,冰月帝国皇室中,还有一个人最为活跃,这个人就是七皇子燕风。

    每天清晨,噬血灭魂雪魄元帅的府邸门口都会出现上大量的红玫瑰,燕风单人独骑来到雪魄元师府门外,站在那里,似乎等待着什么。每天都是如此,一连五天过去了,燕风特异的举动加上他皇子的身份,顿时引起了众多群众的注目。每天他到元帅府都会吸引大量平民的围观。

    到了第六天,清晨,当燕风再次来到雪魄府邸门口之时,府门开了,雪魄元帅唯一的女儿雪玉,一身盛装走了出来,令围观群众们目瞪口呆的是,这位元帅之女竟然挽上了燕风的手臂,燕风于是当中宣布,正式追求雪玉小姐。这一消息顿时在普通民众心中掀起了渲染大波,一向被认为是同性恋的七皇子竟然追求三大元帅中以铁血著称的噬血灭魂之女,而雪魄并没有出面表示反对,看雪玉与燕风亲密的样子,他们似乎已经交往了不少时间。顿时,在平民世界里,原本认定燕风是同性恋的平民们顿时出现了一定的怀疑。

    从这以后,燕风依旧每天早上带着鲜花来迎接雪玉,仿佛冰月城中发生的政治波动与他无关似的,他的事虽然也传到了大皇子和五皇子耳中,但两位势力雄厚的皇子正全力为了帝位而努力,谁还会多管一个没有任何势力的弟弟呢?所以,政治的风波并没有对燕风产生丝毫影响,每天清晨,他都会春风得意的来到雪魄的元帅府,带着雪玉在冰月城中各地游玩,城里,只要是稍微有名点的地方,都曾出现过他们的足迹。

    一个月的时间,就在政治动荡中过去了。冰月帝国国王燕天南的身体越来越差,但他还在坚持着,他在等一个人,他现在还舍不得死。

    雪魄元帅府。

    “不行,这怎么行?念冰,别的好商量,但这事我绝对不同意。”

    燕风的气息显得有些紊乱,看着一脸笑意的念冰和元帅雪魄,坐在一旁的雪玉低着头,羞涩的红,已经布满了她的俏脸和修长白皙的玉颈。

    念冰微笑道:“有什么不行的?反正也是早晚的事。”

    燕风尴尬地看了雪玉一眼,道:“但是,但是这样会损害玉儿的名誉啊!虽然是做假的,但是,我不想让玉儿被人在背后说闲话。”

    雪魄笑了,这些天,虽然燕风和雪玉的作为是做给外人看的,但他看得出,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女儿过着从未有过的快乐日子,燕风刚开始和雪玉在一起时还有些别扭,但他的心已经被念冰的话打开了,本来他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仑冰的引导下,他已经追渐向正常发展着。如果说雪魄不担心,那他对是不可能的。但是,念冰却向他保证过,如果燕风不能给雪玉幸福,他不会勉强他们两个在一起。他也曾经偷偷问过自己的女儿,雪玉将燕风童年时的遭遇告诉了父亲,在念冰尊贵的身份和女儿的幸福面前,雪魄勉强妥协了。随着时间的延续,一个月以来,燕风身上的改变是非常明显的,他不再像以前那么冷漠了,而且在他身上多了许多自信,是的,那是强烈的自信。燕风逐渐显现出他另外的一面。雪魄惊讶地发现,在才学、气度和各方面的表现来看,燕风的综合素质并不比五皇子燕云差什么,有些时候,他比燕云看上去更加深沉。后来他才明白,燕风这些年虽然表面颓废,但是,他一直在暗中努力着,不断地充实着自己。虽然明知道很难有所作为,但他并没有真正地放弃。这次,念冰找到他,给他提供了一个冒险的机会,燕风知道,或许,这是自己一辈子中唯一的机会了。早在母亲死的时候,他已经厌倦了这个世界,生命并不重要,有了这个机会,他又怎么会不抓住呢?所r/,他一直在努力着,按照念冰的计划一步步走着。

    这些天以来,雪玉是最开心的一个,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念冰他们有什么计划,只是知道父亲突然转了性子,似乎要支持燕风重新在冰月城中竖立新的形象。燕风的心不再像以前那样隐藏着,他敞开了心扉,对自己敞开了心扉。心中的奢望突然变成了现实,雪玉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念冰已经不是雪魄府内的厨师了,而是客卿的身份,一个月以来,念冰依旧是白天离开,晚上回来,没有谁知道他在做什么。

    雪魄道:“行了,七殿下,你也不用再想那么多,我这个做父亲的都不反对了,你又何必再反对呢?只有这么做,才能真正改变你在冰月城给人的印象,才能真正证明你是一个男子汉。你只要记住玉儿为你牺牲了多少就够了,只要玉儿能够得到幸福,我并没有太多的要求。”

    燕风深叹口气,回头看了一眼雪玉,雪玉、也正抬起头看着他,两人目光相对,感情在空气中流动。人都是有感情的,自从认识了雪玉以后,燕风才知道什么叫温暖,他并不是对雪玉没有好感,而是一直压抑着自己,他根本不敢奢望什么,虽然他是皇子,但是,他的名声那么差,又怎么取奢望元帅之女呢?但是,念冰的出现,却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和雪玉都不用再掩饰自己的感情了。

    转过身,燕风突然几步走到雪魄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雪魄吓了一跳,赶忙伸手搀扶,“七殿下,你这是干什么?”

    念冰拉住雪魄,微笑道:“雪元帅,您就让他跪吧。”

    燕风感激地看了念冰一眼,脸色变得异常肃靜,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食、中、无名三指向天竖起,“雪元帅,我燕风在您面前发誓,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不论今后我的身份有什么改变,我燕风这一生,只会有玉儿一个女人,此生此世,永不后悔。如果我违背了自己的诺言,我愿受万毒钻心而死。”他每一个字都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这是燕风一生中唯一一个誓言,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誓言。

    雪魄有些楞住了,一旁的雪玉也已经站了起来,静静地跪在燕风身旁,她那柔和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晶莹。

    雪魄看着目光坚定的燕风,虽然现在的燕风还只是一名普通皇子,但是,他的誓言却显得如此郑重,如果,他真的能够成为冰月帝国的国王,那么,他的诺言就代表着他只会有一个妻子,而不会出现后宫佳而三千的景象。在仰光大陆的历史上,从没有哪一位帝王做到过这一点。

    雪魄看着燕风,“好,念冰并没有看错人。你果然有值得栽培的潜盾。燕风,从现在开始,我不会把你当成皇子,我听玉儿说过,你从小就没体会过什么亲情,女婿也是半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子。你的誓言,也帮助你得到了与玉儿之间的婚约,我祝福你们。”

    燕风大喜,赶忙拜倒在地,恭敬地给雪魄磕了三个响头,“爸……”

    清晨,虽然天气很冷,但雪魄元帅府门口还是有不少经过的平民驻足,大部分人都想看看,那位有特殊爱好的七皇子是不是真的要追求元帅之女。就在这时,马蹄的声音响起,一骑快马,闪电般朝雪魄元帅府而来。平民们纷纷回头看去,来的正是七皇子燕风。只不过,今天的燕风却与以往不同,而且变化非常大。没有了鲜花,他竟然赤裸着上身,只穿着一条长裤骑马而来。他的背上,背着一根粗长的荆条,眨眼间已经来到了元帅府门口,围观的平民吃惊地看到,燕风的后背已经被荆棘磨出了许多血痕。他的皮肤也因为寒冷的天气冻得冒起丝丝热气。

    平民们的仪论顿时开始了,这是怎么回事?今天的七皇子怎么会这个打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负荆请罪么?他做了什么?难道他真的是个同性恋?因为不能与雪玉小姐在一起而特地来请罪的么?各种猜测纷纷出现,一时间,周围显得有些混乱。但平民们依旧给燕风让开一条路,让他骑着马来到了元帅府门口。

    离得近了,平民们才看清,一向被认为是同性恋的燕风身材极为健壮,那一块块如同花岗岩般的肌肉看上去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加上他那冷峻的气息和稳定的身姿,就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人再把他当成同性恋看待了。

    燕风从马上跳下,将马栓在一旁的大村上,根本就不理会周围围观的平民们,大步走到元帅府门前,向两名门前的守卫道:“请通知雪元帅,燕风特来请罪。”说着,他竟然单膝跪了下来。要知道,他可是皇子的身份,虽然是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但他也只有面对国王燕天南时才能双膝跪地,此时,单膝跪地已经是他所能行的最高礼数了。

    两名守卫显得有些紧张,赶忙分出一人进府内稟报去了。燕风就那么跪着,凛冽的寒风不断从他身上帝起一层层热气,背上被荆棘磨擦出的痕迹显得如此明显,但他脸上却流露着坚毅的神色,似乎在这一刻没有谁能阻止止他似的。

    一会儿的工夫,元帅府大门开启,一脸冰霜的雪魄走了出来,一身白色长袍配着白色长发的念冰跟在他背后。

    雪魄眼中寒光连闪,站在台阶上看着下方跪着的燕风,“你还来干什么?七皇子殿下?我们这小门小院的,容不得您如此,请回吧。”

    燕风缓缓抬起头,右手反手抽出背在背上的荆棘,顿时带起一篷血丝,他双手将荆棘托在掌中,缓缓前伸,“雪元帅,我虽然做错了,但是,我燕风是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一定会认。今天,我就当着冰月城父老邻里的面,向您请罪了。我不该背着您和雪玉小姐发生关系,让她怀有身孕。雪元帅,不论您怎么惩罚我我都认了,即使是您要我的性命,燕风也他不会吝啬。但是,雪玉小姐已经是我的人了,她的肚子里已经怀上了我的骨肉,请您不要为难她好么?千错万错,都是我燕风一个人的错,请您惩罚我吧。”燕风的话顿时引起周围平民们大哗,场面顿时变得异常纷乱,虽然各种猜测不少,但平民们谁也没想到,一向被称为同性恋的七皇子不但和雪魄之女发生了关系,而且连孩子都有了?这还是什么同性恋?人家连孩子都有了啊!看着燕风凛然不惧,敢于承认自己错误的样子,平民们对他的印象顿时大为改观了,甚至还有了几分同情。

    “你……”雪魄气得面容有些扭曲,“好,好,好,我雪魄上辈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孽,我……”他伸手欲抓那荆棘,但手却停在半空,怎么也抓不下去。

    燕风跪在那里,但上身却挺得笔直,没有任何畏惧的样子,目光直视雪魄,“请元帅动手吧,只要您能原谅我,让玉儿小姐嫁给我,我愿意付出一切。”

    雪魄气得全身微微有些颤抖,“你是皇子,是皇家之人,我是臣子,你让我怎么惩罚你?冤孽,真是冤孽啊!”

    一直在雪魄背后的念冰走了过来,叹息一声,道:“元坤,错已铸成,以七皇子的身份,也配得上我们小姐了,难道,您想让小姐痛苦一生么?您就原谅七皇子吧。七皇子虽然错了,但他能勇敢地承认错误,是个真汉子,您就原谅他,我相信,玉儿小姐跟着七皇子殿下一定会幸福的,大家说是不是啊?”最后一句,他故意地提高了声音。

    念冰这一招呼,立刻引起周围人群一阵起哄,“是啊!元帅原谅他们吧……”

    雪魄“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良久,才长叹一声,“罢了,罢了,我还能怎么样?你跟我进来吧。”说着,转身朝元帅府走去。

    周围的群众们见状顿时欢呼出产,念冰上前拿起燕风手中的荆棘扔在一旁,将他扶了起来。两人相视一笑,要起到的作用已经起到了,燕风向周围的平民们行礼道:“多谢各位朋友帮助,燕风谢过了。”以他皇子的身份竟然向平民们行礼,顿时给平民们带来极强的亲和感。欢呼的声音更加高昂了。念冰这才领着燕风进了元帅府。

    太门刚一关上,雪玉就已经泪流满面地冲了上来,用自己的披风裹住燕风的身体,“阿风,你,你疼不疼?”

    燕风温柔地将雪玉楼入怀中,“没事,这点伤对我不算什么,别忘了,我也是接近武斗家的实力。念冰已经帮表计划得如此周密,付出这点算什么?如果我不能当上国王,又凭什么要你呢?我刚才不是要证明给其他人看,就是要证明给你看,让你知道,我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表发过的誓绝不反悔。”

    雪玉紧紧地搂任燕风,“阿风,我相信你,即使你不是国王,今生今世,我也只全是你的人。”

    念冰在一旁咳嗽一声,“我说两位,咱们是不是先进去,给燕风治疗一下?他背上的伤虽然不重,但似乎一直在流血。”

    “啊!”雪玉这才清醒过来,赶忙拉着燕风向房间内走去。

    旅店。

    冰云看着睡熟的猫猫,眼中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温暖,猫猫的睡像很难看,抱着被子,口中还流着些口水,似乎梦见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但她那娇憨的样子,却让冰云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如果,我能有这么个妹妹该多好啊!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