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49章 领悟-星月精华

    微微一笑,念冰道:“各位长老,你们这套合击阵法真是怪异,我已经尽量用各种办法来寻求突破了,可却怎么也我不到突破的线路,如果那天测试的时候你们用上这个阵法,恐怕我连一点机会都不会有了。”

    大长老微笑道:“教主不用妄自菲薄,我们这套合击之法是祖上传下来的,也是我们血狮教镇教之宝。按规定、是不能用这套合击之法对新任教主进行测验的。而且,我们第一次与教主交手之时,教生所使用的各种能力都极为怪异,那时,我们也未必用的出这套血狂阵。”

    看著气定神闲的七位长老,念冰微笑道:“目前的形势一直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着、燕风的声誊已经开始逐渐提升了。”

    大长老道:“根据我们得来的消息着,目前大皇子在表面上已经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只是奇怪的是,五皇子竟然在这最关键的时刻销声匿迹,这似乎并不合理,根据我们安插在五皇子府内的探子回报,这些日子五皇子悠闲的很,却一点也没有着急的迹象。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五皇子已经决定放弃对皇位的追逐、二、就算是他还有什么杀手锏尚未用出.正在等待最好的时机。“

    “放弃皇位似乎是不可能的,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大长老,这五皇子的资料我们已经查的很全、他还能有什么强大的依仗呢?”念冰心中也有些疑惑。从这几天得到地情报来看,大皇子不但接收了原本支持二皇子的人。同时,他自身地实力也因为二皇子的死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各方面的舆论压力都对五皇子非常不利、他实在不明白执着于皇位的五皇子为什么会在如此关键时刻却毫无动静。

    一旁很少开口的二长老道:“这并不难猜测,如果五皇子还有什么侍仗,那么,这个倚仗一定足以将他推上皇位。我们只要仔细想一下他依仗什么能够顺利蹬上皇位就可以了。在这一点上。整个冰月帝国除了国王之外、似乎也只有一个人能做的到。”

    “冰雪女神祭祀。”念冰和大长老同时想到了二长老所指地人,两人的脸色不禁都沉了下来,是啊!冰月帝国还有著强大的冰雪女神祭祀存在着。只要她表示支持五皇子,就算是国王也无法提出反对意见,冰雪女神祭祀一向是冰月帝国的守护神。曾经多次在冰月帝国危急之时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于即倒,她在冰月帝国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

    大长老摇了摇头,道:“以我对冰雪女神祭祀的了解来着。她是不会干涉冰月帝国政治方面中事地,而且她也从没有与几位皇子接触过。据我们传来的消息称,冰月帝国国王派了一位使者到冰神搭求见冰雪女神祭祀、但冰雪女神祭祀却一直没有离开冰神塔的迹象。我们血狮教虽然是最大的地下势力。也曾经试过多次想打入冰神搭塔内部,但始终没有成功,所以,现在并不知道冰神塔内部发生了什么。”

    念冰眼中光芒一闪,道:“大长老,加派人手盯紧冰神搭,只要冰雪女神祭祀一有要离开冰神塔地迹象.立刻向我禀报。着来,冰雪女神祭祀的动向,才是我们这次行动的关键。“

    当天,雪魄和燕风从皇宫回来后带给念冰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雪魄身为帝国三大元帅之一,在军方有着其庞大地势力、即使是只听命于国王的皇家守卫团团长、与他私交也非常不错。这次他带燕风进宫,请燕天南为燕风指婚,燕天南虽然惊讶,但却并没有阻止什么。他也并不认为燕风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只是在暗中点了雪魄几句,希望他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轻易下什么决定。在离开皇宫前,皇家守卫团团长跟雪魄说了一个字,一个很简单的字、五。

    “五。这么说,国王是真的要将自己的位置传给五皇子燕云了、我们判断的并没有错,五皇子现在要想继承王位也只有那一种可能。”看请局势对于念冰来说非常重要,他微微一笑、向雪魄点了点头、道:“元帅,看来我们要开始行动了。时间,对我们来说是最关键的。”

    雪魄点了点头、道:“是啊上次那么多朋友前来祝贺我女儿订婚,我怎么也要回访一下,燕风啊!你就跟著我一起去吧。“

    燕风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道:“一切凭岳父大人做主。”三人相视一笑、真正的行动、正是从今天开始。

    念冰换上一身早已经准备好的雪白色魔法袍,魔法袍上没有任何标志、他将魔法袍的帽子罩在头上,学著冰云的样子在自己脸上带了一块棉纱、将脸盖住。从侧门离开了元帅府。

    走在冰月繁华的大街上,念冰的心很平静、遥望北方、冰雪女神祭祀,看来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我一定要做的事、你真的能阻档么,念冰走的并不快、他的样子虽然有些怪异,却也没有引起过多路人的注视,白色魔法袍总比他那金色魔法袍要普通的多了。

    “念冰哥哥。“猫猫的声音突然响起,念冰扭头看去、只见猫猫正和一身蓝色魔法袍的冰云从另一条街中走出来.看猫猫那一脸满足的样子、显然是刚刚吃完饭。冰云看到念冰的装束、大眼睛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念冰微笑道:“猫猫啊我装扮成这样你都能认的出来么?”

    猫猫嘻嘻笑道“你衣服虽然变了、但是你的气息却不会变啊!念冰哥哥好坏哦、最近都不来陪猫猫玩了猫猫要生气了哦。“

    念冰宠腻的揉了揉猫猫地头,:“哥哥最近有很多事要做。有你冰云姐姐陪著你不是一样么?”

    猫猫看了一眼走到身旁的冰云,“哥,你穿成这样是要去干什么啊!不会是要去做坏事吧。”念冰微微一笑,道:“有可能哦,不过、哥哥要做地事对有些人来说是坏事,但对有些人来说却是好事。好了,记跟你冰云姐姐回去吧。”

    冰云冷淡的看着念冰,道:“你在这里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还要我继续等多久?”念冰深深的看了冰云一眼,道:“或许不会太久了。你的师傅不是就要来冰月城了么?以她的实力。就算我不愿意、你们也能抓我回去。”

    冰云摇了摇头,道:“我已经答应了猫猫。只要她在,我就不会抓你。我会等、但希望时间不要长。”说完,拉著猫猫朝旅店方向而去。

    念冰有些呆滞的看着冰云他们离开地方向。眼中光芒连闪,她是什么意思?答应了猫猫?他心中的感觉有些怪异,但是,冰云的话并没有扰乱他的计划。已经决定地事,该做的还是要继续做下去。想到这里、他加步伐、朝自己此行的目的地走去。

    大皇子府。

    “恭喜殿下,现在连冰月城守护团团长努萨尔都巳径向您表示臣服了,除了皇宫以外,这整个冰月城已经全在您掌握之中。”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站在大皇子身旁恭维着他。此人乃是大皇子最信任的智者.名叫怀笑,燕极喜欢叫他坏笑,虽然怀笑并不如何出色,但他经常会替大皇子出一些诡异的主意,深得大皇子信任。就在今天、大皇子燕极一直争取地冰月守护团团长终于被他送去的两个极品处女打动了,暗中承诺向他效忠。那可是五万士兵啊!虽然还不足以完全把握冰月城的形势、但有了他的支持,大皇子地声望顿时提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听着怀笑的话,燕极也不禁流露出一丝得色,由于五皇子燕云的隐忍,现在他的势力已经增长到了最大的程度,继承皇位指日可待。

    “启禀殿下、外面有一名身穿白色魔法袍的魔法师求见,蒙住脸不让人着到。“

    燕报眉头微皱、道“来了一个怪人?会不会是燕云派来的?现在这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不见。”“等一下。“侍卫刚要下去、却被怀笑叫住了、“这个人说要带什么口信了么?”

    侍卫道:“他说他是代表雪魄元帅而来的,口信只能说给殿下一个人听。”

    燕极心中一惊、“混蛋、你怎么不早说他是代表雪元帅而来、快请。“雪魄一直是他最想争取的几个人之一,就算外面来的这个人是冒充的、他也绝不能冒险。在大事上、燕极一向很有主见。一边吩咐手下、他一边向怀笑使了个眼色,怀笑立刻心领神会的退了下去。

    一会儿的工夫、在侍卫的带领下、身穿白色魔法袍的念冰来到了大皇子府客厅之中、侍卫退下、此时、厅中只有念冰一个人。

    念冰随便的朝四处看了看、心中不禁有些惊讶、大皇子府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华丽、反而非常简扑、并没有什么奢华的装饰。

    心头一动、念冰回身看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此人身穿一身明黄色武士服、看上去到有几分英挺之气、相貌间与燕风、燕云兄弟有几分相似、不用问、念冰知道来者就是冰月帝国大皇子燕极。他深深的看了燕极一眼、并没有吭声、他发现、这位大皇子极为沉稳.虽然不像五皇子燕云邢样充满了亲和力、但他的身上却流露著高贵的气息、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看上去异常深邃燕极见念冰并没有向自己行礼.也不禁惊讶的打量起面前这个人,身形挺拔的念冰身高和他差不多,肩膀宽阔,修长的身材站在邢里,似乎有一层气流覆盖著一般,使燕极无法感受到什么。原来.念冰受了猫猫的启发后,为了更好的掩盖自己.调用先天之气护在自己身体周围,覆盖了大部分气息。燕极虽然实力不弱、但也不可能看透这层先天之气。

    “阁下是代表雪元帅而来?”大皇子走到念冰面前一丈外停了下来。念冰淡然一笑,道:“不错。”“既然如此,相比阁下也知道目前冰月城的形势了,形势如此紧张,我不得不防,请问,阁下如何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呢?”

    念冰手中银光一闪,一块菱形的今牌出现在掌心中“我想,这枚噬魂牌应该能够证明我的身份了。”一边说着,他将噬魂牌扔了过去。

    大皇子接入手中、看了一眼噬魂牌上醒目的骷髅标记.再看看牌子反面镶嵌的那颗宝石.道:“不错,这实是雪元帅的噬魂牌。既然如此,阁下现在可以说明来意了。我听手下说,你走来传一个口信的。”

    念冰道:“我是雪元帅府中客卿,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说.不过.殿下似乎并没有诚意听我这个。”燕极道:“先生为什么这么说?”确认了念冰的身份、他的话也客气了许多。

    念冰平静的看着燕极,道:“如果殿下有诚意的括.这间书房中也不会隐藏四位武圣级别的高手了。”

    燕极心中大惊,确实,在这书房周围的暗室中正有他最重视的四名客卿在,这四位武圣级别的高手是他花不少心血才请到的。也是他与燕云争夺皇位最重要的砝码之一、燕云有两名武圣保护、他却有四名之多.实力之强,冠绝众皇子之首。

    看着燕极谅露出的惊讶、念冰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想向殿下证明、雪元帅的府中客卿并不是无能之辈。“天眼穴用来探察周围情况,别说是武圣,就算是神师在此,念冰也一样能够感觉的到。

    燕极犹豫了一下才道:“先生应该知道我二弟被害的事,先前没有确认先生的身份,我不得不防备,既然先生是代表雪元帅而来,这防备自然是没必要的。”挥了挥手,隐藏着的四名武圣悄悄的离开了。

    念冰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赞许,这位大皇子能与五皇子燕云争夺皇位,果然有他的出色之处,至少,他表现出了大度的一面,“在下有些逾越了,不过,大皇子应该知道法不传六耳的说法,口信只能说给您一个人听。目前来看,大皇子在皇位的争夺上已经占据了上风,不错吧。”

    燕极微微一笑,道:“也不能这么说,不过,如果能得到雪元帅的支持,燕极到是有几分把握。”

    念冰走到一旁的椅子处坐了下来,淡然道:“殿下不必谦虚,至少从表面形势来看,就算没有雪元帅的支持,殿下也是很有把握的。不过,有一个问题殿下想过没有。五皇子一直与您和二皇子争夺皇位,但最近这段时间他却非常低调,仿佛放弃了似的。”

    燕极眉头微皱,道:“他派人害死我二弟,我到希望他站出来,二弟与我一母同胞,我一定要替他报仇。”

    念冰摇了摇头,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据我所知,陛下一直更喜欢五皇子,如果陛下下令,命许再追究这件事,或者替五皇子澄清的话,就算大殿下有心作为。却也很难对五皇子构成威胁了。陛下虽然重病在身,但我想,他没有这么做却绝不是因为自己在病中。”

    燕极心中一惊,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顺风顺水。确实有些大意了,突然听了念冰地话,他心中禁有种不祥的预感,赶忙走到念冰身旁坐了下来,道:“还要请先生教我。”

    念冰微微一笑,道:“大殿下是聪明人,我也不需要多说什么,我今天带来的口信只有六个字。”

    燕极追问道:“哪六个字?”

    念冰一字一顿的道:“冰——雪——女——神——祭——祀——”

    轰地一声,燕极的脑海仿佛炸开了一些,他立刻明白自己那不祥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是啊!自己怎么会把如此重要的一个人给忘记了。猛的一拍桌子,他又站了起来。恼怒的道:“该死。”

    念冰也站了起来,“口信已经传到了,我也该走了,大殿下,告辞。”说完,他转身朝外面走去。

    “先生留步。”燕极赶忙叫住念冰,几步抢到念冰背后。道:“先生赶来给燕极传讯,怎么能不吃饭就走呢?燕极先前实在怠慢了。”

    念冰转过身,看着燕极微微一笑,道:“大殿下,我知道您心中或许还有些疑惑,甚至会怀疑我的诚意。我不急,但是,时间却是不等人的。一旦那个人来到了冰月城,恐怕再想有所行动也已经事不可为。您仔细考虑清楚。雪元帅同样也是聪明人。他绝不愿意站错阵营。”

    燕极明白了念冰话语中的含义,“先生,雪元帅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

    念冰微笑道:“其实,这件事也不算什么,对大殿下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本来,元帅并不想过早表态,只是最近出了件让他很烦恼地事,不得不提前行动了。或许您也已经知道,令弟七皇子与雪元帅唯一的女儿雪玉小姐即将结为连理。对于这件事,元帅很无奈。但七皇子毕竟已经是他地女婿,所以,他希望自己的女婿能够堂堂正正做人。同时,也要为自己的女儿女婿的未来考虑。”

    燕极心中一松,颌首道:“元帅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件事好办。我立刻发动人手,为七弟澄清那些谣言,本来我早已打算这么做了,只是事情实在太多,一直没来得及。先生这么一提醒,燕极一定坐好此事。如果将来燕极有幸成为……,七弟是我亲兄弟,列土封王自然是应该的。”

    念冰微微一笑,道:“大殿下果然是痛快人,我相信,您一定会成为一代名君。我在元帅府等待您的到来。”说完,他这才再次向外走去,这一次,燕极并没有再阻拦念冰,一直将他送到府邸门口。目送着他朝元帅府而去。

    重新回到书房,怀笑已经在等候他了,燕极道:“先前我们地交谈你已经听到了,你怎么看?”四名武圣虽然退去,但怀笑却一直隐没在旁,念冰并没有点破,燕极也没有让怀笑退下。

    怀笑道:“这个人来自雪魄元帅那边毋庸质疑,刚才我询问过几位客卿,他们都说看出这个人的实力深浅,没想到,雪元帅府中竟有如此客卿。七皇子发生的事我们也很清楚,至少从表面看并没有任何破绽。只是我很奇怪,这雪魄元帅又有什么本事与冰雪女神祭祀抗衡呢?不过,殿下,坦白说,就算明知道这是个月套,我们也必须往里钻。哎,都怪我,竟然把冰雪女神祭祀这么重要的人给忘记了。”

    燕极没有表态,继续问道:“我想听听你对冰雪女神祭祀的看法。”

    怀笑想了一下,道:“冰雪女神祭祀,在我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尤其是在平心中,她就是真正的守护神。她虽然并听从皇家命令,可一旦我国出现了危险,她绝不会袖手旁观。以冰雪女神祭祀的地位,她绝不会受任何人收买的。帝王传位是大事,我想,如果陛下要求冰雪女神祭祀认可五皇子,她应该会拒绝。到了那个时候,五皇子就有了整个冰神塔地支持。就算我们地人再多,也不可能与可以轻易毁灭十万大军的神降师抗衡啊!冰神塔有那么多魔法高手。冰雪女神祭祀地决定,确实能够影响整个局面。”

    燕极点了点头,道:“看来,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父皇啊父皇,你竟然如此偏心,我明明是你地长子,你却非要如此。既然你仁,就别怪我不义了。替我联系努萨尔团长,我要和他见面。同时,替我备份厚礼,明天一早,我要亲自去雪元帅府邸走一趟。”他已经仔细想过了,以燕天南一向对自己的态度,他根本不可能让冰雪女神祭祀支持自己。而这段时间燕云如此隐忍,自然是有原因的。念冰虽然与他的交谈不多,但却点醒了他,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事,否则,一旦冰雪女神祭祀来到冰月城,就会像念冰说的那样再没有任何机会。

    雪魄元帅府。念冰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精舍的房顶上仰望天空。来到冰月城已经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了,难得有如此闲暇的工夫,平时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修炼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有些烦躁,用风系魔法将自己送上房顶,躺在这里,任由寒风吹拂着身体,享受着宁静的夜晚。

    今天的天很晴,夜空中没有一丝云朵。明亮地上弦月勾画成一个完美的月牙,在众多明亮星光地衬托下看上去是那么的洁净。

    念冰首先想起的是凤女,她那粉红色的长发如同火焰一般带给自己灼热的感觉。每次想起她念冰心中就充满了想去找她的冲动。凤女,你现在还好么?你和干妈相认了么?如果干妈知道了你是她的大女儿,一定会非常高兴吧。或许,你们现在已经去了凤族,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就像我能放弃报仇一样,你也同样无法放弃凤族,等我办完了自己地事,一定会去奥兰城找你的。

    在凤女之后,念冰又想起了龙灵,龙灵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那温柔如水的眼神,那清澈的眼眸中,总是流露着令自己心神宁静的柔和光芒,虽然这次来冰月城做了这么多事,现在也不知道最后能否成功的完成一切,但念冰却并不后悔,因为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灵儿,为了灵儿,就算付出再多又有什么年?灵儿啊!我希望永远永远都能看到你那温柔的笑容,发自内心地笑容啊!

    风,带着寒冷,夜风,比白天更加刺骨,虽然念冰没有刻意抵抗,但天眼领域还是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能量护在他皮肤外,使寒冷无法入侵。他的冰火同源魔法已经可以算是大成了,再不用担心冰与火之间有可能产生地冲突,这点寒冷并不能对他构成什么威胁。

    冰冷的感觉令念冰异常清醒,他缓缓闭上眼睛,将精神力集中在天眼穴处,通过天眼向外看着,黑暗的天空在天眼穴的观察下变成了深蓝色,那一颗颗星斗变得格外清晰,突然,念冰心中一动,通过天眼穴,他竟然看到那些星光与月光中竟然产生着强烈的能量波动。能量每波动一下,那星光都会随之轻微的颤动一下,看着那奇异的景象,念冰仿佛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随之轻微的率动着,连自己体内的魔法力也随着震颤着,每震颤一下,空气中的先天之气就会向自己体内涌入一下,那虽然并不是增强自己的魔法力,但那种奇异而美妙的感觉却令念冰的身体无比舒爽。他没有刻意的做什么,只是保持着那微妙的感觉,涌入体内的先天之气竟然不像以往那样需要自己体内能量的过滤,本身就非常纯净,静静的融入自己每一寸经脉之中,再与自己的魔法力相结合,空气中的魔法元素如投怀送抱一般疯狂的向念冰的身体涌来,念冰的身体就像磁石一般吸取着这些魔法元素充实到自己体内。与先天之气一同进入体内的魔法元素已经完全净化,不需要再通过修炼就轻易的转化为念冰所用。就在这时,念冰胸口处的灰色能量飘然散开,遍布于念冰体内每一处,奥斯卡兴奋的声音响起,“我靠,老大,这样也行。”

    通过灵魂,念冰有些惊讶的问道:“卡卡,怎么了?难道你发现了什么?今天空气中的先天之气似乎比以前更浓郁一些,也更加纯净。”

    奥斯卡兴奋的道:“老大啊!这已经是什么普通的先天之气了,而是混合着天地精华的先天之气啊!你是怎么做到的?太神奇了。这种先天之气对于任何修炼者都有着极大的好处,我要多吸收一些,说不定能提前进化呢,好舒服,真是好舒服啊!和你共用一具身体真是不错。”

    念冰回想起土龙王胖子说的话,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自己的天眼穴开启后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修炼,但此时他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天眼穴会成为人体七大窍穴最重要的一个,它的开启,带给自己的好处越来越大,仿佛自己的身体就因为它的开启而断改造着。胖子说,天眼穴是七大窍穴中的灵穴,它并是提升实力的,而是提升学习的能力和适应能力,只有不断修炼才能更好的发挥出天眼穴的作用。天眼穴本身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只有断的挖掘,才能发现更奇妙的珍宝。

    感受着体内能量的提升和身体上的变化,念冰的心更加平和了,依旧通过天眼穴看着那漫天星光,渐渐的,天眼穴变得模糊起来,念冰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仿佛他的身体已经与空中那星光相融合,仿佛他的精神已经化为星光的一部分。在朦胧中,他看到了星空中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似乎是由星光所组成的身影,而这身影的胸口部位,正是那弯弯的上弦月。

    上弦月的光芒变化逐渐加快,它断的上下移动着,突然,在移动过程中,上弦月竟然渐渐变成了一道竖直的白光,紧接着,它开始不断凝结,向一点凝结,凝结的部位,正是胸口下方。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