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51章 密谋

    燕风被雪魄看了一眼,顿时反应过来,赶忙道:“多谢大哥。”

    下人奉上香茶退了下去,雪魄挥了挥手,原本在客厅中准备侍候的仆人们也都下去了。他看了大皇子一眼,微笑道:“一太早殿下就光临寒舍,想必有什么要事吧。”

    燕极心中暗骂,你这老狐狸,昨天不是你让人来找我的么,现在到装起傻来了。微微一笑,他从容地道:“昨天您的那位客卿给了我不少指点,今天我来,是特意向元帅求教的。”

    雪魄点了点头,道:“大殿下,雪魄一生戎马,是个粗人,我有话就直说了。据现在形势来看,对您很不利啊!”

    燕极叹息一声,“都忙我太大意了,原本我以为自己已经占据了上风,却没想到父皇竟然还有这一招釜底抽薪之计,看来,姜永远还是老的辣。”他这句话已经很不敬,但他的表情却非常平静。

    雪魄知道燕极在试探自己,淡然一笑,道:“殿下,我明白您现在的想法,对现在的形势也很清楚。在事情还没有定论之前,一切都还来得及。但最后的结果如何,却要看您有没有足够的勇气了。殿下应该知道成者王侯败者贼的道理,想要成大事,就必须要冒险。风险越大,收获就故大,如果殿下只求偏安的话,那就当雪魄什么都没有说过好了。”

    燕极正色道:“雪元帅说笑了。您是帝国重臣,辅佐父皇多年,我就叫您一声叔叔吧。雪叔叔,今天我既然来到这里,就已经下定决心,宁为圣、碎,不为瓦全。就算我有退让之心,小五登上皇位之后也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从他对二弟的卑劣手段,这一切已经非常明显。今我前来,就是想请叔叔给我指点一条明路。”

    “好,果然不傀是我雪魄看中的人。”雪魄站起身,在大厅中来回踱步,燕极虽然心中焦急,但此时也不好催他什么。

    半晌,雪魄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停在燕极面前,他正视燕极道:“既然如此,不知道殿下有没有这样的决心。”说着,他立掌如刀,在空气中轻轻一挥,一道淡银色的斗气飘然而出,顿时将一旁的一张坚实的木桌劈成了两半。

    燕极眼中光芒大放,他同样也站了起来,“雪叔叔,您不用担心,既然我今天来到这里求见您,就已经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从昨天那位客卿的话里,表已经听出了其中的意思,现在想要有所作为,就不能有一丝妇人之仁。既然他不仁,就别怪表不义了。”说完这句话,他看了燕风一眼,燕风仿佛并没有听见似的,依旧低着头在喝茶。

    雪魄笑了,“好,既然大殿下有如此决断,那雪魄为殿下计划的事也就可以进行了。殿下,让我们先未分析一下现在的形势吧。”

    燕极点了点头,他对雪魄并没有任何疑惑是因为念冰昨天代替雪魄提出的备件,如果没有诚意的话,那种条件雪塊一定不会轻易提出的,而那样的备件正好是自己所能应允的范围。燕极很清楚雪魄在冰月帝国的势力,他不仅仅是要利用雪魄一下,像雪魄这样的军事天才,即使是他继承皇位以后,也要重用。所以,虽然念冰的话使他非常吃惊,但雪魄突然决定支持他进行一切,也让他的担心减弱了许多,三大元帅之二都支持自己,就算发动兵变他都有几分把握,更何况,现在还远没到那种程度。

    “好,那我先来说说我这迫的情况,在雪叔叔面前,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现在,整个冰月城外城的城防已经在我手中,五万大军,随时可以调动。而站在我这一方的势力更是占据了接近三分之二,其中不乏实权人物。就算我的行动特殊一些,只要最后能坐上那个位置,我有信心压下一切反对的声音。现在来看,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来自皇家守护团,皇家守护团的团长您也是很熟悉的,他只对我父亲一个人忠心,不论使用任何方法,都不可能收买到他为我所用,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已经不需要再动其他心思了。而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来自冰雪女神祭祀的潜在威胁,如果没有她的话,单是皇家守护团,我还有几分把握。燕极为了那一天的到来,已经筹划了十多年,我想,我手中的牌已经足够多了。”

    雪魄冷然一笑,道:“好,殿下果然把表当成自己人。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向殿下隐瞒什么。雪魄本来就早有决断,但最后如何选择却一直在犹豫,哎,坦白说,如果不是我女儿出了事,我还不会这么快决定毕竟,鹿死谁手还很难说。不过,为了您说的那一天,雪魄也有些准备,我府中客卿虽然數量不多,但都是能堪大用之材。”

    燕极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念冰的深不可测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雪魄停顿了一会儿,半晌后,他仿佛决定了什么似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杀机,“殿下所说的两个问题,我想,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燕极吃惊地道:“这……可能么?雪叔叔,您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雪魄微微一笑,道:“不如道殿下觉得需要多少人才能与冰雪女神祭祀相机衡呢?”

    燕极想了想,道:“恐怕没有人知道神降师拥有的实力有多么强大,想对付冰雪女神祭祀,就需要大量的高手。而且至少要是武圣级别以上的高手,普通人面对冰雪女神祭祀只能是炮灰而已,她一个魔法就可以轻易撕碎大量的士兵。我现在请四名武圣级别的客卿,但他们就算加起来恐怕也不是冰盘女神祭祀的对手吧。冰雪女神祭祀那样的实力已经不能用魔法师这个称号来衡量了。”

    雪魄眼中精光大放,沉声道:“如果再加上三名武圣和四名魔导师呢?”

    燕极全身一震,吃惊地看着雪魄,他怎么也想不到,雪魄手中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在。

    雪魄淡然一笑,道:“只有经过铁与血的考验,才能培养出真正的高手,我想,这个道理大殿下应该明白。我能在战场上称雄,自然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强横势力,否则,又怎么配做这个元帅呢。”

    燕极深吸口气,道:“如果雪叔叔真的有如此多的高手辅助,那您绝对是我帝国第一元帅了。十一名武圣跟别的高手联合攻击,我想,就算冰雪女神祭祀再强您怕也无法抵挡。雪叔叔,您真是带给我信心啊!”

    雪魄微笑道:“最大的麻烦我已经帮你解决,至于皇宫那边,我手下有五百亲卫,这些人都是我精心培养的死士,极擅联手合击之技。有他们辅佐大殿下的人,冲入皇宫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那些冰神塔在皇宫中的高等级魔法师殿下不用担心,那些人虽然很有威胁,但冰雪女神祭祀即将到达冰月城时,作为冰神塔的下属,他们一定会去迎接的。就是那个真空般的时间,才是我们最好的动手时机。何况,冰雪女神祭祀遇到袭击,也必然会惊动皇宫这边,没有谁比冰神塔的人更擅长传讯了。所以,我们在对付她时,还要派大量的士兵包围,如果能使皇家守护团的人因此调动,那就更好了。”

    燕极眼睛微眯,寒光不断地闪烁着,“好,我明白了,冰雪女神祭祀离开冰神塔时就是我们动手的时机。雪叔叔,我们来商量一下具体的细节吧,有您的人配合,我的把握性会大大增强。”

    一个时辰后,燕极离开了元帅府,离开的时候,他脸上已经流露出自信的笑容,论起打仗,在冰月帝国谁又能比雪魄这样的高手更擅长呢?周密的安排是成功的关键,何况,燕极自身培养的暗中势力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皇家守护团虽然忠心,但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忠心,何况,还有他的母后在皇宫之中。

    “真不傀是那个女人的儿子,这么轻松就决定向自己的兄弟和父亲下手。”燕风平静地说道。

    雪魄微笑道:“燕极确实是个人物,他为了登上皇位,已经布置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根据我们所得到的消息,支持他的奈斯元帅已经私密调遣手中大军,奈斯的驻军距离冰月城很近,虽然燕极没有明说,但对付冰雪女神祭祀的部队一定会从奈斯那边抽调。五皇子虽然也得到了拉姆元帅的支持,但是,拉姆的驻地距离皇城很远,就算调集,也并不容易。更何况,还有我掌握的军队阻挡在拉姆元帅军队内侧,想要回师冰月城,他就必须经过我那些部队的领地。所以,不论是大皇子还是五皇子,一直都想争取我为其所用。一直以来,帝国并不怕军力掌握在我们这些元帅手中,就是因为在没有战争的时候,我们这些元帅必须要居住在冰月城,而且帝国的每一座城布中都有不少驻军,但是,这种做法却难免使元帅们的势力太大,一旦有哪位元帅想要反叛,都会对帝国造成很大的影响。”

    燕风一楞,道:“父亲,您跟我说这些是……”

    雪魄微微一笑,道:“就像钱收到手里才是自己的一样,兵权只有完全掌握在君主手中,你才能真正地掌握整个帝国。所以,等你登上皇位后,第一件要做的,就是分割元帅的权力。”

    燕风心中一热,他知道,雪极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他着想,坚定地点了点头,道:“如果我真的能坐上那个位置,一定听您的吩咐,将军中重要职位都换成自己的人。”

    雪魄心中暗叹,虽然你是我的女婿,但为了血狮教,我却必须要这么做,你又有多少自己人呢?准确地说,应该是换成我们血狮教的自己人,到那时候,在军方的势力你才是被完全架空啊!

    “念冰呢?他还没有起来么?”燕风问道。

    雪魄眉头微皱,道:“我也不如道。或许他还在休息吧。”昨天晚上念冰所居住的精舍处传来奇异的能量波动他也感觉到了,但也得到念冰以灵魂传音之法告知不可打扰,所以才没有去干扰。本来计划上,今天与燕极的会谈是有念冰参与的,但他却并没有来。

    换上一身崭新的白色魔法袍,念冰从自己房间中走了出来,呼吸着有些冰冷的新鲜空气,感受着体内不断率动的能量,他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戾中六开启,使他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希望,虽然奥斯卡所说的窍六等级使他明白自己还不能和冰雪女神祭祀抗衡,但他却更明白了天眼穴的重要性,没有天眼六,戾中穴也不可能这么快开启。胖子说得果然很对,天眼穴是灵穴,有了它,自己就更容易修炼到更高的境界。

    胸口处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气流,念冰发现自己的魔法力比以前稳定了许多,自从天华牌被毁后,他还是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先天之气吸收的速度也明显比以前快了些,开启戾中穴后,念冰隐隐感觉到,人体的七大窍穴修炼与先天之气有着很大的关系,只有充分利用先天之气,才有可能让它更快地进化。而掌握了吸收天地精华的方法,他的先天之气吸收速度明显增强。只是,直到现在念冰也没弄清楚先天之气与自己的魔法力究竟有什么联系,难道真的只是辅助作用那么简单么?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二皇子死后所产生的波澜逐渐平息,整座冰月城也随之平静下来,但是,明白内幕的人却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血狮教冰月堂密室。

    大长老叹息一声,道:“看来,天赋才是高手的基础。白发,这段时间我们都尝试过了,但各种方法却都无法让我们感受到先天之气,更不用说你所描述的七个窍穴了。我们都已经老了,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们再做出重大的突破。”

    念冰开启戾中穴后并没有急于摸索戾中穴的用途,而是不断的苦修,以提高自己的魔法力,凭借先天之气的滋润,他的魔法力进步速度很快,而到了中期的天眼穴也给他带来很多惊喜,以前无法做到的细微控制,现在都能轻松完成,尤其是对影傀儡的微妙控制,以及天眼领域的变化,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先天领域,果然会随着修为的增加而断增强。他很希望七位长老能变得更强,七位长老都是资深的武圣或魔导师,如果他们能突破瓶颈达到新的境界,那么,血狮教的实力必将蹬上一个更高的台阶,甚至连制约他们的年龄问题都会有所缓解。但是,先天之气却并像想象中那么容易拥有,虽然念冰毫无保留的把自己修炼过程告诉了七位长老,但一个月过去,七位长老却依旧保持在原有的境界,甚至连一丝先天之气也没有产生。

    “大长老,您也不用灰心,我想,只要努力,各位长老一定会有所突破的。”念冰一边说着,一边琢磨着修炼中的漏洞,但他却发现。自己能够开启天眼穴和戾中穴,大部分到是因为特殊地环境和不错的运气,而这些,却是无法传授的。

    敲门声突然响起。将念冰从思索中惊醒,“进来。”

    门开,冰月堂堂主银砀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道:“教主,冰雪女神祭祀已经离开冰神塔,正朝冰月城方向而来,随行地只有冰月帝国派去的使者。”

    念冰眼睛一亮,“好,该来的果然来了。银堂主,传我命令。血狮堂五百血卫准备,随时出击。七位长老。你们也该动身了。”一边说着,他从怀中摸出了七个魔法卷轴分别递给七位长老。“这七个卷轴是最后的保命之物,如事可为,你们也不必勉强,立刻启动卷轴,卷轴的定位在冰月城,你们回来后直接到这里等我。各位长老。一切以安全为重,与这次行动相比,你们更加重要。”

    七位长老分别接过念冰递来的魔法卷轴,大长老微微一笑,道:“教主,你放心吧,想拆了我们这些老骨头并不容易,何况,还有那么多炮灰在。利用形势,是我血狮教最擅长的。”

    念冰点了点头,道:“你们要做的就是拖延。千万不要硬拼。一旦冰雪女神祭祀发动神降术,定要立刻撕开卷轴逃生。可笑那大皇子燕极竟然认为十一名武圣级别的高手就能杀掉一名神降师。但他却哪里知道神降术真正的威力。”从魔导师和武圣到神降师和神师,虽然只有一个境界地差别,但实力却是相差巨大的。当初,冰雪女神祭祀只是刚刚成为神降师不久,就能以一己之力对抗包括火焰狮王融焰在内地三名魔导师并全胜而归,二十年后的今天,她绝对会变得更加强大,按照实力叠加来看,她当然可能是十一名武圣、魔寻师级别高手的对手,但是,一旦她不惜耗费法力和对自身的伤害施展出神降术,就算再多一些高手,也无法抵御。念冰曾经听几位龙王说过,即使是以龙王们强悍的身体在施展十二阶禁咒时也会被超级魔法巨大的压力所伤,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轻易施展十一阶以上的魔法,毕竟,那负荷实在太大了。所以,他给七位长老地任务只是拖延,而不是杀伤。

    与念冰这边同时做出反应的就是大皇子府了,足足五千精锐早已经被大皇子安排在冰月城各个秘密庭院之中,只需要他一声令下,行动就可以展开。

    念冰独自一人回到旅店之中,冰月城即将发生巨大的动荡,他要保证猫猫的安全。

    “念冰哥哥,你回来拉,太好了。今天冰云姐姐也出去了,猫猫一个人好寂寞哦。”猫猫嘻嘻一笑,跑到念冰身前拉着他的大手用力摇了摇。

    念冰自然知道冰云去干什么了,冰雪女神祭祀既然要来冰月城,冰神塔所属自然要出城迎接,她不在也好,省得自己用手段来摆脱了,微微一笑,道:“猫猫,跟念冰哥哥走吧,哥哥给你找了一个新的地方住。”

    猫猫一楞,道:“那冰云姐姐怎么办?她回来看不到咱们会着急的。”

    念冰微笑道:“没关系,哥哥会联系她的。快走吧,我们马上离开这里。”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一刻也耽误不得。

    猫猫脸色微微一白,道:“哥哥,是不是因为冰云姐姐要抓你了?”

    这回轮到念冰发楞了,“猫猫,你已经知道了么?”

    猫猫点了点头,道:“我听到冰云姐姐用个水晶球跟别人说要抓你回什么塔呢。哥哥,我觉得冰云姐姐是好人,可她为什么要抓你呢?”

    念冰轻叹一声,道:“这些事一句两句也解释不清楚,以后哥哥再告诉你吧。好了,我们走吧,这冰月城里即将发生很大的变化,哥哥带你先到一个安全地地方去,等一切平静下来后,我就送你回家,好不好?”

    猫猫乖巧的点了点头,赶忙跑回房间去收拾自己简单的行礼了,念冰并没有发现,在猫猫那双动人地大眼睛中闪过一丝狡慧的光芒。

    念冰将猫猫送到了冰月堂密室之中,交代血狮教手下好好照顾她后。就立刻离开了冰月堂,直奔元帅府而去,此时,血狮教血狮堂的五百血卫已经集结完毕。

    密室中地猫猫打开门。偷偷的向外看了看,此时,血狮教的教众们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变天行动忙碌着,并没有谁注意到她,重新将门关好,猫猫嘻嘻一笑,轻声吟唱道:“以我希云之名召唤你,出来吧,我地宠物强强。”

    猫猫眼中闪烁着柔和的光芒,一个清晰的白色六芒星出现在她面前,光芒一闪。一个黑忽忽的东西出现在她面前的地下,如果此时有人能看到。一定会吃惊的合不拢嘴,因为,出现在猫猫面前的,竟然是一只巨大的蟑螂,足有盘子大小的蟑螂,直径接近一尺的身体闪耀着淡淡地光芒,两条触须轻微的摆动着。身体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猫猫踢了大蟑螂一脚,嗔道:“不要睡了,你们这些小宠,一个比一个懒惰。”

    大蟑螂这才动了动,在猫猫脚上亲切地蹭了几下,猫猫眼中光芒一闪,大蟑螂的身体在地面快速的旋转一圈,一层并没有黑暗气息的黑光笼罩上猫猫的身体,猫猫踏前一步。站在了蟑螂背上。她的这只蟑螂召唤兽虽然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却是最好的隐匿兽。还在第一阶段地时候,这只蟑螂就曾凭借幻化之能骗过了凤女。现在已经是第二阶段的它,更多了守护的功能,在黑色光芒的包裹中,猫猫再次吟唱道:“以我希云之名召唤你,出来吧,我的宠物甜甜。”

    光芒一闪,个头已经变大许多的大老鼠甜甜摇晃着尾巴,扭了扭肥硕的屁股,用它那一双暗红色的小眼睛看着猫猫。通过白人特殊的精神力,猫猫立刻给甜甜下了命仓。

    “老鼠生来会打洞,暗魔鼠是打洞和追踪地高手,甜甜,你就在前面带路跟上念冰哥哥,强强,你跟着甜甜,可别走丢了哦。”

    甜甜鼠头连点,两只前爪如同钢鐝一般飞快的在地上动着,它那巨大的身体很快就钻了下去,而蟑螂强强背上地黑色光芒也明显强盛起来,猫猫蹲下身体,在那黑光的作用下,竟然与蟑螂合为一体,蟑螂动作很快,嗖的一下,就追着钻入地面的甜甜而去。原本保卫严密的冰月堂密室,竟然多了一个窟窿。其实,连猫猫自己都没想到,她竟然和念冰想在了一起。

    冰月帝国皇宫,本已经十分虚弱的帝国皇帝燕天南接到了冰雪女神祭祀即将到来的消息,精神明显好了一些,在宫女的帮助下,他半坐起身体,向自己最信任的皇家守护团团长鲁道夫下令,“鲁道夫,冰雪女神祭祀就要到冰雪城了,我身体不好,你就代替我,立刻带领皇家守护团三千精锐到城门处迎接。我想,冰神塔的高手们已经去了。”

    鲁道夫为人耿直,深得燕天南信任,他有些惊讶的道:“陛下,冰雪女神祭祀大人本就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存在,又有他们冰神塔的人迎接,我想,不需要我在去了吧,保护您的安全才是我最重要的职责,我想,冰雪女神祭祀大人不会在乎这些俗礼的。”

    燕天南让左右宫女退下后,深吸口气,振作一下委糜的精神,道:“我当然知道冰雪女神祭祀用不着凝结,我让你去接她,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在冰雪女神祭祀。冰雪女神祭祀即将到来,以老大在城中拉拢的势力没有理由知道,以他的才智,就算事先没想到我的决定,一听说冰雪女神祭祀出现,也必然会有所反应。在这个时候,云儿是最危险的,我让你去接冰雪女神祭祀,真正的意思,是让你顺便将燕云也接入宫来,有冰雪女神祭祀在此坐镇,我才能宣布继承人选。在这皇宫之内,我虽然是绝对的主人,但是,能让我信任的却也只有你一个了。皇宫守护团虽然只有一万人,但却高手如林,你带三千人去接燕云回来才能保证他的安全,你放心,我一定会坚持到你们回来的。咳咳……”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他已经有些接不上气了,连咳几声,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一些。

    鲁道夫心中一惊,他是藏不住话的人,“陛下,您的意思是大殿下有可能会对五殿下么?”

    燕天南苦笑道:“虽然当初我即位的时候你还没有来到宫里,但你也应该听说过我是如何继承这皇位的吧,为了能够掌握一国的权力,即使面对的是自己的亲兄弟,也没有什么下了手的。好了,你就快去吧,迟则生变。我想,老大也快该有所行动了。”

    “陛下,七皇子求见。他还特意带来了一位医生,帮您诊治。”门外传来太监总管的声音。

    燕天南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在焦虑中,也只有这个七儿子能够让自己安心一些了。自从燕风和雪魄的女儿雪玉订婚之后,燕风几乎每天都会到皇宫中来看望燕天南,他的话虽然很少,但燕天南却看的出自己这个儿子发自内心的关切,最让燕天南欣慰的是,这个曾经是自己最不重视的儿子,从没有向自己提出过任何要求,一点要求也没有。每次来,都只是静静的陪伴自己一段时间,再默默的离去,偶尔交谈几句,他的声音依旧像往常那样冷淡。燕天南突然发现,自己一生为君,最后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这个儿子。

    燕天南向鲁道夫使了个眼色,道:“让他进来吧。”

    鲁道夫恭敬的向燕天南行礼后才退了出去,他已经按照燕天南的命令行动了。

    门,再次开启,燕风带着一名身穿灰色布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燕天南微微一笑,道:“风儿,你怎么又来了,不多陪陪你未来的妻子么?可惜父皇的身体不行了,否则,一定给你们主持婚礼。”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