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52章 冰雪女神祭祀的来临

    燕风低着头走到燕天南身旁坐了下来,依旧像以前那样淡淡地道:“父皇,您的身体重要。今天我带来一位光明系魔法师,或许,他的治疗对您的身体能有一定作用。”说着,目光转向与他一起来到房间中的灰衣青年身上。

    身穿灰衣的正是念冰。一听燕风介绍自己,赶忙恭敬地向燕天南行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冰月帝国的国王,此时,这位国王更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已经没有了丝毫帝王应该拥有的威严。

    “念冰见过陛下。”

    燕天南勉强挥了下手,道:“起来吧,不用再麻烦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景清楚。风儿,今天,你就在这里多陪陪我吧,父皇的时间已经不多,我希望在自己最后的生命中,能有个儿子在身边。”

    燕风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光芒,半晌,他才默默地点了点头。此时,他心中浮现的,是母亲变成尸体后脸上留下的表情,那个表情,他永远永远也不会忘记。

    燕天南的眼神有些朦胧了,叹息一声,道:“其实,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母亲,你来到这个世界,根本就是一个意外。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也不是一个好帝王,我这一辈子匆匆而过,眼看就要结束了,结束了……”

    念冰定到床前,扶起燕天南的上身,在燕风和念冰进入房间后,跟随一起进来的还有八名皇宫内的高手,他们都是武斗家级别的实力。除了燕天南最信任的人以外,任何人来见他,都会有皇宫侍卫守护。眼看念冰扶向燕天南的身体,八名护卫同时上前一步。

    念冰连看都没看这些护卫一眼,低声道:“陛下,就让草民试上一试吧,或许能对您有些帮助。”

    燕天南点了点头,道:“难得风儿一片孝心,你就试试吧。反正我自己从没报过什么希望了。”

    念冰深吸口气,一手扶住燕天南的身体,另一只手贴在他背心上,通过天眼穴灵敏地感受,他很快就看请了燕天南身体的情况,虽然他来这里本身就是别有目的的,但还是不禁发出一声低低地惊呼。

    燕天南淡然一笑,道:“已经发现了么?我现在这条命,完全是依靠各种珍惜药物吊着,才没有结束。年轻的时候,为了争夺现在这个皇帝之位,我付出了太多的东西,我受过重伤,体内五脏早伤,虽然经过多年调养,却依旧没有什么起色。而且,作为一个帝王,摆在我面前的诱惑太多了,酒色加上重伤,我的身体早已经完全腐化,没救了。我本身也是修炼武技的,对于自己的身体,我十分清楚。光明魔法虽然有着很强的治疗作用,但是,它只能治伤,却不能治病。就算再强大的魔法师,也不可能重新塑造我的身体。我听冰雪女神祭祀说过,我这样的身体如果想真正的恢复,除非有十二阶光明魔法神降术帮我重新塑造所有的骨骼和体内五脏才有可能。但是,整片仰光大陆也没有这样的高手,所以,你们也不用白费力气了。”

    念冰清晰地感觉到,燕天南的身体正在飞快地衰竭着,他现在确实是只吊着一口气,是执着的意念使他还没有死去,一旦这口气结束了,那么,他的生命也全随之结束。深吸口气,念冰缓缓闭上了眼睛,通过灵魂的调动,浓厚的先天之气缓缓顺着他的右掌灌入燕天南体内,他发出先天之气的速度很慢,恐燕天南的身体太虚弱接受不了。

    燕天南全身一震,在先天之气的滋润下,他的脸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红色,原本不断虚弱的神色在这一刻竟然显得精神了许多,他眼中流露出吃惊地光芒,“啊!这似乎是先天之气吧。冰雪女神祭祀也曾经用先天之气帮我治疗过。风儿,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朋友。”他当然知道先天之气代表着什么,虽然他感觉到念冰的先天之气并没有冰雪女神祭祀那么强,但纯净之处却尤有过之,这样的人绝对是值得尊敬的,所以,他才并没有称念冰是燕风的手下而是说的朋友。

    念冰道:“陛下,您尽量少说话,我试着用先天之气帮您治疗一下体内的刮伤。”

    燕天南摇了摇头,道:“没用的,你的先天之气只能谁持我的生命,却无法恢复我巳弪破损的内脏,不过,有你这先天之气的支持,想必我也能等到冰雪女神祭祀的到来了。”

    确实,先天之气实在无法治疗燕天南这祥的重伤。发现燕天南的身体已经无救,念冰心里反而松了口气,他看得出,这些天随着燕风和燕天南不断地接触,燕风对于自己这位父亲的恨似乎淡了许多,他曾经几次说过,自己的父亲已经是一个将死的老人,虽然自己恨他,但没有燕天南也不会有他的存在,所以,他才会在最后这段时间尽一尽孝。此时,燕天南真的已经没救了,念冰预想中自己有可能会产生的矛盾心理自然不会出现。他并不只是当燕风是利用的工具,燕风已经是他的朋友。从燕风对雪圣、所做的一切,念冰已经认可了他这个朋友,或许,也可以说是兄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杀害兄弟的父亲,念冰还做不到。在来这里之前他就已经决定了,如果燕天南还有救,就算故弃这次的变天行动,他也会将燕天南治好,那时,虽然燕风继位无望,但至少龙灵的婚事那边也好解决了。

    连燕风也不知道念冰心中有如此复杂的想法,眼看燕天南的气色好了许多,他脸上的神色也柔和了一些,“父皇,您休息一全儿吧,我在这里陪着您不走。”

    燕天南摇了摇头,道:“不,我有话对你说,如果现在不说,恐怕以后就没机会弄说了。风儿,你想不想听听我和你妈妈的故事,还有我对你的看法?”不等燕风回答,他已经继续道:“当年,我在酒醉之后要了你母亲的身体,没想到竟然有了你。所谓虎毒不食子,就算你的母亲没有一个好的出身,但你却毕竟是我的儿子。可是,那时候就算我想对你们母子好一些也做不到。有些事情是你们不可能知道的。其实,我真正成为帝王的时间,到现在也不过十年而已。在刚刚继承皇位的那段时间里,我根本就不能称为一国之君。”

    燕风淡然道:“父皇,您不用说了,您想说什么我明白得很,您能坐上现在的位置,完全是因为皇后的帮助,没有她家族庞大的势力,就不会有您的今天。所以,您很听皇后的话,甚至有些怕她。直到您培植了足够保住您地位的势力后,这些才得以改变。但是,那时候您却迎接真正忘记了我的存在。如果我猜得不错,皇后对我和母亲所做的一切,您应该是都知道的。皇后与五哥的母亲一起计划杀了我的母亲,同时还给我找来那样一个师傅,她们没有杀我,却想看着我成为冰月帝国皇室中最大的笑话,我说得没错吧。”

    燕天南有些惊讶地看着燕风,苦笑道:“原来你什么都知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

    燕风轻叹一声,道:“如果连自己母亲是怎么死的也弄不清楚,我也枉为人子了。父皇,您休息吧,我不想说这些事,因为,我不想让自己恨你。不论您如何对待我,我的身上总是流着您的血液,我愿意在您最后的时刻一直陪件着您,不说恨,也不说爱,只为了我是你的儿子。”

    燕天南的眼睛有些湿润了,看着燕风那俊朗的面容,他再次叹息一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孩子,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可惜,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补偿你的了。等你五哥来了以后,我会叮嘱他今后善待于你,有雪元帅支持你,我想,你个后的生活要比以前好得多。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念冰依旧维持着先天之气,看着燕天南,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勉强抑制着内心的情感,不使之爆发,看来,今天真的要决定一切了。燕天南啊!如果你真的想补偿,那么就按照我的计划做出最終的决定吧。他的计划本就有一定赌的成分在里面,只有当燕天南真正按照他的计划进行,这个变天行动才可能是完美的,否则,一切都很难说。

    就在皇宫这边燕风守着自己父亲之时,冰月城外,冰神塔的高手们也已经准备好迎接他们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冰雪女神祭祀。

    冰云站在全部三十余名冰系魔法师的景前面,在这些魔法师中,她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强的,但她却是冰雪女神祭祀最宠爱的弟子,同时,也是冰神塔中天赋最好的弟子。就在昨天,冰雪女神祭祀通过水晶球联系到她,在简单的交谈中冰雪女神祭祀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冰云自己即将来到冰月城,让她聚拢冰月城中所有冰神塔的人等候。

    接到冰雪女神祭祀的消息,冰云发自内心地高兴,她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师傅在魔法上又有了新的突破,至于这个突破到达了什么程度,就不是能够猜出来的了。同时,她心中也有些怅然,她很请楚,自己的师傅未了,那么,念冰也将跟随自己一起回冰神塔了。就算念冰的实力再强,他也不可能与自己的师傅抗衝啊!可是,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冰云无法肯定念冰将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鲁道夫领受燕天南的意思后,挑选了皇家守护团中最精锐的侍卫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皇宫,他带领着二十人直奔北门而来,而他带出来的三千守护团战士则直接去了五皇子的府邸,迎接冰雪女神祭祀是不需要多少人的,只要与她一汇合,在回皇宫的路上正好能够路过五皇子的府邸,再与自己的部下们以及五皇子会合,到那时,有冰雪女神祭祀坐镇,不会再有什么变化发生。

    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在五皇子府邸处发现什么太多的变化,一切都依往常一样,大皇子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就连冰月城的气氛也没有丝毫改变。看到这些,鲁道夫暗暗松了口气,毕竟,能够和平的解决一切不是更好么?很快,他已经来到北城门外与千幻冰云等冰神塔高手汇合在一起,等待着冰雪女神祭祀的到来。

    确实,大皇子并没有派人对五皇子不利,因为他知道,那些是根本没有必要的,对五皇子下手,根本用不着他有什么行动。他下达的是攻击命令,总管攻击的,正是雪魄。为了体现自己对雪魄的信任,燕极将自己全部势力组成的五千精锐全部交给雪魄控制,而他自己,则悄悄地离开了大皇子府,来到了雪魄的元帅府之中,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着。按照着大皇子燕极的计划,同时,也按照着血狮教的计划。

    鲁道夫和冰云他们在等待着冰雪女神祭祀的到来,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冰雪女神祭祀想来到冰月城却并不是那么容易。

    在这片仰光大陆上,如果评一个最高傲的人,那没有谁会犹豫,答案一定就是冰神塔的主人冰雪女神祭祀,她的高傲来自于实力,试问,大陆唯一的神降师,又怎么会没有高傲的资本呢?

    刚一出关,冰雪女神祭祀就接见了来自冰月城的使者,当她看过了冰月帝国国王燕天南给她写的信后,没有多说什么,立刻跟着使者离开了冰神塔,朝冰月城而来。燕天南在信中写得很清楚,冰月帝国皇位更替,请尊敬的冰雪女神祭祀前来见证这一时刻。

    冰雪女神祭祀与燕天南接触过很多次,也很了解燕天南这个人,她知道燕天南这是在求自己。其实,就算没有冰月帝国的支持,冰神塔在大陆的地位也是不可动摇的,没有谁敢轻易去招惹她,就算是一个强大的帝国也不会。但是,有了冰月帝国的支持,冰雪女神祭祀就能更好的修炼,更快的向自己期望中的世界冲击,所以,在大事上,她还是会帮助冰月帝国一些。这一次,无疑是今后若干年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冰雪女神祭祀却是不是普通的冰系魔法师,她根本没用走的,普通冰系魔法师无法维持太长时间的暴风雪,在她用出来却成了飞行的工具,大片的雪花在微风中带起了她和那名使者的身体,以最快的速度朝冰月帝国首都冰月城而来。以她这样的速度,最多一天半的时间就能赶到冰月城了。

    燕天南派来请冰雪女神祭祀的使者无疑是他身边很出色的人选,此时,这位使者正在偷偷的看着冰雪女神祭祀,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看到冰雪女神祭祀那绝世姿容时他才发现,原来一个女人竟然可以长的如此之美。但是,冰雪女神流露出的寒气却也令他心中充满了恐惧,不论怎么想,他都想不出为什么一个年过半百的女人却如同二八芳华的绝色美女一般动人呢?可惜,这动人同时也很冻人。

    冰雪女神祭祀与往常一样,穿着一身白色魔法袍,上面那一朵朵刺绣精细的冰花闪烁着淡淡的蓝光,蓝色长发在背后飘扬,她那充满冰冷的眼眸中看不出丝毫感情色彩。在她身体的周围,因为冰元素过度凝聚,甚至能够听到这些魔法元素们欢快的叫声。暴风雪在冰雪女神祭祀身体之外已经成为了一种循环的本能,每一片雪花看上去都是那么晶莹。

    在暴风雪的承托下,周围的空气很冷,这位使者的斗气虽然也有些火候,但在长时间的冰冻中,身体已经有些僵硬了。在寒冷中,他不禁产生出想要昏睡的感觉,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下面的一座山峰上闪耀着淡淡的红色光芒。

    使者看到了,冰雪女神祭祀自然也看到了,冷哼一声,周围温度似乎瞬间下降了一倍似的,空气在暴风雪以外凝结,而奇异的是,在这看似密封的空间中,暴风雪的浮力却丝毫没有降低。澎湃的冰元素汹涌而出,冰雪女神祭祀眼中寒光大放。

    火龙,是的,那是一条雄壮的火龙。红光怒放,混合着灼热的火焰使空气变得如水般扭曲着,体型巨大的火龙张牙舞爪板扑了上来,直奔空中的冰雪女神祭祀。

    冰雪女神祭祀漂浮在暴风雪上的身躯没有丝毫波动,那淡淡的白色光芒如同霜雾一般飘散而出,她缓缓张开嘴,并不是吟唱咒语,反而是喷出了一口淡淡的白气,噗的一声,白气与她身体周围释放的寒流相融合。瞬间中,竟然凝聚成一个六阶的双色冰封球迎向了那条巨大的火龙。

    就在这时,火龙突然出现了变化,距离双色冰封球还有十丈,它的身体突然由火红转为亮蓝,蓝色的光焰看着有几分诡异的气息,同时,周围的温度也瞬间升高了。

    冰雪女神祭祀发出一声轻咦,她并不是因为火龙转化为真火而惊讶,而是因为那条巨大的蓝色火龙中竟然分裂出一条黑色巨龙,黑暗的阴邪混和着火焰的灼热,组成了暗蓝色的地狱之火,在两条巨龙的狂暴形态下骤然上冲,此时已经接近了冰雪女神祭祀面前三丈之外。这两个魔法的组合已经达到了十阶之高。双色冰封球在两条魔法巨龙的作用下几乎是瞬间消失,两条巨龙的速度不减反增,带着截然不同的两种魔法元素向冰雪女神祭祀吞噬而来。

    冰雪女神祭祀眼中冷光大放,在那双冰冷的眼眸中竟然流露出几丝兴奋,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敢向自己出手的魔法师了。当然她绝不会因为对方的出手而畏惧,甚至,她连后退都不会,因为她是冰雪女神祭祀,大陆唯一的神降师,同时,也因为她的傲。

    抬起晶莹如玉石般的右手,冰雪女神祭祀浮在空中的身体仿佛突然遇到了巨大的重力一般,没有任何预兆的骤然下降,引得那位同在暴风雪承托中的使者惊呼出声,而这瞬间的下降,也刚好躲过了两头巨龙的扑击。

    冰冷而动听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吟唱者咒语,冰雪女神祭祀的右手亮了起来,在她的掌心处,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六芒星,一点金光从那蓝色六芒星中央冒起,冰雪女神祭祀冷笑一声,下降的身体骤然停滞在半空,右手上翻,做出一个单掌托天之势,蓝色六芒星围绕着那一点金光旋转而起,化为一道直径尺余的光柱直接迎上了空中的两条巨龙。

    此时,感受最深的是冰雪女神祭祀身旁的那名使者,他吃惊的发现,在冰雪女神祭祀身体周围那层淡淡的冰之气息周围,此时泛起了一圈金色涟漪,冰雪女神祭祀那并不高大的身躯瞬间绽放出无比庞大的霸气,不,准确的说,那应该是王者之气。

    升空的金蓝两色光芒与两条魔法巨龙相比实在太渺小了,但就是这金色的光柱却改变了两条巨龙下扑的势头,它们围绕着金色光柱盘旋起来,冰雪女神祭祀一声轻喝,那金色的光芒瞬间放大,在这一刹那,空中方圆十丈内充满了虚无的感觉,似的,就是虚无,所有的魔法元素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瞬间抽空,光芒一闪,那两条巨龙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下方山包上,血狮七老中的二长老和五长老同时闷哼一声,向后跌退数步,原本身体周围强盛的魔法元素顿时黯淡许多,气机牵引之下,它们的魔法力已经受到了不轻的震荡。

    大长老心中一惊,他虽然不认为自己两位兄弟联手发出的魔法能够对冰雪女神祭祀造成什么伤害,却也没想到冰雪女神祭祀竟然这么快就能化解,十阶魔法在她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最让大长老担心的是,冰雪女神祭祀所用的,似乎并不是冰系魔法那么简单。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大长老还是挥了挥手,顿时,山包周围埋伏好的五千精锐弓箭手出现了,这些弓箭手每十人一组,其中六人负责架设,三人负责拉弓,一人负责装箭。他们所用的,乃是仰光大陆武器中最具杀伤力的远程攻击装备之一,名叫灭龙弩。这种灭龙大弩高约半丈,长一丈五,宽两丈,需要三人合力,借助脚蹬之力再加上滑轮辅佐才能拉的开,是仰光大陆军用配备中最强的战弩,因为造价高昂,使用时又需要大量士兵,所以应用并不广泛,但是,这种巨弩的威力却非常大,用来对付重骑兵和重步兵是最强的手段,大多数都用在守城时,一弩可以同时架设三箭,一旦放出,足以杀伤一七五百米内任何目标。由于是重弩,所以在瞄准方面非常精确,对于一些重要目标的打击相当强悍。弩箭长两尺,箭头用精钢制成,箭身粗如儿臂,简直就像一根短矛。

    这次为了对付冰雪女神祭祀,大皇子燕极可以说是豁出去了,从支持他的元帅那里调来了整个冰月帝国唯一的一支重弩团,对于冰雪女神祭祀这么强大的存在,也只有这种重弩有可能产生伤害了。

    大长老一声令下,一共五百重弩在嘎嘎声中同时拉开了弓弦,一千五百支重箭,瞄准空中的冰雪女神祭祀。

    “放!”大长老一声令下,那如同短矛的弩箭顿时化为漫天箭雨,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眨眼间覆盖了冰雪女神祭祀所有可以闪躲的空间,哪怕只有一支箭攻击到她的身体,以她魔法师的体魄也是无法抵挡的。

    此时,冰雪女神祭祀身旁那名使者,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他当然知道重弩的威力,强悍,只能用强悍来形容。

    冰雪女神祭祀眼中爆起两团精光,右手平伸到自己胸前,竟然并没有控制暴风雪进行闪躲,那金色的光芒再次从她掌心中飘溢而出,光芒闪烁,将周围的空间完全锁定,下一刻,先前那空间塌陷般的抽空感自一次出现了,那并不只是将魔法元素抽空,同时,也改变了金光笼罩范围内的重力。就那么站着漂浮在那里,一千五百支重弩箭却只能从她身体旁滑过,却无法产生丝毫伤害,当弩箭过后,冰雪女神祭祀立刻控制着暴风雪,将她和那名使者送到地面上。显然,这种金光虽然强大,但也非常耗费法力,她并不想在空中成为下面五千弩箭兵的靶子。

    大长老眼中光芒大放,沉声道:“机会来了,跟我来。”他招呼的自然不是那些士兵,十一道身影同时飘起,八前三后,呈半圆形向冰雪女神祭祀落下的方位围了过去,短短距离,根本不能对他们这些武圣级别的高手构成延误。除了血狮七老之外,同来的还有大皇子燕极派来的四名武圣。燕极很清楚,想要长久的坐稳帝王宝座,那么就必须无声无息的解决掉这最大的威胁。

    但是,冰雪女神祭祀真的就那么好对付么?

    飘落在地面,右掌中的金光向地面随手一挥,地面上顿时出现一个深达三丈的大坑,冰雪女神祭祀左手衣袖一挥,一股冰冷的寒风,将那位使者送入了大坑之中,她那冰冷的声音也同时响起:“想活命就在这里等着。”说完,她不退反进,曼妙的身形随风飘舞,向血狮七老以及那四名武圣迎了过去。

    就在这边进行着旷古绝今的大战之时,冰月城内的行动也终于展开了,大皇子燕极秘密培训的五千精锐同时从城中各个角落出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皇宫发起了攻击,它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占领冰月帝国皇宫。而此时,大皇子燕极在什么地方呢?

    他在地下,跟在一只大老鼠的背后。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