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55章 功成-变天行动

    燕极想开口,但迎面而来的却是一股巨大的压力,他看到了念冰的眼睛,那没有一丝杂质的湛蓝色眼眸,念冰的眼眸是如此深邃,他呆住了,灵魂完全被天眼穴发出的精神力所压制。燕极一生中最后看到的一幕就是面前这个自己想要拉拢的年轻人,眉心处突然亮起一道长约寸许的白光,紧接着,那道白光居然张开了,露出了一只银色的眼睛,是的,银色之眸。

    念冰的手拍了出去,他没有用魔法,因为他觉得得那样实在太便宜燕极了,虽然他并不会武技,但从小修炼厨艺,却使他出手的速度比常人快了多倍,他虽然不像奥斯卡那样可以任意控制自己的身体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但面对着根本无法移动的目标,他那龙的体魄、龙的力量却成了大皇子燕极的催命符。

    轰——,件随着一声巨响,燕极清晰地听到自己胸骨破碎的声音,他的斗气终究是有属性的,在天眼领域的克制下,根本无法发挥出护身的作用,就算他能用出斗气,以他的斗气修为也未必能挡得住念冰这龙体的一拳。

    剧烈的疼痛使燕极眼前一片漆黑,渐渐的,他的身体已经麻木了,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很冷很冷,眼前浮现的,似乎是一片地狱,充满血色的地狱……

    看着胸口塌陷的燕极,看着他喷出的满天血雾,念冰心中竟然生出兴奋的感觉。但他却没有停顿,也没有去感受这种感觉,身体快速地重新回到床边将燕天南扶了起来,加大先天之气的输入,将已经到了生死边缘的燕天南重新拉了回来。

    燕天南不断喘着浊气,刚才失去了念冰的支持,他感觉到自己的魂魄似乎已经要离体而去了,幸亏念冰及时赶回来,重新又将他的灵魂拉了回来。

    念冰轻叹一声,道:“陛下,你受惊了。我杀了你的儿子。”

    燕天南流露出一丝笑容,“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杀得好。他死了,或许到了地下,我可以重新教导他怎么做人。就是我自己,也可以学会怎么做人了。能告诉衣,你叫什么名字么?”

    念冰愣了一下,因为他从燕天南身上竟然感觉到了和自己父亲一样的光辉,“我叫念冰。”

    燕天南微笑颔首,道:“谢谢,谢谢你。我不是谢你救了我,而是谢谢你救了我唯一的儿子。也只有他,才配当我的儿子。”燕天南眼中流露出慈祥地目光,看着正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的燕风。

    燕风在念冰的治疗后虽然依旧感觉到强烈的虚弱,但已经比先前好得多了,“父皇,您先别说话休息一会儿吧。”他勉强开口道。

    燕天南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让我说。再不说出来,恐怕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他的脸色变得比先前更加红润了,虽然念冰加大了先天之气的输入,又有冰与光明两种魔法元素为他治疗,但是,念冰却深深地明白,这似于已经醒悟的老人再也无法继续他的生命。

    燕风的眼圈红了,看着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燕天南,他哽咽着道:“父皇,您知道我等您这祥叫我一声儿子有多久么?从小到大,真正疼我爱我的只有母亲,但她却那么去了。父皇,您知道我是多么渴望能得到您的父爱么?”

    燕天南慈祥地看着燕风,“我知道,我也明白,孩子,父皇这辈子犯下的错误,也只有到下辈子才能弥补你了。记住父皇的话,好好地活着,做一个好皇帝,不要像我,留下如此多的祸端。我相信,以你的仁心,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孩子啊!你知道父皇现在心里有多么满足么?我甚至不再恨你大哥,因为今天我终于看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亲情。我这一辈子,从生下来那一天起就始不断地做着错事,但我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那次酒后强奸了你的母亲,将你带到这个人世之间。以前的父皇无法弥补你,现在,他们都死了,父皇能够做的,就只有将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传给你了,你愿意么?”

    虽然燕风与念冰早已经计划好这全部的行动,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哽咽的喉咙却怎么也说不出愿意二字,看着燕天南逐渐黯淡的目光,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燕风眼中流淌而出。

    砰的一声,外面的门被撞开,大量的侍卫从外面涌了进来,为首者,正是皇家守护团团长鲁道夫,以及冰雪女神祭祀和冰云。

    “陛下。”鲁道夫悲呼一声,几于是用最快的速度扑到床侧,当他们发现五皇子燕云竟然惨死在府邸后顿时感觉到不妙,以最快速度赶回来后,在冰雪女神祭祀和冰神塔大量高手的帮助下,很快就肃清了皇宫外不断攻击的那些燕极手下。鲁道夫心中产生强烈的不妥,用最快速度冲进皇宫,当他看到内宫中那些尸体时,心中充满了惊骇,他知道,自己最怕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他并没有遇到任何阻挡,因为血狮教的血卫们在解决了内宫剩余的全部皇家守护团侍卫后,已经在暗麾鼠开启的通道中缓缓撤走了。当他们冲入寝宫的一刻,鲁道夫心中充满了悲伤。

    “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燕天南看着扑到床边的鲁道夫,微微一笑,他此时已经看透了一切,死亡对于他来说并不可怕。

    冰云疑感地看着扶着燕天南的念冰,念冰向她轻轻地点了点头,看到冰云眼中的惊讶他想露出一个笑容,但是耳边却始终回想着燕天南的话,怎么也笑不出来。

    燕天南的目光转向冰雪女神祭祀,“您来了。”

    冰雪女神祭祀只是身形一闪,就来到了燕天南的床前,“看样子,我并没有来晚。”

    念冰终于见到了自己心中的仇人,冰雪女神绝美的外表并不能让他的仇恨有分毫降低,他赶忙低下头,唯恐冰雪女神祭祀看到他那双充满仇恨的眼睛。

    燕天南微微一笑,道:“多亏风儿带来的这位先生消灭了叛逆,我才能再见您最后一面。祭祀大人,我就要去了。希望您能够为冰月帝国做主,好么?”

    火雪女神祭祀看着燕天南脸上流露出的真挚微笑,不禁楞了一下。她认识燕天南巳弪有很久了,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没有任何杂质的微笑,下意识地,她点了点头。

    燕天南深吸口气,勉强打起精神,断断续续地道:“燕……极为……了争夺……皇位……,杀……害自……己亲……弟……累大恶极,鲁……道夫,肃清……他的……余党,就交给……你了……我已经……不行了。但是……我却……找到……了我……唯一……的儿子……在燕……极要……杀我的时候,风儿……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他的……利剑,他已经用自己的行动……向我……证明了一切。从……现在开始……表宣布……风儿……将继承……冰月……帝国皇位,成为新一代……帝王。……麻烦祭祀大人……和鲁道夫……你们定……要好好……辅佐他……。你们知道……么?虽然我……就要死……了,但是……今天却是……我最……开心的……一天,能这样……死去,我已经……很……满……”他气若游丝地没有说完最后一个字,最后一刻,指了指自己的枕头,就那么一头倒在念冰怀中溘然而逝。失去了生命气息的他平静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两滴泪水顺着脸旁滑落,他这复杂的一生,终于结束了。

    寂静,寝宫中充满了寂静,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变得呆滞了。

    “父——皇——”燕风悲呼一声,先前突然从昏迷中清醒而替燕天南挡的一刀是他早巳和念冰计划好的,否则,又怎么会这么巧适时醒来,又没有伤到要害呢?但是,当燕天南真的死在他面前时,燕风的心却充满了悲伤,眼前一黑,顿时昏了过去。念冰站起身,小心地扶着燕天南平躺在床上,不论他这一生做错了什么,至少,他最后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一切都按照念冰事先的计划完成了,但是,他心中却没有一丝兴奋,看到了皇宫所有的黑暗,他突然很渴望离开这座城布,去找凤女,去找龙灵,去寻觅自己的父母。

    一切都结束了,结束的同时,也是新的开始。在冰雪女神祭祀的支持下,在鲁道夫颁下燕天南最后口谕的情况下,燕风成为了冰月帝国新一代的皇帝。他的即位自然引来许多人的不满,尤其是皇后和大皇子一系的嫡系,得知大皇子燕极死了,皇后像疯了一般准备发动政变,但是,原本已经投靠他们的冰月守护团却突然站到了燕风一边,噬血灭瑰雪魄元帅也调回了自己驻扎的大军,冰月城经历了长达一个月的血腥镇压后,才平息了这场动乱。在这场动乱中,足足有三分之一的官员消失在冰月帝国政治的舞台上,而冰月帝国皇宫,原本燕天南的那些女人,也都在燕风铁血的手段中消失了。这一切进行得都极为秘密,当燕风拿着皇后的人头祭奠自己的母亲时,他变了,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燕风,而成为了冰月帝国真的帝王,新一代的帝王。

    一个月之后,当一切都稳定下来,燕风颁布了数道命令:第一,建立冰月帝国军统部,统领雪魄,下辖全国兵马;支持大皇子燕极的那位元帅因为跟随皇后反叛被处死,另外一位元帅也因为支持的五皇子死亡而退下了政治舞台,所有军权暂时由雪魄一人掌管;策封雪魄之女雪玉为帝国皇后,同时,燕风宣布赐婚给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会长之女龙灵和念冰,并策封念冰为首席宫廷魔法师。这一点并没有受到冰雪女神祭祀的反对,因为她的身份超然,自然不会对一个小小的官职感兴趣,那天她虽然感觉到念冰特殊的魔法,但因为形势紧张,没来得及向念冰询问,而冰云也并没有当面揭穿念冰。

    燕风根据雪魄的建议,连续颁布众多新的任命,在财务大臣的支持下,将原本紊乱的政治重新整理,全部换上了雪魄的人。他当然不知道,他任命的这些新人,几乎百分之八十以上,背景里都有着血狮二字。燕风成功了,作为血狮教的教主,念冰同样也是成功的,就那么在冰雪女神祭祀眼皮底下,暗暗地控制了整个冰月帝国。可以说,现在名为自发的念冰下达一道命令,比燕风还要管用得多。

    冰月帝国的内乱结束,同时,龙灵的事也有了最完好的结局。在动荡的这一个月中,念冰并没有离开冰月城,他没有再见到冰云,也没有再进入皇宫一次,即使是燕风封他为首席宫廷魔法师那一天他也没有去。今天就是在冰月堂的密室中陪着猫猫修炼。

    念冰与血狮七老通过交流得知了冰雪女神祭祀真正的实力,当他猜到冰雪女神祭祀竟然已经开启了三个窍六后,使他原本因为受到燕天南刺激后想要放弃的计划不得不重新准备实行,他现在等待的只是机会而已。

    冰云也并没有去寻找令冰,冰雪女神祭祀为了帮助燕风暂时就留在了冰月城中,冰云总是想着,等到师傳决定回冰神塔时再把一切告诉她,在潜意识中,她始终想要拖延这一切,但是,她却哪里知道,这一拖延,使念冰并没有受到冰雪女神祭祀的威胁而离开,从而改变了冰云一生的命运。

    “哥哥,我有点想爸爸、妈妈了。他们也真是的,居然不来找猫猫哦。”猫猫低着头,看着刚从修炼中清醒过来的念冰。

    念冰微微一笑,道:“傻丫头,希叔叔怎么知道你在哪里啊?他就算想找也找不到你。”

    猫猫摇了摇头,道:“不会的。我们白人之间只要有至亲的血缘关系都能感觉到对方在什么地方,以爸爸的精神力,就算我们远隔千里他也能找到我的位置,爸爸是不是生猫猫的气,不要猫猫了?”那天,猫猫清醒后,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回到了房间中,就连地面的洞也填平了,实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想起看到的血腥她就极为害怕,所以并没有将那天的事告诉念冰。只是叫念冰经常让重新恢复控制的暗影傀儡放出大暗魔鼠,使他们母子团圆。可惜的是。大暗魔鼠已轻被暗影傀儡封印,而甜甜与猫猫也有着主从契约,注定这对母子不能真正的在一起。

    念冰微笑道:“怎么会呢?希叔叔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要你?

    这样吧,猫猫,明天哥哥就派人送你回家好不好?“

    如果换做以前,猫猫早想各种办法搪塞了,但是这一次她却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还是第一次离家这么长时间,出来玩也玩够了,对父毋的强烈思念使她恨不得现在就回去。

    “哥哥,你不送猫猫么?猫猫好想一边吃着你做的东西一边回家哦。”

    念冰揉了揉猫猫那柔软的长发,微笑道:“不是哥哥不想送你回去,实在是因为哥哥还有许多事要做。不能送你了。猫猫乖,以后有机会,哥哥一定会去看你的,好不好?”

    猫猫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哦。哥哥,如果猫猫走了的话,冰云姐姐会不会来抓你呢?她答应过猫猫,只要猫猫在就不抓你,要不,我还是留下吧。”

    念冰摇了摇头,道:“放心吧,你冰云姐姐还没有抓哥哥的能力。

    哥哥到有可能会抓她呢。“

    猫猫疑惑的道:“念冰哥哥,你和冰云姐姐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能不能不要伤害冰云姐姐,姐姐可是好人哦。虽然她表面上冷冰冰的,但猫猫能够感觉到她是好人。”猫猫的语气很肯定,大眼晴中流露出一丝哀求之色。

    念冰轻叹一声,道:“我们的事你是不会明白的,哥哥尽量不伤害她就是了。”猫猫虽然己经有十六岁,但从小就生活在白人中的她纯洁的像一张白纸,念冰不希望任何杂质污染到这张白纸,所以猫猫虽然问过他几次关于他和冰云的事。他都没有说出来。

    第二天一早,念冰命银砀带领一百名血狮教高手亲自去送猫猫回家。他绝不希望猫猫受到任何伤害,猫猫走了,血狮七老也回血狮教总部去了,念冰独自一人在冰月堂琢磨着,是时侯该开始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拯救父女更加重要了。有了大暗魔鼠,他己径决定不再硬拼冰雪女神祭祀。当然,前提是自己的父母真的没有死。

    冰月帝国皇宫。一个独立的小院落中。

    “师傅,有件事云儿一直没来得及告诉您。”冰云低着头站在冰雪女神祭祀身旁。

    冰雪女神祭祀抬眼者了冰云一眼,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冰云犹豫了一下,道:“这次我代表冰月帝国到华融帝国去参赛,发现了冰雪女神之石。”

    冰雪女神祭祀脸色微微一变,道:“你夺回来了?”

    冰去俏脸一红,摇了摇头,道:“师傅,弟子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他赢得了最后的比赛。“

    冰雪女神祭祀皱眉道:“能够参加那个比赛,证明年纪不大,你居然会输了?难道他拥有能够克制你冰雪女神领域的先天领域么?”

    冰云摇了摇头,道:“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先天领域,但是,我还是输了。”当下,她简单的将比赛时的情形说了一遍,只是隐瞒了自己被念冰那抓奶龙爪手命中的事实。“……,当我再遇到他时,他的实力突然增长了许多,我越来越看不透他了,他的先天领域也觉醒了。我曾经与他谈过,他应该就是当初冰灵师姐的儿子。”

    砰,冰雪女神祭祀猛地一拍桌子,一张坚硬的实木桌无声无息地化为一地冰粉,“那孽种居然没有死。还凭冰雪女神之石和火焰神之时练到了如此境界。”她的眼中不断闪烁著复杂的光芒,连冰云也看不出自己的师傅现在是什么情绪。

    “知道他在哪里么?”冰雪女神祭祀冷冷的道。

    冰云心跳漏了一拍,低声道:“那天,那天您在皇宫中看到的,救了冰月帝国帝王的年轻人就是他。”

    “怪不得,怪不得那天我感觉到他的魔法气息如此怪异,恩,冰云,当时你为什么不说?”

    冰云吓了一跳,赶忙道:“师傅,那天的情形特殊,我……”

    冰雪女神祭祀抬手阻止她再说下去,“够了,你要记住,你是冰神塔的弟子,你应该不会忘了当初我对你说过的话,云儿,我对你的期望很高,希望你不要像你冰灵师姐那样让我失望。”她的声音虽然很平静,但冰云在她的气息压迫下身体已经有些颤抖了。

    “师傅,我一生都是冰神塔的人。”

    冰雪女神祭祀淡然道:“现在,你去把这个人找出来,我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出色,竟然连你都会心神不宁。”现在冰月帝国的形势已经稳定了,她之所以还没有离开,为的就是寻找那袭击自己后逃脱的七个高手。可是。派出所有冰神塔的高手搜寻,却没有丝毫线索。在对大皇子残余势力镇压的时候,那七个高手也没有出现,令她不禁有些怀疑。

    冰云不敢多说什么,赶忙答应一声退了出去。当她离开冰雪女神祭祀房间的时侯,才惊觉全身一阵冰冷,冷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遍布全身。

    冰云不知道念冰在哪里,但她想到有一个人肯定知道,那就是冰月帝国新任帝王燕风,从那天念冰和他在一起,以及他册封念冰为首席宫廷魔法师就能者出这一点,所以。她决定先去找燕风。

    一个多月以来,燕风终于已经适应了帝王的生活,他一直隐藏的才智充分展现,虽然曾经大肆屠戮,但此时冰月帝国却已经进入了稳定的阶段。正在翻看着奏折,一名内侍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道:“陛下,冰神塔的冰云小姐求见。”

    燕风抬起头,心道,她来干什么?自从知道了念冰的仇人是冰神塔之后。他对冰神塔始终有些芥蒂。此时听到冰云前来,不禁有些疑惑。但礼不可废,他这个帝王之位能坐得稳,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冰神塔的支持,点了点头,道:“请冰云小姐进来吧。”

    一会儿的工夫,面罩白纱的冰云从外面走了进来,虽然燕风曾经见过冰云多次。但每一次相见,冰云那清冷高贵的气质都会令他有一番新的感受,“冰云小姐,有什么事么?”燕风做了一个请座的动作。

    冰云走到燕风三丈外停了下来,向燕风微微行礼,道:“陛下,我想见念冰。您能告诉我他在哪里么?”

    燕风心中一凛,表面却不动声色的微笑道:“哦?冰云小姐想见念冰?自从那天在宫里分手后我也一直没见过他,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不知是你要找他,还是冰雪女神祭祀大人要找他呢?“

    冰云眉头微皱,道:“陛下,您似乎知道些什么。”

    燕风不置可否的道:“或许吧。不过,我确实不知念冰在什么地方。”笑话,既然知道念冰和冰雪女神祭祀有仇,他又怎么可能说出念冰所在呢?

    冰云深深的看了燕风一眼,从燕风身上她看不出丝毫破绽,她惊讶的发现,这曾经是懦弱王子的燕风现在竟然如此深不可测,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冰云先告退了。”说着,她转身就要朝外面走去。

    “等一下。”燕风叫住冰云,“冰云小姐,不论你因为什么找念冰,我都希望你们不要与他产生什么矛盾,对于我来说,念冰是最重要的兄弟。我现在坐上这个位置,可以说就是他给的。”

    冰云心中一惊,她没想到燕风为了念冰竟然不惜要和冰神塔作对,“好,我明白了。”

    正在这时,内侍又一次走了进来,恭敬地向燕风道:“陛下,首席官廷魔法师念冰大人求见。”听到这话,原本准备离开的冰云顿时停下了脚步。

    燕风心道,念冰啊念冰,你来得可真不是时候,无奈的道:“请他进来。”

    念冰一进门就看到了冰云,冰云也正在看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触,迸发出一团火花,念冰从冰云身旁走过,来到燕风面前站定,微笑道:“念冰见过陛下。”

    燕风微笑道:“少来这套,自己兄弟还用这样么?”

    念冰看着比以前自信了不知多少的燕风,心中一阵欣慰,他现在是血狮教的教主,这次变天行动受益最大的一方,但燕风同样受益良多,至少,他终于可以真正的挺起胸膛做人了。念冰微笑道:“我今天来,是向你告辞的。”

    虽然燕风知道念冰很难会留在一个地方,但他一听念冰提出告辞,还是不禁一阵失望,“这么急就要走么?”

    念冰瞥了一眼走到他身边的冰云,道:“是啊!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燕风也看了冰云一眼,道:“念冰,如果你愿意留在这里,只要有我在,一切都有可能。”

    舍冰自然明白他在暗示自己什么,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的事还需要自己来解决。陛下,你多保重,有雪魄元帅帮你,我想,你一定能做个合格的帝王。”

    燕风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到念冰身前,伸手与他相握,“不论什么时侯,我们都是兄弟,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需要帮助时一纸书信,哪怕倾全国之力,我也不会犹豫。”

    念冰微笑道:“是啊!我们是兄弟,需要你帮忙的时侯,我一定会开口的。好好对待雪玉,与她比起来,我要差的远了,她才是一直真正支持着你的人。”虽然这次的事对燕风很有好处,但在一定程度上念冰半毕是利用燕风的,心里多少有几分愧疚。

    舍冰离开了皇宫,冰云也跟着他一起离开了,燕风见念冰信心十足,并没有阻拦。

    出了皇宫,冰云突然加快脚步,挡在了念冰身前,念冰微笑看着她,道:“怎么,冰云小姐找我有事么?”

    冰云冷冷的看着念冰,道:“你说要做的事,就是帮助燕风蹬上皇位么?”

    念冰失笑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师,哪儿有那么大实力帮他?”

    冰云冷笑道:“在你来到冰月城之前,燕风只是一个落魄的王子,但自从你来了以后,他为命运就开始发生转变,从他对你的态度来看,这次他能坐上皇位,与你绝对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曾经仔细勘测过现场,大皇子燕极死了,但他的手下恐怕并不只有那几十个吧,凭那些人根本不可能闯入寝宫,还杀了那么多皇家守护团的高手。而那个巨大的地下通道也不像人力所为。”

    念冰淡然道:“冰云小姐,太聪明的女孩子并不让人喜欢。”

    冰云冷声道:“冰月帝国的事情我没心情去管,也管不着,但是,你的事应该已经办完了,我想,你也该履行你的诺言了。”

    念冰笑了,上下打量著面前的冰云,冰云依旧是平时那身装束,但她那圣洁的高贵气质却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冰冷了。想起她那面纱后绝美的容颜,念冰眼中闪过一道冷光,“诺言?你是说我答应你要去冰神塔的事么?不错,我是答应过,但我可没说过具体什么时候去。”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