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56章 逼问-强奸未遂

    冰云微怒道:“你要反悔么?就算反悔也已经晚了,我师傅要见你。”

    念冰道:“我知道你师傅在这冰月城中,我确实不是她的对手,恐怕这仰光大陆上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与她抗衡,可是,你不要忘记,我拥有着施展空间魔法的能力,打不过,难道我不会跑么?以我现在的修为,在你师傅来找我之前,施展几个中距离空间转移还是能够轻易做到的,只要我不用晨露刀,就算你师傅精神力再强,也感觉不到我的位置。”

    “你”看着面前近乎无聊偏又一脸微笑的念冰,冰云不禁气得身体有些发抖。

    看着冰云兴奋的样子,念冰心中升起一丝快意,微微一笑,道:“冰云小姐不要生气,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这样吧,我先出城去拿点东西,等回来就去见你师傅,如何?”

    冰云一愣,道:“你真要去见我师傅?”她冰冷的声音中多了几分落寞。

    念冰平静的道:“该见的总是要见的,难道你又不希望我去了?”

    “不,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你要是出城了,还真的会回来么?”

    念冰失笑道:“这么说,我在冰云小姐眼中只是个小人了?那这样好了,冰云小姐随我一起去取东西如何,有你看着,就不怕我跑了吧。我想,你和你师傅一定有什么秘密的联系方法,在一定范围内,随时能招她来擒我。”

    冰云犹豫了一下,才到:“好,那我就跟你一起去。什么时候走。”

    念冰抬头看了一眼晴朗的天空,“那就现在吧。”说完,也不等冰云回答,直接念动咒语,在风翔术的作用下腾空而起。冰云赶忙催动暴风雪跟上念冰,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出了冰雪城。

    冰云跟在念冰身后,看着身体在清风包围中淡定自若的他,忍不住问到:“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么?师傅不会放过你的。”

    念冰回首一笑,道:“既然她怎么都不会放过我,担心又有什么用?”

    看着念冰深邃的目光,冰云心中不禁有些不安,但她确实有办法轻松联络到自己的师傅,所以也并没有在意什么。念冰就像一个深渊,一个看不透的深渊。他身上总有那么多秘密,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念冰保持着平稳的速度向前飞行着,病月帝国多山,很快他们就进入了一片山脉范围之内,念冰控制着法力缓缓向下落去,因为冬季即将到来,凛冽的山风带来浓浓的寒意。不过两人都修炼冰系魔法,这点寒冷根本不足以对他们构成威胁。

    当冰云跟随着念冰落在一座高山的山腰处时,她心中疑惑大增,取什么东西需要到这荒山中来么?就在她疑惑时,念冰右手一挥,七色光芒闪耀,其中青光大盛,凭借着风的力量推开山腰处一块大石头,露出黑黝黝的洞口,他也没招呼冰云,径自向洞内走去。

    冰云惊讶的跟着念冰向洞内走去。一边走着,她暗暗准备好自己的先天领域,随时准备应变,自从中了念冰那抓奶龙爪手之后,对念冰的人品就没放心过。连她自己也不明白念冰在她心中究竟是什么人,从念冰对猫猫的好,似乎很善良,但从他在华融帝国比赛时那冷酷的表现和卑鄙的手段,又像一个龌龊小人。偏偏他又长着一张英俊无比的脸,还擅长厨艺,冰云一直都感觉到,自己从没有认清过念冰。

    正向里走着,突然,冰云全身一震,一股熟悉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眼中流露出一丝骇然,下一刻,强烈的虚弱感从大脑传遍全身,闷哼一声,勉强扶住身边的墙壁才站稳身形。

    七彩光芒适时出现,笼罩住冰云的身体,那粘稠的能量固定着他的娇躯,念冰转过身,一脸笑容的看着她,但眼眸深处却充满了寒意。

    “你,你卑鄙,又是那永恒的睡眠。”冰云已经明白念冰做了什么。

    念冰看着不断继续魔法力准备爆发的冰云,悠然道:“不错,正式永恒的睡眠,在这个洞里,我早已布下了圈套,你不用试图努力做什么了,没用的。失去了精神力,在我增强的天眼领域内,你的冰系魔法根本无法发生威力。不久前,我刚学到黑暗魔法中一个神秘的咒语,今天正好来那你做实验。那就是梦魇咒。”一边说着,念冰轻飘飘的拍出一掌,整个天眼领域内其他六系魔法光芒同时隐没,惟独留下黑暗的气息。

    冰云只觉得全身一紧,身体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阴邪的气息不断从毛孔渗入,她凝聚起的冰系魔法力正如冰雪消融一般快速的流失着,不,并不是流失,而是逐渐与她失去了联系。本来,以念冰的禁魔咒是无法对她起作用的,但是,在没有精神力的情况下,冰云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黑暗的气息不断侵蚀着她的身体,此时,在她眼中,念冰就像一个魔鬼,来自地狱的魔鬼。

    念冰口中不断传出低沉的咒语,魔咒接连在冰云体内布下七层封印,在她已经没有精神力控制的情况下,硬生生将她的魔法力完全禁制,即使正面对战,他也有信心轻松击败冰云,但是,他却不能冒险,冰雪女神祭祀就在冰月城中,一旦将她引出来,自己将再没有任何机会。

    念冰缓步走到冰云身前,看着冰云那充满恨意的美眸,微笑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会不受永恒睡眠的影响?其实,这很简单,因为我的领域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我的精神力已经凝固成型,永恒的睡眠虽然奇异,却再也无法对我产生影响。”他在一次巧合中发现这种情况,天眼穴进化到中期阶段,凝固的精神力已经再不是魔法阵所能影响的。

    微微一笑,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寒光,挥手抓住冰云的肩膀,拉着她的身体向洞穴深处走去,同时,一个黑色的影子从他体内分离出来,眨眼间来到洞口外,将那块巨石移回原位,掩盖住洞穴。

    洞穴深处,冰云看到了地上那个诡异的魔法阵,念冰左手一挥,六道光芒凭空出现,钉在地面上,使漆黑的洞穴亮了起来,除了嗜魔以外的六柄神刀闪烁着淡淡的光芒,给这黑暗的洞穴最深处勾勒出一副光怪陆离的景象。

    念冰将全身无力的冰云放在地上,依靠着背后的墙壁看着她,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冰云脸上的白纱已经脱落了,因为愤怒到了极点,她原本冰冷的面庞涨得通红,“没什么好谈的,我师傅不会放过你的。”

    念冰淡然道:“真的么?你尽管试试,你与你师傅之间的联系也要依靠魔法为基础,别说你现在用不出一丝魔法力,就算能用,也不可能联系到她。这个洞穴是我不久前刚刚开凿的,洞穴外面我布下了六个干扰魔法阵,没有我的允许,任何魔法气息都不可能从洞穴外传出去,你师傅已经救不了你了,如果你还不想死,那就好好与我合作把。”一边说着,她解除了地面的永恒睡眠,魔法力被封印,冰云已经不可能对他产生什么威胁,他并不希望冰云现在因为失去精神力而昏迷。

    “你做梦。”冰云愤怒的大喊着,“你杀吧,你杀好了,冰神塔的人会怕死么?”

    念冰看着挣扎着站起来的冰云,冷声道:“不怕死么?那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是真不怕还是假不怕。”身体向前跨出一步,右手闪电般掐住了冰云的喉咙,以他的龙体之力,只要他愿意,绝对可以轻易杀死冰云。

    随着念冰大手的不断收紧,冰云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她甚至没有挣扎,逐渐黯淡的眼神中充满了蔑视。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念冰甚至能够感觉到冰云体内的生命力正在逐渐流失,冰云的皮肤非常细腻,似乎连毛孔都没有,光滑的皮肤下血液的流动随着念冰的手收紧而越来越缓慢,但她却依旧没有一点妥协的样子,看着她那倔强的眼神,念冰心中没来由的一软,松开手,任由冰云瘫倒在第,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念冰蹲下身体,道:“只要你愿意回答我几个问题,我绝不会伤害你。猫猫说你是好人,我相信她的话。我要问你的事也不会威胁到你们冰神塔,为人子女,我只想知道我父母现在的真实情况,如果他们真像你说的那样并没有死去,那么我希望知道他们究竟在冰神塔内的什么地方,只要你告诉我,我立刻放你离开这里。”

    冰云眼中流露着怨毒的光芒,“别做梦了,你休想从我口中逃出任何关于冰神塔的任何事,你杀啊,你杀了我吧,你这个卑鄙的小人,只会用暗算的手段。”

    “卑鄙?”念冰笑了,他的声音充满了悲愤,“这都是让你师傅逼得,如果不是她,我的父母又怎么会离我而去呢?从小到大,我根本就没有过童年,父亲还在时,我们每天都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后来,父亲和母亲都被你师傅那个老妖婆害了,我有今天,完全是被那个老妖婆逼得。围了父母,就算再卑鄙的事我也愿意做,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说还是不说?”

    冰云不屑的道:“你在威胁我么?我连死都不怕,你还凭什么威胁我?”

    念冰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黑色的气息,他盯着冰云,“看着我的眼睛。”冰云下意识的抬头向他看去,只见念冰眼中闪耀着黑色的光泽,一层黑色雾气不断在她眼中闪烁着,每一次闪烁她都会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朦胧几分。

    “看着我的眼睛,我是你最信任的人,看着我的眼睛,你将相信我所说的一切。”念冰的声音异常低沉,那充满磁性的声音仿佛来自梦魇的呼唤一般令冰云逐渐沉迷。

    就在这时,一股冰冷气息从冰云脑海中升起,她刚要沉迷的意识在刺激下瞬间清醒,朦胧的双眼顿时变回清澈。“你干什么?”

    念冰闷哼一声,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在地,此时,他心中充满了惊讶。他用的乃是黑暗魔法中的催眠术,在血狮堂二长老教他这个魔法的时候曾经对他说过,只要他的精神力高于对手,就可以将对方催眠,从而得到想知道的一切。但是,这个魔法在冰云身上竟然失败了,在精神力的牵引下,他的精神顿时受到了不小的震荡。幸亏他有天眼穴将精神力凝固为实体,这才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即使如此,也不禁令念冰对冰云重新估计。

    “你那诡异的手段根本没有任何效果,我说过,你就算杀了我,也别想从我口中知道任何事。”冰云冷冷的看着念冰,不屑的说道。

    念冰恨声道:“你真的以为我对你没办法么?冰云小姐,我只想知道我父母的下落。”

    冰云冷冷的看着念冰,道:“冰灵十阶违反冰神塔的规矩和外人结合,还生下了你,犯了大忌,不论他们有什么结果,也是咎由自取。”

    念冰的脸色变了,“你敢评论我父母的是非,你真正的爱过么?你没爱过人怎么知道相爱的滋味,你凭什么评论我的父母,你不配。”

    “不配,哼,我就要说,你怎么样?有本事,你杀了我。你父母就是咎由自取。”冰云在愤怒中显得有些疯狂了。

    念冰的脸变得有些扭曲,“冰云小姐,有件事你似乎忘记了,你是女,我是男,对付你,并不一定非要用死亡来威胁。我听说你们冰神塔出来的女人都自命清高的很,好啊!我到要看看,你有多么清高。”在冰云的惊呼声中,他猛的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压在冰云身上,猛的捧住她的俏脸,带着恨意,深深的吻了下去。

    冰云全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即使是先前面对死亡也没有出现过的恐惧,此时已经充满了她那双清冷的眼眸,她不断挣扎着,但以她还没有恢复精神力的虚弱身体,又怎么能与念冰的龙躯相抗衡呢?

    冰云的嘴紧紧的闭着,念冰的心因为仇恨的燃烧也变得疯狂了,他用舌头强行撬开冰云那冰冷的唇瓣,全身散发着火热的气息,探入她的小嘴之内。

    冰云此时的心情变得异常慌乱,她从没与一个男人如此接近,如此亲热,在慌乱中,她用力的去咬念冰的舌头,但念冰那被改造过的身体却异常坚韧,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念冰找到了冰云那冰凉而有些颤抖的小舌,疯狂的吸吮着,同时,他的大手已经探入了冰云衣襟之内,握住了冰凉、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高耸。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但感受却已经完全不一样,火热的感觉伴随着狂野使念冰失去了清醒,冰云的娇躯在他身下越是挣扎。强烈地刺激令念冰的心就越兴奋,冰云身上的衣服在一件件减少着,在念冰那充满魔力的大手下化为丝丝缕缕,白嫩地肌肤在充满热力的大手下泛起淡淡的潮红。冰云那如同女神一般完美的娇躯对念冰充满了无限的诱惑。仇恨、愤火等各种复杂的心情已经令他失去了理智。

    此时的冰云,全身变得更加无力了,念冰的狂热似乎融化了她这座冰山,奇异的感觉令她逐渐迷失,反抗变得越来越微弱,只能无力的捶打着念冰地后背。

    念冰放开了冰云已经有些红肿的唇瓣,吻上了她那吹弹可破地俏脸,皮肤上的温润令冰云全身一阵阵颤抖,念冰的唇已经移到了她的脖子上,在那里留下一个又一个玫瑰红的痕迹。

    低下头。念冰含住一颗蓓蕾,在身体的接触中。他的右手下意识地探入了冰云双腿之间那圣处女之地,湿润的感觉似乎在告诉他,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念冰火热的心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似的,对冰云的进攻变得更加猛烈。他没有任何经验,他的动作异常粗鲁,在冰云那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冰云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她清晰的感觉到念冰灼热地身体正在调整着位置,却根本无力反抗。

    就在剑以及履之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念冰心中响起,“老大,你不会这么禽兽吧。”

    念冰的身体停滞了,奥斯卡地声音再次响起,“老大,我只是希望你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你要继续的话,我也不阻止,你看着办吧。”

    念冰布满血丝的双眼逐渐恢复了清明。右手闪耀起一团蓝色的光芒,他猛的将凝结出的一片冰雪按在自己脸上,在冰冷的刺激下,终于清醒过来,狼狈的逃离开冰云的身体,跌倒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整个洞窟内只有念冰粗重的喘息和冰云带着娇喘的垂泣声。

    沉默持续了许久,念冰不断催动着体内的冰魔法力行遍身体每一条经脉,这才将那股强烈的燥热逐渐驱除,他的心也渐渐的冷静下来。他并没有责怪奥斯卡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反而在心中暗暗的感激,自己这是怎么了,如果真的强奸了冰云,那自己与禽兽何易,又怎么对的起深爱着自己的凤女和龙灵呢。

    抬起头,他朝冰云看去,冰云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白嫩的肌肤上散发着玫瑰般的潮红,她的喘息声比先前轻微了一些,念冰清晰的看到她那充满诱惑的娇躯上一道道淡淡的淤痕,尤其是如天鹅般的修长美颈上那一个个密集的吻痕,这些都是自己做的么?

    冰云的身体实在太诱人了,这一看,念冰刚刚压下的欲火再次蠢蠢欲动,他吓了一跳,赶忙从自己空间之戒中取出一件衣服扔到冰云身旁,“先穿上衣服吧。”一开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嘶哑。

    冰云拉过衣服,盖在自己身上,她也抬起了头,那张异常动人的俏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冰冷,泪眼朦胧的看着念冰,那深深的怨毒令念冰心头不禁一颤,以他强大的精神力,竟然敢与冰云对视。低下头道:“对不起。”

    冰云没有吭声,她现在骂念冰念冰心中反而会舒服一些,但是她并没有,眼中的怨毒逐渐消失了,那原本动人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死寂。双手紧紧的攥着念冰扔给她的那件金色魔法袍,关节因为用力过度而显出素白之色。

    站起身,念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像逃跑似的离开了洞穴,他不敢在这里再呆下去,因为他怕看到冰云那死寂的眼神,心中充满强烈的悔意。本来,他是恨冰神塔每一个人的,但自从与冰云接触以来,他发现,冰云冰冷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善良的心,这一点,从她对猫猫的态度上就能轻易的看出来。虽然她对自己一直非常戒备,却也没有用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在冰月城时甚至没有动用冰神塔的人来抓自己,只是一直在等待着,可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竟然这样伤害一个女孩子,她是那么纯洁,可自己呢?

    带着烦躁的感觉,念冰飘身而起。在风元素地作用下投入山脉之中。

    当念冰重新回到洞穴时,冰云依旧保持着先前的样子,连动作都没有变,眼眸中的死寂变成了呆滞。似乎并没有发觉念冰回来似的。

    念冰将背上扛着地熊皮铺在地上,低声道:“冰云,你到熊皮上休息吧,我已经处理的很干净了,用魔法祛除了上面的腥气,现在的天气有些冷了。”

    冰云没有动,依旧那么坐着,连看也不看念冰一眼。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没有动。

    叹息一声,念冰弯下腰。一手搂住冰云,另一只手伸进她腿弯之中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当他的手碰到冰云的身体时,明显感觉到冰云全身一颤,但她却没有动,也没有反抗。任由念冰将自己的身体放在柔软厚实的熊皮之上。念冰帮她拉了拉身上的魔法袍,盖住露出的白皙肩膀。此时,冰云自己地衣服已经完全不能穿了,堆在一旁。令念冰尴尬不已。见冰云依旧没有动静,只能自言自语般的道:“我去给你弄点吃地。”

    说完,念冰右手轻挥,一团魔法火焰在冰云身旁亮起,不但使洞穴内变得更加明亮,也带来了几分温暖,他抱着冰云时感觉到她的身上很冰,血液似乎流通顺。念冰将自己的六柄神刀收回空间之戒,再次看了冰云一眼后。这才向外面走去,他刚才在山中杀了一头正准备冬眠的黑熊,熊掌被誉为海内八珍之一。是不可多得的上好补品。之前因为冲动对冰云作出的一切令念冰非常后悔,潜意识中总觉得要补偿她一些什么。

    厚实的熊皮虽然说不上柔软,但至少比地面要舒服多了,冰云地魔法力被念冰封印后,她也能感受到真切的冰冷,呆滞的眼神动了动,缓慢的将盖在自己身上的魔法袍穿上,连斗篷也带在头上,念冰那宽大的魔法袍顿时遮盖住她身上每一寸肌肤。此时,冰月帝国已经进入了初冬,虽然在这里是洞穴深处,但外面凛冽的山风使这边山脉的温度早已经降低到冰点之下,在念冰去猎杀黑熊的时候,冰云地身体早已冻的有些僵硬了,此时在熊皮和魔法火焰的作用下,才渐渐暖和起来。魔法火焰最大地好处就是不会产生烟雾。

    一会儿的工夫,浓郁的香气飘动在洞内每一个角落,那是一股甜甜的香气,充满了诱人的味道,冰云蜷缩在熊皮上,依旧是呆滞的样子,但她那因为寒冷而变得苍白的脸色已经有了几分血色,仿佛没有闻到那香气似的。

    念冰的脚步声响起,各种厨具他一直都是带在身上的,每到一座大城市,他都会补充自己需要的各种调料,做饭自然是再容易过的事了。他手中捧着一个大盘子来到冰云面前蹲了下来,打开盘子上面的盖儿,顿时,一古无与伦比的浓香四溢而出,盘子内没有什么多余的布置,只有两只巨大的熊掌,熊掌色泽金黄,表面上汁液流淌,那带着微甜气息的浓香断刺激着念冰和冰云的嗅觉。

    看冰云还没有什么反应,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冰月帝国地处极北,这边的各种动物以皮毛细密厚实,肉嫩多脂而闻名。这只冰熊是不可多得的好材料,他即将进入冬眠,体内储存了大量的能量,而这些能量,大多又集于四只熊掌之内,我以蜜制之法,将蜂巢放与熊掌上以文火慢蒸,每当熊掌即将熟透之时,以冰元素注入其中,再蒸,连续三次后,将熊掌内潜藏的营养和那充满野性的味道完全激发,混合了蜂蜜的甜香,需要再添加任何调料,只要趁热食用,滋补养颜,在这冰冷的环境下最为合适。冰云小姐,不想品尝一下这人间美味么?”

    冰云缓缓抬起头,怨毒的瞪视着念冰,依旧一言发。念冰看到她怨毒的眼神,反而感觉到舒服了一些,至少,这比先前的死寂要强多了。

    念冰手腕一翻,将装有鬼雕的布囊取了出来,从中抽出最大的一柄鬼雕,鬼雕在他手指间跳动,顿时割下一块汁浓肥厚的熊掌肉,递到冰云面前,“来,吃点吧,我做出的东西,味道肯定是不错的,难道你不想品尝一下么?”

    冰云依旧恨恨的瞪着念冰,却动也不动,念冰眉头微皱,道:“看你的样子,恨不得把我剥皮抽筋、碎尸万段才能解心头之恨,可是,你要是饿死了还怎么向我报复呢?想要杀我,你就保持体力才行,那样你才会有机会。”

    “你去死。”冰云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一般,极寒的感觉连念冰也不禁心中一冷。

    念冰流露出一丝苦笑,道:“至少我现在对你没有恶意,先前是我对,但你要明白,是你先侮辱了我的父母我才会那么冲动的。不吃么?难道你要让我用嘴喂你不成?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如果你执意吃,我也只能亲自喂你,你应该明白,你现在根本没有反抗我的力量。”

    冰云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充满恨意的美眸中多了一分惊慌,下意识的张开依旧有些红肿的小嘴,念冰微微一笑,在冒着腾腾热气的熊掌上吹了吹,这才送入冰云口中,看着她将这滋补的美味吃了下去。

    嫩滑的熊掌肉充满了甜香之气,冰云在吃下第一口熊掌时,眼中的恨意不由得消失了一瞬间,如此美味的食物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诱惑,温暖从体内升起,顿时感觉舒服多了。此时,念冰又已经又将一块熊掌送到她嘴边,冰云想接过鬼雕自己吃,但她的精神力还远未恢复,再加上先前的强烈刺激,全身酸软无力,别说动手了,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得任由念冰将熊掌喂入她口中。

    见冰云吃了自己做的食物,念冰暗暗松了口气,心中的愧疚得以抒解,他小心的扶着冰云坐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冰云想要挣扎,却用出挣扎的力道,一口接一口的熊掌送到她嘴边,香甜浓郁的美味使她忘记了反抗。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