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57章 父母的真正情况

    看着冰云那鲜艳的红唇开合,再感受着她身上所穿魔法袍下那柔滑的肌肤,念冰不禁心中一荡,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次要逼问冰云的计划,在这种温馨的气氛下,不断将熊掌喂入冰云口中,看着她吃下自己所做的美食,渐渐生出一种满足的感觉。让她倚靠的肩膀动了动,抬起左手搂住她的娇躯,让她坐得更舒服一些,一会儿的工夫,整整一只熊掌已经全部进了冰云的肚子。念冰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停止了喂食。

    冰云有些意尤未尽地看了一眼另一只熊掌,但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与念冰的关系,在熊掌带来的能量下,她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一些,用力挣扎了一下。念冰用自己的衣袖给冰云擦了擦嘴,扶着她重新躺回熊皮之上,自己则坐在一旁,将另一只熊掌风卷残云般吃了下去。一边吃着,他一边偷眼观察冰云,冰云目光又变成了呆滞的样子,看也不看他一眼,就那么躺在熊皮之上。念冰发现,自己似乎很留恋先前抱她时的感觉。

    吃完熊掌,念冰将东西都收拾了一下,这一只冰熊,足够他们两个吃上一个月了,以冰魔法封存,也不怕它腐坏。当收拾好一切他再次返回洞穴内时,冰云已经闭上了眼睛,但却并没有鼾声傅出。

    念冰在她身边不远处坐了下来,冰云将自己包裹得很严实,他只能从魔法袍外看到那动人的曲线而已,想起自己侵犯冰云时的样子,心中不禁一荡,道:“冰云,我知道你没睡着,不如这样,我们聊聊如何?请你相信,我真的没有想伤害你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

    冰云猛地睁开双眼,念冰又看到了那充满怨恨的双眸,“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就算你杀了我,我都不会像现在这么恨你。”

    念冰有些目瞪口呆地道:“这个,这个,当时我确实没有克制住自己。不过,最后关头我能停下来已经与自己斗争半天了,还好没有坏了你的清白。我知道你恨我,但也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啊!或许你师傅现在已经在寻找你了,但我说过,她根本不可能找到这裹来。”

    冰云冷冷地看着念冰,“从小到人,除了我父亲以外,还没有一个男人碰过我。你先后两次如此侮辱于我,还说没有坏了我的清白。”

    念冰苦笑道:“做都已经做了,那你想怎么样?要不我让你摸回来?”

    “你……”冰云气得全身一阵颤抖,“你卑鄙,你无耻,你下流。现在你要是不杀了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看着冰云愤怒的样子,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好啊!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看来,不论我怎么说你都不肯告诉我父母地下落了。那好吧,我也不逼你,你放心,我也绝不会再侵犯你,我们就在这裹耗下去好了,我有的是时间,除了不能离间这裹以外,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起居。我们就在这裹生活上一段时间好了,什么时候你觉得烦了,就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我立刻就会放你离开,至于你想怎么报复,我等着。”

    “谁要和你在这裹生活。”冰云不知道哪裹来的力气,猛地从熊皮上坐了起来,恨恨地看着身旁的念冰,挥手就向他脸上扇去。

    啪,念冰英俊地面庞上多了一个清晰的手印,打了他一巴掌,反而是冰云自己楞住了,下意识地道:“你怎么不躲?”

    念冰轻叹一声,道:“之前冒犯你是我不对,受你一掌也是应该的,你要是不解气,再打两下就是。”

    冰云又抬起了手,但她的手却没有落下,“哼,你想得美,我就不打你,我就要让你受到自己内心的谴责。”

    念冰嘿嘿一笑,道:“你是这么想的么?你也说了,我是一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一个小人会为了自己做的事而惭愧?那你也把我想得太纯洁了。不过,说实话,冰云小姐你的身材还真是不错。”

    “你……”冰云扬起的手终于又挥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却被念冰握住了手腕,“刚才不打,现在可不让打了。”念冰将冰云送回熊皮上,用熊皮把她的娇躯裹起来,冰云想要挣扎,却听念冰道:“你最好保持现在的样子不要动,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现在只穿我一件魔法袍,裹面可全是真空的,万一我又一次兽血沸腾了,我可不能保证还会在最后关头停下来。”

    一听念冰这么说,冰云立刻停止了挣扎,一边狠狠地看着他,一边拉紧身上的熊皮,只露出头在外面,“念冰,你小心吧,说不定在你做菜的时候我就扔个刀片进去,让你吃得肠穿肚烂。”

    念冰嘿嘿一笑,道:“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我清楚得很,现在你用不了魔法,上哪裹去找刀片?而且,就算我真的吃了刀片恐怕也死不了。”

    冰云干脆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怎么说也不可能说得过念冰,只会自己找气受。合上双眸,她不断凝聚着自己失去的精神力,寻找与魔法力联系的办法,只有恢复实力才有可能逃出这裹。

    见冰云不再理会自己,念冰转身向外走去,他有句话并不是骗冰云的,如果再多看几次她那动人的身体,恐怕念冰真的会把持不住。

    念冰刚从内洞走出去,冰云就挣开了眼睛,她用最快的速度从自己头发中摸出一支长约三寸,白玉制作的小管,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起来。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但那小管上却散发着一层莹润的光泽,冰云眼中的恨意强盛起来,她似乎已经看到念冰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念冰与冰云两人就这么耗上了,除了限制了冰云的魔法力和自由以外,念冰对她的照顾非常细致,每天都换着样的给她做各种美味的食物。内洞中已经被各种动物的皮毛布满,再加上魔法火焰的不断燃烧,使冰云根本不会有寒冷的感觉。

    念冰知道她喜欢干净,甚至用风系魔法在洞穴内开凿了一个深达半丈的坑,再以冰、火两种魔法弄出热水给她洗澡。从那天开始,冰云很少跟念冰说话,饭菜做好就吃,热水弄好她就洗澡。念冰并没有和她一起住在内洞之中,自己在外面洞口处修炼,他每天都会询问冰云一次关于父母的事,冰云也不理会,两人都在等待着,只是等待的东西不同而已。十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每当念冰做饭的时候,冰云都会主动跟在他身旁,趁念冰一不注意,就扔点石块之颠的东西进锅,可惜的是,每一次都被念冰察觉。念冰也没有责怪过她什么,只是重新再做一次,依旧让她吃到满意。每天吃着极品美食,与刚到这裹时相比,冰云那白皙的肌肤变得更加莹润,原本瘦弱的娇躯也显得丰满了一些,看上去更加动人了。

    “冰云,我回来了。”念冰的声音从外面傅来,正在盘膝冥想的冰云睁开眼睛,看着念冰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洞口处。黑暗魔法的禁魔咒她试了不知道多少次,每当她突破一层禁制时,都会被念冰立刻察觉,重新在她体内再次布下禁制。

    念冰将手中东西放在一旁,微笑道:“你看,这是我在不远处一座山谷中找到的,那裹是一个小盆地,温度比这边高了不少,居然还有植物生长,这种果子你认识么?能不能吃?”说着,他指了指自己拿回来的东西。

    冰云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颗颗紫色的果实,龙眼大小的果实散发着轻微的芳香,一颗颗晶莹剔透如同宝石一般。她摇了摇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果子,吃就是了,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她的声音已经没有那么冰冷了,虽然对念冰依旧充满敌意,但却已经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有一点念冰判断错了,冰云并不害怕孤寂,以前在冰神塔修炼时,比这裹还要冷清得多,每天只吃一点干粮,哪有品尝着念冰所做的顶级美食美妙?何况,虽然她恨念冰,但有念冰每天跟她说话,根本就没有寂寞的感觉,除了失去了自由和不能控制魔法,这裹的生活反而比冰神塔要舒服多了。而且,念冰从那天以后,连碰都没再碰过她一下,心中虽然恨意依旧,却也不那么强烈了。

    念冰笑道:“算了,那还是不吃了吧,我可舍不得死呢。冰云,你就算不告诉我冰神塔中的事,那你告诉我,我父母是不是真的没死?”

    看着念冰那充满期望的眼神,冰云心头一软,没有吭声,却轻轻的点了点头。

    念冰大喜,“真的,那太好了,他们没死,他们竟然没死。”他兴奋得跳了起来,却忘记这洞穴在开凿时只有两米高,砰的一下,头顿时撞在了洞顶,虽然他的身体结实得很,但还是撞了个头昏脑胀,惊呼一声摔倒在地,捂着脑袋痛呼出声。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看着念冰那狼狈的样子冰云发自内心的开怀大笑,念冰抬头向她看去,笑起来的冰云竟然如此之美,美得令人窒息,他的眼神完全呆滞了,“冰云,你笑起来真美,为什么老是板着脸呢?”

    冰云楞了一下,脸上笑容收敛,冷哼一声,道:“只要你倒霉,我当然开心了,我凭什么要笑给你看。”

    念冰微微一笑,坐了起来,道:“好,不笑就不笑,不过,不管怎么说,也要多谢你告诉我父母的情况。今天咱们加餐,我多给你做几个菜,算是感谢吧。”说着,他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看着念冰离去的身影,冰云的目光逐渐变冷,转向地面那些紫色的果贵,那真是毒药么?师傅曾经说过,越毒的东西色彩就越鲜艳。这果实看上去如此漂亮,很有可能是剧毒之物,可是,要不要毒死他呢?冰云的内心激烈地交战起来。念冰这十天来对她的种种好处不断浮现在眼前,但是,他却险些强暴自己的情形同样令她恨意难平。就这么算了,自己不再恨他了么?不,这绝不可能!可是,为什么自己每天看不到他的时候,心中却会产生思念的感觉呢?不,不可能的,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卑鄙的家伙。她的心乱了,猛地,她一把抓过那些念冰拿回来的果实,揪下一把攥在手中,喃喃地自言自语道:“师傅,云儿的身体已经不干净了,云儿的心也乱了,再不是那么纯洁,师傅啊!云儿对不起您的教导,如果这真是毒药,就让我和那混蛋一起死吧。我不能原谅他,但如果再这样下去,或许,或许我真的会不再恨他。就让上天来决定一切,希望这将是一个了断吧。”想到这襄,她毅然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念冰双手中不断幻化出各种光芒,准备好的食物材料渐渐在他手中魔法的作用下变成极品美食。得到父母没死的消息,念冰心中说不出的兴奋,今天的烹饪比往常更要卖力得多,当冰云走出来时,他已经做好了两个简单而又复杂的菜。

    “冰云,你来得正好,快帮我看着点汤锅,用这个勺子搅和着,我出去拿点冻肉进来,一会儿就有得吃了。”说着,他转身朝洞外走去。

    拿着依旧残留着念冰体温的勺子,冰云的目光有些呆滞了,念冰英俊的相貌在兴奋中充满了阳光的气息,看着热气腾腾的汤锅,她的心突然很痛很痛,但是,她却依旧毫不犹豫地将那些紫色果实扔入汤中,同时,也将几个果实送入自己口中。

    用汤勺将果实碾碎,融入汤汁之中。死就死吧,论他在自己心中是什么样的位置,自己也陪着他一起死。死志已生,冰云反而想开了,缓缓的搅动着汤勺,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美。

    一会儿的工夫念冰就回来了,因为心中的兴奋,他并没有发觉冰云有什么不妥,接过勺子,魔法光芒再次闪现,继续着他的烹饪。

    冰云靠在一旁的墙壁上,动人的目光始终落在念冰那如同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中,她的心在这一刻完全放开,她发现,专注的念冰是这么英俊。目光有些迷离了,她不愿意再去想什么仇恨,也不愿意再想任何其他的事,此时此刻,她眼中只有念冰高大挺拔的身姿。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的很快,念冰完成最后一个动作,笑道:“好了,做完收工,四菜一汤,不错吧。来,冰云,我们可以动手了。”

    当念冰转身看向一直站在那里的冰云时,惊讶的发现,这朵冰雪中孤傲的腊梅竟然正微笑的看着自己,那绝美的俏脸如同春风解冻一般,没有任何冰冷的痕迹,甚至在她那动人的大眼睛中已经没有了仇恨的痕迹,“念冰,今天我想到里面去吃,好么?外面有点冷。”

    念冰楞了一下,自从那天喂冰云吃过熊掌以后,他们每次吃饭都在外面,吃完饭后冰云就会回到内洞,这还是第一次她主动要求自己到内洞去吃。也是来到这里后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冰云地温柔反而让念冰有些不适应,试探着问道:“冰云,你没事吧?”

    冰云微微一笑。道:“你不是说我笑起来的时候很美么?走吧,我们到洞里去吃。”说着,主动拿起两盘菜,向洞内走去。

    念冰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冰云这毕竟是好的转变,心中暗喜,说不定,今天就能从她口中套出些什么呢?赶忙拿着剩余的食物跟了进去。

    “好吃么?”坐在兽皮上,念冰一边吃一边问着冰云,他发现。今天冰云似乎很开心似地,绝美的容颜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身边有一个美女陪着吃饭。而这美女又似乎因为自己而笑,这种感觉是非常美妙的。

    冰云点了点头,道:“念冰,你知道么?第一次吃你做的烤肉时我才知道,原来食物还能这么美味,我本来饭量很小的,可吃了你做的饭后。饭量却增加了许多,你做的食物比我以前吃过的都要美味的多了,吃这样地东西本身就是享受。”

    念冰微笑道:“能得到冰云小姐的赞许是我地荣幸,这还是你第一次称赞我做的东西好吃,虽然我自己也一直这么认为。”

    冰云微笑道:“刚夸你一句你就开始自大了,难道你就不能谦虚一点么?你吃点这个,我觉得这个最好吃。”说着,竟然主动将自己面前的菜肴夹入念冰碗中。

    念冰楞了一下,放下手中筷子。探手摸上冰云的额头,冰云身体一颤,赶忙向后闪躲。“你干什么?”

    念冰疑惑的道:“冰云,你今天很怪啊!我想看看你是是发烧了。”

    冰云俏脸一红,道:“你才发烧了呢,难道你希望我像以前那样对你?”

    “不,不,当然不是。”念冰连连摇手,道:“你现在这样才像一个真正的女人,冰云,你真的很美。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所怀疑,其实,我并不像你想地那样不堪,想听听我的故事么?”

    冰云点了点头,盛出两碗热汤,一碗递到念冰面前,另一碗端在自己手中,“你说吧。”

    感受着冰云的温柔,再联想到未死的父母,念冰心中一片温暖,当下,他将自己从记事以来的经历缓缓向冰云诉说着,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当他边说边喝下那碗热汤之时,都没有发觉冰云那奇异的眼神,冰云见他喝了汤,自己也将碗中的热汤喝了下去。

    “什么?你帮燕风蹬上皇位只是为了一个女人么?”冰云惊讶的看着念冰。

    念冰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灵儿为我付出了那么多,一直在默默地等待着我,我又怎么能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呢?现在已经没事了,等你什么时候告诉我父母的下落后,我就先去找灵儿,然后再想办法摸入你们冰神塔救出父母。我这一生并没有太大的追求,只是希望能和父母,能和自己所爱地人在一起过上平静的生活。再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够夺得厨神大赛的冠军了,这是我师傅的遗志,必须完成。现在想想,如果爸爸、妈妈和我心爱的女人们每天都能吃上我做的饭菜,那将是多么温馨的一幕啊!”

    看着他眼中的憧憬,冰云鼻端没来由的一酸,她突然发现自己后悔了,后悔将那果实放入汤中,她深切的感觉到念冰竟然是一个如此至情至性之人,他所做的一切为的只是亲情啊!这样的人,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再恨他呢?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低下头,冰云黯然道:“对不起。是我看错你了。念冰,你想知道你父母的情况么?我告诉你吧。”

    念冰从心中的憧憬中清醒,因为激动身体有些颤抖,“你,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愿意告诉我么?”

    冰云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愿意告诉你。”对于一个死人来说,秘密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她先吃了那紫色的果实,此时小腹已经开始产生了绞痛的感觉,她很清楚,以自己的体质,普通毒素根本没有什么作用。那紫色果实必然是什么剧毒之物,既然都要死了,自己能做的,就是完成念冰最后一个心愿。深吸口气,勉强压制着体内地疼痛,没有流露出丝毫不对的神色,低声道:“其实,我师傅原本是一位慈祥的长者,她虽然因为自己的实力而有些孤傲,但天性却非常善良。冰灵师姐,也就是你地母亲,是师傅最疼爱的弟子,师傅一生冰清玉洁。她一直将冰灵师姐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几乎在冰灵师姐身上付出了自己全部的心血。但是。师傅却万万没想到,冰灵师姐居然会因为一个男人而背叛了她,并与那个男人私奔而逃,这个人,就是你的父亲,融氏家族的融天。”

    念冰微火道:“什么叫背叛。你们冰神塔那不许门下弟子与外人结成连理的规矩本就不合天道,难道爱也有错么?”

    冰云叹息一声。道:“你不明白的,师傅曾经说过,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就必须要有所付出,在每一个冰神塔弟子加入冰神塔前,师傅都会询问他们自己的意愿,只有当他们真心地同意冰神塔的规矩后才能正式成为冰神塔地弟子,绝不会有所勉强。既然已经选择加入冰神塔,又怎么能够背叛呢?违背了冰神塔的规矩。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师傅并没有错,或许,冰灵师姐也没有错吧。”此时此刻。她突然有些明白冰灵当初为什么要叛出冰神塔了,腹中的绞痛越来越强烈,冰云的心却越来越清醒,她深刻的感觉到了爱的滋味。

    念冰追问道:“说重点吧,我不想听你为你师傅解释什么,我只想知道我父母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冰云点了点头,道:“冰灵师姐被师傅抓回冰神塔后,师傅本想重罚于她,但是,多年地感情又岂是能够轻易看破的,师傅不但没有重罚师姐,反而将自己对魔法的领悟倾囊相授,希望师姐能够醒悟自己的错误,可是,师姐却陷的太深了,她甚至放弃了修炼,每天都只默默的念着两个名字,那就是你和你父亲的名字。这些事我都是听冰冷阿姨说的,因为那时候我还很小。后来,你父亲竟然带着你在师傅准备传师姐衣钵之时到冰神塔捣乱,而师姐一看到你父亲,似乎什么都忘记了,竟然在那个时候主动放弃了继承师傅衣钵,想要和你父亲一起逃离。直到那时候,师傅对师姐才完全失望,在愤火之下,下了重手。你是幸运的,利用空间魔法卷轴逃脱,后来,负责追杀你地冰鲁师兄回来后说你已经坠河而亡,从那天开始,师傅的情绪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变得非常怪异,动动就会大发雷霆,等我长大后才明白,师傅在伤心啊!冰灵师姐的背叛对她地打击太大了,但是,师姐和你父亲确实没死,师傅虽然恨极了他们,但却终究无法向自己待之如女的师姐下狠手。于是,就用强大的冰系魔法将他们封印在冰神塔的寒冰地狱之中。那是一个冰的牢笼,被师傅施加了强大的封印,每天会有专人给他们送些吃的。这一关,就是近十年的时间。我曾经偷偷去看过他们,冰灵师姐和你父亲似乎并没有因为被关押而如何,他们只是静静的修炼,抵御着寒冰地狱的寒流。”

    泪水,知不觉间顺着念冰的脸庞流淌而下,“是啊!他们终于能够在一起了,虽然是被关押在一起,也终究是在一起了啊!冰云,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那寒冰地狱又在什么地方?咦,冰云你怎么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念冰终于发现了冰云的不妥,同时,他也突然感觉到小腹传来一阵微弱的疼痛,他现在是龙体,根本会有什么病痛,突然而来的疼痛顿时令他脸色大变,指着冰云道:“你,你下毒了?”

    冰云凄然道:“这也是为什么我刚才会对你说对起。就算我现在跟你说我后悔了,恐怕你也不会相信吧。一切都已经晚了。你放心吧,师傅永远也不会杀你父母的,上次我跟你说的时限都是骗你的。我把你刚才采回来的果子放在了汤里,那应该是毒药,我们就一起死吧。”

    念冰强忍着小腹的疼痛,恨声道:“就算我那天侵犯了你,可是,这些天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你,你难道还忘不了仇恨么?不,我不会死的,我还要去救爸爸、妈妈,我绝对会死的。”七彩光芒亮起,天眼领域将他和冰云完全罩在内,祛除邪恶和一切负面气息最有效的光元素亮了起来,乳白色的光芒笼罩着两人的身体,念冰凭借强大的精神力直接将光元素向自己小腹处探去。

    就在念冰催动光元素想驱除体内毒素之时,已经做好了死亡准备的冰云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小腹处的疼痛竟然在逐渐减弱,一股股热流奔腾而来,侵袭着自己的经脉,在那灼热感觉的烫慰下,全身说不出的舒服,白皙的皮肤升起一丝潮红,她的目光变得有些迷离了。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渴望被那股热流引动,冰云突然感觉到自己好热好热,身体仿佛要燃烧一般,奇异的感觉不断从体内升起。

    念冰催动着光元素进入小腹,在庞大的光元素作用下,疼痛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就在他刚刚松了口气的时候,与冰云同样的感觉出现了,灼热侵袭全身经脉,舒服的感觉使他长出口气,心中暗想,自己的人品真是好啊!那果子恐怕不但不是毒药,反而是补药了。就在这时,他的目光转向冰云,吃惊的发现,冰云俏脸大红,樱唇微启,不断的呼出一口口热气,眼波中水雾流转,迷离的目光看着自己,娇躯不断在地上扭动着,一只手握住自己胸前的丰满,而另一只手已经掀起魔法袍,插入自己大腿深处轻轻的摩挲着,她那双修长圆润的美腿刚一入眼,念冰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爆炸了一般,先前的灼热瞬间变成了极热,顷刻传遍全身,即使是他的精神力再强,这一刻他的眼睛也无法离开那动人的娇躯,强烈的刺激使他忘记了一切,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魔法力,就连奥斯卡通过灵魂急切的呼唤也被自然的过滤了。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