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冰火魔厨》->正文

第160章 逃跑的冰雪女神祭祀

    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灵儿,对不起,恐怕我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金色的光芒再次燃烧到了极限,念冰凝聚起自己最后的能量,仰天发出一声高昂的长啸,合上眼眸,第三滴天使之泪出现了,这一次,天使之泪直入高空,一道强烈的银光从念冰天眼中射出,带着那滴天使之泪,转眼间消失于天际。

    释放出自己最后能量,念冰眼中的金光顿时暗淡下来,金色的天空也逐渐恢复正常,他额头上那只银色的眼眸疲倦的闭合了,背后六只金色光翼化为幻影而去。光明系神降术天使之泪,终于在念冰耗尽了自己全部能量的情况下结束了。

    金色的光芒逐渐收敛,首先褪去光明的是念冰那刚恢复不久的金发,脚下踉跄了一下,金色光译逐渐脱离,这一次,他已经不再是白发,而是充满死寂的灰色,灰色长发没有任何光泽,整齐的漂浮在他背后,这一次,他并没有迅速衰老,生命力的脱离使他的精神逐渐萎靡。看着昏迷的冰云和凤女,他脸上流露出一丝柔和的微笑,玉如烟道:“妈,麻烦您好好照顾她们吧,我最后能够留给她们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卡卡,接管我的身体。”

    凭借着最后的精神力,念冰强行将自己的灵魂收扰,趁着生命诅咒尚未结束之前,将灵魂送入天眼穴之中自行封印。他那充满死寂的身体缓缓软倒在地,再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玉如烟惊呼一声,赶忙扶住念冰,当如碰到念冰的时候,念冰的身体已经冰冷了。如果不是身体受过龙魄的改造,此时的他早已壮变得衰老。念冰体内,充满压抑气息的奥斯卡能量表失去了念冰的压迫和阻隔后终于释放,奥斯卡的心很痛很痛,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念冰身上发生地一切了,他知道。念冰是因为不能原谅自己才这么做地。否则,他只要治疗好冰云之后取消神降术,至少还能剩余一半的生命力,但是,现在的念冰已经沉睡了。彻底的沉睡了,这一次,比起上次更加直接,是他自己一心求死啊!

    冰冷的气息笼罩在洞口附近,轻咦声中,一个冰霜般的身体出现在洞口处,“如烟,怎么是你?难道刚才那光明系的神降术是你发出的?”

    玉如烟有些呆滞的抬起头,她看到了一脸惊讶之色的冰雪女神祭祀,“前辈。”

    冰雪女神祭祀身形前飘。来到玉如烟身旁。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冰云、凤女和念冰,捻冰那充满死寂的样子令她吃了一惊,“怪不得我这几天找不到冰云的气息,原来是被他抓来了。冰云怎么了?她身上的光明气息怎么如此浓郁。”

    玉如烟苦涩的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晨晨地清白失表念冰手中,当我赶来时本想教训念冰,但却被晨晨挡了一剑。我地斗气刺中了她的心脏,念冰为了救晨晨,发动了先前那个魔法,那是神降术么?”

    冰雪女神祭祀脸色大变,“你说什么?云儿的童身被破了。混蛋,我要将他碎尸万段。”说着,抬手发出一股寒流就向念冰的身体卷去。

    “不要。”银色斗气挡住了冰雪女神祭祀地攻击,玉如烟挡在念冰身前。

    冰雪女神祭祀微怒道:“如烟,你于什么?冰云可是你的女儿。”

    玉如烟叹息一声,道:“前辈,念冰已经去了,您又何必再毁坏他的尸体呢?冰云在弥留时说过,她与念冰发生她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更何况,念冰为了救她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他的罪已经赎了,他是我的干儿子,我要将他入土为安才行。”

    冰雪女神祭祀蹲下身体,按上冰云的腕脉,通过精神力的探察,她很快就发现了情况,“天使之泪,居然是神降术中号称最慈悲的天使之泪。不可能,以这小子的能力根本不可能用出这个魔法,他最多也只不过是一个魔导师而已,而且还不是光系魔法师,怎么可能用出光系的神降术?如烟,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他是怎么用出这个普照大陆的光明魔法?”

    玉如烟叹息一声,简单的将先前发生的一切叙述了一遍,听了她的叙述,冰雪女神祭祀眼中流露出一丝奇异的光芒,“原来如此,他为了用出神降术竟然完全燃烧了自己的生命。”瞥了一眼地上的圣耀刀,“再加上这柄光明系的顶级宝石,才能用出天使之泪。如烟,你骗我对不对?冰云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和这混蛋发生那神事?冰云从小在我的教导中早已经抛弃了男女情爱,专注于魔法。”

    玉如烟摇了摇头,道:“男女之间的感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前辈,冰云已经失去了童身,她的王族之羽也已经觉醒了,我想,她不在适合留在冰神塔,我要带她回奥兰帝国。

    冰雪女神祭祀断然道:“不行,冰云是我的弟子,就算如失去了童贞你也不能带她回去。难道你忘了,当初在你第一次带她来到冰神塔的时候我就说过,入我门中,永不反悔。如果不是我,在凤族的追杀下你能保的住女儿么?何况,当初你送冰云入冰神塔时,她天生九寒之体,如果不走我的悉心传授,将九寒之体转化为适合修炼冰系魔法的体魄,如恐怕她已经死了。怎么?现在看她的九寒之体已经在天使之泪的作用下解除,就想带她回去么?”

    玉如烟脸色微变,道:“前辈,您说的确实是事实,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很感谢您对晨晨的教导,但是,现在念冰死了,晨晨又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我一定要将她留在身旁好好安慰,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才团聚,请前辈成全。”

    冰雪女神祭祀脸色一冷,“不用说了,冰云必须跟我回冰神塔,早在她进入冰神塔的那一天起。她就已经不再是你的女儿了。我允许她每年家一次。已经是最大的宽容,既然你现在想反悔,那我就让你永远也见不到她。”

    银色的圣斗气在玉如烟身体周围燃烧着,她踏前一步,凝视着冰雪女神祭礼。“没有谁可以抢走我的女儿,前辈,您也不例外。”

    冰雪女神祭礼冷然道:“怎么?你还想和我动手不成?虽然你在凤族中算最有成就的一个,但想和我抗衡,你差的还太远了。”

    玉如烟身上地银光更盛了,墨绿色地长发在斗气的作用下向后飘扬,她坚定的道:“前辈,为了女儿,我可以付出一切,包括我自己的生命。”一边说着。她轻飘飘的向冰雪女神祭祀拍出一掌。凝练地圣斗气在空中凝结成一股,悄无声息的奔向冰雪女神祭祀胸前。她并没有指望这全力一掌能够击败冰雪女神祭礼,只想将如先逼迫出洞再说。

    面对接近神师级别的武圣全力一掌,冰雪女神祭祀并没有后退。时间也绝不够她吟唱咒语,右手一翻,同样拍出一掌。金色光芒在蓝色的六芒星簇拥下飘然而出,在精神力的锁定中直接从正面迎上了玉如烟的攻击。

    玉如烟从没想到过冰雪女神祭祀居然能用这神方法与她抗衡,斗气相接,哧的一声轻响,两人身体同时一颤,但冰雪女神原地未动,而开启着王族之羽的玉如烟反而后退一步。她的脸色顿时变了,失声道:“皇极穴,你竞然开启了皇极穴。”除了这个理由外,她实在想不出冰雪女神祭祀凭什么能与自己的圣斗气相抗衡了。

    “不错,算你还有点眼力,现在,你觉得自己还能够和我抗衡么?”冰雪女神祭祀平静地看着玉如烟。

    玉如烟倒吸一口冷气,本来,她以为自己凭借着凤凰无、九变还能够与冰雪女神祭礼对抗一下,虽然肯定无法获胜,但至少有几分机会带两个女儿离去,只要看到凤女请醒,和母女之力逃脱应该问题不大。但是,冰雪女神祭祀竞然开启了第三窍穴,还是最强地皇极穴,她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战胜对手。

    冰雪女神祭祀见玉如烟沉默不语,淡然道:“好,我就给你个机会,我想,你也不愿意让冰云受到伤害,我们到外面去,只要你能战胜我,我就让你带冰云走。”她的话语中充满了强烈的自信,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是无敌的存在。

    玉如烟深吸口气,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我有地选择么?冰雪女神祭祀阁下。”

    冰雪女神祭祀冷冷的道:“当初我肯收下冰云,一是看你们可怜,二是看冰云确实才很大的潜质,她既然已经是我地徒弟,我就不可能让你再带她走。来吧。”一边说着,她在蓝色光芒的衬托下飘然出了洞穴。

    玉如烟看了一眼地上的冰云和凤女,深吸口气跟了出去,她现在只是希望凤女能够早些清醒过来,只有那群,才有机会逃离。

    冰雪女神祭祀漂浮在半空之中,一团团冰元素凝结成一朵朵绚丽的冰花围绕着她身体周围漂浮着,看玉如烟张开羽翼跟了出来,她冷冷的道:“拿出你最强的本事吧,否则你输了也不会心服。”

    玉如烟低喝一声凤幻魔身,实质的身体竟然如同融入火焰之中变得虚幻了,灼热的气流席卷而出,滔天火焰在空中会聚成一股,形成一股火焰龙卷风,凤凰九变从第二变王族之羽进入了第三变。刹那间,她的银色斗气转化为凤族特有的九离天火,在金色火焰的燃烧下气势顿时大盛,将身体周围的冰冷压迫在外。

    玉如烟仰天长吟,火焰将她那澄澈的眼眸也染成了金色,金色火焰瞬间覆盖方圆三丈之内冲天而起,天空中的云,在红色光芒的照耀下完全被染成了血红色,她那背后红色的羽翼边缘闪耀着淡淡的金光,奇异的是,那看似强烈的火焰却没有带出一丝灼热的感觉,这是九离斗气极度燃烧所产生的特殊效果。

    “凤——影——三——分——。”红光一闪,在那直径三丈的全红色大海之中出现了三道身影,三个完全一样的虚幻玉如烟,同样的火红色羽翼,同样的金色双眸。

    感受着玉如烟的强大,冰雪女神祭祀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神光,低沉的吟唱声中,冰的气息逐渐变得强大起来,压制着玉如烟迎面而来九离气息。玉如烟低估了她,她同样也低估了作为奥兰帝国第一高手的玉如烟。

    三个展开双翼的玉如烟同时开口,“凤凰真正的颜色并不是红色,也不是金色,在传说中记载,我们的祖先凤凰,拥有着鸡头、蛇颈、燕颌、龟背、鱼尾、羽呈五彩色的特点,凤凰九变之第五变,凤——凰——振——翼——五——彩——动——。”

    最先出现变化的是三个玉如烟背后的羽翼,原本金红色的光芒在律动中出现了五彩波纹,虽然依旧是以金红色为基础,但是,渲染着五彩光芒的羽翼看起来要绚丽的多,三个身体同时伸出右手,五彩火焰在手中凝结,五彩光芒凝结成长约三尺的一根翎状物,三身六翼同时扇动,激昂的凤鸣之声响彻天地。

    三个五变的玉如烟带给冰雪女神祭祀巨大压力,她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右手、胸口、小腹上的三个窍穴同时释放出金银光芒,两金一银,三色光芒在先天之气的支持下形成一个贴身光罩,将冰雪女神祭祀的身体笼罩在内。此时的玉如烟已经不是一名武圣了,而是代表着武圣境界顶峰的三个武圣,而且是完全心意相通的三武圣。她的凤影分身绝不是幻影那么简单。

    为了救出女儿,此时的玉如烟再也没有任何保留,三个身形同时高举起手中的凤凰翎,在空中一点处汇合,五彩光芒围乱着那一点而不断地凝聚着,在九离斗气的强烈波动下,她的身体再次发生了变化,“萧韶九成,凤皇来仪。”三道身为同时化为五彩闪电瞬间融入那三枚凤凰翎散发而出的五彩光团之中。三根凤凰翎掉转,五彩光芒瞬间大放,在膨胀的光芒中,凤呜之音贯穿天地,“凤——凰——六——变——身——如——凤——”第六变,是的,玉如烟已经完成了凤凰九变中的第六变,也正是因为他能够达到第六变的境界,所以,她才是最接近神师的武圣。

    一只长达十丈的巨大五彩凤凰漂浮在半空之中,五彩波纹不断地向外扩散着,在庞大的压迫下,将冰雪女神祀漂浮在令中的身体压迫出百丈之外。

    冰雪女神祭祀的脸色终于变了,玉如烟身化彩凤,实力已经提升到了顶点,她很清楚,除非自己再次展神降术,否则根本不可能战胜玉如烟,她对玉如烟已经有了很高的估计,但她却发现自己还是失算了。如果换做以往,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用出神降术将玉如烟击败,冰雪女神祭祀的尊严不容许任何人触犯,但是,现在这一刻她还能那么做么?就在不久前不使用咒语强行运用禁咒,再随之施展神降术,已经令她元气大伤,至今尚未恢复,面对如此强仗,如果再用出神降术,很有可能给她带来无法弥补的损伤。在这一刻,冰雪女神祭祀犹豫了。

    天空中巨大的彩凤盘旋一周,阔达十丈的彩翼张开,迎着冰雪女神祭祀,玉如烟的声音响起,“前辈,您教导冰云多年,我实在不愿意与您动手。但是,我又不能失去自己的女儿,请您放过冰云吧。”

    傲意战胜了理智,冰雪女神祭祀护体金银光芒骤然变得强盛起来,“神的尊严不容触犯,玉如烟,我说过,入我之门,永不后悔。我到要看看,你这凤族的第六变能否与我的神降术相抗衡。”

    就在冰雪女神准备吟唱咒语之时,一声嘹亮的龙吟从远方传来,一朵微小的红云不断扩大,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就来到了她们面前,那是一头火红色的巨龙,巨大的身体丝毫不比玉如烟幻化的彩凤要小,龙翼展开,风为之破。由于速度过快,在它那巨大的身体后面,留下一片淡淡的残影。

    冰雪女神祭祀刚准备开始吟唱的咒语停了下来,看着远方而来的火红色巨龙皱起了眉头。火的气息,是她最反感的,而且,她清晰地感觉到,这头火龙所附着的能量并不比她的神降术差。

    未的正是火龙王加拉曼迪斯,他发些念冰的情况不对,立刻全速赶,为了能使飞行的速度达到顶点,他变回了真身。在路上他听到了来自六龙王的呼唤,来不及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在念冰身边,就全速赶了过来。当念冰的光系神降术施展之时,他就知道坏了,但是,他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只希望自己赶来得还算及时。但是,他出发的时候毕竟在冰雪城,还是比近在咫尺的冰雪女神祭祀晚了一步才到。

    远远的,加拉曼迪斯就看到了正变身成凤的玉如烟,虽然玉如烟已经身化采凤,但曾经见过她的加拉曼迪斯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看到玉如烟他松了口气,玉如烟什么样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了,念冰的气息消失前就在这附近,在他想来,有玉如烟在,念冰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停在玉如烟幻化的彩凤身前,加拉曼迪斯龙口开启,“恩,小凤凰我们又见面了,上次我就说你的凤凰九变不止达到了第五变,看来我的判断没错。哦,这是谁啊!不是那个什么冰雪女神祭祀么?恩,也只有你的冰系魔法在人类中能够达到这个程度。”

    冰雪女神祭祀沉声道:“龙族,你们龙族在大陆上一直沉寂,如果我记得不错,在记载中,龙族是不能插手人类之事的。”火龙王的出现顿时令她乱了方寸,一个玉如烟已经不好对付,再加上一头实力不弱于自己的火系巨龙,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加拉曼迪斯嘿嘿一笑,道:“我当然不会插手了。不过,这小凤凰是我朋友的干妈,我总不能看着你对付她,如果你向她攻击,我挨上那么一下,不就可以反击了?”

    冰雪女神祭祀冷声道:“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如果有一天我到了神之大陆,我一定会将你的话稟告众神。”

    加拉曼迪斯不屑地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怕么?我们龙族是最高贵的种族,你一个小小的人类居然也敢戚胁我,触犯了龙族的尊严,我有权向你发出挑战。我想,神之大陆那些所谓的神,也不会帮你说话的。”自从当年神遗之战后能力最强的主神纷纷沉睡后,龙神在神之大陆的地位大大提升,虽然冰雪女神祭祀的实力已经可以与普通的神比拟,但身为高傲的火龙王,加拉曼迪斯还没将她看在眼中。

    “你……”冰雪女神祭祀眼中寒光大放,就在她准备不顾一切地施展神降术时,加拉曼迪斯的一句话令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别以为你是人类中的最强者就如何,我要是和小凤凰来个龙凤合鸣,就算你用神降术也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你是聪明人,就立刻滚开,换个时间,我火龙王加拉曼迪斯随时等候你的报复。”

    冰雪女神祭祀深吸口气,勉强压制住心中的怒火,狠狠地看了加拉曼迪斯一眼,驟然加速,化为一道蓝色光芒,眨眼间消失不见。

    加拉曼迪斯哼了一声,道:“作为一个人类,在仰光大陆上能修炼到这种程度也算难得了,真没想列,她居然开启了三个窍穴,还有一个是皇极穴,如果他的皇极穴进化到了中期,恐怕连我也无法对付了。”他毕竟是龙王,只是看了一眼冰雪女神祭祀的护体神光,就判断出她能力的高下。

    红光一闪,加拉曼迪斯化身为人,看向玉如烟幻化的彩凤,道:“小凤凰,你怎么也在这里?怎么又和那个家伙干上了?”

    彩光收敛,玉如烟重新恢复成人形,她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虽然她已经能够使用凤凰九变中的第六变,但这确实已经达到了她的极限,如果真的与冰雪女神战起来,结果可想而知,在没有达到第七史之前,她的实力根本不足以与神降师抗衡。

    玉如烟轻叹一声,道:“她要抓走我的女儿,所以我才与她动上了手。啊!前辈您赶快过来看看念冰还有没有救,他恐怕……”

    加拉曼迪斯心中一惊,道:“快带我去。”

    在玉如烟的带领下,他们转瞬间就已经回到了洞穴之中,加拉曼迪斯一看念冰的样子,心头顿时一沉,恕骂道:“这个不知轻重的混小子,居然真的又用了生命诅咒。这个破魔法简直就是饮鸩止渴,而且用的居然还是光明魔法,妈的,这回可是死透了。”他嘴里虽然骂着,双手却已经将念冰拉了起来,将白己纯净的火元素输入念冰体内,探寻着他的情况。

    嚶咛一声,凤女睜开眼眸,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她不像冰云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念冰的天使之泪和精神力很快就与她的身体完全融合,使她进入了先天境界。

    “啊!念冰呢?妈妈,念冰怎么样了?他……”凤女刚一清醒,就寻找念冰,她一眼就看到了加拉曼迪斯抱着的念冰,看着他那没有生机的样子,凤女心头一顫,一闪身来到念冰身前,一把拉住他的手,念冰的手很冷,凤女清晰地感觉到,在他的身体里已经没有了一丝生命的气息。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凤女呆滞地看着念冰的“尸体”。

    加拉曼迪斯沉声道:“这就要问你们了。念冰为什么要施展超自白己极限的力量?你们也不想想,如果不是以祖咒自己生命为代价,他凭什么用出本来就不是最擅长的光系麾法达到神降术的级别?”

    就在这时,念冰的身体一阵顫动,皮肤上闪耀起一层灰色的光泽,缓缓睜开了双眼,除了头发依旧是灰色的以外,他似乎已经恢复了神采。腰部用力,竟然站了起来,“叔叔,事情的经过还是我来告诉你吧。”

    “念冰。”凤女惊喜地欢呼着,就要投入“念冰”的怀抱之中,但却被“念冰”伸手挡住了,“别,大嫂,你可别这样,钥匙念冰以后能够活过未知道我抱过你,虽然这是他的身体,恐怕他也不会饶了我的。”

    凤女微微一楞,看着眼前的“念冰”,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虽然同样是念冰,但此时的念冰气质却与本来完全不同,她也说不出不同在什么地方,但却能清晰地感觉到。

    玉如烟吃惊地看着“念冰”道:“你不是死了么?怎么……”

    加拉曼迪斯道:“他不是念冰,他叫奥斯卡,是我朋友的孩子,卡卡,因为某种原因,他与念冰的灵魂共用这一具身体,现在念冰恐怕真的已经死了,是卡卡在控制这具身体,这是念冰的干妈,你就叫她一声阿姨吧。”无形之中,他已经将玉如烟上升到了与自己同等的辈分。

    玉如烟和凤女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毕竟,加拉曼迪斯所言的情况实在太怪异了。

    奥斯卡点了点头,道:“玉阿姨,您好,我是奥斯卡。叔叔,还是我向您解释吧,或许会更清楚一些。事情是这样的……”一边说着,他日光与加拉曼迪斯对视,通过龙族特有的能力,将自己的记忆缓缓输入加拉曼迪斯体内。

    半晌,加拉曼迪斯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卡卡带给他的记忆是从念冰抓回冰云开始的,一直到他以诅咒生命的代价用出神降术为止。

    抬起头,脱离了奥斯卡的目光,加拉曼迪斯看向玉如烟的眼神充满了愤怒,“你混蛋,为什么不给念冰一个解释的机会就向他动手?你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么?你怎么不想想,念冰为什么会抓了冰云到这个地方来?他只是为了打听自己父母的下落啊!从小,他就因为父母被冰雪女神祭祀迫害而失去了双亲,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正是因为仇恨所产生的动力。他抓你女儿到这洞穴之中,只是为了从她口中问出父母的真正下落,问出父母是死是话。不错,他与你女儿确实发生了关系,但是,你知道那是什么情况下发生的么?那是因为你女儿本来想害他,将一种不知名的果实放入食物之中,两人吃了以后才知道那竟然是春药。可他们知道得已经晚了,才发生那一切。是你害死了念冰,我要杀了你。”

    眼看着加拉曼迪斯抬起手,凤女赶忙挡在母亲身前,而奥斯卡也拉住加拉曼迪斯,叹息一声,道:“叔叔,别动手。其实,是念冰自己想要死的。”

上一页 《冰火魔厨》 下一页